童話故事

Feed Rss

水孩子-17-湯姆見到了葛利慕思 (完結篇)

11.11.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第十七章 湯姆見到了葛利慕思

湯姆一路上經歷了無數的艱險,而且一次比一次奇特。最後,他終於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建築物前。

湯姆朝這座巨大的建築物走去。他不知道這是做什麼用的,但是他的心裏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仿佛他能在裏面找到格利慕斯先生。突然,他看到有三四個人向他跑來,而且一面跑還一面高聲叫喊:“ 站住!” 等他們跑近時,湯姆才看清原來是三根員警手裏拿著的那種警棍,連胳膊和腿也沒有,就這麼跑來了。

警棍

湯姆一點不感到吃驚,因為他這一路上驚奇的事看得太多了。他也不害怕,因為他沒有幹任何壞事。

湯姆停住腳。跑在最前面的警棍走過來,問他來這兒幹什麼。湯姆便給它看了看慈善媽媽給他的護照。那根警棍看護照的樣子十分古怪,因為它上面一頭的中間只長了一隻眼睛,再加上身體又是僵硬的,所以看東西時得斜過身子,向前湊過去。

他妙就妙在摔不倒。

“好吧——過去吧!”他終於開口說。然後他又加上一句:

“年輕人,我最好和你一起去。” 湯姆一點兒也不反對這種建議,因為有員警護送真是又體面又安全。於是警棍把自己的皮

圈繞在柄上,以防把自己絆倒——他剛才跑過來時皮圈松了下來——然後就把湯姆並排走在一起。

“怎麼沒有員警帶著你呢?”湯姆過了一會兒問。

“因為我們不像陸地上那些笨重的警棍。那些警棍若是沒有整整一個人帶著它們,根本就動不了。我們自己做自己的工作,而且幹得很好。”

“那麼你的柄上怎麼會有一個皮圈呢?”湯姆問。

“那是我們下班時把自己掛起來用的。”

湯姆解開了心中的疑團,就沒有什麼好問的了。他們一直走到監獄的大鐵門前。警棍用自己的頭撞了兩下門。

門上的一個小洞開了,一枝巨大的老式黃銅土槍從中探出頭來。湯姆知道這就是監獄官,可再看到槍裏面裝滿了子彈,他嚇得不由往後一縮。

“這是什麼案子呀?”他張開鐘一樣的大嘴巴,用深沉的聲音問。

“報告長官,這不是什麼案子,是從夫人那裏來的一位年輕先生,想見那個掃煙囟的葛利慕思。”

“葛利慕思?”土槍問。他把槍嘴縮了回去,可能是看一下他的囚犯名單。

“葛利慕思在345 號烟囱上,”土槍在門內說,“這位年輕先生最好從屋頂上去。”

湯姆望瞭望那堵高大的牆, 覺得它至少有 90 英里高。湯姆在心裏想著該怎麼上去,可當他向警棍提起這事時,警棍立刻給他解決了。它快步走到湯姆的身後,使勁把他往上一推,結果湯姆挾著小狗一下子便上了屋頂。

湯姆沿著屋頂上的鉛板往前走,又碰見一根警棍,就告訴它自己來這裏的目的。

“很好,”它說,“跟我來吧。不過你來也沒有用。他是我所管的人裏面最不知悔改、最頑固不化、最愛罵人的傢伙。他整天只想著喝啤酒和抽煙,而這些在這裏都是不准許的。”

他們一起沿著屋頂上的鉛板走。鉛板上到處是煤灰,使得湯姆認為這些烟囱一定很久沒有打掃了。但是他吃驚地發現,那些煤灰既沒有粘在他的腳上,也沒有把他們弄髒。周圍遍地都是熊熊燃燒的煤塊,可一點兒都沒有燙傷湯姆,因為他是一個水孩子。

他們終於來到了第345 號烟囱前。烟囱的頂上困著格裏姆斯先生。他的頭和肩膀剛剛露出來,滿臉的煤灰,又髒又醜,湯姆簡直都不忍心看下去。他的嘴裏叼著煙斗,但是煙斗沒有點燃。葛利慕思正用力地抽著它。

煙斗

“聽著,葛利慕思先生,”警棍說,“有位先生看你來了。”

可是葛利慕思只是罵罵咧咧地埋怨個不停:“ 我的煙斗抽不動,我的煙斗抽不動。”

“嘴巴放乾淨點!聽好了!” 警棍說著就像戲裏的小丑似的跳起來,對著葛利慕思的腦袋砰地敲了一下,敲得葛利慕思的腦子在腦袋裏哢啦哢啦直響,活像幹了的核桃仁核桃殼裏搖動時的聲音一樣。葛利慕思想把手伸出來,揉揉被打的地方,可是他的手困在了烟囱裏,伸不出來。他這下老實了。

核桃仁 核桃殼

“嘿!” 他說,“ 這不是湯姆嗎?你這討厭的小鬼,一定是到這裏來嘲笑我的吧?”

湯姆趕緊說自己不是來嘲笑他的,而是來幫助他的。

“我不需要什麼幫助,只要啤酒,可我弄不到。我也想把這可惡的煙斗點著,可我也做不到。”

“我來給你把煙斗點上。” 湯姆說。他拾起一塊紅紅的煤炭(地上到處都有),去點葛利慕思的煙斗,可是煙斗馬上就熄滅了。

“沒用。” 警棍把身子斜靠在烟囱上,在一旁觀看著說,“你聽我說,這沒有用。他的心太冷了,任何東西靠近他都會變成冰。你很快就會看到的,而且會看得很清楚。”

“當然啦,這是我的過錯。一切全是我的過錯。” 葛林慕斯說,“ 現在求你別打我了。” 警棍這時挺直了身子,樣子很可怕。” 你要知道,如果我的胳膊沒有被困住,你是絕對不敢打我的。”

警棍又斜著身子靠在烟囱上,不去理會葛利慕思對它個人的侮辱。訓練有素的員警都這樣。

“那我能否給你幫點兒別的忙?我能否幫你從這個烟囱裏出來?”湯姆問。

“不行,”警棍阻止他說,“他自己弄到這個地步,只有他自己能幫他自己。我希望他早晚能明白這一點兒,不必等到他向我動手的那一天。”

“哦,是啊,”葛利慕思說,“全都是我自己。是我請你們把我帶到這個鬼監獄裏來的嗎?是我要你們讓我去掃這些髒煙囪的嗎?是我要你們在我下面點燃稻草,把我趕到烟囱中去的嗎?是我要掃這個可惡的烟囱,結果裏面堆滿了煤灰,把我給困在裏面的嗎?是我自己要呆在這裏的嗎?我都不知道自己在這裏呆了多久,不過我相信一定有 100 年了。我在這裏煙也抽不上,酒也喝不了,過著連畜生都不如的日子,難道這一切是我情願要的嗎?”

“當然不是,”湯姆身後響起一個莊嚴的聲音,“你起初這樣對待湯姆的時候,難道湯姆就情願啦?”

說話的是以惡懲惡仙女。警棍一看到她,馬上站得筆直,行了一個立正禮,又深深地向她鞠了一躬。湯姆也跟著鞠了一躬。

“哦,夫人,”湯姆說,“請不要再提這些事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好日子,壞日子,一切的日子都會過去。現在,我可以幫助不幸的葛利慕思先生嗎?我能不能把那些磚頭搬開,讓他把手臂活動一下?”

“你當然可以試一試。” 仙女說。

於是湯姆又是拉又是拖那些磚頭,但他一塊也搬不掉。然後,他又想給葛利慕思先生擦擦臉,可那煤灰怎麼也擦不掉。

“哦,天哪!” 他說,“ 我吃盡了千辛萬苦,專門跑到這裏來幫助你,而如今一點兒忙也幫不上。”

“你最好不要管我,”葛利慕思說,“ 你是一個心地善良、寬宏大量的小東西。這是真話。你最好還是走吧。很快就要下冰雹了,會把你的眼睛都打出來呢。”

“什麼冰雹?”

“咳,就是每天晚上這裏都會下的冰雹呀。它還沒有落到我身上的時候,就像是一陣暖雨;可當它變成冰雹落到我的頭上時,那就真像子彈一樣打在我身上。”

“冰雹永遠不會再來了,”仙女說,“我早就告訴過你那冰雹是什麼。那冰雹是你媽媽流出的淚水,是她跪在床前為你祈禱時流出的淚水,可是你那冰冷的心把她的淚水凍成了冰雹

冰雹

她如今已經進了天堂,再也不會為她不爭氣的兒子流眼淚了。”

葛利慕思聽了仙女的話好久沒有說話,臉上露出了傷心的神情。

“那麼我的老母親死了,而我卻沒能在那裏和她說上一句話!啊!她真是個好女人。若不是因為我,她在凡谷那個小學校裏,一定會過得很快活。”

“她在凡谷裏開了個學校嗎?”湯姆問。於是,他給格裏姆斯講起了自己怎樣去她家,她怎樣一看到掃烟囱的人就不高興,她又是多麼慈祥,以及自己又是如何變成了一個水孩子。

“啊!” 葛利慕思說,“ 她當然不喜歡掃烟囱的人啦。我從家裏跑出來,幹起了掃烟囱這一行,從來不讓她知道我在哪裏,也從未給她寄過一分錢。現在太晚了,太晚了!” 葛林慕斯先生說。

他開始像個大孩子似的哭了起來,哭得煙斗從嘴裏掉了出來,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哦,天哪,我如果能再變成凡谷的孩子,要是能再看到那裏清澈的小溪,要是能再看到那裏的蘋果園和紫杉籬笆,我的生活將會多麼不同啊!可是現在太晚了。你走吧,你這善良的孩子,不要站在這裏看著一個大人哭泣。這個人年紀大得可以做你的父親,而且我從未怕過任何人,我誰都不怕。可我現在完蛋了,也活該這樣。我自己種下的苦果,只有我自己吃。

紫杉

就像那個愛爾蘭女人曾經對我說過的那樣,我自己願意骯髒,那我就只能骯髒到底。我那時沒有把她的話記在心裏。這是我自己的錯。可如今一切都晚了。” 他哭得很傷心,連湯姆也跟著哭起來。

“世上沒有太晚的事情。” 仙女說。她的聲音忽然變得非常柔和,也非常陌生。湯姆抬起頭來望著她,一刹那覺得她非常漂亮,險些把她當成她妹妹以善待善仙女。

世界上確實沒有太晚的事情。就在可憐的葛利慕思痛哭流涕的時候,他自己的眼淚做到了他母親的眼淚沒能做到的事情,

也做到了湯姆和世界上任何人都不能做到的事情。他的眼淚洗掉了他臉上和衣服上的煤灰,也沖掉了磚頭縫中的灰泥。烟囱

倒了,葛利慕思費力著從裏面爬了出來。

警棍一下子跳了起來,準備在他的頭上重重敲上一棒,把他再次像瓶塞一樣敲進烟囱裏去。可是仙女把它放到了一邊。

“要是我給你一次機會,你肯聽我的話嗎?”

“一定聽您的話,夫人。您本領比我大,這我知道。您比我聰明,這我也知道。我過去就是太不聽別人的話,所以才落到這個地步。我一定聽您的命令。我已經完蛋了,這是真話。”

“那麼好吧,你可以出來了。但是記住,你如果再不聽我的話,你就會去更壞的地方。”

“對不起,夫人,我過去沒有不聽您的話呀。我還是到了這個鬼地方才榮幸地見到您。”

“從未見過我嗎?那麼,’那些願意骯髒的人會骯髒的’,這句話是誰對你說的?”

葛利慕思抬起頭來,湯姆也抬起頭來,因為這就是他們那天去哈特莊園時在路上碰見的那個愛爾蘭女人的聲音。

“我當時就警告過你:你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付出代價。無論你自己知不知道,反正你說的每一句髒話,你做的每一件卑鄙殘酷的事情,你每一次喝醉酒,你每做出一件下流的事情,都是不聽我的話。”

“要是我那時就知道,夫人⋯⋯”

“你很清楚自己在違抗什麼,只是你不知道自己是在違抗我罷了。你現在出來,去試一試這次的機會吧。這可能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了。”

於是葛利慕思從烟囱裏走了出來。說實在的,要不是臉上有幾塊疤,他真和任何一個掃烟囱的師傅那樣乾淨體面。

“把他帶走吧,”仙女對警棍說,“ 給他離開的通行證。”

“讓他做什麼呢,夫人?”

“讓他去掃埃特納火山口。他將在那裏見到一些穩重的人,那些人會教他如何幹活。但是記住,要是火山口沒掃乾淨被堵上了,而且又造成地震,那就把他們一起帶來見我,我會仔細查一查是怎麼回事。”

警棍把葛利慕思押走了。他那副樣子看上去就像一條淹死的蟲子一樣溫順。據我所知,葛利慕思如今還在打掃埃特納火山。

“現在,”仙女對湯姆說,“ 你在這裏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你還是回去吧。”

“我很高興能回去,”湯姆說,“但是現在那裏的蒸汽已經不噴了,我怎麼才能爬上那個大洞呀。”

“我可以帶你從後面的樓梯上去,但我要先把你的眼睛蒙上,因為我從不允許任何人看到我的這些後樓梯。”

“夫人,要是你不許我告訴別人,我保證不告訴任何人。”

“啊哈!我的小傢伙,你是這樣想的嗎?但你回到陸地上之後,馬上就會忘記你剛才的保證。來吧,我現在必須把你的眼睛蒙住。” 她的一隻手用手巾把湯姆的眼睛蒙住,另一隻手把手巾解開。

“現在,”她說,“你已經平安到了上面。” 湯姆把眼睛睜得很大,嘴巴也張得很大,因為他覺得自己一步也沒動。但是當他打量四周時,他發現自己無疑已經到了上面,不管那樓梯是什麼。

湯姆最先看到的,是瑰麗的晨曦中清清楚楚映襯出來的高大的黑杉樹。聖布蘭丹島的倒影浮現在一望無際的銀色海面上。

黑杉

風兒在杉樹林中輕輕歌唱,海浪也在岩洞裏輕聲呻吟。海鳥歡唱著飛向大海,陸地上的鳥兒歡唱著在枝頭做窩。空中到處充滿了歌聲。可是這歌聲中有一個聲音最甜美、最清晰。那是對岸一位年輕姑娘的歌聲。

她唱的是什麼歌呢?”啊,我的小讀者們,我的年紀太大了,唱不好;而你們又太小,聽不懂這支歌。可是大家只要耐心一點,而且永遠心地善良,永遠不幹壞事,不要有人教,你們自己也能學會唱的。

湯姆遊近海島的時候,看到礁石上坐著一個人。這樣漂亮的人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只見她用手托著下巴,眼睛看著海水,

兩隻腳拍打著水面。當湯姆和小狗遊到她身旁時,他看到那是愛麗。

“哦,愛麗小姐,”他說,“ 你長得多高啊!”

“哦,湯姆,”她說,“ 你也長得多高啊!”

他們真的都長高了。他長成了一個高大的男子漢,她長成了一個漂亮的大姑娘。

“也許我是長大了,”她說,“畢竟這麼久了,我在這裏等你都已經等了幾百年了。我還以為你再也不會回來了呢。”

“等了幾百年了?”湯姆心中想。不過他一路上見過的怪事太多了,所以現在並不覺得驚訝。何況,他現在心中想的只有愛麗一個人。他站在那裏望著愛麗,愛麗也望著他。他倆對望著,誰都不說話,也不動彈。

後來他們聽見仙女說:“ 聽著,孩子們,你們不再看我一眼嗎?”

“我們不是一直在看你嗎?”他們說。他們都以為自己是在看仙女呢。

“那麼就再看我一眼吧。” 她說。

他們又看了一眼仙女, 結果兩個人一起叫了起來:“啊,你到底是誰呀?”

“你是我們親愛的以善待善仙女。”

“不,你是那位善良的以惡懲惡仙女。但是你現在變得漂亮多了!”

“在你看來是這樣的,”仙女說,“ 可是你再看看。”

“你是慈善媽媽。” 湯姆用一種莊嚴的聲音輕聲說。他明白了一些既讓他高興又讓他害怕的事情。

“但是你又變得年輕了。”

“在你看來是這樣的,”仙女說,“ 你再看看。”

“你正是我去哈特莊園那天碰到的愛爾蘭女人!”

湯姆和愛麗望著她時,覺得她哪個都不是,又哪個都是。

“我的名字就寫在我的眼睛裏,只要你們有眼睛就可以看得見。”

他們望著她那雙深邃、溫柔的大眼睛,那雙眼睛就像光線照在鑽石上似的,不停地變換成各種顏色。

“你們現在仔細看看我的名字。” 她最後說。

她的眼睛閃了一下,發出一種清澈耀眼的白光。可是兩個孩子還是沒有能看出她的名字,因為他們的眼睛花了,都用雙手蒙著臉。

“還沒到時候,孩子們,還沒到時候。” 她笑著說,接著轉過身去對著愛麗:

“愛麗,你現在每個禮拜天都可以把他帶回家。他已經在戰鬥中為自己贏得了榮譽,已經變成了一個男子漢,能配得上你了。他已經做了自己不願意做的事。”

於是湯姆每個星期天都隨愛麗一起回家。他如今成了一個大科學家,能設計鐵路、蒸汽機、電報、步槍等等。世上沒有他不知道的東西,而所有這些都是他在海底做水孩子時學到的。

蒸汽機

“湯姆一定和愛麗結婚了吧?”

“那湯姆的小狗呢?”

哦,大家在七月每個晴朗的夜晚都可以看到它。這是因為天上原來那顆天狗星在過去三個夏天裏燒壞了,弄得我們都沒有夏天。所以人們只好把它摘下來,又把湯姆的小狗放上去代替它。

PS.此中篇童話故事為英國十九世紀作家查理斯·金斯利所著的一部兒童文學經典名著。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