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水孩子-14-湯姆去光輝城

11.08.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第十四章 湯姆去光輝城

“好了,”湯姆說,“我準備出發了。就算是走到天邊,我也要去。”

“啊!” 仙女說,“ 這才是個勇敢的好孩子。不過,你若是想找到葛利慕思,那你去的地方比天邊還要遠,因為他在天外天。你必須先去光輝城,穿過那從未打開過的白城門,然後你就會到和平池,還有慈善老媽媽的港口。那些善良的鯨魚臨死的時候都是去那裏的。慈善老媽媽會告訴你如何去天外天,然後你就能找到葛利慕思先生了。”

“哦,我的天哪!” 湯姆說,“ 但我不認識去光輝城的路呀。我也不知道這座城在哪里。”

“小孩子們一定要自己不怕麻煩地學會找東西,否則,他們永遠不會長大成人。你得向海裏所有的動物和天上所有的飛鳥打聽。只要你對它們好,它們中一定會有幾個告訴你怎樣去光輝城的。”

“好吧,”湯姆說,“ 這條路很長,所以我最好馬上動身。

再見了,愛麗小姐。你知道我已經長成大孩子了,我必須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知道你得去,”愛麗說,“可是湯姆,你不要把我忘了,我會一直在這裏等到你回來。”

她和湯姆握手,向他告別。湯姆又很想吻她一次,可想到她是個高貴的小姐,他覺得那樣不夠禮貌,所以他就答應決不會忘記她。

湯姆勇敢地動身了。

他問海裏所有的動物,問天上所有的飛鳥,可他們誰也不知道如何去光輝城。為什麼呢?因為湯姆還在南方,離那裏還遠著哪。

後來,他碰到一條船。這是一艘雄偉的輪船,比他過去見過的任何船隻都要大得多,還拖著三道長長的黑煙。湯姆想知道它為什麼沒有帆也能航行,於是就遊過去看一看。一群海豚正圍著大船游來遊去,大船往前開一英尺,它們倒要遊上三英尺。

湯姆向它們打聽如何去光輝城,可它們都不知道。後來他就想辦法要弄明白船是怎麼前進的,最後發現了螺旋槳,

輪船

海豚

開心得在船尾底下玩了整整一天,直到鼻子差一點兒被螺旋槳的葉片打掉,他才想起來該走了。他又打量甲板上的水手,看

甲板上那些戴著風帽、舉著陽傘的太太們。可是甲板上的人誰也沒有看見湯姆,因為他們的眼睛都沒有學會看東西。大多數

人的眼睛都這樣。

後來,船尾的甲板上來了一位十分漂亮的太太。她身上穿著黑色的寡婦孝服,手裏抱著一個嬰兒。她靠著欄杆,不停地眺望著遠處的英格蘭。她一面眺望,一面唱著:

柔和的清風從甜美的南方吹來,

載著銀色的雲朵飄過夏日的大海;

露珠般的手指編織細細的霧絲,

做成遮擋我和孩子的五彩羅綺。

深深的愛藏在你博大的胸襟裏,

主啊,將你的愛撒滿人間,遍佈大地;

你那神聖的殿堂庇護著疲憊的心靈,

為我和孩子清除罪惡、恥辱與痛苦。

她的歌聲輕柔、低沉,曲調又是那麼優美,湯姆覺得自己簡直可以聽上一整天。可就在她抱著孩子靠在欄杆上,指給孩子看海中跳躍的海豚,聽船尾嘩嘩的水聲時,那個嬰兒發現了湯姆。

跳躍的海豚

湯姆可以肯定那孩子看見自己了,因為當他們倆的目光相遇時,那個孩子笑了,並把手伸了出來。湯姆也笑了笑,把手伸出來。那孩子又是踢腿,又是往上躍身子,好像他要跳進海裏到湯姆身邊去似的。

“你看見什麼啦,寶貝?”那太太說。她順著孩子的目光望過去,終於發現湯姆在下面的浪花裏遊動。

她嚇得尖叫了一聲,然後又很平靜地說:“ 是海裏的孩子嗎?大概大海是孩子們最快樂的地方。” 她朝湯姆揮揮手,大聲喊叫道:“ 等一等,寶貝,稍微等等。也許我們要和你一起去永遠過安寧的生活呢。”

就在這時,一位全身穿著黑色衣服的老保姆走過來和她說話,接著就把她拉進船艙裏去了。湯姆也轉身向北遊去,心裏又是難過又是不解。他望著大船在暮色中漸漸消失,看著船上的燈一盞盞地亮起來,又一盞盞地隱去,長長的煙霧也漸漸化成黃昏時的迷霧,最後什麼都看不見了。

湯姆又向北游去,遊了一天又一天,直到他有一天遇到一條鯡魚王。這條鯡魚王鼻子上長了一柄馬梳,嘴裏叼著一條小鯡魚,算是雪茄。湯姆問它如何去光輝城,它一下子抬起頭來說:“ 小夥子,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去孤獨石,問一問那最後一隻大海歐。”

鯡魚

湯姆又問怎樣去找大海鷗,鯡魚王很友好地告訴了他。

可正當湯姆謝過它,要動身的時候,鯡魚王又在後面叫他:

“ 喂!我說,你會飛嗎?”

“我從未試過,”湯姆說,“ 為什麼?”

海歐

“因為你要是會飛的話,我就要提醒你了。千萬不要在那只大海鷗老太太面前提到飛的事情。千萬要記住我的話。再見。”

湯姆向西北方向一直遊了七天七夜,最後碰到一大片鱈魚,那種情景他從未見到過。幾萬條鱈魚潛伏在水底,整天吞食著

貝類動物;幾百條青色的鯊魚在水面上游來遊去,專門吃那些浮到水面上來的鱈魚。它們就這樣吃呀吃,你吃我,我吃你,

從古到今一直如此。人類還沒有來這裏捕捉它們,還沒有發現慈善老媽媽的寶藏是如此豐富。

鱈魚

鯊魚

湯姆在這裏見到了最後那只大海鷗。那是一個神氣十足的老太太,足有三英尺高,頭抬得高高的,身體挺得直直的,一

個人孤單地站在孤獨石上,就像古代蘇格蘭高地某個部落的老酋長一樣。她身穿一件黑絲絨長袍,戴著白色的帽子,圍著白

色的圍裙。她的鼻樑很高,表明她出生於名門望族之家。她還戴了一副白邊眼鏡,結果看上去顯得十分古怪,不過這就是她

家的老傳統。

她沒有翅膀,只有兩隻長了羽毛的小胳膊。她一面用小胳膊給自己扇風,一面埋怨天氣太熱。她不停地哼著一支老歌,那還是許多年前她是一隻小鳥的時候學會的:

兩隻小鳥,坐在石上,一隻遊走了,還剩下一隻,和一個不幸的老太太。

那一隻也遊走了,一個也不剩,只剩下冷清的石頭,和一個不幸的老太太。

歌詞應該是”飛走了”,而不是”遊走了”;但是因為她自己不會飛,就把歌詞改動了一下。這首歌由她來唱是再合適不過了,因為她自己就是個老太太。湯姆畢恭畢敬地來到她的面前,深深地鞠了一個躬。她的第一句話就是:

“你有翅膀嗎?你會飛嗎?”

“哦,天哪,太太,我不會飛。這種事情我連想也不敢想。

“小湯姆圓滑地說。” 那我很高興和你交談,寶貝。現在能看到一個沒有翅膀的東西真能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它們現

在個個都要有翅膀,個個都要飛,連那些新發家的鳥兒也不例外。它們究竟為什麼要飛?究竟幹嗎非要不顧自己原來的地位

拼命往高處爬呢?在我祖先那些年代裏,鳥兒們從來沒有想到過要有翅膀,而且它們沒有翅膀也活得挺好。可是如今它們個

個都嘲笑我,就因為我一直保持著過去的好傳統。”

她就這樣喋喋不休地講下去,弄得湯姆連一句話都插不進去。後來,這位老太太終於講得喘不過氣來,只好又開始為自己搧動那兩隻長有羽毛的胳臂。湯姆這時才插得進話,問她是不是知道如何去光輝城。

“光輝城?還有誰會比我更熟悉那兒呢?幾千年前,我們都是從光輝城來的。那時候天氣很涼爽,非常適合上流人物生活。可是看看現在,我們整個家族只剩下我一個了。我和我的一個朋友許多年前搬到這塊礁石上來住,目的就是要避開那些下流的東西。我們過去是一個多大的家族啊!北方所有的島都被我們占了。可是人類用槍射我們,敲我們的腦袋,偷我們的蛋。最後我們一個都沒有留下來,只剩下冰島沿岸的那座大海鷗峰上還有一些,因為那裏人爬不上去。可就算在那裏,我們也不得安身。有一天,我那時候還是個小姑娘,大地搖了起來,大海沸騰了,天空變得烏黑一團,空氣裏充滿了煙霧和灰塵。

大海鷗峰突然坍塌進了大海。那些海燕和海雀當然都飛走了,但我們太驕傲了,根本不屑那樣做。有些被壓成了肉醬,有些被淹死了。那些倖存下來的都逃到了愛爾蘭,可是海雀告訴我,它們如今也都死了,所以就剩下我孤零零的一個人。我的乖孩子,要不了多久我也會死的,而且誰也不會思念我。到那時,這兒就只剩下這塊孤孤單單的礁石了。”

海燕

海雀

“可是請你告訴我,如何去光輝城呀?”湯姆說。

“哦,你得走了,我的寶貝。你得走了。讓我想想看⋯⋯我敢肯定⋯⋯我是說⋯⋯真的,我這老腦筋全搞糊塗了。你自己知道嗎,我的小寶貝?要是你硬要知道的話,恐怕你得問附近那些下流的鳥兒了,因為我自己已經全忘了。”

不幸的大海鴉開始哭了起來,眼睛裏流出的不是眼淚,而是清油。湯姆為她感到傷心,也為自己感到傷心,因為他想不出來該去問誰。

就在這個時候,從遠處飛來了一群海燕。它們都是慈善老媽媽的孩子。湯姆覺得它們比大海鴉太太漂亮多了,也許它們的確也比大海鷗太太漂亮,因為慈善老媽媽在創造大海鷗和創造這些鳥類的過程中,已經獲得了很多新的經驗。這些海燕像一群黑色的雨燕一樣展翅飛了過來,在浪花上盤旋翻飛,兩隻小腳優雅地縮在身後,互相親昵地打著招呼。湯姆一見到它們就喜歡上了它們,馬上問它們是否知道去光輝城的路。

“光輝城?你要去光輝城?那你跟我們走吧。我們為你帶路。我們是慈善媽媽的孩子。她要我們飛遍各個大海,給那些善良的鳥類指引回家的路。”

湯姆非常高興,馬上向它們遊去,不過他走之前沒有忘記向大海鷗鞠個躬。大海鷗也不還禮,而是挺直了身子,流著清油一樣的眼淚,接著唱她的歌:

只剩下冷冷清清的石頭,

和一個不幸的老太太。

湯姆現在興高采烈地等著去光輝城,可海燕們說還不行。

它們得先去萬鳥山,要在那裏等待所有的海鳥聚集在一起,因為海鳥們要去很遠的北方群島,夏天在那裏生兒育女。海燕們

一定能在那裏找到幾個去光輝城的鳥兒。不過湯姆得答應決不告訴任何人萬鳥山在哪里,否則,人類就會去那裏,用槍打鳥,

將它們做成標本,放在那些愚蠢透頂的博物館裏。人類絕不會讓那些鳥兒平安地呆在慈善媽媽的水花園裏,讓它們在那裏玩

耍、工作、生兒育女。

所以我也不知道萬鳥山在哪里。我們只知道:湯姆在那裏等了很多天。

不久,鳥兒們開始在萬鳥山聚集。無數隻海鳥把天都遮黑了。它們在沙灘上劃水、洗浴、打水仗、梳羽毛,弄得沙灘上

到處都是白色的羽毛。它們嘰嘰喳喳、咿咿呀呀地和自己的朋友商量著事情,打算那年夏天去哪里生兒育女,那片鬧哄哄的

聲音你在 10 英里以外都能聽得見。幸運的是,除了一個年邁的看林人能聽到它們的吵鬧聲外,這地方一個人也沒有。這位老

看林人孤獨地住在尼斯湖邊,小屋頂上鋪著石楠,粗大的繩子交叉越過屋頂,在屋子的四周垂下來,又系在大石頭上,以免

冬天的狂風把屋子吹走。但是這些鳥兒在這裏他從來不在意,而且也從來不去傷害它們。他只是在所有的鳥兒都要離開時,

才蹣跚著從屋裏走出來,脫下帽子為它們送行,祝它們一路順風,也祝它們安全歸來。接著他再把鳥兒留下的羽毛全部收集

起來,洗乾淨,賣到南方,做成羽絨被,讓那些肥胖的人睡覺用。

海燕們一個個地問那些鳥,看有誰可以帶湯姆去光輝城。

可它們有的去薩瑟蘭,有的去謝德蘭群島,有的去挪威,有的去斯匹茲貝根,有的去冰島,有的去格陵蘭島,唯獨沒有一個去光輝城。於是好心的海燕說,只好由它們自己給湯姆帶一段路了,可是它們只能把他帶到北冰洋中的詹買恩島,再過去湯姆就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然後,所有的鳥兒都飛了起來,排成一條條長長的黑線,越過夏日碧藍的天空,各自向北、向東北、向西北飛去。它們的鳴叫聲像一萬隻獵狗同時狂吠或者同時敲響一萬口大鐘那樣響亮。只有角嘴海雀沒有離去。它們捕捉小兔子,把自己的蛋下在兔子的窩裏。

湯姆和海燕向東北方向奔去。風越刮越厲害,後來你都分不清哪是天哪是海。可是湯姆和海燕毫不在乎,因為風是從背後吹來的。他們像飛魚似的開心地從洶湧的浪峰上掠過。

最後,他們看見一幅可怕的情景——一艘大船漆黑的船身。

船上到處是海水,烟囱和桅杆全都倒在水裏,在背著風的水面上左右搖擺、上下晃動。船的甲板掃得像穀倉地面一樣乾淨,船上一個活人都沒有。

海燕飛到船旁,繞著它哀叫,因為它們真的感到很難過。

不過它們也想找到一點鹹肉吃。湯姆爬到船上,朝四處看了看。

他覺得又是害怕又是傷心。

船舷下緊緊系著一個小搖籃,裏面睡著一個嬰兒。湯姆一眼就看出,這就是他看見過的那個唱歌的身穿孝服的太太手裏抱著的孩子。

湯姆朝那孩子走過去,想把他叫醒。但是瞧呀,從搖籃底下一下子跳出來一隻半黃半黑的小獵狗。這只小獵狗沖著湯姆又是吠又是咬,不讓他靠近搖籃。

湯姆知道狗的牙齒傷不了他,可也知道狗能把他拖走,結果真是這樣。湯姆和那條狗打了起來,因為他想幫助那個嬰兒,

可又不想把那條可憐的狗扔到海裏去。正在湯姆和狗廝打在一起的時候,一排碧綠的大浪撲了過來,越過船幫,把他們一起捲進了海裏。

“啊!孩子,孩子呢!” 湯姆尖叫道,但緊接著他不叫了,因為他看到搖籃穿過碧綠的海水沉向海底,孩子還是微笑著睡在裏面。湯姆又看見仙女們從水底浮了上來,用她們柔軟的手臂輕輕地把搖籃和孩子一起抱了下去。他知道這孩子已經安全了,也知道聖布蘭丹島又會有一個新的水孩子了。

那麼那條可憐的小狗呢?

看哪,那只小狗在水裏踢了一會兒腿,咳嗽了一會兒,打了一個很大的噴嚏,然後從狗皮裏跳了出來,變成了一隻水狗。

它圍著湯姆跳呀蹦呀,又爬到浪尖上,張口就咬水母鱘魚

水母

鱘魚

它要跟著湯姆一起去天外天。

他們繼續往前走,終於看到了詹買恩山峰。它像一個白色的糖麵包一樣聳立在雲層之上,足足有兩英里高。

他們在這裏碰到了一大群海鷗,正在啄食一條死鯨魚。

“這些海鷗會給你們引路的,”慈善媽媽的兒女們說,“我們無法再帶你往北去了。我們不喜歡到浮冰中去,因為我們怕把腳趾凍壞。可這些海鷗哪里都敢去。”

海燕向海鷗打招呼,但是那些海鷗一個個正忙著狼吞虎嚥地搶鯨魚身上的肥肉吃,還互相你搶我奪,根本不理睬海燕。

“行了,行了,”海燕說,“ 你們這些懶惰貪婪的蠢傢伙。

鯨魚

這位年輕的先生要到慈善媽媽那裏去。你們要是不把他帶去,慈善媽媽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清楚了嗎?”

“我們是很貪婪,”一隻肥胖的老海鷗說,“ 可我們不懶。

至於蠢不蠢嘛,我看你們也不比我們強多少。讓我們先看看這位小夥子。”

它拍拍翅膀飛到湯姆的跟前,放肆地盯著湯姆看了又看,然後問他從哪里來,最近去過什麼好地方。

當湯姆告訴它之後,它好像很高興,說他是個膽大的孩子,竟能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

“來吧,小夥子們,”它對其他海鷗說,“看在慈善媽媽的份上,把這小傢伙帶過浮冰去。我們今天肥肉已經吃得夠多的

了,現在花點時間來幫助這個小夥子吧。”

於是海鷗們背起湯姆,帶著他飛行,還一路說著笑話、開著玩笑。唉,它們身上一股濃濃的機油味真難聞啊。

他們現在來到了浮冰的邊上。透過迷霧和風雪,他們能看到遠處隱隱約約出現的光輝城。可是那些浮冰在波濤中可怕地

翻滾著,大冰塊互相碰撞,發出咆哮聲。大冰塊互相撲向對方,把對方碾成粉末。湯姆擔心自己也會被碾成粉末,所以不敢走

在浮冰中。當他看到浮冰中間夾雜著許多沉沒的大船時,他變得越加害怕。有些船的桅杆還聳立在那裏,有些船上還有被凍

得硬邦邦的水手。唉,唉,這些不幸的人哪!他們都有真正的英國精神。

那些善良的海鷗背起湯姆和他的狗,帶著他們安全地飛過浮冰和轟隆作響的冰山,最後把他們放在光輝城的腳下。

冰山

“城門在哪兒?”湯姆問。

“這裏沒有城門。” 海鷗說。

“沒有城門?”湯姆驚得叫了起來。

“沒有,連一條縫都沒有。”

“那麼我怎麼辦呢?”

“你若是有勇氣,當然就跳進水裏,從浮冰下面進去。”

“我現在已經到了這麼遠的地方,當然不能回去,”湯姆說,“ 我現在就下水。”

“小夥子,祝你旅途順利,”海鷗說,“我們早知道你是個好樣的。再見了。”

“你們幹嗎不也一起進去呢?”湯姆問。

可是海鷗只是難過地哭著說:“ 我們還不能去,我們還不能去。” 說著就飛過浮冰去了。

於是湯姆鑽到了那道從來沒有打開過的白城門底下,在漆黑一團的海底摸索著前進,整整走了七天七夜,可他一點也不

害怕。他為什麼要害怕呢?他是個勇敢的英國孩子,要做的事情就是出去看看全世界。

終於,他看到頭頂上出現了亮光,也出現了清澈的海水。

他從萬丈深的海底浮出了水面,穿過圍著他的頭飛舞的一群群海蛾。湯姆的狗使勁地咬這些海蛾,咬得下巴都累了,可是湯

姆根本不去理睬它們,因為他急著遊到水面上,看看那些善良的鯨魚歸天的水池。

海蛾

這是一個很大的水池,岸與岸之間相隔很多英里。不過這裏的空氣十分純淨,對岸的冰峰看上去好像就在眼前。水池的四周聳立著高高的冰峰,有的像城牆,有的像尖塔,有的像堡壘。冰峰上有冰洞、冰橋,以及冰樓房、冰亭閣,裏面住著冰雪仙女。她們驅散風暴和烏雲,讓慈善媽媽的水池邊終年風和日麗。太陽是這裏的員警,每天在外面巡走,偶爾從冰峰頂上向裏面瞧上一眼,看看一切是否正常。太陽有時也玩一點兒把戲,或是大放焰火,給那些冰雪仙女取樂。他會讓自己同時變成四五個太陽,或者用白色的火焰在碧藍的天空中畫出圓圈、十字和月牙,接著自己坐在中間,對著仙女們擠眉弄眼。我可以肯定地說,仙女們一定被他逗樂了,因為這裏的一切都能給人帶來歡樂。

善良的鯨魚們就躺在那裏。這些幸福的昏昏欲睡的傢伙躺在靜靜的、像油一樣的海中。大家要知道,它們都是善良的鯨魚,裏面有長鬚鯨豚鯨和長著白色長角,身上全是斑點的獨角鯨。可能是由於那些抹香鯨脾氣不好,喜歡吵鬧,放在這裏會攪得這和平池永無安寧之日,所以慈善媽媽把它們都趕到了南極的一個大池子裏。那個地方在冰天雪地裏的南極大火山埃裏勃斯山東南方,離火山還有 263 英里。這幫抹香鯨就在那裏用它們醜陋的鼻子互相搗騰,一年到頭,日夜如此。

長鬚鯨

豚鯨

獨角鯨

抹香鯨

於是這和平池裏只有安靜的好鯨魚。它們躺在池子裏,時不時地噴出一團團的白霧,或是張開大嘴游來遊去,等那些海蛾遊進它們的嘴巴裏。它們在這兒很安全,也很幸福。它們唯一要做的就是靜靜地在和平池裏等待,等待著慈善媽媽召喚它們,把它們由舊動物變成新動物。

湯姆遊到那條離他最近的鯨魚旁,向它打聽如何才能找到慈善媽媽。

“她就坐在池子中央。” 鯨魚說。湯姆朝池子中央望了一眼,那裏除了一座高高的冰山外,什麼也沒有。

“那就是慈善媽媽,”鯨魚說,“ 你走到她身邊時便會知道的。她就坐在那裏,一年到頭忙著將舊動物變成新動物。”

“她怎麼做呢?”

“那是她的事,不關我的事。” 老鯨魚說完張開大嘴打了一個呵欠。 它的嘴巴好大呀,這麼一張,就有 943 只海蛾、3864 只針頭大的水母和43 只小冰蟹遊進了它嘴裏。

“我想,”湯姆說,“她把你這樣一頭大鯨魚切開來,變成一群小海豚。”

老鯨魚聽了,哈哈大笑起來。它咳了幾聲,把所有的小動物都噴了出來。這些小動物馬上游走,一個個暗自慶倖能逃出這可怕的大鯨嘴,因為那可是個有去無回的地方。湯姆朝冰山遊去,心裏一個勁地想,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