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水孩子-06-在水中的經歷

11.04.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第六章 湯姆在水中最初的經歷

湯姆如今已經變成了水陸兩栖的孩子,也就是說他既能像一般動物一樣在陸地上奔跑,也能像魚兒一樣在水裏遊動。更妙的是,他如今很乾淨。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身上不穿衣服是多麼的舒服。他很喜歡這樣,既用不著知道為什麼,也用不著去為它操心;就像人過著健康幸福的日子時從來不用去想健康與幸福一樣。

他已經不記得自己過去曾經是那麼的骯髒。事實上,他已經忘記了從前的一切煩惱,忘記了自己曾經疲倦過,曾經挨過餓,曾經挨過打,曾經被迫爬進黑暗的烟囱。從那次美美地睡了一覺以後,他已經忘記了他的師傅,忘記了哈特莊園,忘記了那穿白色衣服的小姑娘。總之,他已經忘記了從前生活中的一切。最叫人高興的是,他也忘記了從葛利慕思和跟他一塊玩耍的孩子那裏學來的下流話。

這並不奇怪,因為大家都懂得,當一個陸地上的孩子來到這個世上時,他什麼都不知道。那麼當他變成一個水孩子時,他為什麼要知道從前的事情呢?

湯姆在水裏過得很快活。他在陸地上那個世界裏勞苦過度,所以現在作為對他的補償,他在這個水中世界裏有很長一段時間什麼也不幹,只是度假。他除了盡情地享受,看看水中所有那些美麗的東西之外,沒有任何事情可做。在清澈而涼爽的水裏,太陽從來不太熱,霜雪也從來不太冷。

那麼他吃什麼呢?或許吃水芹菜吧,或許吃水粥,喝水牛奶吧。

水芹菜

 

他有時沿著平坦的鋪了沙子的水路走,看看那些蟋蟀在石頭縫裏鑽進鑽出,就像兔子在陸地上鑽進鑽出似的。他有時爬上礁石,看成千上萬的水鳥在那裏盤旋、窺視,它們個個都長著美麗的小腦袋和長長的腿。他有時也去幽靜的角落,看那些石蛾的幼蟲吃枯樹枝,看它們吐絲造房子。石蛾吃起樹枝來就像人吃甜美可口的點心一樣。它們像見異思遷的小姐太太們一樣,每天都要換一種建房子的材料。它們先是用一些小石子,然後粘上一塊綠色的木片。要是它們找到一個貝殼,它們就把貝殼也粘上;而那可憐的貝殼還活著,根本不想被用來建房子。

石蛾

再後來,它們就粘上一塊爛木頭,一塊非常漂亮的粉紅色的石子,一塊⋯⋯直弄得整個房子像愛爾蘭人的大衣,到處是補丁。

再後來,有一個又會找到一根稻草,大約有它身體五倍那麼長,然後說:“ 哈哈!我姐姐有個尾巴,我現在也有了。” 它將稻草粘在背上,趾高氣揚地帶著它四處亂轉,根本不管帶著這根稻草方不方便。於是,尾巴就成了池塘裏所有石蛾時髦的裝扮。

它們個個在屁股後面拖一根長長的稻草,夾在兩腿之間,帶著它跌跌撞撞地到處走動,結果你撞了我,我撞了你,一副可笑

的樣子,把湯姆樂得眼淚都笑出來了。

有時,湯姆會跑到一處河水很深而且很幽靜的地方。

他在那裏會看到水中的森林。這些水中的森林在你們的眼中或許只是一些小水草,可大家別忘了,湯姆現在的身體已經變得很小,任何東西在他的眼裏都比你們看到的要大一百倍。

這就像鰷魚,它所看見和捕捉的水中小生物,你們卻只有在顯微鏡下才能看見。

鰷魚

 

湯姆在水森林裏還發現了水猴子和水松鼠( 不過這些水松鼠都有六隻腳 )。這些水猴子和水松鼠敏捷地在樹枝間跑來跑去。還有成千上萬的水花。湯姆想摘花,可他的手一碰到它們,它們就縮回去,變成了一團團的果凍。湯姆這才看清,這些花都是活的。它們有的像小鈴,有的像星星,有的像輪盤,千姿百態,五彩繽紛,而且每一朵都是活的,都像湯姆一樣忙著自己的事情。湯姆這時才明白,水裏的東西比他起初想像的要多得多。

還有一個奇妙的小傢伙,他總是從一幢用圓磚頭建成的房子頂上悄悄向外張望。他有兩個大輪子和一個小輪子,輪子上還有齒。那些輪子轉呀轉,就像脫麥粒的機器似的。湯姆站在那裏一直朝他看著,想弄清楚他到底用那機器做什麼。你們以為他在做什麼呢?他在做磚頭。他用那兩個大輪子把漂在水中的泥土都掃到一起,把裏面能吃的東西都裝到肚子裏。接著他再把所有那些泥土裝進他胸前的小輪子裏,原來這小輪子是一個有齒的圓洞。他用小齒輪把泥土變成圓圓的硬磚頭,再把磚頭粘到他房子的牆頂上。他接著再做下一塊磚頭。他真是個聰明的小傢伙,不是嗎?

湯姆也認為他十分聰明,可當他想和那做磚頭的小傢伙聊天時,那小傢伙根本沒有注意到湯姆,因為他太忙了,又太驕傲。

大家要知道,水裏所有的東西都會說話。它們講的話當然和我們的話不同,而是像馬呀、狗呀、牛呀、鳥呀互相交談時說的話一樣。湯姆很快就學會了它們的話,並學會了和它們交談。如果他是個好孩子,他一定能交到很好的朋友。可我很遺憾地告訴大家,湯姆和其他一些小男孩一樣,也非常喜歡捕捉和捉弄動物,並從中取樂。有人說男孩子都是這樣,這是他們的天性。但無論這是不是他們的天性,男孩子們一定能管得住自己,而且他們也必須管住自己。因為要是說他們天生就調皮、下流、喜歡做惡作劇,像猴子一樣,那我們也沒有理由說他們就應該像愚蠢的猴子那樣放任自由。所以他們一定不能虐待不會說話的動物。要是他們虐待動物的話,一個就要出場的老太太准會讓他們惡有惡報的。

但是湯姆不知道這些。他向水裏那些可憐的動物扔石子,叫駡著驅趕它們,弄得它們全都害怕他,避開他,或者爬進殼裏。這樣一來,湯姆連聊天和玩耍的夥伴也沒有了。

看到湯姆這樣不開心,那些仙女們當然感到很傷心。她們真想帶上他,說他有多麼調皮,教他學好,和他一起追逐玩耍,可是她們有命令不能那麼做。湯姆得從自己親身體會的好與壞中吸取教訓。

終於有一天,湯姆發現了一個石蛾的幼蟲,想讓它從它的房子裏探出頭來,可是房門關著。他還從來未看見過一個有房門的石蛾幼蟲,那麼我們這位淘氣的小傢伙會做些什麼呢?他拉開房門,看看那可憐的小蟲子在裏面幹什麼。這真是荒唐!

要是你躺在床上,有人拉開你臥室的門,看看你長得什麼樣子,你會高興嗎?石蛾的房門是用絲做的,上面粘滿了一塊塊閃閃

發亮的水晶。結果湯姆弄破了這最最漂亮的房門,向裏望去,那個幼蟲只好把頭伸出來。它的頭剛剛變成鳥的形狀。可是當

湯姆和它說話時,它卻回答不了,因為它的嘴和臉都被一頂用粉紅色皮膚做的新睡帽緊緊裹著。但是,雖然它不能回答,所

有別的幼蟲卻嚷了起來。它們全都舉起雙手,像野貓一樣叫道:

“哦,你這討厭的壞孩子,又是你!它剛剛躺下來準備睡兩個星期的覺。等它醒來時,它會有很漂亮的翅膀,會到處飛舞,

會生很多蛋。可你現在弄破了它的門,而它又修理不了,它只有死掉啦。到底是誰讓你到這裏來弄得大家成天提心吊膽的?”

湯姆只好趕快遊走。他很為自己感到羞愧,可同時也變得更加淘氣。小男孩們都是這樣,做錯了事卻又不願認錯。

 

湯姆又來到了一個池塘,池塘裏到處都是小鱒魚。他開始捉弄它們,想要抓住它們,可它們從他的手指間滑了過去,並嚇得整個身子跳出了水面。就在湯姆追趕小鱒魚的時候,路過了赤楊樹根下面的一個大黑洞。裏面突然沖出一條巨大的褐色老鱒魚,有湯姆十倍那麼大,而且向他迎面撲來,嚇得湯姆魂都要掉了。可我不知道湯姆和這老鱒魚究竟誰嚇得更厲害。

鱒魚

湯姆只得垂頭喪氣、孤孤單單地繼續往前走。他這是活該。

他發現河岸下面坐著一個醜陋不堪、骯髒透頂的東西,有湯姆身體一半這麼大。這東西有六條腿,長著一個大肚子,希奇古

怪的腦袋上長著兩隻大眼睛,一張臉和驢子的差不多。

“哦,”湯姆說,“你可真是個醜傢伙!” 他說著就開始朝那怪物做起鬼臉來,把鼻子挨近它,然後像很沒有禮貌的男孩

那樣沖著它怪叫。

就在這時,那怪物的一張驢臉忽然變色,接著伸出來一條上面帶有螯的長手臂,一把夾住了湯姆的鼻子,痛並不是太痛,可是夾得很緊。

“唉呀,唉呀!哦,饒了我吧!” 湯姆叫道。

“那你再也不要來惹我,”那怪物說,“ 我不讓人來打攪。

我要裂開來了。” 湯姆答應不再惹它,那怪物也就鬆了手。湯姆問:“你幹嗎要裂開來?”“因為我的哥哥姐姐都裂開,變成了有翅膀的、美麗的動物。我也要裂開。你別和我說話。我一定會裂開的。我一定要裂開!”

湯姆靜靜地站在那裏,望著它。只見它的身體鼓了起來,挺得很硬,還在呼呼地吐著氣。只聽得劈啦,啪啦,砰,它的後背全部裂了開來,一直裂到它的頭上。

從它的身體裏出來了一個十分苗條、漂亮、柔軟的東西,和湯姆一樣柔軟、光滑,但是很蒼白,很虛弱,就跟一個病了很長時間,一直住在黑暗房間裏的小孩一樣。它無力地動了動大腿,羞答答地朝四周望瞭望,又慢慢地順著一根草梗爬到水面。湯姆驚奇得說不出話來,只是睜大了眼睛看著。他也浮到水面,悄悄地看著會發生什麼事。

那東西坐在溫暖的陽光下,身體發生了奇妙的變化。它變得強壯結實,身上開始出現最為漂亮的顏色,藍色、黃色、黑色,有斑點,有條紋,有圓圈。它的背上長出了四隻褐色的翅膀,大大的,輕如薄紗。它的眼睛大得把頭都占滿了,在陽光照耀下,像成千上萬顆寶石一般閃閃發光。

“啊,你這美麗的東西!” 湯姆說。他伸出手去捉它。

可那東西嗡地一聲飛到了空中,拍打著翅膀在空中停留了一會兒,又毫不畏懼地在湯姆旁邊落了下來。

“嘿!” 它說,“ 你捉不到我。我現在已經是只蜻蜓了,是飛行之王。我會在陽光中跳舞,在河上盤旋,捉蚊子,還要娶一個和我一樣美麗的妻子。我知道自己要幹些什麼。哈哈!”

它說完就飛到了空中,開始捉蚊子。

“喂!你這美麗的東西,你回來,回來,”湯姆叫道,“沒有人和我一起玩,我在這裏很寂寞。只要你肯回來,我決不捉

你。”

“我才不管你捉不捉我呢,”蜻蜓說,“ 因為你捉不住我。

不過,等我吃過飯,在這美麗的地方轉了一圈之後,我便回來跟你聊聊,把我所看到的一切都告訴你。啊,這棵樹好大呀!

上面還長了這麼大的葉子!”

其實那只是一棵大的闊葉野草,可是大家別忘了,蜻蜓除了水裏的小水草以外,什麼都沒有見過,因此那棵闊葉野草在它看來顯得非常大。

蜻蜓後來的確回來了,而且和湯姆聊了天。它對自己美麗的色彩和大翅膀多少感到有點驕傲。可是大家知道,它在過去的生活裏一直是個又髒又醜的可憐蟲,所以它現在完全有理由感到驕傲。它很喜歡講它在樹林裏和草地上所見到的奇妙東西,湯姆也非常喜歡聽它說,因為他自己已經把那一切忘記得乾乾淨淨。這樣一來,他們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我高興地告訴大家,這一天給了湯姆一個教訓,使他在很長一段時間裏不去虐待動物。後來,那些石蛾幼蟲對他也不那麼凶了,而且總是給他講希奇古怪的事情,講它們怎樣造房子,怎樣換皮膚,怎樣最終變成飛蛾。湯姆聽到後來也希望自己有

朝一日能和它們一樣換換皮膚,長出翅膀。

那些鱒魚也跟他和好了,因為它們不久就把自己受過驚嚇和吃過苦頭的事情忘得乾乾淨淨。湯姆經常和它們一起玩獵狗追野兔的遊戲,而且大家玩得都很快活。湯姆總是想跳出水面,就像鱒魚在大雨到來之前那樣跳,可不知為什麼,他總是做不到。他最喜歡看鱒魚跳起來捉飛蟲吃。它們在那棵大橡樹的陰影下面一遍一遍地遊著,因為甲蟲會掉進這兒的水中,綠毛蟲會無緣無故地從樹枝上順著絲掛下來,又無緣無故地改變自己愚蠢的念頭,把自己重新牽到樹上去,還用爪子把絲卷成一團。

湯姆經常在它們快要碰到水面時捉住它們。他還捕捉赤蠅、飛蛾、蜘蛛和短尾巴的蜉蝣,黃色、褐色、紫紅色、灰色,都給他的朋友鱒魚們吃。或許他對這些飛蟲太殘忍了一些,但一個人只要有能力,總得幫助他的朋友們呀。

赤蠅

 

後來他終於不捉飛蟲了,因為他碰巧認識了一個飛蟲,發現它是個十分有趣的小傢伙。事情發生的經過是這樣的,並且完全是真的。

七月的一天,天氣炎熱。湯姆正在水面上一面曬太陽,一面捉蜉蝣喂鱒魚。他突然看到一個新東西,一個深灰色的小東西,頭是棕色的。這東西真的很小,可它也像人一樣,盡可能地展現自己。它昂著頭,展開雙翅,翹起尾巴,豎起尾巴尖上的兩根尖刺。總之,它看上去是小蟲子世界裏最神氣的一個。

蜉蝣

而且他確實也是最神氣活現的一個。它不但沒有逃走,反而跳到湯姆的手指上,用非常細小的聲音尖聲尖氣地對著湯姆叫道:

“非常感謝你的美意,不過我此時還不需要。”

“需要什麼?”湯姆問。見到它臉皮這樣厚,湯姆感到很吃驚。

“你的腿呀。真感謝你伸出腿來讓我坐,但是我得先去看一下我的太太。天哪!拉家帶口的真是煩人哪?”(雖然這遊手好閑的小混蛋什麼事情也不做,對它那正在生卵的不幸的妻子根本不聞不問。)“等我回來時,如果你還這樣好心好意地把腿伸出來,我一定會很高興在上面坐坐。” 它說著就飛走了。

湯姆覺得這傢伙非常自以為是,而過了五分鐘,那傢伙又飛回來了。湯姆更覺得它自以為是,因為它說:“ 啊,你等累了嗎?那你換條腿也行。”

然後它跳上了湯姆的膝蓋,開始用尖細的聲音和湯姆聊了起來。

“那麼你就住在水裏面?那可是個下流的地方。我也在那兒住過一陣子,又破又髒。可是我不甘心永遠住在那裏,所以我就決心做個上等人,就到了上面,穿上了這身灰色禮服。你是不是覺得我這身衣服還像那麼回事?”

“確實很整潔,也很樸素。” 湯姆說。

“是啊,一個人一旦有了家,就得整潔一點,樸素一點,像那麼回事。可是我跟你說實話,我現在已經厭倦了。為了活下去,我上個星期幹了很多事。我現在穿上禮服,準備出去走走,神氣一下。我要看看外面五彩繽紛的世界,去跳一兩場舞。

 

人怎麼不歡歡喜喜地過日子呢?”

“那你的太太會怎麼樣呢?”

“哦!實話告訴你吧,她是個庸庸碌碌的笨蛋,腦袋裏只有她那些卵。要是她願意來,那她就來好了;要是她不願意來,我就只得一個人來。瞧,我這不是來了嗎?”

它說著說著,臉色變得十分蒼白,接著又變得雪白。

“怎麼,你病了?”湯姆說。可它卻沒有回答。

湯姆看到它像死灰似的站在自己的膝蓋上,就說:“ 你死了嗎?”

“沒有,沒有死!” 一個細小的聲音在湯姆的頭頂上說:

“我現在穿著禮服站在你的頭上。你膝蓋上的是我的軀殼。哈哈,這種把戲你玩不了吧?”

這種把戲不僅湯姆玩不了,連世上最好的魔術師也玩不了,因為這個小混蛋已經從自己的軀殼裏完全跳了出來,而它的軀殼仍舊站在湯姆的膝蓋上,眼睛、翅膀、腿、尾巴,一切都跟活的一模一樣。

“哈哈!” 它一面說,一面蹦上蹦下地跳個沒完,就好像它在參加狂歡節的舞會一樣。” 我現在是不是個美麗的人物?”

它確實很漂亮,白色的身子,橙色的尾巴,眼睛像孔雀尾巴一樣五彩繽紛。而最奇怪的是,它尾巴梢上的尖刺現在長得有剛才五倍那麼長了。

“啊!” 它說,“ 現在我要去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了。我的生活不會花費多少,因為我沒有嘴巴,也沒有肚腸。我永遠不會覺得肚子餓,也永遠不會有胃痛。”

它確實不會有胃痛。它已經變得像一根鵝毛管一樣幹,一樣硬,一樣空洞。像它這種愚蠢膚淺的東西正應該變成這樣。

但是,它非但不為自己腹內空空感到害臊,反而以此為榮,正像許多體面的紳士那樣。它上上下下地飛舞,嘴裏還在唱著:

我太太跳舞我唱歌,快快活活把日子過;聰明的事讓我來做,愁苦煩惱別放心頭。

它整整跳了三天三夜,直到筋疲力盡跌進水裏,被河水沖了下去。湯姆不知道它後來怎麼樣,也沒有把它放在心上。湯姆只聽見它被河水沖走時唱的最後一句歌詞:

愁苦煩惱別放心頭。

要是它自己都不放在心上,誰又要把它放在心上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