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水孩子-04-老太太的學校

11.02.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第四章

湯姆來到了老太太的學校遠近一英里,上下1000 英尺。

湯姆發現的就是這樣。雖然看上去似乎他只要扔個石子,就能打中在花園裏除草的那個穿紅裙子的婦女的背,甚至打中山谷對面的岩石,可是其實那裏還很遠。谷底只有一塊田那麼寬,順著山谷對面的那一邊流淌著那條小河。河的上面是灰色的岩石、灰色的山丘、灰色的石階和灰色的沼澤,一直連到天上。

湯姆開始往下走。開始走過的300 英尺是很陡的荒地,上面長滿了石楠灌木,中間夾著松松的褐色砂礫。湯姆蹦蹦跳跳地從這陡坡上走了下來,銼刀一樣粗糙的山坡害得他那可憐的腳後跟疼痛難熬。不過他心裏還在想著能把石子扔到那花園裏。

石楠灌木

 

接下來走過的300 英尺是階梯狀的石灰岩,一級連著一級,就像一個木匠用尺子量好,再用鑿子鑿出來一般筆直。這裏一棵石楠也沒有,但是——首先是一小塊青草坡,上面長滿了各種美麗漂亮的花草,有石薔薇、虎耳草花、百里香、茴香以及各種各樣的香草。

 

然後是一塊兩英尺高的石灰石。

然後又是一大片花草。

然後又是一塊一英尺高的石灰石。

然後是一片50 碼寬的花草,卻跟屋頂一樣陡。湯姆只好滑下去。

然後是一道10 英尺高的石階。湯姆只得停住腳,沿著石階的邊爬行,尋找石縫, 因為要是他滾下去的話,會一直滾到那老太太的花園裏,把她嚇昏過去。

後來,他找到一條陰暗的窄縫,裏面長滿了蕨類植物。他像爬烟囱似的,手腳並用地從石縫裏爬了下去。接著又是一個草坡,又是一個石級,就這樣,一直到——哦,天哪!我真希望他馬上爬到底,他也這樣希望。可儘管這樣,他還在想著能把石子扔進那個老婦人的花園裏。

最後,他終於走到了一個美麗的樹林,裏面有花楸樹,橡樹,這橡樹的樹葉的全是鮮紅色的。樹林下面是懸崖、陡坡、岩石和大片大片的蕨類植物、葦草。透過這些樹木,湯姆能看到那條閃亮的小溪,可以聽到溪水流過白色卵石發出的汩汩聲。他不知道那條溪水還在他下面 300 英尺的地方。

花楸樹

 

紅葉橡樹

如果換了你從那裏往下看的話,你也許會頭暈,但湯姆不會。他是個勇敢的掃烟囱的小孩。當他發現自己站在一座高高的懸崖上時,他沒有坐下來哭鼻子,卻說道:“ 啊,這正合我的心意!” 他雖然很疲憊,還是走過那片蕨類植物。湯姆還沒有走進這堆石頭,就又走進了陽光下。這時,他像大多數人一樣,突然感到自己垮了。

他再也走不動了。雖然太陽熾熱地照著,他卻感到渾身發冷。雖然肚子裏空空的,可他卻感到好像要嘔吐。雖然他現在離那農舍只有 200 碼平坦的草場,他卻無論如何也走不過去。

他可以聽到那溪流就在隔著一塊農田的地方汩汩流淌,可他覺得它仿佛離他有 100 英里。

他躺在草地上,甲蟲從他的身上爬過,蒼蠅落在他的鼻子上。要不是那些蚊子蒼蠅對他極為關心,我真不知道他何時才會重新爬起來。那些蚊子在他的耳朵邊使勁哼著,而那些蒼蠅只要見到他手上和臉上有一塊地方沒有煤灰,就會在那裏啃呀啃,最後總算把他弄醒了。他掙扎著站起來,東倒西歪地走下去,翻過一堵矮牆,沿著一條窄窄的小道來到了農舍的門口。

這戶農舍收拾得十分整潔,花園四周的籬芭是修剪得整整齊齊的水松。

屋門開著,門的四周掛滿了鐵線蓮和玫瑰花。湯姆慢慢走到門前,小心地朝裏面看了看,心裏有點擔心。

屋裏有個壁爐,但沒有生火,壁爐旁坐著一個很和藹的老太太。她穿著紅色的裙子和凸紋的短衫,頭上戴著一頂乾淨的白帽子,帽子上還罩著一條黑色的綢巾,系在她的下巴下。她的腳邊蹲著一隻可以被稱為是貓的祖宗的老公貓,而在她對面的兩張長凳子上坐著十多個穿著整潔、臉色紅潤、胖乎乎的小孩。這些小孩正在學字母,發出一片嘰嘰喳喳的吵鬧聲。

 

孩子們看到湯姆髒兮兮的樣子都大吃一驚。女孩子們哭了起來,男孩子們則哈哈大笑。他們都很不禮貌地用手指著湯姆,可湯姆已經累得管不了這些了。

“你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老太太大聲問道,“ 一個掃烟囱的孩子!快點走吧!我這裏不需要掃烟囱的孩子。”

“水。” 可憐的湯姆有氣無力地說。

“水?屋子後面多著呢。” 老太太說。她的聲音很嚇人。

“但是我走不動了。我又餓又渴,快要死了。” 湯姆腿一軟,坐到了門口的臺階上,頭靠著柱子。

老太太戴著眼鏡朝他看了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才說:

“ 他生病了。孩子總是孩子,管他是不是掃烟囱的。”

“水。” 湯姆說。

“我的天哪!” 她把眼鏡摘下來放到一旁,站起來走到湯姆跟前,“ 你不能喝水。我給你喝點牛奶。” 她搖搖晃晃地走進隔壁的房間,拿來了一杯牛奶和一塊麵包。

湯姆一口氣把牛奶喝了下去,又抬起頭,好像恢復了精神。

“你從哪里來呀?”老太太問。

“那邊的沼澤地。” 湯姆指指天上說。

“從哈特來的嗎?從前面這個大岩石上下來的?你不是在騙我吧。”

“我幹吧要騙你?”湯姆說著又把頭靠在柱子上。

“你怎麼跑到那上面去的呢?”

“我是從哈特莊園來的。” 湯姆這時累極了,而且也沒有多大指望。他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思去編一段話,只好三言兩語把事情的真相說了出來。

“上帝保佑你,那麼你的確沒有偷東西?”

“沒有。”

“上帝保佑你!我也相信你沒偷東西。天哪,是上帝把這孩子引到這裏來的,因為他是清白的。從哈特莊園跑出來,走過哈特沼澤地,又從前面這塊大岩石上爬下來!若不是上帝在給他指路,有誰相信會有這種事情呢?你幹嗎不吃麵包?”

“我吃不下。”

“這麵包很好吃,是我自己做的。”

“我吃不下。” 湯姆說著把頭靠在膝蓋上,又問:

“今天是禮拜天嗎?”

“不是。怎麼會是禮拜天呢?”

“因為我聽到教堂像禮拜天那樣在敲鐘。”

“上帝保佑這孩子。他病了。你跟我來,我給你找個地方睡一會兒,要是你不是這麼髒,我就會看在上帝的份上,讓你睡在我的床上。跟我來吧。”

可是當湯姆試著站起來時,他覺得筋疲力盡,而且頭也發昏,老太太只好扶著他站起來,再攙著他走。

她把他帶進外面一間屋子裏,裏面有一堆柔軟芬芳的乾草和一條舊毯子。老太太讓湯姆好好睡上一覺恢復體力,又告訴湯姆,再過一個小時學校就放學了,她那時再來看他。

她說完又重新走進了屋子,以為湯姆一定會立刻睡著的。

可湯姆根本沒有睡著。

他不但睡不著,而且稀裏糊塗地在床上翻來覆去,亂踢亂蹬。他感到自己全身上下熱得發燙,真想跳進河裏去涼快一下。

後來他迷迷糊糊地似乎睡著了,在睡夢中他好像聽到一個穿白衣服的小姑娘在沖著他大叫:“ 哦,你真髒!快去洗洗。” 然

後,他又聽到那個愛爾蘭女人說:“ 要想乾淨的人自然會乾淨的。” 再後來,他聽到教堂的鐘聲敲得很響,而且就在他的耳

邊。不管剛才老太太是怎麼說的,湯姆認定准是禮拜天。他想去教堂看看裏面是什麼樣子,因為這可憐的小傢伙還從未去過教堂。可他這一身又是煤灰又是灰塵,人們一定不會讓他進去的。他得先到河邊去洗一洗。他一遍又一遍地大聲說:“ 我一定要洗乾淨,我一定要洗乾淨。” 可是他迷迷糊糊的,並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湯姆突然發現自己不是躺在外面屋子裏的乾草上,而是站在沼澤地的一條大路上,前面就是那條溪水。他還在不停地念叨著:“ 我一定要洗乾淨,我一定要洗乾淨。” 他在半醒半睡之中,已經走到了那裏,就像許多孩子在生病時會從床上爬起來,走到屋子外面一樣。不過湯姆一點也不感到驚訝,他來到溪流邊,在草地上躺下來,望著清澈的溪水。水底的每一顆卵石都乾乾淨淨,閃閃發光。銀色的小鱒魚看到湯姆黑色的臉蛋都嚇得逃跑了。湯姆把手伸進水裏,覺得溪水非常清涼。他說:

我要變成一條魚。我要在水裏游泳。我一定要洗乾淨。我一定要洗乾淨。”

於是,他立刻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了下來,匆忙之中把幾件衣服都扯破了。不過他的衣服原來就又舊又爛,自然一扯就破了。他把自己那雙可憐的又酸又痛的腳伸進水裏,又把整條腿放進去。他越往水裏去,腦袋裏的教堂鐘聲也就敲得越響。

“啊,”湯姆說,“我要趕快把自己洗乾淨。教堂的鐘聲現在敲得正響,一會兒就要停的。那時教堂的門就會關上,我就根本進不去了。”

湯姆一直沒看到那個愛爾蘭女人。她這時已經不在他的身後,而是走到他的前面去了。

原來在湯姆來到小溪邊之前,那個愛爾蘭女人就已經走進清澈、涼爽的河水裏了。她的頭巾和裙子和河水一起流走了,綠色的水草漂來圍在她的腰間,白色的蓮花漂來繞在她的頭上,河裏的仙女們從水底上來,把她抬到了水底。原來她就是這些仙女們的仙後,而且可能還是其他很多仙女們的仙後。

“你到哪兒去了?”她們問她。

“我去給病人們弄平枕頭,把甜蜜的夢輕輕灌進他們的耳朵。我打開農舍的門窗,把令人窒息的空氣放出去。我哄孩子們離開陰溝和疾病蔓延的臭池塘。我擋住女人走進酒店的門,抓住那些想打老婆的男人們的手。我努力去幫助那些對自己無動於衷、毫不在乎的人。我做得還很不夠,可已經很疲倦。我為你們帶來了一個新的小弟弟,一直把他安全地帶到了這裏。”

仙女們想到要有一個小弟弟來了,都開心地笑了。

“不過,姑娘們,千萬別讓他看見你們,也別讓他知道你們在這裏。他現在還是個野孩子,就像那些生生死死的野獸一樣。他要從那些生生死死的野獸身上吸取教訓,因此你們不能跟他一起玩,不能跟他說話,也不能讓他看見你們。可是,你們一定要保護他,別讓他受到傷害。”

仙女們聽說不能和新來的小弟弟一起玩,都覺得有點遺憾,不過她們一直都很聽仙後的話。

仙後沿著小河漂了下去。她去的地方也就是她來的地方。

當然啦,剛才這一切,湯姆既沒有看到也沒有聽到,因為他又熱又渴,而且還一心想著要趕快把自己洗乾淨,所以一頭紮進了清澈、涼爽的河水中。

他到水裏面還不到兩分鐘就睡著了。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這樣安靜、這樣舒服地睡覺。他夢見了那天早上他從上面走過的綠草地,夢見了高高的榆樹,夢見了那些沉睡的牛。再後來,他就什麼也沒夢見了。

榆樹

他怎麼會這樣開心地睡著呢?原因很簡單,不過大家好像都沒有猜到。他睡得這麼開心是因為仙女們收留下了他。

有些人認為世界上沒有仙女,可我們還是先假定世界上有吧。世上一定有仙女,再說我們這是一本講仙女的童話書,如果世界上沒有仙女,那這本講仙女的童話書怎麼寫下去呢?

12 點鐘,學校放學了。那位善良的老太太過來看湯姆,但是屋裏已經沒有了湯姆。她朝四周看呀看,想找到湯姆的腳印,可是地面很硬,根本找不到任何腳印。

老太太氣呼呼地又走進了屋。她認定小湯姆編了套謊話來騙她,而且先假裝生病,然後又溜走。

但是老太太第二天便改變了看法。

約翰爵士和他那幫人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地追湯姆,結果沒有追上,只得傻乎乎地回去。當約翰爵士從保姆那裏聽到事情的經過後,那幫人感到自己真愚蠢。而當他們從愛麗小姐——也就是那個穿白色衣服的小姑娘——那裏聽到事情的全部經過後,他們感到自己真是愚蠢透頂。她所看到的只是一個可憐的掃烟囱的小黑孩子,哭哭啼啼地要重新爬進烟囱裏去。她那時是很害怕,可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就是這樣。那孩子沒有拿屋裏的任何東西。從孩子那雙沾滿煤灰的小腳丫所留下的腳印上能看得出來,他在保姆抓住他之前根本就沒有離開過壁爐前的地毯。這一切全是個誤會。

於是,約翰爵士只好叫葛利慕思先回家,並且答應說,只要葛利慕思能把孩子帶來,而且不打他,葛利慕思就會得到 5個先令(英國的貨幣單位)。

約翰爵士和葛利慕思都認為湯姆溜回家去了,而約翰爵士想讓湯姆來幫他弄清事實。

可是那天晚上湯姆根本沒有回到葛利慕思先生家去。格裏姆斯只好上警察局,請他們幫著找一找湯姆。可哪兒都沒有湯姆的消息。他們做夢都不會想到湯姆居然會跑過那片沼澤地,跑進凡谷,因為他們覺得這跟湯姆跑到月亮上去一樣是不可能的。

第二天,葛利慕思先生愁眉苦臉地來到哈特莊園,可等他趕到那裏時,約翰爵士早已翻過小山走遠了。這樣,葛林慕斯先生在僕人們住的外房坐了一整天,一直等到約翰爵士回來。

原來約翰爵士一晚上都沒有睡好。他和他太太說:“ 親愛的,那個孩子一定跑進沼澤地,迷路了。”

於是,他第二天早晨五點鐘就起來了,洗了個澡,穿上他的獵裝,打好裹腿,走進馬廄。他吩咐馬夫們把他打獵時騎的小馬牽來,再叫看林人也騎上自己的小馬,又叫來管獵狗的人和他的手下,和手下的手下,還叫看林人的手下牽來一條獵狗。

這條獵狗有一頭小牛那麼大,身上的顏色灰不溜秋的和馬路的顏色差不多,耳朵和鼻子則是紅褐色的,吼叫起來聲音像教堂的鐘聲那麼洪亮。這幫人把獵狗牽到湯姆逃進樹林的地方。獵狗在這裏發出了洪亮的吠聲,把它所知道的都告訴了他們。

獵狗把他們領到了湯姆爬過的那堵牆邊。他們把牆推倒一處,就都過去了。

隨後這條聰明的獵狗帶著他們走過沼澤地,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因為已經過了一天,炎熱乾旱的天氣已經讓湯姆留下的氣味變得很淡。精明的約翰爵士早上五點鐘出發正是為了這個原因。

獵狗

獵狗最後把他們帶到了那個巨大岩石的上面,又望著他們,使勁地狂吠不止,似乎在說:“我告訴你們,他從這裏下去了。”

他們簡直不敢相信湯姆竟然跑到了這麼遠的地方。當他們再往那可怕的岩石下面望去時,他們更不敢相信湯姆竟敢從這裏爬下去。可是既然獵狗是這麼說的,那肯定就是真的了。

“上帝饒恕我們!” 約翰爵士說,要是還能找得到這孩子的話,那他一定摔死在這岩石下面了。”

他用大手在大腿上一拍,又說:“ 有誰到岩石下面去看看那孩子是不是還活著? 我真希望自己能年輕 20 歲,那樣我就親自下去了!”他要是真的年輕20 歲的話,准會像任何年輕力壯的小夥子一樣爬下去的。

他說:“ 要是誰能把那個孩子活著救上來,我賞他 20 鎊。”

他這個人一向是說話算數的。

在這群人中有一個小馬夫,真的是個小馬夫。那天騎馬到湯姆住的院子,叫湯姆到哈特莊園來的正是這個小馬夫。

他說:“不管有沒有20 鎊,只要是為了救這個不幸的孩子,我願意從這岩石上爬下去。那孩子說話很有禮貌,和別的掃煙囪的孩子不同。”

於是他就從那塊大岩石上爬了下去。他站在岩石頂上時是個衣著漂亮的小馬夫,可到了大岩石下面時,他已變成了一個衣服破爛的叫花子,因為他在爬下去時掛破了綁腿,掛破了褲子,掛破了上衣,掛斷了背帶,弄破了靴子,弄丟了帽子。最糟糕的是,他把襯衣別針弄丟了,而這根別針是金的,他一直十分珍惜。可是他連湯姆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與此同時,約翰爵士和其餘幾個人騎著馬繞了過來。他們先是向右整整騎了三英里,又折回來進入凡谷,再從凡谷來到大岩石下。

當他們來到老太太的學校那裏時,學校裏的孩子們都跑了出來看他們,老太太也出來了。她看到約翰爵士後,向他行了一個很深的屈膝禮,因為她是約翰爵士的佃農。

“怎麼樣,老太太,你好嗎?”約翰爵士問。

“哈特,願你的福氣像您的脊背一樣寬。” 她說。她不是叫他約翰爵士,而是叫他哈特,因為在北方的鄉下,大家都是這樣叫的。” 歡迎您光臨凡谷。不過這個季節到這裏來不是打狐狸吧?”

“我是在打獵,不過打的是個特別的東西。” 他說。

“祝您好運。您今天早晨為什麼愁容滿面呢?”

“我在找一個迷路的孩子。他是個掃烟囱的小孩,從我家逃了出來。”

“ 哦,哈特,哈特,”她說,如果我把這個孩子的下落告訴您,您不會傷害這不幸的孩子吧?”

“太太,我不會的,不會的。昨天一個可怕的誤會嚇得他從我家逃了出來,獵狗把我們領到了大岩石的上面,然後⋯⋯”

老太太聽到這兒,也不等他把話講完,就叫了起來:

“那麼他告訴我的都是實話嘍,這不幸的孩子!” 接著她就把一切都告訴了約翰爵士。

“把狗帶到這裏來,放它去找。” 約翰爵士說,隨後緊緊咬住牙關,不再說話。

獵狗馬上開始尋找。它跑到房子的後面,穿過大路,穿過草地,穿過一小片赤楊林。大家在赤楊林那裏發現了湯姆的衣服,於是大家都明白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