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水孩子-03-逃脫

11.02.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第三章 湯姆逃跑

儘管湯姆會很勇敢地跳下去,但他沒有這樣做。他也沒有施展他的拿手好戲——順著水管滑下去。

窗子下面正好有一棵樹,樹的葉子非常大,芳香的白花簡直有湯姆的頭那麼大。湯姆像只貓似的從樹上溜了下來,跑過花園的草坪,翻過鐵柵欄,朝樹林跑去,氣得老保姆在窗口拼命地喊救命,喊救火。

小花匠正在割草,一看到湯姆就扔下鐮刀,向湯姆追過來。

擠牛奶的女傭人聽到了吵鬧聲,站起來時膝蓋碰倒了攪乳器,自己在這機器上絆了一跤,把奶油灑了一地,但她還是爬起來向湯姆追去。一位馬夫正在馬棚裏洗刷約翰爵士的馬,這時只好鬆開馬,跑出馬棚去追湯姆。

洗馬

 

葛利慕思在剛剛鋪了石子的院子里弄灑了煤灰袋,弄得院子裏到處都是煤灰,但他也跑出去追湯姆。老管家打開莊園大門也去追湯姆。正在犁田的農夫丟下正在拉犁的馬,也去追湯姆,結果其中一匹馬跳過籬芭,把另一匹馬和犁一起帶進了溝裏。看門人正從老鼠夾上把一隻田鼠弄出來,結果把田鼠放了,自己的手指卻被老鼠夾夾住了,可他也跳起來去追湯姆。約翰爵士朝書房外望了一眼,跑出來去追湯姆。那個愛爾蘭女人正朝房子這裏走來,連她也扔下袋子朝湯姆追去。

總之,那一天當葛利慕思、花匠、馬夫、擠奶女傭、約翰爵士、管家、農夫、看門人和愛爾蘭女人一起跑出莊園,大喊著”抓賊呀”,並且認定湯姆的空口袋裏至少有價值1000 英鎊

的珠寶時,這個莊園裏還從未出現過這樣嘈雜、這樣喧鬧、這樣混亂、這樣糟糕的一幕,連喜鵲和烏鴉也跟在湯姆的後面,嘰嘰喳喳地亂叫,仿佛湯姆是一隻被獵人追得無路可逃的狐狸一樣。

喜鵲

烏鴉

 

與此同時,可憐的湯姆光著兩隻小腳丫,像一隻黑猩猩逃向森林一般,拼命地逃離莊園。

湯姆當然是向樹林跑去。雖然他有生以來從未進過樹林,他還是很機靈地知道自己可以躲在樹叢裏,可以爬到樹上去。總之,他知道在樹林裏逃生的機會比在空地上要多。

然而當他跑進樹林時,他才發現樹林與他想像的地方大不相同。他鑽進一片茂密的杜鵑花叢中,結果馬上發覺自己被困住了。那些樹枝鉤住了他的腿和胳膊,戳著他的臉和肚子,弄得他只得緊緊閉上眼睛。等他擠出那簇杜鵑花時,地上的雜草又把他絆了一跤,摔破了手指頭。

“我必須離開這裏,”湯姆想,“ 否則我就只有待在這裏,等到有人來幫我,但這正是我不希望見到的。”

可是怎麼出去卻是個難題。說實在的,若不是他的頭突然撞到了一堵牆上,我敢說他恐怕一輩子也出不去。

頭撞在牆上可不是件舒服的事,特別是撞到一堵厚牆上,因為這種牆上的石頭全都豎著砌在上面,如果你撞到一塊有尖角的石頭上,你的眼睛裏一定會出現各種各樣美麗的星星。湯姆就這樣撞了一下頭,但他很勇敢,根本不在乎。他猜想牆的另一邊肯定沒有樹林,於是就像松鼠一樣爬過了牆。

他現在到了一大片有松雞出沒的沼澤地上,一望無際的石楠樹叢、沼泥和石塊一直延伸到天邊。農民們把這裏叫做哈特霍福沼澤地。

湯姆是一個機靈的孩子,簡直和一頭老公鹿一樣機靈。和公鹿一樣,他知道如果他回到出發的地方,他也許能甩掉那些追趕的獵狗。所以他翻過牆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彎下腰順著牆向右跑了大約半英里路。

在牆內,約翰爵士、看門人、管家、花匠、農夫、擠牛奶的女傭人和那些咋咋呼呼的人,又向前追了半英里,和湯姆隔開了整整一英里;在牆的外面,湯姆聽到他們的喊聲慢慢消失在樹林裏,開心地笑了。

後來他走到了一個地面凹下去的斜坡,一直走到坡底,又勇敢地離開那堵牆,朝沼澤地走去。他知道自己和追他的人已經隔開了一個小山坡,向前走不會讓他們發現。

可是在那些追趕的人中,那位愛爾蘭女人偏偏發現了湯姆逃跑的方向。她一直在大家的前面,但她既不是在走,也不是在跑,而是非常平穩、非常優雅地向前,兩隻腳迅速地交換著,快得讓人看不出哪只腳在前,哪只腳在後。後來大家都互相問起來,這個陌生女人是誰。

當她走到樹林那裏時,忽然不見了,因為她悄悄翻過牆跟在了湯姆的身後,而且湯姆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約翰爵士和其他的人再也沒有見到她。

湯姆現在正走在石楠叢中。這裏的沼澤地十分不平坦。湯姆越往前走,沼澤地變得越來越陡、越來越崎嶇不平,不過還沒有陡得讓湯姆走不上去。湯姆慢慢地走著,抽空觀察著這個奇怪的地方。這地方在他看來是個全新的天地。

他看到一些大蜘蛛,背上有王冠形和十字形的花紋。這些蜘蛛坐在蜘蛛網的中間,看到湯姆走來,嚇得一眨眼全消失了。

他看到了蜥蜴,有褐色的,有灰色的,還有綠色的。湯姆以為它們是蛇,會咬他,但它們和他同樣害怕,箭一樣地鑽進了石楠叢。後來,湯姆在一塊石頭下看到了動人的一幕——一個棕黃色的大傢伙,鼻子尖尖的,尾巴上拖著白須,身邊有四五個髒兮兮的小傢伙。那個大傢伙仰面朝天地躺著,在地上直打滾,在明亮的陽光下伸展開它的四條腿和頭、尾;那些小傢伙們在它身上跳來跳去,繞著它跑,咬它的爪子,使勁拖它的尾巴,而那大傢伙好像十分喜歡這樣。湯姆還從未看到過這麼好玩的小傢伙。

緊跟著湯姆嚇了一大跳,因為就在他爬上一座沙坪的時候——呼噗噗咕咕嘎——什麼東西從他臉上飛了過去。他還以為是大地炸了開來,世界末日到了。

等他睜開眼睛時(因為他緊緊地閉著眼睛),他發現原來是一隻老松雞。那只老松雞正在沙裏洗澡,當湯姆幾乎快踩到它身上時,它突然發出特快火車開動時的聲音,跳了起來飛走了。

它一面飛一面嚷著:“咕嚕嚕唔克——咕嚕嚕唔克——殺人啦,搶東西啦,放火啦——咕嚕嚕唔克,咕嚕嚕唔克——世界末日來臨了——嘖嘖咕嘖。”

湯姆就這樣一直往前走著。他非常喜歡這寬闊而古怪的地方,喜歡這裏涼爽、清新的空氣,這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山越爬越高,他也越走越慢,因為這裏的地真的非常難走。

這裏既沒有前面那種鬆軟的草地,也沒有那種富有彈性的石楠樹叢,相反,他在這裏見到的是大片大片平坦的石灰岩,石灰岩之間有很深的裂縫,裏面長著蕨類植物。湯姆只好從一塊石頭跳到另一塊石頭上,時不時地他就會失足掉在石縫裏,弄傷他小小的光腳趾。但是他繼續往前走,往上爬,連自己也說不清是為什麼。

那位曾經和他一起在路上走過的愛爾蘭女人,這時正跟著他走過沼澤地。如果湯姆看見她的話,真不知道他會說什麼。

可是,也許是因為湯姆很少回頭張望,或許是因為她總是躲在岩石和土丘後面,總之她能看到他,而他卻沒有看到過她。

湯姆現在覺得很口渴,肚子也有點餓了。他跑了很長一段路,而這時太陽已經升得很高,把岩石曬得像烤箱一般燙。

可他根本找不到任何能吃的東西,更找不到水。

石楠荒野中到處長著越桔樹和漿果樹,可是現在是六月,樹正開著花。至於水,誰能在石灰岩上找到水呢?有時,他會走過一個又黑又深的落水洞,一直深到很深的地底下。他走過這些落水洞時,常常能聽到從許多英尺深的地下傳來的叮咚的滴水聲和潺潺的流水聲。他多麼希望能下到裏面,去潤一潤他乾燥的嘴唇啊!可是,雖然他是個勇敢的掃烟囱的孩子,他還是不敢爬下這樣的“烟囱”。

漿果樹

 

於是他就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頭熱得發昏。正在這時,他聽到遠處傳來了教堂的鐘聲。

“啊!” 他想,“ 有教堂的地方准會有房子,會有人住。

也許那裏有人會給我一點吃的,給我一口水喝。” 他又繼續往前走,去尋找那教堂,因為他能肯定自己的確聽到了教堂的鐘聲。

可是沒過多久,他朝四周望了一下,又停住了腳。他心中想:“ 啊,這世界可真大啊!”

這世界真的是很大,因為他站在山頂上能看得很遠。他有什麼看不到呢?

在他身後遙遠的山腳下,是哈特莊園、那片黑樹林和閃亮的鮭魚河。在他左邊的山腳下,是那個大都市和煤礦上那些冒煙的烟囱。在更遠的地方,河流逐漸變寬,奔向大海,而那些白色的小點,正是躺在大海懷抱中的船隻。在他的前方,一簇簇黑暗的樹林遮掩著一望無際的平原,農場和村莊像地圖似的伸向遠方。雖然這些看起來好像就在他的腳下,湯姆還是清楚地知道它們都在幾十英里以外。

在他的右邊是重重疊疊的沼澤和山丘,一直伸向遠方,直到山化為一片青色,與藍天融為一體。但是在他和那些沼澤中間,而且就在他的腳下,卻有一塊地方。湯姆一看見它就決心下去,因為那是他該去的地方。

那是一條深綠色的山谷,很深,很窄,裏面佈滿了岩石,也長滿了樹木。這些樹木在他下面幾百英尺深之處。

透過這些樹木,湯姆能看到一條清澈的小溪。啊,他要是能下到那溪水邊該多好啊!然後,他看到溪流邊有一個小農舍的屋頂,還看到一個小花園,花園裏有花台和花床。花園裏有一個紅色的小東西在走動,跟蒼蠅一般大小。湯姆低頭朝下麵仔細看時,發現那是一個穿著紅裙子的婦女。啊!可能她會給他一點吃的東西。教堂的鐘聲又響了起來。那下面一定有個村子。那裏的人誰也不認得他,也不知道哈特莊園裏發生的事情。就算約翰爵士把全郡所有的員警都派出來抓他,消息也不會這麼快就傳到這裏,而湯姆只需五分鐘就能從山上下到那裏。

湯姆猜得對,那嘈雜的追逐聲還沒有傳到這裏,因為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跑得離開哈特有整整 10 英里路程了。不過,至於五分鐘能下到下面的村莊,他卻估計錯了,因為那座農舍離他有一英里多路,而且在他下面足有 1000 英尺的地方。

不過,湯姆本來就是個勇敢的小孩子,雖然他這會兒又餓又渴,腳又痛,人又累,他還是走了下去。教堂的鐘聲很響,弄得湯姆開始覺得這鐘聲准是在自己的腦袋裏作響。那條小河也在遠處叮叮咚咚地唱歌。下面就是小河唱的歌:

又清又涼,又清又涼,

流過歡樂的淺灘,流過愛做美夢的池塘;

又清又涼,又清又涼,

流過閃亮的砂石,流過浪花飛濺的堤壩;

在烏鶇鳥歡唱的岩石下,

在教堂鐘聲飄揚、佈滿青藤的高牆下,

清澈純淨,留給清潔乾淨的人;

到我這兒來玩耍,

到我這兒來沐浴,

母親和孩子。

又濕又髒,又濕又髒,

流過煙霧迷濛的城市;

又濕又髒,又濕又髒,

流過碼頭、陰溝和污穢的河岸;

我越往前走就越陰暗,

我擁有的東西越多就越粗俗;

誰願和被罪惡玷污的我玩耍?

避開我,遠離我,

母親和孩子。

堅強而自由,堅強而自由,

流過大開的閘門,流向大海;

堅強而自由,堅強而自由,

我匆匆往前奔去,清除我的污濁;

奔向金色的沙灘,奔向跳動的沙洲,

奔向那遠遠等著我的潔白的浪潮。

我投進無邊無際的大海,

像是一個罪惡的靈魂重新得到了清洗。

清澈純淨,留給清潔乾淨的人,

到我這兒來玩耍,

到我這兒來沐浴,

母親和孩子。

湯姆就這樣走了下去,一直沒有發覺那愛爾蘭女人也跟在他後面走了下去。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