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水孩子-02-哈特莊園

11.02.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第二章

湯姆在哈特莊園的經歷

他們又走了三英里多路,總算到了約翰爵士的莊園。

莊園十分宏偉,前面是雄偉的大鐵門和兩根石頭做的門柱。

門柱上面各有一個兇神惡煞般的惡鬼,長著一嘴獠牙,頭上有角,身後有尾巴。

葛利慕思在大門口拉了一下門鈴,一位看門人給他們開了大門。” 主人讓我在這裏等你們。” 他說。

看門人和他們一起往裏走,邊走邊和葛利慕思高興地聊著天,讓湯姆很吃驚。

他們走在一條兩邊是菩提樹的大路上。這條大道足有一英裏長。湯姆透過菩提樹膽戰心驚地看見了鹿角,那些鹿正睡在蕨類植物之中。湯姆從未看見過這麼高大的樹,當他抬頭仰望

時,他覺得藍天似乎就歇在樹梢上。但他弄不明白的是總跟著他們的一種奇怪的嗡嗡聲。他最後鼓足勇氣問看門人那是什麼聲音。

湯姆很怕那看門人,畢恭畢敬地對他說話,還叫他“老爺”,把看門人樂得心花怒放。他告訴湯姆,那嗡嗡聲是蜜蜂在菩提樹上采花蜜發出的聲音。

蜜蜂

“蜜蜂是什麼東西?”湯姆問。

“蜜蜂是采蜜的。”

“蜜是什麼?”湯姆又問。

“你給我閉嘴。” 葛利慕思說。

“隨他去吧,”看門人說,“ 這孩子這時還沒有忘記禮貌,只怕他將來聽你的話,很快會變壞。”

湯姆說:“ 我真希望自己也能像你這樣作個看門人,住在這樣漂亮的地方,穿著綠色的絲絨衣服,鈕扣上還掛著一隻真正的喚狗用的哨子。”

看門人笑了,他還是很善良的。

他們這時走到了房子正面的大鐵門前。湯姆透過鐵門緊緊地盯著裏面盛開的杜鵑花,又呆呆地望著那幢房子,心裏在想那房子裏有多少烟囱,想那房子是何時建的,建它的人叫什麼名字,想那個人建那房子得了多少錢。

盛開的杜鵑花

杜鵑花

可是,湯姆和他的師傅並沒有從大鐵門進去,而是兜了很大一個圈子,從房子後面的一個小後門走了進去。給他們開門的是一個負責倒煤灰的男僕,只見他一面開門一面連連打著呵

欠。湯姆他們在過道裏碰到了女管家。湯姆聽見她在板著臉叮囑葛利慕思,吩咐他要當心這個,當心那個,好像爬進烟囱去的不是湯姆而是葛利慕思一樣。然後,女管家把他們帶到一個漂亮的大房間,房間裏的東西都用大張牛皮紙遮著,接著命令他們開始幹活。湯姆極不情願地哼了幾聲,被他師傅踢了一腳之後,只得鑽進壁爐的爐膛,爬上烟囱。一個女僕留在房間裏看守傢俱。

我不知道湯姆到底掃了多少烟囱,不過他一定掃了很多,累得他直犯糊塗,因為這裏的烟囱不像他所熟悉的那些城裏的烟囱。這裏的烟囱就是你在鄉間老房子中所見到的那種,高高

大大,彎彎曲曲,又經過多次改建,全都連在一起,分不清哪裏是哪里。湯姆在裏面迷失了方向,最後他從自己以為正確的烟囱中爬了出來,結果弄錯了,他發現自己站在一個房間壁爐前的地毯上。這樣的房間他還從未看到過。

是的,湯姆從未看到過這樣的房間。他以前走進富人家的房間時,人家老是把地毯卷起來,把窗簾放下來,把傢俱堆在一起用布蓋起來,而且用圍裙和罩衣把牆上的畫罩起來。湯姆

經常想像著,當那些房間收拾好,那些高貴的人一個個坐在裏面時,該是個什麼樣子呢?如今他看到了,而且覺得這樣子真的很漂亮。

房間裏的一切都是白色的,白色的窗簾,白色的帳子,白色的傢俱,白色的牆壁,只有幾個地方有些粉紅色的線條。地毯上佈滿了鮮豔的小花,牆上掛著鑲在金框裏的畫,有的畫的

是紳士貴婦,有的畫的是馬和狗,湯姆看了覺得非常好玩。他最喜歡其中的兩幅畫。一幅上面畫的是一個穿著長衣服的男人,他的周圍有很多小孩,還有孩子們的母親。這個男人正在用手撫摸著孩子的頭。湯姆覺得這幅畫掛在一個女士的房間裏實在是太美了,因為他從放在房間裏的衣服上看出這是女士的房間。

還有一幅畫上畫著一個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男人。這幅畫讓湯姆大吃一驚,他覺得自己似乎在什麼商店的櫥窗中看到過類似的畫。可這裏怎麼會有這幅畫呢?”可憐的人,他看上去那

麼和藹,那麼安詳。住在這個房間裏的女士幹嗎要掛這樣傷心的畫呢?”想到這裏,湯姆覺得又是難過又是害怕,趕緊轉過臉去看別的東西。

他緊接著看到的東西同樣叫他感到迷惑不解。那是一個洗臉架,上面放著水壺、臉盆、肥皂、刷子和毛巾。他又看到一個大浴缸,裏面放滿了乾淨的水。洗澡竟然要用這麼多東西!

湯姆想起了他師傅的事情,於是心中想道:“ 這個女人一定很髒,否則她不會需要這麼多東西來洗澡。不過這一定是個很狡猾的女人,因為她居然沒有在房間裏留下一點髒的痕跡,而且連毛巾也是乾乾淨淨的。”

這時,他朝床上望了一眼,發現了那個髒女人,驚訝得連氣都不敢出。

在雪白的被單下面,一個湯姆從沒見過的最漂亮的小姑娘,正枕著雪白的枕頭睡覺。她的臉頰就像那枕頭一樣白,她的頭發就像金絲一樣散落在床上。她的年齡和湯姆相仿,也許大一

兩歲,可湯姆倒是沒有想到這些。他當時只想到她細嫩的皮膚和金色的頭髮,心裏在琢磨她到底是個真人呢,還是他在商店裏看到過的那種蠟娃娃。但是,當他看到她在呼吸時,就認定她是個活人。他睜大了眼睛,站在那裏盯著她看,好像她是天上下來的天使一樣。

不對,她不可能是個髒孩子,永遠不可能是個髒孩子,湯姆在心裏想道。接著他又想道:“ 是不是所有的人在洗了之後都是這個樣子呢?”他看看自己的手腕,想把上面的煤灰搓掉,

可是又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搓掉。” 要是我乾淨得像她這樣,我肯定要好看得多。”

他向四周望瞭望,忽然看到自己身邊站著一個又醜又黑、穿著破衣爛衫的小孩,這個小孩還在瞪著一雙髒兮兮的眼睛、齜牙咧嘴地沖著他笑。他生氣地轉向這個孩子。這麼一個黑不

溜秋的小猴子,呆在這麼可愛的小姑娘的房間裏想幹什麼?等等,這個黑不溜秋的小猴子正是他自己,是他自己在一面大鏡子中照出來的樣子。湯姆還從來沒有看到過自己是這副模樣。

湯姆有生以來頭一次發現自己很髒,他感到又是羞愧又是氣惱,便哭了起來。他想再悄悄鑽進烟囱躲起來,可他碰倒了攔住火炭的鐵欄,把通爐子的鐵條也撞了下來,那響聲就像一

萬把洋鐵壺拴在一萬隻瘋狗的尾巴上拖著跑一樣響。

床上那個白皮膚的小姑娘一下子跳了起來。她一看到湯姆就馬上高聲尖叫,活像一隻孔雀。一個身材高大的老保姆從隔壁的房間沖了進來,看到湯姆這副樣子,就認定他是來偷、來

搶、來殺人放火的壞蛋。湯姆這時正倒在火炭的鐵欄上,老保姆飛快地沖了過來,一把抓住湯姆的外衣。

但是保姆沒有能抓住湯姆。湯姆以前多次被員警抓住過,可是又從他們手中逃了出來,所以他還怕什麼呢?他要是笨得會被一個老太太捉住,那他將永遠沒臉見他的朋友們。他一下

子從老保姆的胳膊下留了過去,飛快地跑過房間,迅速地從窗戶跳了出去。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