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Ⅱ-05-警長直奔消防隊

11.25.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計畫進行得如此順利,這使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十分高興。他倆毫不懷疑,大盜霍琛布魯茨會中“郵瓶傳信”之計。

到了晚上,他倆讓奶奶把他們鎖在消防隊的停車房裏。這事非得奶奶不可,因為停車房是從外面上鎖的。奶奶拔出鎖孔裏的鑰匙,並祝兩個小傢夥好運氣。

“千萬注意,可別出什麼岔子!那強盜狡猾得很,可不是好對付的。假如你們的計畫出了紕漏,那就真得把人給嚇死。”

奶奶切切實實地為他倆擔驚受怕,不過她還是儘量不表現出來。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回家的路上,她到鄰居邁耶爾太太家去坐了一陣子。邁耶爾太太為她準備了茶和小甜餅。兩個老太太就此聊開了。上了年紀的人聊起天來往往同時開口,這樣一來,誰也不感到沉悶無聊。時間就像飛一樣,當奶奶最終動身回家的時候,已經很晚很晚了。

家中客廳裏的燈仍然亮著。警長狄姆莫瑟爾先生裹著被子坐在沙發上,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天哪,您到哪兒去啦,這麼長時間! “怎麼了?”奶奶問。

“如果您從消防隊直接回家,那我早就可以去值勤了! 您瞧那兒! ”

沙發旁的衣櫃上放著警長的第二套制服,洗得幹乾淨淨燙得筆挺。

“您剛剛出門,”警長說道: ”門鈴就響了。洗衣店的學徒夾著衣包站在門外邊。洗衣店老闆讓他向我問好。因為事關警長我,他們特地加了班。”

“瞧,”奶奶大聲說,“這不就得了嗎?只要催催他們,事情還是可以辦得到的。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這麼晚了您還只穿內衣坐在這沙發上?您不想穿上制服嗎?” 警長沮喪地望著奶奶。

“還不是為了紐扣! ”他無可奈何地聳聳肩膀說道,“洗衣店的人在洗衣服以前把所有的紐扣全剪掉了。”他指指制服旁邊的一個紙袋子說。“我本想自個兒把它重新縫上去,可是,我又不知道您的針錢包放在什麼地方……”

奶奶轉身拿來針線包、頂針以及一團黑色的粗線。然後她開始幫警長狄姆莫瑟爾釘紐扣。好傢夥,總共36颗! 先是褲扣子,接著是制服扣,胸扣、領扣、袖扣、袋扣,還有肩章扣。這可得花不少時間,因為奶奶幹活兒從來不馬虎草率。

“盡可能地快,也得盡可能地紮實。“ 奶奶邊縫邊說, “無論如何,不可能再快了。”

終於,第36顆紐扣縫到該縫的地方了。狄姆莫瑟爾吐了一口長氣。他急急忙忙穿起制服,戴上頭盔,繫好軍刀。“奶奶,”警長捋著髭鬚,左右看了看說道,“真不知道 我該怎麼謝謝您才好,現在我才找回做人的感覺了。我得趕快到消防隊去,但願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沒有出差錯。捉這樣的大盜賊可不是一樁兒戲!”

他腳步匆匆朝外走。出了大門,跨上自行車就想奔消防隊,這時奶奶從屋內跑了出來。

“警長先生! ”她喊道,“警長先生! ”

“什麼事兒啊?瞧我正忙著哪! ”

“鑰匙!警長先生,鑰匙!您不想帶上停車房的鑰匙嗎?”

“我的天!停車房的鑰匙!您為什麼不早說呢?快遞給我,快遞給我!現在每秒鐘都極其寶貴,再見。” “再見!警長先生!祝您走運!”

奶奶靠著大門站著,目送著自行車的紅色尾燈消失在茫茫黑夜裏。

“現在我該徹底放心了!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有幫手了! ”奶奶想道。

消防隊停車房裏一片漆黑。卡斯佩爾躲在門內右側,賽伯爾躲在左側,每人手裏緊握一根滅火棍。

“霍琛布魯茨會來嗎?”賽伯爾已是第157次提這個問題了。卡斯佩爾回答道:

“毫無疑問。你想,那小子會放棄埋藏的財寶嗎?” 賽伯爾忍不住“吃吃”地笑。

“遺憾。這裏太黑了。”他說道,“我們用滅火棍對著他的天靈蓋,砰!要是能看見他那張醜八怪臉那就太棒了。”

“噓—-”卡斯佩爾示意安靜,他小聲而激動地說:“有人來了!”

是的,是有人騎著自行車從中心廣場過來了。他們又聽見那人把自行車靠在牆上。 大盜霍琛布魯茨?騎車來的? “肯定是偷來的自行車。”卡斯佩爾低語道。

有人敲門了。

“你倆還在裏面嗎?”一個輕輕的聲音在問。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一聲不響。才不會這麼笨呢,讓大盜霍琛布魯茨摸到底細!不能過早暴露自己!

“為什麼不作聲啊!我是警長狄姆莫瑟爾!等著,我現在就進來和你們在一起。”

“就等著你呢! ”卡斯佩爾心想,“這小子還不知道,警長狄姆莫瑟爾打昨天起就躺在咱們家床上呢。“

咔嚓,外面有鑰匙插進鎖孔的聲音,又聽到兩下轉動聲。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舉起滅火棍,屏住了呼吸。 門被小心翼翼地推開了,有人把腦袋伸了進來。月光下看來,來者必是霍琛布魯茨無疑。正如預料的那樣,他身穿警服,戴著警長的頭盔。 “就請進來吧! ”

隨著這聲大喊。卡斯佩爾一棍猛劈下來,正中頭盔,賽伯爾不失時機加上一棍。

“好,我們得手了!下面怎麼辦?” “剝掉制服!拿水龍帶來!”

被擒者臉面朝地,紋絲不動。卡斯佩爾在賽伯爾的協助下脫掉了他的制服,理所當然地還有靴子和襪子。然後他倆用水龍帶把他從下到上捆得結結實實,又在他頭上套上一個消防水桶。

“這傢夥的待遇,絕不應該比狄姆莫瑟爾警長好!”卡斯佩爾說道。“就是! ”賽伯爾深有同感。

停車房的門敞開著,月光傾瀉進來,裏面挺亮。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把俘虜拖到停車房最裏面的角落裏,扔在消防車和牆壁之間,這裏正是狄姆莫瑟爾警長當初蒙難的地方。

“他一個人無論如何逃不掉,”卡斯佩爾說道,“我把他搶來的東西趕緊送回家,你呢,留下來當看守,等我回來。” “沒問題!”賽伯爾說道,“不管有什麼情況,我手裏有滅火棍呢!假如霍琛布魯茨輕舉妄動……”

剛剛說到這裏,話被打斷了,有人從外面把停車房的大門“嘭”地一聲關上了。兩個人立即陷人黑暗中。緊接著又聽到鑰匙在鎖孔中轉動的聲音,一下,又是一下!

“喂一一”卡斯佩爾大叫,“怎麼回事!裏面還有人呢! ” 他跑過去用拳頭擂門,用腳踢門,高喊,“開門!開門!”

沒有回答,可是帶圍柵的小窗子外面響起了充滿威脅的笑聲。兩個小傢夥跑過去,只見小窗外明亮的月色襯托出一個戴頭盔的人的剪影。怎麼搞的,又來一個? “好啊,兩個郵瓶傳信的信差!” “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感到如同在做噩夢:窗子外面是霍琛布魯茨嗎?可是剛才不是用水龍帶把他捆起來了嗎? “怎麼樣,這可沒有想到吧?” 確確實實是霍琛布魯茨!這聲音他倆熟悉。 “要想引我上鉤,也得放高明一點嘛。要知道我不是白癡,我是一個有學問的強盜!你們倆,天生的一對笨牛。呵呵,呵呵呵呵!”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如同墜人五里霧中。 “我們,我們不是把您……”賽伯爾結結巴巴地說:”把您用水龍帶……然後……”

“捆得結結實實! ”卡斯佩爾高叫道。 “捆我?”霍琛布魯茨反唇相譏,“我倒沒有被捆住噢。 我怎麼會讓自個兒被你們兩個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捆住呢? 也許你們這會兒還在睡大覺做美夢吧!是不是夢見了消防隊停車房裏所謂的地下財寶啦!還是夢見卡斯佩爾的奶奶 怎麼啦?”

“不許您提奶奶! ”卡斯佩爾高叫道。 “正相反。”大盜霍琛布魯茨說道,“我和那老太婆有一大筆賬要箅,和她的好戲才剛剛開頭哩!呵呵,呵呵……”

霍琛布魯茨檢査了一下消防隊停車房的大門是否鎖緊,然後揚腿騎上警長狄姆莫瑟爾的自行車,沿著空蕩蕩、 靜悄悄的街道向卡斯佩爾奶奶家駛去。這時,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正扯著嗓門大聲呼救呢。其實在這夜深時分人們都已經熟睡了,又有誰能聽到他們的喊聲呢。

奶奶這時也沒有睡覺。

她在編織毛襪打發時間,正兩針、反兩針,正兩針,反兩針……

霍琛布魯茨在窗外窺視著她的舉動。等她把最後一針結完,便敲敲窗戶。

“噓!奶奶! ”

奶奶把手中的毛線活兒放在一旁。

“誰呀?”

“是我,”霍琛布魯茨壓低嗓門,用假嗓子說道,“請您

出來,是我哇。”

“噢,是您哪

”奶奶把他當成了狄姆莫瑟爾,“怎麼就回來了呢?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呢?”

“他們在停車房等著呢。”霍琛布魯茨低語道。 “跟俘虜在一起嗎?” “是跟他在一起。” “這麼說一切順利囉?” “得心應手! ”

“那太好了!您不進來嗎,警長?” “還是您出來吧,”霍琛布魯茨說道,“外面冷,別忘記把帽子戴上。得有一陣子忙呢。我想讓您和霍琛布魯茨對質。您怕不怕他?”

“只要有您在,警長先生,我才不怕他。” 奶奶戴上一頂灰色條紋的黑帽子。為了防冷還裹上一條暖和的羊毛圍巾,這才匆匆出門。霍琛布魯茨“啪”地一 聲給她來一個立正敬禮。

因為背對著月亮,所以他根本不怕奶奶把他認出來。 “我是騎自行車來的,”他耳語道,“搭我的車吧,這樣快些,您也舒服些。“

奶奶把手擋到耳朵後面。

“我簡直聽不清您在說什麼。警長先生,能不能大聲點兒說話?”

“抱歉,”霍琛布魯茨的聲音依然那樣輕,“不能吵擾左鄰右舍,尊重公民的夜間休息,是我的神聖職責。”

“說得真好,”奶奶稱讚道,“這使我感到’您真是一副好心腸。要是霍琛布魯茨,他才不會管這些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