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金槍魚罐頭的故事

10.19.2010, 小故事, by .

我清楚地記得,那念頭是怎麼產生的。

一天早晨,我和我婆婆坐在餐桌邊,縫補緞子餐巾。我厭惡縫補。實際上,我們家閣樓上有許多沒有用過的餐巾,用也用不完。但是,我婆婆是一個非常節儉的人,所以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早晨,我不得不坐在那裏,跟她一起縫補餐巾。

紙餐巾?我們家從來不用那東西。我婆婆認為,只有普通人家才會用那種東西。像我們這種古老的家族,應該保留過去的生活方式,這種生活方式在今天的美國,正在迅速消失。

我婆婆特別喜歡教訓我要節儉,這麼多年來,我已經聽煩了。為了免得聽她嘮叨,我打開收音機,聽10點鐘的新聞。

“現在播報一條重要消息,”新聞播音員說。我很調皮地想,是不是火星人登陸地球了?但是,不是那種新聞。“有一批金槍魚罐頭被送到城區商店。經檢查,發現一些罐頭有毒。所有仍然在貨架上的罐頭都被送回罐頭廠。但是,有些罐頭已經售出。我們敦促所有的家庭主婦馬上檢查她們家中的金槍魚罐頭,這種罐頭的牌子是‘海浪牌’。這批罐頭的系列號是W357。請把罐頭送回原購買的商店,你會得到退款。我們重複一遍,不要使用‘海浪牌’金槍魚罐頭,系列號是W357。”

真討厭!我總是購買“海浪牌”罐頭,那是最好的罐頭。現在我必須檢查所有的罐頭號。我有一打的金槍魚罐頭。

“多蘿茜,”我的婆婆說,‘哦們家的食品架上會不會有毒罐頭?我建議你去查一查。”我很高興可以趁機逃避縫補餐巾的活兒了,於是跑到廚房,看到傭人威麗瑪正在清洗銀器。在食品架子上我發現了3盒有毒罐頭。

“這些罐頭要退回超市,威麗瑪,”我說,“你最好回家查一查,看有沒有這種牌子的罐頭,”我告訴她我剛聽到的消息。

“我從來不買這種牌子的罐頭,”她回答說,“它很貴。我給你一個袋子把它們裝起來。”

我把3盒罐頭扔進紙袋中,推開廚房的門向餐廳走去。

突然,那個不可思議的念頭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假設我沒有聽到那個廣播,假設我們家的一個人吃了金槍魚罐頭。這念頭太可怕了!我又更進一步假設。假設我婆婆是那個吃了金槍魚罐頭的人。她每天開車出去時,我無數次地想像她發生了車禍。我想像過她從樓上摔下來,想像過她突然心臟病發作,想像過她得了可怕的傳染病。但是,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我會主動促成這些事情的發生。現在,我的手中就握著消滅我的敵人的武器。

我自己都大吃一驚,我沒有意識到我會這麼殘忍。我經常夢想,如果她不在了,我的生活會是多麼幸福,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自己出手消滅她。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良家婦女,不可能做出那種可怕的事情。但是,我沒有把3金金槍魚罐頭退回商店。相反,我撕掉了罐頭上的商標,把它們裹在一件尼龍長袍中,那件長袍是我一時衝動買下的,從來沒有穿過。我把它們塞到我的抽屜深處。知道它們就在那裏,給了我一種力量感。當然,我根本不會使用它們的。未來的某一天,我在清理抽屜的時候,會對自己一時的衝動感到好笑,把那些毒罐頭扔到垃圾箱中。我沒有去退貨,這就白白浪費了19元錢,我婆婆知道的話,一定會非常憤怒,想到這一點,我就暗地感到很高興。

那些偶然與我婆婆傑米森太太見過一兩次面的人,都會很敬佩她,他們可能會奇怪我怎麼會這麼討厭她。其實,我第一次遇見她時,也覺得她是一位非常美麗迷人的女人。那是在一次手風琴音樂會上,我的姨媽介紹我認識了她。

“請讓我介紹我的侄女,多蘿茜·莫里森。多蘿茜,親愛的,這是魯道爾夫·傑米森太太。”

姨媽的聲音表明,我能認識她是一件很榮幸的事。傑米森太太戴著一頂漂亮的帽子,頭髮做得非常時髦。她的表情豐富多彩,年輕時顯然是一位大美人,現在仍然不遺餘力地要留住年輕時的美麗。

我們談論音樂會,然後又談到我就讀的大學。最後,我姨媽巧妙地提到,我母親嫁給了莫里森家族的一員。她沒有補充說,我可憐的父親仍然在一個三流學院當助理教授。

魯道爾夫·傑米森太太向我們發出邀請,請我們第二天晚上去她家吃飯。她說,她兒子魯道爾夫·傑米森四世也在家過感恩節。我很高興地接受了邀請。我相信,他一定像他母親一樣漂亮。

他並不漂亮。他長得像他父親,他父親的畫像就掛在客廳。不過,他雖然不漂亮,但至少個子很高,人非常聰明。兩個女人在一起閒聊牧師、風琴師和下次教堂晚餐的菜單。她們顯然是要給我們倆一個親近的機會。

我覺得,魯道爾夫·傑米森四世雖然出身高貴,但卻缺乏他那個階層年輕人的優雅從容,顯得很笨拙,我想這是因為他從小就沒有父親。我得知,他喜歡閱讀,並且希望明年夏天去國外旅遊。當我叫他“蘭迪”時,他壓低聲音說,他母親不喜歡人家那麼叫他,大家都叫他魯道爾夫。

“學校同學也這麼叫你嗎?”我問。

他只是笑了笑,開始談論他正在寫的一篇有著桑塔亞納哲學的論文。過了很久我才得知,他的同學根本不叫他的名字。

傑米森太太認為我是一個美麗、可愛、溫順的女孩子,正是她想要的那種兒媳婦。當然,我屬於莫里森家族這一點也很重要。傑米森家的富有和聲望給我姨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畢業幾天後,就和魯道爾夫結婚了,地點就是在我第一次遇見傑米森太太的那座教堂。姨媽負責我的婚禮。魯道爾夫和我都忙著最後的畢業考試,並為我們的蜜月旅行做準備,沒有時間管婚禮上的事,就全交給他母親和我姨媽來辦了。

歐洲之行真是太棒了。巴黎正是我們想像的那樣美麗。我們在一起討論各自的美術趣味。魯道爾夫喜歡古典大師,我喜歡現代派,特別是畢卡索。我爭辯說,只要他熟悉了現代派畫家,他就會像我一樣喜歡他們。我們參觀了盧浮宮,但是,我們大部分時間都花在現代博物館。我在大學選修過美術課,而且成績非常優秀,所以我能夠告訴魯道爾夫如何欣賞現代派的作品。我們非常幸福。我們很不願意旅行結束,可是,我們不可能永遠度蜜月。魯道爾夫要進入家族企業,我則要學習做一個家庭主婦。

傑米森太太在碼頭迎接我們。她說,我們的屋子已經準備好了。她很感興趣地聽我們講旅途的所見所聞。我覺得自己就像童話裏的公主一樣。經過那麼多年的艱苦生活,現在能夠住在這寬敞美麗的房子中,真是太棒了。我不需要做什麼,只要像個太太那樣就行了。

但是,我很快就厭倦了當客人,開始說要找一間我們自己的房子。

“但是,這太荒唐了!”魯道爾夫的母親說,像個小姑娘一樣咯咯地笑起來。以前我覺得她的笑聲很迷人,現在,我開始討厭那笑聲。她畢竟已經不是一個小姑娘了。

“這間房子就很好,為什麼還要找房子呢?多蘿茜,親愛的,你又一點也不懂家務。至少等我教會你烹調和管理傭人後再離開吧。魯道爾夫已經習慣了舒適的生活,我覺得他一定願意住在這兒,直到你學好一切之後。”

我看著魯道爾夫,等著他說他寧願跟我在一起,享受兩人世界的快樂,雖然我做的飯菜並不好吃。但是他沒有那麼說,他避開了我的眼光。後來,當我們單獨在我們自己的房間裏時,我說我們最好明天就開始找房子。

“媽媽可能是對的,”他說,“最好先住在這裏,直到你學會管理家務為止。”

跟他母親在一起,他似乎變了,毫無自己的主張。不過,我不能這麼跟他說。我能做的,就是儘快學會做家務。

我學會了。慢慢地,當廚子不在時,我就開始做飯。我曾經邀請其他年輕夫婦來我們家吃飯,但是,那種聚會並不是很成功。我不能告訴傑米森太太,她在自己家的餐桌上很不受歡迎。但是,有她在場,大家都覺得很拘謹,放不開。我向魯道爾夫指出了這一點。

“我該找房屋仲介公司,讓他們介紹一間房子了。你喜歡住在哪個區?”

魯道爾夫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我想母親已經習慣我們住在這裏了。我們要是搬出去,她一定會非常難過的。”

“胡說!我們又不是搬到別的城市。我們可以經常來看她。”

大約兩個星期後,房屋仲介公司找到了一棟漂亮的平房。晚飯時,我把那棟房子的情況說了一下。傑米森太太掏出一塊精緻的手帕,開始默默地流眼淚。

“我本來以為你們在這裏住得很愉快呢,”她說。

“我們的確很愉快,母親,”魯道爾夫說。

“那你們為什麼要離開我?”

我解釋說,年輕人應該有自己的生活,尤其是在結婚的開始幾年。傑米森太太仍然不停地流眼淚。我知道,這是老一套的把戲,但是,我沒有辦法。她並沒有大哭大叫,只是不停地流眼淚,時不時用那塊精緻的手帕擦擦眼睛。

“我並沒有干涉你們的生活。”

“啊,母親,你當然沒有。你從來沒有干涉過。”

“真的,我無法想像,自己孤零零地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房子裏。”

魯道爾夫屈服了。最後,他向她保證,我們不會搬出去住。當我們回到自己房間後,我也試圖用眼淚打動他,但是沒有成功。我的水準太業餘了,遠遠比不上傑米森太太,我不會默默地流眼淚。我只會大哭,哭得我的鼻子和眼睛都紅了。

我暫時讓步了。既然我們還得在這兒住上一段時間,於是我決定按我的趣味,重新佈置我們的房間。當我佈置完後,那房間漂亮極了。我把在巴黎買的畢卡索的畫掛在房間。魯道爾夫仍然喜歡古典大師,但是我覺得,讓他經常看看現代繪畫,最後會改變他的趣味的。我安慰自己說,我們在這裏住的時間不會太長的。當孩子出生後,傑米森太太一定會忍受不了的。但是,我一直沒有懷孕。我提議領養一個孩子。我的婆婆嚇壞了。

“你怎麼能讓一個領養的孩子姓我們家的姓呢?”她說,“你怎麼能這麼想呢?”

那天晚上,我準備跟魯道爾夫大鬧一場。“你看不出來,她不讓我們過自己的生活嗎?”我喊道,“我們一定要搬出去。只要能單獨跟你住在一起,就是住到貧民窟我也願意。”

可憐的魯道爾夫,夾在兩個他所愛的女人當中,不知該怎麼辦。

但是,每次都以我的失敗告終。我的婆婆太瞭解她兒子,知道該怎麼打動他。我開始把她描繪成一個惡魔。我一連幾個小時地坐在那裏,夢想她死後我要做什麼。但是,她活得非常歡實。

這時傳來金槍魚罐頭的消息。我想像某一天使用那些罐頭,這使我覺得非常愉快。當然,使用罐頭得非常注意。我決不想讓魯道爾夫和我誤食。如果我決定使用金槍魚罐頭,我要如何做呢?當然,我決不會真幹的,我只是假設而已。在偵探小說中,用食品毒死人經常會出錯,該死的人沒有被毒死,不相干的人反而被毒死了。啊,這事情真是荒唐。我又不是殺人犯。

如果不是由於客廳窗簾,我可能永遠也只是想想而已。窗簾已經用了20年了,洗得很破舊,出現了很多窟窿。應該買新的窗簾了。我提議買一種新面料的窗簾,那種窗簾不容易髒,而且不需要熨燙。

“也許我們應該換一種花樣,上個星期,我在一家商店看到新的樣式,”我說。

傑米森太太大吃一驚。“這間房子是由一位著名設計師設計的,”她提醒我說,“我不想有任何變化。那會影響整體效果的。”

“我相信他們已經不生產那種面料了。”

“你應該去最好的商店看看,我相信可以買到同樣的窗簾來代替原來的。”

我進城逛了一天,非常愉快。我花了4個小時逛博物館,因為那裏有一個美術展。花了2個小時跟一位老同學共進午餐。在我乘火車回家前,我到一家商店挑了一塊跟原先窗簾同樣顏色的玻璃纖維。

“瞧,它們多接近啊,”我說,“那種老式面料已經不生產了。”

傑米森充滿敵意地瞥了玻璃纖維一眼,“不行,你應該再到別的商店看看。”

忍受了這麼多年後,我突然覺得自己受夠了。我們在許多大事上有過爭論,但是,她在窗簾這件小事上也這麼固執,讓我覺得再也受不了了。我決定擺脫這個老女人。擺脫了她之後,也許我可以重新得到我的丈夫,他現在已經逐漸躲進自己的小世界中。他變得非常冷漠,從來不跟我爭吵,但也很少說話,除了問我他的乾淨襯衫在哪兒。晚上,他一頭鑽進書本裏。在飯桌上,他也回答問題,但通常總是不說話。今天晚上也不例外。

傑米森太太嘮嘮叨叨地抱怨說,我們昨天晚上吃的蝦不好,她背上長了許多皮疹。突然,我看到機會來了。

“對,”我說,“你說得對極了。從現在起,你應該避免吃蝦。當我做蝦的時候,我要專門為你準備一些菜。”

第二天晚上,廚子瑪魯斯卡出去了。瑪魯斯卡是接管威麗瑪的,傑米森太太批評威雨瑪做得不好,她就離開了。威麗瑪是惟一知道金槍魚罐頭的人,可是她已經被趕走了,而且是被受害者自己趕走的。真是具有諷刺意義!

那天晚上,我做了蝦醬當晚餐。我做了三個乾酪蛋糕,一個給魯道爾夫,一個給我,一個給傑米森,在她的盤子裏,我放上一份金槍魚,上面澆上調料。三個盤子是不可能搞混的,因為蝦醬與金槍魚的不同,是很明顯的。

當我把晚餐端到桌上時,心怦怦地跳個不停。

“你還記得我不能吃蝦,直是太好了,”傑米森太太很客氣地說。沖我微微一笑,點點頭,好像我是女傭人一樣。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吃完那頓飯的,也不知道我們說了什麼。那個晚上,我整夜未眠,不知道罐頭中毒會是什麼樣的。要過多久她才會感到不適?她會叫救命嗎?她是馬上就死了呢,還是拖好幾天?

早餐的時候,傑米森太太的房間沒有響動。我經過她關著的房門,匆匆跑下樓去煮咖啡。我聽到魯道爾夫像往常一樣走進餐廳。我端著咖啡壺走進餐廳,看到他為他母親拉開椅子,讓她坐下。她仍然穿著她的天鵝絨睡袍。我手中的咖啡壺差點兒掉到了地上。

出了什麼問題?一個星期後,我又乘火車進城。我來到圖書館,查閱有關罐頭中毒的資料。我很驚訝地查到,在吃了有毒的罐頭後18到36小時後,身體才開始發生病變。罐頭中毒是很難診斷的。另外,並不是每個有問題的罐頭就一定含有有毒的微生物。

現在我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我給她吃的那罐金槍魚並不含有毒微生物。剩下的兩罐會有嗎?咱們等著瞧。

6個星期後,我又試了一次,我不想匆忙行事,引起懷疑。第二次,我把調味料做得非常可口。傑米森太太和魯道爾夫都對我讚不絕口。這一次,我晚上沒有失眠,因為我知道要過很多小時後,才會有反應的。實際上,過了兩天后才有反應。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傑米森太太說,從她正讀的書上抬起頭,“我眼睛無法看清書上的字。我想我最好躺一會兒。”

傑米森太太再也沒有起來。醫生開了死亡證明,說是死於急性肺炎。鎮上的每個體面人物都參加了葬禮。魯道爾夫和我為此忙了整整一個星期。

我們倆終於能夠單獨在一起了,那天晚上,我說:“親愛的,我們是不是應該離開一段日子呢?你請幾個星期的假吧。我們可以去巴黎,第二次度蜜月。我們回來後,我要把整個房子全部重新佈置一遍。這些房間需要色彩,我想撤掉那些死氣沉沉的舊畫。我還沒有決定,是掛畢卡索的畫呢,還是掛新抽象主義畫家的畫。我們可以到巴黎的商店轉轉,看能買到什麼好畫。”

“我已經告訴公司我要離開,”魯道爾夫說,“但是,我想一個人去旅行,多蘿茜。如果我是你的話,我不會動這棟房子的,我已經委託物業公司賣掉它。我會給你一大筆錢,你可以在你選中的家裏,掛任何你喜歡的畫。”

“魯道爾夫!”

我脫口喊出他的名字。他是不是懷疑我了?但是,他怎麼會發現的呢?他看見了我抽屜裏的那些罐頭?

“我很抱歉,但是我覺得一定要做出決斷。多年來,我一直夢想擺脫母親的束縛。現在我自由了,我不想讓另一個女人剝奪我的自由。”

“我是為你才那麼做的,”我哭著說,“這樣我們才能在一起生活。我並不想束縛你,只是想跟你一起幸福地生活,就像我們過去那樣。”

魯道爾夫目光銳利地看了我很久。然後他微微一笑,遞給我一塊乾淨手帕。

“你不應該哭,你一哭,那樣子非常難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