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Posts Tagged ‘歐亨利’

愛情迷幻藥

01.03.2014, Comments Off on 愛情迷幻藥, 小故事, by .

藍光藥局位於商業區包瑞街和第一街兩條街最靠近的地方。藍光並不把配藥當作小古董、香水和冰淇淋蘇打的小玩意兒。如果你要買止痛劑,它不會賣給你口香糖。 藍光瞧不起現代藥學省事的配藥法。這家藥舖的人親自浸鴉片,過瀘鴉片酊和止痛劑。 今天,他們在高高的配藥檯後面配製各種藥丸—-他們把藥在磁磚上舖好,用藥刀切割,然後用手指揉搓好,灑上粉狀的瀉鹽,裝在小小的藥盒子送出來。這家店舖在轉角處,有許多衣衫襤褸和歡鬧的孩子們到附近嬉戲。他們也成爲那些在藥店裡等待他們的咳嗽丸和鎮靜劑糖漿的候選人。 伊基,史恩斯坦是藍光藥局的夜間店員,也是顧客們的朋友。他就像是一位顧問、或者是聽告解的神父、指導者、能幹而自願的傳教士以及良師。他的學問受人尊敬,他玄奧的智慧備受敬仰。他配的藥,人們常常不沾唇就倒到嘴巴裡。因此伊基架著眼鏡的鼻樑,滿腹經綸,彎曲如弓的身子在藍光附近地區是鼎鼎有名的。他的勸告和警示是大家十分渴望拜受的。 伊基在兩條街區外的瑞德夫人家租了房間並在那兒用早餐。房東太太有個女兒叫蘿西,我用不著繞圈子你一定猜著了———–伊基非常喜歡蘿西。 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她:她是化學純度高而合乎法定的複合濃縮劑。藥品解説書中可没有任何足與跟她匹敵的藥方,可是伊基十分害臊,他的希望仍然在他怯懦和懼怕的溶劑中尚未溶解。在櫃臺後面,他是個佼佼者,他暗地裡知道專門知識和價值:在外面,他是個雙膝脆弱、半盲,令電車司機詛咒的漫遊者。他衣著邋遢、滿身是化學藥品的污點、瀉藥和吉草酸鹽臭味。 伊基的眼中釘是江克‧麥高文。 麥高文先生也是一個努力要接住蘿西拋出的爽朗微笑的人。可是他不像伊基是個外野手;他立刻去接住那些微笑。同時他又是伊基的朋友和顧客,他時常在包瑞街上過一個愉快的夜晚後,順道進入藍光藥局,在瘀傷的地方塗上碘酒或在切傷的地方抹上軟膏。 有一天下午,麥高文先生靜悄悄,從容不迫地進來了。他的臉刮得乾乾淨淨,進門後端端正正,不屈不撓、舒坦、溫和地坐在一張凳子上。 當伊基坐在對面用研缽把膠狀安息香磨成粉的時候,麥高文朝著他説:「伊基,你給我好好聽著,如果你有我所要的藥,請你給我配一點。」 伊基仔細查看麥高文的面部表情是否有打鬥的痕跡,但是並没有發現什麼。 「脫掉外套吧,」他命令道:「我猜你一定是肋骨挨了一刀,我再三跟你説,那些南歐鬼仔會把你幹掉的。」 麥高文微笑著,「不是他們,」他説:「不是什麼南歐鬼仔,可是你巳經診斷對地方了,它在我大衣底下,靠近肋骨的地方。伊基,我是説——蘿西和我要私奔而且晚上就要結婚。」 伊基左手食指彎曲,穩穩地鉤住藥臼,他用杵子往藥臼重重一敲,但他覺得没有敲著。 這時,麥高文臉上的笑容消失了,顯出困惑、愁眉不艰的樣子。 「我是説,」他繼續説道:「如果她到那時候還有這種念頭才行。我們爲私奔的事舖路已經兩星期了。有一天她答應了,到了晚上她又變卦。我們已經約好今天晚上。蘿西已經整整兩天完全肯定這個時間,可是現在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小時,我很擔心一到那個節骨眼的時刻,她又會食言。」 「你説要買藥。」伊基説。 麥高文先生顯得侷促不安,愁容滿面的樣子——–這種情形和他往昔的神情迥然不同。他把專利醫藥年鑑捲成一個圓筒,然後小心翼翼而又無利可圖地用手指把它捲好。 「我不希望今天晚上的雙重困難變成一百萬個錯誤的開端,」他説,「我巳經在上哈林區找到一間小公寓,在房間桌上放了菊花,還有一隻燒水用的茶壺。我巳經請了一位牧師九點 半在他家裡等我們,婚禮一定要舉行的。蘿西不要再變卦才好。」麥高文先生停下來,滿 …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