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紙星球-30-愛的學問-(完結編)

11.20.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30 愛的學問

挖掘雪湖的各個洞點紛紛報告挖到死了的雪蟲。 “哎,死的雪蟲就不用報告了。”醜博士不勝其煩,“要 發現活的雪蟲!”

湖面頓時啞然無聲。 “啪、噗,啪,噗”,只昕見一片挖掘聲。 “報……告……”終於,位於湖中心的一個洞點傳來 猶猶豫豫的聲音。

“有活雪蟲?”醜博士奔跑過去,朝洞的深處大聲問。 下麵傳上來聲音:“沒……沒有……’’ “沒有你們瞎嚷噗什麼?”

“但是,有…-;一頭雪蟲王。”那聲音怯生生地回答。 “可您,您說,只有發現活……活著的雪蟲……才可 以報……”

“真是呆腦筋。”醜博士又好氣又好笑。 “報……告,這雪蟲王……一動不動,不知是不是還 ……還活著。”

醜博士連忙讓大家到發現雪蟲王的洞穴集中擴挖洞。

雪蟲王終於被托上洞口,可她已經奄奄一息,只有用 X星系提供的最新式心電圖機才能測到她的心跳。 得馬上組織搶救!

醜博士吩咐一部分探井繼續挖掘,希望還能發現幾隻雪蟲或是雪蟲王。

醜博士親自主持搶救雪蟲王的工作。 醜博士把依依端來的經過稀釋的雪蜜漿喂進雪蟲王的嘴裏,可雪蟲王一口也不吞她已失去了吞咽功能。 “換靜脈滴注! ”醜博士果新地命令。 夢夢忙準備注射液。

忙了半天,針頭根本無法插進雪蟲王的血管,那血管早已收縮、乾枯,無法輸送養分。 怎麼辦?

針灸按摩。不瞭解雪蟲王的經絡走向。敷膏藥內病外治一一好像不能深入膏肓。肌肉注射抗菌素、鎮痛寧、興奮劑、微量元素以及形形色色一切都能夠找到的營養液,唉,依然不見起色。

暗示療法她不接受,請烏拉姆顯靈只能激起她的憎恨——雪蟲王從來都是烏拉姆的祭品。

正當醜博士和三劍客焦頭爛額之際,雪湖上又傳來了壞消息:所有的井都已經挖到湖底,除了挖到不少遠古文物之外,再沒有發現一隻活著的雪蟲或是雪蟲王。

現在,必須不惜一切代價救活這頭雪蟲王。

“博士,要是世界上只剩這一頭雪蟲王而不存在其他雪蟲了,她還會生小雪蟲麼?”依依天真,她根本不知道醜博士這會兒正而臨“黔驢技窮”的困境:他掌握的所有科學手段差不多已經使盡了,要救活這頭雪蟲王還希望渺茫哩。

不過,醜博士還是回答了依依的問題。 “雪蟲是一種低等動物。一般情況下,它們也要經過 雌雄交配才會生育。但遇到特殊情況,如突然間,所有的雄性雪蟲都死光了,就像現在,她就會本能地轉向單性繁殖,也就是直接生育。這時,她生下的幼體是雄性的。在其他星球上,蚜蟲、蜜蜂之類的昆蟲也有這種本領。”

“噢,原來是這樣,宇宙包藏的奧秘可真多啊! ”依依驚歎道。

依依低頭想了想,說:我也知道一個密秘,對治好雪蟲王也許有用。”

“說,快說!”醜博士兩眼發光,一把抓住依依,活像一個病急亂投醫的人,什麼方法都願意聽。

“當一個人病重到無藥可醫的時候,有一個辦法可以救沽他,那就是一”愛!”

“啊,對、對、對! ”夢夢證實,“一個母親的愛可以使瀕臨死亡的兒子奇跡般地復生,妻子的愛,能讓身患絕症的丈夫恢復健康,還有……”

“別說了,我相信,絕對相信。”醜博士說。

“那,我們試試……”豆豆說。 “可對這頭雪蟲王來說,她需要什麼樣的愛?我們怎麼表達對她的愛?她怎麼知道——體會我們對她的愛?” “大博士,這您就不懂了。”依依居然給醜博士當起老師來,“只要存在愛,自然就會流露出來。需要考慮表達方式的愛反而顯得假。

“愛只要存在,對方自然就會有所感受,那種沒有感受到愛的說法只是變相的拒絕。

“愛,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也複雜,乾脆這麼說吧, 首先要弄明白什麼是愛,然後去愛,這就行了。”

“啊……真不好意思,平時明明白白的事,一認真起來反而搞糊塗了。”醜博士臉紅紅她說。

醜博士真不愧是博士,做什麼事都有一股學習研究精神。

醜博士走出城堡,走進人群,他向人們請教什麼是愛“愛就是關心。”有人說。 “但也有人關心仇敵的。”有人反駁。 “愛是奉獻。”

“奉獻中也會有義務的成分。”又有人不同意。“愛就是喜歡。”

“你不是說過你喜歡看別人出洋相麼?” “愛是思念。“

“人對很多失去的東西都會思念的。”

“愛是希望擁有。”

“瞎說,貪得無厭也可以說是愛麼?” “愛就是寵。”

“那麼這種愛就只有一個可悲的結果。” “愛是無私。”

“人若不自愛,還能希望他愛別人嗎?” ‘ “愛是投人。” “投人的可別是毒藥。

“好,好,現在我巳經知道什麼是正真的愛了! ”聽了大家對愛的各種註釋,醜博士悟出了愛的內涵。

“謝謝大家使我明白了什麼是愛。請大家回去默默地為我們紙星球僅存的這頭雪蟲王祝福,祝願她早日康復 吧!我和夢夢他們一定會用愛心重新點燃雪蟲王的生命 之火的! ”醜博士說。

醜博士和三劍客關緊了城堡的大門。大門上貼著:為了挽救雪蟲王的性命,從現在起,概不會客,希望大家諒解、配合。謝謝!

就在醜博士和三劍客潛心用愛呼喚雪蟲王即將逝去的生命的日子裏。城堡的門被意外她敲響了。醜博士很不情願地打開門,門外站著一位挽著孩子的年輕母親。

“博士,真對不起,在這種時刻來打擾您,都是這孩子,非要來看雪蟲王,天天在家又哭、又鬧的,真投辦法……”年輕母親不好意思地解釋。

“我要看雪蟲媽媽嘛……要看雪蟲媽媽……”那小女孩果然眼淚汪汪地請求。

怎麼能忍心拒絕一個天真可愛的小女孩的請求呢? 醜博士只好請母女倆進去。

“雪蟲媽媽,你在哪兒? ”小女孩急切地邊跑邊喊。 “噓,安靜。”依依走過來把小女孩牽到雪蟲王躺著的房間裏。

“雪蟲媽媽,你醒醒!你不要太難過,我知道都是因為你的雪蟲娃娃們死了,你太傷心,想去找他們,喏,你瞧,我給你把雪蟲娃娃帶來了。”小女孩把手裏拎著的一個紙袋打開,變魔術一般地從裏面提了一串活蹦亂跳的雪蟲出來。

那是玩具,是小女孩和她的爸爸親手做的。

奇跡發生了,那雪蟲王像是聽見了小女孩的話,竟然動了動眼皮,慢慢睜開了眼睛!

天哪! 一直毫無知竟的雪蟲王竟然睜眼了,她盯著眼前那一串晃動的雪蟲,滾下了兩行淚珠!

學習了那麼多愛的內容,自以為懂得了愛的醜博士, 猛然發現,與這位天真的孩子相比,自己仍然是一片空白。

尾聲

雪蟲王活過來了。

醜博士驚異於雪蟲王對人性的通達。 其實,自然界裏的動物、植物都通人性,只是人類平常不把它們放在眼裏,沒有去注意而已。 世上萬物皆有靈啊! “砰砰砰’’城堡的門響了。 一個年輕人捧著一束小小的花兒進來。“雪蟲王媽媽,這是一叢象徵幸福的七枝花,我代表 紙星球全體青年送給你,希望你早日恢復健康! ”珍貴的七枝花只有在紙星球最高最高的瑪雅山頂懸崖峭壁上才能採到,年輕人們為了採到它,曾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雪蟲王從來來張開過的嘴竟然動了一下,不知是想哭、想笑,還是想說什麼。

“快、快,雪蟲王的嘴能張了,我們快喂她一點雪蜜試試。”醜博士忙指揮。

稀釋過的雪蜜一點一點滴進雪蟲王的嘴裏,啊,雪蟲王竟咽了下去。

“砰砰砰! ”城堡的門又響了。 保育院的院長捧著一瓶雪蟲王漿進來。 “博士,這是原來祭烏拉姆用的雪蟲王留下的王漿, 一直存在冷凍庫裏,我們不應該再用雪蟲王當祭品了。這 王漿,應歸還給雪蟲王,請輸回到雪蟲王身上,這也許對雪蟲王早日康復能起到作用。” “砰砰砰”,門又響了。

“博士,這些日子以來,我們發起了一場重建雪湖的運動,紙裏球上所有的人家都把儲存的雪蜜倒回雪湖。博士,你快去看看,那幹凝成塊的雪蜜現在全稀釋開了,啊, 差不多跟以前一樣了! ’

“雪蟲王只要身體康復,就可以在雪湖中自由自在地遨遊啦! ”這位來者代表全體紙星球的人民向醜博士報告。”

“砰砰砰”,門又被敲響。

“我真笨,”醜博士自言自語地說,“我這不是把愛心關在了門外嗎?還說自己懂得了愛,看來,對愛的學習也是永無止境的呀!”

城堡的門向大家敞開了。

愛像一條溫馨的小河源源不斷地流進城堡,流向雪蟲王的體內。

雪蟲王沐浴在愛河裏,她的身體在短短的時間內奇跡般地康復了。

隆重的日子到了。

歡蹦亂跳的雪蟲王在人們的簇擁下來到雪湖邊。 雪蟲王的肚子鼓鼓的,看來,要不了多久,她就要生小寶寶啦。

看見雪湖,雪蟲王急切地撲進去,這兒畢竟是她的故鄉。在人們的一片深情祝福聲裏,雪蟲王繞湖面緩緩遊了一圈,像是在向關心,愛護她的朋友們告別,然後,她一頭鑽進湖心,潛向深深的湖底,回到自己的世界。

有了雪湖,有了雪蟲,紙星球上的人們又開始了他們寧靜而又有規律的生活:掃雪、收集雪蜜、做衣服、參加狂歡節。

學校的鐘聲又響了,夢夢、依依、豆豆仍然背起書包上學。他們在學校裏,在生活中學到了許多東西,當他們跨出校門那天,必定會成為紙星球最有作為的新的一代青年。

這一切並不妨礙夢夢躺在床上繼續做勇鬥惡龍的夢; 依依依然漂亮、快樂、純潔;豆豆仍然是所有人的朋友,誰的忙他都樂意情願。

只有醜博士的話越來越少,他站在城堡的視窗陷入沉思。到底該怎樣做,怎樣運用自己豐富的知識,才能真正給紙星球造福?

學習過愛的醜博士現在真切地體會到自己對紙星球的愛。這顆小小的、美麗的星球,不僅需要知識,還需要加倍小心地關愛、呵護啊!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