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紙星球-29-雪湖乾凝了

11.19.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29 雪湖乾凝了

X 星系的白髮長者向夢夢仔細剖析“幽靈絲菌”註定走向毀滅的原因:“以往逃跑的不是菌株本身,而是它產生的孢子——它的智力與生命的延續。

“但是,這種生殖行為要花費極大的能量。某些植物, 如我們星球上常見的水稻、竹子、狗尾巴草等等,它們幾乎把一生的能量積蓄都用在延續下一代上了。一旦開花 結果、種子成熟,這株植物的生命也就結束了。動物界也不例外,母雞每天吃的食物幾乎全轉換成了它下的蛋,蝗蟲、蠶蛾、大馬哈魚也都在產卵後死去……,,

“之所以說這次‘幽靈絲菌之王,再也逃不了了,是因為它在與博士強大的免疫力對抗時,消耗的能量太大,剩餘的能量已不可能產生孢子而延續生命,這是它犯的最大的錯誤。除非……”

“除非它的陰謀得逞,紙星球上的人類滅絕,博士也死亡。”夢夢畢竟聰明、反應迅速,“那麼它就可以從從容容地從博士的屍體上吸取營養、延續自己的壽命、恢復體力,繁殖孢子稱霸紙星球!”

“對了”長者非常讚賞夢夢的理解能力。 “由於你的功勞,‘幽靈絲菌,的陰謀徹底失敗了,現在我們下去看看博士,也許他已經擺脫掉‘幽靈絲菌’了。”長者一邊往發射井下走,一邊對夢夢說。

兩人鑽進深井,只見醜博士筋疲力盡地躺在地上。 博士微微睜開眼睛問;“我,我這是在哪里?” 那個狂熱、亢奮地策劃星際大戰的醜博士不見了,躺在夢夢眼前的,仍是從前那位善良的醜博士。

醜博士虛弱極了,人們把他從深井裏抬出來,送回城堡裏休養。有了 X星系送來的食品、營養品、藥品,醜博士恢復健康是很容易的。

X星系的援助艦隊,在大家的一片感謝聲中離開了紙星球。

時間過得真快,醜博士在依依的細心照料下,經過充分的休息,終於恢復健康了。

紙人兒們用飛船運來的紙板修補了房屋;用X星系贈送的藥品治癒了疾病;把良種播撒在山坡、曠野、花園中,紙裏球又變得鬱鬱蔥蔥,援助的食品也足夠大家吃到下一個雪季了。

雖然,X裏系的使者們在離開時囑咐大家:一旦紙星球需要援助,他們會立即再次派出支援船隊。但是,紙星球是一個有著古老文明、有著自己文化的星球,紙人兒們有自己的特有的生活方式。

紙星球上的人類勤勞、自尊,把榮譽看得很高。一個優秀的種族怎麼能長期依賴別人的支援,心安 理得地享受別人的勞動成果,去過那種不勞而獲的寄生生活呢?

紙星球要生存,紙人要發展,必須依靠自己的勞動、自己的智慧去創造、去生產。同時也應該保護自己特有的文化,這樣才能毫無愧色地立于宇宙文明星球之林。終於,紙星球盼來了雪季。

雪好像也通人性,今年秋風剛過,紙雪就紛紛揚揚地飄下來了。紙星球的雪,從來沒有下得這樣早、這樣大過。瞧,紙星球的房屋、山巒、樹梢上都積了厚厚的紙雪, 那麼潔白、那麼豐厚,那麼逗人喜愛。紙人兒們好高興,他們又開始像他們的祖祖輩輩一樣,歡天喜地地往雪湖中推雪。

不料,雪期竟凝結了。

雪湖湖面堅硬得像一塊鐵板,千百人在上面踩也踩不破。

這是怎麼啦?

幾個月來,紙人兒們忙於分配X星系援助的物資、忙於修補自己的家園、忙於調養自己的身體,對這個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雪湖,人們一時倒忘記它的存在了。

是呀,自有紙星球以來,雪湖就存在在這裏,湖裏生活著雪蟲、雪蟲會自發地吃紙雪、分泌雪蜜,從來用不著人未關照、去操心什麼,每次下雪,只要把紙雪掃起來倒進雪湖就成。習慣成自然,就忽視了雪蟲們的存在,並不去特別關心。只有當面對失去的危險時,這才意識到,雪蟲們竟是如此重要! ‘

現在,雪湖凝固了,雪蟲不見了。 紙人兒們猛然發現雪湖對紙人兒的生存意味著什麼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痛悔,無盡的痛悔,每個紙人兒都在深深責備自己對雪湖關心太少。

“怎麼辦?博士,怎麼辦?”紙人兒們習慣了請教醜博士。儘管平時大家對他的意見不少,但到了關鍵時刻,仍然相信只有醜博士才能拿出真正有效的辦法。博士陷入思慮之中。紙人兒們七嘴八舌地議論著: “是不是請X星系再支援一個雪湖、一群雪蟲給我們?”

“它們不是紙星球,也有雪蟲嗎?”

“沒准其他星系還有紙星球呢,宇宙之大,無奇不有,“外星系的雪蟲來,水土不服怎麼辦?”

“那些雪蟲要是習慣吃漢堡包,我們上哪兒去找?” “用機器代替雪蟲行不行?” “恐怕不行吧,機器生產出來的雪蜜能保持純天然的 原汁原味嗎?” “要麼……”

紙人兒們議來議去,不得要領。 醜博士開口了 : “好啦,好啦,我們這樣,先挖開湖面, 看看還有沒有活看的雪蟲。”

“對,挖?。”夢夢、豆豆、依依拿起工具帶頭。 凝固的雪蜜挖起來十分費勁。 這雪蜜不是因為冷面結凍的,因為紙星球上的冬天並不冷,何況雪蜜濃度極高,就是溫度低也不容易結凍。 它凝固的原因是前段時間製造武器大量地取用了雪蜜, 只有取用而沒有投入湖中的蜜越來越少,依度越來越高,人們沒有及時發現、乾稠的雪湖就凝固了。 現在要挖開它可不容易,常常一鏟子下去,連拔都拔不出來,雪蜜太粘太稠,就算把鏟子拔出來,那糖絲拉了老長老長也不肯斷。

博士讓紙人兒們按一定的距離分散成幾百個點挖洞,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有了一定的進展。

“報告,發現一塊不規則形狀的不明物體。”靠湖邊較近的挖洞者首先報告。

醜博士接過來一看,是一隻來能被雪蟲消化的高強度衣服袖子。“報告,這裏有一塊金幣。”另一個離岸稍遠點的洞點報告。

“一定是當年用錢幣時誰不小心掉進湖裏的。” “報告,這裏有一個太陽!” “太陽?”

“哦,不,是一塊感光片,上面映著一個紅太陽。” “注意,報告要準確,不能含含糊糊的。” “報告,發現雪蟲丨”

“有雪蟲就有希望了 !”醜博士高興得跳起來。 “但是,但是,它已經死了,只剩下一層皮囊……” “哎 ”

“報告,這裏也發現雪蟲……死的。” “報告,這裏有好幾條死的……” “這裏有好多……” “這裏……” “這裏^”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