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紙星球-18-魔力素

11.17.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18 魔力素

這會兒,野心勃勃的長壽幽靈絲菌並沒有休息,它在窺測方向,重新尋找時機。

紙人兒們天天大擺宴席,津津樂道地評論各種美味, 現在,他們的味覺已鍛煉得十分精確了,哪怕一塊糖果中只有一個酸分子,他們也能準確地分辨出來。

於是,紙星球上突然發起了一種全新的美食辨味大賽:把錯綜複雜的味素以不同比例混合在一起,誰能通過品嘗,準確無誤地把味素種類和成份標出來,誰就是美食冠軍。

一時間,美食冠軍成了紙人兒們狂熱崇拜的明星,成了舉世矚目的英雄,成了功勳卓著的偉人。 大賽一屆接一屆地舉行。

難度紀錄被一次又一次地打破、提高,紙人兒們不得不增添全新的味素,大家都在拼命地開發新味、奇味、怪味。

人們對美味的研究開發終子有了劃時代的突破。

人們發現了一種百吃不厭,越吃越想吃、不吃就受不了的異味。

從此,人們不再費力挖掘新味道了,大家都只愛這個味!

這個味被大家定名為“魔力素”。 奇怪的是魔力素只有在恐怖的惡夢中才能收集到。 夢越恐怖,持續的時間越長,魔力素的濃度就越高。

為了多多地得到魔力素,紙人兒們想方設法地做惡夢。他們相互交流鬼的故事,這些鬼故事越嚇人越受歡迎,他們睡覺前看恐怖小說、挑起事端與人打架鬥毆、用東西壓迫胸口、電擊……,凡是能想到的花樣都想出來了。紙人兒們甚至一改以前溫和的脾氣,他們動不動就傷肝動怒、鋌而走險、尋求剌激。

紙星球的夜晚失去了寧靜。幾乎每個屋頂下,都會傳出被夢魘纏繞的嚎叫聲,此起彼伏的叫聲令人毛骨悚然, 不知底細的人還以為自己誤入了獸群的包圍。

第二天,你會看見那些疲憊不堪、臉色青黃、半人半鬼的做夢人。

對魔力素的瘋狂追求巳使紙人兒們什麼都顧不得了。

儘管每個人的惡夢都千奇百怪,但大家在進入惡夢前都要經歷一個相同的夢境:

“……來呀,來呀。”有聲音在呼晚。”

大片大片的花,血紅血紅的花。人突然落入花的包圍之中。

腥紅色的花瓣綻開成兩片嘴唇。 嘴唇裂開,吐出一條蛇似的舌頭。 舌頭舔得人怪舒服的,儘管它像鞭子,把人越纏越緊……

難受與舒服交織在一起。 人離不開舌頭。

花芯裏,血紅的舌頭越伸越多。 人與舌頭纏著、絞著、舔著、扭著……一陣窒息,惡夢開始了……

這個相同的夢境對紙人兒來說,竟同吃魔力素一樣過癮,要是誰晚上睡覺沒有經歷這個夢境,他就會睡不安穩。

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紙人兒們對魔力素和怪夢的依賴了。

化身為夢中毒花的長壽幽靈絲菌得意地狂笑:“哈哈,用不了多久,紙星球上就不剩一個活人,全是一堆破紙,哈哈哈……”

夢夢一向以一個吃大苦、幹大事、鬥大惡的劍客自律,對子一個劍客而言,不應該過多貪圖口舌之福。

夢夢對於各種美味,只是嘗嘗,平時粗茶淡飯,基本只吃雪蜜。醜博士是見過大世面的過來人,他的食量也小,因此對美味食品並不過分追求。

正由於他倆味素的攝入量少,對魔力素不太問津,所以頭腦比較清醒。

而豆豆一向貪吃,依依又愛趕時髦,他倆早就成了魔力素的迷戀族,陷入同大家一樣癲狂而不能自拔的境地之中。

“博士,你還沒睡?”半夜,夢夢醒來,見醜博士兩眼睜得老大,就關心地問。

“能睡得著麼?”醜博士無可奈何地回答,“這鬼哭狼嚎的。”

“是呀,我發現人們最近都不大對勁。” “只要不是瞎子,能看不見? 一個個都快成活鬼了!” “我們研製的味素不是不含毒素嗎?”夢夢說。 “我也納悶,味素為什麼能讓人瘋狂?聽依依說,她每次做夢,幾乎都夢見一種特別漂亮的花……”

“對,一種有嘴巴、吐長舌頭的妖花……莫非是它在起作用?”

“有可能!”

“為什麼大家都夢見這種花呢?奇怪!” “是呀,人們變成這樣,是不是與這種花有關,我們最好採用科學方法論證,科學實驗中常常採用排除法,即排除一個可能性最大的因素,看看結果有無變化,若結果不變,再排除下一個因素,直到找出起關鍵作用的因素為止。現在,我們就把這種花作為首要因素,考慮先排除掉。

“可這是夢中的花呀,怎樣排除?不讓每個人做夢可辦不到。”

“砍掉它!”醜博士一揮手。 “砍掉?”

“剛才我睡不著,就是在考慮這個問題,你不是叫夢夢麼?這事交給你去做最合適,你這樣……” 第二天晚上,夢夢早早就上床睡覺了。 真不愧是夢夢,一挨枕頭,夢夢就開始做夢了。 同往常一樣,夢夢成了身披鎧甲、手持寶劍的勇士。 今晚他不同惡龍搏鬥,他要尋找醜博士告訴他的那顆星星。

噢,終於找到那顆藍色的星星了。 星星閃爍著往前移。 夢夢大步跟上。 穿過森林,跨過峽谷…… 噢,花! 一望無際,碩大美麗的花! 啊,人,好多人,還有豆豆!依依! 人們全都被捲進花芯裏。一條條血紅的長舌頭舔著心醉神迷的人們、纏著每個人的脖子。 “閃開!快閃開!夢夢大俠來也!” 夢夢大吼一聲沖入花叢。他掄起三尺寶劍左劈右砍、 橫掃豎削。

“刷、刷、刷……”劍劍生風。

不到一個小時,大片妖花就披砍了個乾乾淨淨。

夢夢滿頭大汗地醒來。

“辛苦,辛苦,都除掉了麼? ”醜博士一邊幫夢夢從頭上取下腦波追蹤器,一邊問。

“乾淨徹底,一株不剩。真痛快! ”夢夢做了那麼多斬妖除魔的夢,可沒有一次像這麼過癮, 依依和豆豆也醒來了。

“剛才,我夢見了你:-…”他倆異口同聲地說。 “不是夢,是真的。” “幹嗎砍那花?” “拯救你們呀! “拯救?”

“照照鏡子吧,親愛的小姐、先生們!” “啊”依依看見鏡子中的自己,不禁尖叫一聲暈過去。鏡子中的豆豆形容枯槁、臉色青灰,比依依好不到哪兒去。

紙星球上的人們從此再也不做惡夢了,但大家卻無精打埰地昏睡了好多天。

醒來,人人都像怕毒藥似的怕那些味素。 儘管醜博士和夢夢向大家解釋:現在的味素絕對沒問題,放心大膽地享用好了。可誰也不相信。

大家還是寧肯吃祖祖輩輩代代相傳的傳統食品… 雪蜜,儘管它的味道單一。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