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紙星球-13-她是依依嗎

11.16.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13 她是依依嗎?

博士、夢夢和豆豆都醒了。

啊,這是紙星球麼?三個人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展現在他們眼前的完全是一個陌生的星球。 各種顏色層層疊疊,顏色與顏色交叉幹擾,成了一堆堆雜亂的“顏色垃圾”每個人都希望突出自己對顏色的個性追求,又頻頻改變自己的觀點去迎合時髦潮流,顏色被刻意製造出來又隨手拋棄。

由於被抽取了過多的宇宙塵,陽光無遮無攔直射大地,天空變成了一個大烤爐,把紙星球上的一切都烤得又乾又脆,一折就斷。

植物被統統摘去了嫩芽,全都變成了禿枝。 而變化最大的要數依依了。 幾天不見,她變得骯髒、憔悴、蒼老,但卻依然圓睜著兩隻熬得通紅的眼睛,咄咄逼人地介紹顏色的偉大,與一切意見不相同的人爭論,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溫柔。 “依依,你該休息一會兒。”夢夢難受極了。

“休息?在事業面前還能休息?”依依的眼睛裏發出獸類的光芒。

“依依小姐,任何事物都要講究分寸,應該適可而止。”博士耐心地開導依依,“看你四周,都讓你攪成什麼樣子了?如果為美麗付出的代價太大,那就不值得了。”

“木乃伊的陳詞濫調! ”依依的語氣活像一個哲學家, “宇宙是必然要進步的,有進步就肯定會有犧牲。代價只是暫時的,歷史的軌跡從來都是以暫時的代價去換取水久的成就。這就好比我們在築路時,可能造成一時的不便,但換來的是長久的暢通;打針、吃藥並不是愉快的,但得到的是未來的健康。

“創業從來就是偉人的專利,老百姓是難以理解的, 這些淺顯的道理,你作為博士,難道還不懂嗎?”依依滔滔不絕地發表長篇大論。

“她是依依嗎?”一向不愛發表意見的豆豆也覺得奇怪極了。

“莫非是因為勞累過度,頭腦發燒了 ?”夢夢也大惑不解。

“難以想像,難以想像,一個小姑娘,幾天就變成了哲學家。”博士喃喃自語。

“哼,無話可說了吧?”依依以勝利者的姿態瞧著目瞪口呆的博士、夢夢和豆豆,“拜拜,偉大的事業還等著我去完成哪!”

依依像一陣風似的消失了。

“天哪,她到底是怎麼啦? ”夢夢感到心裏一陣一陣發痛。

“莫非是……”博士敲著額頭說。 “是什麼?”夢夢問。

“唉,我們還是先想想辦法挽救紙星球,讓紙裏球恢復元氣。”博士見多識廣,考慮問題自有獨到之處。 “這……”

“咱們科學家,每做一項發明總要想到可能發生的意外。”博士說廣比如,培養一種用來分解塑膠廢品的細菌, 就應該事先考慮到萬一這種細菌還能分解其他意想不到的東西,給人類的生存帶來了危險怎麼辦?所以,我們就必須在培養這種細菌的同時,研製一種能控制它的有效方法。”

“這麼說,你已經有了使紙星球復元的方法? ”夢夢問。

“有倒是有……只是……只是這方法不好,不道德。” “看看紙裏球都成了什麼樣子,還講道不道德。星球毀了就道德了?看著依依的模樣吧,人不人,鬼不鬼的,你還不著急?”夢夢火急火燎地說。

“我是怕出現‘多米諾骨牌,效應。我倒是準備了控制現狀的方案,但還沒準備好控制這個方案的方案。”

“往後還有控制這個方案的方案的方案……怪不得人們愛說‘秀才造反三年不成,這樣下去還有結果嗎?”

夢夢一副俠客脾氣。

“倒也是。那我就開始實施控制方案了。”博士還有點遲疑,“將來萬一出了岔子,可別怨我……”

他伸手摸摸索索地從內衣口袋裏掏出一個小瓶,裏面黑糊糊的,不知裝的是什麼。

“這是人類最醜惡的行為:嫉妒。紙星球上的嫉妒太淡薄了,我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收集提煉了這麼一盤。

“嫉妒有什麼用?”豆豆問。

“你們還沒有忘記我們牢不可破的衣服、堅固的房子 是用什麼粘結的吧?那是從友情、親情、利益等等中提煉出來的粘合劑,在正常情況下,它粘結的東西緊密而牢固。可是,只要夾雜一點點嫉妒,這一切就像陽光下的冰雪立刻溶化哦,對不起,我忘了這裏的紙雪不會溶 解”“嫉妒這麼厲害? ”豆豆驚訝極了,因為他的心裏,從來沒有夾進一絲嫉妒。

“喏,你看看就知道了。”博士拿出四副準備好的防毒面具發給大家。有一副本是給依依準備的,現在用不上了。

大家全副武裝,穿戴完畢後爬上山頭,博上輕輕拔開瓶塞。

瓶裏的黑色物體在慢慢減少,瓶口卻什麼東而也看不見。奇跡發生了。

四周五光十色的世界竟像脫衣服似的,一層一層往下褪。

房屋、衣服、傢俱全都化成了 一灘灘爛泥。 爛泥沸騰看、翻滾著,裏固的各種色彩交叉、混合、溶解……等平復下來時,地上東一灘、西一灘地流淌看略帶灰意的乳白色物體。

一時間,仿佛整個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個光禿禿的紙星球。

“全是我的錯,這全是我的錯。”博士痛心疾首地哀號。

“好了,博士,我們誰也沒有責怪你。”夢夢安慰著博士,“我們還是去看看依依吧。”

還有突然使全世界的人一下子變得赤身裸體、無家可歸更可怕的事嗎?紙星球上的生活全亂套了,人們忙子 拾樹葉來遮羞,搭窩棚來住宿……

博士和夢夢、豆豆已協商好救助依依的事,免得大家都好奇,都來關心。

經過分析,大家一致認為依依是中了邪。 到底是中了什麼邪呢?外感風寒?氣血攻心?癔病? 夢遊?走火人魘?還是真有什麼幽靈附體?

見多識廣的醜博士決走採用熱攻內逼法來拯救依依。

“知道嗎,絕大多數細菌、病毒都不耐高溫,體溫一高,它們會因為受不了而死亡或者逃避。採用熱攻內逼法還增強了患者的自身抗體,壓迫外部侵人的不利因素往外退縮。

“只是這麼一來,依依要吃苦頭了,正如她自己說的, 用短期的痛苦去換取以後的健康。”博士說。

“拾病救人要緊,顧不得這麼多了。”夢夢果斷乾脆, “博士,咱們幹吧。”

他們找到了依依。

趁依依不注意,他們三人撲過去,像綁架似的用膠紙封住依依滔滔不絕的嘴,架住她的兩條胳膊,強挾著依依回到城堡。

所有的行動,果然都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

依依披頭散髮,活像一個瘋子。

“天哪,依依。”豆豆閉了眼睛,不忍心正面看依依一眼。

“呆著幹什麼?還不快動手呀?”夢夢雖然也不忍心看依依的模樣,但在關鍵時刻,他清醒地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徹底解決問題。他選擇感情服從理智。 “不,不……”豆豆叫著,跑出了城堡。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