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紙星球-11-尋找三原色

11.15.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11 尋找三原色

醜博士輕輕推開窗戶,月光靜靜地瀉到屋裏,瀉到身上,瀉向面孔……

月光不是雨,卻也涼絲絲的。 窗外,更是一片柔和的銀白色。 博士不由得想起其他星球上有一種叫水的液體凝固成花朵、再鋪滿大地的風光。不過,那種凝成花朵的水很冷,人長久地呆在那裏會被凍壞,而這裏的銀色卻是溫暖的紙雪、紙樹、紙房……

“紙星球真美”博士感歎道。 博士詩情奔湧。

古往今來,各個星球都有偉大的詩人讚美雪景,不過,這些詠雪詩中都有紅梅、翠竹什麼的點綴其間,更襯出雪的純淨。而紙裏球呢,一切都是白色的,缺少色彩的星球不管多美,總是令人遺憾。

想到這裏,博士忽然一激靈:紙裏球需要豐富的色彩!

“下一步,我應該讓紙星球變得五光十色,鮮豔漂亮丨”醜博士立刻選定了研究方向。

善於發現社會需求的敏銳目光,正是一個科學家成功的基礎。

醜博士來自有色彩的星球,對色彩的形成與組合當然知道得很清楚。

世上千千萬萬種色彩,都是由紅、黃、藍三原色配合而成。如紅加黃 = 橙,藍加黃 = 綠,藍加紅 = 紫,紅多加黃少 = 朱紅,紅少加黃多 = 枯黃……

要想得到豐富的色彩,首先得製造出紅、黃、藍三原色來。

這天,夢夢、豆豆、依依放了學,.又聚到神秘城堡來。 醜博士說:“你們說說看,咱們紙星球還缺點啥?” “缺啥?缺勇士,缺妖怪,缺戰鬥……天天上學、放學、 回家,三劍客空有其名,這樣單調的日於,真叫人過不下去。”夢夢說。

“戰爭可不是好玩的,那可是包含看流血、死亡、饑餓、瘟疫……噢,讓戰爭永遠不要降落到紙星球上。夢夢, 珍惜和平吧,我們應該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美好。”醜博士說。

“怎麼更美好?我看除了戰鬥,除了冒險,我們什麼都不缺了。”夢夢說。

“色彩’朋友們,你們夢見過色彩嗎? ”醜博士說。 “色彩?就是夢中讓人眼花繚亂的,我們大地上從來沒有過的閃光?”夢夢常常做夢,所以對夢特別有經驗。

“對,那就是色彩。有了色彩,我們這個世界就會變得像夢境一樣美麗。”醜博士說。

“像夢境一樣美麗?有這樣的事?”依依說。 “當然啦,只要能夠取得三原色,夢境就會變成現實。”醜博士肯定地說。

“三原色是什麼東西?”豆豆傻傻的問。 “哪里能得到三原色呢?到外星球去買?可是,你的飛船已經燒毀了呀。”依依說。

“紙星球是白的,恐怕提煉不出三原色來,夢倒是有顏色,可一醒來就沒了。”夢夢也在動腦筋。

夕陽西下,夢夢突然大叫:“看,太陽!它是紅的” 博士說,落日真的很紅。但在我們字裏球,一般不從太陽光中收集顏色。在我們那裏,紅色的東西很多, 比如、盛開的鮮花、孩子的臉蛋、民眾的忠心等等,從哪里取一點都比打太陽的主意簡單。’

“你別老是‘字裏球’ ‘字星球’的了,”夢夢反倒變得很現實。

在我們紙星球上,只能想紙星球的辦法。在我們這兒,除了太陽,還有什麼東西是紅的呢?”

“友情液是紅顏色,可是,大家為做衣服拼命提取友情,現在的友情液都變色了。”豆豆說。

“三原色中,要很純正的紅,太陽下山前那一刻,紅色 倒是紅得最純正,看來,現在我們只好打太陽的主意,想辦法取得太陽下山前最後一刻的夕陽紅。”博士終子下定決心走這條路。

“可是怎麼取呢?我們又不能上天。”依依說。 “不用上天,我們可以在地面上收集。我來配製一種定影膠,把它塗在一個平面上,太陽的紅色一到上面, 就被印了下來。然後,我們來把這層紅色的定影膠揭下來,溶去膠質,取得紅顏料。這種技術在其他一些星球早已成熟,他們叫它攝影術。”博士不愧是博士,很快想出一個絕妙的主意。

“那咱們就幹吧。”豆豆很心急。 “只是……還有點困難,我製造的定影膠感光慢,夕陽落得很快,我怕時間不夠,感光不足,不能取得足夠濃度的紅色。”

“能讓感光速度加快嗎?”夢夢問。 “應該是可以的,但這需要做很多實驗。在這個簡陋的實驗室星,恐怕得花上十年八年,或者更長的時間。” “那我們還不都等老了 ?”夢夢皱著眉說。 “也許……也許我有辦法試試……”依依怯生生地說。

第二天,夢夢、依依、豆豆一起磨出了一塊平整光潔的紙板。在醜博士的指導下,紙板被安裝在開闊地上,角度正對著西方的山頂。博士把配製好的感光定影膠均勻地塗在紙板上。

一切俱全,只等日落了。

在空中轉了大半個圏的太陽終於開始慢慢西沉,太陽那圓圓的臉越來越紅、越紅越濃。 太陽頂在山尖上了。 “依依,快!快!”博士心急火燎地大喊。 “啊,美麗的太陽請聽我歌唱,你把天空擦得明明亮亮,你給大地穿上金色衣裳……”依依優美的歌聲蕩向四方,飄向天空。

太陽停住了,儘管它是太陽,可也喜歡別人讚美,何況依依的歌聲太迷人。

太陽伏在山頂上,癡癡地聽著依依唱歌。 1分鐘、2分鐘、10分鐘、30分鐘…… “好,夠了丨”博士說。

依依結束歌唱,又紅又濃的太陽依依不捨地沉到山背後去了。

成功了!感光定影膠已捕捉到了足夠多的夕陽紅。 (可是,誰料得到呀,因為太陽多停留了這一個多小時,紙星球上竟誕生了一個可伯的“幽靈”)

“好啦,現在黃色到哪里去找呢? ”醜博士有些發愁, “……要在我們那裏,黃色是最多的;一望無際的沙漠,閃閃發光的金子,豐收在望的秋天;還有,還有治理得不夠好的大江太河,都能找到黃顏色。”

“我說大博士,你還有完沒完?”夢夢最討厭別人說哪兒比紙星球好,物產比紙星球豐富。

“我也是沒辦法了,隨便說說,”博士無可奈何,“我實在想不出來在紙星球上嘟兒可以找到黃顏色。” “能不要黃顏色嗎?”依依問。 “沒有黃色就沒有綠色。一個世界要是缺了綠色還成什麼世界?在我們星球,綠色可是最主要的顏色。” “我……不知對不對……”豆豆怯生生地咕噥。 “說,說,說錯了沒關係,大家商量嘛。”博士鼓勵他。 “我最恨學校鐘樓上那口鐘了,有一天夜裏,我約了、幾個哥們打箅把破鐘給砸了,省得天天催上學。我們用好 硬好硬的雪蜜石塊來砸,砸掉一層老灰,看見裏面好亮好亮——有一種從來沒有見過的顏色,不是太陽似的紅,也不是天空似的藍,我想,說不定就是博士說的黃色呢。”豆豆說。

“定,看看去。”

果然,在那口鐘上,大家找到了黃色——那鐘是銅鑄的。

藍色比較容易收集。紙星球上雖然沒有藍色的大海, 但它有藍天,只要把定影膠刷在任何直對看藍天的地方, 揭下定影膠,就可以提煉出藍顏色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