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紙星球-07-他來自字星球

11.14.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7 他來自字星球

“先生,你會講話嗎? ”到了三劍客的城堡,夢夢開始試著與醜老頭兒對話。

“會,會一點。”那醜老頭居然開口了。 “噢,他會說話! ”依依大為驚訝。“我來這裏之前,學習過你們紙星球的語言。可惜,飛船一失事,嚇昏了……頭,忘……忘了不少。” “啊,你是從哪個星球來的?”豆豆急著問。 “你到我們紙裏球來幹什麼啊? ”依依也好奇地說。 “我是來自……字星球,我們那裏的人都是由字組成的。可是,字不能獨立存在,必須有一片紙做基礎……” “哈,字星球,真是太奇妙了”豆豆喊了起來。 “別鬧! ”夢夢很討厭關鍵時刻有人打岔。 豆豆怏怏地閉上嘴。

“很久很久以前,我們從你們紙星球上購買了紙,這是歷史書上說的。經過遙遠的年代,庫存的紙越用越少, 到了我們這一輩人時,紙張出現了危機……現在,我們的紙馬上就要耗盡了,儘管我們愛惜每一張紙,任何一張紙在我們那裏都必須反復使用。就連碎紙屑也都被全部收 集起來,打成漿,再造紙……’’

“噢,老天,難怪他這麼醜,髒兮兮的樣子,一定是再造紙做的身體。”依依想。

“雖然我們這麼節約,對每張紙都反反復復使用,但仍然快彈盡糧絕了”醜老頭眼神黯淡下來,似乎還沒有擺脫缺少紙張的陰影。

“天下居然還有缺紙的星球,太可笑了,連紙都會缺, 不可思議!在我們這兒,隨使彎腰都可以拾一大捆紙,實在沒有,采一瓣花瓣是紙,摘一片樹葉是紙,噢,還有紙雪漫天飛舞,一大塊一大塊的,哪兒不能找到紙呀?”豆豆實在不能理解缺紙的星球。當然,他只在心裏嘀咕,沒有說出來。

“我們字星球的最高領導層作出了一個重大決策 ——我們這一代人必須完成一項偉大的歷史使命:到紙星球去購買紙張!

“我被委以重任,率領一個採購團到貴星球來洽談購紙事宜,沒想到途中遇到了流星,飛船被擊毀,我們也……幸虧三位救了我……

“我雖然不能說話不能動,但神智一直是清楚的,你們為我幹的一切,我全都知道。”

“你們字星球準備用什麼來購買我們的紙呢? ”夢夢問,“我們這裏好像什麼也不缺,什麼都不需要。”

“嘿嘿,恕我直言,這可真是無知的話呀!”醜老頭臉上的皺紋居然綻開了,露出了更加難看的笑容,“你們有機器嗎?你們有人工智慧嗎?你們有休閒器、娛樂器、消臃器嗎?你們能上天、能入地、能到外星旅行嗎?” “是葬身異域的旅行?”夢夢問。 “這……只是意外。”醜老頭漲紅了臉說。 “要不,這麼說吧,據我瞭解,貴星球上恐怕連最起碼的電話、電視機——噢,還有銀行系統之類的都沒有吧?” 醜老頭又是一臉得意。

“電話、銀行系統是什麼東西呀……”依依聞所未聞, 好奇極了。

“你現在準備怎麼辦?”夢夢打斷依依的問話。 “我回不去了,是你們救了我,我一定要報答你們,報答紙星球。”

“那麼,你很快就能讓我們紙星球也有你們那些玩藝兒囉? ”夢夢嘲諷似的問。

“當然不會很簡單,”醜老頭臉上露出一絲無奈,“飛船一失事,把資料都毀掉了,就連我身上的記憶——我們的記憶不是記在大腦裏,也不是儲存在其他什麼地方,我們的記憶是印在身上,看見我這滿身的字了吧?身上的文字越多,說明這個人越有學問,這些字就是我一生積累的知識。但,可惜,我身上的字已燒得殘缺不全了。”

唔,醜老頭說的也許是實話。夢夢對斷鮮事物特別敏感,特別渴望,表面上他卻還是不動聲色。

夢夢冷冷地說:“這麼說來,我們享受你的成果還很渺茫囉?”

“知識是嚴密而科學的,一條定義、規律,若是缺了幾個字,就不能成立了。現在,我若要採用我以前的知識,就必須把殘缺的知識補充完善。”醜老頭說。 “難嗎?”豆豆問。

“極難。它們就像電腦密碼,要破譯它得通過大量的計箅,花大量的精力。其結果還不一定正確。”

“嘿,鬧了半天,你是在逗我們玩呀? ‘其結果還不一定正確,,什麼意思?吹牛吹得大了,趕快找條退路?別假裝了不起了,星際騙子!你的底細,我們還得好好查查呢!”夢夢一副洞悉一切的神態。

醜老頭急了 :“你、你這人怎麼這麼說話?我、我可是博士,字星球上鼎鼎有名的博士,我用我的名譽擔保,我說的都是實話,絕不是到貴星球來招搖撞騙的。” “嘿嘿,博士?看不出。”夢夢說。 “是的,我知道我很醜,但是,知識的多少與外貌的美 醜無必然的聯繫。醜人,一樣可以當博士!”醜老頭沉默了 一下,接著說:“正因為我醜,從小我就特別努力學習,我要用優異的成績來改變我的形象。啊,我失去了多少作為一個孩子應該享受的歡樂啊。我成天把自己埋在書堆裏, 後來,又成天鑽進實驗室裏,我發明、創造了不少東西,我在基礎理論方而的研究成果極大地推動了字星球科學的發展。漸漸的,我忘記了我相貌上的魏,人們好像也看不見我的醜陋,他們甚至把我的頭像鑄在錢幣上。

“在這裏,我才重新記起了我很醜,不過,經歷了這麼多歲月、時事,對於美醜,早已另有一番認識了。

“如果順口的話,你們叫我醜老頭、醜博士都是可以的,噢,小姑娘,”醜老頭對依依說,“當初,你把我折成紙人,輕輕噢著‘醜老頭、醜老頭,希望我活過來,你的呼喚暖暖地流進我心裏,我當時好想哭,好想哭,可我不能動彈、不能表示……啊,就是為了你這幾聲輕輕的呼噢,我也應該為紙星球的發展作出貢獻!” 依依臉紅了。

依依在心裏埋怨自己不應該隨便叫他醜老頭,對於一個長者,一個知識淵博的長者,醜老頭的稱呼太不禮貌了。

豆豆卻大大咧咧地說:“是呀,我們三個人,好不容易才把你弄活,救了你,你可要好好給我們發明一點東西出來,叫你什麼來者?醜、醜博上?”

“醜博士,醜博士,這名兒好,簡單、明瞭、概括性強, 既有外形特徵描述,又有內在素質注釋,我喜歡這名字, 就叫我醜博士好啦。”這位來自字星球的大博士點者頭“如果你要搞研究,那很好,”夢夢用手托者下頜,在城堡裏踱來踱去,擺出一副善於思考的模樣,“不過,你不能離開這座城堡,你這副模樣,出去會把孩于們、姑娘們 嚇壞的。在我們紙星球上,還從來沒有長得像你這麼醜的人哪。”

“知道,知道。不過,在你們紙星球上,還從來沒有博士吧? ”醜博士微笑著說。

夢夢假裝沒聽見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回身只顧指揮著豆豆和依依:“豆豆,去砍幾棵樹,把城堡給修補一下, 再做一張床和桌幹。依依,你回去微一點吃的東兩送來, 我想‘博士,這類的人,也是要吃要喝的吧?哦,對了,我到 圖書館去給這位博士找一點書和資料,我可不希望他發明一些撲不滅的火之類的東西把我們紙星球給毀了。好, 分頭行動。醜博士,你就請自便吧。”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