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紙星球-05-醜紙人

11.12.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5 醜紙人

在紙星球上,紙人也是有壽命的。 紙人也有生老病死,為了保持人口的恒定,紙星球上 每隔一定的時候都要有新的紙人誕生。 新的紙人,便是用生命紙折成。 紙星球上的生命紙採自於樹木。 每當需要產生一批新的紙嬰兒的時候,紙星球保育院的工作人員便到樹林裏的紙樹枝頭上,採集那些剛剛發出、還未完全展開的嫩芽,這種嫩芽中聚集著大量的生命活體素,只有這種嫩芽,才可以用來培育新的生命。

被採集回未的嫩紙芽,得經過保育院大夫們仔仔細細的展開、粘接、剪裁,這樣就形成一張張生命紙了,這些生命紙,才能用來折成一個個小紙人。

當然,這些小紙人是沒有知覺、不會動的。按照紙星球小公民培育法的規定,保育院應把這些小紙人一個一個裝入保育裝,分發給紙星球上那些身體健康、五官端正、質量優良的年輕姑娘,讓她們把保育袋貼身繫在胸前。

每天,繫保育袋的姑娘們都會收到一滴由保育院送來的雪蜜精。

雪蜜精是取自雪蟲王漿裏的精華。 像地球上的蜂王、蟻王一樣,雪蟲中也有專管繁殖的雪蟲王,雪蟲王身軀巨大,平常深臥在雪湖湖底。

雪蟲是紙星球上的生命之源,而雪蟲王則是生命之源的源頭了。

雪蜜精必須取自雪蟲王的體內,而雪蟲王是決不容許隨意捕殺的。

根據幾千年的實踐經驗,要保持雪蟲的數量,每年能捕殺的雪蟲王不能超過5只。而每一隻雪蟲王王漿中提取的雪蜜精只有350克左右。因此,這雪蜜精比黃金還寶貴,是一滴也不能浪費的。

雪蜜精只能用於培育孩子和搶救危重病人。睡在保育袋中的孩子,每人每天被從嘴裏滴進一滴雪蜜精,再由姑娘們的體溫溫暖著,不停地搖晃著。

經過64天的精心哺育,原來嫩嫩的小傢夥變得壯壯實實、白白胖胖,就是從外面,也能看見保育袋明顯地鼓起來。

但這還不能成為真的孩子。小紙人要成為真正的孩子,必須經過一場莊嚴的卡達隆儀式。

現在,依依、夢夢、豆豆,圍看這張外星球的生命紙,商量著怎樣把它折成紙人。

要把這張皺巴巴、沒有形狀、糊焦焦的紙折成一個像樣的人真是太困難了。

依依把做漂亮衣服的功夫全使出來。“哎,把這條燒黑了的邊往裏折,這樣可以藏在裏邊看不見。”夢夢在一旁出點子。

“找一塊整齊一點的給他做臉。”豆豆說。 “這塊怎麼樣,上面沒有燒焦的洞,要不然臉上有個黑疤多難看。”依依徵求著意見。

費了好大的功夫,心靈手巧的依依終子把這張紙折成了人形。

“天啊,這哪是一個孩子啊,簡直是個醜老頭! ”依依對自已的手藝大為不滿。

“老頭也是人,不錯的。”夢夢安慰著依依。 “現在該怎麼辦?他被裝進保育袋,可是保育袋是上面發的……’’豆豆說。

“是呀,還有雪蜜精呢,上哪兒去領?”依依說。 “就算弄到保育袋、雪蜜精,還得選個姑娘來孕育他,依依太小了,又痩,看來不行,他們一般都要選大姑娘,只有大姑娘才長得飽滿,適合培育孩子。”豆豆說。 “這……”夢夢居然也被難住了。 “這個醜老頭,找們該拿他怎麼辦呢? ”依依發愁地說。 ’

“咳,你看,你看,這醜人怎麼啦?”豆豆突然像叫起來。啊,醜紙人居然從腳掌上伸出兩條白白細細的須。 這須越伸越長,竟鑽進地下,變成了根。

“莫非這醜人是植物性的?”夢夢記得好像在哪本書上見過有關植物人類的記載。

“有這樣的人類?”豆豆聞所未聞,驚訝得眼睛都瞪大了。

“噓,別作聲!”依依把手指放到嘴邊,深怕大家的議論打破了眼前的神秘。

銀色的月光灑在三劍客身上,也灑在醜紙人那皺巴巴的臉上。

山林之夜靜得出奇,只偶爾傳來鳥兒熟睡中夢囈般的嘰嘰聲。

三劍客從來都沒有半夜三更在神秘城堡裏呆過,一旦靜下未,才發現斷壁殘垣植月光投下憧憧黑影,在那奇形怪狀的黑暗中,似乎潛伏著令人毛骨憧然的怪東西。

依依不由自主地去抓豆豆的手,心裏正緊張的豆豆 “哇”地叫了一聲。

不得了,這聲音在寂靜的山林裏被放大了無數倍,最勇敢、最有膽量的三劍客首領夢夢被這突如其未的怪叫嚇得跳了起來。

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 三劍客索索發抖。

依依首先說:“哎喲,我怕,我想回家。”

豆豆也打退堂破:這個醜紙人,扔了算了,我們快下山去吧。”

夢夢卻強作鎮靜:都是膽、膽小鬼,怕什麼呀,勇敢點,別自己嚇自己。

醜紙人現在正攤在夢夢的掌心裏。多麼稀奇的植物性人類,好奇心促使夢夢必須戰勝膽怯,他強作鎮靜的目的就是讓依依和豆豆留下來為自己壯膽,他非要弄清這個植物性人類將會發生的變化不可。

醜紙人腳掌下伸出的根在漸漸變粗,顏色也由白色轉化成深灰色。

此刻豆豆對醜紙人一點興趣也沒有了,他不斷地回過頭去看身後,總覺得隨時隨地都會冒出一個可怕的怪物來。

‘“嗚哇——嗚哇”,斷牆外,突然響起了娃娃的哭叫聲。

三劍客全都頭皮發緊,不由得緊緊擠在一起。 “嗚——哇——”娃娃的哭聲一忽兒尖利,一忽兒低 沉,高一聲低一聲地變著調兒。

莫非這外星球來的植物性人用他的根須向外星發出信號,引來外星同類在牆外尖叫?

這叫聲太嚇人了,初聽時覺得像娃娃在哭,過了一會兒,聲音變了調,淒厲得像是要把人的心割破。又過了一會兒,聲音低沉下來,一陣陣咆哮像是要把人撕碎。 三劍客此時要想走,全都邁不開步了。 那陰森可怖的東西就在牆外發出怪叫,誰敢邁出城堡一步?

“刷、刷……”,那牆外的東西似乎有尖利的爪子,它開始抓牆壁。

夢夢早巳扔掉了醜紙人。三劍客緊緊抱在一起。 “呼嚕、呼嚕” “嗚哇、嗚哇……”

外面的東面不止一個,而是兩個!天哪,它們刷刷地攀著厚紙牆壁往上躥。 兩條黑影躥上斷壁牆頭。 “哇! ”三劍客尖叫起來。

那東西毛绒绒的,眼冒綠光!啊,是兩隻貓!原來是貓兒在打架。真是一場虛驚。

嚇得腿腳發軟的三劍客頓時鬆了一口氣。 夢夢首先為自己剛才的狼狽相而不好意思。 為了掩飾自己的窘態,他馬上把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到醜紙人身上。

“啊呀,你們看,這紙人立起來了 !”夢夢說。 可不是,地上的醜紙人此時像被充了氣一樣長大了, 站立起來,那醜巴巴的臉上居然有了生氣。

“醜老頭,醜老頭”依依輕輕地喚著醜紙人,希望他能答應。

醜紙人身體微微搖了搖,算是回答,但卻沒有進一步的行為。

“著來他畢竟是紙人,也和我們一樣得通過卡達隆儀式激活,才能成為真正的人。”夢夢說。

“送他去參加卡達隆儀式?這怎麼行?”豆豆說。 “是呀,卡達隆儀式嚴格著哪,混不進去的。”依依也說。

“別說洩氣話,試還沒有試過,怎麼知道行不行呢?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嘛!”夢夢堅定地說。

夢夢是“三劍客”之首,既然他堅持要試試,依依和豆豆只好聽他的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