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紙星球-04-生命紙

11.13.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4  生命紙

紙星球上的全體居民都已經發現了天上的大火球。 大家紛紛跑出房屋,跑向曠野,抬頭仰望著這不知是福還是禍的飛行物。

在紙星球上,這種景觀任何人都沒有見過。據史書記載,在紙星球8000年的文明史上,只有4次不明飛行物“UFO”臨近。而每次“UFO”的出現,居然都以紙星球大獲收益為結局。

火球已繞著紙星球轉了三天三夜。看樣子,火球還不打算落下來。

紙星球的居民也三天三夜沒有睡覺了。大家都擔心這失事飛行物因為體積太大,以致於在落地之前不能燃盡。如果是這樣的話,“UFO”的第五次出現就是紙星球的末日了。

太陽下山了,可是燃燒的“第二太陽”依然把紙星球照得通亮。

大家雙手合十,虔誠地祈禱烏拉姆的保佑。

不知道祈禱是不是真起了作用,那把黑夜照得像白晝一樣的火球突然暗了下去。

火球由白變黃、由黃變紅、由紅變紫、變淡、變灰、……接著一聲巨響,只見像節日焰火似的,天空中一下子佈滿了飛逝著的星星點點。 星星點點消逝了。 漆黑的天空死一般寂靜。 人們惴惴不安地等來了黎明。 天剛一放亮,紙星球上的人們就驚詫地看見地面上覆蓋著一層黑雪!

“啊,黑雪!黑雪! 幾百年才能遇見一次,我們成為重大歷史奇跡的親身經歷者了,真不敢相信,真不敢相信。” 夢夢喃喃地說。

是的。人們只有在史書上才讀到過天降黑雪。紙星球上對天降黑雪該怎麼辦都分別有專門的法律規定。

紙星球上的一切都是紙的,而且是潔白的紙,代表純潔、代表和平、代表幸福……可是如果只有潔白,那學生用什麼顏色來寫字?政府怎麼發佈公告?歷史怎樣記錄……?所以,黑色在紙星球上是極寶貴的物質它不會自行生長,外來飛船失事的事誰也無法預測,況且盼望以別人的災難來豐富自己是極不道德的事。

因此,紙星球3000年前制定的法律就規定:遇天降黑雪(這是故意回避了飛船遇難的說法),全球居民不分男女者少,必須全體動員,收集黑雪,直到全球表面黑雪含量降到0.015%以下為止。所收集到的黑雪,必須全部上交星球資源部,任何人不得私藏,違者依法嚴懲。

資源部在收齊黑雪後,經過粉碎、碾磨,加上雪蜜調和,製成原墨。

資源部對原墨的使用進行仔細分配:一份交教育部用作學生作業,老師上課;一份交文化部印書,記歷史、發公文;一份用來在紙星球東部大平原上繪製一幅巨大的空域圖:寶貴的黑墨得自於外星飛船的空難,紙星球居民認為應該為宇宙航行做出一點貢獻,以示回報。

空域圖極為巨大,據推測,飛船在距紙星球幾光年遠的地方就能觀測到。

也許,空域圖避免了千千萬萬次宇宙空難,紙星球上的善良居民們都希望這幅圖能發揮出作用。

剩下的一半原墨收入國庫備用,在必要時,經紙星球全民公決才能動用。

紙星球上的居民部忙起來了。收集黑雪可不像掃雪,可以大刀闊斧。

黑雪很輕很輕,而且一碰就碎, 紙星球上的居民們都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像拾珍貴寶貝似的,一點一點拈起來,裝進資源部統一發放的小口袋中。

依依、豆豆拾黑雪時神情莊重又興奮,這種有歷史意義的大事可不是每一代人部能輪到的。自然,這莊重中也包含著對外星死難者的哀悼。

豆豆做什麼工作部極認真,此刻,他已滿滿地裝好兩袋黑雪。

夢夢卻對這種重複、單調的工作不感興趣,他機械地、慢慢地拾著黑雪,腦子裏幻想著有關這趣飛船的離奇故事。

依依幹得很仔細,每拾起一塊黑雪,她都要細細地看看它像什麼。

“這是一頭笨驢,這像一隻蝴蝶?這個像豆豆的鼻子,這像一隻拖鞋……”

突然依依驚叫起來:“夢夢,夢夢,你快看,快來看!”“嗯?”

“你看,這是一張紙。”

“我看見了一萬張紙。”夢夢還沒從他的白日夢中回過神來。

“不,我是說,這不是我們紙星球上的紙。瞧,這紙上有符號,彎彎曲曲的,看不懂……”

“我看看! ”夢夢終於醒過來了。 啊,真的是一張紙丨一張殘缺的、邊沿燒焦了的紙。

“藏起來!”夢夢意識到這紙不同尋常,哈,說不定能從這張紙上發掘出一個有關遙遠星球的驚人故事呢!

夢夢所做的那些驚天動地的偉業從來都只在夢想中實現。夢夢為了從現實生活中挖掘點東西,以實現不同凡響的壯舉一比如說尋找隱藏的壞蛋,有朝一日率領三劍客去征服他們;對袓先的歷史追袓溯源,發掘出千古難解之謎,隻身歷險解開謎底昭示天下等等——夢夢 常常一頭紮進圖書館、博物館、檔案館,翻圖書、查資料, 研究各種各樣的史料、實物等等,結果是想找的東西沒有找到,無意中倒吸取了不少知識。

此刻,天降的機遇夢夢怎肯輕易放過? “這……我們的法律規定,任何人都不可以……”豆豆遲疑地說。

“法律規定任何人不可以私藏黑雪,可沒規定不准藏紙。在我們這個星球上,紙還用得著藏嗎?”夢夢振振有詞地辯解道。

這張皺皺巴巴的紙被悄悄地藏進了依依的衣袋裏。

漂亮的姑娘總是最不讓人懷疑。 天黑了,“三劍客”趁著月色,一個個溜出家門,溜進了他們的城堡。

皎潔的月光下,這張來自外星的紙星得更加醜陋:四周黑糊糊的,沒有一條整齊的邊,不規則的形狀什麼也不像,紙上密密麻麻寫滿了符號,橫看、豎看都不知道表示的是什麼,紙的一邊還有幾個破洞,帶著一股焦糊臭。 “我們要它幹什麼?”依依問。 “就是。”豆豆說:” 不能做墨,它不夠黑。不能喂雪蟲, 不然釀出來的雪蜜還不知道是什麼味兒呢!更不能做衣 服^這種難著死了的衣服誰穿?也不能燒,不能建房子用,不能……用來做啥都不行,看來只好埋掉箅了。”

“夢夢,你著,這張醜紙在動!”依依叫起來,“剛才豆豆說要埋掉時,我清請楚楚地看見它抖了一下。”

“我看不必埋。”夢夢好像沒聽見依依的話,“把它剪成碎片,混在黑雪誰也看不出來的。”

夢夢的話剛一說完,這張醜紙立刻顫抖起來,它抖得那樣厲害,簡直就像篩糊一樣。

“啊,它懂我們的話! ”豆豆驚訝地大叫。 “看它在害怕呢!”依依輕輕說。 “呀,這是一張生命紙!”夢夢說。 “啊,外星球的生命紙,這麼說來,它也可以被折成一個紙人了。”豆豆說。

“不行,不行,”依依馬上反對,“這個人多醜啊,他會不好意思見人的。”

“是醜!”豆豆想了想,也表示贊同。 “但是,生命是神聖的。它既然是張生命紙,就應該讓它獲得生命。再說,特醜的人往往有特殊的本領。書上畫的巫婆不都很醜嗎?說不定,這個醜人將來會成為我們的一個成員呢!”

“那我們就改名叫四劍客了。”依依說。 “要不就試試看吧。”豆豆一般不反對夢夢的意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