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213 »

有一個非常吝嗇的富翁,整天就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占有別人的錢財。有一天他正在街上閒逛,逛到一家鞋店時,立刻被店裏一雙擦得發亮的皮靴吸引住了,他眼睛眨也不眨的瞧著,心想,要是能不花一毛錢就把這靴弄到手,那該有多好啊!

正想著,一個年輕人忽然從後面過來,原來他也看上了這雙靴子,只見他喃喃自語的說了一會兒話之後,就不問價也不付錢的,提了那雙鞋就走。店裏那個胖老闆好像沒看見似的,連管都沒管。富翁覺得很奇怪,就偷偷跟在那個年輕人身後。

跟了一路之後,年輕人又進了一家帽子店,富翁躲在一旁看著;那年輕人又在咕嚕兩聲之後,把一頂最漂亮的帽子摘下來拿走了。這家帽子店的老闆和原先的那位老闆一樣,似乎根本沒有看見。

富翁心想,難道這小子有什麼法術,可以在拿東西時讓別人看不見?如果自已能有這種法術,可以在拿東西時讓別人看不見,那豈不是要什麼有什麼?

於是他追上前去拉住那個年輕人說:

「喂,你為什麼拿了東西不付錢!」

年輕人大吃一驚,一時之間也答不出來。這下子富翁更得意了,以為自已抓住了對方的把柄,吆喝著說:

「還不跟我見官去!」

「求求您千萬別把我送去見官。其實,剛才我是施了法術,蒙住了別人的眼,所以我才能見什麼拿什麼,而不用付錢。」

富翁這下子可樂了,就問:「你真的有法術嗎?」

「你不是都看見了嗎?要不然我早就被人抓去官府了。」

富翁想了想,說:「要我不送你去官府也行,你必須要教會我這套法術。」

年輕人聽了,為難的說:「要學可以,只是得交一點學費。」

「多少?」

「五十兩銀子。」

「什麼?」富翁瞪大了眼睛,心想:這個數目好比要他的命嘛!

年輕人無可奈何的說:

「既然您不捨得花銀子,那就算了。」

富翁一咬牙,心想:五十兩就五十兩,等法術學成之後,不就可以見什麼拿什麼,這些銀子只要自已去錢莊一趟,不就金撈回來了,於是便點頭答應。

幾天後,年輕人帶著富翁來到街上一家最大的商店,輕輕對富翁說:「您喜歡什麼?」

富翁抬頭看見一件漂亮的衣服,就用手指了指那件衣服。年輕人教他念了咒語,富翁戰戰兢兢的上前拿下了那件衣服,轉頭正好和老闆打了個照面,可把他嚇壞了,奇怪的是老闆就像根本沒看見他似的,又把頭轉到別的地方去了。富翁心想:這法術可真靈啊!

從店鋪裏出來後,年輕人對眉開眼笑的富翁說:

「我忘了告訴您,您交五十兩銀子只能學暫時的法術,如果您能交五千兩銀子,那麼您就可以學會完整的法術。」

富翁一聽,早知道學費那麼貴,剛才應該挑一件最值錢的拿才對。想了一想,只要學會這套法術,從今以後不就可以見什麼便拿什麼嗎?於是又答應了下來。

到了第二天,富翁湊足了五千兩銀子,交給年輕人,年輕人教會他法術之後便走子。

富翁心想,這回一定要先去錢莊,把五千兩銀子撈回來再說。於是他立刻向錢莊走去,他推開錢莊大門,嘴裏念起術語。

櫃台裏的小夥計吃驚的看著他,富翁以為小夥計沒聽見他的術語,於是又大聲的念了一遍,然後伸手就去抓櫃台上的銀票。

沒想到小夥計大聲叫著說:「抓強盜啊!抓強盜啊!」

富翁還沒有明白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就被人用繩子綁住捉去見官了。

兩天後,富翁所住的村莊來了一個陌生的年輕人,他把五千兩銀子全都分給了窮苦人家。有個小孩子認出他就是教富翁法術的人,便好奇的問他:「你到底用的是什麼法術呢?」

年輕人聽了哈哈大笑,說:「我哪有什麼法術,只不過我先把錢付給老闆,然後再當著富翁的面去取罷了。我先讓他嘗嘗甜頭,沒想到這個傢伙就上當了。」

窮苦人家聽了,紛紛大笑起來。

有個名叫艾倫‧洛夫特的年輕人,來到一座城市裏,他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個願意提供膳宿的地方。

他的房東叫費妮太太,是個愛貪小便宜的女人,她眼見艾倫非常老實,就對他說:「你既然在我這裏吃住,就要遵守我所定下的規矩。你必須每天按時回來吃飯,如果晚了,就沒有飯吃;飯後,必須洗碗,而且還要把桌椅擦乾淨!」

艾倫聽了,心想,這哪是房客,分明是當佣人嘛。可是他一時也找不到其他可以借宿的地方,只好答應下來。

從此以後,艾倫就像佣人一樣,吃完飯就洗碗、擦桌子,有時回來晚了一點兒,費妮太太就不給他飯吃;有時吃多了一點兒飯,費妮太太就瞪他,還扯著嗓門大喊道:「房租必須在月初就付給我,不許拖到月底。招待像你這樣的人,我得買不少食物呢!」

艾倫只好餓著肚子,氣得一整晚都沒有睡好覺。

艾倫在這兒住了一個月,也受了一個月的氣,真是窩囊極了。後來,他的朋友羅伊知道了艾倫的遭遇後,非常生氣。他對艾倫說:「我認識一個好房東,她有一間房子,明天你就去把它租下來。

從今天起,你要挺直腰桿,別再受這個惡房東的窩囊氣啦!」

艾倫高興的回到費妮太太那兒時,天已經黑了,他看到餐桌上和往常一樣,什麼也沒有。費妮太太瞪了他一眼說:「你今天沒飯可吃!」

艾倫想起羅伊要自己挺直腰桿,於是便用命令的口吻說:「妳快去替我準備晚飯,我已經付了晚餐費,當然隨時都可以吃晚飯。」

費妮太太嚇呆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這個年輕人,會是那個老實聽話的艾倫。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是啊!快去替我準備晚飯,動作快一點!」

「你明天就給我搬出去。」

費妮太太氣得滿臉通紅的說:「我絕不允許你這麼跟我說話。 」

艾倫得意洋洋的說:「我正想告訴妳呢,夫人,我明天就要搬出去了。可是今晚我還是得吃我那一份晚餐。快拿來吧!」

費妮太太聽到艾倫說要搬走,口氣立刻緩和了下來,說:「你要搬到哪兒去?」

我找到一個既不要我洗碗,也不要我擦桌子,而且不管什麼時候回來,都有熱菜熱飯的地方。我不多說了,快幫我拿晚飯來。」

費妮太太把晚飯拿來後,艾倫看了一眼說:「太少了,再多拿一點兒來。」

於是,費妮太太又多拿了一些來。艾倫吃完晚飯後,把餐具一推,又大叫說:「替我倒杯水來。」

看到艾倫這個樣子,費妮太太氣得真想給他兩巴掌,但她還是耐著性子說:「喂,小伙子,你到底想幹什麼?」

「今晚我想證實我是妳的房客,而不是妳的佣人。而且請妳別叫我小伙子,我是洛夫特先生。」

好的,洛夫特先生。」費妮太太第一次為艾倫端來一杯水,並說:「我真捨不得讓你走,洛夫特先生。請你留下來吧!如果你肯留在這裏的話,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像妳這種房東,我還能住在這裏嗎?我喜歡安安靜靜的生活,而妳講話卻總是像一個審問犯人的警察一樣。另外,我想多晚回來就多晚回來,而且還要把我的朋友都帶來這兒。」

費妮太太聽了,立刻小心翼翼的答應著:「好,洛夫特先生,我可以照辦,你不走了吧?」

「我還要考慮考慮,明天再答覆妳。」

第二天一大早,艾倫收到一封信。打開一看,原來是羅伊寫來的。他當著費妮太太的面,打開了這封信。

「親愛的洛夫特:昨天說的那件事,只是我編的一則故事,不知道這則做事是不是已經產生了效果?

祝您好運!

你的朋友羅伊」

艾倫看完後把信收好,望著費妮太太緊張的表情,嚴肅的對費妮太太說:「這是我朋友寫來的,他想跟我聊聊天,今晚我想請他來這裏吃飯,但是你得記住:晚餐一定要準備得豐盛一點,這也是我對妳的考驗。」

費妮太太聽了,趕緊點點頭說:「好」。

艾倫馬上回了封信給羅伊:「親愛的羅伊:你故事說得很動聽,當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為了感謝你,費妮太太今晚將請你共進晚餐。還可以聊天呢!

你的朋友洛夫特」

 

有一天,森林裡的動物們,決定要選出一隻最出色的動物,來當大家的國王。

獅子說:「我是萬獸之王,國王當然應該要由我來當。」

大象說:「我的體積最龐大,所以國王應該由我來當才對!」

就在這個時候,猴子帶著一頂王冠走過來,對大家說:「人類的國王,都戴著王冠,所以由擁有王冠的我來當國王,才是最適合的。」

森林裏的動物們一聽,都覺得非常有道理。

「那麼,我們就請猴子當我們的國王吧!國王萬歲!」

猴子聽了,心裏非常得意。

猴子當上國王以後,驕傲得不得了。每天要森林裏的動物們,拿食物來孝敬他。

「這是什麼東西,我是國王呀,,去找一些更好吃的來!」

狐狸看到這種情形,非常不高興。

牠想:

「你這隻猴子,一點本事都沒有,還這麼驕傲,由你來當國王,真是大家的恥辱啊!」

狐狸決心要給猴子一個教訓。

有一天,狐狸突然來找猴子,熱心的對牠說:

「國王陛下,我發現一個地方有好多好吃的食物,你快跟我來吧!」

猴子一聽,非常開心的跟著狐狸走,兩人來到一棵大樹旁邊。狐狸指著地上的食物說:「這些都是我發現的,請陛下慢慢享用。」

「啊,真是太棒了,這些東西一定很好吃!」

猴子興奮的撲向食物,突然,啪答一聲,一張網子掉下來,把猴子困在網子裏,動彈不得了!原來,這是人類設下的陷阱。

猴子慌張的大叫:「救命呀!救命呀!」

狐狸笑著說:「我們可不需要一個為了食物,而掉進陷阱裏的國王啊!」

不久,人類就來把猴子抓去了。猴子一路哀求森林裏的動物們救牠,但是,動物們因為經常受到牠的欺侮,所以不但不肯救牠,還大笑的說:「哈哈哈,你這隻猴子,連自己都保護不了,還敢對我們頤指氣使!像你這種人,不配當我們的國王。」

猴子後悔莫及的說:「如果我當初好好對待別人,現在我還是森林裏的國王呀!」

 

很久很久以前,某座城裏有一個惡棍,名叫孫歪。有一天他打算到城南十五里鋪去喝酒,便叫了一輛馬車。馬車夫和他談好價錢後,便趕著馬車上路了。

十五里路不一會兒就到了。

到了目的地,馬車夫向孫歪要車費。孫歪說:「我喝完酒後還得回城裏,你在這兒先等一下,等把我拉回去城裏後,我們再一塊兒算帳!」馬車夫點點頭,表示同意。

日上三竿後,孫歪才醉醺醺的出來,馬車夫也依照約定把他拉回了城裏。到了城裏,馬車夫向孫歪要車費。沒想到孫歪把眼一瞪,說:「什麼?車費?你簡直在敲竹槓嘛!你把我拉到十五里鋪,現在又從原路拉了回來,兩相抵銷,不等於沒拉嗎?

憑什麼要我給你錢?」

馬車夫聽了,差點兒沒氣昏過去,正好瞥見一家店門前靠了根扁擔,就跑過去拿在手裏,往孫歪屁股上打,打得孫歪到處亂竄,還喊著:「打人啦!打人啦!」

馬車夫還來不及放下扁擔,正好被兩個過路的差人看到,不由分說把馬車夫給捉走了。

到了衙門,大老爺一拍驚堂木,對馬車夫大喝道:「大膽刁民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毆打良民,你該當何罪!」

馬車夫連忙說:「老爺,我沒有打人哪!」

大老爺生氣的說:「如果你沒有打人,人家會告你嗎?」

「大老爺,照道理我是打了他,可是,他也打了我的扁擔,兩相抵銷之後,當然算沒打!」

大老爺聽得滿頭霧水,於是馬車夫就把孫歪坐車往返十五里鋪,結果兩相抵銷的事說了一遍。

大老爺聽完後覺得很有道理,於是主持正義,還給馬車夫一個公道。

〔南非〕赫-金寧斯

夕陽的餘輝從阿馬索拉山峰後面射出來,映紅了空中的雲層。在 那陰暗的山谷底下,有個男孩子站在一塊光禿禿的紅岩石上高聲呼喚 著:“來呀! 土斯瓦,來呀!”Yiza inkabi yami!①”

牛緩慢地越過小山坡,非常聽話地向孩子走來。好一頭漂亮的牲 口!乳白色的皮毛上點綴著黑花,頭上長著一對分叉得很開的角,真 是一頭地道的非洲牛。孩子向它跑去,一面聲色俱厲地責駡道:“沒用 的東西!你到哪兒去了?人家的牛都早回圈了,只有你還躲在山坳裏 受用青草。總有一天你會倒楣的一一大概你是太相信自己了吧?你以 為你總能鬥死豹子?簡直是個大傻瓜!“他一面用手中的樹枝輕輕地打 了一下牲口的額頭。牛搖了搖頭,仿佛是一隻蒼蠅叮了他一下似的, 那對豐偉的角在空中來回晃動了幾下。

“呵!你又要鬥? ”孩子說道,一面扔掉手中的樹枝,隨手齊根 抓住牛的兩隻角。他們倆相持了幾分鐘,牛雖然有意地不使勁,但還 是常常把孩子瘦弱的身體高高地頂了起來。

①南非組魯語,意為“來呀,我的牛,來呀!快點!”

“好了!好了!快住手!”孩子累得滿頭大汗地說道,並開始用 手撫摩牲口的那個毛茸茸的寬大的額頭。土斯瓦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那 裏,一對紅眼睛莫名其妙地眨動著。突然孩子敏捷地一下子跳到它那 堅實的背脊上,爬在那兒緊貼著像絲一樣光滑的皮毛說道:“馱我回 家吧!”

他們來到了山腳旁邊幾間圓頂小屋子組成的村子裏,穿過村子時 沿路帶起了一片塵土。一群過路人望見了他們,其中有一個指著說道: “瞧!約約騎著那頭鬥死豹子的土斯瓦回來了,它真是一頭好樣的牛!” 父親也在這群人中,他望瞭望,沒說什麼,可是哥哥烏姆勒維杜卻兩 眼發火似的盯著他。弟弟不應該得到這麼多的稱讚,他恨這頭自己總 無法馴服的大公牛。

在暮色蒼茫中約約蹲在中背上繼續穿過人群,他一眼就看出來, 這些人是商談水哥哥和瑟勒姬莉的婚姻問題來的。他認識瑟勒姬莉: 細長個兒,一手扶著頭上的罐,一手叉在腰間,總是不言不語、似笑 非笑的。當她從青年男人身旁走過時,小夥子們一個個目不轉睛地盯 著她,心裏都好像冬天的香瓜一樣又軟又甜,但是她卻連看都不看他 們一眼。她的父母盼男孩,因此給她取了瑟勒姬莉①①這個名字。

從牛背上下來後,約約伸手拉開了牛圈門上的閂,把門推開了。 “進去,”他順手在牛屁股上拍了一下,並看著它跑進去。原來關在裏 面的那群牛懾於土斯瓦的威風都自動地給它騰出地方來。

約約站在門口望瞭望這些牛,他扳著指頭數了數:一隻手是五頭, 兩隻手十頭……當然,白人是不會放過土斯瓦的,那就是十一頭。這

①瑟勒姬莉是組魯族人常用的女孩名字,相當於我國的“招弟” “引弟”之類。

個數目對於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孩子是足夠的了,但瑟勒姬莉是村長的 女兒,他們會要得更多,至少也會要十五頭。想到這兒他心裏的重擔 消失了,他關上了牛圈門並在上面掛了些荊棘枝。狼和鬣狗的膽子是 很大的,即使土斯瓦在牛圈裏,它們也會溜了進來。當然和一般的牛 比起來,五頭也抵不上土斯瓦。

突然,約約的頭抬了起來,一個思想給了他當頭一棒:如果他們 不那樣划算了呢?那他就會失去土斯瓦。對這頭遠近馳名的公牛土斯 瓦,村長也許肯拿女兒來換的!

他懷著沉重的心情走了回來。媽媽雖然罵他回得太晚了,但還是 給了他一大碗“Phuthu”和一片“Mass “①。約約一點也不想吃,倒便 宜了家裏那條經常挨餓的狗,它真沒想到這一回竟會如此幸運,偷吃 完了也沒受到呵責。約約悶悶不樂地回到自己的小屋裏去睡覺。可是 老睡不著,他的思想繼續飛向土斯瓦。

他在還不會走路的時候就和小土斯瓦睡在一起,同在一個草堆 上,這些年來他們在一塊兒長大,經常在一起鬧著玩,比賽誰的力氣 大。

一霎間,阿馬索拉山中那個險峻的岩坡上的驚險場面又出現在他 的眼前:那是去年的事,為了逃避白人的搜捕搶掠,他們都把牛藏到 山中隱蔽的地方。那一次他們來到一個既潮濕又陰森的地方……樹上 長滿了青苔,又長又亂的藤子纏滿樹身,一直拖到地面上。那兒正有 一隻母豹帶著小豹住著,它以為是去捉它們的,突然跳了出來。嚇得 他真想往回跑,那種令人恐怖的咆哮聲至今還在耳邊,那個從空中飛

①組魯語,一種燕麥煮的糊和一種乾酪。

撲過來的黑花身形的可怕景像也仿佛仍在眼前。當時他的兩條腿早已 嚇軟了,身不由主地迎面栽倒在地上。當他重新抬起頭來時,土斯瓦 已經用角把那頭豹子抵死了,它伸直身子摔了摔濺在頭上和眼裏的血 漿,一面帶著親熱的神情望著約約。過了不大一會兒,跟在後面的人 們都揮舞著手中的長矛和棍棒跑來了,一見到死豹大家都驚得叫了起 來,當時就著許多人願以加倍的牛換土斯瓦……後來加到十頭、十五 頭。現在,他們換瑟勒姬莉也要十五頭牛。他想著想著,不由得戰慄 起來。他們永遠也不會得到土斯瓦的!他可以把它牽走,藏到遠處 去……可以順著山路走……是的,只要他有勇氣就行。……

正要入睡時,他聽到有人揭開門上的席簾子,是他哥哥進來了。 他一動也不動地躺著,想到回來時人們的談論,這准會使他們打一場 架。可是哥哥卻一直走到自己的臥席上睡下了。顯然,他也睡不著。 約約可以清楚地聽見他在席子上翻來覆去地折騰,很難受似地躺在那 兒,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過了不一會兒,孩子忽然聽見屋內悉索作響,隨即看見哥哥出去 了。屋外有幾個青年與他耳語著,雖然聽不清說的是什麼,但他猜得 出來他們一定是去偷白人的牛。約約等他們走遠之後自己也爬起來, 他溜進牛圈裏,用手輕輕摸了摸土斯瓦的鼻子,土斯瓦也不斷向他臉 上噴出熱呼呼的氣,終於他悄悄地把土斯瓦牽了出來,向漆黑的夜裏 走去。

他們在黑夜裏無聲地走著,頭上有貓頭鷹的號叫,遠處又一聲聲 地傳來狼嗥。約約突然怕起來了。他想到路上可能遇見危險,想到老 爺爺講過的許多故事:什麼沒頭的阿馬德羅茲啦,遊蕩的幽靈啦,變 成鬣狗形狀在山上散步的巫師啦,身體短小、渾身絨毛的提科洛希啦, 這個妖怪經常從泥濘的水池裏鈷出來,跳到過路人的肩上坐著,使人 絕望得自動跳到水池裏淹死……這時,他看了看那頭邁著沉重步子的 牛的魁偉的身軀,曾經鬥死過豹子的土斯瓦是能抵敵這一切的!他一 定得帶它避開白人,那些傢伙們一丟了牛就會騎著馬帶著槍四出騷擾, 搶走一切的。

一連三夜他們就這樣艱難地走著。到了白天,孩子把牛牽到隱蔽 的岩洞裏藏起來,並在洞口塞滿荊棘。逐漸地他也習慣於到附近的村 子裏乞求食物了,每次總得編點謊話來敍述自己的遭遇。要過食物回 到岩洞後,一面聽著土斯瓦滿意地嚼著青草的沙沙聲,一面合上兩眼 就睡著了。常常一直睡到夜晚才醒。在去村裏要食物的時候,他也風 聞他們村裏有幾個小夥子牽走了地主家的牛,現在軍隊正在這一帶搜 查。不過村民們對此事倒並不恐慌,因為他們已經把自己的牛都藏好 了。

一天夜裏,他們已來到離阿馬托裏山不遠的地方了,眼見那座布 滿森林的大山就在眼前,這引得約約這一天動身得特別早,他想早一 點趕到山上去。當他走到離山腳樹林邊只有不到一箭之遙的地方時, 突然一陣馬蹄聲響,隨即從樹林裏沖出五個身穿紅色軍服的人,後邊 還有一個穿黑制服戴寬邊帽的人。他們一齊叫約約停下來,可是約約 不懂他們的話,只使勁打牛要它掉轉頭逃走。一顆子彈從他頭上飛了 過去。另一顆子彈打在他前面不遠的地上,掀起了一陣塵土,第三顆 子彈擦傷了牛的前腿。被槍聲、疼痛和意外的打擊所激怒的土斯瓦突 然伏下身子向著白人們猛力沖了過去。士兵們嚇得四散跑開了,但那 個穿黑制服的人卻不動聲色地舉起槍對土斯瓦射擊起來。牛剛沖到他 面前就無聲地倒下去了。

孩子石頭似的呆站了一會,突然發瘋似的向前跑去: “土斯瓦!土斯瓦!” “站住!”穿黑制服的人冷酷地喊道。

孩子繼續向前狂奔著,但他還沒有跑到牛的跟前,就隨著一聲槍 響栽倒地上了。

 

與牛有關的笑話

牛齡

一位牧童對城裏來的孩子說:”你看這頭牛長得多麼大,可是它只有兩周歲。”

城裏來的小孩說:”你怎麼知道的。”

牧童說:“看了它的角就可以知道了。”

城裏來的小孩說:我也明白了,它有兩隻角,所以只有兩歲。

牛棚

父親帶領著他的五歲女兒參觀她祖父的農場,想讓女兒知道過去種田有多麼的辛苦。

他們走進牛棚,父親指著架放在閣樓上的長梯、解釋說閣樓是她祖父過去存放乾草的地方。

乾草是喂牛用的。父親覺得這個例子會紿女兒留下深刻的印象。

女兒很認莫地參觀了一番,然後對父親說“我想,那些奶牛爬上梯子一定很難“

 

麥可與公牛

一天工作的結束,牛仔麥可和牛仔狄克聊著:「那頭新來的公牛差一點就把我戳死了!狄克老兄。」
牛仔狄克:「哦,眞的嗎?是怎麼一回事?」
牛仔麥可:「當時我就正在放飼料,那公牛突然像個馬力充沛的火車頭向我戳來,差點兒就把我給戳上了!」
牛仔狄克:「哎唷,那你是怎麼脫身的?」
牛仔麥可:「那公牛老是滑倒,一共滑倒了三次,我因此有機會把圍籬圍起來,將牠困住。」
牛仔狄克:「老哥,聽起來還眞驚險。如果換做我,我老早就嚇得滿地屎尿了!」 牛仔麥可,「你以爲那公牛爲什麼會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