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57 »

有個人養了一頭驢子,這頭驢子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終於老得沒辦法幹活。驢子萬不得已,只好離開主人,心想可以去不來梅找個樂師的工作。

牠走了一會兒,遇到一隻獵狗睡在路邊。牠也是年紀大得無法工作,在主人要解決牠的時候逃了出來。驢子對獵狗說,不如一起去不來梅當樂師,他們就一起走向不來梅。

走了沒多久,看到一隻貓。貓也是上了年紀,再也抓不到老鼠,差點被解決掉,幸好逃了出來,可是不知道要往到哪裡去,於是和牠們一起前往不來梅。

三個夥伴經過一戶農家時,聽到停在門上面的公雞在大聲啼叫。牠說牠會在星期天被煮成雞湯,決定和牠們一起去不來梅。四個夥伴暫且在森林裡過夜。

公雞飛到樹梢瞭望四周,發現遠處有燈光。四個夥伴就往那盞燈走去。

點著燈的房子是小偷的巢穴。

驢子走過去窺探,發現桌子上擺著許多美食。
公雞說:「那如果是我們的就好了。」 驢子也說:「對啊,好想進去喔。」

四個夥伴就湊在一起商量。

先由驢子把前腳搭在窗戶上,獵狗爬到牠的背上,貓再騎在狗背上。最後公雞飛到貓的頭上,四個夥伴數了 一、二、三,就開始奏樂。驢子嘶鳴,獵狗汪汪,貓咪喵喵,公雞也喔喔啼叫,一起從窗戶闖進去。小偷們以爲鬼魂跑進來了,嚇得逃進森林裡。

四個夥伴大吃了 一頓,然後就睡著了。

過了大半夜,小偷們回到已關燈的屋子裡。首領先派一個手下進去。那個人進來時,把貓發紅光的眼睛當成了火種,拿火柴一擦,立刻被猫撲上抓傷了。

那人驚慌得想要逃到外面,卻被在門口睡覺的狗咬了一口。然後他來到庭院時,又被驢子用後腳踢了一下。最後還聽見公雞在屋樑上啼叫。

那小子狼狽地逃回首領那裡,報告說:「那屋子裡有嚇死人的女巫,我被她抓傷,然後有個人站在門口用刀子刺我的腳,庭院又有個黑色怪物把我揍了一頓。還有法官在屋頂上,叫我把一夥壞人都帶來,我好不容易才逃回這裡。」

從此以後,小偷們就不敢回到這間屋子。四個不來梅的夥伴都很喜歡這個家,從來沒有離開過……。

從前從前,有一個漁夫和妻子住在海邊暫時搭的小屋子裡。

有一天,漁夫釣到一隻大鲽魚。這隻鲽魚竟然會說話。

「我其實不是鲽魚,而是中了魔法的王子。請把我放回海裡。」

「好吧。」漁夫說著,把鲽魚放回海裡,然後回小屋孓,妻子正在罾砠。

漁夫告訴妻子,他釣到鲽魚,但是因爲那是中了魔法的王子,就把他放了。妻子就說:「你去跟那鲽魚說,我們想要一間小房子,牠一定會成全我們。」

「傷腦筋哪。」漁夫說著,不得不走向海邊。

到了海邊,漁夫說:「鲽魚,鲽魚,我是個渺小的人,請幫助我。我的妻子伊露哲琵說要一間小房子。」

「你妻子的願望已經實現了,你可以回去了。」鲽魚說。

回去一看,果然有間房子蓋在那裡,妻子就坐在門口。

不久,妻子說:「喂,我好想住豪宅呀。你去跟鲽魚說說看。」
漁夫不得不走向海邊。

「鲽魚,鲽魚,我的妻子伊露哲琵說 想要住豪宅。」

「回去看看,你妻子就站在門口。」 蝶魚說。

回去一看,果然那裡聳立著石造豪宅,屋內的物品都是用閃亮的黃金做成的。

第二天,妻子又對漁夫說:「我能不能當這個地方的國王呢?你去跟鲽魚說說看。」

漁夫很不想出門,卻不能拒絕,只好又去海邊。

「鲽魚,鲽魚,我的妻子伊露哲琵呀,又說想要當國王。」
「回去看看,她已經是國王了。」

回去一看,房子比之前還要大,妻子也變成國王了。

「既然已經是國王了,就別再想要更多東西了。」漁夫說,妻子卻不同意。「當國王眞無聊,我想當皇帝。你去找鲽魚問問看。」

漁夫一邊想一邊走到海邊。

「鲽魚,鲽魚,我的妻子伊露哲琵說她想要當皇帝。」

「回去看看,你妻子已經是皇帝了。」鲽魚說。

妻子果然變成皇帝了。

「皇帝這個身分眞是尊貴。」漁夫說,妻子卻不同意。「我現在想要當羅馬教宗。你去找鲽魚。」

「妳想要的身分還眞多啊。這種事我跟鲽魚說不出口。」

結果漁夫被妻子數落了一番,不得不走到海邊。

「鲽魚,鲽魚,我的妻子伊露哲琵說她想要當羅馬教宗。」

「回去看看。你妻子已經是教宗了。」

回去一看,原本是城堡的地方已經蓋起一間教堂,妻子變成了教宗,坐在寶座上,
戴著三重的黃金冠冕。

「妳已經是教宗了,可不要再想要當別的。」漁夫說。

可是妻子又說出了這樣的話。「你去找鲽魚,說我想要有神那樣的地位。」 漁夫走到海邊。「鲽魚,鲽魚,我的妻子伊露哲琵說她想要有神那樣的地位。」 鲽魚回答:「回去看看,你妻子和以前一樣待在暫時搭的小屋子裡。」

直到現今,漁師和妻子還住在那暫時搭的小屋子裡。

從前從前有個女孩,她的父母雙亡,過著很貧窮的生活,住的房間連睡覺的床都沒有。女孩所擁有的東西只有身上穿的衣服,以及善心人士給的一塊麵包而已。

這女孩非常善良,很有同情心。雖然她貧窮又孤獨,卻仍然有虔誠的信仰。這一天她來到草原上漫步,遇見一個貧困的人。

「拜託妳,給我東西吃。我肚子餓死了。」

女孩就給他僅有的麵包,跟他說:「願神保佑你。」然後就走開了。

這時有小孩子走過來,難過地說:「我的頭好冷,能不能給我什麼遮蓋的東西?」

女孩就脫下帽子,給小孩戴上。

再走了一陣子,又來了一個小孩,連外套也沒穿,一直在顫抖。女孩就把自己的外套送給那個孩子?

然後穿過了草原,又來了 一個小孩,說他需要衣服。女孩就脫下衣服給他。來到森林時,天色已經很暗了。
這時又來了一個小孩,說他需要內衣。富有同情心的女孩就想:「反正是晚上,誰也看不見。內衣脫下來也沒有關係。」就脫下內衣,給了那個孩子。

她什麼都沒有了。

女孩赤裸著身子站著,忽然天空的星星嘩啦啦地掉了下來,每一顆都是閃閃亮亮的銀幣。明明女孩已經把內衣送出去了,卻在不知不覺之中穿上了新的內衣。那是最高級的麻質內衣。

女孩撿起天上掉下來的銀幣,此後一生都花用不完。

因為受到繼母殘酷的虐待,哥哥牽著妹妹的手,想要逃到很遠的地方。兩人在草原和田野裡走了一整天,來到森林深處,終於累得在樹洞裡睡著了。第二天醒來時,太陽已經高掛在天上了。
哥哥覺得喉嚨很乾,就帶妹妹去喝山泉水。可是繼母會施法術,知道兩兄妹逃跑了,就對整座森林的泉水施法。
水聲警告妹妹說,喝下這裡的水就會變成老虎。
妹妹於是對哥哥說:「哥哥,請不要喝這裡的水,因爲你喝了以後會變成可怕的野獸攻擊我喔!」

哥哥就忍著口渴,走到另一處泉水邊。可是他在這裡又聽到妹妹的警告,還是沒有喝。

到了第三個泉水邊,妹妹聽到的泉水聲是:「喝了這裡的水,就會變成鹿。」

可是哥哥已經彎下身去喝泉水了。嘴角還在滴水,哥哥就變成了一隻小鹿。兩人坐下來哭了一會兒,妹妹就給鹿套上她的金襪帶,牽著牠在森林走,看到一間小屋,就開始在裡面生活。

有一天這個國家的國王來這裡打獵。哥哥聽到聲音,很想去看看情況,就單獨跑過去。回來以後,他說出「讓我進去」這句暗號,妹妹就開門讓他進去了。

第二天鹿哥哥又被打獵聲吸引,而跑到外面,可是這次他回來時腳受傷了,而且有國王的手下跟蹤他。

隔天鹿又跑了出去,國王趁機帶著手下來到小屋,說出「讓我進去」這句暗號,順利進入妹妹所在的屋子裡。

國王從沒有見過那麼美麗的女子,問她肯不肯當他的妻子。妹妹說可以,但是要帶著變成鹿的哥哥一起走。兄妹倆就這樣和國王離開了森林。

在城堡舉行了熱鬧的結婚典禮後,他們和鹿在一起過著快樂的日子。

有個寡婦和兩個女兒一起生活。這兩個女兒裡面有一個又醜又懶,卻因爲是親生的,所以母親特別疼愛。所有的家事都是另一個女兒在做。

這個女孩每天都要在井邊紡紗。有一天她紡得手指都是血,想要把沾了血的線軸拿去洗,卻把線軸掉進井裡面。她去跟母親說這件事,母親氣沖沖地說:「線軸既然是妳弄掉的,就要去撿回來。」

女孩就跳進井裡面,但卻昏倒了。回過神來時,竟然身在一片牧草地上。她走了一會兒,經過一個麵包爐,聽到裡面的麵包在叫:「我們在裡面烤很久了,再不拿出來,就要燒焦了。」

女孩就把所有的麵包都拿出來。

接著她看到一棵樹,樹上結了許多蘋果,對女孩大叫:「糟了!糟了!都已經熟了,把我們搖下來吧。」

女孩就把樹搖一搖,讓所有的果實都掉下來。

再往前走,來到一間小屋子。那裡有位有一排大板牙的老太婆,女孩正想要躲開,就聽到老太婆說:「好孩子,幫我在這裡把被子抖一抖,讓羽毛飛起來,人類的世界就會下雪。我是霍勒老太太啊!」

女孩看老太太和藹可親,就決定留在那裡工作。

過了一陣子,女孩說她想要回家,因爲地面上的家人可能開始擔心了。霍勒老太太就稱讚了她一番,送她來到大門。女孩站在門下方時,門打開,降下黃金大雨,把女孩 都埋起來了。霍勒老太太說女孩工作得很賣力,可以把黃金都帶回家,連線軸也還給她了。轉眼之間,女孩就回到地上的人類世界。她走進家門時,公雞在井邊啼叫說:「喔喔喔,我們家的黃金小姐回來了!」

女孩把之前的經歷都說給母親聽。母親聽了也希望親生的女兒能遇見同樣的好事情。

懶惰的女孩不情不願地照著媽媽的吩咐,來到井邊紡紗,然後把線軸丟進井裡,自己也跳下去。和之前的女孩一樣,她來到美麗的牧草地。走著走著,就經過一個麵包爐。裡面的麵包大聲說:「我們在裡面烤很久了,再不拿出來,就要燒焦了。」

女孩聽了卻說:「我才不要,因爲會弄髒手。」
她說完就走,不久就看到一棵蘋果樹。蘋果說:「糟了!糟了!都已經熟了,把我們搖下來吧。」

女孩卻回答說:「我不該來你們這裡。萬一掉在我的頭上就慘了。」

然後女孩遇見了霍勒老太太,接受她的雇用。

起初女孩很聽霍勒老太太的話,盡量把工作做好,可是第二天她就懶了起來,第三天甚至不肯下床。老太太很生氣、叫女孩回去。

女孩覺得很高興,認爲這下子有黃金可以拿了。霍勒老太太同樣把女孩帶到大門,可是女孩站在門下時,掉下來的不是黃金,而是一桶裝著瀝青的深鍋子。

「這是給妳的獎賞。」霍勒老太太說著。

女孩回到家時,井邊的公雞啼叫道:「喔喔喔,我們家的骯髒小姐回來了!」

瀝青黏在小姐的身上,一輩子都擦不掉。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上了年紀的王妃,她的國王在很久之前就過世了,只有美麗的公主和她作伴。可是這個公主已經和遠國的王子訂婚,就要帶著所有的嫁妝離開。

王妃派了她的侍女與公主同行,還給公主一匹名叫法拉達的馬,再另外給侍女一匹馬。

公主臨出發時, 王妃割開自己的手指,在白布上滴了三滴血,交給公主,要她好好保管。兩人就這樣揮別了王妃,前往遙遠的國家。

走了一會兒,公主覺得口渴,請侍女去提水。這個侍女卻說,要喝水就自己去提。王妃給的血布就出聲說:

「如果王妃知道了這件事,

心臟一定會跳出來。」

可是公主去喝水時,

那塊布掉到河裡面去了。

那侍女知道公主的護身符不見了,態度又更囂張,兩人之中已經看不出誰是公主誰是侍女,甚至騎的馬匹也調換過來,就這樣來到王子所在的國家。

王子以爲新娘就是騎在駿馬上的人,就去歡迎她,公主卻被留在下而的院子裏。既然這樣,公主只好在城堡裡幫一個名叫居托亨的少年看鵝。

假冒新娘的侍女深怕騎來的法拉達說出眞相,就要求國王殺掉牠。公主聽說了這件事,塞錢給屠夫,請他把法拉達的頭掛在陰暗的城門旁邊。因爲每天都要趕鵝,經過那道門時,就可以和法拉達說話。

公主在看鵝時,坐在草原上梳她的金髮,居托亨看了就很想要拔幾根。

「風兒,請吹起來,把居托亨的帽子吹跑,讓他去追帽子。我就趁這時候把頭梳好盤起來。」

居托亨因此連一根金髮都拿不到。

後來居托亨在國王面前說,不想再和公主一起看鵝,因爲那女孩會和馬頭說話,還叫風吹走他的帽子。

國王說他想要親自確認,可是公主之前已經和侍女約定好,不能說出眞相,國王就叫她對著暖爐訴說煩惱,就這樣知道了實情,叫王子改迎娶公主。

至於那個侍女,最後她被脫光衣服,塞進內側插釘的缸子裡,任由馬匹拖著遊街。

王子與眞公主此後共同治理國家,生活非常美滿。

從前,有一隻西班牙母雞,她孵了一些可愛的小雞。當牠們從蛋殼裡孵出來的時候,她很高興看到牠們可愛的樣子。

一隻,兩隻,三隻……又肥又胖地孵出來了。可是當第四個蛋殼破裂,卻出來了一隻「半雞」!牠只有一條腿,一隻翅膀,和一個眼睛!那真的只是半隻雞而已。

雞媽媽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處埋這隻奇怪的小半雞。她怕牠會出事,所以很努力地想保護牠,使牠不會受到傷害。
可是當牠學會走路,牠就展現出一付任性的脾氣,比牠的哥哥弟弟們都壞。牠什麼都不管,愛去哪裡就去哪裡。牠走路的方法很奇怪,「拐又踢」、「拐又踢」,卻走得很快。
有一天,小半雞說:「媽媽,我要去馬德里,去看國王!再見!」

這位可憐的雞媽媽,用盡她所能想到的方法,想阻止牠去做那樣的傻事,可是小半雞頑皮地譏笑她。「我好希望見見國王,」牠說:「這種生活對我來說,太平淡了。」於是,牠就「拐又踢」、「拐又踢」地走過田野去了。
當牠走了一段路,小半雞看見一條小溪,被雜草絆住,情況很糟糕。
「小半雞,」水輕輕的說:「我被這些雜草死死地卡住了, 不能動。因爲沒有空間,我快要死了。請你用你的雞喙把這些樹枝和雜草推開,救救我。」
「異想天開!」小半雞說:「我不能花功夫救你,我要去馬德里,去見國王!」儘管小溪一直在求牠,牠「拐又踢」、「拐又踢」,離開了。

又走了一會兒,小半雞看見一團火,被潮濕的木材壓得喘不過氣來,非常危險。
「唉呀,小半雞,」火說,「你剛好及時來救我。因爲沒有空氣,我快要死了。我求求你,用你的翅膀掮一些空氣給我。」

「異想天開!」小半雞說:「我不能花功夫救你,我要去馬德里,去見國王!」牠笑著走開了, 「拐又踢」、「拐又踢」。

當牠拐又踢地走了好長的路,接近馬德里的時候,牠看到一堆樹叢,風卡在那裡,被卡得緊緊的。風在嗚咽著,請求牠幫它解開。

「小半雞,」風說,「你剛好及時來救我。如果你願意的話,把這些樹枝和葉子推開,我就可以呼吸了。救救我吧,快!」

「呵!異想天開!」小半雞說:「我沒有時間花功夫救你。 我要去馬德里,去見國王!」牠就拐又踢地走開了,讓風在那裡窒息。

不久之後,牠來到馬德里,去國王的皇宮。

「拐又踢」、「拐又踢」,小半雞拐著,過了大門的崗哨, 「拐又踢」、「拐又踢」,牠越過了中庭。

當牠經過廚房的窗子時,廚師看著外面,看見了牠。

「正好是國王的晚餐!」她說:「我正需要一隻雞!」

她就從小半雞的翅膀把牠抓起來,丟進柴火上面的一鍋水裡。

水從小半雞的羽毛漲起來,淹過了牠的頭,進入牠的眼睛。牠非常不舒服,小半雞叫著說:

「水啊,不要淹死我!停在下面就好,不要漲得那麼高!」
可是水說,「小半雞,小半雞,當我有困難時,你不願意救我!」於是水就漲得更高了。
水開始變溫,變熱,越來越熱,熱得好可怕。小半雞叫著說:「火啊,不要燒得那麼熱!你就要把我燒死了!停一 停!」

可是火說,「小半雞,小半雞,當我有困難時,你不願意救我!」於是火燒得比以前更熱了。
正當小半雞覺得快要沒氣時,廚師掀開蓋子,查看這份晚餐。「糟糕,」她說:「這隻雞不行了,焦的像煤炭粉。」
於是她就把雞從腿抓起來,拋到窗外。

在空中,一陣微風吹來,吹到牠,把牠吹得比樹木還要高。

牠一直旋轉,一直旋轉,直到頭昏。牠想牠就要死了。 「風啊,不要把我吹得這麼高,」牠大叫:「讓我下來!」
「小半雞、小半雞,」風說:「當我有困難的時候,你不願意救我!」風就一直把牠吹到教堂的尖塔上,讓牠卡在那裏, 卡得緊緊的!
牠就用牠的一隻眼睛、一隻翅膀、和牠的一條腿停在那裏,一直到今天。

牠再也不能「拐又踢」、「拐又踢」了,但當風吹來的時候,牠會慢慢的轉,而且牠的頭會轉向風來的地方,聆聽著風說的話。

一天,小兔弟弟在沙灘上「哩滴達」、「哩滴達」地跑著,他看到鯨魚和大象在講話。小兔弟弟蹲下來,聽他們在脫些什麼。

這是他們所講的話:

「你是陸地上最大的東西,大象哥哥,」鯨魚說:「我是海裏最大的東西。如果我們合作的話,我們可以統治全世界的動物,幾乎每件事我們都可以爲所欲爲。」

「很好,很好,」大象好像吹喇叭似的說:「那很合我的胃口,我們就這麼做。」

小兔弟弟暗暗地對著自己說,「他們才控制不了我呢!」然後他就跑開,去拿一根很長、很牢固的繩子,他取來他的大鼓,把鼓藏在遠處的小樹叢裡。然後他沿著海灘走,一直到他遇見鯨魚。

「噢,求求您!天哪,鯨魚先生,」他說:「你能不能大人大量,幫我一個忙呢?我的牛陷在距離這裏四分之一英哩的爛泥裏,我沒辦法把她拉出來,但你那麼強壯,那麼好心,我才膽敢相信您會幫我的忙。」

鯨魚聽到這樣的高帽子,很高興,他馬上說:「好。」

「那麼,」兔子說:「我要把我的長繩的一端綁在你身上,然後我要跑去把另一端捆在我的牛身上。當我準備好的時候,我會打我的鼓。當你聽到鼓聲,要用力、用力拉,因爲牛陷在爛泥裡,非常深。」

「哼!」鯨魚不滿地說,「我會把她拉出來的,就算她是卡在牛角尖裏!」

小兔弟弟就把繩子的一端綁在鯨魚身上,然後「哩滴達」、哩滴達」地跑開,來到大象的地方。

「噢,求求您,偉大又仁慈的大象啊,」他說著,深深一鞠躬:「能不能請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呢?」大象問。

「我的牛陷在爛泥裡,離開這裏大約是四分之一英哩的地方,」小兔弟弟說:「我拉她不上來。當然你能做得到。如果你能那樣仁慈地幫我……」

「沒問題,」大象很堂皇的說:「沒問題!」

「那麼,」小兔弟弟說:「我要把這一條長繩的一端綁在你的鼻子上,另一端綁住牛。當我把她綁牢,我就敲我的大鼓。 你聽到鼓聲就拉,盡全力的拉,因爲我的牛很重。」
「別怕!」大象說:「我拉得動二十條牛。」

「我確信你做得到,」兔子很有禮貌地說:「不過一開始你-定要輕輕的,然後再逐漸用力拉,直到你把她拉出來。」

他把繩子的一端牢牢地綁住大象的鼻子,跑到樹叢裏,然後坐下來打大鼓。

鯨魚開始拉,大象也開始拉,很快的繩子就拉直了,直得 不能再直。

「這頭牛倒是非常重呢,」大象說:「但我還是要抓到她!」 然後他就把他的前腳頂在地上,用力的拉。
「乖乖!」鯨魚說:「這頭牛一定卡得非常非常緊。」他就把他的魚尾伸入水裡很深的地方,並且用力拉。

他拉得更用力,大象也更用力拉,很快的,鯨魚發現他竟滑向陸地了。當然,原因是大象有固體的東西讓他頂著,而且當他有一點點拉動繩子的時候,他就用他的鼻子將繩子一圈一圈地捲起來。

可是當鯨魚發現自己滑向陸地時,真被這頭牛惹得很火大。

他首先把頭栽入水中,一直潛到海底,這樣一拉,可厲害啦!大象的腿被拉動了,一路滑呀滑到海灘,滑入海浪裡。他也非常生氣,用盡所有的力量頂住,用最大的力氣來拉。這麼一陣急拉,鯨魚就從水裡被拉出來了。

「誰在拉我?」鯨魚噴著水說。

「誰在拉我?」大象吹喇叭似的說。

接著兩個人都看見對方身上繞著繩子。

「我來教你怎麼裝作一頭牛!」大象吼著說。

「我來做給你看,怎樣才能愚弄到我!」鯨魚怒氣沖沖地說。然後他們就又開始拉起來,可是這回繩子卻斷了,鯨魚摔了個大筋斗,大象摔得四腳朝天。
這樣,他們彼此都覺得很慚愧,誰也不跟誰說話,於是就破了他們的約定。
而小兔弟弟就在樹叢裡一直笑!一直笑!

行前有一座大森林。森林裏面有一隻好大好大的獅子,那頭獅子是那個森林之王。

無論什麼時候,他想要吃東西時,他只須要從他那石頭和泥土做的洞裡出來,大聲的吼。當他吼了幾聲,森林裏所有的小動物都會很害怕,牠們會從洞中或躲藏的地方出來,開始跑,用各種不同方法來逃走。
然後,當然獅子就會看到牠們在哪裏,獅子就會撲向牠們,殺掉牠們,一口把牠們吃下去。

他這樣做了好多好多次,到最後,森林裏幾乎沒有任何一隻活的動物剩下來了,除了獅子之外,只剩兩隻小狐狸。

一隻小的公狐狸和一隻小的母狐狸。

牠們逃跑了好多好多次,所以變得很瘦,而且很疲憊,牠們再也不能跑得像以前一般快了。然而有一天,獅子離牠們很近,小母狐狸非常害怕,她說:

「唉呀,狐狸爸爸,狐狸爸爸!我相信我們的死期到了!這次獅子一定會抓住我們!」

「噓,胡說!狐狸媽媽!」小公狐狸說。「來吧,我們趕快跑!」。

他們就開始跑啊、跑啊,跑得很快。那一次,獅子沒有捉到牠們。

但是最後有一天,獅子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接近牠們,小母狐狸害怕會死。

「唉呀,狐狸爸爸,狐狸爸爸,」她哭著說:「我們的死期到了!這次獅子一定會抓住我們!」

「狐狸媽媽,妳不用害怕!」小公狐狸說:「妳按照我告訴妳的做,一切都會沒事的。」

然後,那兩隻狡猾的小狐狸,手牽著手走向獅子,好像他們早就要那樣做似的。當他看到牠們走過來,就站起來,用一種很可怕的聲音大吼說:

「你們這可憐的小不點,立刻過來,讓我吃掉!你們以前怎麼不來?」

小公狐狸深深鞠了一躬。

「真的,獅子爸爸,」牠說,「我們以前是要來的。我們知道我們早就該來,而且我們以前也真的想來。只是我們每回要來的時候,森林裏總有一隻可怕的大獅子會出來,對我們大吼,嚇得我們回頭就逃。」

「你說甚麼話?」獅子吼著說:「這個森林裏沒有其他獅子,這你是知道的!」

「沒錯,沒錯,獅子爸爸,」小狐狸說:「我知道每個人都是那麼想的。可是,真的,真的還有一頭獅子!況且他比你大得多,就好像你比我大得多一樣!他的臉更恐怖,而他的吼聲更可怕。哎呀,他比你更叫人害怕得多了。」

聽到這裏,獅子站起來大吼,使整個森林都震動起來。

「帶我去找這頭獅子!」他說:「我要把他吃掉,然後再吃你們。」

小狐狸在前面跳著舞,獅子在後面大搖大擺地走。牠們把他帶到一個地方,那裏有一個圓形、很深的井,充滿清水。牠們走到圓井的一邊,獅子大搖大擺地走到另一邊。

「獅子爸爸,他就住在那底下。」小狐狸說,「他就住在下面那裡!」

獅子走近一點,向下面的水中探看,有一頭獅子的臉也從水底下看著他!
當獅子看到那個臉,就大吼,搖晃著鬃毛,露出牙齒來。水裡的獅子也是照著做,搖晃鬃毛,露出牙齒來。上面的獅子

再一次晃動鬃毛,又一次的大吼,並且做了一個很可怕的鬼臉。

可是水裡的獅子也對他做了一個很可怕的鬼臉。上面的獅 子受不了了,就跳進井裡,去打那頭獅子。

不過,當然,你知道得很清楚,那裡根本就沒有什麼其他的獅子!只不過是水的反映而已!

那頭可憐的老獅子就一直掙扎、掙扎,井的牆很陡峭,他爬不上去,就被淹死了。而當他淹死時,小狐狸手牽手、繞著井跳舞,並旦唱著說:

「獅子死了!獅子死了!」

「我們殺死那隻會殺我們的獅子了。」

「獅子死了!獅子死了!」

「喔!喔!喔!」

小狐狸非常喜歡吃有殼的魚類。他以前總是到河邊,沿著河岸抓螃蟹一類的東西。

有一次,當他在抓螃蟹的時候,他非常餓,沒有先看清楚,就把手爪伸到水裡去抓一個大螃蟹,但那樣做是不行的!

他的手爪一伸進去,「啪」一聲—住在水下泥土裏的大鱷魚就把他的手咬進嘴裡了。

「哎呀,糟糕!」小狐狸想:「大鱷魚把我的手含在嘴裡, 再過一分鐘,他就會把我拉下去,一口吞下了!我該怎麼辦呢?我該怎麼辦呢?」然後他突然想到:「我要騙他!」

於是牠換上一副很快樂的聲音,好像這一切的事都沒有關係,牠說:「哈!哈!聰明的鱷魚先生!聰明的鱷魚先生,竟然把那枝蘆葦的根當成我的手了!我希望你會發現它香軟的很喲!」

那隻老鱷魚在泥土下面,什麼都看不見。

他想:「咻!我搞錯了。」所以他就把嘴巴張開,放走小狐狸。

小狐狸用最快的速度逃開,當他在跑的時候,他大喊著說:
「多謝了,鱷魚先生!好心的鱷魚先生!你真好心哪,竟然放我走了!」

老鱷魚痛甩尾巴,張嘴去抓,但一切都太遲了,已經抓不到小狐狸了。

經過這件事,小狐狸就遠遠的避開河邊,以免危險。但是,經過大約一個星期,他又有了食慾,好想吃螃蟹,什麼事都阻止不了他,他覺得一定要吃一隻螃蟹才行。
所以,就走到河邊,很小心地看看四週。他沒有看見鱷魚,但牠心裡想:「我不能再冒任何危險了。」

所以就站著不動,開始大聲自言自語地說:

「當我在陸地上看不到小螃蟹的時候,一般我都會看到牠們從水裡冒出來,我就把我的手伸進水裡去抓他們。我在想,今天的水裡有沒有又肥又美的小螃蟹呢?」

老鱷魚藏在河底下的泥土裏面,當他聽到小狐狸說的話, 牠想:「阿哈!我要裝成一隻小螃蟹,當牠把手伸進來的時候,我就用牠來做我的晚餐。」

所以,就把他黑黑的鼻尖伸到水面上等著。
小狐狸看了一下,然後說:

「謝謝你,鱷魚先生!好心的鱷魚先生!你實在是太好心了,讓我看到你在那裏。我可要到別處吃晚餐了。」牠就像一陣風似的跑走了。

老鱷魚嘴裡流著口水,他好生氣喔,但是小狐狸已經走了。

整整兩個星期,小狐狸都不敢接近河邊。然後,有一天, 他心裡有一種感覺,除了螃蟹以外,什麼也不能滿足他,他覺得最少也得吃一隻螃蟹才行。

他非常小心地走到河邊,四周看了一看。他沒有看到鱷魚的影子,但是他也不願再冒任何危險,所以他就站著,一動也不動,開始自言自語地說起話來—他這個人總是那樣子的。 他說:

「當我在岸上沒見到小螃蟹,也沒見牠們從水裡冒出來,一般我都會看到牠們從水底下吐出泡泡。
那些小泡泡會發出「咯」、「咯」、「咯」的聲音,然後會「破」、「破」、「破」,如此,牠們就告訴我鮮美的小螃蟹在什麼地方了,我就把手伸進去抓牠們。我在想,今天會不會見到什麼小泡泡呢?」

老鱷魚低低地躺在泥土和雜草裏,聽到這些話,心想: 「這太簡單了,我只要吹一些小螃蟹的泡泡,牠就會把牠的手伸進來,我就去抓牠。」

於是他就吹,吹了又吹,死勁地吹,那些泡泡非常完美地 打著轉,浮上來,發出了嘶嘶的聲音,轉著、轉著。

小狐狸用不著別人來告訴他是誰躺在那些泡泡的下面:牠很快地看了一看,就跑走了。當牠跑的時候,就唱著:

「謝謝你,鱷魚先生!好心的鱷魚先生!你是全世界最好心的鱷魚,竟然那樣完美的告訴我你在什麼地方!我要到這條河的別處去吃早餐了。」

老鱷魚好憤怒,他爬上河岸去追小狐狸。可是,哎呀!他
才抓不到小狐狸呢!小狐狸跑得實在太快了。

經過了那件事,小狐狸不願再冒險去接近水邊,所以他就不再吃螃蟹了。

他找到一座花園,長滿了野生的無花果,非常好吃,他每天都去那裏吃無花果,不再吃有殼的魚類了。

現在,鱷魚發現了這件事,他決心要吃這隻小狐狸當晚餐,不然,試了不成功,死了也好。

於是他就爬出來,一直爬、一直爬,爬上陸地,到了野無花果園。牠在裏面最大的一棵無花果樹下面,堆起了一大堆無花果,自己則躺在那堆無花果裡面。

不久,小狐狸跳著舞走進花園,非常快樂,毫無戒心,不過還是四週都看了一下。牠看到大無花果樹下,有好大的一堆無花果。
「嗯,」牠想:「那個看起來只有一個可能,像是我的老朋友,大鱷魚。我要好好地調査一下。」

牠站著不動,開始自言自語起來,一一牠總是那樣的。牠說:

「我最喜歡吃的小無花果是微風一吹,就掉下來的又肥、又 熟、又多汁的果子,而它們掉到地上,風會把它們吹得到處滾。那邊那一大堆無花果靜靜的不動,我想牠們都是不好的無花果。」

老鱷魚躲在他那一大堆無花果底下,想著:

「小狐狸的疑心好重,真麻煩!我得讓這些無花果到處滾,好讓牠以爲是風在吹這些無花果。」

於是他就把背部縮起,開始動起來,把那些小無花果弄得到處飛,但是他的背部就露出來了。
小狐狸沒等到再看第二眼,就像一陣風似的跑出花園外了。當牠在跑的時候,回過頭來叫說:
「再度謝謝你,鱷魚先生。你真的太可愛了,竟然告訴我你在什麼地方,我是應該留在這裡給你道謝的,但我不能這麼做!再見了!

這樣,老鱷魚氣得快發瘋了。他發誓,這回一定要吃掉小狐狸做爲晚餐,無論要花甚麼代價。所以他就在地上一直爬,爬到小狐狸的家。
然後爬到裏面,把自己藏在屋子裏,等著小狐狸回家。

不久,小狐狸跳著舞走進花園,非常快樂,毫無戒心,但仍然四周圍都看了一下。

當他要走進去的時候,他立刻就看見地上滿滿都是抓痕, 好像有非常重的東西在地面上拖過的樣子。小狐狸停下來,看了一看。

然後,牠看到牠的門從門旁被撞破了,好像有很大的東西穿過的 ,樣子。

「這是什麼?這是什麼?」小狐狸說。「我想我得調查一下!」

所以,就站著不動,開始自言自語起來〔你還記得嗎?牠總是那樣的),牠很大聲地說:

「我的小房子不跟我說話,多麼奇怪呀!小房子呀,你怎麼不跟我說話?當我回家的時候,如果一切都沒有問題,你總是會跟我說話的。我在想,是不是我的小房子出問題了 ?」

老鱷魚心裡想,一定要裝成小房子才行,不然小狐狸不會進來的。所以他就盡可能地換上一副很,偷快的聲音,然後說:
「哈囉,小狐狸!」

嘿!小狐狸一聽到這個,這回終於很害怕了 !

「那是老鱷魚,」牠說:「我這回如果再不殺他,他一定會殺死我的。我該怎麼辦呢?」

牠的念頭動得非常快,一下就很快樂地說出話來。

「謝謝你,小房子,」他說:「聽到你美麗的聲音真好!親愛的小房子,我馬上就進去陪你,但首先我必須去收集一些柴 火來煮晚飯。」

接著他就離開,去收集柴火。牠收集了好多好多的柴火, 將它們緊靠著門,並沿著房子周圍堆砌起來,然後就放火燒 柴!

柴火冒出煙,然後燒起來,一直把老鱷魚燻成一隻燻鱷魚!

從前從前有一個王子,不想在國王的宮殿過著安逸的生活,就離開宮殿,走進廣大的世界。他日夜不停地趕路,經過巨人的家,看到庭院裡有保齡球瓶和球,就不禁玩了起來。

巨人聽到吵雜聲,跑出來說:「臭小子,幹嘛玩我的保齡球瓶?你怎麼有那麼大的膽子?」
王子回頂他:「不是只有你有膽子而已。」

巨人因爲新娘想要生命樹的果實,就要求王子去幫他採。生命樹的果實四周有鐵欄杆包圍,欄杆前面還有野獸看守。就算可以靠近果子,果子前面還有一個環,手要伸進環裡面才採得到。

王子穿過原野,越過高山,終於來到奇妙的庭園。看守的野獸都在睡覺,所以王子一點都不費工夫就來到生命樹的旁邊。他伸手穿過那個環,要摘取果實的瞬間,環扣住了他的手腕,附著的魔力使王子更有力氣。他要回去時,原本在睡覺的獅子也在後面跟著。

王子把生命樹的果實交給巨人,巨人立刻拿去給新娘。可是他的手腕沒有套著環,新娘不肯相信那是巨人採的。巨人要王子把環給他,王子不願意,巨人就用詭計騙了王子,挖出他的眼睛,還想把瞎了的王子推下懸崖,以便取下那個手環,可是每次都有獅子在一旁阻止,巨人沒有得逞,反而被獅子推下去。

忠心的獅子把王子帶到小河邊,把水潑到王子的臉上,王子的眼睛就稍微看得見了。後來又有一隻小鳥叫他用河水洗臉,王子的視力就完全恢復了。王子對神表達謝意後,帶著獅子繼續旅程。

他來到一座城堡,看到一個女孩從裡面走下來。女孩雖然長得很美,整個人卻是黑濛濛的。原來她中了魔法,希望王子能夠拯救她。

女孩說,只要他能夠在城堡裡,毫不畏懼地忍受三天痛苦,就能解除她身上的魔法。王子什麼都不怕,就答應借用神的力量試試看。

第一天晚上,王子熬過惡魔的攻擊,隔天早上女孩帶來裝著生命水的小瓶子,塗在王子的傷口上。傷口立刻癒合,女孩的雙腳就變白了。

第二天晚上,王子仍然撐過惡魔的攻擊。隔天早上,女孩又用生命水爲王子療傷。女孩連指尖都變白了。

最後的晚上,王子受到最殘暴的惡魔攻擊,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女孩走進來把生命之水灑在他身上。沒多久,王子醒過來,恢復了精神,看到旁邊有個肌膚白皙如雪的美女。

「站起來,在樓梯上把劍揮三下,魔法就會解除。」

王子照做,城堡就擺脫詛咒回復生機。原來女孩是一個富國的公主。當天就擺了喜宴,在歡樂的氣氛中慶祝王子與公主結爲連理。

兒童詩

09.29.2015, No Comments, 兒童詩, by .

種子
在黑暗的泥土裏,
我拼命的往上鑽,
鑽呀!鑽呀!
終於探出了頭,
世界是多麽明亮呀!

露珠
是姊姊斷線的珠鍊?
是弟弟忘了的玻璃珠?在葉片中,草叢裡,粒粒透着晶瑩。
當我伸手去取時,
却被太陽伯伯拿走了。

星星
不知什麽時候,
夜神把把黑幕拉上了。
天空裏,
閃爍著無數的眼睛,
那是一群小天使醒了。
眨呀貶那明亮的眼睛,
準備飛入孩子們的夢中。

朝陽
弟弟指著剛昇起的太陽,
說:哇!
太陽破了!
妹妹說:難怪,太陽跑進我眼睛裏了好痛啊!

爸爸的眼睛
爸爸的眼睛,好厲害!雖然是細細小小的,但能容下天下事。

媽媽上美容院
媽媽的頭髪,又變了樣,
捲捲的,像綿羊的毛,
跟昨天的媽媽不一樣,
我換了一個新媽媽。

影子的幻想
影子是個鬼鬼祟祟的小偷,跟在我背後,
想熟悉家人的擧動,好等待機會下手?
還是像迷路的孩子一樣,找不到媽媽,
太陽出來的時候,
一直跟在我屁股後頭?

爬山
在山腰,
山在譏笑我,
風在諷刺我。
一顆顆汗珠滴了下來。
到山上,
往下看,
山谷多麼美麗,
很懐疑,
我是從那兒上來的?

假如我是風
假如我是風,
要在原野上,
盡情奔跑;
在竹林裏,
快樂的穿梭;
在天上和烏兒,
玩捉迷藏。


你,
在黑漆漆的夜裏,滿天星斗與你,
爭輝,
沒有你,
黑夜不再呈現光明,
沒有你,
夜貓子就不再淸醒。
你是人類的好朋友,永遠!永遠!


雲兒雲兒!
你的本領眞大,伸手一指,
一座山呈現在天際,
再一指,
棉花似的般駛過來,
搖身一變,
白髮蒼蒼的先翁,駕著小舟,
划向天邊,
你眞是神通廣大。


小雨!小雨!你有什麼傷心事?
爲什麼見到你,總是淚汪汪。


千條線,
萬條線,
誰在天空撒絲線,
撒滿地,
撒滿天,
撒到河裡就不見。


假如我是一片雲
假如我是一片雲,那該有多好!
隨時都可以變化,
要變什麽樣就變成什麽樣,
像一個神仙,多逍遙啊!
我沒有固定的家,
只要我的表哥「風」哥哥一來, 我就得趕緊搬家,
因爲他是一位覇道不講理的人。

鏡子
我看著你,
你也看著我,
我笑,你也笑,
我哭,你也哭,
咦!奇怪!
媽媽到底什麼時候生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我呢?

蝸牛
蝸牛,蝸牛,
眞神奇!
背起了房子到處玩兒去!
蝸牛,蝸牛,
沒力氣!
走起路來慢條斯理!
是不是
房子太重壓得你透不過氣?

下雨了
太陽公公!
是誰惹您生氣了?
是雲姑姑
不小心弄黑了您的衣服?是雷公叔叔
太大意震痛了您的耳膜?是電母阿姨
不留神刺疼了您的眼睛?啊!
我知道了!
是他們三人惹的禍!
使得您生氣!
所以您:
淚珠兒大顆大顆的 滴溜溜的掉個不停!

毛毛蟲
小毛蟲爬著走,
蝴蝶一見就搖頭。
毛蟲說:
不害羞!
小時候,
你長得跟我一樣醜!

甜密
媽媽的愛像蜜糖罐,
隨便我;
要拿多少就拿多少,
也秤不出來,
只知道,
甜得我心花怒放。

大雨衣
媽媽買了一件大雨衣,一件斗蓬似的雨衣,弟弟穿上了它,
笑開了臉,
樂飛了心,
弟弟喊著阿姨,
阿姨!阿姨!
你看我像不像小飛俠。

多了一盞燈
弟弟,
躺在爺爺的懷裏,
望著天,
看著雲,
指著天空,
怎麼多了一盞明亮的燈。

蠶姑娘要出嫁了,
覺得身上的白長袍不好看,努力的把它脫下來,
沒想到裏面的衣裳更舊了,她只好日夜不停的紡紗,
白紗禮服織好了,蠶姑娘卻累倒在白紗堆中。

婆外
頑皮的雲弟弟打翻了墨水瓶,
把海姑娘鑲著白花邊的藍衣裳弄髒了,也弄髒了自己的白襯衫,
海姑娘傷心的哭著,
風爸爸氣得大吼,
一巴掌打在雲弟弟臉上,
雲弟弟疼得哇哇大哭。
慈祥的太陽媽媽出來了,
洗乾淨了海姑娘和雲弟弟的衣裳,
送給海姑娘一條七彩的金腰帶。

外婆變成白雪公主,睡在漂亮的方盒子中。
媽媽變成小仙女,
穿著白色的衣裳。
小仙女呀!
我不要玩一顆顆的珠子了 我想要變成白馬王子,
叫醒外婆。

沉思
我的情緒,
像白雲般流浪又飄忽,
我的心窩,
像花兒般朶朶盛開,我的思絮,
像泉水般咕嚕地湧出,
哦!
古今中外
都在我神遊中。

漢堡
漢堡不是城堡,卻是一個大麵包。
裏面夾的,
有肉,有菜,
還有番茄,東西真不少。
痛痛快快的,
吃他一個,
不知道有多好

蜜蜂
小蜜蜂,
嗡、嗡、嗡………
嗡、嗡、嗡………
東飛飛,西飛飛,
一天到晚忙不停,
好像
是個貪心的採購者。

毛毛蟲
自然老師說:
它是蝴蝶的乖寶寶,
老奶奶說:
它是小鷄的滋補品,
頑童的法寶,
嫩葉的惡敵,
小弟弟說:
我要抓一條毛毛蟲來嚇小偷保護媽媽。

演員與觀衆
你叫我瘋子,
我叫你呆子,
瘋子與呆子,本來是好友,這個世界,有了你我,
從此不再寂寞。

春風
跑到原野,
草兒向你鞠躬,
枝頭上的小手,
在鼓掌歡迎,
花兒笑了,鳥兒也在叫,
好一陣子的熱閙。
跑到我家,
地板在洗澡,
牆壁在冒汗,
姊姊說煩,弟弟說外面好玩,哥哥的風筝,
要不是你的幫助,
怎麼吻著藍色的帷幕。

太陽、月亮
太陽公公眞費電,
都已經天亮了,
還不快把燈熄掉。
月亮阿姨最小氣,
天空都暗了,
才跑去跟太陽公公借電。

小黑
喂你怎麼愁眉苦臉的猛在那兒伸舌頭,
問你原因,
你又總是汪汪汪。
你怎麼不坐下歇著老是站得挺挺的,
該不是和我一樣,也被媽媽揍屁股吧!

蘋果
老師說:
牛頓看到了蘋果從樹上掉下來 就發明了地心引力。
爲什麼我看到了蘋果,
只想吃它一口呢?

螞蟻
老師叫我們回家觀察昆蟲,
我趴在院子裏找螞蟻,
媽媽看見了,
把我拉起來,說不可以趴在地上難道媽媽的眼睛那麼好,
站著就可以看見螞蟻在幹什麼嗎?

小花貓
小咪咪,快下來!
不要爬到屋頂上,
不小心跌下來,會很痛的。
小咪咪,快下來,
天快黑了,
快回家吃飯吧!
小咪咪,
小咪咪,
快下來,
再不回家,
冬冬就不管你囉!
小咪咪,
快下來!
你再不下來 就看不到,卡通影片了!

我的媽媽
我的媽媽最漂亮,
我要把她畫下來,
我先畫媽媽的臉,
再畫媽媽的眼睛、鼻子、嘴巴、頭髮!
我的媽媽穿著花旗袍和高跟鞋,手裏提著菜籃去買菜。

請客
雞蛋糕、大麵包,香香又可口,
冰淇淋、棒棒糖、甜甜又蜜蜜,
還有雞蛋布丁、巧克力,小寶寶們最愛吃,
好寶寶,别貪心,别多吃,吃前洗洗手,吃後漱漱口,
細細嚼,慢慢嚥,保護胃腸最重要。

雲兒
雲朶兒最淘氣,他最喜歡變把戲,一會兒變飛機,一會兒又變成棉花糖、棒棒冰,
害得我的口水滴呀滴!

小猫咪真頑皮,愛玩球類的遊戲,
把媽媽心愛的毛線球滾過來又滾過去;
把弟弟寶貝的小皮球踢到東又踢到西,
小貓咪别淘氣,乖乖聽話守秩序,我叫姊姊賞你魚罐頭,
餐餐吃!把你養的像球一樣胖。

春雨
春雨像
細細的繡花針,
繡了一朶朶的紅花、黃花……..
繡了一串串的
項鍊、花環………………
送給了大地
孩子見了呵呵笑,
農夫看了瞇瞇笑,
却不知誰是繡花手。

春夏秋冬
春姊姊最愛打扮了,
每天穿著花花衣和綠涼鞋,
到處遊逛。
夏弟弟最淘氣了,
一會上天玩皮球,
一會下水打海戰。
秋妹妹最害羞了,
見了生人,
直摟著媽咪不放手。
冬公公最孤單了,
老愛一個人賣棉花糖。

牽牛花
牽牛花,最怕熱,
天一亮,趕忙撐起了紫花傘。
牽牛花,喜歡朋友,
爬向小草,爬向老榕,又爬向高牆,
想找個朋友談天。

玩具與我
我的家裏,
有很多玩具。
會聽話的大象,
可以走路的公雞;
會淘氣的唐老鴨,
可以存錢的胖豬。
我每天爲他們說故事,我敎他們唱唱歌,
我敎他們跳跳舞,
他們不吵也不鬧,
相親相愛眞幸福。


他的肚子裏,
藏著動聽的故事,
叫人聽了歡喜。
他的肚子裏,
藏著美麗的圖書,
叫人看了喜歡。
這是仙女手中的魔杖,
輕輕一塗,
可以現出美的彩虹。

牽牛花
奇怪奇怪眞奇怪!
它不是小牧童,
人人叫它牽牛花。
奇怪奇怪眞奇怪!
它不是喇叭手,
偏偏拿著小喇叭。

春天
春風,
叫草兒穿上金黃色的衣裳;
叫花兒張開大嘴歌唱,
也叫樹兒不寂寞的掏出綠甲。

森林
個個撐著大傘,
望著雲姊姊的白衫,
聽著風妹妹的歡唱,
等著雨弟弟的哭號。

火雞
毎天晚上,
火雞爺爺好像去喝喜酒,一大早總是滿是臉通紅,暈醉得斜著手臂,
在泥地上畫界限。
我大聲地叫他:
「咯嚕咯嚕咯嚕」。
他才突然醒過來,
微笑的捋著紅鬍鬚, 「咯嚕咯嚕咯」。

水仙花
水仙花,眞好看,黃花蕊,白花瓣,
朶朶像玉盞,人人都稱讚。

從前,有一個富商資本雄厚,經常到世界各地去做買賣。一天,他騎馬離開家鄕出去做買賣。天近中午,他感到又熱又累,便坐在路旁的一棵大樹下休息,並隨手掏出一把棗充飢。吃後,他把棗核向前扔去。突然,地面上冒出一個高大的魔鬼,對他上下打量一番,然後大聲吼道:
「你應該立即被處死,因爲你殺了我的兒子!」
商人驚恐萬分,戰戰兢兢地說:「我一生中從來沒有殺過人,怎麼能說我殺了你兒子呢?」
「你扔棗核時,正好我兒子從這裡經過,棗核打在他的胸上,他就死了。所以我要爲兒子報仇!」
「可是我並沒有看見他,更不是有意殺害他。」
「你明明可以將棗核扔在身邊,爲什麼要用力扔出去呢?我必須報仇!」
商人見魔鬼兇惡而頑固,就哀求道:「我家還有妻室兒女,請允許我回家通知他們寫個遺囑,我再來聽任你的處置。」
魔鬼聽信了商人的話,放他走了。
商人到了家中,向親人講述了他的遭遇。親人們悲痛欲絕。商人立下了遺囑, 告別了家人,便回到那棵大樹前。
商人悲哀地坐下來,靜候魔鬼的出現。
過了一會兒,一個手牽羚羊的老人來到他面前,見他滿臉愁雲,忙問原因。商人向他講述了自己的不幸。老人聽了非常驚訝,說道:「我不離開你,我要親眼看看事態的發展,並盡最大的能力幫助你。」
正當兩人談話的時候,一個手牽兩條黑狗的老頭和一個牽著一頭騾子的老頭也來到大樹下。第一個老頭向這兩人講述了商人的情況,這兩人聽了覺得很奇怪,決定留下來幫助商人度過難關。
突然,狂風四起,塵沙遍地,之後,一個手持寶劍身材高大的魔鬼出現在衆人的面前。他一把抓住商人,舉寶劍就要砍。

三個老人一齊站起來,其中手牽玲羊的老人走上前,吻了魔鬼的手說:「偉大的魔王,倘若我給你講個離奇古怪的故事,你能將他的罪過免去三分之一嗎?」
這個魔鬼酷愛聽奇聞軼事。他聽說老人要給他講離奇古怪的故事,立刻坐下來洗耳恭聽。他答應,如果故事確實離奇,將免去商人三分之一的罪過。於是,第一位老人講道:
「你見到的這隻羚羊,本是我的妻子,也是我叔叔的女兒,我們一起生活了三十年,但是沒有子女。後來我又娶了一個小妾,她爲我生了一個漂亮的男孩,我們認眞地教育撫養,使他成爲一個聰明健壯的少年。他十五歲的時候,我到外地經商,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我妻子趁我不在,用魔法將我兒子變成一頭小牛,將他的生母變成了一頭母牛,並把他們送給了牧人。我回來後不見他們母子倆,便向妻子打聽他們的下落。 她說:『你的小妾死了,你的兒子因爲悲痛離家出走,至今也沒回來。『我沒有懷疑這一消息,只是感到生活無比殘酷。』
「宰牲節到來,我叫牧人去牧場給我挑選一頭母牛,我要親手把牠殺掉。牧人給我拉來一頭肥壯的母牛,原來這就是我那中了魔法的小妾。當我舉刀要宰時,牠發出我從未聽過的悲切的哞叫聲,我不忍下手,便叫牧人代我執刀。牧人剝開牠的皮之後發現,除了骨頭,裡面什麼都沒有。我很後悔。當即又叫人拉來一頭肥壯的小牛,牠就是我那中了魔法的兒子,牠一見我,便淚如泉湧,趴在地上用乞求的目光望著我。我動了惻隱之心,叫牧人把牠放回牧場。
「次日早晨,牧人跑來找我,要告訴我一個好消息。」
「牧人說:「我有一個女兒,跟外婆學法術昨日剛回來,正遇到我牽著那頭小牛回去。她一見,便看出了其中的隱情。她告訴我,這頭小牛原是主人的兒子是他的大娘用魔法將他變成這樣的,他的母親被變成了一頭母牛,可惜已經被殺掉了。
「我再也不能忍耐,飛快地跟牧人向他家跑去。我懇求牧人的女兒將我兒子恢復原形,並答應將牧場送給她。但她笑著說:「我什麼也不要,只求您把我許配給您兒子,並同意我將您的妻子變爲羚羊,免得她再去害人。」
「牧人的女兒端了一杯水,唸了幾句咒語,然後把水灑在小牛身上,小牛立即恢復了人形。事後,我讓我兒子娶了牧人的女兒爲妻。她把我的妻子變成了羚羊,就是你現在見到的這隻。這就是我和羚羊的故事。我想您會覺得離奇吧?」
「的確離奇,」魔鬼說,「我免去商人三分之一的罪過。」

這時,第二個老人趨身上前,吻了魔鬼的手,要求魔鬼允許他講一講他和兩條黑狗的故事,並說,倘若他的故事在離奇古怪方面不亞於前者,魔鬼應當減掉商人三分之一罪過。魔鬼答應了。於是老人講道:
這兩條黑狗本是我的兩個哥哥。父親去世時曾給我們留下三千金幣,我們各分一千。可是我兩個哥哥做生意賠了本,便慫甬心我去海外經商,我同意了。
我們租了一條船,把貨物運往一座繁華的城市。在那裡我們的貨物十分暢銷,很快便賺了很多錢。我們準備回家了,當我們在岸上等船時,一個衣衫襤褸、面容可憐的女人走到我面前。
『先生’』她說’『做點好事吧’我會報答您的。』
『要我做什麼’你說吧。我不需要報答和感謝。』
『我希望您娶我爲妻’把我帶往您家’我將把我的一切貢獻給您。』
我同情她,答應了她的請求。我把她帶到船上,給她換上漂亮的服飾原來 她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姑娘。
兩個哥哥對我的行爲開始是恥笑,後來逐漸變爲嫉妒。爲了得到我的錢財和妻子,他們決定謀害我。

一天夜晚我和妻子正在酣睡,兩個哥哥偷偷進入我的船艙,輕手輕腳地將我抬起,拋進大海。我妻子從夢中驚醒,變成一個仙女,把我從海中救起,帶到一個島上。她爲我換上一身乾衣,對我說:
『你曾不嫌棄我的貧困而娶我爲妻,我應該報答你。我要殺了你兩個忘恩負義的哥哥,爲你報仇。』
然而我說:『他們是我的哥哥,我不忍心看著他們死去,儘管他們對我很壞。』
『既然你反對,那就暫且饒了他們。』妻子說罷,她帶我飛回家。我倆繼續做生意。』
一天傍晚回家,我發現院裡拴著兩條黑狗,妻子對我說:
『這兩條狗便是你那兩個哥哥。今早我去看望我的妹妹,順便向她講了這件事,她聽後非常氣憤,用魔法把他們兩人變成了兩條狗,十年後魔力才能解除。』
「魔鬼先生,一晃十年過去了,我現在就是要帶牠們去見我的小姨子,讓她恢復牠們的原形。沒想到,中途碰見了這樁事情,我希望您喜歡我的故事,減輕商人的罪過。」

「你的故事確實有趣我答應你的要求,去掉他三分之一的罪過。」
剛說完,第三個老人也走向前,吻了魔鬼的手,說道:「魔鬼先生,我想藉此機會也給您講一個故事,它比前兩個更有趣更離奇。講後我希望您把商人剩餘的罪過全部減去。」
「你講吧,我聽後再下定論。」
「年輕時,我娶了一個美麗的妻子,我非常愛她,體貼她,尊重她。可是有一天,我回家時發現她對我不忠。我感覺受了莫大的污辱,非常憤怒。
她從我的目光中知道我要發作,便使出她的一貫魔法,她從小就掌握了魔法,經常運用它來擺脫窘境。她迅速地將一些早已準備在身邊的水灑在我身上,念了咒語,把我變成一條小狗,趕出家門。
「從此我流落街頭,到處尋食覓水。一次我來到一個肉店前,等待殘肉碎骨,老闆可憐我,把我帶回家。可是他女兒一見我便大嚷大叫,原來她也懂得魔法,她看出了我的本來面目。她徵得她父親的同意,將我變回了人形。
「我拉住肉店老闆的手,對他和他女兒表示了衷心的感謝,並對他們講起了我的身世。然後我向姑娘提出,希望她能幫助我將我妻子變成一頭騾子。她欣然答應,送給我一杯水,囑咐我說:『待她睡熟時把水灑在她身上,口中念道:請眞主允許我把你變成一頭騾子吧。』
「我悄悄地返回家。午夜,當她酣意正濃時,我按姑娘的指示將水灑在她身上,果然靈驗。魔王,現在站在我的這頭騾子便是我那不貞潔的妻子。」
魔鬼轉向騾子問:「這個老頭說得對嗎?」騾子點點頭,魔鬼非常驚奇,免去了商人的罪過。
三位老人幫助商人擺脫了危險,非常高興。他們相互道別,各奔前程。
商人出人意料地又返回家來,一家人歡喜異常。他告訴他們事情的經過,全家老少驚奇不已,感慨萬分。

發表《相對論》前,默默無聞的愛因斯坦在紐約街頭散步,迎面走來一位老朋友,他看到愛因斯坦邋遢的樣子,大爲詫異地嚷嚷道:「尊敬的愛因斯坦先生,紐約的夜色如此迷人,我看你可以換一件新大衣了」
愛因斯坦聳聳肩,滿不在乎地說:「才不呢!現在這件舊大衣挺保暖的,再說了,紐約也沒多少人認識我,穿什麼衣服無所謂。」
發表《相對論》後,已經譽滿全球的愛因斯坦又一次在紐約街頭散步,又和這位老朋友迎面相逢。那位老朋友再次驚呼起來:「天啊,尊敬的愛因斯坦博士,你已經是全世界聞明的大科學家了!怎麼還穿著這件舊不拉嘰的大衣?該買件新大衣了」
愛因斯坦還是輕鬆地搖搖頭道:「才不呢!這件衣服還能保暖呀!再說了,現在紐約人都已經知道我是誰了,穿什麼衣服無所謂。」

一個年過半百的人得知自己患了絕症,出於對生命的依戀,他找到了一位高人向他求救。高人對他說:「你身上的症狀一般人很難醫治,我知道有只有一個人可以治癒。他深居簡出,誰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但他很喜歡音樂,只有你四方遊吟,到處唱歌,才有可能找到他的蹤跡。」

患者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生命之樹仿佛從新找到了甘露。爲了尋找這位能醫治絕症的人,他背起吉他,開始了四方遊吟。每到一個地方,他都很熱情奔放地高聲吟唱,每次唱完都引來了聽眾的陣陣喝采。就這樣,雖然一直沒有遇見傳說中可以醫治絕症的人,但患者卻因爲熱愛歌唱而越來越精神抖擻,充滿活力,一直活到了九十幾歲還思維淸晰、身體矯健。

有一天患者正在高聲吟唱時,那個可以醫治他絕症的人終於出現了,他檢査了一下患者的身體,說:「你並沒有什麼絕症啊!」患者大吃一驚,反問道:「你確定我沒有絕症?」在再次得到了肯定沒有絕症的答復後,患者如釋重負,從此不再有尋找醫者的動力,也不再四方遊吟,熱情高唱,結果兩個禮拜後,他就一命嗚呼了。

什麼也沒種的農夫

這一年的天氣一如往常,沒什麼特別的。有人想收購農作物,就問農夫:「你在田裡種玉米了麼?」農夫搖搖頭說:「沒有,因爲我怕天公不作美,不下雨。」

那人繼續問道:「那你種了棉花嗎?」農夫擺了擺手答道:「沒有,因爲我怕會有蝗災,害蟲會吃了棉花。」

那人很確定地說:「那你一定種了西瓜吧?」農夫依然搖頭道:「沒有,因爲我怕會有水災,洪水會把瓜田淹沒。」

那人滿臉狐疑地問道:「那你究竟種了什麼呢?」「既然種任何東西都會有危險,那麼爲了保險起見,我什麼也沒種。這下任何的災難我都不用害怕了。」

一名商人和一名燒餅販子在外邂逅,不愼同時被洪水困在一個城外二十米高的山崗上,山崗上沒有任何的野生動物,沒過多久兩人隨身攜帶的食物都吃光了。商人只剩下一麻袋沒用光的金幣,燒餅販子則還剩下一麻袋沒賣完的燒餅。
從來不把燒餅放在眼裏的商人此刻饑腸轆轆,他向燒餅販子提出一個金幣換取一個燒餅,而平時的價格一個金幣可以買50個燒餅。面對這個空前划算的買賣,燒餅販子居然覺得還不滿足,他認爲千載難逢的發財機會終於來到了,他要求商人用兩個金幣來換一個燒餅,或者一麻袋金幣換一麻袋燒餅。商人想了想,選擇了用一嘛袋金幣換取一麻袋燒餅。
過了好幾天,洪水並沒有任何消退的跡象,商人靠用金幣換來的燒餅每天很悠閒地度過,而燒餅商則空對著一整袋金幣而餓得咕咕叫,最後他實在忍不住饑餓,向商人提出用每兩個金幣的價格換回燒餅。商人不同意,並把價格漲到每個燒餅五金幣。爲了活命,燒餅販只能屈辱地按照五金幣的價格買單。
洪水退後,燒餅全部吃光了,而那一整袋燒餅販子夢寐以求的金幣,又完整地回到了商人手中。

有個男人帶了一條混種的梗犬走進酒吧。這個人告訴酒保,這條狗的品種相當珍貴,並且出示牠是冠軍犬的文件給酒保看。但這個人無法久留,他已經約好要跟銀行行員見面,但狗又不能進銀行。於是他希望酒保能代爲照顧狗兒兩個小時,事後會給他十美元的報酬。
狗主人離開後,另一名顧客出現了,他點了飲料,注意到這條狗,並且大爲讚賞。意外的是,這個客人居然願意出5000美元買這
條狗。想當然爾,酒保不能把狗賣給他,因爲狗不是他的。
「聽好了,」客人說:「我不是在唬你,這條狗的品種很珍貴。我是懂狗的人,我願意花5,000美元跟你買狗,現在就給錢。怎麼樣,要不要賣一句話!」
酒保覺得回絕這筆交易是不智的,於是告訴對方,眞正的狗主人很快就回來了,他會轉告狗主人這個提議。
客人說:「那就看你的囉!我現在必須離開一下,三小時後回來。如果你能幫我搞定這件事,我會付你5000美元買狗的錢,外加200美元傭金。」說完客人就走了。
不久,狗主人回來,一副心情沮喪的樣子:「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貸款泡湯了,我需要現金。」
就在這個時候,酒保說,自己願意出500美元買他的狗。可想而知,狗主人當然不願意自己的狗只賣這個價錢。最後,價錢拉高了一些,順利成交。原先的狗主人走了之後,酒保開始等啊等,等著那位買狗的客人出現。不用說,那個客人是不可能出現的,因爲這兩個人是串通好來騙錢的。

PS.
騙子想馬上獲取現款時,會設下這類騙局,在商業上,這種詐騙模式又稱爲簡易詐騙。當被害人不是酒保而是有錢的商人,當標的不是雜種狗而是金礦、油井、珠寶或佛州溼地時,獲利可以達到數十萬美元。小心:不管是哪種標的,你可以確信它其實跟狗沒什麼兩樣。
原則:詐騙可以分爲六個部分。
牢記詐騙的六個部分,如此當有人試圖騙你時,你就能認出模式並加以反制。
部分一:勸誘。勸誘的工作通常交給下套人來做,他們的任務是讓被害人進入圈套中。下套人會用各種方式取得你的信任,少數人會出示證件,但絕大多數是訴諸個人魅力與推銷術。
部分二:誘因。誘因是被害人遭到詐騙的主因。在典型的騙術中,誘因通常是快速致富,其他的好處則包括性行爲(例如假賣淫眞詐財或仙人跳〉。有時誘因來自於助人,例如慈善捐款。當然在詐騙的例子裡,慈善是假,錢進了騙子的口袋是眞。
部分三:誘餌。絕大多數的騙局會使用誘餌,也就是第三人,這些人有時爲配合演出還會裝笨,或者裝做與雙方沒有任何利害關係,好誘使被害人上鉤。在拍賣會上,假買家會哄抬價格。誘餌也會讓被害人知道,要贏得果殼遊戲與三張牌賭局有多容易。

春秋戰國時期,齊國有一個很有才學的人叫鄒忌,他看到齊威王常常沉溺於享樂,而不專心國家大事,非常著急,總想找機會勸諫。但鄒忌是一介平民,根本沒有資格和機會見到齊威王,更別提給出建議和主張了。
可是鄒忌不甘心,總想施展自己的抱負。他聽說齊威王喜歡音樂,於是就想出了一個辦法。有一天,他抱著一架古琴去求見齊威王,說自己是技藝高超的琴師,聽說大王喜愛聽音樂,特地前來拜見。
齊威王聽說來了一個琴師,心中高興,就趕忙將他傳召進來。鄒忌拜見齊威王之後,就坐下來,不疾不徐的調校著琴弦。等把音調好以後,又煞有介事的把兩隻手擱在琴上,作出即將彈奏的樣子,但卻又一動也不動。
齊威王左等右等,見鄒忌一直沒有真正彈奏,就問:「怎麼不彈呢?」鄒忌雙手作揖說:「小人不僅會彈琴,還知道彈琴的道理。」齊威王雖然愛好音樂,自己也能彈琴,但是對樂譜的理論知識還不是很明白,聞言頓時來了興趣,於是他就讓鄒忌講來聽聽。
鄒忌整理衣冠,正襟危坐,從作琴的始祖伏羲氏講起,一直談到文王、武王對琴的形狀樣式的改造,越講越深沉。齊威王起初還頗有耐心,後來便漸漸的有些不高興了,於是他氣呼呼地說:「你說得天花亂墜,我聽得雲山霧繞,光講這些空洞的大道理有什麼用呢?你還是彈奏一曲給我欣賞吧!」
鄒忌聽了齊威王的話,連忙站起身來,再次跪拜,神情嚴肅地說:「大王看見我拿著琴卻不彈,光講空話,一定是很不滿意吧?現在,所有的齊國人看見大王拿著齊國的大琴,九年來沒彈過一回,也都有點不滿意呢!」
齊威王是一個善於納諫的君王,聞言,他馬上恍然大悟,趕忙站起來說:「原來先生是拿彈琴來勸導我啊,我明白了。」於是便吩咐人把琴拿下去,和鄒忌談論起國家大事來。 在鄒忌的輔佐下,齊威王勤政愛民,終於使齊國強盛起來,成為東方的強國。

莊子是戰國時期道家學派的代表人物,是一個很有名望並頗受人們尊重的學者。但是,莊子雖然學富五車,家境卻貧寒窘迫,一直過著清苦的日子。
有一回,莊子家又到了青黃不接的時候,一連幾天都沒有入肚的口糧。莊子沒有辦法,打算到不遠處的監河侯那裡借一點糧食糊口。這個監河侯是管理當地河道水利的小官,依靠俸祿和小買賣營生度日,生活過得還算不錯。因為他平日與莊子的關係很融洽,所以莊子覺得向他求助應該沒有問題。
來到監河侯的家門前,莊子剛好見他從裡面走出來。監河侯看見莊子,連忙招呼:「先生這是到哪裡去?」莊子說:「我來找您求助!」監河侯呵呵一笑,很禮貌地說:「先生別客氣,有什麼請說吧。」
當莊子羞澀地道明來意後,監河侯卻面露難色,吞吞吐吐地敷衍道:「這個是小事情啊,沒有問題的!但是,我這幾天實在太忙了,東邊的河堤要整修,西面的河道要拓寬,整日暈頭轉向。你等一等,過一段時間後,我的封邑就可以收穫糧食,等我收了租子,不要說借你一點口糧,就是借你三百兩金子也沒有問題!」
聽到監河侯虛偽的托詞,莊子很氣憤,就對他說:「昨天我到這邊來時,走到半路聽到 「救命啊,救命啊」的呼救聲,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條鯽魚正躺在一根乾涸的車轍中,在那裡有氣無力的喘氣。我很好奇,就問牠:「你怎麼躺在這裡?」鯽魚回答說:「我本來是東海水族的臣民,現在落在這裡,眼看就要沒命了,請你快給我水,哪怕是一斗一升,救救我的命吧!」我覺得牠很可憐,就對牠說:「你不要害怕,我一定幫助你!現在我馬上就出發到南方去,向吳王和越王遊說,讓他們拿出整條西江的水來給你。」沒想到這條不知好歹的鯽魚居然氣憤的對我吼叫:「我就快要死了,如果現在能得到一升半斗的水就可以活命了,而你卻還在誇誇其談,哇啦哇啦說些沒用的空話。如果按照你說的那樣辦,還不如早點兒到賣魚乾的店鋪裡去找我呢?」
莊子說完就拎著空口袋離開了,留下滿臉通紅的監河侯在那裡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