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57 »

從前,有一個小老婦人和一個小老頭,他們單獨住在一間小小的舊房子。他們沒有生半個小女孩或小男孩。

所以有一天,這個小老婦人用薑餅做了一個男孩,還給他做了一件巧克力的外套,上面用肉桂子做鈕釦,他的眼睛是用優質的、大顆的葡萄乾做的,他的嘴巴是玫瑰色的糖所做的,他還有一頂很可愛的小帽子,是用一種橘紅色的糖做的。

當這個小老婦人把他塑造好,穿著完畢,也把他的薑餅鞋捏造成形之後,她就把他放到一個烤盤上。

然後把烤盤放進烤箱,關上門,她想:「現在我有我自己的小兒子了。」

當薑餅男孩快烤好的時候,她把烤箱的門打開,把烤盤拉出來。小薑餅男孩就跳到地上,跑出門外,跑到街上去!

這個小老婦人和小老人盡快的在後面追他,但他只是笑著,大聲叫說:

「跑啊!跑啊!盡快的跑!」

「你抓不到我,我是薑餅人!」

而他們抓不到他。

這個小蓳餅男孩一直跑啊,跑啊!直到他遇見一頭母牛,站在路旁。「停,小薑餅男孩!」母牛說:「我要把你吃掉。」 小薑餅男孩笑著說:

「我已經逃過一個小老婦人,」

「一個小老人,」

「我也能逃開你,我逃得開!」

於是,這頭母牛追著他,他回過頭來,大聲說:

「跑啊!跑啊!盡快的跑!」

「你抓不到我,我是薑餅人!」

母牛追不上他。

這個小薑餅男孩一直跑啊,跑啊!直到他遇見一匹馬,在草地上。「請停下來,小薑餅男孩!」馬說:「你看起來好像 很好吃的樣子。」

但是這個小薑餅男孩大聲笑。「才不呢!才不呢!」他說:
「我已經逃過一個小老婦人,」
於是,馬就追他,他回過頭來,大聲說
「跑啊!跑啊!盡快的跑!」

「你抓不到我,我是薑餅人!」

而馬也追不上他。

過了一段時間,這個小薑餅男孩來到了一個穀倉,裏面滿滿的都是打穀的人。當打穀人聞到了這個小薑餅男孩的氣味, 他們試著把它撿起來,就說:「不要跑那麼快,小薑餅男孩。你看起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但是這個小薑餅男孩跑的比以前更快了,他一面跑,一面大叫著說:

「我已經逃過一個小老婦人,」

「一個小老人,」

「一頭母牛,」

「一匹馬,」

「我也能逃開你們,我逃得開!」
而當他發現他跑在打穀人的前面,他就轉過身來,對著他 們大喊:

「跑啊!跑啊!盡快的跑!」

「你抓不到我,我是薑餅人!」

而這些打穀人真的追不上他。

然後小薑餅男孩跑得比以前更快了。他一直跑啊,跑啊!到他來到一片田野,到處都是在除草的人。

當這些除草人看到他長得非常好看,他們就追他,叫著 說:「等一等!等一等!小薑餅男孩,我們想吃你!」

可是小薑餅男孩比以前笑得更大聲了,跑得像一陣風。
「一頭母牛,」

「一匹馬,」

「一座穀倉裡全部的打穀人,」

「我也能逃開你們,我逃得開!」

而當他發現他跑在割草人的前面,他轉過身來,對著他們 大喊:

「跑啊!跑啊!盡快的跑!」

「你抓不到我,我是薑餅人!」

而除草人真的追不上他。

到了這時,小薑餅男孩非常驕傲,他以爲沒有人能追得上他了。很快的,他看到一隻狐狸正要從一片田野裏經過。狐狸看著他,開始跑起來。

但是這個小男孩對著牠大喊說:「你抓不到我的!」狐狸開始跑得更快,小薑餅男孩也跑得更快,他一面跑一面笑著
「我已經逃過一個小老婦人,」

「一個小老人,」

「一頭母牛,」

「一匹馬,」

「一座穀倉裡全部的打穀人,」

「一片田野裡全部的除草人,」

「我也能逃開你,我逃得開!」

「跑啊!跑啊!盡快的跑!」

「你抓不到我,我是薑餅人!」

「怎麼了?」狐狸說:「就算我能抓到你,我也不要抓你的。我根本不想打擾你。」

就在此時,小薑餅男孩跑到一條河邊。他不會游泳過河,
但他想要繼續跑,好逃開母牛、馬以及人。

「跳到我的尾巴上,我帶你過河,」狐狸說。

於是小薑餅男孩就跳到狐狸的尾巴上,狐狸就進到河裏游泳。

當牠離開河岸一小段距離之後,牠說:「小薑餅男孩,你在我的尾巴上太重了,我怕弄濕了你,跳到我的背上吧!」
小薹餅男孩就跳到牠的背上。

到了遠一點的地方,狐狸說: 「我怕水會淹過你,這樣把,跳 到我的肩上來。」

小薑餅男孩就跳到牠的肩上。
到了河中央,狐狸說:「小薑餅男孩,我的肩膀快要沈下去了,跳到我的鼻子上吧,我把你頂出水面。」

於是小薑餅男孩就跳到牠的鼻子上。

狐狸一到河岸,就把頭甩過來,一口咬了下去。

「哎呀!」小薹餅男孩說:「我的四分之一不見了!」

接著他說:「糟了,我的一半不見了!」

接著他又說:「哎呀喲,我已經四分之三不見了!」

說了這話之後,小薹餅男孩就再也沒有說過其他的任何一句話了。

有一隻紅色的小母雞,她獨自住在一個農莊。有一隻很狡猾,很陰險的老狐狸,住在離她家不遠的小山丘上,岩石中間的洞穴裡。

有很多很多個晚上,老狐埋躺著睡不著,心裏想著,假如他能抓到她,將她放進他的大湯鍋裡,熬成高湯當做晚餐,那該是多好啊!
可是,他抓不到那隻紅色的小母雞,因爲她比他聰明得多。

每次她外出,去市場的時候,她出了門就把門鎖起來,而當她回家時,她也一進門就把門鎖上,把鑰匙擺在她的圍裙的口袋裡,她那個口袋還放著剪刀和一些糖酥餅。
最後,老狐狸想出了一個方法來抓這隻紅色的小母雞。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他就對他的老媽媽說:「當我今天晚上回家的時候,把湯鍋煮開,因爲我要把紅色的小母雞帶回家當晚餐。」

然後,他就拿了一個大袋子,甩到肩膀後面,一直走,走到紅色小母雞的家。

紅色小母雞正要出門,要找幾跟木材做爲柴火。所以老狐狸就躲在柴堆的後面,當小母雞彎腰去拿一根木材的時候,他就溜進屋子裡了,並且趕緊躲到門的後面去。
不一會兒,紅色小母雞很快的走進來了,她關起門,上了鎖。「我很高興我安全的進來了,」她說著。

正當她說話時候,她回過身來,面前竟是那隻好醜陋的老狐狸,肩膀上扛著他的袋子。

哎呀!紅色小母雞好害怕喲!她把整個圍裙裡的木材都丟到地上,並且飛到天花板上的大樑木去了。

她棲息在那裏,對著下面的老狐狸說:「你最好還是回家,因爲你抓不到我的。」

「我抓不到?哼!」老狐狸說。你猜他怎麼做呢?他站到紅色小母雞下方的地板上,追著自己的尾巴,兜起圈圈來了。

他不停地轉,一直轉,一直轉,轉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那隻可憐的紅母雞看著他,昏頭轉向,再也抓不住棲息的地方,就摔下來了。老狐狸把她撿起來,丟到他的袋子裏去,把袋子拋到肩膀上,出門回家了,家裡的湯鍋正滾著哪!
他有很長的路要走,還得爬山,紅色小母雞頭很晕,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

不過當她不再那麼暈時,她就把她的剪刀從圍裙的口袋裡拿出來。「絲」一聲!她在袋子上剪了一個小洞。
然後,把頭伸出去,看看她在哪裏。當他們來到一個比較方便的地方,她就把洞剪大一點,自己跳出來了。

在那裏有一顆大石頭,紅色小母雞把它拾起來,像一陣風似的裝進袋子裏。

然後她就盡快地跑回自己在農莊裡的小屋了。她一進門,就用大鑰匙把門鎖上。

老狐狸背著石頭繼續走,一直不知道有什麼不一樣。天哪!它可把他給壓扁了。當他回到家的時候,非常累。

可是他很快樂,一想到那馬上就可以吃的晚餐,他對這點疲勞絲毫都不在意了。

當他媽媽一開門,他就說:「湯鍋煮開了嗎?」

「是的,」媽媽說:「你抓到紅色小母雞了嗎?」

「我抓到了,」老狐狸說:「當我把袋子打開,你把湯鍋的蓋子拿著,我會搖著這個袋子,小母雞就會掉進去,然後,在她還沒跳出來之前,妳就把蓋子蓋上。」

「好的,」他那壞心眼的媽媽說著,就站到已經煮開的湯鍋旁邊,準備好要把蓋子蓋上。

老狐狸把那個又大又重的袋子提起來,直到高過那個沒蓋上蓋子的湯鍋,然後提著袋子搖啊搖。

撲通!撲通!石頭掉進去了,正煮開著的湯濺出來了,全都淋到老狐狸和老狐狸的媽媽身上!

於是,他們就燙死了。

而紅色的小母雞從此以後,就很快樂地在自己的農莊小屋裡過生活了。

在大森林邊,住著貧窮的樵夫和她的妻子,他們有一雙兒女,男孩叫韓塞爾,女孩是葛蕾特。

有一陣子發生飢荒,沒辦法靠砍柴維持生活,這對夫妻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有天晚上,樵夫對妻子說:「連我們夫妻都沒得吃了,要怎麼養孩子呢?」

妻子回答:「我們明天早上把小孩帶到森林裡頭去好了。在那裡升個火堆,給兩個孩子一小塊麵包,我們兩個就去工作,把他們留在那裡吧。」

樵夫雖然反對,可是最後還是被妻子說服了。

韓塞爾和葛蕾特餓得睡不著,父母的談話都進了他們的耳朵。葛蕾特難過地掉眼淚,對韓塞爾說:「我們完蛋了。」

「小聲一點!葛蕾特,不要擔心。我有辦法。」

韓塞爾悄悄走到屋外,在口袋裝滿白色的小石子,然後回到屋裡。

隔天早上,全家人一道去森林砍柴。在途中,韓塞爾好幾次從口袋掏出白色小石
子,灑在路上。

到了森林最裡頭,父親要兩個小孩去撿樹枝,然後升起取暖用的火堆。母親對小孩說:「你們在火堆邊休息吧,我們要去砍柴。」

韓塞爾和葛蕾特就坐下來等,等了好久,覺得越來越睏,就睡著了。等他們醒來時,已經是黑夜了。葛蕾特哭著說:「我們要怎麼走出森林呢?」

「等月亮出來,就看得到路了。」

滿月升上來時,韓塞爾牽著葛蕾特的手,在黑夜順著白石子走回父母的屋子。母親看到孩子,給他們訓了一頓,父親倒是很高興。

不久之後,這對夫妻仍然想不出辦法來維生,又想要把兩個小孩丟在森林裡。這一次父親也不得不聽從妻子。

韓塞爾和葛蕾特還是聽到了父母的談話。可是這一天房門鎖起來了,他不能出去撿石子。

隔天早上,兩個人帶著比之前更小塊的麵包,被帶到森林裡。韓塞爾邊走邊把自己的麵包撕下來灑在路上。

兩人就這樣被留在森林深處。可是月亮出來時,他們根本找不到麵包碎片,因爲都被森林的鳥吃光了。

兩個小孩餓著肚子走了很長的路,終於累得躺在樹下睡著了。

到了離家後的第三天早上,有一隻白色小鳥引導他們,來到一間小屋子。這個屋子是用麵包做成的,屋頂是蛋糕,窗戶是白砂糖。

「我們拿來吃吧,」韓塞爾說。「我吃屋頂,葛蕾特,妳可以吃窗戶。」

韓塞爾拆了一片屋頂就吃,葛蕾特也開始啃窗戶。這時屋內傳來細小的聲音說:「有人在吃!有人在吃!誰在吃我的小屋啊?」

孩子們回答,,「是風,是風,是天國的小孩。」

他們又繼續吃。突然門開了,裡面走出一個腳步不穩的老太婆,把兩人帶到屋子裡,給他們吃美味的大餐。

可是這個老太婆是個壞心腸的女巫,她蓋這間麵包屋只是爲了引誘小孩子,把他們拐進來後,煮熟吃掉。

第一 一天早上,女巫抓住韓塞爾,把他關進牢籠裡,然後命令葛蕾特做一些好吃的東西,等到把韓塞爾養胖了,就要吃進肚子裡。

去看韓塞爾,要他伸出手指。「韓塞爾,把你的手指伸出來,我要看看你有沒有變胖?」

韓塞爾每次伸出來的都是一根小骨頭,因爲女巫的眼睛不好,看不出那不是他的手指。

後來女巫等不及了,決定要把韓塞爾放進鍋子裡面煮。「葛蕾特,現在就去提一桶水。不管他是胖還是瘦,我明天就要把他煮來吃。」

「神啊!請救救我們!」葛蕾特悲傷地說。

葛蕾特一大清早就必須把鍋子裝滿水,放在爐灶上升火。

「既然火已經點了,麵糰也揉好了,就先來烤麵包吧。」女巫說著,把葛蕾特推到麵包爐前面。

「進去看看爐火怎麼樣,是不是可以把麵糰放進去了。」女巫說。葛蕾特一進去,她就要把爐門關起來。可是葛蕾特知道女巫的詭計。

「我不知道要怎麼進去?」

「笨蛋!」女巫一把頭伸進麵包爐,葛蕾特就趁機把她推進去,然後關上爐門,插好門閂。女巫就這樣得到報應,在裡面燒死了。葛蕾特跑去找韓塞爾,打開牢籠,大聲 說:「韓塞爾,我們得救了。老女巫已經死了。」
這樣以後就沒什麼好害怕的了。女巫的屋子裡有很多珍珠和寶石,韓塞爾的口袋塞滿了那些東西,葛蕾特的圍裙也是。

兩人離開後,碰到一條河。兩人正在擔心過不去時,看到一隻白色的鴨子。葛蕾特大聲說:「鴨先生,鴨先生,這裡沒有木板也沒有橋,你白色的背借我們騎一下,好不好?」

鴨子就游過來,分兩次把他們的另一邊。

兩個小孩穿過森林,遠遠看見父母的屋子,就一口氣跑過去,衝進屋子裡。自從遺棄了小孩,樵夫父親就沒有一分一秒快樂過,而孩子的母親已經離開了人世。葛蕾特和韓塞爾帶回來的珍珠和寶石掉滿整個屋子。從此以後,他們再也沒有煩惱,過著幸福的日子。

從前從前,位在森林中央有一座城堡,裡面住著一個老太婆。她是個偉大的魔法師,白天會變成貓或貓頭鷹,晚上就變回普通人的模樣。凡是接近這座城堡的年輕人,都會在一百步的範圍內僵住,除非魔法師允許,否則動也不能動。如果有純潔的女孩進到一百步的範圍內,就會立刻變成籠中鳥。城堡裡面已經有七千隻關在籠子裡的鳥了。

有一天,美麗的少女約林德和未婚夫約林格來到森林深處,享受兩人獨處的時光。時間過得很快,太陽已經被山遮住了一半,他們卻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們開始覺得再這樣下去可能會沒命。這時候約林德唱起歌來,約林格轉過頭去,卻只看到一隻夜鶯。

太陽下山後,貓頭鷹才剛飛過,就出現了一位老太婆,把變成夜鶯的約林德帶走。等老太婆又回來時,約林格要求老太婆把約林德還給他,卻得不到回應。

約林格只好離開,來到一個陌生的村子,暫時在那裡牧羊過生活。

有天晚上,約林格做了一個夢:他找到一朵紅得像血的花,花的正中央有一顆美麗的大珍珠。他把花摘下,拿到城堡那裡,碰到花的人,身上的魔法就解除了,約林德也回到了他的身邊。

約林格醒了之後,就翻過山谷去找那朵花。好不容易,他找到了紅得像血的花,於是日夜不停地一路走向城堡。來到距離一百步的地方,他也沒有停下來,直接走到門口,用花一碰門扉,門就開了。約林格來到有許多鳥籠的地方,魔法師正在餵七千隻籠子裡的鳥。

約林格不知道哪一隻夜鶯才是約林德變成的,這時他看到魔法師悄悄提起了一個鳥籠,就立刻走過去,用花去碰籠子和魔法師。魔力馬上就消失了。約林德站在那裡,像以前那樣撲過去抱住約林格。其他的鳥兒也都恢復成原來的女孩模樣。約林格帶著約林德回家,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

好久好久以前,有對夫婦一直想要有個小孩,卻始終不能如願。過了很久很久,上天才成全了他們。

兩人的住家後面有一塊田地,那是一個女巫的田地。

有一天,妻子站在窗邊眺望那塊田地時,視線停在萵苣上,覺得好想吃一口,身體就逐漸衰弱。丈夫很吃驚,問她:「妳是怎麼了?」

「如果吃不到我們家後面田裡的萵苣,我就會死掉。」

丈夫聽到,只好翻過石牆,跳到女巫的田裡,拔起一棵萵苣,帶回去給妻子。妻子吃了那顆蔬菜,心情就平靜下來。

可是第二天妻子又好想吃那美味的萵苣,渴望的程度是之前的三倍。丈夫又翻過石牆跳下來時,眼前有一個女巫正在瞪他。

「你跟小偷一樣拔走我的萵苣,我絕不饒你。」

「啊!請你原諒。我的妻子看到萵苣,說她吃不到就會死。」
女巫聽了就消了氣。

「既然這樣,想要多少萵留就拿多少吧。但是有一個條件。你太太生下的小孩一定要給我。」

丈夫實在很害怕,就答應了。等孩子一出生,女巫就現身,把小孩取名爲萵苣,帶她回家。

萵苣滿十二歲時,女巫把她關在高塔裡。這座塔沒有梯子,也沒有門,上面只有一個窗戶。

女巫想上去時,就會站在塔下大聲說:「萵苣,萵苣,把妳的頭髮放下來。」

聽到女巫的聲音,萵苣就解下髮辮,把頂端繞在窗鉤上,再將頭髮從窗戶拋下去。女巫就攀著頭髮爬到塔上。

幾年後,有個王子經過塔邊,聽到柔美的歌聲。那是萵苣的聲音。

王子回城堡後,對那道歌聲一直念念不忘,因此每天都要去森林聽。有一天,他看到女巫攀著頭髮爬到塔上。

第二天,王子也在塔下大聲說:「萵苣,萵苣,把妳的頭髮放下來。」

頭髮立刻就放下來了,王子就爬了上去。
看到進來的人,萵苣嚇了一跳。可是王子告訴萵苣,她的歌聲實在太迷人了,說什麼也要見到她。萵苣對王子一見鍾情,答應每天晚上和他見面。

有一次萵苣對女巫說:「爲什麼大嬸比王子還重呢,王子毎次都一下子就爬上來了。」

「啊,妳這孩子眞糟糕。還以爲妳完全和外界隔離,沒想到把我給騙了。」

女巫很生氣,把萵苣美麗的髮辮剪了,帶她來到荒野。

那天晚上,王子來到時又喊著:「萵苣,萵苣,把妳的頭髮放下來。」

可是上到上面,看到的不是萵苣,而是女巫。女巫說:「你可愛的小鳥已經不在巢裡了。她被貓帶走了,你再也見不到她了。」

王子太過於悲傷,直接從塔上跳下來。由於他掉在刺叢裡,兩眼都被刺傷了。王子從此在森林裡徘徊,遊走了好幾年,終於來到荒野。萵苣已在那裡生下一男一女的雙胞胎。

王子聽到他們的聲音,覺得很熟悉,所以往那邊走去。當王子靠近時,萵苣立刻認出王子,抱著他痛哭。兩串淚水沾濕了王子的眼睛,王子的視覺就恢復了。他把萵苣帶回國,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從前從前有一個賣麵粉的人,雖然很貧窮,但是女兒長得非常美麗。有一天,這個麵粉商有機會和國王說話,卻因一時虛榮而吹牛說:「我有個女兒,能夠把稻草紡成黃金。」

國王就對賣麵粉的人說:「如果你的女兒果眞像你說的那麼厲害,明天就帶她來城堡見我吧。」

這個女孩就這樣去了城堡。城堡的房間裡堆了許多稻草,還爲女孩準備了紡車和線。

國王說:「開始工作吧。明天早上沒有把這些稻草紡成黃金,妳就得死。」

國王說完,把門關上,留女孩單獨在裡面。可憐的女孩,坐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辦。突然門開了,有個小矮人進來說:「麵粉店的小姐,妳在哭什麼?」

女孩回答說:「我得用稻草紡出黃金,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做。」

小矮人就說‘,「如果我幫妳紡成黃金,妳要給我什麼?」

「我的項鍊。」

小矮人拿了項鍊,就在紡車前坐下。紡車咯隆咯隆轉了三次,線軸就滿了。到了隔天早上,所有的稻草都用完了,線軸上纏著滿滿的金線。

國王來了,看到金線非常高興,可是馬上就起了想要更多黃金的念頭。他把女孩帶到堆了更多稻草的大房間,跟她說,想要活命的話,就要在今晚把稻草都紡出來。女孩又哭了起來。

突然門開了,小矮人又現身說:「我幫妳把稻草變成黃金的話,妳要給我什麼?」

「給你戒指。」

小矮人拿了戒指,開始紡稻草,到了早上,全部都紡成了金線。國王更高興了,可是又想要更多黃金,於是把女孩帶到更大的房間說:「如果今天晚上妳把這些稻草都紡出來,我就會娶妳。」

女孩單獨一個人時,小矮人又過來說:「這回幫妳紡稻草的話,妳要給我什麼?」

女孩已沒有東西給他了,小矮人就問她,如果妳當了王妃,能不能把第一胎小孩給我,女孩不得不答應。小矮人幫她把稻草紡成了金線,國王也就與女孩舉行了婚。

一年後,王妃生了個小孩,她卻把小矮人忘得一乾二淨。小矮人突然出現,要她履行承諾。王妃說,願意給他全國的寶物,請他不要把小孩帶走,小矮人不肯,但是看到王妃哭得很傷心,還是覺得不忍心。

「我等妳三天好了。如果你知道我的名字,小孩就讓妳留著。」

王妃派使者到全國各地調査。第二天小矮人來了,王妃說了幾個名字,像是卡斯帕爾、梅爾吉奧爾、巴爾札等等,卻都沒有猜對。第二天,說出來的名字還是不對。到了第三天,有使者前來報告以下這件事。

「我在高山上看到一間房子,前面升了一堆火,有個小矮人一邊用單腳在旁邊繞圏跳舞,一邊大聲說:『我今天烤了麵包,明天要釀酒,後天要得到王妃的小孩。我的名字是倫呸休迪欽,沒有人知道,哈哈哈,好高興啊!』」

王妃聽到這個名字有多麼歡喜,你應該可以想像。

小矮人來了。

「王妃,我的名字是什麼?」

王妃起初回答說:「叫做昆茲吧?,」

「不對!」

「海因茲!」
「不對。」

「倫呸休迪欽?」

「一定是惡魔那小子告訴你的,一定是惡魔那小子……」

小矮人氣得一直用右腳跺地,連身體都陷下去了。然後他好像氣昏了頭,兩手抓著左腳,把自己撕成兩半。

從前從前有個老人,他已經老得眼睛都看不清楚,耳朵也聽不見,而且兩個膝蓋會一直顫抖。老人在桌邊吃飯時,總是拿不穩湯匙,不是把湯潑在桌布上,就是有食物從嘴裡掉出來。

老人的兒子和媳婦很受不了他這個樣子,就要他坐在爐子後面的角落,用小盤子裝食物,給的量也不夠。老人非常難過,看著桌子那邊,眼裡蓄滿了淚水。

有一天,老人因爲手發抖,把盤子掉到地上摔破了。年輕的兒媳罵了他幾句,老人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嘆了一口氣。兒媳後來給老人買了木頭做的盤子,要他從此以後都用這個盤子吃飯。

這時他四歲的孫子在地上收集小木片。

「你在做什麼?」父親問他。

男孩子回答:「做木頭盤子。等我長大了,爸爸媽媽就要用這個吃飯。」

夫妻倆對看了一眼,不禁掉下眼淚,立刻請老父親坐到桌邊。從此以後他們都一起吃飯,老人把飯菜掉在桌上,他們也都不說話了。

漢斯爲主人工作了七年,很想回家鄉照顧母親,就跟主人要工資。主人稱讚他爲人忠厚,工作也很努力,就給了他一塊和他的頭差不多大的黃金。

漢斯用布包著黃金,扛在肩上,開始走回家。這時有個人騎馬經過,漢斯就用黃金跟他換了那匹馬。

漢斯想要馬跑快一點,馬卻把他摔了下來。剛好有個農夫牽著母牛經過,漢斯就對那個人說:「騎馬眞不好玩,不小心會摔斷脖子。我再也不要騎了,不如換隻母牛,還可以得到奶酪和牛奶。」

農夫就說:「如果你願意,就跟你交換吧。」

漢斯很高興,覺得沒有比這筆買賣更划算的了。然後漢斯拉著母牛慢慢往前走。快到中午時,天氣越來越熱。他把母牛繫在樹上,想要喝點牛奶,擠奶的動作卻很笨拙,

一滴也擠不出來,還被母牛踢了一腳,昏倒在地。

幸好有一個肉店老闆用手推車載著一隻豬經過。他過去喚醒漢斯,聽了前因後果,
也給漢斯喝他用瓶子裝的飮料。

漢斯非常羨慕 這個人有小豬,肉店老闆就拿豬跟他換母牛。漢斯覺得沒有人比這個老闆更好心的 了。

漢斯繼續往前走,遇到抱著一隻鵝的年輕人。漢斯就說,他覺得自己好幸運,每次換東西都得到便宜。年輕人就說,這隻豬搞不好是從村長那裡偷來的,漢斯很擔心,就拿牠換了年輕人的鵝,又快樂了起來。

漢斯經過最後一個村子時,一名磨刀匠推著單輪車邊走邊唱歌,讓漢斯覺得這個人眞是好心情。
麗心了。」

磨刀匠需要的東西只有磨刀石。漢斯就把鵝交給磨刀匠,換來一塊磨刀石,附帶一 個滾動的石頭。他覺得好快樂。可是他已經走了很長的路,累得走不動了,就把石頭放在泉水邊,想要喝水。卻在這個瞬間,磨刀石和石頭都掉進了水裡。

漢斯確定石頭也掉下去了,就高興得跳起來感謝神,然後大聲說:「太陽底下沒有人比我更快樂的了。」

他卸下了重擔,覺得心情很輕鬆,就飛也似的回到母親所在的故鄉。

從前,有一個貧窮的農夫,名叫蝦子。蝦子把一車木材用兩頭牛拉著運到鎭上,以兩枚金幣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博士。這時蝦子看到博士生活的情形,覺得很羨慕,就問博士說,他有沒有可能當博士。

「當然有可能。首先你要去買ABC的書,封面上有公雞的那種。然後你把貨車和母牛賣掉,去買衣服和博士需要的東西。接著準備一面招牌,上面寫著『我是無所不知的博士』,放在你家門口。」博士回答。

農夫就照做了。

他假裝是博士後不久,有個富人的錢被偷走,來找無所不知的博士告訴他那筆錢的去向。無所不知的博士就帶著妻子葛蕾德來到富人的家。屋裡已經準備了飯菜,請兩人用餐。首先有一名僕役端上盛著菜餚的大盤子。

農夫對妻子說:「葛蕾德,這是頭一個。」他指的是菜,僕役卻以爲他說的是第一個小偷。這個僕役其實就是小偷,他從房間出來後,就去跟同夥說,那個博士果然什麼都知道。

第二個人端菜到房裡時,農夫又對妻子說:「葛蕾德,這是第二個。」

第三個僕役進到房裡時,農夫也說了同樣的話。

富人爲了試探無所不知的博士, 請第四個僕役端上加蓋的大盤子,要農夫猜一猜裡面是什麼菜。這道菜是蝦子。農夫根本猜不出來,就用一句話來形容自己:「啊,可憐的蝦子!」

富人聽到,就大聲說:「猜對了!這麼說,你知道我的錢是誰偷的囉?」

僕役們都擔心得不得了,跟博士暗示,請他到外面去,告訴他錢是他們四個偷的。
只要博士不告訴主人,就會分很多給他,還帶他到藏錢的地方。博士聽了就放下了心,回到房間對富人說:「現在就用我的書來調查錢的去向。」

第五名僕役聽見博士的話,就躲進壁爐裡想要偷聽。博士拿出那本封面有公雞的書,卻一直找不到想找的那一頁。

「我知道你在裡面,你非出來不可。」

那個僕役聽見,慌忙走出來說:「這個人什麼都知道。」

然後無所不知的博士把錢的去向告訴富人,但是沒有說是誰偷的。雙方都給了他大筆酬金,他從此變成了名人。

好久好久以前,有個村子住著綽號叫「小農夫」的人。小農夫窮得連買一頭母牛的錢都沒有。有一天,小農夫請當木匠的教父給他做隻木頭小牛,然後帶到牧場,寄放在養牛人那裡。到了傍晚,小農夫想要帶小牛離開,卻找不到它。養牛人就被拉到村長那裡,被迫讓出一頭母牛。

小農夫一家就這樣得到了母牛。可是他沒有錢買飼料,不得不把母牛宰了。小農夫想要把母牛的皮拿去街上賣,在路上看到斷了翅膀的烏鴉,就用牛皮包起來帶走。後來眼看著天氣越來越差,只好借住在磨坊小屋裡。牧師正好在這時來探訪,磨坊主人的妻子就端出肉和葡萄酒,在桌上擺好,正要開始吃,就聽到敲門聲。老闆娘說著:「糟糕,是我那口子!」就迅速收起食物,把牧師藏在家裡的壁櫥裡,才去開門。

「啊,還好你回來了。暴風雨就快來了。」

磨坊主人看到小農夫躺在乾草堆上,覺得很同情,就催妻子快點拿出吃的東西,然後請小農夫和他一起吃。吃過飯,老闆看到牛皮,就問那是什麼,小農夫說,牛皮裡面有個占卜師,可以說出四件事,第五件就不說了。

磨坊主人非常想占卜看看,小農夫就按著烏鴉的頭讓牠叫,然後說出的第一件事是,枕頭裡面有酒。第二件是 暖爐裡面有烤肉,第三件是床上有沙拉,第四件是床下有蛋糕。磨坊主人很想知道第五件 事,就和小農夫商量,以三百枚金幣的代價請他說出第五件事。小農夫就按著烏鴉的頭要牠出聲,然後說:「壁櫥裡躲 著惡魔。」

主人用妻子交出來的鑰匙打開壁櫥,那個牧師馬上一溜煙就跑走了。磨坊主人說:「我看到全身都是黑 色的人。你的占卜很正確。」

小農夫收起三百枚金幣,就立刻逃回家裡。

小農夫後來蓋了一棟漂亮的房子。村民問他是怎麼變成富人的,他回答,他的母牛皮賣了三百枚金幣。每個人聽了就趕快去宰母牛,爭先恐後地拿到市場去賣,沒想到連三枚金幣都不値。村民因爲小農夫扯謊,把他判了死刑,丟進有鑽孔的缸子裡,再扔到河裡。這時有一名聖職人員過來爲他做臨終的禱告,這個人剛好是那個從磨坊逃出來的牧師。小農夫說:「我幫過你的忙,你可不可以救我離開這個缸子?」

這時有一個想當村長的牧羊朋友經過,小農夫對他說,進到缸子裡,就可以當村長。受騙的牧羊人就跳進缸子裡,讓小農夫接收他的羊。村民把缸子滾進河裡面以後就回家,卻看到小農夫從對面趕著羊群走來。村民都嚇了一跳,問他:「你是從河裡面上來的嗎?」

「是的,在河裡一直往下走,就是一片草原,有好多羊在那裡。」小農夫回答。村長和其他村民聽到,都爭先恐後地往河的方向跑去。剛好天空浮現小羊形狀的雲,使河面顯得好像有許多羊在裡面。村民紛紛跳下去,結果都在河裡溺死了。只剩下小農夫活在人世,變成了大富翁。

從前從前有一個牧羊少年,不論什麼問題都想得出聰明的答案,因此非常有名。

國王聽到這個消息,就傳喚這個牧羊少年進宮。

「你如果能回答我三個問題,就讓你和我的小孩一起住在這裡。」

國王的第一個問題是:「海水總共有幾滴?」

少年回答:「國王,如果您把地球所有的河流都塞住,不讓它們流進海裡,我就可以告訴你有幾滴。」

「第二個問題是,天空有幾顆星星?」

「請給我一大張白紙。」

少年用羽毛筆在紙上加了很多無法計數的點。

「星星的數量和這張紙上的點一樣多,請數數看。」

任誰也數不清。

國王又說:「第三個問題。永遠有幾秒?」
牧羊少年回答:「辛塔波梅倫有一座鑽石山,高度有一小時的路程,寬度有一小時的路程,深度也有一小時的路程。這裡每一百年會飛來一隻鳥,用嘴巴去啄山。如果整座山都啄穿了,用掉的時間就是永遠的一秒鐘。」

國王說:「你和賢人一樣答出了三個問題。以後你可以住在這個城堡裡。我會把你像親生子一樣照顧。」

貓和老鼠是朋友。貓卻耍心機的要老鼠搬來和牠一起住。

「我們得準備過冬的食物了。」貓說著,買來一小壺奶油。

可是貓和老鼠兩個都不知道要把奶油放在哪裡。想了好久,貓才說:「就放在教堂的祭壇底下,非到必要的時候不可以碰。」

可是過沒多久,貓就好想吃那些奶油,於是對老鼠說:「小鼠,我阿姨生了一隻白底褐斑的小兒子,請我去爲小孩取名字,並參加那孩子的洗禮。」

「我知道了,」老鼠回答。「願上天保佑牠。你如果吃到什麼好東西,可別忘了我。我好想喝一滴那種產後喝的甜甜的紅葡萄酒。」

可是貓說的話都是假的。牠直接跑去教堂舔奶油表面的皮,然後在城裡的屋頂上散步,伸長身體睡大覺。

到了傍晚,貓才回來。

「你回來了,」老鼠說。「這一天過得很快樂吧?」
「還好,」貓回答。

「你給那孩子取了什麼名字呢?」老鼠問道。

「舔皮。」貓滿不在乎地說。

「舔皮!」老鼠大聲說著。「這名字好奇怪,也很少見。你們家的人常取這種名字嗎?」

「你什麼意思?」貓說。「這名字總比你教父取的『爛小偷』好吧。」

然後又過沒多久,貓又有了想去吃油的念頭,就對老鼠說:「不好意思,又有人找我去幫小孩取名字了。」

好心的老鼠答應了。貓於是從圍牆後面溜進教堂,把壷裡的奶油吃到只剩一半。 「沒有比單獨吃的東西更美味的了。」貓說。回到家裡,老鼠問牠:「你幫那孩子取了什麼名字呢?」

「舔一半。」貓回答。

「舔一半?我這輩子從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但是貓過沒多久又好想吃那頓大餐,想得口水都滴下來了。

「好事會連來三次,」貓對老鼠說。「又有人找我爲小孩取名字了。我可以出去一下好嗎?」

「舔皮!舔一半!」老鼠回答。「兩個名字都好古怪,値得推敲。」

喜歡偷吃的貓這回把壺裡面的奶油都吃光了。

「全部吃掉就安心了。」貓自言自語,肚子撐得飽飽的,一直到晚上才回家。老鼠立刻問牠第三個小孩的名字。

「我想這次的名字你還是不喜歡,」貓說。「他叫做『全沒了』。」

全沒了!那到底是什麼意思?老鼠搖搖頭,縮緊身子,躺下來睡覺。

從此以後,就沒有人找貓幫小孩取名字了。可是冬天到了,外面什麼吃的都找不到時,老鼠想起牠們之前保存的食物。

「來吧!小貓,我們去吃那壺藏起來的奶油。」

「嗯,好啊!」貓回答。

「那應該很好吃。」

猫和老鼠抵達時,奶油壺還在那裡,可是裡面早就空了。

「果然被我料中!」老鼠說。「我終於知道了,像你這種人,根本不能當朋友!你去爲小孩取名字的時候,把奶油都吃光了。一開始是舔一舔皮,接著舔了一半,再下來… …」

「閉嘴!」貓大聲說。「你再說一個字,我就把你吃掉。」

「全沒了」還沒有說出口,貓就撲向老鼠,把牠呑進肚子裡。

有個人養了一頭驢子,這頭驢子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終於老得沒辦法幹活。驢子萬不得已,只好離開主人,心想可以去不來梅找個樂師的工作。

牠走了一會兒,遇到一隻獵狗睡在路邊。牠也是年紀大得無法工作,在主人要解決牠的時候逃了出來。驢子對獵狗說,不如一起去不來梅當樂師,他們就一起走向不來梅。

走了沒多久,看到一隻貓。貓也是上了年紀,再也抓不到老鼠,差點被解決掉,幸好逃了出來,可是不知道要往到哪裡去,於是和牠們一起前往不來梅。

三個夥伴經過一戶農家時,聽到停在門上面的公雞在大聲啼叫。牠說牠會在星期天被煮成雞湯,決定和牠們一起去不來梅。四個夥伴暫且在森林裡過夜。

公雞飛到樹梢瞭望四周,發現遠處有燈光。四個夥伴就往那盞燈走去。

點著燈的房子是小偷的巢穴。

驢子走過去窺探,發現桌子上擺著許多美食。
公雞說:「那如果是我們的就好了。」 驢子也說:「對啊,好想進去喔。」

四個夥伴就湊在一起商量。

先由驢子把前腳搭在窗戶上,獵狗爬到牠的背上,貓再騎在狗背上。最後公雞飛到貓的頭上,四個夥伴數了 一、二、三,就開始奏樂。驢子嘶鳴,獵狗汪汪,貓咪喵喵,公雞也喔喔啼叫,一起從窗戶闖進去。小偷們以爲鬼魂跑進來了,嚇得逃進森林裡。

四個夥伴大吃了 一頓,然後就睡著了。

過了大半夜,小偷們回到已關燈的屋子裡。首領先派一個手下進去。那個人進來時,把貓發紅光的眼睛當成了火種,拿火柴一擦,立刻被猫撲上抓傷了。

那人驚慌得想要逃到外面,卻被在門口睡覺的狗咬了一口。然後他來到庭院時,又被驢子用後腳踢了一下。最後還聽見公雞在屋樑上啼叫。

那小子狼狽地逃回首領那裡,報告說:「那屋子裡有嚇死人的女巫,我被她抓傷,然後有個人站在門口用刀子刺我的腳,庭院又有個黑色怪物把我揍了一頓。還有法官在屋頂上,叫我把一夥壞人都帶來,我好不容易才逃回這裡。」

從此以後,小偷們就不敢回到這間屋子。四個不來梅的夥伴都很喜歡這個家,從來沒有離開過……。

從前從前,有一個漁夫和妻子住在海邊暫時搭的小屋子裡。

有一天,漁夫釣到一隻大鲽魚。這隻鲽魚竟然會說話。

「我其實不是鲽魚,而是中了魔法的王子。請把我放回海裡。」

「好吧。」漁夫說著,把鲽魚放回海裡,然後回小屋孓,妻子正在罾砠。

漁夫告訴妻子,他釣到鲽魚,但是因爲那是中了魔法的王子,就把他放了。妻子就說:「你去跟那鲽魚說,我們想要一間小房子,牠一定會成全我們。」

「傷腦筋哪。」漁夫說著,不得不走向海邊。

到了海邊,漁夫說:「鲽魚,鲽魚,我是個渺小的人,請幫助我。我的妻子伊露哲琵說要一間小房子。」

「你妻子的願望已經實現了,你可以回去了。」鲽魚說。

回去一看,果然有間房子蓋在那裡,妻子就坐在門口。

不久,妻子說:「喂,我好想住豪宅呀。你去跟鲽魚說說看。」
漁夫不得不走向海邊。

「鲽魚,鲽魚,我的妻子伊露哲琵說 想要住豪宅。」

「回去看看,你妻子就站在門口。」 蝶魚說。

回去一看,果然那裡聳立著石造豪宅,屋內的物品都是用閃亮的黃金做成的。

第二天,妻子又對漁夫說:「我能不能當這個地方的國王呢?你去跟鲽魚說說看。」

漁夫很不想出門,卻不能拒絕,只好又去海邊。

「鲽魚,鲽魚,我的妻子伊露哲琵呀,又說想要當國王。」
「回去看看,她已經是國王了。」

回去一看,房子比之前還要大,妻子也變成國王了。

「既然已經是國王了,就別再想要更多東西了。」漁夫說,妻子卻不同意。「當國王眞無聊,我想當皇帝。你去找鲽魚問問看。」

漁夫一邊想一邊走到海邊。

「鲽魚,鲽魚,我的妻子伊露哲琵說她想要當皇帝。」

「回去看看,你妻子已經是皇帝了。」鲽魚說。

妻子果然變成皇帝了。

「皇帝這個身分眞是尊貴。」漁夫說,妻子卻不同意。「我現在想要當羅馬教宗。你去找鲽魚。」

「妳想要的身分還眞多啊。這種事我跟鲽魚說不出口。」

結果漁夫被妻子數落了一番,不得不走到海邊。

「鲽魚,鲽魚,我的妻子伊露哲琵說她想要當羅馬教宗。」

「回去看看。你妻子已經是教宗了。」

回去一看,原本是城堡的地方已經蓋起一間教堂,妻子變成了教宗,坐在寶座上,
戴著三重的黃金冠冕。

「妳已經是教宗了,可不要再想要當別的。」漁夫說。

可是妻子又說出了這樣的話。「你去找鲽魚,說我想要有神那樣的地位。」 漁夫走到海邊。「鲽魚,鲽魚,我的妻子伊露哲琵說她想要有神那樣的地位。」 鲽魚回答:「回去看看,你妻子和以前一樣待在暫時搭的小屋子裡。」

直到現今,漁師和妻子還住在那暫時搭的小屋子裡。

從前從前有個女孩,她的父母雙亡,過著很貧窮的生活,住的房間連睡覺的床都沒有。女孩所擁有的東西只有身上穿的衣服,以及善心人士給的一塊麵包而已。

這女孩非常善良,很有同情心。雖然她貧窮又孤獨,卻仍然有虔誠的信仰。這一天她來到草原上漫步,遇見一個貧困的人。

「拜託妳,給我東西吃。我肚子餓死了。」

女孩就給他僅有的麵包,跟他說:「願神保佑你。」然後就走開了。

這時有小孩子走過來,難過地說:「我的頭好冷,能不能給我什麼遮蓋的東西?」

女孩就脫下帽子,給小孩戴上。

再走了一陣子,又來了一個小孩,連外套也沒穿,一直在顫抖。女孩就把自己的外套送給那個孩子?

然後穿過了草原,又來了 一個小孩,說他需要衣服。女孩就脫下衣服給他。來到森林時,天色已經很暗了。
這時又來了一個小孩,說他需要內衣。富有同情心的女孩就想:「反正是晚上,誰也看不見。內衣脫下來也沒有關係。」就脫下內衣,給了那個孩子。

她什麼都沒有了。

女孩赤裸著身子站著,忽然天空的星星嘩啦啦地掉了下來,每一顆都是閃閃亮亮的銀幣。明明女孩已經把內衣送出去了,卻在不知不覺之中穿上了新的內衣。那是最高級的麻質內衣。

女孩撿起天上掉下來的銀幣,此後一生都花用不完。

因為受到繼母殘酷的虐待,哥哥牽著妹妹的手,想要逃到很遠的地方。兩人在草原和田野裡走了一整天,來到森林深處,終於累得在樹洞裡睡著了。第二天醒來時,太陽已經高掛在天上了。
哥哥覺得喉嚨很乾,就帶妹妹去喝山泉水。可是繼母會施法術,知道兩兄妹逃跑了,就對整座森林的泉水施法。
水聲警告妹妹說,喝下這裡的水就會變成老虎。
妹妹於是對哥哥說:「哥哥,請不要喝這裡的水,因爲你喝了以後會變成可怕的野獸攻擊我喔!」

哥哥就忍著口渴,走到另一處泉水邊。可是他在這裡又聽到妹妹的警告,還是沒有喝。

到了第三個泉水邊,妹妹聽到的泉水聲是:「喝了這裡的水,就會變成鹿。」

可是哥哥已經彎下身去喝泉水了。嘴角還在滴水,哥哥就變成了一隻小鹿。兩人坐下來哭了一會兒,妹妹就給鹿套上她的金襪帶,牽著牠在森林走,看到一間小屋,就開始在裡面生活。

有一天這個國家的國王來這裡打獵。哥哥聽到聲音,很想去看看情況,就單獨跑過去。回來以後,他說出「讓我進去」這句暗號,妹妹就開門讓他進去了。

第二天鹿哥哥又被打獵聲吸引,而跑到外面,可是這次他回來時腳受傷了,而且有國王的手下跟蹤他。

隔天鹿又跑了出去,國王趁機帶著手下來到小屋,說出「讓我進去」這句暗號,順利進入妹妹所在的屋子裡。

國王從沒有見過那麼美麗的女子,問她肯不肯當他的妻子。妹妹說可以,但是要帶著變成鹿的哥哥一起走。兄妹倆就這樣和國王離開了森林。

在城堡舉行了熱鬧的結婚典禮後,他們和鹿在一起過著快樂的日子。

有個寡婦和兩個女兒一起生活。這兩個女兒裡面有一個又醜又懶,卻因爲是親生的,所以母親特別疼愛。所有的家事都是另一個女兒在做。

這個女孩每天都要在井邊紡紗。有一天她紡得手指都是血,想要把沾了血的線軸拿去洗,卻把線軸掉進井裡面。她去跟母親說這件事,母親氣沖沖地說:「線軸既然是妳弄掉的,就要去撿回來。」

女孩就跳進井裡面,但卻昏倒了。回過神來時,竟然身在一片牧草地上。她走了一會兒,經過一個麵包爐,聽到裡面的麵包在叫:「我們在裡面烤很久了,再不拿出來,就要燒焦了。」

女孩就把所有的麵包都拿出來。

接著她看到一棵樹,樹上結了許多蘋果,對女孩大叫:「糟了!糟了!都已經熟了,把我們搖下來吧。」

女孩就把樹搖一搖,讓所有的果實都掉下來。

再往前走,來到一間小屋子。那裡有位有一排大板牙的老太婆,女孩正想要躲開,就聽到老太婆說:「好孩子,幫我在這裡把被子抖一抖,讓羽毛飛起來,人類的世界就會下雪。我是霍勒老太太啊!」

女孩看老太太和藹可親,就決定留在那裡工作。

過了一陣子,女孩說她想要回家,因爲地面上的家人可能開始擔心了。霍勒老太太就稱讚了她一番,送她來到大門。女孩站在門下方時,門打開,降下黃金大雨,把女孩 都埋起來了。霍勒老太太說女孩工作得很賣力,可以把黃金都帶回家,連線軸也還給她了。轉眼之間,女孩就回到地上的人類世界。她走進家門時,公雞在井邊啼叫說:「喔喔喔,我們家的黃金小姐回來了!」

女孩把之前的經歷都說給母親聽。母親聽了也希望親生的女兒能遇見同樣的好事情。

懶惰的女孩不情不願地照著媽媽的吩咐,來到井邊紡紗,然後把線軸丟進井裡,自己也跳下去。和之前的女孩一樣,她來到美麗的牧草地。走著走著,就經過一個麵包爐。裡面的麵包大聲說:「我們在裡面烤很久了,再不拿出來,就要燒焦了。」

女孩聽了卻說:「我才不要,因爲會弄髒手。」
她說完就走,不久就看到一棵蘋果樹。蘋果說:「糟了!糟了!都已經熟了,把我們搖下來吧。」

女孩卻回答說:「我不該來你們這裡。萬一掉在我的頭上就慘了。」

然後女孩遇見了霍勒老太太,接受她的雇用。

起初女孩很聽霍勒老太太的話,盡量把工作做好,可是第二天她就懶了起來,第三天甚至不肯下床。老太太很生氣、叫女孩回去。

女孩覺得很高興,認爲這下子有黃金可以拿了。霍勒老太太同樣把女孩帶到大門,可是女孩站在門下時,掉下來的不是黃金,而是一桶裝著瀝青的深鍋子。

「這是給妳的獎賞。」霍勒老太太說著。

女孩回到家時,井邊的公雞啼叫道:「喔喔喔,我們家的骯髒小姐回來了!」

瀝青黏在小姐的身上,一輩子都擦不掉。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上了年紀的王妃,她的國王在很久之前就過世了,只有美麗的公主和她作伴。可是這個公主已經和遠國的王子訂婚,就要帶著所有的嫁妝離開。

王妃派了她的侍女與公主同行,還給公主一匹名叫法拉達的馬,再另外給侍女一匹馬。

公主臨出發時, 王妃割開自己的手指,在白布上滴了三滴血,交給公主,要她好好保管。兩人就這樣揮別了王妃,前往遙遠的國家。

走了一會兒,公主覺得口渴,請侍女去提水。這個侍女卻說,要喝水就自己去提。王妃給的血布就出聲說:

「如果王妃知道了這件事,

心臟一定會跳出來。」

可是公主去喝水時,

那塊布掉到河裡面去了。

那侍女知道公主的護身符不見了,態度又更囂張,兩人之中已經看不出誰是公主誰是侍女,甚至騎的馬匹也調換過來,就這樣來到王子所在的國家。

王子以爲新娘就是騎在駿馬上的人,就去歡迎她,公主卻被留在下而的院子裏。既然這樣,公主只好在城堡裡幫一個名叫居托亨的少年看鵝。

假冒新娘的侍女深怕騎來的法拉達說出眞相,就要求國王殺掉牠。公主聽說了這件事,塞錢給屠夫,請他把法拉達的頭掛在陰暗的城門旁邊。因爲每天都要趕鵝,經過那道門時,就可以和法拉達說話。

公主在看鵝時,坐在草原上梳她的金髮,居托亨看了就很想要拔幾根。

「風兒,請吹起來,把居托亨的帽子吹跑,讓他去追帽子。我就趁這時候把頭梳好盤起來。」

居托亨因此連一根金髮都拿不到。

後來居托亨在國王面前說,不想再和公主一起看鵝,因爲那女孩會和馬頭說話,還叫風吹走他的帽子。

國王說他想要親自確認,可是公主之前已經和侍女約定好,不能說出眞相,國王就叫她對著暖爐訴說煩惱,就這樣知道了實情,叫王子改迎娶公主。

至於那個侍女,最後她被脫光衣服,塞進內側插釘的缸子裡,任由馬匹拖著遊街。

王子與眞公主此後共同治理國家,生活非常美滿。

從前,有一隻西班牙母雞,她孵了一些可愛的小雞。當牠們從蛋殼裡孵出來的時候,她很高興看到牠們可愛的樣子。

一隻,兩隻,三隻……又肥又胖地孵出來了。可是當第四個蛋殼破裂,卻出來了一隻「半雞」!牠只有一條腿,一隻翅膀,和一個眼睛!那真的只是半隻雞而已。

雞媽媽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處埋這隻奇怪的小半雞。她怕牠會出事,所以很努力地想保護牠,使牠不會受到傷害。
可是當牠學會走路,牠就展現出一付任性的脾氣,比牠的哥哥弟弟們都壞。牠什麼都不管,愛去哪裡就去哪裡。牠走路的方法很奇怪,「拐又踢」、「拐又踢」,卻走得很快。
有一天,小半雞說:「媽媽,我要去馬德里,去看國王!再見!」

這位可憐的雞媽媽,用盡她所能想到的方法,想阻止牠去做那樣的傻事,可是小半雞頑皮地譏笑她。「我好希望見見國王,」牠說:「這種生活對我來說,太平淡了。」於是,牠就「拐又踢」、「拐又踢」地走過田野去了。
當牠走了一段路,小半雞看見一條小溪,被雜草絆住,情況很糟糕。
「小半雞,」水輕輕的說:「我被這些雜草死死地卡住了, 不能動。因爲沒有空間,我快要死了。請你用你的雞喙把這些樹枝和雜草推開,救救我。」
「異想天開!」小半雞說:「我不能花功夫救你,我要去馬德里,去見國王!」儘管小溪一直在求牠,牠「拐又踢」、「拐又踢」,離開了。

又走了一會兒,小半雞看見一團火,被潮濕的木材壓得喘不過氣來,非常危險。
「唉呀,小半雞,」火說,「你剛好及時來救我。因爲沒有空氣,我快要死了。我求求你,用你的翅膀掮一些空氣給我。」

「異想天開!」小半雞說:「我不能花功夫救你,我要去馬德里,去見國王!」牠笑著走開了, 「拐又踢」、「拐又踢」。

當牠拐又踢地走了好長的路,接近馬德里的時候,牠看到一堆樹叢,風卡在那裡,被卡得緊緊的。風在嗚咽著,請求牠幫它解開。

「小半雞,」風說,「你剛好及時來救我。如果你願意的話,把這些樹枝和葉子推開,我就可以呼吸了。救救我吧,快!」

「呵!異想天開!」小半雞說:「我沒有時間花功夫救你。 我要去馬德里,去見國王!」牠就拐又踢地走開了,讓風在那裡窒息。

不久之後,牠來到馬德里,去國王的皇宮。

「拐又踢」、「拐又踢」,小半雞拐著,過了大門的崗哨, 「拐又踢」、「拐又踢」,牠越過了中庭。

當牠經過廚房的窗子時,廚師看著外面,看見了牠。

「正好是國王的晚餐!」她說:「我正需要一隻雞!」

她就從小半雞的翅膀把牠抓起來,丟進柴火上面的一鍋水裡。

水從小半雞的羽毛漲起來,淹過了牠的頭,進入牠的眼睛。牠非常不舒服,小半雞叫著說:

「水啊,不要淹死我!停在下面就好,不要漲得那麼高!」
可是水說,「小半雞,小半雞,當我有困難時,你不願意救我!」於是水就漲得更高了。
水開始變溫,變熱,越來越熱,熱得好可怕。小半雞叫著說:「火啊,不要燒得那麼熱!你就要把我燒死了!停一 停!」

可是火說,「小半雞,小半雞,當我有困難時,你不願意救我!」於是火燒得比以前更熱了。
正當小半雞覺得快要沒氣時,廚師掀開蓋子,查看這份晚餐。「糟糕,」她說:「這隻雞不行了,焦的像煤炭粉。」
於是她就把雞從腿抓起來,拋到窗外。

在空中,一陣微風吹來,吹到牠,把牠吹得比樹木還要高。

牠一直旋轉,一直旋轉,直到頭昏。牠想牠就要死了。 「風啊,不要把我吹得這麼高,」牠大叫:「讓我下來!」
「小半雞、小半雞,」風說:「當我有困難的時候,你不願意救我!」風就一直把牠吹到教堂的尖塔上,讓牠卡在那裏, 卡得緊緊的!
牠就用牠的一隻眼睛、一隻翅膀、和牠的一條腿停在那裏,一直到今天。

牠再也不能「拐又踢」、「拐又踢」了,但當風吹來的時候,牠會慢慢的轉,而且牠的頭會轉向風來的地方,聆聽著風說的話。

一天,小兔弟弟在沙灘上「哩滴達」、「哩滴達」地跑著,他看到鯨魚和大象在講話。小兔弟弟蹲下來,聽他們在脫些什麼。

這是他們所講的話:

「你是陸地上最大的東西,大象哥哥,」鯨魚說:「我是海裏最大的東西。如果我們合作的話,我們可以統治全世界的動物,幾乎每件事我們都可以爲所欲爲。」

「很好,很好,」大象好像吹喇叭似的說:「那很合我的胃口,我們就這麼做。」

小兔弟弟暗暗地對著自己說,「他們才控制不了我呢!」然後他就跑開,去拿一根很長、很牢固的繩子,他取來他的大鼓,把鼓藏在遠處的小樹叢裡。然後他沿著海灘走,一直到他遇見鯨魚。

「噢,求求您!天哪,鯨魚先生,」他說:「你能不能大人大量,幫我一個忙呢?我的牛陷在距離這裏四分之一英哩的爛泥裏,我沒辦法把她拉出來,但你那麼強壯,那麼好心,我才膽敢相信您會幫我的忙。」

鯨魚聽到這樣的高帽子,很高興,他馬上說:「好。」

「那麼,」兔子說:「我要把我的長繩的一端綁在你身上,然後我要跑去把另一端捆在我的牛身上。當我準備好的時候,我會打我的鼓。當你聽到鼓聲,要用力、用力拉,因爲牛陷在爛泥裡,非常深。」

「哼!」鯨魚不滿地說,「我會把她拉出來的,就算她是卡在牛角尖裏!」

小兔弟弟就把繩子的一端綁在鯨魚身上,然後「哩滴達」、哩滴達」地跑開,來到大象的地方。

「噢,求求您,偉大又仁慈的大象啊,」他說著,深深一鞠躬:「能不能請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呢?」大象問。

「我的牛陷在爛泥裡,離開這裏大約是四分之一英哩的地方,」小兔弟弟說:「我拉她不上來。當然你能做得到。如果你能那樣仁慈地幫我……」

「沒問題,」大象很堂皇的說:「沒問題!」

「那麼,」小兔弟弟說:「我要把這一條長繩的一端綁在你的鼻子上,另一端綁住牛。當我把她綁牢,我就敲我的大鼓。 你聽到鼓聲就拉,盡全力的拉,因爲我的牛很重。」
「別怕!」大象說:「我拉得動二十條牛。」

「我確信你做得到,」兔子很有禮貌地說:「不過一開始你-定要輕輕的,然後再逐漸用力拉,直到你把她拉出來。」

他把繩子的一端牢牢地綁住大象的鼻子,跑到樹叢裏,然後坐下來打大鼓。

鯨魚開始拉,大象也開始拉,很快的繩子就拉直了,直得 不能再直。

「這頭牛倒是非常重呢,」大象說:「但我還是要抓到她!」 然後他就把他的前腳頂在地上,用力的拉。
「乖乖!」鯨魚說:「這頭牛一定卡得非常非常緊。」他就把他的魚尾伸入水裡很深的地方,並且用力拉。

他拉得更用力,大象也更用力拉,很快的,鯨魚發現他竟滑向陸地了。當然,原因是大象有固體的東西讓他頂著,而且當他有一點點拉動繩子的時候,他就用他的鼻子將繩子一圈一圈地捲起來。

可是當鯨魚發現自己滑向陸地時,真被這頭牛惹得很火大。

他首先把頭栽入水中,一直潛到海底,這樣一拉,可厲害啦!大象的腿被拉動了,一路滑呀滑到海灘,滑入海浪裡。他也非常生氣,用盡所有的力量頂住,用最大的力氣來拉。這麼一陣急拉,鯨魚就從水裡被拉出來了。

「誰在拉我?」鯨魚噴著水說。

「誰在拉我?」大象吹喇叭似的說。

接著兩個人都看見對方身上繞著繩子。

「我來教你怎麼裝作一頭牛!」大象吼著說。

「我來做給你看,怎樣才能愚弄到我!」鯨魚怒氣沖沖地說。然後他們就又開始拉起來,可是這回繩子卻斷了,鯨魚摔了個大筋斗,大象摔得四腳朝天。
這樣,他們彼此都覺得很慚愧,誰也不跟誰說話,於是就破了他們的約定。
而小兔弟弟就在樹叢裡一直笑!一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