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213 »

春秋戰國時代越王勾踐在范蠡、文種的輔佐之下,很快的復興了越國,之後他又親自率領大軍去攻打吳國。這個時候,吳國的軍隊連連戰敗,尤其是在「笠澤」這個地方,一場戰下來,吳國更是一敗塗地。
吳王夫差派遣王孫雄到越國去求和,情願當越國的附屬國。可是越王不答應,夫差只好叫白嚭守城,自己帶著王孫雄逃走。但是越國的兵馬追上了夫差,把夫差圍了起來。夫差只好寫了一封信,用箭射給了范蠡。

吳王夫差在信中寫道:「兔子死光了,獵狗就會被獵人殺死煮來吃。你幫助勾踐打仗,等勾踐打仗,等勾踐把敵人打敗,你們這些策劃的人對會被處死。

你為什麼不留在吳國,為自己留一條後路呢?」

范蠡看完信之後,就回了一封信說:「你殺害忠臣,聽信小人,又以武力侵犯他國。越國殺了你的祖父,你不知報仇,反而放回勾踐,犯了這麼嚴重的錯誤,你真是罪該萬死…….」。

又寫道二十二年前,老天把越國送給你你,你沒有好好利用。如今,老天把吳國送給越國,越王怎能違反天命呢?」

夫差讀完信之後,不禁流下眼淚。他對王孫雄說:「請你拿衣服遮住我的臉吧!我要死了,可是有什麼臉去見伍子胥呢?」

然後就拔劍自殺。

王孫雄脫下自己的衣服,遮住夫差的屍體後,也自殺了。

越國打敗了吳國之後,勾踐封范蠡為上將軍。可是范蠡未接受官位,因為對范蠡失意時的一些醜態知道太多了。若是持續待在吳王夫差身邊,遲早有一天會被殺害,於是他借故辭職。

退隱後,他就回到家鄉,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

范蠡臨別前,還惦記著大夫文種,於是寫了一封信勸文種捨功名,以免招來災禍。

他的信中寫著:「越國現在強盛了,就好比一個獵人沒有飛禽和兔子可以打,就用不著弓箭和獵狗一樣。越王不再需要我們了,待在他身邊是危險的!」

可是文種沒有聽范蠡的勸告,後來果然被勾踐威逼自殺了。

when-all-hares-are-killed-the-hounds-will-be-stewed-and-eaten

when-all-hares-are-killed-the-hounds-will-be-stewed-and-eaten

 

陶穀,字秀實,是中國南北朝時周人。他的學問很淵博文章也寫得很好。到了宋朝的時候,他看見宋太祖趙匡胤對於文官,包括他這個翰林院的學士都不太重視,於是他就請求調離開翰林院,太祖說:「你們翰林院的翰林學士所寫的文章,都是按照前人的舊書本抄寫下來的,沒有什麼創意,只不過是改變一些詞句罷了。可以說是按照葫蘆的樣子去畫葫蘆,陶穀到底做了什麼事呢?」
陶穀聽了便不太高興,有一天,他在翰林院的牆壁上提了一首詩,來抒發心中的牢騷:「官職有來須與做,才能用處不憂無:堪笑翰林陶學士,一生依樣畫葫蘆。」
大意是說要想當官就得標新立異,如果皇帝不中用你,再有才能也沒有用處。可笑我這個可憐的翰林學士,一輩子只會照著葫蘆的樣子畫葫蘆。
宋太祖看了這首詩後,就對他更加反感,以後陶穀始終沒得到重用。

followers

followers

司馬相如是西漢有名的文學家。他不但風度翩翩,更彈得一手好琴,當時的人都很敬重他。而卓文君則是城裡有名的千金小姐,既有才氣又漂亮,雖然是守寡在家,仍然有不少人登門求親。

他們的名聲在城裡老百姓的口中傳來傳去,他們也都互相仰慕對方。只可惜,就是從來沒見過面,不知道彼此的真面目。

有一次文君的父親卓王孫在大廳宴請司馬相如和當時的一些名人雅士。

文君就利用這機會,躲在客廳的屏風後面,偷偷觀看司馬相如。一看果然風采非凡,文思敏捷,應對得宜,文君心裏想,果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司馬相如瞥見屏風後面的窈窕倩影,心裏想:「這一定是卓文君。」

於是,就借機會演奏了「鳳求凰」的曲子,想用琴聲來打動佳人的心弦。

聰明的卓文君一聽這曲子,知道是馬相如的心意,當下就做了決定,要與司馬相如長相廝守。當天晚上,他便投奔司馬相如,兩人從此結為夫妻。後來「司馬遇文君—-一見鍾情」就成為千古流傳的佳話。

與金錢有關的幾則笑話

視若無睹
在搞事業的男子對朋友說:「眞糟糕!俺需要一筆現金應急才行,否則的話只有破產一途。可是,我能夠到那兒弄錢呢?眞是一點眉目都沒有。」
「聽到你這麼說,我就放心啦!」朋友說:「你剛開始說話時,我以爲你要向我借錢呢!」
用錢
一對上班族,彼此在閒談。
「阿德那廝用錢像流水一般,領薪水不到的幾天,又一文不名了。「他向你開口借錢嗎?」 「不是!是我想向他借錢呢!」
興趣
「爲了自己的興趣,我需要多餘的一些錢。」小鮑對朋友麥克說。 「興趣?我頭一遭聽到你這麼說。」麥克問:「你的興趣是什麼呀?」 「就是日常的衣食住行呀!」
公平
「你能不能借我二百元?」小唐對老劉說。
「好啊!」老劉拿出錢包,取一張百元的鈔票給小唐。
「怎麼,只有一百元呀!」小唐說。
「是啊,這樣才算公平。」老劉說:「你損失了 一百元,我也損失了一百元。」
零倒過來看
喬治的行爲放蕩,又不搞正經事,叫他的兄弟們感到頭痛萬分,而且,他甚至伸手向兄弟借錢。到了這種境地,兄弟們在商量的結果,以九分的利息,把錢借給喬治。
喬治感到非常地傷心而嚷叫了起來:「唉……如今已經上天堂的爹,看了這種情形,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親兄弟之間竟然也計算九分的利息!」
「在天堂的爹爹看來,」一個兄弟說:「他老人家一定會看成六分利息。」
美國式財政學
一個男子以房子爲抵押,再購買了新車。接著,再以新車爲抵押,購買了遊艇及房車。接著,再以遊艇跟房車爲抵押,到金融業者那兒借錢購買船塢。
「如果我把錢借給你的話。」業者說:「那麼,你要怎麼去購買車輛以及遊艇,以及所必要的汽油呢?」
「噢……你是說那一件事情嗎?」該男子說:「旣然有了房子、車子、房車、 以及遊艇、船塢了,那就可以使用信用卡掛賬的方式買汽油呀!」
如意算盤
貧窮的泥水匠阿德,獨自建造一棟房子,賣出去以後賺了不少錢。他又用賺進來的錢購買建材,又建造了兩棟房子。又賺了錢。於是他再以所得之金錢購買建材,建造四棟房子,其中的兩棟賺了錢,另外的兩棟則是沒賺什麼錢。他再以所得之金錢購買建材,建造八棟房子。這一次都賠了本。
但這以後,阿德就變成了大名鼎鼎的建築業者,雖然始終沒有賺到金錢。在一段時間之內,他都是向銀行貸款,以便繼續他的建築業務。有一天,銀行的主管對他說: 「你老是賠本,在這種情形之下,你還想繼續搞建築嗎?」 「當然呀!」阿德回答:「再建造新房子,就可以使用它做抵押借錢。我就可以使用那些錢購買建材,再建造新的房子。」
「不過,你一直使用這種方式的話,有一天必然會走不通的。到時,單憑抵押的金錢,將不足以購買建材,利息也是很大的負擔呀!」
「是嗎?」阿德說:「等到哪一天我賠得太多,再也搞不下去時,我就把房子全部還給銀行不就沒事了?」

養活家族訣竅
某一個經營業者,向他貸款的銀行主管表示,是否能夠借給他更多的錢。他是這麼說的:
「今年的不景氣實在叫人頭疼。我那一家公司每個月都出現十萬元的赤字。」 「那麼,你就乾脆停止經營算了。」
「一旦停止經營,將憑什麼養家活口呢?到了那種地步,我再也無法借到錢了呀!」
特權
在美國拓荒時代的小鎭酒吧裡,六個粗野的男人開始打架,最後他們分成兩組展開槍戰。
就在這時,酒吧的門兒被打開,一個瘦弱的男人走了進來,槍戰立刻停止。 一直躱在櫃台後面的酒保,立刻站起來說:
「這位先生,六把的手槍正在冒火,你怎敢心平氣和地走進來啦?你的膽子實在夠大啦!」
「那當然!」瘦弱男子說:「因爲他們都向俺借錢呀!」
富有的哲學
「你看起來老是腰纏萬貫的模樣。你有什麼祕訣呢?連先生。」
經鄰居如此一問,連先生回答說: 「俺的座右銘是很簡單的。那就是老舊的借款絕對不還。」 「那麼,你對新的借款如何處置呢?」 「那還不簡單?就等著它變成老舊呀!」

幸運
經濟日報刊登著強盜殺人事件的社會新聞:「被害者還算幸運。因爲在前一天,他已經把所有的現金放入銀行的保險庫, 還購買了一些公債。因此被害者只賠上了一條命。」
警報器
因爲強盜搶銀行的事件頻頻發生,某一家銀行裝置了新式的警報器,一旦有強盜出現時,只要窗口的出納人員踏地面的踏板,位於三條街前方的警察局鈴就會響起來,警察能夠在最短時間內趕到。
裝上新式警報器的那天下午,強盜進入該銀行,出納在交給強盜鈔票以前,悄悄地用脚碰觸了踏板。於是,他身旁的電話響了起來。在出納伸手取電話之前,強盜已經搶先接了電話。
「這裡是警察局。」電話裡面的聲音說:「有人碰觸到新警報器的踏板,請留意。」

兩個袋子
伊朗籍的美國移民哥爾法爾是柯梅尼的熱烈擁護者。他爲了對偉大的導師以及祖國有所貢獻起見,想了一個夜晚。終於他萌生了一種構想。只要把這個構想付之實施,就是居住於美國,仍然能夠對祖國有所貢獻。
有一夜,鄰居看著哥爾法爾提著兩張紙袋在路上,向他打招呼: 「這麼晚了,還要去買東西嗎?」 「哪兒話俺是爲祖國在收集捐款呢。
「收集捐款要兩個袋子嗎?」
「俺的做法是這樣的,到公共場所,站在小便的男子身旁,抽出刀子向著
他說:『你願意捐款給伊朗?或者由俺來割掉你的命根子?』這一招滿管用的。因
爲,俺已經收集了五萬美元以上。」 「可是,爲何需要兩個袋子呢?」
「那是因爲……」哥爾法爾說:「並非每一個人都情願捐款啊!」

紐約的惡夢
柏金斯從紐約回到故鄕時,一些鄕巴佬他對都市的感想。 「我的媽唷!下次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去那種地方啦!」柏金斯說:「到那種地方包管一命嗚呼哀哉!在咱們這種鄕下,每一個人都是在疲倦之下,上床睡覺,早晨醒過來時都能夠感到神淸氣爽。而在紐約呢?剛剛相反。他們在上床時男女個個都是生龍活虎,而下床之後,卻個個顯得委靡不振。」

正在尋找
商工會議處正在召開晚餐會。坐在銀行經理身旁的大企業家曼絲菲夫人,如此對經理說:
「弗萊德先生,聽說你的銀行正在找出納人員,是眞的嗎?」 「是啊!曼絲菲夫人。」弗萊德表情僵硬地說。
「可是,弗萊德先生。」曼絲菲夫人說:「我記得貴銀行在一個月前才僱用了新的出納員……」
「是啊,咱們正在找他!」

淸廉潔淨
美國的一家公司,決定在日本設置分公司,於是派遣人事部長到東京,以便徵選業務人員。部長透過翻譯,打電話給應徵者田中的前一任雇主。
「前一任雇主說,田中這個人淸廉潔淨。」翻譯人員說:「到目前爲止,田中由於盜領的嫌疑前後被警察抓過八次;但是,每次都被無罪釋放。」

訴訟費用
雇主如說:
「我知道對方掌握不利於我的證據。不過,我有五十萬的現金。」
「我來爲你辯護吧!」律師說:「你不會帶著五十萬美元進入監獄的。」 結果,律師完全說對了! 雇主入獄時,他已經一文不名了。

律師
「你爲什麼不僱用律師呢?」法宫問被告。
「我不只一次地拜託他們。」被吿說:「但是,他們知道我眞的沒偷錢以後,全都紛紛地拒絕我了。」

過度敏感
義工史密斯夫人爲了收取慈善事業的捐款,來到了大富豪金巴克家。
「爲了無處安身的難民,請您以人溺己溺的胸懷捐款」 「好吧!俺就捐二毛五分錢。」金巴克說。
「金巴克先生,您實在太缺乏慈悲心了!」史密斯夫人說:「您對別人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對於自己的『疼痛』卻是過度敏感了。」

包裝紙
年紀仍然很小的艾莉絲,爲了要募集她學校裡小倶樂部的捐款,就到鄰居一帶去募捐。
銀行職員瓊斯先生把艾莉絲請到客廳以後把一美元紙鈔跟一毛錢硬幣放置在桌子上面,然後說:
「艾莉絲,妳就取自己喜歡的一方吧!」 艾利絲取了一毛錢硬幣之後說: 「媽媽時常對我說有大小兩樣東西時,必須取小的那一方。」
正當瓊斯先生要誇讚她時—
接著,她取了一美元的鈔票說:「不過,為了避免錢幣會遺失,我也要這一張『紙』,以便把硬幣包起來。」

扒手
一個扒手被抓,警官問了幾句以後,把他關進牢裡。 不久以後,他的同黨前來會面。 「我已經爲你聘請了律師。」同黨說:「你不必擔心。」 「你有錢嗎?」牢裡的扒手憂鬱地問。 「你放心,我把金錶給律師了!」 「眞不好意思。」扒手說:「那是很貴的金錶呀!」
「你不必難過。」同黨說:「律師在接下案子後,他的金錶又不翼而飛了。」

不爲所動!
募集社會福利捐款的義工,拜訪了城裡的銀行家。
「我們您的大名登載於名單的最上端。」該義工說:「因爲在傳聞裡,您是一位慷慨解囊的慈善家。」 銀行家默默地交給義工一張支票。
「這是一張五美元的支票。」銀行家說:「我想,這樣就可以否定那種傳聞了。」

隔牆有耳
猶太人的實業家—考恩,以紐約爲始,在美國全部的都市都擁有分店,生意非常之成功。不過,他的活動範圍不只在商界,例如,他時常到拉斯維加賭錢,而且在紐約又金屋藏嬌,還背著老婆養著一個年輕的模特兒。
有一天,市鎭裡的猶太敎導師來拜訪他。
「考恩先生,有道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我今天來拜訪你不外是想求您的幫助。」 說到此,導師以狡黠的眼光看著考恩再說:「如你所知,這個市鎭的移民數目越來越多,其中不乏境遇堪憐者,我希望您對這些人伸出援手。」
「嗯……這個主意很好。」考恩說:「不過我喜歡在喑中捐款。有道是『為善不欲人知,對吧?
「暗捐款。」的確有幾分道理。不過所謂的捐款,數目很少,又偶爾行之,那是沒有什麼意義的。必須時常做才有意義。您以為我說的話對嗎?」
「導師說得極是。」考恩說:「我曾經以匿名的方式,前後捐款了好多次。」
「那才有鬼呢!」導師一直在看考恩的眼睛:「你在紐約所做的『一些好事』,幾乎無人不曉。至於暗中捐款的事情,卻是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又是什麼道理呢?」

說服
猶太敎的導師精疲力盡地從寺院回家。他的老婆問他疲倦的理由。
「我說得口乾舌燥。」導師說:「我一直在強調富裕的人有幫助貧困者之義務」
「你說得對極了 !」他的老婆說:「那麼,大家都同意了嗎?」
有一半同意。」導師苦著一張臉說:「貧窮的人都同意了。」

靈光一現
稅務處打電話到敎會去。「貴敎會的會員克馬林,目前正是我們在調查的人。」稅務處的人員說:「他說捐給貴敎會五千美元,那是眞的嗎?」
牧師迅速地把頭腦一轉,然後說:「我們還沒有收到支票。不過,兩三天以後一定會寄到。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傑克,提醒他把忘掉的事情想起來就行了!

宗敎性的行爲
那是紐約飛往洛杉磯的班機。機內幾乎客滿,而且都是淸一色的猶太人。飛機通過落磯山脈上面時,不知怎地飛機一邊的引擎故障,導致飛機在黑煙懷罩之下朝向山中俯衝而去。飛行員很冷靜地利用另一邊引擎繼續飛行。接著,他問空中小姐,乘客是否察覺到剛才的事故。
「大家都知道了!他們已經開始恐慌了!」空中小姐回答。於是,駕駛把開飛機的任務委託給副駕駛,他自己則走到乘客中的猶太敎導師面前。
「導師,如今引擎雖然只剩下一個,但是我保證可以飛到洛杉磯。」
駕駛鄭重地說:「但是,乘客已開始恐慌起來了,這一點叫我擔心。請您開始進行宗教性的安撫吧!」
導師點點頭站起來。接著,開始說明自己的寺院需要修建的簡短演說,再叫人們把大紙袋傳下去…..

自有打算
大學的學長被邀請到學校新落成的大禮堂上,爲畢業班的學弟們致詞。典禮完畢,當他跟該學院院長閒談時突然問道:
「院長,到今日爲止,您已經授給五、六個人名譽博士的學位,而且他們每一個人都腰纏萬貫。這種行爲是否露骨了點?難道您是爲了金錢在販賣學位嗎?」
「並非如此。」學院院長說:「我們學校只授給幾位建築商人名譽博士學位,不然的話,你以爲這個大禮堂是怎樣蓋起來的!」

今非昔比
「俺年輕時……」父親對兒子說:「每天都工作十二個小時。」 「是嗎?」兒子說:「以前還好啦!哪像現在,如果搞了一天的工作,而耗費十二個小時的話,那個人將立刻被解僱!」

工作制度
一個新夥伴加入律師事務所。所長對新加入者說明:「咱們的制度是一星期上班四天,最大的問題是每一個人爲了搞好自己的工作,必須耗費五天。」

閏年
「唉!」打工的學生阿德向同學阿傑嘆了一口氣說:「如果一年能夠休息三百六十五天,那該多好。」
「你呀!該不會是神經有問題!」阿傑說:「如果按照你的說法,那每四年就必須工作一天囉?」

前後之別
史先生一家人趁著暑假外出旅行。對於不便帶走的女佣人,給了她一個月的薪水,使她自由自在地生活。
一個月後,當史先生一家人回來時,女佣人跟史太太談判,說如果不提高薪水的話,她就要另謀高就了。
「妳怎麼這樣說呢?」史太太驚叫了起來:「我們給妳一個月薪水,並沒有叫妳做任何事情呀!憑著這一點,妳應該感謝才對!」
「妳說得沒錯。」女佣人回答:「妳在沒有叫我做任何工作之下給我一個月的薪水。不過,這以後,我又得工作啦!但是薪水卻是相同的。所以嘛……我覺得不公平。」

助手
水電行的老闆是苦幹型的好好先生。不過,他的助手小邱卻是懶得出奇。他忍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什麼也沒有說。不過到了某一天,他實在再也忍不下去啦!
「喂!我說小邱啊!你別再把兩手揷在口袋裡好不好? 「算我拜託你好嗎?請你把一隻手伸出來吧!」

職業傷害
「強生那傢伙,指望這一次的事故,使他獲得全部的理賠金呢!他聲稱,這次的負傷,將使他無法繼續工作。」約翰對菲力普說。
「他到底哪兒受了傷呀?」 丨 「他兩手的大拇指都斷了。」約翰說。
「大姆指嗎?」菲力普很驚訝地問:「那麼,他的工作是什麼呢?」 「他到處搭便車在旅行呀!」約翰回答。
(國外搭便車者,通常都會在馬路旁向兩邊來車豎起大姆指。〕

工作
失業的老趙,對同樣沒有工作的阿德說:「俺昨夜夢見自己找到了工作」
「這也難怪,你看來一臉的倦容呢!」阿德說。

是誰!
劉太太看著外甥又來揩油,於是心生一計說: 「嗯……剛剛好。我正想打電話叫人來整理草坪呢!」 「姑姑,」外甥說:「整理草坪的工人住在哪兒呀?我代妳去叫他。」

構想
一個上班族在路上,受到一個中年男子的糾纏,以致不得不掏出一百元給他。 「你的身體很不錯啊!」上班族說:「你爲什麼不去做事呢?只要你肯用心去尋找一定能夠找到工作的。」
「工作?」中年男子說:「俺本來就有工作呀!俺寫過一本暢銷書《賺錢的 一千個構想》。」
「是嗎?旣然如此你爲何還伸手向人要錢呢?」上班族問。 「因爲,這也是『構想』之一呀!」

沒有抓到
「乖乖……你怎麼變成這麼狼狽呢?」 看到昔日的鄰居一副落魄的德性,老趙很同情地問他。 「俺本來已經抓到了整個世界。」落魄的男子說:「因爲一心想抓住太陽,結果太燙了,就把手放開了!」

不上不下
一個體格魁梧的中年男子來到了廚房門前,討取食物。
「你是健康又魁梧的男子。」張太太說:「你爲什麼不去工作賺錢呀?」
「這位太太請妳看俺吧!」中年男子說:「我是一個非常不幸的人,生下來就處於『不上不下』的。」
「怎麼說呢?」
「妳看看我的樣子吧!如果我行事輕鬆的工作,會被人認為太懶散,想做粗重的工作嘛!又顯得力氣不夠。」

很親切
「你曾經做過事情嗎?」一位太太對著來乞討的年輕人說。 「有啊!我工作過一次。」討食物的年輕人說:「至於這以後我碰到的人嘛! 都非常地親切。只要我伸手,他們就把東西送到我手上啦!」

事業危機
「這位太太,妳有沒有舊的外衣?」一個來乞討東西的男子說。 「可是,你現在穿在身上的衣服,簡直跟新衣服一樣呀!」那位太太說。 該男子嘆了一 口氣說:「就是這件衣服害了我,使得我的『事業』產生了危機。」

倒楣的人
「佛洛里達的颶風,使俺喪失了家族與財產,妳就可憐我,接濟我一下吧!
「咦?你不就是對我說過,你的家產被卡威斯頓的洪水沖盡的那個人嗎?你好像也對我說過,你在越戰時差一點就被槍彈射穿,以致精神失常?你們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嘛!」
「馬馬虎虎啦!這位太太。」該男子說:「反正啊!不管怎麼說,俺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倒楣的人。」

生日蛋糕
「我這個可憐的男人,已經整整兩天不曾吃東西啦!請妳給我一片蛋糕吧!」
「什麼?蛋糕?」麵包店的老闆說:「給你麵包好嗎?」
「在平常,我絕對不挑剔。」乞求的男子說:「不過,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

上帝保佑
到敎會做完禮拜,上車想回家的梅夫人,突然想起手提包忘了,遺留在敎會的長椅上面。她迅速地趕回敎會,但是手提包已經不見了。正當梅夫人不知所措時,牧師走了過來對她說:
「哦!梅夫人,妳在找手提包對吧?它就在這兒。剛才我發現了它,爲了愼重起見,我暫時保管。」
「實在太麻煩您啦!」梅夫人說:「不過,我認爲來敎會做禮拜的人,絕對不至於偷別人的手提包吧?」
「我的想法跟妳相同。」牧師說:「不過,我非常瞭解那些來敎會的人們。因此我要提醒妳一件事情,那就是或許有人在發現了手提包以後,會以爲他們的祈禱靈驗,上天賜給他們手提包了呢!」

找錢
三更半夜裡,小偷摸進南斯拉夫貧窮的牧師家裡,當翻箱倒櫃的聲音驚醒牧師時,小偷從口袋裡取出一把手槍說:「不准動!一動你就會死翹翹!俺是在找尋美鈔呀。
「什麼?」牧師說:「有美鈔?好吧!我起來點電燈,咱們就一塊找吧!」

小油條
一整天裡,小龍不知道野到哪兒,等到他回到家裡時,已經將近黃昏。他的父母正準備出門要去吃飯。
「小龍,你野到哪兒去啦?」母親說:「我們就要到餐館吃飯了。」 「我一也不餓。」小龍回答:「我吃了五份冰淇淋以及八個熱狗。現在,肚子 還脹得鼓鼓的……」
「天哪!你怎麼吃那麼多呀?」 母親嚇一了一跳:「你身上連一塊錢也沒有啊?」 「不必帶錢的!」兒子回答道: 丨 「只要我裝成迷路的孩子,在街上又哭又叫就可以啦!」

您或許也會喜歡→爆笑的瞬間:
蝴蝶也喜歡古典音樂

兩個醫學院學生來到某座小城市,他們投宿在一家旅店裡。店主按照以往的慣例,詢問他們的姓名、職業和停留的時間。
這兩位旅客說:「我們可能會住上四個星期,職業是格羅克市的名醫。不過這件事請別告訴其他人,因為我們必須在這裡進行一項實驗,非常需要安靜。」
旅館的主人十分好奇的問:「是什麼樣的實驗呢?」
這兩個旅客說:「我們在格羅克市創造了一個奇蹟,可以使死人復活。這項實驗在那裡進行了三個星期,現在我們想換個環境,所以才來這裡進行實驗。」
說完他們就拿出格羅克市市長所簽署的一張證明給店主看。
不久店主變把這個令人吃驚的消息傳播開來。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並不在意,可是幾天之後,這兩個人怪異的行徑終於引起了人們的注意。因為他們常常在墳墓前徘徊,特別是一座年輕貴婦的墓地,他們所停留的時間最長。
漸漸的,這個地方出現了全所未有的恐慌,當第三個星期快要過去的時候,這兩位旅客收到了那位富商所寄來的一封信。信裏寫著:「我那以死去的太太既溫柔又美麗,我也非常愛她,可是她有重病纏身,所以我不希望他帶著病體復活。」同時在信封內附了一大筆錢,做為酬金。在這封信之後,他們又陸陸續續收到其他的來信。其中一個正繼承著舅舅遺產的外甥來信說:「請你們別打擾他死後的安寧吧!」
一個太太在丈夫死了之後又重新嫁人了,她在信裡說:「我死去的丈夫已經老邁不堪,他一定不願意再活著受苦。」來信如雪片般的飛來,而且每個信封裡都有一大筆錢。可是這兩個人對他們的請求卻無動於衷,依然在墓地前徘徊。後來這個城市的市長也忍不住了。因為受到市民擁護的前任市長才剛去世,因此現任市長不願意這麼快就離開市長寶座。他送給那兩個旅客一筆巨款,同時在信裏寫著:「我們深信你們可以使死者復活,但是希望奇蹟不要在這裡出現,為此我照樣幫你們開立一張證明,並請你們立刻離開本市。」這兩個旅客在聽從的市長的勸告後,帶著大筆的金錢和證明,離開了這個實驗成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