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213 »

大老闆之死

01.12.2017, Comments Off on 大老闆之死, 推理童話故事, by .

張富貴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他的臉在一次車禍中毀容,所以平常都帶著面具。
但是在與家人見面時,他會拿下面具。
某一天這位大老闆死於他的車上,死因是被人一刀從頭顱刺殺,臉上戴著的面具也一併刺穿
嫌疑犯一共有三人
分別是:
老闆的兒子,為了繼承遺產問題曾經預謀殺害老闆。
大公司的副總裁,在公司很有人望,要是老闆死亡的話是可以直接接手公司。
老闆的弟弟,曾經是公司內部的一員,後來因為被老闆開除而導至和妻子離婚,到現在還憎恨老闆。

請問犯人是三人當中的那一位?
答案請反白:犯人是大公司的副總裁,因為要是老闆與家人碰面的話,都會拿下面具

從前從前有一個國家,晚上總是黑漆漆的,無垠的天空就像一大片黑布。從來都沒有月亮升上來,也沒有星星在閃爍。

有一天,四名青年離開這個國家,想要去另一個國家見識。那個國家一到晚上,太陽一旦在山巒後面消失,就會有明亮的球體在柏樹梢出現,放出柔和的光線。雖然不會像太陽那麼明亮,可是月光照到的地方都可以看得很清楚。年輕人向經過的農人請教,爲什麼會這樣呢?

農夫回答:「那是月亮。村長用三枚金幣買來的,裝在柏樹上。每天給它倒上油,擦得很乾淨,就會一直發光。可是就因爲這樣,我們每星期都要付給他一枚金幣。」

農夫離開後,一名年輕人說:「我們也可以使用這種燈。故鄉也有柏樹,裝上去就 好了。以後晚上就可以不必在黑暗中摸索找路,多令人高興啊。」

另一個人說:「對,就把它帶回去。這裡的人大不了再買一個就好了。」

第三個人說‘,「我去試試看,把月亮放下來。」

第四個人就去把馬車拉過來。他們先把月亮解下,然後在上面蓋上布,以免引人注意。

四個人順利把月亮運到自己的國家,裝在柏樹的頂端。

新的燈照亮了整片草原,每一戶人家也都有了光線,老人和年輕人都很高興。小矮人從岩洞走出來,其他種族的小矮人也穿著紅色的上衣,在牧草地上圍成圈跳舞。

四個人負責爲月亮加油,剪短燈芯。每星期都從村民那裡收取一枚金幣。

可是後來這四個人都變成了老人。後來有一個人快死的時候說,月亮有四分之一屬於他,希望能一起埋進墳墓。村長就在這個人死後,把月亮的四分之一剪下來,放進他的棺木。月亮的光雖然變弱了,但是並不嚴重。

第二個人死去時,又剪下四分之一。月光變得更弱了。

第三個人死去時,光線變得更加微弱。第四個人一死,夜晚就變得和以前一樣黑暗。在沒有燈的情況下,人們在晚上出門都會互相撞到頭。

話說月亮到了地下,冥界就變亮了,死者紛紛醒過來吵鬧。那聲音進入看守天國的聖彼得耳裡,以爲冥界發生暴動了,就召集天國的軍隊,但軍隊卻一直不來,聖彼得就親自下到冥界查看。
了解情況之後,聖彼得安撫了死者,要他們都回到墓裡面,然後帶著月亮離開,把它掛在天空上。

亞特想做一套體面一點的禮服,於是便到布料店裡買了一塊高級布料,匆匆趕到洋裁店。裁縫師接過布料後,量了好一會兒,最後才要搖頭說:「這確實是一塊相當高級的布料,可惜我無法為您做這套禮服!」

亞特疑惑的問:「這是什麼原因呢?」

「料子不夠!」裁縫師皺著眉頭說。

亞特只好再到另外一家裁縫店試試看。這位裁縫師仔細的看了下布料,讚美著說:「這塊料子真是漂亮極了,我非常喜歡。」

亞特興奮地問:「你可以幫我做一套體面的禮服嗎?」

裁縫師說:「嗯…….,當然………..當然可以。我可以為你做一套絕對令你滿意的禮服,請你一個禮拜後來拿。」

過了一個禮拜之後,亞特趕來拿衣服了。亞特在穿衣鏡前照了照,然後高興的說:「這衣服式樣新穎,做工精細,而且又合身。真是太棒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室內跑出來一個七、八歲的小孩,他是裁縫師的兒子,身上穿著一套和亞特完全一樣的禮服,同時可以明顯看出那是用同一塊布料縫製而成的。於是裁縫師只好尷尬的說:「你都看見了吧?這塊布料實在太多了,我除了為你做了這套合身又漂亮的禮服之外,還給我兒子也做了一套呢!」亞特氣呼的離開了這家洋裁店,又一口氣衝到了第一個裁縫師那兒。

「你瞧瞧我這套禮服!」亞特噴怒的對裁縫師說:「你說我的布料不夠做一套禮服!可是別的師傅除了為我做好這套禮服之外,還給他兒子也做了一套!這是怎麼回事?」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裁縫師理所當然的說:「他的兒子才七歲而已,可是我兒子卻已經有十八歲了!」

在冷冽的正月裏,華大爺家中有妖孽作怪的傳言,也在冷颼颼的寒風裏四處散播著。

元宵過後的某天早上,顯得有些優心的華大爺站在大門口向遠望著,忽然,從附近的巷子裏,走出一位穿著道袍的道人,他看到華大爺,便拱了個手說:「大爺,您家的妖氣很盛,看您眉頭深鎖,想必就為了妖孽作怪而煩心吧?」

華大爺一聽,可真是吃了一驚,那些出現在閣樓上一尺來高的小人,難道真是妖孽?

記得是半個多月前吧,那晚正是除夕夜,華大爺在家中封鎖多年的閣樓上,竟然看到一群小人在籌辦喜事。

到了第二天夜裏,帽插金花的新郎官果然帶著騎駿馬的僕從,浩浩蕩蕩的來迎娶,新娘坐著的是一頂八人抬的花轎,後面的一頂轎子上還坐著一位正在擦眼淚的白髮老人,大概是女方送親的家人。這一行人陸續穿過牆角就不見了。

往後的日子,華大爺禁不住好奇心的趨使,每天晚上都上閣樓偷看小人的活動。

過了十天,那些小人辦起了滿月酒:又過了十多天,孩子都已經跟著教書的先生念書習字了。

看到這些情景,華大爺想也不想不透是怎麼回事。他也跟家人、親友說起這件怪事,可是就是沒人能解釋。如今聽這位道人一說,果真有那麼點像妖孽作怪了!

「這位道人,裏面請!裏面請!」華大爺為了解開心中的疑惑,立刻請道人進屋,問清楚了作法除妖的事宜之後,馬上準備妥當,讓道人作法。

道人以劍作法,只見雲霧迷漫,旋繞天空,一位金甲神就在雲霧中出現了。

金甲神對道人指了指樓上的樑柱,然後就消失了。過了一會兒,空中掉下來許多小人,道人用劍一砍,小人就全死了。華家佣人把小人的屍體掃到竹筐裏,堆得像小山一般高呢!

道人作法除妖完了之後,就對華大爺說:「出家人做事不要什麼酬勞,可是我剛剛請了金甲神為您除妖,大爺務必要準備豐盛的酒席酬謝他才是!」

說完這話,道人拱個手就走了。華大爺聽他這麼說,不禁感到有些納悶,他想:「除妖是正事,如果想藉著除妖來要吃的喝的,那必定不是神,分明也是妖孽。於是心中作了決定,說什麼也不肯設宴酬神。

華大爺心中才剛作決定,就聽到房樑上有人叫他的名字,然後很生氣的對他說:「我替你除去妖孽,你卻不肯酬謝我,真是小氣,我要讓你家宅永不安寧!」

從這天開始,華家突然來了成千上萬隻的老鼠,牠們專門咬衣服,啃鞋子,偷吃糧食,在燒好的飯菜裏大小便,大肆破壞家裡的一切,擾得華家大小寢食難安,簡直沒有辦法生活了。

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華大爺只好向江西龍虎山的張天師府求救。於是,張天師府派了大法官來到華家,法官告訴華大爺,這些老鼠是因為吃了仙草,才成精四處作怪,只要貼幾道符,就沒事了。

法官先在華家各屋的柱子上貼了神符,又找到了老鼠洞,在洞口釘了一面桃木刻的符,再插上兩把桃木刻的短劍,這樣一來,老鼠果然不再鬧事了。

過了七、八天,從老鼠洞裏發出一陣陣令人作嘔的臭氣,華家佣人打破牆壁,從老鼠洞裏掃出大大堆死老鼠,大概就是變作金甲神及道士的怪頭了。

這件鼠妖作怪的事件,是發生在明朝萬曆年間,江西虞山九里橋華家。據說虞山當地就因此每年元旦的晚上,家家戶戶早早就睡了,因為,晚上老鼠要迎親哪!!

Rats get married

Rats get married

東村住著一位老實的年輕人,名字叫做王六。他對人很和氣,也很有禮貌,就是不太會說話。

有一天早上王六看到鄰居家張老先生出來散步,於是他就趕緊上前打招呼,對老先生說:「老先生,你去散步啊!這是非常好的運動。可是你千萬要小心啊!要是一不小心跌倒了,輕則跌斷了腿、摔壞了腰;摔得重的話,還可能會要人命的!」

張老先生一大早就聽了這些煞風景的話,心裡實在不是滋味,可是又不方便對他發脾氣,只有自己生悶氣了。

從此以後張老先生一看到王六就趕緊躲避。

有一天王六的岳父生日,他和老婆回家給岳父大人祝壽,那一年他的岳父七十三歲了,他在祝壽時對岳父說:「您今年七十三歲了,古人說:『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請自己去。』所以今年您可要當心了!」

這雖然是一句關心話,但是聽在岳父心裏很不舒服,他的岳父足足氣了一年。

到了第二年,月付再過生日時,王六的老婆對他說:「你說話那麼不得體,把她老人家氣了一年。你今年去祝壽,一句話也不許說。」

王六答應了他老婆的要求。到了岳父家,在壽宴上,王六緊閉雙唇,果然一句話也不說。岳父心裡明白,也不怪他。他還暗想,傻女婿不說話,他反而還舒坦一些!

就在壽筵結束的時候,傻女婿開口了:「岳父大人,今天是您老人家的生日,我可是一句話也沒有說,要是您有個三長兩短,摔斷腰,折斷腿的,可不要怪我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