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駝背矮人歷險記

從前,在義大利的那不勒斯,有個窮苦的船夫,叫皮爾西。他和妻子結婚二十年了,卻還沒有孩子。夫妻倆日夜為這事發愁,尤其是皮爾西大媽,當丈夫出海打漁或者載著遊客去遊覽時,她孤零零地呆在家裏,感到十分寂寞。為瞭解悶,她買了一隻小搖籃,一邊搖一邊為根本不存在的孩子唱催眠曲。

一天晚上,皮爾西大媽跟平時一樣,唉聲歎氣地抱怨上帝不肯賜給她一個孩子。皮爾西很不耐煩,又加上喝了點酒,就用拳頭在桌子上使勁捶了一下,嚷道:“真是煩死人了!”

“聖母,”皮爾西大媽祈禱說,“可憐可憐我們吧!”

這話還沒講完,就見一隻烏黑油亮的大貓好像是從床下鑽出來似的,朝皮爾西猛竄過去,把他掀翻在地,然後從半掩著的大門逃了出去。與此同時,從搖籃裏傳來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大媽激動地走近搖籃,看見搖籃裏有個小娃娃正手舞足蹈,敲著自己的肚皮。

“上帝呀!多漂亮的孩子!”大媽驚叫著,立即把孩子抱進懷裏。

皮爾西從地上爬起來,說:“讓我瞧瞧孩子是什麼模樣。”他朝娃娃瞅了一眼,突然叫了起來:“啊!多醜的小子呀!又是雞胸,又是駝背!瞧他那個鸚鵡鼻子,看見就叫人噁心!快把他交給我,我要把他扔到海裏去!”

皮爾西還沒講完,小娃娃就從皮爾西大媽的懷裏跳下地。他搖搖擺擺,蹦蹦跳跳,做出種種令人眼花繚亂的動作。他突然用雞胸頂地,讓身體像陀螺一樣飛快地旋轉起來。看著他的表演,皮爾西捧腹大笑,笑過之後親了親孩子,對大媽說:“不管他是雞胸也好,是駝背也好,我都不在乎。我要把他留下,這娃娃實在太可愛了。”

這個孩子被叫作波利希內拉。他長得出奇地快,出生才六個星期,看上去就有十五、六歲的模樣了。看到兒子長大了,皮爾西決定要他去做工。因為家裏經濟本來就不寬裕,兒子出生後又增添了負擔。

一天,吃早餐時,皮爾西對兒子說:“波利希內拉,你到碼頭上去找點活兒幹吧。”

“好!好!”波利希內拉回答,“不過,我想進王宮!”

“啊!進王宮?這怎麼可能!”

我想念書成為有學問的人。你們實在太窮,沒錢供我念書,所以我想請國王來負擔。”波利希內拉說,“我有把握做到這一點。但是,為了這個,我需要一頭毛驢。”

“一頭毛驢!”父親和母親同時大叫起來,“我們到哪兒去弄一頭毛驢呢?”

“你們把房子賣掉,我保證你們今晚就可以住進一座更大的房子。”

“啊,我的老天爺!”皮爾西斷定說,“你一定發瘋了!”

“你自己瘋了,皮爾西先生。”大媽說,“你看不見,這孩子可能比你更聰明嗎?”

爭論了一個小時後,皮爾西終於決定把房子賣了,買回一頭小毛驢。

波利希內拉穿上半邊紅半邊黃的緊身上衣,腳蹬朱紅的木屐,頭戴金色的高禮帽,神氣活現地騎在毛驢上,朝王宮走去,後面跟著他的父親和母親。一路上不少人圍上來看熱鬧,當他走近王宮時,尾隨的群眾至少有三千人。    國王和王宮裏的老爺、貴婦們聽到外面人聲鼎沸,趕忙跑到陽臺上來觀看。只見這個騎毛驢的駝背矮人朝國王三鞠躬,然後揚手示意他要講話,四周馬上安靜下來。

“陛下,”波利希內拉用他那沙啞的嗓門說道,“老爺們、夫人們、那不勒斯的公民們,我要告訴各位,如果陛下允許,我的這頭驢子自告奮勇,準備給各位表演走鋼絲繩。鋼絲繩將架在離地51英尺的空中。在這場驚人的表演中,我波利希內拉將騎在驢背上。”

“好極了!好極了!”人群歡呼。

國王也說道:“我對這場表演很感興趣。我的駝背朋友,你什麼時候表演?”

“陛下”,波利希內拉回答,“如果您命令您的總管給我提供必要的東西,今晚七點就可以表演。我需要的是:鋼絲繩、固定鋼絲繩的木柱、梯子,以及其他一些東西。”

“好吧!”國王馬上下命令,“叫總管來!”

國王的總管名叫比高蘭,他心腸狠毒,殘暴無情,常常欺壓老百姓,那不勒斯的人都痛恨他。不久前,他就無緣無故地說皮爾西踩了他的馬,叫人把皮爾西毒打了一頓。

“比高蘭總管,”國王說,“我命令你給這個駝背提供一切必需的東西,要是你怠忽職守,耽誤了傍晚的盛會,我就把你吊死。要是波利希內拉吹牛,不能實現他的諾言,就吊死他。”

“陛下,我贊成。”波利希內拉說。

到了傍晚,王宮廣場豎起了兩根51英尺高的柱子,兩柱之間拉了一條鋼絲繩,旁邊匆匆搭起了三座看臺。國王和王室全體成員在看臺上就座,廣場上人山人海,桌子上、椅子上、馬車上、屋頂上,到處都是人。

大家都望著愛麗絲。愛麗絲說:“我沒有一英里高。”

國王說:“有!”

王后加了一句:“差不多有兩英里高了!”

愛麗絲說:“好嘛,反正我不走!而且這不是正式規定,是你臨時發明出來的!”

“這是書裏最老的一條規定!”國王說。

愛麗絲說:“那麼就該是第一條,而不是第四十二條呀!”

國王的臉色一下變得刷白,忙把簿子合起來,用顫抖的聲調低聲對陪審員說:“提出你們的裁決!”

“陛下,又有別的證據了,”白兔慌忙跳起來,說,“這是剛才撿到的一張紙。”

“裏面寫的什麼?”王后問。

“我還沒打開。不過看樣子像是犯人寫給什麼人的一封信。”白兔說。

“信是寄給誰的?”一個陪審員問。

“上面沒寫交給誰,”白兔說,“事實上,信封上什麼都沒寫。”說著把折疊的紙打開,又說,“其實不是信,是一首詩。”

“快念一念!”國王命令。

白兔戴上眼鏡,從頭到尾把詩念了一遍。可詩裏的內容是上句不接下句,看不出所以然。

國王卻滿意地搓著手說:“這是我們聽到的證詞中,最重要的了。現在讓陪審員——”

“他們當中要是有誰能解釋這首詩,我願給他六個便士,我不認為詩裏面有一丁點兒意思。”愛麗絲說道,所有的陪審員都在石板上記下了她的話。

國王說:“假如裏面確實沒有意思,那倒也省去世上許多麻煩。要知道,我們並不需要從中找出什麼意思,而且我也不懂。可是我好像又能看出裏商到底還是有點意思——”他琢磨來琢磨去,卻又說不出什麼來,只好大喝一聲:

“陪審員,提出你們的裁決!”這大約是第二十次說這句話

“不行!不行!”王后說,“先定罪——後裁決。”

“胡說八道!哪有先定罪的!”愛麗絲大聲喊到。

“住嘴!”王后氣得臉色發紫。

“我偏要說!”愛麗絲說。

“砍掉她的腦袋!”王后聲嘶力竭地叫道,可是沒有一個人動一動。

“誰怕你?你們不過是一副紙牌!”愛麗絲說,這時她的身體已經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

全副紙牌升到空中,一共五十二張,然後又落在她的身上。愛麗絲發出一聲尖叫,半是畏懼半是生氣,她正在將它們擋開,卻發現自己躺在河邊,頭還枕在姐姐的膝上,而姐姐正在拂去掉在她臉上的樹葉。

姐姐叫她:“醒醒啊!親愛的愛麗絲!你這一覺睡得好長啊!”

“哎呀!我做了一個怪夢!”愛麗絲把她還記得起的夢中奇遇,一一告訴了姐姐。姐姐親了她一下,說:“親愛的,你的夢的確奇妙極了。好吧,快去喝茶去吧,天不早了。”於是愛麗絲站起身來,跑掉了,一邊跑,一邊還在回味那奇妙無比的夢境。

《愛麗絲漫遊奇境記》  原為英國作者路易士卡洛爾的中篇童話,根據朱洪國的中譯本改寫。

這時國王說出:“書記官,宣讀起訴書!”白兔吹了三聲喇叭,打開那卷羊皮紙念起來:

夏季一天,發生案情:

紅桃王后,做了餡餅,

紅桃弄臣,偷盜餡餅,

全部竊走,逃離國境!

國王吩咐陪審員:“你們考慮作出裁決吧。”

“別忙!別忙!”白兔趕緊提醒,“在判決前還有好多道手續哩!”

國王說:“傳第一個證人!”

第一個證人是一位帽匠。他走上證人席,一手端茶杯,一手還捏著一片黃油麵包,開口便說:

“陛下,請原諒我把這些東西帶進庭來。傳我的時候,我還沒吃完茶點呢。”

國王說:“早該吃完了。你什麼時候開始吃茶的?”

“我想是三月十四號開始吃的。”

一個陪審員說:“十五號!” “十六號!”另一個陪審員糾正說。

陪審員們立刻把這三個日子都記在石板上,而且把三個數加在一起。

國王指著帽匠:“把你的帽子揭下!”

“那可不是我的呀。”

“偷來的?”國王大聲叫道,陪審員立刻就把這個事實記錄下來。

帽匠連忙解釋:“帽子是準備賣的,沒有一頂屬於我,我是個帽匠。”

這時王后把眼鏡戴了起來,直瞪著帽匠,嚇得他臉色慘白,坐立不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快提出你的證據來,否則就地正法!”國王也吼道。

帽匠嚇得更說不出話了,他跪了下去,說:“我是個窮苦人啊,陛下!”

國王終於不耐煩了,他揮了揮手:“滾吧!”

帽匠巴不得早些聽見這話,他立刻飛也似地逃出了法庭,連鞋子也來不及穿上。

這時國王又喊:“傳下一個證人!”

白兔開始在一張名單上看來看去。

正在這個時候,愛麗絲有點奇異的感覺,她迷惑了一陣,這才發現;她的身材又長高了。

忽然,她聽到白兔一聲刺耳的尖叫:“愛麗絲!”

“在這兒!”愛麗絲喊道。驚慌之中,她全忘了,過去的幾分鐘內,她已經長成那麼大的個兒了。她過於急促地站起來,竟弄得裙子邊往上一掀,帶翻了面前的陪審席,把陪審員們翻倒在下面聽眾的頭上。

這時國王鄭重宣佈:“審判暫時無法進行!”他盯著愛麗絲,強調說,“必須等陪審員一一回到他們的席位,全部坐好再說。”

陪審員們好不容易才從驚恐中恢復過來,石板、石筆也找回來放到面前了。他們奮筆疾書,記下了這一法庭事故。

這時國王對愛麗絲發問:“你知道關於這件事的經過嗎?”

“一點不知道。”愛麗絲說。

“什麼都不知道嗎?”國王窮追不捨。

“什麼都不知道,”愛麗絲答。

“這句話很要緊,”國王掉頭向陪審員示意,可他聽見白兔說:“不要緊”,他便連忙說,“不要緊,是的,我就是這個意思。”他又低聲對自己說:“要緊——不要緊——不要緊——要緊”好像在比較哪個詞聽起來更順耳一些。

陪審員們的記錄本上自然就留下了不同的記錄。他們互相議論起來。

“安靜!”國王喊了一聲,他望著記事簿子念道,“第四十二條法規規定,凡身高超出一英里者,必須退出法庭!”

愛麗絲開始不安起來,她感到這是一場危險的遊戲。眼下自己雖說還沒有和王后發生爭執,但這是每分鐘都可能發生的呀。她想:“那時我又會怎樣呢?他們太愛殺人了。奇怪的是,現在居然還有人活著。”

被王后宣判的人,都由士兵帶去監禁起來。去執行旨意的士兵,就不能回來做球門了。半個鐘頭過後,場上一個球門也不剩了。除了國王、王后和愛麗絲,所有參加槌球遊戲的人,都被判砍頭、監禁起來了。

於是王后只好停下來,累得喘不過氣地問愛麗絲:“你見過假海龜沒有?”

愛麗絲說:“沒有,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假海龜。”

王后說:“那麼跟我走吧,它會把自己的來歷告訴你的。”

當她們一同走開的時候,愛麗絲聽見,國王對大家低聲宣告:“你們一律被赦免了!”愛麗絲心裏說道:“對了!這倒是件好事!”因為她看到那麼多的人被王后宣判成死罪,心裏一直怪難受的。

她們很快就遇見了一隻鷹頭獸,它正在陽光下睡大覺。王后說道:“起來,懶東西!帶這位年輕小姐去見假海龜,叫它講講它自己的來歷。我要回去監督他們執行我的命令。”

愛麗絲跟在鷹頭獸後面慢慢走著,沒走多遠,就遠遠看見那只假海龜孤獨而憂愁地坐在突出的一塊小岩石上。再走近點,愛麗絲便聽見它在傷心地歎氣,好像它的心都要碎了似的。愛麗絲很憐憫它,就問鷹頭獸:“它什麼事這樣悲痛?”鷹頭獸說:“其實,它根本沒有什麼傷心事。”

他們一直走到假海龜跟前,假海龜用淚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他們,默不作聲。

鷹頭獸先來介紹:“這位元元年輕的小姐需要知道你的經歷,她真的這麼希望。”

假海龜沉痛地用傷心的聲音說:“好吧,我來告訴她吧。你們二位都坐下,我沒說完,請別開口。”

於是她們就坐了下來,好一陣子大家都沒吭聲。假海龜長歎了一聲,終於開口了:“從前,我是一隻真正的海龜!小的時候,我們到海裏去上學,老師是只老海龜。”

愛麗絲問:“那麼你們一天上多少個鐘頭的課呢?” 假海龜回答:“頭天上十個鐘頭,第二天上九個鐘頭,就這樣上下去。”

愛麗絲大喊到:“這種課表太奇怪了!那麼,第十一天就該放假羅?”    “當然啦!”假海龜回答。

愛麗絲追問:“到第十二天你們又怎麼辦呢?”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吆喝:“審判開始了——!”

鷹頭獸不等假海龜講話,拉起愛麗絲就跑:“跟我來!”假海龜又孤零零地留在了那塊岩石上了。

愛麗絲一面跑一面喘著氣問:“審什麼案子呀?”但鷹頭獸只是說:“走吧!”他跑得更快了。

當他們到達的時候,紅桃國王和王后早就坐在王座上,被一大群人簇擁著——有各種各樣的飛禽走獸,還有全副撲克牌:紅桃弄臣站在它們面前,被鐵鏈鎖著,兩邊各有一名兵丁看守著他;靠近國王站著的是白兔,一隻手握著一隻喇叭,另一隻手捏著一卷羊皮紙卷。法庭正中的桌子上,擺著一大盤餡餅;餡餅十分精美,愛麗絲見了頓時覺得餓得慌。心裏想:“但願案子審完以後,把點心分給大家。”

愛麗絲從來沒上過法庭,但是她在書上讀過這方面的事。所以她挺高興地發現,這兒的一切她都知道。她對自己說:“那個是法官,因為他戴著假髮。”那個法官就是紅桃國王,他在假髮上又壓了一頂皇冠,叫人看起來很滑稽。

“那兒一定是陪審員席,”愛麗絲想道,“坐在這兒的十二個生物,一定是陪審員了。”她把最後那三個字在心裏默念了兩三遍,覺得挺得意。因為,像她這樣小的女孩,很少有懂“陪審員”的意義的。

十二個陪審員都在急急忙忙地往石板上寫東西。愛麗絲悄悄地問鷹頭獸:“它們在幹什麼?審判還沒開始呢,有什麼好記的。”

鷹頭獸也悄聲回答:“他們把名字記下來,免得審判沒完就忘記了。”

愛麗絲不平地高聲罵了一句:“這些笨蛋!”但是趕緊住了口,因為白兔在吆喝:“法庭肅靜!”同時,國王戴上了眼鏡,迅速地掃視四周,看有誰還在說話。

這時每個陪審員都在石板上寫著:“這些笨蛋!”愛麗絲清楚地看到其中有一個連“笨”字都不會寫,還要去問鄰座的人。愛麗絲悄悄繞到他的背後,瞅住機會,猛地奪走了那支筆。那可憐的小陪審員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它到處亂找,又找不著,就只好用字指頭在石板上劃。

總算幸運!小魔瓶的魔力到了頭,愛麗絲不再長了,但她卻卡在小房子裏出不來了。

“瑪麗安,馬上給我把手套拿來!”愛麗絲一聽就知道白兔找她來了,嚇得全身顫抖起來,連房子也跟著抖起來了。

外面傳進來一片嘰嘰喳喳的聲音,接著出現了死一般的寂靜。一兩分鐘以後,無數小卵石子像暴雨似地從窗外扔進來,有一些還打到了愛麗絲的臉上了。她向外大喊:“住手!”外面又變得鴉雀無聲了。

這時愛麗絲吃驚地發現,那些掉在地板上的石子,都變成一塊塊小蛋糕了。“我要是吃上一塊這種糕,肯定會使我的身材發生點變化的。”愛麗絲說著,吞下了一塊糕。她果然立刻開始縮小了。等到縮小得可以穿過門的時候,她立刻跑了出去。她看到一大群小鳥和小獸在外面守候著呢。它們看見愛麗絲露面就一齊沖了過來,愛麗絲拼命飛跑,不一會就平安地跑進了一片密林裏。

眼下最大的問題是“吃點喝點什麼。”愛麗絲把周圍的花朵呀,草葉呀,都一一看遍了,可看不出有合適的可以吃喝的東西。有個大蘑菇,長得和她一般高,蘑菇頂上坐著一條藍眼睛的大毛毛蟲。

毛毛蟲和愛麗絲對看了好久,還是毛毛蟲先開了口:“你滿意現在的樣子嗎?”

“哦,先生,我喜歡再大一點兒,”愛麗絲說,“三英寸高,實在太不象話了。”

毛毛蟲打了幾個呵欠,把身子搖了搖,從蘑菇頂上下來,往草叢爬去,臨走時說:“一邊會叫你長高,一邊會叫你變矮。”

“咦,什麼東西會叫我這樣呀?”愛麗絲自個兒思量。

“蘑菇呀!”毛毛蟲說罷,一下就不見了。

愛麗絲伸直兩臂,儘量抱住蘑菇,然後每只手分別掰下一塊蘑菇邊。她先把右手掰下的那塊咬了一點,啊!才吃進嘴,就覺得下巴底下被狠狠磕了一下,原來是下巴碰到腳背上了!

變得這麼快,她嚇了一大跳。馬上把左手那塊拿來咬,可是下巴和腳背擠得那樣緊,幾乎張不開嘴巴了。好不容易才把左手裏的蘑菇片吃了一點進去。糟糕!怎麼不見肩膀了呢?低頭一看,只能見到很長的脖子,它就像矗立在一片林海中的高高的樹幹。

“這些綠色的東西是什麼呀?我的肩膀跑到哪里去了?”愛麗絲說,“哎呀,還有我的可憐的雙手呢?我怎麼看不見你們呀!”她把手試著擺一下,可是,除了遠在下方的綠葉搖晃了幾下,什麼也看不見。

看來是沒法子把手舉到頭上了,那就把頭埋下去碰碰手吧。她發現她的長脖子居然能像一條蛇那樣四面八方扭轉。她把脖子彎成好看的“Z”字形,鑽到綠葉叢中,這才發現它們正是自己剛才在下面漫遊過的樹林的樹梢。愛麗絲想盡辦法往林子下面蹲,因為她的長脖子老是在樹枝間纏來繞去,有時不得不停下來解開纏住她的樹枝。過了一會兒,她才想起雙手還捏著蘑菇,於是,她就小心地開始咬蘑菇,她先把這塊咬一點兒,再把那塊咬一點兒;因此她一會兒長高,一會兒變矮,最後她終於使自己的高度得變不大不小了。

愛麗絲瞧見前面的樹幹上開著一扇門,就走了進去。嘿,真稀奇!她發覺又回到了那個長長的大廳裏了,而且很靠近那張玻璃小桌。她對自己說:“這回我可要把事情辦好些了。”她取下那把小金鑰匙,打開了那扇通向花園的門,接著咬了一點兒蘑菇,直到縮小到一英尺高,她就走過小過道,終於走進了美麗的花園,來到了漂亮的花壇和清涼的噴泉中間了。

靠近花園門口長著一棵高大的玫瑰樹,上面開著白玫瑰花,旁邊有三個園丁,正忙著把花兒染紅。三個園丁都有長方扁平的身子,手腳長在長方形的四個角邊,很像三張撲克牌。

愛麗絲小心地試探著問:“請問,你們把白玫瑰染紅了幹嗎?”

一個園丁答話:“嗯,是這樣的,小姐。您瞧,這兒應該是株紅玫瑰,我們弄錯了,栽了一棵白的。要是讓王后發現了,我們都得掉腦袋。所以您看,小姐,在她到來以前,我們盡力把——”就在這時,另一個園丁突然叫了起來:“王后來了!”這三個園丁立刻面朝下趴在地上。

一大隊人馬走過來了,他們的樣子全都和三個園丁一樣。他們都用紅桃裝飾著,紅桃國王和紅桃王后走在最後。

出巡的隊伍走到沒有趴伏在地的愛麗絲面前,全都停下來望著她。王后嚴厲地問:“這是誰?”

“啟稟王后陛下,我叫愛麗絲!”愛麗絲很恭順地回答,可心裏卻想,“哼,他們不過是一副紙牌,我用不著害怕。”

“很好!”王后尖叫著說,“你會玩槌球嗎?”

“我會!”愛麗絲也大聲回語。

王后又嚷一聲:“那就過來!”於是愛麗絲加入了這個隊伍。

“大家都各就各位!”王后像打雷似地一聲吆喝,嚇得人們都東奔西竄,慌亂中你撞我,我撞你,亂了一、二分鐘才安頓下來,開始玩槌球。這槌球場實在怪,愛麗絲從沒見過:球場到處坑坑窪窪的,把活刺蝟當槌球,活的紅鶴作球棒;而那些士兵都要把手腳撐在地上,弓著身子當球門。

參加打球的人一齊打起來,根本不依次序,他們亂搶刺蝟、罵怪話,過不了一會兒功夫,王后就氣得暴跳如雷。只聽她每隔一分鐘就嚷一次:“砍掉他的腦袋!”“砍掉她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