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從前有……一個國王?不對,從前有一段木頭。它可不是普通的木頭,因為,它會細聲細氣地說話。

一個偶然的機會,這段木頭到了窮雕刻家傑佩托手裏。他打算用它做個漂亮的木偶去周遊世界,掙口飯吃。

“給他起個什麼名字呢?就叫他皮諾喬吧!”傑佩托自言自語著,在昏暗的地下室裏埋頭雕刻起來,不一會兒就刻出了頭髮、腦門和眼睛。

眼睛剛刻好,這兩隻眼睛就自己骨碌碌地動起來,接著一眨也不眨地瞪著傑佩托看。

鼻子剛做好,它就開始長啊長,才幾分鐘,已經變成一個很長很長的鼻子,可憐的傑佩托拼命要把它截短,可是鼻子卻毫不客氣地長個沒完。

嘴巴還沒做完,就馬上張開來笑了。傑佩托板起臉:“別笑!”於是嘴巴停止了笑,可整條舌頭都伸出來了。

手剛做好,傑佩托就覺得頭上的假髮給拉掉了。抬頭一看,木偶已把假髮套在了自己頭上。

傑佩托又動手做腿和腳。一把腳做好,就感到鼻尖上挨了一腳。

“唉,我這是自作自受!”他自語道。

傑佩托抱住木偶的胳肢窩,把他放在地上,要教他走路。等到腿一會動,皮諾喬就開始自己邁步,接著又滿屋子亂跑,最後跑出大門,蹦到街上,溜走了。

“抓住他!”可憐的傑佩托大叫著在後面追。

幸虧碰到一個員警,他一把揪住了木偶的鼻子,把他交給了傑佩托。

“咱們現在回家,到家再算帳!”傑佩托嚇唬皮諾喬說。

皮諾喬一聽,立刻倒在地上,賴在那裏不肯再走了。看熱鬧的人一下子圍了一圈。他們都說木偶可憐,認為傑佩托是個狠心的傢夥。

員警也糊塗了,他竟把皮諾喬放開,反而把可憐的傑佩托送進了監獄。

皮諾喬馬上撒腿就跑,抄近路回到家。看朝街的門半掩著,就推門進去,放下門閂,撲通坐到地上,得意洋洋地出了一口長氣。

“唧唧,唧唧!”

什麼聲音?皮諾喬嚇了一跳。

“是我!”

皮諾喬轉過臉,看見一隻大蟋蟀正慢騰騰地往牆上爬。

“告訴我,蟋蟀,你是誰?”

“我是會說話的蟋蟀,在這屋子裏已經住了百把年啦。”

“這屋子今天是我的了,請你頭也別回,馬上走吧!”

“我可以走,可在我走以前先告訴你一個大道理。”

“那就說吧,快點。”

“該子不聽父母的話,任意離開家,到頭來決不會有好結果,也許會變成一頭大蠢驢,所有的人都拿你開玩笑的!”

“告訴你吧!我的蟋蟀。我不想讀書,不想學什麼手藝掙錢,世界上只有一件事真正合我的心意,那就是吃、喝、玩兒,從早逛到晚。”

“可憐的皮諾喬,可憐你長的是個木頭腦袋!”

皮諾喬一聽火冒三丈。他猛地跳起來,抄起一個木頭槌子,向蟋蟀扔去,可憐的蟋蟀只來得及叫聲“唧唧”,就給打死了。

天漸漸黑了,皮諾喬忽然覺得很餓。他滿屋子亂跑,翻遍了所有角落,但是一丁點兒可以吃的東西都沒找到。可憐的皮諾喬,他除了打哈欠,毫無辦法可以讓肚子好過一點。他絕望地哭了。

肚子咕咕地響個不停,他只好到村子裏去求某個好心人施捨一下。可外面電閃雷鳴,狂風呼嘯。家家都關了門,合了窗。他好不容易拉響一家門鈴弄醒了主人,卻被那人潑了一身水,活像一隻落湯雞。

他狼狽地回到家,又累又餓,再也沒力氣站著,於是坐下來,把兩隻又濕又髒、滿是爛泥的腳擱到燒炭的火盆上,就這樣睡著了。他睡著的時候,一雙木腳被火燒著,一點一點燒成了炭,燒成了灰。

熱情的市民簇擁著波利希內拉走進警察局,向警察局長報告這一喜訊。波利希內拉一走進警察局長的辦公室,馬上就愣住了,這個局長的鼻子同他昨天見到的強盜頭子的鼻子一模一樣。天底下絕不會再有這樣一個鼻子,雖然局長同昨天的強盜頭子不同,眼上沒貼膏藥,但波利希內拉還是馬上斷定:面前這個傢夥膽大包天,既當警察局長,又做強盜頭子。難怪在這位局長的領導下,夏爾特城的員警天天追捕強盜,卻毫無成效。

儘管如此,波利希內拉還是立即恢復了鎮靜,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現。局長對此十分高興。他一面聽駝背矮人講述他逃出匪窟的經過,一面用手撫摸蹲在他身邊亂叫的大黑貓。聽完波利希內拉的講述,警察局長邀請他吃晚餐。波利希內拉有個小小的毛病,就是貪吃。看到桌上擺的豐盛的飯菜,就忍不住直流口水。所以,那頓飯他吃得太多、喝得太多,第二天清晨醒來時,發現自己被投進了監獄。

波利希內拉想,也許自己從此再看不見美麗的田野和燦爛的陽光了。他雙手抱住頭,陷入對往事的回憶之中。他想起了父母住過的那座掩映在檸檬樹叢中的可愛小屋,想起了同父母告別時依依不捨的情景,想起了離別時他那頭驢子悽楚悲涼的表情……

這時,牢房的鐵門喀吱一聲開了,局長帶著獄卒和那只烏黑油亮的大貓走了進來。借助獄卒手中火把的微光,陰險的隆福拉向他的犯人宣讀了判決書。判決書說,波利希內拉是強盜的同謀,被判處絞刑,在一小時內執行。讀完,局長冷笑著走了出去。

波利希內拉滿腔怒火,無法發洩。這時,他看見那只大黑貓正要竄出牢門,就猛地沖過去,使勁把門一關,貓尾巴被齊屁股斬斷了。這條尾巴馬上變成一條扭來絞去的繩子,末端是黃褐色的纓子,還散發著濃烈的硫磺味兒。

波利希內拉自言自語道:“這大概就是魔鬼的尾巴吧!我從前在一本古書裏讀到過,魔鬼外出時就是把自己的尾巴當坐騎的。只要對尾巴講一聲要去的地方,尾巴就會立即把他帶到那兒。我為什麼不試試呢?”

他跨上尾巴,把纓子當作韁繩,對尾巴說:“起!到巴黎!”

就在這時,局長來到牢房,後面跟著執刑的劊子手,他們站在門檻上眼睜睜地望著囚犯從煙囪飛了出去。局長鼻子上的三根紅毛一下子變白了。

轉眼間,波利希內拉到了巴黎。

後來,他在一個小劇場裏演出木偶劇,給窮人和可愛的兒童帶來歡樂。他在香榭裏舍定居下來,過著幸福、平靜的生活。不過,他仍然小心地保管著那條魔鬼的尾巴。每天晚上演出結束後,他都要跨上這條尾巴,馬上回到故鄉那不勒斯,去看望他的父母。有時,他心血來潮,還會在那不勒斯的大劇院裏露面,給觀眾講些俏皮話。直到如今,義大利和法國的老百姓還非常喜歡看駝背矮人波利希內拉的演出。

駝背矮人歷險記  原為法國作家奧克塔夫弗耶的中篇童話,根據程依榮的中譯本改寫。

帆船行駛在海上,一天,它與一艘土耳其海盜船遭遇了,船長和全體船員都驚慌失措,波利希內拉卻鎮定自若。他換上一套土耳其民族服裝,劃一隻小艇,向相距一百多米的海盜船快速駛去。小艇靠近海盜船,他就登上了甲板。

海盜們見來了一位同胞,非常高興,但卻聞到他身上發出一股臭不可聞的氣味,個個都捂住鼻子。波利希內拉那身土耳其服裝是用一種草藥浸泡過的,它散發出的氣味讓人噁心。波利希內拉被領到海盜頭子面前,“您好,老爺”。駝背矮人對他講土耳其話。

“這股味兒可真夠嗆!”海盜頭子喃喃地說。

“沒什麼,”駝背矮人繼續說,“我是土耳其人,我從那邊西班牙人的船上逃出來,我希望你們趕快奪取那條船。”“但是,”海盜頭子打斷他,“我的兄弟,你身上有股什麼鬼味兒?”

“沒什麼,”波利希內拉說,“我從那船上逃了出來,我希望……”

“這種臭味真叫人受不了!”海盜頭子嚷道,“年輕人,你在毒化空氣!”

“沒什麼,”波利希內拉還是那句話,“這是鼠疫。西班牙水手都快死光了。你們要奪取這條船一點也不費事。”

“混蛋!”海盜頭子吼起來,“我不要這條船,也不要你這個發瘟的駝子。滾,快給我滾!”他命令海盜們,“這個駝子得了鼠疫,快把他扔回小艇去!夥計們,扯滿帆,快逃命呀!對面那條帆船有鼠疫!”

轉眼之間,波利希內拉重新登上了西班牙帆船,他受到水手們的熱烈歡迎。那海盜船已經掉轉船頭,不一會兒就在天邊消失。波利希內拉和西班牙帆船不久就順利地到達了法國馬賽港。

波利希內拉在馬賽上岸後,從一家客棧老闆的手裏買了一匹馬,打算騎馬到巴黎去。客棧老闆又向他推薦了一隻烏黑油亮的貓作嚮導,大黑貓領著馬著了魔似地飛跑,一直把波利希內拉引進一片陰暗的栗樹林,跌進了強盜們的陷阱裏。

波利希內拉爬起來一看,周圍站著三十名兇惡的大漢,火把把他們的臉孔照得清清楚楚。他們頭戴插著羽毛的大氈 帽,腳穿齊膝的長筒靴,全副武裝,惡狠狠地盯著小駝背。

強盜頭子隆福拉走近小駝背,這人右眼上貼著一塊大膏藥,又粗又長的鼻子向前伸著,像是聳立在炮架上的炮筒;鼻子尖端還長著一個顯眼的瘤子,瘤子上有三根紅毛,像羽翎一樣一字排開,直指天空。

“波利希內拉老爺,”他說,“我們這幫人需要一個出謀劃策的。我們久仰您的大名,所以我派遣大黑貓把您引到這裏。我希望您留在這裏,同我們幹一番事業。不然,雖然我不願意,但也不得不把您放進鍋裏活活煮死。”

“我有自知之明,先生們。”波利希內拉說,“我實在不值得你們煮,我衷心願意為你們效勞。”

“好極了,一言為定!”隆福拉就帶波利希內拉來到了他們住的洞穴。

這天夜裏,強盜頭子隆福拉帶著十來名強盜,又去打家劫舍了,波利希內拉決定利用這個機會。

第二天清早,波利希內拉和強盜們在餐桌前大吃大喝,等到強盜們幾杯酒下肚,有了幾分醉意,波利希內拉就笑著說:

“夥伴們,這裏的生活真是美極了,但是,儘管這裏有吃有喝,我還是有點不滿足。我多麼留戀那不勒斯王宮的生活。那時候,我們飯後常常玩一種遊戲,既開心又幫助消化,那才夠意思。”

“啊,什麼遊戲?”強盜們異口同聲地問。

“那玩意兒叫飛車。”波利希內拉回答說,“玩的時候,每人坐在一輛小車裏,順著滑槽,從陡峭的斜坡筆直往下沖。那真夠意思。”他停了一下,繼續說,“喂,在我們昨天走過的斜坡上鋪一條滑槽,就可以玩飛車了。”

“妙!好主意!”強盜們高興得跳了起來,“這個駝子真有辦法!夥伴們,動手幹吧!波利希內拉,你也來幫忙。不出兩小時,我們就可以玩上這種有趣的遊戲了!”

強盜們馬上動手幹了起來,有的把木箱改成車子,裝上車輪;有的七手八腳,在山的斜坡上裝滑槽。不一會兒,一切都準備好了。二十個強盜,每人一部車,二十部車首尾相接,聯成一列。

駝背矮人站在斜坡底下,他擊掌三聲,作為飛車出發的信號,二十部車開始以飛快的速度沿著斜坡向下猛衝。當強盜們沖到斜坡中間時,他們哇哇亂叫起來,只見駝背矮人突然從背後抽出一根三十英尺的烤肉鐵扡,把銳利的扡尖對準沖下來的飛車,一輛車飛下,嚓!強盜從胸到背,被鐵扡穿透。嚓!嚓!一個又一個,二十個強盜都被穿在了鐵扡上。

波利希內拉並不想等候強盜頭子隆福拉回來,他在洞裏找了輛大車,把鐵扡連同令人吃驚的戰利品放在車上,套上六匹馬,駕車出了樹林,走上大路。不到兩個小時,他就到達了夏爾特城。

夏爾特城的居民都跑出來看我們的英雄。當人們得知駝背矮人一舉殲滅了這麼多強盜,無不拍手稱快。因為他們以前被這夥強盜騷擾得好苦。

特使聽完駝背矮人的話,一聲沒吭,帶著他那五百名小黑人隨從,拔腿就跑。一口氣跑到海邊,立即登船回國。

看到事情得到如此圓滿的解決,國王高興極了。立即答應波利希內拉的請求,讓這駝背矮人作了自己的侍從,為他聘請了各門學科的教師,還讓他的父母搬進禦花園的一棟漂亮房子裏住。波利希內拉知道,即使天生聰明,不努力學習,也會一事無成。他決心通過艱苦的學習,變得博學多才,使別人忘記自己生理上的缺陷。

然而,波利希內拉在王宮的日子過得並不安穩,因為他有一個強大而兇惡的敵人,總管比高蘭老爺。他時時刁難波利希內拉,一有機會,就在國王面前說駝背矮人的壞話。

比高蘭知道國王特別喜歡一隻火紅色的小鳥,那是孟加拉王贈送的禮物。這只小鳥一到傍晚就開始唱歌,歌聲優美動聽。一天,比高蘭擰斷小鳥的脖子,將屍體扔到波利希內拉的床下。由於國王最寵愛的小鳥不見了,整個王宮折騰得天翻地覆。比高蘭下令搜查所有侍從的臥室,在波利希內拉的床下找到了小鳥的屍體。國王聽到這消息,大發雷霆,不由分說,立即命令比高蘭抽波利希內拉五十鞭子。駝背矮人為自己所受的不公正待遇十分氣憤,對比高蘭恨得咬牙切齒。

一天,比高蘭參加國王舉辦的舞會。這位一貫以舞姿優美自居的老爺,跳得正起勁的時候,兩條腿突然不聽使喚了。原來他鞋底上被人偷偷塗了一種樹脂,樹脂磨擦發熱之後,把老爺粘在地板上了。大家趕忙叫來四個強壯的僕人幫忙,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從地板上拉開。比高蘭老爺十分狼狽,急得滿頭大汗。他從口袋裏掏出一條手絹擦臉,大家又是一陣哄堂大笑,原來手絹上滿是黑粉,總管老爺一下子變成黑面人了。比高蘭照照鏡子,他知道誰在捉弄自己,氣得全身發抖。

不久,波利希內拉又注意到一件事,比高蘭每天晚上都到禦花園去,在花園盡頭的涼棚底下,他蹲下身,用手挖什麼東西。原來比高蘭是個吝嗇鬼,老擔心別人偷他的金幣,所以把錢袋埋在了涼棚底下。波利希內拉發現了這個秘密,就去找國王。

“有什麼新聞嗎?”國王見到波利希內拉,問道。

“陛下”,駝背矮人回答,“我發現你的總管同鳥一模一樣,他身上長著羽毛,而且還會下蛋。”

“什麼!”國王叫了起來,“你說比高蘭總管會下蛋?”

“是的,陛下,”駝背矮人說,“我請您明天晚上同我一起去看看,你准會相信這是真的。”

第二天晚上,國王和波利希內拉悄悄走進禦花園,在涼棚外的花木後面躲藏起來。不久,比高蘭鬼鬼祟祟地鑽進了涼棚,環視一下四周,然後蹲下身子。

國王低聲對波利希內拉說:“你的話完全對!我想他現在快下蛋了。他一定是閑得發慌,才想到幹這種事哩!可是,他挖土幹嗎?”

“把蛋埋起來。”波利希內拉解釋。

“真是不可思議。”國王說。

他倆說話時,比高蘭站起身,輕手輕腳地離開了涼棚。等他走遠,國王他們進了涼棚,點上一隻燈籠。波利希內拉用手把土扒開,但他扒的不是比高蘭埋錢的地方,而是稍稍靠邊一點。

“老天呀!”懷著極大興趣觀看的國王突然驚叫起來,“一個蛋!兩個!三個!四個!”他數著,一共是十二個。

“我用我的王冠擔保,”國王叫道,“這些蛋同火雞蛋差不多。”國王當然是正確的,這些蛋本來就是駝背矮人當天上午在火雞窩裏掏的。

“好極了!”國王又說,“我把這些蛋帶走,我知道怎麼妥善處理。”說著,國王撩起袍子,用前襟兜了十二個蛋,回到王宮。

那不勒斯有一所科學院,由十二位著名學者組成,負責研究科學和藝術領域中的一切問題。國王當晚就召開科學院全體成員緊急會議,向院士們描述了他親眼看見的奇特現象,隨後,把十二個蛋交給院士們,請他們研究。

他們立即搬來一個火爐,開始科學實驗,將一個作成煮熟的糖心蛋,其餘的煎成攤雞蛋。三位德高望重的院士被指定進行品嘗。

根據這些學識淵博的人士的意見,院長宣讀了那不勒斯科學院的重要結論:“比高蘭老爺下的蛋雖然形似火雞蛋,但滋味迥然不同,這種蛋具有鳳梨芳香。這種現象值得進行更深入的研究。為了發展科學事業,遵照國王的旨意,特約比高蘭老爺再下一窩蛋。這窩蛋將分成若干份,分送各國科學院,以便協同進行研究。”

由於事關重大,雖然已是深夜,一個由院士組成的代表團仍然在出發前往比高蘭府邸,向他宣佈這個決定。被從美夢中叫醒的比高蘭聽到這個決定,氣得發了狂,跳著腳揮動拳頭大吼大叫。院士們看見總管老爺這麼激動,信心開始動搖了,他們不得不承認,比高蘭老爺身上一根羽毛也沒有,關於蛋的故事,是波利希內拉一手製造的。

氣急敗壞的比高蘭總管領著狼狽不堪的十二位院士,求見國王,狠狠告了波利希內拉一狀。國王想了一下,派人把駝背矮人叫來,對他說:“我的朋友,我建議你到國外去旅行,這樣可以擴大見識。”他以為這表明自己是一個善於處理問題的君主。

波利希內拉馬上明白了,國王想把他攆走,但他不僅不感到難過,反而感到高興。因為他早已發現,那不勒斯王宮不是他久呆的地方,他要外出去建立功業。當天晚上,他就告別了父母,搭乘一條西班牙帆船,離開了義大利。

波利希內拉來了,人群發出歡呼,波利希內拉卻不慌不忙,騎在他的小毛驢上,揮動著帽子,向四周的人們頻頻致意。他來到鋼絲繩下,下了驢,沿著梯子輕快地爬到了柱子頂,站在那兒向人們揮帽致意。

“喂,我的朋友,”等得不耐煩的國王叫道,“你怎麼老揮動帽子,沒完沒了?開始表演吧!”

“陛下,”波利希內拉在柱子頂回答,“我一切都準備好了。”

又過了一會兒,國王看見波利希內拉還是毫無動作,氣憤地嚷:“你還等什麼!”

“陛下,請原諒,”波利希內拉謙卑地說,“我等驢子呢!”

“什麼?驢子!”國王勃然大怒,“你是不是存心拿我開心?你不是答應過叫驢子走鋼絲繩嗎?”

“是的,陛下。”小駝背回答,“但是,得有人先把驢子牽到我這裏來呀!我雖然是騎驢走鋼絲繩的專家,但對怎樣把驢子弄上梯子卻一竅不通。陛下,我們講好了,我只負責走鋼絲,其餘的事由您的總管負責,他保證提供一切必需的東西。我現在需要把驢子牽到我這裏來。”

聽完這番話,看臺上哄然大笑,老百姓鼓掌喝采。因為誰都希望看看比高蘭總管出洋相,連國王本人也笑得講不出話來。

“比高蘭總管,聽著,”國王揩乾笑出的眼淚,說,“你設法滿足波利希內拉的要求吧。”

“但是,陛下……”比高蘭氣得發狂。

“不許討價還價!”國王打斷他的話,“快把毛驢牽上去。”

比高蘭總管沒辦法,只得把毛驢往梯子上趕。但毛驢根本不聽他的話。

“籲!籲!上呀!”總管使勁拉著驢。

“嗚——吭!嗚——吭!”驢子拚命鳴叫。

“該死的畜生!”總管又叫起來,“你上不上?籲!籲!”

“嗚——吭!嗚——吭!”毛驢用前蹄死死頂住地面,一動也不動。

“你這畜生!”比高蘭總管急了,抬起腳去踢毛驢。誰知這毛驢也不是好惹的,它的兩條後腿突然往後一蹴,把總管掀翻在地,自己逃開了。

“好呀!好呀!”人群中發出一片歡呼,看臺上的老爺太太們,也笑得前仰後合。

波利希內拉走下梯子,扶起比高蘭總管。總管其實並沒有受傷,卻在那裏哎喲哎喲亂叫,假裝傷勢嚴重。波利希內拉一個箭步跳到國王看臺前,雙膝跪下,請求寬恕。國王那天情緒很好,非常寬容,說:

“你這個小滑頭!我饒恕你,但有一個條件。你知道,為了我女兒的婚事,我非常苦惱。你要運用你的才智,幫助我擺脫困境。”

關於國王在公主婚事上的煩惱,那不勒斯人都很清楚。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幾年前,那不勒斯受到土耳其軍隊的威脅,國王請求黑人國派兵援助。黑人國國王同意派兵,但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那不勒斯公主成年後要嫁給他。當時情況緊急,國王被迫接受了這個條件。兩國聯軍把土耳其人打得落花流水,使那不勒斯轉危為安。如今,公主已經長大成人。就在波利希內拉表演的這一天,黑人國國王派來特使,到那不勒斯迎娶公主。這件婚事的確太不相稱!公主容貌美麗、性格溫柔、待人和氣,而黑人國王則相貌醜陋、粗暴無禮、為人兇狠,這使國王大傷腦筋。

“這件婚事是我親口答應的,我不能說話不算數,信譽要緊呀!”國王這麼說著,站在一旁的公主直抹眼淚。

“陛下”波利希內拉問,“難道協議上只記著您的許諾,黑人國國王什麼義務也不承擔嗎?”

“唉!”國王說:“當時土耳其大軍壓境,我沒辦法,只得答應了黑人國國王的全部要求,而且答應置辦全部嫁妝。我那位元女婿為了取笑我,在協議中加上了一個荒謬的條款,作為禮物,他將送一雙拖鞋給新娘。制拖鞋的材料由我們指定,只要在地球上找得到就行。”

“好極了!”波利希內拉叫道,“陛下,請讓我同黑人國特使見面。我有辦法對付他。”國王將信將疑地點點頭,馬上召來了坐在旁邊看臺上的黑人國特使。

“特使先生,您是通情達理的,我相信您不會違背公主的意願,強行把她帶走。”駝背矮人說。

“我奉命行事,一定要把她帶回去。”特使粗暴地回答。“特使先生,您幹嘛不做件好事呢?既能使我們國王和公主高興,又不得罪您的主人。比如您回去對您的國王講,公主突然變成了醜八怪,或者說她發瘋了,國王就不會堅持娶公主了。

“得了,得了,你同你的雞胸駝背一齊滾開吧!”特使這樣回答。

“看來,我們是談不攏啦。”波利希內拉說,“好吧!按照協議,您是不是應該送給公主一雙拖鞋?”

“是的,”特使答道,“只要她指定的材料是世界上有的。”

“要是您沒法弄到這樣的拖鞋,這樁婚事就算吹了。”

“當然!”特使回答,一面傲慢地笑著。

“那麼,我告訴您,公主覺得,您的皮膚挺不錯,用來作拖鞋再合適不過了。請您馬上用這珍貴的材料,製作一雙拖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