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在永無島上,有一個美人魚住的環礁湖。夏季天長,彼得和孩子們常常在環礁湖上玩耍。那兒有成群結隊的美人魚,她們坐在湖心的礁石上曬太陽,懶洋洋地梳頭髮。雨過天晴的時候,文蒂常到環礁湖上去玩,看美人魚跑出來吹泡泡。她們把湖水吹成五顏六色的水泡當球玩,像踢足球一樣用尾巴拍來拍去。她們把天上的彩虹當作球門,看誰能在水泡破裂之前把它拍到彩虹裡去。有時,幾乎所有的美人魚都來吹泡泡,環礁湖上同時進行著幾場這樣的“足球賽”,那該是多么好看呀﹗但是,如果文蒂他們一想加入,美人魚立刻就散去了。

這天,文蒂帶孩子們到礁石上休息,孩子們都閉著眼睛裝睡午覺。不久,太陽不見了,湖面上變得又冷又暗,忽然彼得跳起來大喊一聲︰“海盜﹗”把孩子們都驚醒了。“鑽下水﹗”許多條大腿一閃,環礁湖上轉眼間一個人影也沒了。

船漸漸駛近了,果然是海盜的小艇。上面有海盜斯米和斯塔奇,還有一個俘虜──虎蓮公主,她是紅人酋長的女兒。海盜們要把虎蓮公主扔到岩石上處死。在黑暗之中,他們沒發覺彼得和文蒂躲在附近。

“呵呵﹗你們這些蠢貨﹗”彼得模仿起胡克的聲音來,學得真像。

“是船長﹗”兩個海盜異口同聲地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們正要把紅人扔到礁石上去呢,船長﹗”一個海盜喊

著。

“放了她吧﹗”“船長”答道。

“放了?船長,但是──”

“立刻放了﹗聽見沒有?否則我用鐵鉤子手挖出你們的心肝﹗”

“這真是怪事﹗”斯米嘟噥著,只得照辦。虎蓮公主立刻溜走了。

文蒂剛想笑,湖上傳來一聲叫喊︰“啊呵﹗小船﹗”是胡克的聲音,真正的胡克來了。他向小船游去,船上的海盜用燈光給他照明。燈光下,只見胡克的鐵鉤子手鉤住了船幫,濕淋淋地從水裡爬出來。他的臉又黑又凶,嚇得文蒂直想趕快逃走,可彼得不肯後退,他向文蒂做了個手勢,叫她注意聽船上的動靜。

胡克坐在船上,用鐵鉤子手支著腦袋,只是唉聲嘆氣。

“到底什麼事,船長?”斯米問。

“唉,我們的計畫失敗了,”胡克喊道,“那些孩子們已經找來一個媽媽,他們不會吃毒蛋糕了。”

“船長,”斯米說,“我們為什麼不能把孩子們的媽媽搶來做我們的媽媽呢?”

“好極了﹗”胡克立刻下定了決心。他忽然想起了虎蓮公主。

“紅人在那裡?”他突然問道。

海盜們起初以為他在開玩笑,便說︰“放心吧,船長,我們按您的命令,早把她放了。”

“我的命令?氣死人啦﹗”胡克暴跳如雷,“這是誰搞的鬼?我沒有下過這樣的命令呀﹗”

兩個海盜驚慌失措起來。

“海上的鬼神呀,”胡克喊道,“你們可曾聽見我下過那樣的命令嗎?”

“我聽見了﹗”彼得立刻模仿胡克的聲音答道。

“你是什麼人?”胡克問。

“我是詹姆士‧胡克,”那聲音回答,“海盜船的船長﹗”

“你不是﹗你不是﹗”胡克瘋狂地吼叫著。

“可惡的東西﹗”那聲音回答,“再叫嚷,看我不在你身上拋錨﹗”

胡克想試著猜一下對方是什麼人。

“胡克,你會用另一種聲音說話嗎?”

“當然會。”彼得對這種遊戲特別感興趣,便高興地用自己的聲音回答。

“你還有另一個名字嗎?”

“有。”

“你叫青菜?”胡克問。

“不對。”

”你是動物?”

“是的。”

“人?”

“不是。”

“你是孩子?”

“是的。”

“你住在英國?”

“不對。”

“你住在這兒嗎?”

“是的。”

胡克越聽越糊塗,又讓海盜們輪流問問題,可都猜不出對方是誰,他們只好認輸。

“猜不著了,猜不著了﹗”彼得叫道,“那麼,我告訴你們吧,我是彼得潘﹗”

“彼得潘﹗”

孩子們聽見了海盜的歌聲,剎那間都不見了,一個個逃得比兔子還快。他們躲進家裡去了。他們的家在地下,地面上看不見入口,但這裡有七棵大樹,每棵樹上都有一個洞,剛好能鑽進一個孩子。這些洞口便是地下之家的入口。

海盜們走近了。胡克讓夥計們分頭去找孩子們,自己和一個叫斯米的海盜留下來等候。

“我最大的願望,”胡克激憤地說,“是把他們的隊長彼得弄到手。我等了很久了,真想拿這個鐵鉤子和他‘握握手’,啊,我要把他撕個粉碎﹗該死的彼得﹗他把我的這只胳膊扔給了一條鱷魚﹗斯米,你知道,那條鱷魚很喜歡吃我的胳膊,所以總跟著我,翻山過海,我走到哪兒它就跟到哪兒。它看見我便饞得直舐嘴唇。”

胡克在一棵大蘑菇上坐了下來,連聲音都有點發抖了,他粗聲粗氣地說︰“其實,那條鱷魚早該把我吞吃了,幸虧它不小心吞下了一個時鐘,那時鐘總是在它肚裡滴嗒滴嗒地響,所以那鱷魚每次靠近我的時候,我一聽見滴嗒的聲音,就趕快逃了。”他乾笑起來。

“可總有一天,”斯米說,“時鐘的發條會松下來的。鐘一停,鱷魚就會把你吞掉。”

胡克舐了舐乾裂的嘴唇說︰“是呀,我怕的就是這個。”忽然,他跳了起來,“這個座位好熱呀﹗不得了﹗把我的屁股燒焦了﹗”原來胡克屁股下的蘑菇並沒有生根,更奇怪的是,蘑菇下面有一縷青煙冉冉升起。“煙囪﹗”兩個海盜同時驚叫起來。

他們發現了地下之家的煙囪。原來在敵人追來的時候,孩子們用一棵大蘑菇把煙囪蓋上了。這是他們的習慣。

煙囪裡不但冒出了青煙,而且傳出了孩子們的喧鬧聲。兩個海盜獰笑著聽了一陣,又把蘑菇放在原處。他們四處搜尋,終於發現了七棵樹的洞。胡克站著思索了半晌,灰黑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回到船上去﹗”他慢慢地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來,“做一個有毒的大蛋糕,做得漂亮一點兒,澆上綠糖,然後放在美人魚的環礁湖上。這些孩子常在那裡游泳,和美人魚做遊戲。他們看見蛋糕一定會吃的,因為他們沒有母親,他們不知道毒蛋糕的厲害。”胡克說完便大笑起來,“哈哈,他們都要死了﹗”

忽然他們聽見了另一種聲音,起初很小,但後來越來越近,越清楚了──滴嗒滴嗒滴嗒。

胡克站在那裡,一只腳提在半空中。

“鱷魚﹗”他大叫一聲,撒腿就跑。斯米也跟著逃走了。

海盜胡克逃走後不久,彼得他們都先後趕到了地下之家。

“好消息,孩子們,”彼得高聲喊著,“我終於給你們帶來了一個媽媽。”

大家聽了都很高興。彼得說,要為文蒂專門蓋一間小房子。大家立刻干起來。

小房子蓋得十分漂亮。文蒂微笑著走了進去,然後,彼得領著孩子們一本正經地去敲門。

門開了,文蒂走了出來。孩子們全都恭恭敬敬地脫下帽

子。

“我們都是您的孩子,”孩子們全跪下了,伸開雙臂呼叫著,“文蒂,請你做我們的媽媽。”

“我能行嗎?”文蒂笑容滿面地說,“當然,做媽媽是很有趣的,但是我不過是個小女孩,我沒有經驗。”

“不要緊的,”彼得說,“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和氣的媽媽。”

“好吧,我一定努力做一個好媽媽。快進來吧,淘氣的孩子們,你們的腳一定濕了。快躺到床上去,睡覺之前我還要給你們講灰姑娘的故事。”

這就是孩子們和文蒂在一起度過的第一個快樂的晚上。文蒂把孩子們一個挨一個地放在一張大床上,她自己睡在另一邊。彼得手持大刀在外面站崗,因為遠處可以聽見海盜們飲酒作樂的喧鬧,野狼群也正在到處覓食呢﹗

第二天,彼得第一件事就是量文蒂、約翰和麥克的身材,看是否適合空心樹的樹洞。孩子們每人都要有一棵大樹。如果樹洞大小合適,只要在上面吸滿一口氣,就會不快不慢地滑下去;上來的時候,只要一呼一吸,自然就會蠕動上來。這裡的孩子必須保持自己的體型。

過了幾天,文蒂、約翰和麥克都練習得升降自如了,像井裡的水桶一樣。他們漸漸愛上了這個地下之家。這裡和別的家庭一樣,有一間大廳。大廳的地板可真有意思,你若想釣魚,便可以在那裡挖一個魚池。地面上長了許多五顏六色的大蘑菇,可以當凳子用。大廳中央,有一棵“永無樹”,竟想從地下長起來。孩子們每天早晨把樹幹鋸下一段,鋸得和地面一樣平。等到下午吃茶點的時候,樹幹又長出二尺多高,孩子們就把門板放上去,當一張大桌子用。吃過茶點以後,他們又把樹幹鋸掉,好有寬綽的地方玩耍。大廳裡有一個很大的壁爐,從哪個地方都可以生火。文蒂用樹根的細須搓成一根繩子,橫著扯在壁爐上頭,好把洗了的衣服晾在上面。白天,床板都靠牆斜立著,到六點半鐘放下來,差不多要占半間屋子的地方。除了麥克以外,所有的男孩子都睡在這張床上,像罐頭裡的沙丁魚一般,緊緊地擠在一起。翻身的時候都要按嚴格的規定,一個人喊一二三,大家一齊翻身。不然的話,誰也別想動一動。文蒂想要一個嬰兒,麥克是最小的一個,於是他被放在搖籃裡。

文蒂一直忙得不可開交。為了煮菜,她的鼻子尖幾乎永遠朝著鍋。孩子們睡下後,她又為他們縫補衣服,她常常要在膝蓋部位打上新補丁,因為這些孩子的衣服全是膝蓋處先破。文蒂伸伸胳膊嘆道︰“啊,我的寶貝兒,做媽媽可真不容易呀﹗”而她嘆氣的時候,臉上卻充滿興奮的光彩。

你們還記得胡克做的毒蛋糕吧。海盜幾次把它放在巧妙的地方,孩子們幾次差點兒吃掉毒蛋糕,文蒂總是在最危險的時刻把蛋糕從孩子們手中奪走。後來這塊蛋糕漸漸干了,變得像石頭一樣硬。

永無島歷險記

在英國,所有的孩子都知道彼得潘這個名字。據說彼得潘生下來的那天,他聽到了父母談到他長大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他就想︰“我才不長大呢,我要永遠做一個小孩子,永遠玩耍。”於是,他便逃到了肯辛頓公園裡,和仙女們在一起住了好久,因為他不願長大。後來,他帶著許多因為父母沒有照管好而丟失的孩子,到了一個名叫“永無島”的地方,成了那裡的主人。

彼得長得很可愛,他穿著樹葉做成的衣服,他會飛行,常常喔喔叫著飛來飛去。最奇怪的是,他一直保留著他所有的乳牙。

每當夜裡,孩子們睡熟開始做夢的時候,彼得潘便從一個視窗飛進孩子們的房間。沒有一個孩子不喜歡彼得潘的,他們都盼望彼得潘到自己的屋子裡來,達林夫婦的三個孩子──文蒂、約翰、麥克也是這樣。

一天晚上,達林夫婦參加宴會去了,孩子們留在了家裡。他們剛剛進入夢鄉,突然,屋子裡飛進來一團光亮,彼得潘落在了地板上。

文蒂驚醒了,看見是彼得潘,她高興地從床上坐了起來。但是彼得潘告訴她,他來文蒂家並不是為了看望她,而是為了聽故事。因為他和永無島上那些被父母丟失的孩子們沒有聽過多少故事,更沒有一個會講故事的。

“啊,文蒂,那天晚上我聽見你媽媽給你們講了一個非常好的故事,就是那個王子,他找不到穿水晶鞋的姑娘。”

“啊,彼得,那就是《灰姑娘》呵﹗”文蒂興奮地講述了那個故事,又說,“我知道的故事多著呢。”

彼得潘眼裡閃著貪婪的目光。他一把抓住文蒂,就往視窗那兒拉。

“文蒂,跟我去吧,去講故事給孩子們聽。到了永無島,你一定會受到大家的尊敬。在那兒,你可以像一個媽螞那樣照顧孩子們,為他們補衣服、縫口袋,我們從來沒有享受過那樣的溫暖。對了,我們那兒還有美人魚,還有海盜,還有紅人呢﹗”

文蒂當然很高興接受邀請,但是她說︰

“啊,彼得,我不會飛呀﹗”

“我教你飛。”

“你也教約翰和麥克飛嗎?”

“當然可以。”彼得大方地說。

文蒂急忙去把兩個弟弟推醒,告訴他們彼得潘來了,要帶他們飛到永無島去。

彼得潘把自己手上的仙塵往每個孩子身上都吹了一些︰“好了,現下你們這樣鼓動自己的肩膀,”彼得說,“往上起。”

三個孩子立刻在屋子裡飛起來了。

“去看美人魚﹗去看海盜﹗去看紅人﹗”他們高興地嚷著,隨彼得潘飛出了視窗。

“第二個轉彎處向右拐,然後照直走,一直走到天明。”這是彼得告訴文蒂的去永無島的路。但是,依著這句話做,恐怕永遠找不到永無島。

一路上,三個孩子跟彼得學會了從飛鳥嘴中搶吃的,試著躺在風背上安穩地睡覺,他們一連飛行了好幾個月,才接近了永無島。

“你們看,那兒就是永無島。”彼得不慌不忙地說。

“那裡?那裡?”

“就是無數金箭指著的那地方。”

真的,彷彿有一百萬支金箭指著那遠方的小島。這些金箭是孩子們的好朋友太陽放射出來的,太陽要在下山之前幫孩子們認清道路。

文蒂、約翰和麥克在空中踮起腳尖望著那小島。說也奇怪,他們立刻就認識了這個地方,彷彿是放假回家遇到了老朋友。

太陽落山了,金箭頭消失了,永無島陷入黑暗之中。

這天晚上,島上的人都在干什麼呢?被丟失的孩子們都出來尋找彼得,海盜們出來尋找丟失的孩子們,紅人們出來尋找海盜,野獸們出來尋找紅人。他們在島上一圈一圈地繞,但誰也沒有追上誰,因為他們走的速度都是一樣的。

海盜的頭子叫詹姆士‧胡克,他臉色灰黑,長長的捲髮,遠看去像黑蠟燭一般。他沒有右手,安了一個鐵鉤子代替。他的右手被彼得潘砍掉了,為此他恨得切牙切齒。每當他用鐵鉤子殺人的時候,藍色的眼裡便現出兩顆紅點,把兩只眼睛照得通亮。這時候,他就和海盜們唱起了嚇人的“海盜歌”︰

握緊繩索,喲呵,加油干﹗

我們到海上去劫船。

若是砲彈把我們給打散,

我們定會在海底見面﹗

一天早晨,他對父親說:

“我想上附近的市場去給自己買套衣服,等我回家,您准會把我當作一位體面的先生呢。”

他出門就興高采烈地跑起來。忽然他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回身一看,一隻漂亮的蝸牛打矮樹叢裏爬了出來。皮諾喬認識他,那是仙女家裏的蝸牛。

“你快告訴我,我那好心的仙女在哪兒?她原諒我了嗎?她還記得我嗎?她還愛我嗎?”皮諾喬一口氣說了這樣一串話。可蝸牛慢慢地說:

“我的皮諾喬!可憐的仙女躺在醫院裏了!……”

“啊?……”

“太不幸了!她遭到了那麼多打擊,生了重病,而且窮得連一口麵包也買不起。”

“噢!我多麼難受啊!我可憐的好仙女!……我只有四十個子兒……都在這兒了。把它拿去吧,蝸牛,馬上給好心的仙女送去。從今以後,我每天要多幹五個鐘頭活兒,為了也能養活我的好心的仙女。再見,蝸牛,過兩天我在這兒等你。”

蝸牛一反它的老脾氣,跑得飛快,像八月大太陽底下的一條大蜥蜴。

皮諾喬回到家,對爸爸說:

“我找不到一件合身的衣服……下回再買吧!”

這天晚上皮諾喬不是十點上床,而是半夜十二點才上床。他不是編了八個籃子,而是編了十六個籃子。他一上床就睡著了,好像還夢見了漂亮的仙女,她微笑著,吻了吻他。

一覺醒來,皮諾喬驚奇地睜大了眼睛:他已經不是一個木偶,卻變成了一個孩子,跟所有的孩子一模一樣!四周也不是原來那座小房子的乾草牆壁,而是一個漂亮的小房間。他連忙跳下床,看見已經放著一套漂亮的新衣服、一頂新帽子和一雙皮靴子,這些對他再合適也沒有了。

他穿好上衣,手自然而然地插進口袋,卻掏出了一個小小的象牙錢包。錢包上寫著這麼一句話:“天藍色頭髮的仙女還給她親愛的皮諾喬四十個銅幣,並多謝他的好心。”他打開錢包一看,裏面是嶄新的四十個一閃一閃地發著亮光的金幣。

皮諾喬去照鏡子,他覺得這是另外一個人。他再也看不見原來的木偶,卻看見一個聰明伶俐的漂亮孩子:栗色頭髮,藍色眼睛,臉快活得像過節。

“我的爸爸呢?”他忽然叫起來。他走進旁邊一個房間,看見老傑佩托身體健康,精神抖擻,興高采烈,又幹起了他的雕刻老行當。

“太奇怪了!爸爸,這是怎麼回事?”皮諾喬撲過去抱住他的脖子,親著地問。

“咱們家這種突然變化,全都虧了你。”傑佩托說。

“為什麼虧了我?”

“因為孩子從壞變好,就有一種力量可以使他們的家換一個樣子,變得快快活活的。”

“原來的木偶皮諾喬藏在哪兒呢?”

“在那兒。”傑佩托指指一個大木偶。這個木偶靠在一把椅子上,頭歪倒一邊,兩條胳膊搭拉下來,兩條腿屈著交叉在一起,叫人看了,覺得它能站起來真是個奇跡。

皮諾喬轉過臉去看了好半天,心想:

“當我是個木偶的時候,我是多麼滑稽可笑啊!如今我變成了真正的孩子,我又是多麼高興啊!”

木偶奇遇記  原為義大利作家卡洛科洛迪的中篇童話。根據任溶溶的中譯本改寫。

忽然,水裏鑽出一個海怪的可怕腦袋,沖他遊過來。它的嘴張得老大,活像一個深淵,還露出三排長牙齒,叫人一見就心驚膽戰。

“鯊魚!”皮諾喬飛快地逃走,可鯊魚深深一吸氣,就把木偶吸到了嘴裏,然後狼吞虎嚥地吞下肚去。

鯊魚肚裏一片漆黑,黑得像把頭鑽到一瓶墨水裏,皮諾喬明白了自己的處境時,就開始大哭大叫。忽然,他覺得遠處好像有一點微弱的亮光,他便摸著黑,一步步地向那兒走去。

他越是往前走,火光就越是亮,越是清楚。他走啊走啊,最後走到了。等他走到跟前……他看到什麼啦?

他看到了一張小桌子,上面擺著吃的,還有一支點著的蠟燭,插在一個綠色的玻璃瓶上,桌子旁邊坐著一個小老頭,頭髮鬍子白得像切開的麵包。

可憐的皮諾喬一看見這個人,差點兒都要昏倒了。他想哭,他想笑,他想說許多許多話,可結果只能亂叫一通,最後他好容易迸發出一陣歡呼,張開胳膊,一下撲過去摟住小老頭的脖子,叫了起來!

“噢!我的爸爸!我終於又找到您了!從今往後,我永遠、永遠、永遠不再離開您了!”

“我的眼睛看見的是真的嗎?”小老頭擦著眼睛說,“你當真是我親愛的皮諾喬嗎?”

傑佩托怎麼到這裏來的呢?

原來,那回皮諾喬在海邊看見爸爸的小船不見以後,傑佩托便被旁邊的鯊魚吞下了肚子,他在裏面已有兩年了,好在當天鯊魚還吞下了一艘商船,裏面有許多吃的,還有火柴和蠟燭。傑佩托就靠著它們生活。如今東西已吃光用光了,只剩下最後這支點燃的蠟燭了。

“那麼,爸爸,咱們不能再錯過時間了,必須馬上想辦法逃走……”

皮諾喬拿起蠟燭,走在前面照路。他們穿過了鯊魚的整個肚子。來到了鯊魚的喉嚨口,等鯊魚張著大嘴睡熟了,他們便順著海怪的喉嚨往上爬,來到其大無比的嘴巴那兒,開始踮起腳尖在舌頭上走。這舌頭又大又長,像花園裏的大道。他們正準備跳下去,忽然鯊魚打了個噴嚏。它一吸氣,父子倆又給吸了回去,重新落到怪物的肚子裏頭。

“咱們再試一次,您跟我來,別怕。”皮諾喬說著,又拉住了爸爸的手。

他們踮著腳尖,重新順著怪物的喉嚨向上爬,接著走過整條舌頭,爬過三排牙齒,皮諾喬讓爸爸騎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後狠狠一跳。他滿有把握地跳到水裏,遊了起來。

很快,他們都沒力氣了,可海岸還遠著呢。

幸好一條金槍魚遊了過來,它讓父子倆抓住自己的尾巴,騎上自己的背,四分鐘後,他們便到了岸邊。

這時天已經亮起來。可老傑佩托虛弱得都快站不住了。皮諾喬攙著他繼續向前走,想找家好心人收留一下他們父子二人。

皮諾喬同父親走了百來步,看見田野當中的小道盡頭有座乾草搭的小屋,他們就走過去敲門。

“誰呀?”裏面有人說。

“是一個可憐的爸爸和一個可憐的兒子。”木偶回答說。

“把鑰匙轉一轉,門就開了,”還是那聲音說。

皮諾喬轉了轉鑰匙,門開了。他們進了屋,這裏瞧瞧,那裏看看,一個人也沒見。

“噢,房子的主人在哪兒啊?”

“我在上面!”

爺兒倆抬頭一看,見會說話的蟋蟀在一根梁上。

“噢,我親愛的小蟋蟀!”皮諾喬很有禮貌地向它行了個禮。蟋蟀見皮諾喬不像以前那樣令人討厭了,也就不再計較他曾對自己犯下的過失。他同意皮諾喬用於草在房中鋪好床,讓老傑佩托躺在上面。

皮諾喬想幫爸爸弄點吃的,蟋蟀說附近有個種菜的人叫姜焦,他有好幾頭奶牛,也許可以向他討到牛奶。

皮諾喬找到了姜焦,可他沒有錢買牛奶。姜焦說,如果木偶願意替他生病的驢子搖轆轤抽一百桶水的話,就可以得到一杯牛奶。

皮諾喬馬上動手搖轆轤,還沒等一百桶水抽完,他已累得全身是汗了。抽完水後,他想看看那頭可憐的牲口,便走進棚子。沒想到,那驢子竟是小燈芯,它又餓又累,已經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它睜開眼睛,看了皮諾喬一眼,重新閉上眼睛,死了。

從這天起,整整五個月,皮諾喬每天天不亮就起來跑去搖轆轤,給爸爸換一杯牛奶。他還學會了編草籃草筐,掙來錢後又花得很儉省。他還親自做了一個漂亮的輪椅,天氣好就推爸爸出去吸新鮮空氣。晚上他就用自製的筆墨練習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