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 1 ...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 213 »

巧克力工廠奇遇記

有一個小男孩名叫查里,他和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一起住在倫敦郊區的一所破舊的小房子裡。他們家很窮,窮得只有一張床。四個老人擠在上面過夜,而查里和他的父母長年累月只能睡在地板上。

查里的爸爸是家裡唯一掙錢的人,他在牙膏廠擰牙膏蓋,掙來的錢僅夠家裡買最廉價的食物糊口。每一個人,特別是查里從早到晚總感覺到肚子裡空空的,餓得難受。對一個發育中的男孩來說,土豆和卷心菜是遠遠不夠的,他極希望吃點別的,好吃的東西,特別是巧克力。

每天早晨上學經過商店,看著櫥窗裡一盒盒巧克力,查里總是吞咽著口水,看到其他孩子大口嚼食巧克力,這對他簡直是一種折磨。

每當查里生日的時候,他才能嘗到一點兒巧克力。全家一年都節省著用錢,到那天為他買一根小小的巧克力棒。查里總是小心地把它藏在自己的一個小木盒裡,每天咬一小口,一個月才吃完。

可是查里家附近偏偏有一家著名的巧克力工廠,方圓百裡都能在空氣中聞到美妙的巧克力香味。廠主威利‧沃卡是個神祕的人物,他生產的巧兌力糖果,奇妙得令人難以置信﹗他能製造每十秒鐘就變一次顏色的濃味硬糖,總嚼總有紫羅蘭香味的口香糖,在吃掉之前能吹得很大的氣球糖,還有一種藍色的、帶黑色斑點的鳥蛋糖。當你放一個小蛋在嘴裡,它就漸漸變小、裂開,變出一只糖紅色的小糖鳥落在你的舌尖

更奇特的是,從來沒人見過這家工廠的工人,人們傳說為沃卡先生工作的是一些神奇的小矮子。當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產品從工廠的活動視窗源源不斷運往世界各地時,人們對工廠的興趣也變得越來越濃濃了。

終於有一天,報紙上刊登了沃卡先生的一則公告︰

“沃卡先生決定邀請五名孩子參觀他的巧克力工廠的所有祕密和魔法,參觀結束後還將贈送他們足夠一輩子享用的巧克力和糖果。因此,請密切注意五張印在金紙上的獎券﹗這些獎券藏在沃卡牌巧克力棒的包裝紙下面。而這五根巧克力棒可能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任何一個城鎮的任何一條街道的任何一個糖果店裡,祝大家幸運﹗”

全世界都轟動了,幾乎所有的孩子都催促他們的父母去買沃卡牌巧克力棒,人們潮水般地涌進大大小小的糖果店。所有的報紙都關注著這件事,紛紛報導獲得金色獎券的幸運的孩子。

第一個幸運者是一個名叫奧古斯塔斯的男孩。從報上刊登的照片看,他長得肥頭大耳,膀闊腰圓,像是一個大氣筒吹起來的。據說吃巧克力是他唯一的嗜好,每天要吃幾十根巧克力棒。

第二個幸運者名叫維洛卡,一個富翁的獨養女兒。為了讓女兒得到金色獎券,她父親買了幾十萬根巧克力棒,僱佣了幾百名女工日夜不停地剝開包裝紙,終於讓大哭大鬧的女孩喜笑顏開。

查里一直關心著那些關於金色獎券的報導,他真羨慕那些幸運的孩子。說來也巧,他的九歲生日正好到了,父母為他準備了生日禮物──一根沃卡工廠的巧克力棒。

儘管查里知道,期望在一根可憐的小巧克力棒中包藏著金色獎券是可笑的,可他仍然盼望著出現奇跡。他緊張不安地笑著,用顫抖的手指打開了包裝紙。一根淡棕色的巧克力棒落在他的膝蓋上,沒有金色獎券。

查里失望地聳了聳肩膀,他努力地控制著眼中的淚珠,不讓它們流下來。

第三張、第四張金色獎券也很快有了主人。一個是酷愛嚼口香糖的女孩維奧萊特,另一個是整天坐在電視機旁消磨時光的男孩麥克。

只剩下一張金色獎券了。

這天,查里從學校回到家裡,爺爺約瑟夫悄悄招手叫他。查里走到床邊,老人咧著沒有牙的大嘴笑著,把一個帶著體溫的皮錢包放到他的手裡,裡面有一個六便士的銀幣。

“爺爺,你讓我再去買一根巧克力棒?”查里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當他看見爺爺肯定地點了點頭以後,他立即飛快地溜出家門,朝最近的糖果店跑去﹗

“我想要一根沃卡工廠的巧克力棒。”查里把硬幣放在柜台上,對店裡的胖頭家說。

胖頭家笑瞇瞇地從貨架上拿下一根巧克力棒。

查里接過來,撕掉了包裝紙……忽然……在包裝紙下面露出了一個閃著金光的東西。

他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這最後的一張金色獎券就在他手中﹗

頭家叫了起來︰“是在我的店裡發現的﹗快叫新聞記者來﹗快﹗”

說著,阿斯蘭讓兩個孩子騎到他背上,馱著他們飛奔下山。他躍過灌木、荊棘和小溪,游過大河,越過洒滿陽光的林間空地,跨過咆哮著的瀑布和多苔的巨岩,穿過荒涼的峽谷,直奔女巫的老巢。

阿斯蘭一躍跳過城堡的高牆,進入院子。他向院中每一座石像吹氣,石像們就一個個復活了,露茜在樓上找到了她的圖姆納斯先生,他們緊緊地握手,高興得跳呀、笑呀﹗

阿斯蘭率領這支隊伍向戰場奔去。

在一個峽谷裡,彼得,艾德蒙他們正和白巫婆的部隊斯殺。阿斯蘭等人加入進來,迅速結束了戰鬥,殺死了白巫婆。

艾德蒙在戰鬥中為了打掉巫婆的魔杖受了重傷,但露茜用強心劑使他恢復了健康。

第二天,阿斯蘭把四個孩子帶入凱‧帕拉維爾城堡的大廳,在喜慶的樂曲聲中,在震耳欲聾的“萬歲”聲中,給他們帶上了鑲有寶石的王冠,把他們引上王位。然後,阿斯蘭就悄悄走了。

從此,兩位國王和兩位女王把納尼亞治理得很好,國家強盛,民眾生活安寧。

有一年,打獵的時候,人們發現了一頭牡鹿。據說誰捉到白牡鹿,白牡鹿就會滿足他們的任何願望。國王和女王們窮追不舍,下馬進入了一片密密的森林。牡鹿不見了,國王和女王們卻發現了熟悉的景物︰一根燈柱。按照燈柱的指引,他們再往前走。沒走幾步,發現頭上、身上碰到的,竟不是樹枝,而是大衣;過了一會兒,四個人全都從衣櫥門裡走了出來,站在原來那間空房裡。他們已不再是穿著獵裝的國王和女王,而是穿著原來衣服的彼得、蘇珊、艾德蒙和露茜了,並且還是在他們走進衣櫥躲起來的同一天,甚至是同一小時。幸運的是,大人從未到過這個房間,所以孩子們沒有被發覺。

白女巫王國歷險記 原為美國中篇童話《獅子女巫和衣櫥》。作者克‧斯‧劉易斯。根據俞鳳娣的中譯本《魔櫥》改寫。

兩個女孩走後,彼得在阿斯蘭的指引下眺望坐落在入海口處的凱‧帕拉維爾城堡,獅子說,那兒設著四個寶座,彼得將會成為一位大帝。忽然,一陣奇怪的聲音傳來。

“你的妹妹在吹號角。”阿斯蘭低聲對彼得說。

這時,彼得看見樹精和井精們四處逃竄,露茜和蘇珊拚命向彼得跑來,一只灰不溜秋的野獸在她們身後緊緊追趕。彼得連忙揮劍沖了上去,一劍又一劍,他把那猛獸刺死在地。

被彼得刺死的正是白巫婆的祕密員警隊長馬格林。他帶著野狼群在河狸家裡撲空後,就宜奔石桌而來,急於殺死女王的敵人,為女王立功。馬格林被彼得殺死後,剩下的野狼落荒而逃,它們在半路上和白女巫一行人相遇了。

白巫婆聽到三個孩子已經到了石桌,正同阿斯蘭在一起,她的祕密員警隊長已經一命嗚乎,獰笑著說︰“我們手裡還有一個籌碼呢﹗讓他們來救他吧﹗”她命令,“快把艾德蒙給我捆好。”

早在巫婆趕路的途中,雪橇由於冰雪融化而陷在爛泥裡時,艾德蒙就被用繩子反綁住雙手,由一個小矮子牽著走路。這時,他被人拎起來,嚴嚴實實地捆在一棵大樹的樹幹上。白巫婆甩掉披風,“唰──唰──唰”地開始磨刀。

就在這時,艾德蒙聽到四面八方響聲大作,獸蹄的奔跑聲、翅膀的撲打聲和巫婆的尖叫聲混成一片。阿斯蘭派出的搶救隊把艾德蒙救了下來。

艾德蒙又同夥伴們相聚了,他拉著每個人的手說︰“真對不起你們。”可大夥卻說︰“沒關係。”

第二天一早,巫婆來找阿斯蘭談判。

“你這兒有個叛徒,阿斯蘭。”巫婆說。在場的人當然都知道她這是指艾德蒙。“你忘了那深不可測的魔法了嗎?”巫婆問阿斯蘭。

“我忘了。”阿斯蘭嚴肅地說,“說給我聽聽吧。”

“說給你們聽聽。”巫婆以一種狂傲的口吻說,“把刻在身旁這張石桌上的秘訣說給你們聽聽。你至少應該知道大帝一開始在納尼亞使用的魔法。你知道每個叛徒都是合法地屬於我的獵物;你也知道我有權處決每個變節者。所以,那個人是我的。他的命是我的抵押物,他的血是我的財產。除非我依法得

到他的血,否則,整個納尼亞將被顛覆,將在火與水中滅亡。”

“這倒是真的,”阿斯蘭說,“我不否認。”他擺擺前爪,“你們都往後退退,我要單獨跟巫婆談話。”

大家往後退了退,獅王和巫婆低聲交談起來,沒人知道他們談的是什麼。終於,阿斯蘭高聲對大家說︰“你們都過來吧,問題解決了,她收回索取你們兄弟的血的要求了。”頓時,整個山頭洋溢著熱烈的氣氛。

這天夜裡,阿斯蘭指導彼得帶領隊伍從山上撤出,在山谷裡佈置好戰場。等大家都休息了,阿斯蘭默默地獨自向山上走去。

石桌那裡,一大堆人聚集著,他們手裡的火把吐著邪惡的火苗,冒著濃黑的煙。巫婆和長著怪牙的妖魔、野狼、牛頭人、母夜叉等獰笑著把阿斯蘭捆了起來,剪掉他的鬃毛,踢他、打他,百般羞辱他。阿斯蘭一點也不反抗。妖魔們把阿斯蘭抬上石桌,捆了又捆,巫婆揮著刀走近獅王。由於激動,她面部抽搐著,而阿斯蘭卻仰望著天空,毫無表情,既不憤怒,也不怯懦。

“傻瓜,”白巫婆冷笑著對阿斯蘭說︰“你以為你這樣就可以救那個叛徒的命了嗎?按照我們的協議,現下不殺他,而殺了你,那威力無邊的魔法就得到了應驗。但是,你一死,誰又能陰止我去殺他呢?你自己的命丟了,又沒有保住他的命。哈﹗哈﹗哈──”

在奸笑聲中,女巫的刀砍向了阿斯蘭。

白巫婆帶著妖魔們沖下山去,躲在暗處的蘇珊和露茜跑過來,撲在阿斯蘭的尸體上痛哭。她倆一直跟著阿斯蘭,目睹了事情的經過。她們為阿斯蘭解開身上的繩索,親吻他冰冷的面頰,向他告別,然後向山下走去。

在旭日冉冉升起的一瞬間,蘇珊和露茜聽到身後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回頭去看,石桌斷成了兩截,阿斯蘭不見了。

“哎喲喲……”她倆驚叫著跑回石桌。

“他們連阿斯蘭的尸體也不讓留下。”露茜抽泣著說。

“這是誰干的?”蘇珊哭著說,“這是怎么回事?這是更厲害的魔法嗎?”

“不錯﹗”她們背後有人大聲說,“這是更厲害的魔法。”她們回頭一看,只見陽光下站著比以前更大、正抖動著鬃毛的阿斯蘭。

“哦,阿斯蘭﹗”兩個孩子不約而同地尖叫起來,仰首凝望著他,驚喜交加。

阿斯蘭俯下金色的頭,舔舔孩子的前額,他呼出的熱氣和身上散發出來的芳香,頓時流遍孩子們的全身。

“雖說巫婆知道那深奧的魔法,但是還有一種更深奧的魔法她卻一竅不通。”阿斯蘭解釋,“當一個人自己清白無辜卻又自願替另一個有背叛行為的人去死時,石桌就會斷裂,死者還會復生。走吧,我們還有不少事情要做呢﹗”

“我來了,陛下。”艾德蒙說著朝巫婆跟前奔去。

“你竟敢一個人來?”女巫聲色俱厲,“我不是叫你把另外三個人一起帶來嗎?”

“是的,陛下,”艾德蒙說,“他們就在河狸先生家裡。”

女巫臉上露出一絲陰笑,“這就是你的全部情報嗎?”她問。

“不,陛下。”艾德蒙回答,接著他把離開河狸家以前聽到的一五一十地報告給白巫婆。

“什麼?去見阿斯蘭?”女王驚叫起來。她擊了下手掌,一個矮子應聲前來。他就是艾德蒙第一次遇見白巫婆時,趕車的那個矮子。

“準備雪橇,馬上出發。”白巫婆命令。

小矮子去套雪橇時,艾德蒙以為女巫會像上次那樣給他吃的喝的,沒料到女巫竟一聲不吭。最後,艾德蒙鼓起勇氣問︰

“對不起,陛下,能不能給我吃點橡皮糖?你,你上次說……”

“住口,蠢貨﹗”女巫大聲喝道,“你還想要橡皮糖﹗”

女巫叫過馬格林,吩咐道︰“你帶上跑得最快的野狼立即到河狸家去,不管見到誰,格殺勿論﹗如果他們溜了,你們立即趕到石桌去,躲在隱蔽的地方等我。”

“是﹗女王陛下。”野狼嗥叫一聲,便沖進茫茫夜色之中。

與此同時,白巫婆命令艾德蒙和她一起坐進雪橇,向石桌方向出發。

馬格林沒有找到河狸夫婦和三個孩子,河狸先生預料到了白巫婆的行動,有馬格林帶著野狼群來到河狸先生家之前,河狸先生就帶著大家上路了。

他們沿著崎嶇的小路向大河的下遊行進。第二天一早’他們隱約聽到丁當的鈴聲,大家以為白巫婆的雪橇追上來了,十分緊張。可出現下他們面前的是另外一張雪橇。

拉雪橇的是一頭棕色的馴鹿,脖子上系著漂亮的鈴鐺。雪橇載著一個大家熟悉的人,他身材魁梧,穿著鮮紅的長袍,頭戴一頂皮兜帽,長長的白胡子宛如瀑布垂在胸前。他笑容可掬,那麼慈祥,又那麼善良。

“啊,耶誕老人﹗”大家快樂地叫起來。

“我來了﹗”耶誕老人說,“白巫婆一直不許我踏上納尼亞的土地,但我終於來了。阿斯蘭已經回來,巫婆的巫術很快就要失靈了。”

耶誕老人走近孩子們的身邊,給他們分發禮物︰“彼得,這是給你的。”他交給彼得一張盾和一把劍,“它們是工具而不是玩具。也許你馬上就要用到它們,好好帶著吧。”

“蘇珊,這是給你的禮物。”耶誕老人說著給了蘇珊一個小小的象牙號角,“無論你在那裡,只要一吹響這個號角,你就會得到幫助。”

“露茜,”耶誕老人轉向露茜,給了她一只玻璃杯似的瓶子,“瓶子裡頭,存有用一種太陽山上的花朵汁液製成的強心劑。如果你或者你的朋友受了傷,只要涂上幾滴就會痊愈。”

“祝你們耶誕快樂﹗再見。”說完,耶誕老人一揮鞭,馴鹿和雪橇剎那間就無影無蹤了。

河狸一行繼續趕路,不久,他們發現積雪開始融化,溪水解凍,草木泛綠,幾小時之間,整個森林就從一月躍入了三月。他們從溫暖的陽光中走到清涼的綠色灌木叢,又從灌木叢進入長滿青苔的寬闊的林間空地,接著又來到密密地開著花的醋栗群和香氣濃郁的山楂叢。積雪融化了,白巫婆再不能坐著雪橇追趕他們了。

最後,他們爬上一座山,望見了赫然立在山頂的石桌。這是一塊灰色的大石板,下面撐著四根石柱。接著他們看到一個尖頂大帳篷,由象牙色的柱子支撐著,頂上插著一面旗幟,旗上繡有一頭騰躍的紅獅。

就在他們凝望旗子的時候,一陣樂聲響起。他們扭頭望去,阿斯蘭巍然屹立著。一群奇怪的動物站成半月形簇擁著它,其中有樹精和彈奏樂器的井精,有四個半人半馬的怪物,還有雙角獸、公牛、鵜鶘、鷹和很大的狗。緊靠著阿斯蘭旁邊,站著兩頭豹子︰一頭拿著阿斯蘭的王冠,一頭拿著旗標。

“歡迎你,彼得,亞當的兒子。”阿斯蘭說。“歡迎你們,蘇珊、露茜,夏娃的女兒。歡迎你們,河狸夫婦。”

他的聲音深沉而悅耳,消除了孩子們的不安心理。

“可是,還有一個在哪兒?”阿斯蘭問道。

“他跑到白巫婆那兒去了。”河狸先生回答。

阿斯蘭沒有吭聲。

“請問,阿斯蘭,”露茜說,“艾德蒙還有救嗎?”

“要想盡辦法把他救出來,”阿斯蘭說,“不過,這很困難。”獅王抖了抖鬃毛,吩咐道︰“好吧,先把夏娃的女兒送到帳篷裡去,好好款待她們。”

可大家不知怎么辦才好。這時,露茜發現一張有須毛的臉從樹後伸出來,爪子捂在嘴上,示意孩子們保持安靜。不一會兒,他向孩子們打個手勢,讓他們跟他一同鑽進密林裡去。

這是一只河狸,他把孩子們叫進樹林,問道︰“你們是亞當和夏娃的子孫嗎?”

“我們是其中的幾個。”彼得回答。

“噓──”河狸忙說,“不要這么大聲說話。這兒並不安全。”

“怎么啦?”彼得問,“這兒除了我們,沒有別的人呀﹗”

“這些樹隨時都在聽著呢﹗”河狸說,“雖然大部分樹是站在我們一邊的,但還是有那麼幾棵樹,他們會把我們出賣給她的。”

“我們怎么知道你是我們的朋友呢?”艾德蒙說。

“我有証物。”河狸說著,掏出了一塊小手帕。露茜驚叫起來︰“這是我的手帕,是我送給圖姆納斯先生的那塊﹗”

“是的。他在被捕前把手帕交給了我,要我在這裡等你們,並且帶你們去──”講到這兒,河狸神祕地點了兩下頭,示意孩子們向他靠近,然後輕聲說︰“聽說,阿斯蘭在行動──也許已經登陸了。”

雖然幾個孩子誰也不知道阿斯蘭是誰,但是一聽到這個名字,他們每人都感到心裡猛的一跳。艾德蒙心頭升起一種說不清楚的恐怖感;彼得陡然感到氣壯膽大;而蘇珊則似乎嗅到一種香甜的氣味,或是聽到一種令人亢奮的樂曲;露茜則有一種早晨醒來意識到假期已經開始,或者夏天已經來臨的感

47

覺。

這時,除艾德蒙外,大家都對河狸深信不疑了。河狸帶他們向自己家走去。一個多小時後,他們來到一個峽谷,河狸的家就安在峽谷裡大河的一道堤壩上。他的房子像只大蜂窩,房頂上有個小孔,正冒著縷縷炊煙。

一進家門,河狸夫人就給大家端上牛奶、土豆、鱒魚、果醬卷,讓大家美餐了一頓。飯後,河狸先生點上了煙斗。

“現下,”露茜說,“你能不能說說圖姆納斯先生怎么樣啦?”

“唉,”河狸先生搖搖頭,“他被抓到白女王的王宮裡去了。”

“白女王會怎樣對待他呢?”露茜懸心吊膽地問。

“這誰也說不清,”河狸先生回答,“不過從來沒見過有誰被抓進去以後還能活著出來,全被變成石像了。”

“河狸先生,”露茜說,“咱們就不能救他了嗎?”

“也許有辦法。因為,阿斯蘭又在活動了。”

“快給我們說說阿斯蘭的事吧﹗”孩子們爭先恐後地說。

“你們竟不知道阿斯蘭?他是森林之王,不過他不經常在這兒,別說我,就連我父親一輩子也沒見過他。但是,近來我們聽說他回來了。他會收拾白女王的。只有他,才能拯救圖姆納斯先生,拯救納尼亞。”

“我們能見到他嗎?”蘇珊問。

“怎么見不到,我馬上帶你們去見他。”

“他是──是一個人嗎?”露茜問。

“當然不是。”河狸先生神情嚴肅地說,“他是林中之王,海外大帝的兒子。你們連誰是百獸之王都不知道嗎?阿斯蘭是頭獅子。”

“啊﹗要去見一頭獅子,他會咬人嗎?”蘇珊緊張起來。

“咬人?他待人可好了。我明天就帶你們到石桌那兒去見他。”河狸先生說,“我們這裡有首古詩,說‘亞當的親生骨肉,坐上凱‧帕拉維爾的寶座,不幸的時代就將一下不再回頭﹗’現下阿斯蘭來了,你們也到了,白女王的統治也該結束了。

“河狸先生,”彼得問,“難道那個女王不是人嗎?”

“她自稱為女王,但她是神怪的女子,是個巫婆。”河狸先生接著講,“這裡有個預言,凱‧帕拉維爾的城堡裡有四個寶座,一旦兩個亞當的兒子和兩個夏娃的女兒坐上這四個寶座,白巫婆的統治就要完蛋。所以她時刻提防著。”

河狸先生講完,沈默了一陣。突然露茜叫了起來︰“哎唷──艾德蒙呢?”

當河狸先生聽說艾德蒙以前到過納尼亞時,他搖搖頭,低聲說︰“他怕是到白巫婆那兒去了。”

河狸先生說對了,艾德蒙早已溜出河狸先生的家,走在通向白巫婆宮殿的路上了。他不喜歡河狸先生家的飯菜,只想吃橡皮糖。他覺得白巫婆待他好,他希望白巫婆是個真正的女王,他想當個王子,以後成為國王。

一走進白巫婆的院子,艾德蒙就嚇了一跳。石樹精、石野狼、石熊、石狐狸、石豹等幾十尊石像像棋盤上的棋子那樣立在那兒,披著陰冷的月光。院中央一具巨人石像宛如參天大樹,艾德蒙小心地繞過一座座石像,向透出亮光的房間走去,卻被一只野狼攔住了去路。這灰野狼馬格林是女巫的祕密警長頭子,他問明來意,帶艾德蒙走進白巫婆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