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 1 ...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 213 »

他看了看約翰的嘴和牙齒,又摸了摸男孩的肚子。

“不過孩子,你的巧克力確實吃得太多了,你的肚子裏沒有別的東西,總有一天你會病得爬不起來。”克雷尼阿姆醫生很認真地說,他轉身從藥架上取下一個瓶子,從裏面倒出一勺黃綠色的藥水,“這是克雷尼阿姆萬應靈藥,是我自己配製的特效藥水,喝了它,胃會好受些,頭腦也就清楚了。喝吧,就是味道不太好。”

“我一定得喝嗎?爸爸,它肯定會變成巧克力的。”約翰問。

“喝吧。”邁達斯先生點點頭。

約翰把勺子含到嘴裏。藥水變成了巧克力,勺子也變成了巧克力。

克雷尼阿姆先生張大了嘴,他的眼珠子差點從眼眶裏蹦出來。

“世上竟有這樣的事!嘖嘖,怎麼可能呢?我也沒有辦法,這巧克力化的怪病怎麼治,只有上帝才知道!”老頭聳聳肩,攤開雙手說。

邁達斯太太聽說了兒子的怪病,又著急又心疼,坐在椅子上直抹眼淚。

“媽媽,不要緊,這不是病,是魔法。”約翰伸出雙手抱住了媽媽的肩頭,吻了吻媽媽流滿淚水的臉頰,就在一刹那間,邁達斯太太變成了一尊沒有生命的巧克力雕像!

約翰發瘋似的奔出房子,哪怕跑遍所有的街道,他也一定要找到糖果店!他要擺脫那該死的巧克力魔法,救救他的媽媽。

他首先直奔那個街角。

空地不見了,糖果店好好的在那兒,只是櫥窗裏不再陳列著糖果,而是放著一枚咬去的紀念幣、一支巧克力鉛筆,一套巧克力餐具和一把巧克力小號。

店主正站在櫃檯後面擦著一樣又小又圓、銀光閃閃的東西。

“我正等你呢。”他笑著說。

“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那該死的巧克力,隨便什麼東西一碰到我的嘴巴,就會變成巧克力!我吻吻我媽媽,她也變成了巧克力,我要把她變回來。”

約翰大聲喊叫著,眼淚在他的眼眶裏打轉。

“都怪我嗎?約翰,你不是只愛巧克力嗎?好好想想你平常的行為?”

約翰安靜下來,也許,所有的不幸只能怪他一個人。

“求求你,救救我媽媽,我什麼都願意做,我可以替你工作一輩子,或者你把我變成巧克力,我……”約翰說不下去了。

“如果讓你在恢復媽媽生命與擺脫巧克力魔法之間作出選擇呢?”

約翰意識到自己將一輩子不得不把巧克力當飯吃了,那是多麼可怕呀!可是他的媽媽不會說話,不能動,就跟死了一樣,約翰不再猶豫:“救救我的媽媽吧!”

“你很愛你的媽媽,”老店主贊許地點點頭,“所以我要給你另一個機會:你的鉛筆會重新變成木頭的,你的玻璃杯、刀叉、勺子也能恢復原樣……”

“可是,我……”約翰想打斷店主的話。

“你的巧克力小號會重新閃閃發光”

店主繼續用平淡的聲音說道。

“蘇珊會發現她的紀念幣完整無缺。”

“今後你可以喝冰牛奶、冰水、吃櫻桃、葡萄、桔子、鳳梨、香蕉、蘋果,還有火腿、雞、牛肉……”

“可是,我的媽媽呢?”約翰再也忍不住了。

店主笑了。

“我說孩子,你幹嘛不回家看看呢?”

約翰轉身飛跑出去,他甚至沒有說一聲再見。

店主繼續擦亮他的銀幣,兩面一定要磨平,也許誰還會需要它,只要在上面印上他的臉和縮寫名字就可以了。

後來,約翰為了感謝店主救他的媽媽,找到那個街角,糖果店又不見了。那兒仍是一片空地,中間插著一塊木板,上面有幾個新寫的的字:

空地待售

吃糖大王歷險記 原為英國中篇童話《吃糖大王與巧克力魔法》,作者帕・斯・卡特林。根據餘青的中譯本改寫。

這些都是平常約翰不愛吃的東西,今天它們顯得格外誘人,那鮮豔的色澤、美妙的香味逗得約翰直流口水,只是今天的口水也有些特別,甜膩膩粘乎乎儘是可哥味。

開始吃萵苣了,約翰拿叉子的手都有些發抖,他小心翼翼地避開嘴唇,把一小塊萵苣直接送進口中,就要嘗到清脆可口的萵苣了,約翰的牙齒合攏來,他咬到的還是甜軟的巧克力。約翰不死心,他仰起頭,大張著嘴,把小片土豆丟進喉嚨口,咽下去還是能感覺到那是巧克力碎片。牛奶、冰水、水果,無論是固體還是液體,只要一進嘴裏,馬上就會變成巧克力。

緊接著,約翰恐懼地發現,嘴唇碰過的玻璃杯上出現了一個棕色的半圓形,並且逐漸擴大,勺子和刀叉也已變成棕色。約翰親眼目睹了巧克力魔法那令人震驚的魔力,不一會兒桌上就出現了一整套巧克力餐具。

“我怎麼辦?天哪,我怎麼辦?”

可憐的約翰空著肚子離開了餐廳。

放學前是課外活動時間。約翰是校樂隊的隊員,儘管滿肚子委屈與煩惱,一下課還是帶著自己那裝在深綠色盒子裏的小號到銅管樂組排練。要知道,今天由他擔任獨奏,兩個星期來他每晚都在自己家的地下室練習,他已牢牢記住這段獨奏的每一個音符。

排練在音樂教師奎佛太太的指揮下開始。擔任獨唱的孩子唱了起來:

“小鳥唱得歡又歡(雙簧管模仿鳥叫)

山楂花開香又香

雛鳥吱吱四處逃散(笛子發出顫音)

比利和我到處逛”

約翰早已把小號舉到嘴邊,歌聲一落,他就全力地吹奏起來,剛一用力,嘴唇碰著的號嘴就變成了巧克力,不到一秒鐘,一把金光閃閃的銅制小號變成了一隻棕色的巧克力小號。

“嘟——噗——嘟——特”巧克力小號發出了不成調的怪聲,像是在吹一根灌滿肥皂水的管子。

“巧克力小號!哈哈,一把巧克力小號!”孩子們又笑又鬧,音樂教室亂成了一鍋粥。

“開什麼玩笑!開什麼玩笑!”奎佛太太氣得滿臉通紅,“真不像話……”

約翰根本沒聽見奎佛太太說什麼,他只覺得頭“嗡嗡”直響,大顆大顆眼淚滾落下來,他一轉身逃下舞臺,沖出校門,頭也不回地往家跑去。

哦,多丟人,多難為情!約翰感到委屈、難過,也感到恐懼和憤怒。他一邊哭一邊走,終於回到了家裏。

邁達斯太太遠遠地從窗子裏瞧見了兒子。

“喂,約翰!”她叫了起來,“回來得真早,過來,媽媽獎給你一塊巧克力!”

“別提巧克力!我恨巧克力,我恨它!”

約翰叫起來,嚎啕大哭,哭得差點透不過氣來。哭聲驚動了邁達斯先生。

終於約翰止住了哭聲,他抽抽嗒嗒地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爸爸,從拾到一枚硬幣說到巧克力小號。

“它們都變成了巧克力?”邁達斯先生有些不相信,“我怎麼從來沒有注意過那家糖果店?我們去找找那家店。問問店主,他的巧克力是否對別人也如此做怪?”

約翰領著爸爸去找那家糖果店,他們穿過幾條街道,繞過幾幢房子,到了那個地方。拐角處根本沒有糖果店,那是一片準備造房子的空地,中間豎著一塊破舊的木牌,上面寫著“空地待售”幾個字。

“哦,約翰,”邁達斯先生盯了約翰一眼,“我們大概要去看一下克雷尼阿姆醫生。”

“那家店是在這兒的。”約翰說著又哭起來。

這一天中約翰流的眼淚和吃的巧克力,比他出生以來流的眼淚和吃的巧克力加起來還要多。

克雷尼阿姆醫生也不相信約翰的話。

“我敢肯定這不過是幼稚園娃娃的幻想,”他笑著說,“世界上哪有這種病,東西一放進嘴裏就變成了巧克力?啊哈,不可能,絕不可能!”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牙膏變成了巧克力?那些麵包、火腿蛋、桔汁怎麼吃起來都與頭天晚上的那顆巧克力一樣味道?

走在上學的路上,約翰的腦子裏一直轉悠著這些問題。他動腦筋時還有個壞毛病,總愛在嘴裏嚼些什麼,這會兒他又不由自主地把戴著手套的大拇指塞進口中。

非常怪的怪事出現了,約翰覺得口中又有了巧克力的味道。他拔出大拇指一看,放進嘴裏的部分變成了棕黃色,與黑手套的其餘部分截然不同,輕輕地一咬,手套的大拇指尖尖就掉進口裏,甜絲絲軟綿綿的,香甜可口。

皮子能變巧克力!他有一副巧克力手套!約翰高興地把手套送到嘴邊,一口接一口有滋有味地嚼著。真好吃!

約翰吞吃手套的情形被悄悄跟在後面,綽號叫“小霸王”的威爾遜看在眼裏。威爾遜是學校有名的壞孩子,他幾步跳到約翰面前,一伸手擋住了約翰的去路:

“嘿,約翰,你餓瘋了?難道你們家不給你吃的,叫你吃皮手套?”

“這是一種與眾不同的皮手套。”約翰用舌頭舔了舔嘴唇,說,“放進口裏就會變成巧克力的手套,你瞧,”約翰又一口咬掉手套的小指頭,伸出舌頭給威爾遜看,“瞧見沒有,變成了巧克力!”

威爾遜羡慕地看著。

“撕一塊給我!”小霸王吞下一口口水,說。

“幹嘛要給你,那是我的手套。”約翰振振有詞地反駁,“我又沒有吃你的手套,你憑什麼吃我的!”

“就憑這個!”小霸王晃了晃他的拳頭,“你還是乖乖地給我一塊,否則,哼!”

不等約翰回答,他一把奪過約翰吃剩的第二隻手套。約翰非常生氣,好在他已經吃飽了巧克力,又有些口渴,便不再去搶。

小霸王得意地吃起戰利品來。他把皮手套塞進嘴裏,“吭哧”一口咬下去,天哪!哪有什麼巧克力?全是皮子,一股令人噁心的味嗆得他只想吐!要知道那是一隻男孩子戴過的舊手套,也不知搓過多少泥丸雪球,又在多少條老狗身上摸過。威爾遜的眼淚都嗆出來了。

約翰遠遠瞅見小霸王又吐口水又跺腳,嘿嘿一樂,一溜煙跑進學校。

約翰迎面就遇見了蘇珊。小姑娘看見約翰,笑嘻嘻地迎上來。

“哎,約翰,給你看樣東西。”她張開五指,胖乎乎的手心裏有一枚亮閃閃的銀幣。

“威爾士王子和公主結婚的紀念幣,我的。別人給我的生日禮物,是銀的呢!”

“真不錯,”約翰稱讚道,“不過,真的是銀的?也許是銅的或者別的什麼的?”

“當然是真的,不信你摸摸看,”蘇珊看約翰將信將疑,就把銀幣遞給他,“要不,你咬上一口?電影裏的牛仔都是這樣幹的。”

約翰試探著把銀幣放進嘴裏,用牙輕輕地咬了一下,糟糕,他感覺到一塊硬幣掉進了嘴裏,變成了甜膩膩的巧克力!當約翰從嘴裏取出硬幣時,圓圓的硬幣變成了半月形的!

蘇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呆呆地望著約翰,終於,她說道:

“約翰・邁達斯,我恨死你了。”

蘇珊轉身飛快地跑走了,她不想讓人看見她的眼淚。

約翰羞愧地漲紅了臉。

倒楣的事接二連三地發生了。

算術課測驗時,就因為約翰的嘴習慣性地咬了咬鉛筆,他的筆立即變成了一支巧克力鉛筆,即使最簡單的題,他也沒法兒寫下答案。更糟糕的是,老師知道約翰愛吃糖,愛吃巧克力,批評他不該把糖帶到課堂,一點都不信他的解釋。

口渴也攪得人心煩意亂。儘管他每節課都被允許外出喝水,可是那噴在臉上清澈冰涼的水,一到嘴裏就變成稀稀的巧克力汁。約翰的嘴巴變得越來越甜、越來越粘、越來越幹。使他感到非常難受。

下課鈴聲一響,一群群孩子往餐廳擁去。學校有一個很不錯的餐廳,每個孩子都能挑到自己愛吃的東西。

約翰最愛吃的是巧克力奶油餡餅,今天正好是供應這種甜點心的日子,往常他總是第一個沖進餐廳,把所有的午飯錢都花在甜點心上。

現在約翰一想到巧克力奶油餡餅,胃裏就有顛簸晃悠的感覺,他慢騰騰地挪動著步子,為自己身上具有巧克力魔力而焦急不安,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餐桌邊已坐滿了同學。一個男孩正用麥管吸一瓶凍牛奶,隔老遠約暢都能聞到冰牛奶那清涼的香味;幾個女孩正在吃鮮紅的櫻桃,櫻桃飽滿新鮮,那酸甜多汁的果肉一定非常解渴,約翰饞得喉嚨裏都伸出手來!

約翰猶豫了半天,還是取了一個託盤,一隻玻璃杯,一把閃亮的勺子和一副刀叉,他決定試試,也許不讓任何東西碰著嘴唇,能夠吃喝一點東西。他挑選了冷雞、火腿、油炸土豆片和萵苣蕃茄沙拉,還拿了一瓶牛奶,一隻白麵包卷和一杯擱了冰塊的涼水以及一碟新鮮水果,有幾隻桔子、蘋果、香蕉和幾顆葡萄。

約翰很驚訝店主竟能叫出他的名字,他從來沒有到過這個店鋪,可是巧克力已經把他搞得暈暈乎乎的,他幾乎連想都沒想就跨進了商店的門,走到櫃檯前。

“謝謝,先生,可您瞧,麻煩的是……我……”“沒有錢?”店主臉上露出了同情的微笑,“可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呀?”

“哦?”約翰想起了自己撿到的硬幣,說:“這是一枚沒有用的硬幣,我打算送給蘇珊的……”

“讓我瞧瞧,啊哈!”店主只瞥了硬幣一眼就大聲叫了起來,“完全有用!我們店恰好只收這種錢,你可以用它買一盒、一大盒巧克力,不過,你更願意把硬幣送給朋友吧?”

“哦,不!”約翰拿定了主意,“怎麼說也得先買巧克力!”

“那就買吧,你可以自己挑。”老人指著櫃檯上堆著的紙盒說。    約翰高興極了。紙盒那麼大,看上去就和耶誕節爸爸買回來全家分吃的糖盒一樣大。他簡直不相信這是真的,急忙挑了一盒,頭也不回地走出店子,他真怕店主會改變主意。

店主笑眯眯地看著他離開,“你還會回來的,孩子。”他自言自語地說。

約翰用胳膊夾著大糖盒,悄悄地從廚房邊的側門溜進家中,躡手躡腳地爬上樓梯,把糖盒嚴嚴實實地藏到臥室的床底下,然後才大模大樣地去見父母。

這天晚上,邁達斯先生和太太覺得很奇怪,平時磨磨蹭蹭不肯上床的約翰出奇的乖,他早早地洗了澡,換好睡衣,還不說二話地咽下了一大匙醫生開的強身補劑,那東西太難吃了!然後就自動回臥室睡覺。邁達斯太太不放心地守候在兒子的床邊,可約翰真的很快入睡了。

媽媽剛剛關門離去,熟睡的約翰就睜開了眼睛,他仔細地聽了聽門外的動靜,一下就出溜到床底,把他的糖盒拎了出來,三下五除二地打開了盒子。

精美的紫色玻璃紙下是一張厚厚的硬紙板,紙板下有一層薄薄的銀色錫紙,錫紙下是一堆鬆軟的碎紙屑。

約翰的手在包裝紙堆中焦急地搜尋著。終於,他觸摸到一團脫脂棉花,他剝開棉花,裏面有一顆金色的糖球。除去糖紙,是一顆極普通的球型巧克力,它是大糖盒中唯一的巧克力糖。

約翰失望地歎了口氣,把巧克力放進嘴裏,他覺得自己上了當。巧克力慢慢地融化,有一點那個店主沒說錯,那顆巧克力的滋味是吃糖大王以前從來沒有嘗過的。

第二天早晨,迷迷糊糊還沒有睡醒的約翰在媽媽的催促下,晃晃悠悠地進了洗澡間。妹妹瑪麗正在刷牙。約翰一邊抱怨牙膏的氣味討厭,一邊懶洋洋地舉起牙刷。

他的門牙剛一碰到牙刷,約翰立即覺得嘴裏有了一股香噴噴甜蜜蜜的味道。咦,嘴裏怎麼有股巧克力味?他取出牙刷,又揉了揉眼睛,牙刷上竟沾滿了棕色的液汁。

“喂,瑪麗,這是什麼牙膏?”約翰拉住正在洗臉的妹妹問。

“什麼牙膏?潔齒牌唄,你看,那不是?”

約翰拿起牙膏認真地看了一會兒。

“是潔齒牌,怎麼有股巧克力味兒?”

“別做夢啦!”瑪麗笑道,“嘿嘿,牙膏哪會有什麼巧克力味!”

約翰沒理妹妹,又往牙刷上擠了一點牙膏,越刷巧克力味越濃,那香味就跟頭天晚上盒子裏那顆一模一樣。約翰乾脆扔下牙刷,拿起牙膏對著口裏就擠,擠出來的牙膏完全變成了濃濃的奶油巧克力。

“呵,媽媽,媽媽!”瑪麗尖叫著跑去報告邁達斯太太,“哥哥把一管牙膏全吃了!”

“那是巧克力。”約翰白了妹妹一眼,若無其事地說。

邁達斯太太正在廚房忙著為兄妹倆準備早餐。

“瑪麗,別胡說!”她喝住瑪麗,“約翰,別總逗你妹妹,她比你小”。

“真的,媽媽,不騙你!”瑪麗又叫了起來。

“好了,都來吃早餐,不許說話!”邁達斯太太不耐煩地發布指示。

兩個孩子在餐桌邊坐下。約翰看著桌上的桔汁、火腿蛋、果醬和麵包,沒有一丁點食欲。他無精打埰地端起杯子,一點兒一點兒地抿著桔汁,忽然他的眼睛放出光來,一伸脖子,把整杯桔汁倒進了嘴裏。

“啊呀,真棒!”約翰放下杯子“巧克力汁”。

瑪麗看了約翰一眼,拿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明明是桔汁嘛,非說是巧克力!哼,哄人!瑪麗撇了撇嘴,心想,吃牙膏八成也是他玩花樣騙人。

約翰輕鬆愉快地吃著早餐,他迅速地把平時難以下嚥的火腿蛋、麵包、果醬也一掃而光。邁達斯太太樂壞了。

“約翰,要是你在學校吃午飯也像吃早飯一樣,我會獎勵你一些錢買糖吃!”

“哦,不,媽媽,我看我再也不需要錢了。”約翰得意而神秘地說。

吃糖大王歷險記

約翰・邁達斯是個好孩子。他個子不高也不矮,長得不胖也不瘦,要是他不扮鬼臉、 不鬧彆扭,臉蛋還挺討人喜歡。

約翰不愛吃飯,也不愛吃蔬菜、肉食和水果,他只愛吃糖。那些乳白色、紫紅色、豆綠色、米 黃色的,圓的、方的、扁的、長條的,亮晶晶的糖果,總是引得他口水直流,不管是太妃糖、棒糖、水果香糖、薄荷糖、土耳其甜心糖,還是牛奶軟糖、杏仁糖、酸 味糖、果汁軟糖、潤喉糖、黑葡萄乾止咳糖,他一顆接著一顆,半斤一斤地吃下去,連眼皮都不眨一下。約翰總是將媽媽給的零花錢迅速地,一文不剩地花到糖果店 裏;即使碰巧沒有錢,他也有辦法從任何同學和朋友那兒弄些糖吃。為約翰檢查身體的大夫說他的肚子裏塞滿了糖,別的什麼也沒有,可誰的勸說他都當耳旁風。

約翰吃糖遠近有了名,人們都叫他吃糖大王。他說他長大不幹別的,就開個製造糖果的工廠。

約 翰愛吃所有的糖,他最愛吃的是巧克力,一天不吃巧克力他就渾身不舒服,差不多每一個晚上,他都夢見吃巧克力。

一個星期 天的中午,約翰正在街上閒逛,忽然發現前面的人行道上躺著一枚銀灰色硬幣。這是一枚樣子古怪的硬幣,大小與一角硬幣差不多,可上面既沒有伊莉莎白女王的頭 像,也沒有戴皇冠的獅子圖案。硬幣的一面是一個圓臉蛋男孩的畫像,另一面則刻有“JM”兩個字母,這正好是約翰姓名的縮寫。

約 翰馬上想起了同學蘇珊。蘇珊是個金頭髮、藍眼睛的胖女孩,是約翰的好朋友,她愛收集東西,尤其是彈子、硬幣什麼的。要是把硬幣送給蘇珊,沒准還能換些糖 吃。

約翰幾乎每天都要沿著相同的路線到蘇珊家一兩次,可今天該往右拐時他卻身不由己往左拐,轉到一條不太熟悉的街上。

街角有個糖果店,糖果店的櫥窗像往常一樣磁鐵般地吸引約翰的目光,他停下腳步,把鼻子緊貼在櫥窗上,想像著玻璃後面那巧克力杏仁糖和巧克力奶油軟糖的滋味。他把去蘇珊家的事忘了個一乾二淨。

“進來,約翰,進來!”櫃檯後面一個穿白圍裙的白髮老人大聲招呼著約翰,“孩子,我們店的巧克力可是按祖傳秘方制的,用的全是最上等的原料,你以前絕對沒有嘗過這樣的巧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