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 1 ...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 213 »

假話國歷險記

有時候,人只要有點與眾不同就會被別人另眼相待。

一個名叫小茉莉的男孩子,本來是個普普通通的孩子,可就是嗓門大得少有。他出生時,正好是半夜,像每個娃娃出世時一樣,小茉莉試了試嗓子,誰知全村人都被驚醒了。

小茉莉滿了六歲去上學。第一天,老師點到他的名字:

“小茉莉!”

“到!”這位新學生高高興興地答應。

只聽乒乓一聲,黑板碎成許多石片,嘩啦啦落下。

“誰往黑板上扔石頭了?”老師生氣地問大家。

“老師,誰都沒……”小茉莉剛想給大家開脫,可教室的窗戶又被震碎了。這回老師看清了,沒有一個學生亂動。

“准是校外的壞孩子。”老師這麼想著。

第二天,老師點小茉莉的名字時,隨著一聲:“到!”新換上的黑板又碎了。這下,老師明白了,她走到小茉莉身邊說:“孩子,你的嗓門太大,是你的聲音震壞了黑板,以後壓低嗓門說話,好嗎?”

從這以後,小茉莉可受罪了,在學校總是用手帕把嘴捂起來講話。回家後,也不能大聲講話,因為再結實的家也經不起小茉莉講話時那股氣流的震盪。

為了散散心,小茉莉跑到村外很遠的地方,趴在地上唱歌。才唱了幾分鐘,地下的田鼠、毛蟲、螞蟻等小動物都爬上來,逃到別處。它們以為是地震了。

只有一回,小茉莉忘了小心謹慎。那是他觀看自己的學校和另一個學校的足球比賽。場上的爭搶激烈極了,小茉莉激動地和啦啦隊一起喊:“沖啊!沖啊!”隨著他的呼聲,所有觀眾都看到那球莫名其妙地射進了外校球隊的球門。小茉莉立即意識到自己做出了什麼事。

“比賽應該公平。”小茉莉想著,他等待著對方進攻的機會。下半場,機來會了,小茉莉用他的大嗓門幫對方射進一個球,然後趕緊跑開。小茉莉當然希望自己的校隊贏,可他是個正直、善良的孩子。他就這樣在寂寞中長大。後來,爸爸媽媽先後去世,小茉莉更孤獨了。

一天早晨,小茉莉見自己家的梨樹上的梨已經熟透了,可以吃了,就想去搬梯子摘梨,這時,他又想出一個主意:“看看我的嗓子管不管用。”於是他大叫一聲:

“喂,梨呀,掉下來吧!”

只見樹上的梨應聲而落。村裏一個老人恰好看到這種情形,他斷定小茉莉肯定是個巫師。這事很快傳遍全村,人們分成兩派;一派說小茉莉是個好魔法家,另一派說他是巫師。他們爭吵不休。員警來勸都勸不住。

小茉莉想:“我的太平日子過不成了,別人不是怕我,就是好奇地看我。家裏沒有我留戀的,乾脆到世界上去流浪吧,也許我能成個歌唱家。”

小茉莉四處流浪,幾天以後,他來到世界上一個最古怪的國家。

在這裏,招牌上寫著“食品店”,可是櫥窗裏擺的不是火腿和罐頭果醬,卻陳列著一堆堆本子、一盒盒顏料,還有一瓶瓶墨水。而在最有名的文具店,櫥窗裏卻陳列著各色各樣的麵包、蛋糕,點心、通心面,還有堆積如山的乾酪,吊著的大小香腸。

“這些店老闆瘋了,”小茉莉心裏斷定,“他們把麵包叫做墨水,把墨水叫做麵包。”

小茉莉還發現,還是大白天,人們互相見面打招呼說的是“晚上好!”可是天黑了,人們卻又互相道:“早安!”他們還把花叫做草,又把草說成花。

小茉莉想不通這是為什麼,他邊沿著牆走,邊低聲自語:“真是奇怪極了。”

“沒什麼奇怪的!”一個很細的聲音接著他的話說。

小茉莉四下看看,沒有找到任何人,卻看見一隻奇怪的貓——它通身像紅葡萄酒一樣紅,只有三條腿,正和善地看著小茉莉。

“怎麼,是你在和我說話?”

“是啊,我這只貓有點怪,比方說,我會讀書寫字,因為我是粉筆的女兒。”

“粉筆的女兒?”

“一個小姑娘從學校裏拿了一支紅粉筆,把我畫在牆上,剛畫了三條腿,員警來了,她連忙逃走,所以我就成了這個樣子。我給自己取名叫瘸腿貓。”

“那你是怎麼從牆上下來的呢?”

“這我要謝謝你的嗓子,你要是再大點聲說話,說不定就會把牆喊破,那我就完了。”瘸腿貓回答說。

“剛才你說‘沒什麼奇怪的’,可我覺得這個國家簡直是莫名其妙。”

“你只不過是到了假話國。這裏一切人按照法令都得說假話。說真話的人要倒楣!他們要被罰一大筆款,罰得連一個子兒也不剩。”

於是,瘸腿貓一五一十地給小茉莉講述了這個假話國的由來:

儘管南太平洋是他們的目的地,但他們還是覺得這麼快就到了南太平洋簡直不可思議。穿過西大門,是一片蘭花鋪地的花圃。四周是高大的棕櫚樹。一隻大猩猩飛跑過來,伸出長長的手臂熱情地同客人握手,表示歡迎。然後一轉身朝棕櫚樹一招手,頓時一片喧鬧聲,花圃上聚集了一大群猴子,它們尖聲尖氣地叫著,要不是看見大猩猩起勁地揮動長臂打拍子,還有一隻鸚鵡捧著樂譜,三位客人還不知道這是主人在唱迎賓曲。歡迎儀式一結束,小猴立即消失在樹叢裏,大象向客人連鞠三個躬,然後走進原始森林。

康拉德一下子看呆了,大黑馬用教訓的口吻說:“仔細看看,小夥子,把你的作文寫得像樣點。”康拉德一言不發,機械地邁著雙腿,他完全沉醉在周圍迷人的景色中了。瞧!極樂鳥拖著金色長尾巴飛來飛去,松鼠在樹尖上竄來竄去,孔雀展開美麗的尾巴,最有趣的是坐在香蕉樹下乘涼的一群袋鼠:雄袋鼠圍在一起玩紙牌;雌袋鼠忙著織毛線襪子,線團就放在胸前的袋子裏。幾隻小袋鼠在搶香蕉吃,還有一隻跑到媽媽面前,從她的袋子裏拿出奶瓶喝奶。樹林裏隱隱傳來一陣小孩的哭聲,康拉德循聲尋找著,他看見一個小女孩坐在一棵大橡膠樹的樹梢上哭。

“你怎麼了?”康拉德關切地問。

“大鯨魚走了嗎?”小女孩邊問邊從樹上滑下來。

“鯨魚?”康拉德困惑不解,“鯨魚生活在海裏呀!”

“你怎麼一點也不懂,要知道,鯨也是哺乳動物嘛!”小女孩責備地說道。

正說著,森林裏轟轟地響起來。

“不好,它追來了!”小女孩拉起康拉德就跑。

叔叔正靠著一棵樹打盹。康拉德推醒他一同飛跑。可是鯨魚已追到眼前,小女孩又大聲哭起來。突然,“砰、砰”兩聲槍響,鯨魚大吃一驚,轉身逃走了。

“誰打的槍?”叔叔奇怪地問。

“爸爸!”小女孩呼叫一聲,撲向一個古銅色皮膚的彪形大漢。他腰裏束著一條用棕櫚樹葉做成的圍裙,身上刺滿五彩花紋。

“我是酋長拉貝納斯。”他說,接著又問小女孩:“孩子,怎麼回事?”

“我讓它把舌頭伸出來看看,它生氣啦,就追我。”小女孩帶著淚珠笑著說。

“請原諒我的好奇,拉貝納斯先生!”叔叔見酋長兩手空空,不禁疑惑地問:“你是怎麼開槍的?”

“用烤熱的蘋果。我不想傷害它,只是嚇唬它一下。”酋長回答。然後,他邀請客人到一個土著的部落中做客。在土著人的居住地,一切都是那麼新鮮有趣。康拉德和小女孩滔滔不絕地交談。一直沒露面的大黑馬原來早在這裏結識了一匹小白馬,它們情投意合,再也不願分開了。這使叔叔很著急:“難道你讓我們走回去?”

“我也該有個家了,過去的一切我都會忘記,我起誓,從此再也不說話了!作為馬,本來就不該講話,我還是老老實實地當我的馬吧。”

“算啦!叔叔,我們不能妨礙它們的幸福。”

叔叔點點頭,拉著侄子頭也不回地走了,兩個人離開好朋友很難過。康位德終於忍不住回轉過身:“再見了,大黑馬,祝你們幸福!”

大黑馬高高抬起頭,難過地嘶叫一聲。

沒有大黑馬,路顯得遙遠無盡。叔叔看看表說道:“今晚甭想回家了。”

“我還得寫作文呢!要是走廊裏那個大櫥能變到眼前多好!可哪會有這樣的奇跡?”康拉德話音未落,背後響起一個洪鐘般的聲音:

“奇跡為什麼不能發生?看!”原來是酋長,他兩手一拍,大櫥應聲出現。

“太感謝你了!”康位德高興地喊,可是酋長已不知去向了。

“他真可愛!”叔叔感歎道。叔侄兩個鑽進大櫥,當他們從前門出來時,真的已站在叔叔家的走廊裏了。康位德惦記著作文,告別叔叔,快活地跑回家去。叔叔看看表,上夜班的時間還沒到呢。

康拉德的作文得了滿分。老師在班上誇他有想像力,可他說:“這全是真的!”放學時,好多同學跑到叔叔家,想鑽過大櫥去南太平洋玩。可大櫥和一般的大櫥一樣有後壁板。他們不知道,不到五月三十五日,大櫥是走不通的。

五月三十五日寄遊記原為德國中篇童話《五月三十五日》,作者克斯特納。根據袁丁、何有存的譯寫本改寫。

他們一同往學校走,路上見到來來往往的都是孩子,男孩子拎著公事包,女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有的在散步,有的在買東西。“怎麼沒有大人,那些男孩子有什麼活動嗎?”康拉德問帶路的孩子。

“大人沒放學呢!男孩子都在趕著去上班。”

“真不錯!”康拉德說,他心裏暗暗想,如果生活在顛倒世界,那篇南太平洋的作文就不用他操心了。

“真不錯,如果我在這兒生活,就不用上夜班了。”叔叔也笑道。

學校到了。康拉德他們看到很多大人穿著學生服坐在教室裏,講臺上的老師是個與康拉德年齡相仿的女孩子。小老師正在嚴厲批評在座學生不關心孩子,甚至虐待孩子們的錯誤行為。這情景看上去真夠滑稽的。帶路的孩子告訴康拉德:“除了這樣的說服教育課,學生們還得上體驗課。”

“是體育課吧?”康拉德問。

“不,是體驗課,就是讓這些家長體驗他們的孩子受的罪。辦法很簡單,他們怎麼對待孩子,老師就怎麼對待他們。這種做法不大好,可是效果很好,這些學生對錯誤有了感性認識後’很少再犯過去的錯誤。”

“真應該讓更多的大人,特別是那些不稱職的父母來受一下這樣的教育。”康拉德深有感觸地說。

他們告別了熱心的小主人,離開顛倒世界,繼續向南太平洋走去。

大黑馬帶著叔侄倆走了一段路後,看到前面有個地鐵車站,他們便一同去乘地鐵。這輛列車沒有售票員,也沒有列車長。它起動時像火箭點火一樣,三個遠方來客從沒坐過這麼快的車,康拉德嚇得臉色慘白。突然列車停住,就像猛地撞上一座冰山似的。他們走出地鐵站,頓時驚呆了。周圍的摩天大廈林立,他們三個如同甲蟲一樣小。樓高得見不到頂。康拉德發現遮住大樓的雲上,映著幾個大字:

電子王國–自動城

小心!高壓!

他們呆呆地站在街上,望著來來往往的車正不知所措。突然,一輛漂亮的小汽車在他們身邊停住。這車和自動城裏所有的車一樣,沒有司機,沒有方向盤。後車座上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和氣地問他們:“你們是外地來的吧?”

“是啊!”叔叔上前一步,“請問這兒的汽車怎麼會自己開?”

老太太微笑道:“全由電腦控制,只要對著話筒說清你要去哪里就行。我們自動城一切都由機器生產出來,有尼亞加拉瀑布為這座城發電。人們為健康和娛樂而工作。”

“但願全世界都這樣!”叔叔感歎著。

老太太對著話筒說:“到人造公園去。”然後向客人們一揮手就被車帶走了。

一陣風吹來,同時傳來一陣美妙的音樂。他們循聲望去,原來是鋁制的摩天大樓隨著微風吹拂奏出的美妙樂曲。康拉德興奮地走在前面,希望再發現點新鮮事。突然他摔了一個仰面朝天。真棒!康拉德的新發現就在這個跟頭中——他踩上了人行道,而那人行道是一條自動輸送帶。叔叔和大黑馬也踏上人行道,輸送帶載著他們向前。一直來到大街的盡頭,他們才又開始步行。路左邊有個大工廠,牌子上寫著:“自動城肉類加工廠”。

康拉德第一個跑進廠門。只見成百上千的牛“哞哞”叫著前呼後擁地擠到一個直徑有二十米的巨型漏斗前,神秘地消失了。

他們好奇地走進車間。車間的牆上有一排視窗,每個視窗都正對著一節車皮,有的視窗落下一桶桶黃油、整塊整塊的乳酪;有的視窗落下一包包冷凍肉和一串串香腸;有的視窗落下牛角梳子、皮鞋、皮靴、皮夾克等皮革製品。車皮一滿,馬上響鈴,列車自動開走,下一列空車又開到窗口下麵。全部是自動化。康拉德不禁連聲叫絕,但大黑馬催促說:“我們要去的地方可是南太平洋啊!”

“對、對、對!”他們又繼續趕路。

穿過一片白色的沙灘,眼前出現了浩瀚無邊的大海。南太平洋快到了!可是面對浪花飛濺的大海,能做的只是望洋興嘆。他們沿著海邊漫步。猛然間,眼前微光一閃,他們意外地發現有條兩米左右寬的鋼帶,一直向海洋的遠外伸展開去,一眼望不到盡頭。陽光下遠遠望去,好像是一座橫跨大海的金橋,又似夜晚映在海水中的一束月光。

鋼帶上,在靠近海岸的一頭,蹲著一個女工,她手拿鋼刷,起勁地洗刷鋼帶。

“你在幹什麼?”叔叔好奇地問。

“擦洗赤道啊。”

“什麼?這就是赤道!”康拉德驚訝地喊起來。

叔叔趕忙上前向她詢問,到南太平洋可有近路沒有。女工說,從赤道上走最近。

“快跑吧,我的大黑馬。”叔叔說。

大黑馬有些心悸:“叫我在這瓦楞似的鋼帶上走?好吧,你們硬要冒險,出了事自己負責。”說罷,跳上鋼帶向南太平洋蹣跚走去。腳下浪花拍打鋼帶,赤道一眼望不到盡頭。大黑馬一個跟蹌,險些跌下海去。叔侄倆大叫一聲緊閉雙目。等他們睜開眼時,看見前面有成群的鯊魚,有的在赤道上躍過來遊回去,玩得正帶勁。其中一條大鯊魚張著貪婪的大嘴飛箭似的撲向叔叔,康拉德飛起一腳,正中鯊魚下齶,疼得它溜走了。叔叔感動地緊緊抱住侄子,他沒想到頑皮的侄子竟如此勇敢。

漸漸地,赤道兩邊出現了珊瑚島,棕櫚樹在輕輕搖曳。大黑馬一下來了勁,四蹄飛奔,把叔侄倆帶到陸地,岸上聳立著兩棵高大的桉樹。一串串鮮花紮成的花鏈和花環把兩棵樹連在一起。其中一條花鏈上掛著一塊大牌子:

南太平洋

西大門

叔叔忍住笑,恭敬地上前一步答道:“我們想去南太平洋。”

“一直朝前。”看門人話音剛落,鼾聲大作,睡著了。

康拉德等三位遠方遊客,剛剛經過一片奇異的森林,這時又置身於一片更令人驚歎的百果園。櫻桃、蘋果、李子、梨子、荔枝、鳳梨、香蕉、蜜桃……所有水果都長在一棵樹上,而且掛滿枝頭的果實全部是熟透的,還散發著饞人的果香。康拉德和叔叔各自暗暗咽著口水。大黑馬歎氣說:“可惜還得自己摘果子。”

可是,康拉德馬上發現了新的秘密。“叔叔,看啊!真了不起。”

原來,每棵樹上都有一個帶把的自動裝置,還寫有使用說明:

拉一下左手柄:一盤削好皮的蘋果塊。

拉兩下左手柄:一盒什錦果脯。

拉一下右手柄:一聽糖水山檀罐頭。

……

“噢,太棒了!”叔叔說著,馬上拉了兩下右手柄。只聽見一聲鈴響,一盤櫻桃果凍從樹幹裏滑出。

味道好極了!康拉德和叔叔及大黑馬狼吞虎嚥地吃著各種水果製品,痛快無比。最後,他們戀戀不捨地離開百果園,繼續向前走。路上,他們總是遇到忙忙碌碌、“咯咯”叫的母雞。每只母雞都拉著一個亮閃閃的小煎盤,一見有人來,就立即站住,一個勁兒往煎盤裏下荷包蛋和煎蛋餅。可惜,三位客人都已被水果填滿了肚子。康拉德擺擺手,母雞便搖搖擺擺地鑽進灌木叢中。前面不遠處有兒所房子。每所房子的下面都有輪子,房子前面拴著馬,這樣,房子裏的人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讓馬拉著房子到處跑。一所房子外面寫著:“總統別墅”。叔叔提議去拜訪一下總統。康拉德便趴在總統別墅的窗上向裏張望,見裏面躺著個大胖子,定睛一看,康拉德不禁失聲叫起來:“天哪!是胖子賽德爾巴斯特!”

“怎麼,你認識懶人國總統?”叔叔問。

“他本來是我的同學,全校頭號懶蟲,留過十一次級。好不容易念到小學三年級,他就結婚了,以後就搬家離開了城市。可他什麼時候當上懶人國總統,我不知道。”康拉德說完,轉過臉敲敲窗子喊:“喂!賽德爾巴斯特!”

“誰呀?”像皮球一樣圓滾滾的胖總統不情願地翻過身問。

“是我,不認識啦?”康拉德把頭伸進視窗。

“啊,康拉德!少見啊,你可是貴客。”總統笑了。他的眼睛嵌在胖胖的臉上,幾乎看不出來。

叔叔向總統自我介紹一番後,說要帶侄子去南太平洋,路過此地。

“那我陪你們到邊境吧!”總統說,“不過,我先吃點東西。”只見他邊吃藥丸,邊按電鈕,牆上打出幻燈片,上面有炸魚,炒雞蛋等好吃的東西。總統吃完解釋道:“這樣看著幻燈吃藥丸,同樣有味,但省事多了,不然,吃東西太累人。”

總統一搖一擺走出來。他熱情地擁抱老同學,還客氣地和叔叔握手。大黑馬這時又被什麼吸引住,沒有在場,要不,總統也會熱情問候它。

三個人一邊向邊境走,總統一邊向客人介紹懶人國的情況:懶人國的國民體重如果低於二百五十磅,將被逐出國境,所以他們每天二十四小時都用於吃飯睡覺。

這時,天色突然變暗,一場陣雨就要來了。“糟糕!誰都沒帶雨具。”叔叔抱怨說。

“別擔心,我們國家裏應有盡有。”總統話音未落,幾十把雨傘從草坪上拔地而起。哈,雨點還沒來得及落到地上呢!總統請兩位客人就地拔起雨傘,他們撐著傘繼續朝前走。

“雨一停,這些傘就會自動收起來。”總統十分得意地說,這可叫客人們驚詫不已。

果然,雨一停,三把傘就像花朵凋謝,一下子都自動合上了。總統順手將傘扔進路旁的溝裏,康拉德和叔叔也照樣做了。

總統接著介紹說:“人要是過分無聊,也會消瘦。這樣下去人口密度就會下降,於是我想出個好辦法,興辦一個實驗站,讓那些性格開朗、想像力豐富的居民適當地樂一樂,但又不至於費力。有個實驗項目已經成功,這個項目是:人躺在戶外的床上,腦子裏隨便想什麼,眼前馬上就會有什麼。你可以盡情想像出一切,等到享受夠了,只要喊一聲,‘回去,去吧去吧!’變出來的東西,馬上煙消雲散,無影無蹤。”

“太好玩了!”康拉德叫道。

“你們來得不湊巧,明天我們的實驗樂園開張,把這個項目提供給大家娛樂。”總統說。

康拉德歎口氣,一下子想到明天的作文,忙說:“哎呀,快點走吧!”正巧,大黑馬也趕來了。賽德爾巴斯特一直把他們送到邊境。康拉德和叔叔上馬,回頭向總統揮手告別。總統為了不讓自己太累,只用小指頭動了一下,說了句:“一直往前走。”

走出懶人國不遠,是一座有趣的玩具林。這兒都是孩子們喜愛的活動玩具:草地上木馬在吃草,小溪裏精緻的帆船隨風漂蕩,小樹上掛滿了五顏六色的氣球,樹枝上的小鳥歡樂地歌唱,一對小鸚鵡正在爭看小人書,一輛小火車響著汽笛呼呼駛過,五隻小狗在一所用錫紙疊成的房子前,悠閒自得地抽著香煙;銀白色的小飛機在空中盤旋……

康拉德立刻被這裏的景象迷住,再也不願離開。可是叔叔怕誤了上班。他用手捂住侄子的眼睛,催促大黑馬快跑。等到康拉德掙脫了叔叔的手時,玩具林早已過去,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幢大樓,牆上畫滿童話裏的各種人物。樓門口的牌子上寫著:

顛倒世界

兒童自由入內

他們走進大樓,發現通過樓廳,前面有一條筆直的林蔭大道。正要

向前走時,傳達室裏一個小孩指著叔叔問康拉德:“你是來送他的嗎?”

“送他上哪兒?我們要一起去南太平洋。”康拉德迷惑地問。

“誤會了,我以為你是送他上學的。他待你好嗎?”

“不錯,可他是大人啊,你怎麼以為他該上學?”

“我們這兒只有大人才上學啊!主要是把那些打罵子女的家長送到學校學習。”

“真有意思,能去參觀一下嗎?”

“當然可以,跟我來。”

五月三十五日奇遊記

五月三十五日?對,五月三十五日!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日子。大人們說:生活是豐富多采的,那多半是因為有這麼個五月三十五日。因為什麼稀奇古怪的新鮮事都可以在這一天發生。也許你一輩子都趕不上一個五月三十五日,可別洩氣,讀讀下面的故事,你一樣能享受到這個美妙的日子裏的快樂。

小學生康拉德很走運,他碰上了一個五月三十五日,這天正好是星期四。平時每個星期四中午,康拉德都高高興興地去叔叔家,與叔叔(他是個快樂的單身漢)共進午餐。可是這個星期四放學時,康拉德卻愁眉不展。路上,他感到有誰在拉他的衣服,轉過身,見是一匹大黑馬。它彬彬有禮地問康拉德:“你還有糖嗎?”康拉德搖搖頭,“對不起,打擾了。”大黑馬鞠個躬,向一個食品店跑去。

叔叔一眼看出侄子今天滿腹心事,便問:“你怎麼了?”康拉德歎息道:“真倒楣,今天得寫一篇描寫南太平洋的作文。”

“南太平洋?這可難寫。”

“不是所有同學都寫這個,老師只讓數學好的學生寫南太平洋,說我們缺乏想像力。其他同學只要描寫一幢五層樓的房子就行了。唉,就因為數學成績好……”

“別皺眉頭,孩子,就算你缺乏想像力,可你有我這麼個叔叔,我可以為你的作文,巧妙地編造一個南太平洋嘛。來,吃飯吧。”

叔侄兩個剛剛吃完飯,電鈴響了。康拉德跑去開門,來訪的是大黑馬。叔叔熱情地迎上前去:“請進,請進!請坐,請坐!”

“我喜歡站著,”大黑馬說,“請別見怪,我們這些馬兒不習慣坐。”

“噢,請便,請便!”叔叔說,“冒昧問一下,你找我們有事嗎?”

“你是想吃糖吧?”康拉德說完,不等大黑馬回答,跑去取來一瓶糖。他把糖一塊接一塊地放在手心上,大黑馬就毫不客氣地一塊一塊地吃,一口氣吃掉半斤糖。叔叔很高興大黑馬來做客。他拿出撲克,大家圍在桌旁,玩起來。他們玩得正起勁,康拉德想起了什麼,跳起身,把牌往桌上一甩,沖向書櫥,取出一本厚厚的書,自顧自拚命翻起來。叔叔迎著大黑馬不解的目光解釋道:“他一定是在找南太平洋方面的材料,我侄子明天得交一篇關於南太平洋的作文。”

“我怎麼也找不到,叔叔。”康拉德失望地抬起頭。

大黑馬沉思片刻問叔叔:“先生下午上班嗎?”

“不,我今天值夜班。”叔叔回答說。

“好極了,我們去南太平洋看看,作文不就好寫了?”

“去南太平洋?”叔叔和康位德異口同聲地大聲問。

“等一等。”大黑馬走向電話機,拿起聽筒,撥了個號碼,接通後說:

“哈羅!馬戲團大馬旅行社嗎?我找大駿馬說話。呵,你就是。久違了,老朋友!幫個忙好嗎?告訴我去南太平洋最近的路怎麼走?傍晚還得趕回來呢!你問我在哪兒?呵,在約翰・邁爾大街十三號。什麼?真的!太好了!萬分感謝,親愛的!”

大黑馬喜形於色,笑著問叔叔:“先生,你的走廊裏有只雕花的大櫥嗎?一隻十五世紀的大櫥。”

“是的,有一個,可這跟南太平洋、大駿馬有什麼關係?”

“大駿馬說,我們從大櫥的門走進去,一直朝前走,用不到兩個小時,就能到達南太平洋。”大黑馬說。

康拉德聽罷,像觸了電似的,一頭沖進走廊,急急忙忙地打開“吱吱”作響的老式大櫥的櫥門,跳了進去,再也沒見他出來。

叔叔喊著:“康拉德!渾小子!”他向櫥門裏望去,侄子早已無影無蹤,“哎呀!急死人,他怎麼不回答?”

大黑馬沉靜地說:“沒什麼,他正在路上觀看風景呢!我們去追他。”

叔叔一聽,也趕忙鑽進大櫥,大黑馬尾隨其後。這大櫥果然沒有後壁板,走在裏面,像走進黑咕隆咚的地洞。他們人不歇腳、馬不停蹄,不知跑了多遠。突然,眼前一亮,出現一座美麗的“森林”。

這森林實際上是花林。吊鐘花像銅鐘一樣大,長得像樹一樣高。微風吹來,花蕊拍打著花瓣,發出悅耳的鈴聲。啊,這裏簡直是百花爭豔,蝴蝶花、甘菊、玫瑰……所有的花兒,花莖都長得如同百年老樹一樣高大,陽光灑在鮮豔的花朵上,閃爍著燦爛的光輝。那隨風飄送而來的陣陣花香,令人心醉神迷。康拉德站在一棵巨大的紫羅蘭旁,出神地欣賞著奇花異草。大黑馬津津有味地啃著像綠色壁毯一樣垂下的大葉子。

“我都快急瘋了!”叔叔氣喘吁吁跑過去,他擦著額頭上的汗說:“你們跑那麼快,把我甩在後面。啊,像這樣的林子我有生以來從未見過!”

“咱們到了南太平洋沒有?”康拉德問。

“當然沒有,累了嗎?我可以幫你們呀。”大黑馬熱情友好地說。

叔侄倆感激地笑笑,毫不客氣,一前一後爬上大黑馬。大黑馬唱著歌飛跑,把叔侄二人顛得暈頭轉向。叔叔自言自語道:“上帝保佑,快點到吧!”

大黑馬猛地站住,前面一座高高的圍牆擋住去路,牆上掛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

懶人國

自由入內

叔叔下馬東張西望,看了半天,最後喊道:“真不像話!沒有門!”康拉德小心地站到馬背上,用手拍擊“懶人國”的牌子。只見圍牆應聲閃開一扇門,隨之有人懶洋洋地喊:“過來。”他們進門一看,一張特大的床上躺著一個胖胖的男人。胖子眼睛睜開一下,又閉上了,他有氣無力地說:“我是看門的,你們有何貴幹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