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 1 ...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 213 »

騎鵝旅行記

在瑞典最南部的西門荷格教區,到處洋溢著春天的氣息。樹木雖然還沒有綠,但已經抽出嫩芽,散發著清香的氣味,小灌木也都油光光透出了紫紅色,遠山上樹林越來越茂密,高高的天空,顯得格外藍。

在這裏住著一個小男孩,他叫尼爾斯,十四歲左右,淡黃色頭髮,他貪吃貪睡,並且非常淘氣。

一天,父母去教堂了,臨走時要尼爾斯讀十幾頁書,並說要回來檢查,但他才念了一會兒便不知不覺睡著了。

突然,尼爾斯被一陣輕微的響聲驚醒,他發現母親臨走時關上的箱子被打開了,令他害怕的是箱子邊上竟坐著個小人,他的個子還沒有手掌的寬度長,小人身穿黑長袍,齊膝短褲,頭戴寬邊黑帽,鞋上的紐帶和襪帶都打著蝴蝶結。尼爾斯明白了,這就是小狐仙。

小狐仙聚精會神地看他的東西,沒發現尼爾斯。尼爾斯便找來一個舊紗罩把小狐仙扣在裏面,小狐仙懇求釋放他,並說,如果放了他,就給尼爾斯一個古銀元,一把小銀勺和一枚金幣。

尼爾斯答應了,然而小孤仙快要爬出來時,他想應該再加一個條件,讓小狐仙把十幾頁書變進他的腦子裏,於是便又開始搖動紗罩,讓小狐仙再掉進去。

忽然,他挨了一記重重的耳光,身子飛了起來,撞到牆上後摔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當他醒來時,小狐仙影也不見了,箱子蓋得好好的,紗罩仍掛在原來地方。他的目光落在鏡子上,立刻發覺鏡中有個和小狐仙一樣大的小人。他嚇得渾身發抖,因為他明白,小狐仙在他身上施了妖術,鏡中的小人就是他自己。

他連忙去找小狐仙講和,一邊尋找一邊哭喊著,說自己再也不對任何人失信,再也不搗蛋了,但在屋中再也不見小狐仙的面了,他只得出院子尋找。

天很藍,有幾群大雁飛過去,他聽到他們的叫聲:“現在飛向高山,跟我們來吧,現在飛向高山。”尼爾斯想:一定是我變成了狐仙的緣故,我才聽懂了大雁的話語。

大雁的呼叫使院子裏的一隻年青的雄鵝茅幀動了心,他試圖飛上天去,卻因為沒有飛行的習慣而又落下地來。“等一等!”雄鵝茅幀一面叫一面進行新的嘗試。

尼爾斯想:父母從教堂回來,發現雄鵝不見了,他們會傷心的。這時他忘記了自己已變得多麼弱小無力。他一下子跑進鵝群,抱住雄鵝的脖子,“你可千萬不能飛走啊!”他喊道。

恰恰在這一瞬間,雄鵝茅幀懂得了怎樣騰空而起,他來不及抖掉尼爾斯就飛向了天空。為了不至於從空中掉下來,尼爾斯連忙爬到茅幀光滑的背上,兩手死死抓住它的羽毛。

很長一段時間,尼爾斯暈得厲害,等他清醒點時,勉強朝地上看了一眼,他覺得平坦的土地變成了無數大大小小的方格,後來,他認出來了:碧綠的方格是去年秋天播種的黑麥田、那些灰黃色的方塊是去年夏天收過莊稼的土地、褐色的是老苜蓿地,黑色的則是還沒有長草的牧場或犁過的休耕地。    尼爾斯這時覺得大地上升起一股土壤和樹脂的清香,眼前是那麼開闊,簡直使他拋開了一切憂鬱、悲傷和煩惱。

飛到下午,雄鵝茅幀疲倦了,落在了後面。飛在隊伍最後的大雁向頭雁喊:“阿卡,阿卡,白鵝落後了。”

“告訴他,快飛比慢飛省力。”頭雁照樣前進。雄鵝卻怎麼也飛不快,直向地下墜。

“阿卡,白鵝掉下去了。”飛在隊伍最後的雁又叫道。

“告訴他高飛比低飛省力。”阿卡照樣前進。

茅幀對大雁的無情很生氣,他奮力飛起來,幾乎飛得和他們一樣好了。

太陽落山了,雁群急忙落在一個大湖的岸上。

茅幀累得快斷氣了,尼爾斯很怕失去這唯一的依靠,便用盡力氣把茅幀推到水邊。進水後,雄鵝一會兒就精神起來了,還捉了只小鱸魚送給尼爾斯,作為幫助他下水的感謝。

因為變成了狐仙,尼爾斯吃生魚覺得也挺香。

“我想,光我自己是不能完成這次旅行的,你能否助我一臂之力?”茅幀問尼爾斯,“到秋天我一定把你送回家門口。”

尼爾斯想,自己變成了這個樣子,這段時間不讓父母看到也好,就同意了。然而,阿卡卻命令雄鵝明天一早就把男孩送回家,因為雁對人類是有恐懼心的。

夜裏,一隻叫斯密爾的狐狸叼住了一隻正在熟睡的大雁,撒腿跑走了。

尼爾斯醒了,立刻去追。他捉住了孤狸的尾巴,但卻沒有力氣拽住狐狸。斯密爾放心大膽地把雁放在地上,用爪抓住,張開嘴去咬雁的咽喉。正在這一刹那,尼爾斯又抓住狐狸尾巴,拚命一拽,斯密爾一疼,就鬆開了大雁,大雁立刻飛跑了。

尼爾斯也連忙爬到旁邊的一棵大樹上,狐狸就一直守在樹下。

天亮了,雁群故意圍繞著狐狸慢飛,引他跳來跳去地抓。

當然,斯密爾只是徒勞無功,一隻雁也抓不到,直到搞得精疲

力盡,癱倒在地上。

他們開始商議如何營救小香蕉以及關在瘋人院中那些說真話的好人。

小香蕉被捕後,警察局長很想利用他畫畫的特殊本領升官發財,就把他送給國王。國王讓小香蕉畫一個動物園,各式各樣的動物果然活了,國王就封他為食品大臣,讓他在王宮門口畫畫,人們想吃什麼就畫什麼。

人們向小香蕉要墨水,按假話國的語言來說就是麵包,可他真畫了一瓶墨水。於是他們明白,要向小香蕉討什麼,就得說出那些東西的真名來,而真名又是被禁止的。

宮廷官員們十分憤怒,這樣下去,誰也不會再說假話了。將軍們則認為小香蕉應該為軍隊畫大炮,用來擴張國土。

國王向小香蕉發佈了畫大炮的命令,可是小香蕉用鉛筆在紙上面寫了一個大大的“不”字,然後高舉著這張紙在王宮大廳走了一圈,讓每個人都讀到這個字。

於是,小香蕉被關進了瘋人院的單人房間。

瘸腿貓首先去瘋人院偵察。它看見了玉米老大娘和羅莫萊塔,還找到了小香蕉。

“我來想法救你們。”瘸腿貓說道。

“可惜我沒有筆,他們把我的鉛筆頭都搜走了。”小香蕉說。

“你需要畫些什麼聽?”瘸腿貓問,“可以用我的爪子。我的三隻爪子是粉筆畫出來的,只有第四只用的是油畫顏料。”

“不錯,可那樣要磨損的。”

瘸腿貓堅持說道,“你隨時可以為我再畫出來。”

小香蕉感激地謝了他的朋友,迅速畫好了逃跑需要的種種東西:銼窗子的銼刀,跳樓的降落傘和渡過深水溝的小船。不幸的是,他們逃走時驚動了瘋人院的看守,那些人在後面窮追不捨。

幸好“一分鐘也不坐的本韋努托”推著他收破爛的小車在前面接應。

“快,快躲進去!”小老頭兒低聲說。他把小香蕉和瘸腿貓藏在小車中的破布堆裏。

看守們追來,他用手指著相反的方向,對他們說:“上那邊去看看吧,他們跑到那邊去了。”

“你是誰?”

“是個收破爛的窮老頭兒,停在這裏喘口氣。”

本韋努托為了表示他確實累了,就在小車的一邊把手坐下來,抽起了煙鬥。雖然只坐了幾分鐘,他知道自己又將失去生命的許多年頭,但他情願這麼做。

真不巧,瘸腿貓鼻子癢得要打噴嚏。它打了一個大噴嚏,小車冒起了一大股灰塵。為了不讓小香蕉被看守發現,瘸腿貓自己跳出了小車,沿著城裏的大街小巷飛跑,看守們在後面緊緊追趕,追得舌頭都吐出來了。

瘸腿貓跑到了王宮前面的廣場,鉤住圓柱,一下子貼在圓柱下,重新變成了一幅三腿貓的畫。

本韋努托推著小車回家,他不得不停下來喘口氣,當他回到家門口時,他已經不止九十歲了。老頭兒用低啞的聲音叫喚小香蕉,可小香蕉睡熟了。

“你在這兒幹嗎?跟這堆破布說話?”

本韋努托的後面突然出現了一個巡夜的。

“我怎麼會跟破布說話呢。我太累了,推著車子走了一整天……”

“您累了就歇會兒吧。”巡夜的同情地說,“這種時候誰還會賣破布給您呢?”

“那我就坐會兒吧。”本韋努托只得在大車的一邊把手上坐下來。

巡夜的就在另一邊把手上坐了下來,跟本韋努托聊起了自己童年的事情和生活中種種倒楣事。

本韋努托只覺得生命一分鐘一分鐘地離開他,但只能一聲不響地聽著。

可巡夜的人起身時,本韋努托還一動不動地繼續坐著,他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了。

小香蕉醒來了,他從破布堆裏伸出頭來叫道:

“本韋努托,咱們在哪兒?出什麼事了?”

可是本韋務托已經再不能回答了。

本韋努托下葬時,小茉莉一生中第一次放聲歌唱而沒有弄壞任何東西。他的歌聲照常強勁有力,可是非常柔和,所有聽到他的歌聲的人都感到自己變得善良了。

等那些亂哄哄的日子過去,小茉莉和小香蕉忽然發現瘸腿貓不見了。

“它說不定又回瘋人院去救玉米老大娘和羅莫萊塔了。”小香蕉說。

“它真能幹。”小茉莉慚愧地說,“而我只會震碎枝形吊燈和叫人害怕。”

還從來沒人看見他這樣悲觀失望過。可正在這時候,他腦子裏掠過一個了不起的主意,像顆巨星那樣閃閃發光。

“不對!”他忽然叫起來,“我能幹什麼,你們會看到的!”

小茉莉站在廣場中央,面對著瘋人院開始歌唱。他先是輕輕地唱,隨後越唱越響,越唱越響,他的聲音如同岩漿沖出火山口一樣有力。

猛一下子,瘋人院那座大樓搖晃起來,一層一層樓的玻璃裂開了,碎片一塊接一塊往下掉,窗上的鐵欄杆也像火柴杆似的折斷,劈劈啪啪地掉到下麵深水溝裏。瘋人院裏的木門都散成了碎片,關著的人又蹦又跳地跑到走廊上,跑到外面來。

整座大樓最後坍落了。

整個廣場響起了“萬歲”的歡呼聲。

瘋人院的人們全都是講真話的,他們出來後都講真話,其他的人也都跟著講真話,連被迫講假話的員警也不再執行講假話的法律。賈科蒙國王逃走了,沒有人知道他逃到了哪里。

假話國從此不再存在了,但是在任何一個國家都還有講假話的人,也許賈科蒙就在他們中間。

假話國歷險記 原為義大利作家姜尼・羅大裏的中篇童話。根據任溶溶的中譯本改寫。

小香蕉激動得渾身是汗。他立即修改了其他的作品,畫上的那些動物都變活了,小茉莉和瘸腿貓也十分高興。小香蕉想到該吃飯了,就照實物的樣子,畫出魚給瘸腿貓吃,還畫出燒雞、美酒等食物和小茉莉共進午餐。三個朋友一起乾杯。

忽然,瘸腿貓的神情顯得很憂傷。兩個朋友問了半天。

它才把心事吐露出來:

“說到底我還不是只真貓,而是像剛才你的畫布上的動物一樣的動物。我只有三條腿,要是能有四條腿……”

小香蕉不等它說完,趕緊拿起畫筆,一轉眼就給它畫了一

條腿。這麼漂亮的腿,瘸腿貓先是有點不好意思,一會兒就越來越神氣了。

第二天早晨,小香蕉不等小茉莉睡醒,就夾起畫板離開了家。

瘸腿貓把小香蕉送出家門,它回來時,順便買了一份《模範假話報》。識文斷字的瘸腿貓匆匆一看標題,就急得跑回家,叫醒了小茉莉。

原來,報上說,玉米大娘和羅莫萊塔被人控告,說是教唆狗講貓話,因此被關進了瘋人院。那七隻貓因為喵喵地叫,引得全市各處的貓都喵喵地叫,所以被認為是觸犯了法律,也得關進瘋人院。

然而,報紙卻把這一消息,叫做“闢謠”。最後,小茉莉念道:

“外傳今晨三時,警察局在一口井胡同逮捕了玉米老太太及其孫女羅莫萊塔,現特

鄭重闢謠。有人還造謠說她們於今晨五時左右被關進瘋人院,此事純屬子虛烏有。

警察局長”

“騙子局長!”瘸腿貓叫起來。“這就是說,可憐的老大娘和她的孫女的的確確已經給關到鐵窗裏了。這全都怪我。”

“你瞧,”小茉莉打斷它的話,“還有一段闢謠呢。”

這一次是直接有關小茉莉的:

“謠傳員警正在搜捕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小茉莉,這完全不符合事實。因為小茉莉對本市大劇院所受損失毫無責任。因此,任何人如知道小茉莉下落,請勿向警察局報告,否則將受嚴厲處分。”

“事情壞了,”瘸腿貓說,“你只能呆在家裏,哪也別去,讓我出去打聽打聽。”

這是非常難熬的一天,小香蕉一直沒有回來。瘸腿貓很晚才回到家,它告訴小茉莉:聽說小香蕉到街上為大家畫畫。他的畫不論是動物還是植物都一畫就活。他還在街上對人們講真話,所以很快就被捕了。

“我們得去救他!”小茉莉很著急。

“那得知道具體的情況,今天是不行了。”瘸腿貓回答。

這天夜裏,小茉莉的歌聲又響起來,這又是那天在劇院裏唱的那支歌。這個城市許多人聽過這歌,大家不明白,為什麼這個歌唱家不怕員警抓他。這時,員警也確實正循著歌聲來找這個男高音。瘸腿貓欣賞著小茉莉的夢中曲,忽然想起報紙上的消息,它急忙用尾巴去捅小茉莉的鼻子:

“起來,起來,音樂會該結束了,員警來啦!”

小茉莉睜開眼睛:“怎麼,我又唱歌了?”

“走吧,快跟我來!”

瘸腿貓帶著小茉莉穿過樓頂的窗子,跳上屋頂。小茉莉在瘸腿貓的鼓勵下,勇敢地在一間連一間的屋頂上走。

走著走著一不小心,腳底一滑,小茉莉掉到一個小陽臺上。有個小老頭兒正在陽臺上澆花。瘸腿貓也跟著跳到陽臺上。那小老頭兒很客氣地說:

“歡迎你們這兩位客人,我叫本韋努托,人家叫我‘一分鐘也不坐的本韋努托’。”

小茉莉和瘸腿貓很高興遇到這麼一位隨和的老人。在攀談中他們知道了老人的身世:

本韋努托是一個收破爛人的兒子。他生下來後長得飛快,剛出世七天就已經像小學生一樣高了。上第一節課時,他和其他同學一樣坐在教室的椅子上、桌子旁。誰知下課時,他就長大了許多,以至於身體大得嵌在桌椅之間,怎麼也站不起來。醫生診斷說他得了種怪病:這孩子只能站著。躺下或坐下時,一分鐘對於他就等於一年。從此,本韋努托只好連睡覺都站著。父親去世了,年幼的本韋努托為了幫助媽媽幹活,就故意坐下來,讓自己變成了大人。母親後來也去世了。

本韋努托開始周遊世界,他總是盡力幫助急需幫助的人。一天,他為了幫助一個病弱的女人哄她哭鬧不休的孩子,不得不坐下來。結果,他長出了白髮。又有一次他遇到一個勞累到極點還不敢休息的小女孩,小女孩向他訴苦說,如果天亮前紡不完線,主人會懲罰她。本韋努托便勸她睡一覺,自己替她紡線,這下,他又變老了許多。還有一次,本韋努托碰到一個即將告別人世的老人,那老人臨終前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和人下盤棋。本韋努托為了老人得到最後的快樂,坐下來陪他下棋,下了一盤又一盤,老頭兒因為高興,變得年輕了,本韋努托的頭髮卻全白了,好像蓋了一層雪。就這樣,他把他的生命零零碎碎地分給了大家。

“我的每根白髮都使我想起我做過的好事,想起我的朋友。”本韋努托最後說道。

小茉莉聽著小老頭兒講故事,激動得熱相盈眶,叫著說:

“現在我知道,我該拿我的嗓子來幹什麼了,與其全世界到處跑,震壞一切東西,不如盡力用我的嗓子使人們快活。”

“唉!得想個辦法,可以寫字又不磨損爪子。”瘸腿貓自言自語。

“我想起來了。”羅莫萊塔叫起來:我認識一位元畫家,他就住在前面,他家在頂樓上,長年開著門,他窮得叮噹響,不怕盜賊上門。你可以跑到他那兒去借點顏料。”

瘸腿貓在小姑娘的指點下,來到畫家小香蕉的家。它先是跳上小香蕉的窗臺,向屋內張望。怎麼?小茉莉也在這兒!他正和小香蕉說著什麼。瘸腿貓激動地竄進屋裏。

“小茉莉!”

“瘸腿貓!真的是你嗎?我的瘸腿貓?”

他們高興地擁抱在一起,把主人小香蕉都給忘了。

“你怎麼到這兒來了?”他們兩個同時這樣問對方。接著他們各自述說起分手後的事情。

小茉莉那晚在地下室的煤堆上睡著後,在夢裏唱起歌來。這也許是他的嗓子在跟他開玩笑,白天小茉莉迫使它沉默,夜裏它就要輕鬆一下。小茉莉夢中唱歌的聲音算是很小的,可這點聲音卻把半個城的人吵醒了。

離地下室十幾公里住著城裏大劇院的經理兼指揮,他也被小茉莉的歌聲吵醒,可他不懊惱,反而高興地跳起來:

“多麼驚人的嗓子!絕妙的男高音。我要找到他,我的劇院就會賺大錢。”他從家裏跑出來,循著歌聲走了兩個小時,終於來到小茉莉身邊。他在打火機的火光下驚奇地發現,一個小傢夥是在睡著的時候唱歌。

睡著就唱得這麼好,醒著該唱得多麼好就不用說了。這小傢夥簡直是寶貝,准能使我發財。”

他推醒小茉莉,自我介紹說:

“我是朵米索指揮,你嗓音不錯,一定想當個歌唱家吧。來,跟我走,明晚在我的歌劇院裏演唱,一定能讓你成名。”

小茉莉一再說他困得厲害。朵米索指揮馬上答應給他最舒服的沙發床睡覺。然後,不容分說,拉著他回到自己家。

第二天晚上,小茉莉站到了大劇院的舞臺上,他盡可能壓低嗓音,唱出一首家鄉的歌。一曲終了,台下響起暴風雨般的噓噓聲,聽眾們一齊跳起來,放開喉嚨大叫大嚷:

“滾出去,下流的小丑!”

“我們再不要聽你唱了!”

“給鯨魚去唱你的小夜曲吧!”

其實,這是人們在為他喝采呢!如果報紙可以寫真話,那麼我們讀到的就是:“聽眾欣喜若狂”。

朵米索指揮高興極了,示意小茉莉唱第二支歌。小茉莉也反應過來,人們是愛聽他的歌的。於是,他又放開嗓門唱起來。這一次他唱得那麼美,那麼感人,一曲未了,整個劇院就開始東倒西歪,所有的聽眾部一個勁兒往出口處跑,劇院的樓梯和包廂也都塌了。

“唉喲!我的天,我的劇院!我完啦,徹底完了!”

朵米索指揮急得拉自己的頭髮。他揮著指揮棒向小茉莉沖過來。

“我當不成歌唱家了,”小茉莉絕望地想,“還是快點溜走吧。”

他飛快地跑走,拐來拐去,就跑到了小香蕉的家。

瘸腿貓也把自己巧遇羅莫萊塔和當老師的經歷述說了一番。

聽著他們兩個的講述,小香蕉就一直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小茉莉和瘸腿貓這時才感到冷淡了主人。

“我正在和小香蕉談論他的畫。”小茉莉說。

瘸腿貓一看屋裏的畫,驚奇不已。這些畫上,人有三個鼻子,馬有十三條腿。

“你應該照應有的樣子畫。”

“小茉莉剛剛也這麼勸我。可是那樣大夥兒會笑話我,批評家會建議把我關進瘋人院,唉,這樣的畫我也不喜歡。我要把它們都毀掉,把筆折斷,再也不當畫家了。”

“你先試著把這些畫修改一下,看看是不是成功,然後再決定是不是還當畫家,怎麼樣?”小茉莉在旁邊這樣說。

無論如何,這些畫都凝聚著小香蕉的心血,親自毀掉也有些於心不忍。所以他聽從了小茉莉的建議,從畫布上抹掉大馬多餘的九條腿。

等到一留下四條腿,只聽一聲興高采烈的嘶鳴,立刻,一匹馬從畫布上跳到地板上,滿屋子小跑,然後它對著三個驚呆的人說:

“真感謝你們,我要回家鄉去,歡迎你們來做客。”

馬一說罷,立刻奔出了房門。

假話國的國王賈科蒙原來是個有名的海盜,在海上橫行霸道,漂蕩了很多年。漸漸地,他想到自己已不再年輕,該給自己找個養老的地方。後來就侵佔了一個自由的國度。他自稱為賈科蒙一世,把手下的人封做海軍上將、侍從大臣、內侍官和消防隊隊長。賈科蒙怕人知道海盜的真正涵義,瞭解到他的底細,所以當上國王後,第一件事就是下令修改字典,把所有的字眼的意思都顛倒過來。這樣,“海盜”就被解釋為“好人”,“好人”倒被解釋成“海盜”。他們還制定了法律,規定說假話是這個國家人人必須履行的義務,誰說真話就是犯法,輕的罰款,重的關進瘋人院。就連動物也要說假諾,貓不能“喵喵”地叫,而要像狗一樣“汪汪”地吠。學校裏的情形更無法形容,小學生做算術,加法要當減法算,除法要當乘法做,錯誤越多分數越高。寫作文時,描寫晴天時必須寫雨下得怎樣大,描寫颳風時一定得形容樹梢絲毫不動……

“在這樣的國家裏可怎麼過啊!”小茉莉很為假話國的人難過。

“我可要說真話。”瘸腿貓說罷,用它的粉筆爪子在它原來待著的牆上寫下一行字:

妙妙妙!自由萬歲!

然後,它轉過身對小茉莉說:“再見吧,朋友,我餓極了,得去找食吃。”

瘸腿貓一說餓,小茉莉也覺得肚子在咕咕叫。他只好與瘸腿貓分手,其實他心裏很捨不得它離開,在假話國它是小茉莉遇到的第一個朋友,而且它肯講真話。天色已晚,小茉莉用一張紙當鈔票,“買了一瓶墨水和一塊橡皮。”也就是用假錢買了一塊麵包和一瓶乳酪。填飽肚子,小茉莉感到疲倦不堪,他看見有一扇門開著,就沖了進去,溜進地下室,在一堆煤上倒下來就睡著了。

瘸腿貓和小茉莉分手後,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不覺來到廣場。它算走對了地方。有一個人稱“玉米大娘”的老太太,每天傍晚都拿一紙袋吃食來這裏喂那些無家可歸的貓。今天玉米大娘一到,十來隻瘦貓“汪汪”叫著迎上去。瘸腿貓也聞到魚的香味,猛地沖到那群貓裏,尖叫一聲“喵!”這一聲把所有的貓都驚呆了,瘸腿貓趁機竄向前,叼起兩個鱈魚頭和一根比目魚骨,跳到一邊的矮樹叢裏去了。

玉米老大娘要比貓更吃驚,她自己也養貓,她喜歡貓,可是現在的貓都只會“汪汪”地叫,她很生氣,又不忍心看著它們挨餓,所以她始終好好照料它們。今天她才遇到一隻真正的貓,雖然它樣子怪,可它敢堂堂正正地叫“喵!”而不是像狗一樣“汪汪”。

“要是我養的那七隻貓能像它這樣講真話多好!”玉米大娘這樣一想,便來了主意,她走到瘸腿貓跟前。瘸腿貓沒有跑,它斷定這個老太太是好人。

玉米大娘對瘸腿貓說:“我想請你到我家去當家庭教師。”“什麼?”瘸腿貓以為自己聽錯了。

“是這樣,我家有七隻貓,可它們不知道貓該怎樣說貓話,總是說狗話,我想請你去教教它們說貓話。”

“好,沒問題!”瘸腿貓立即答應了,它覺得這是一項很有意義的工作。

瘸腿貓跟著玉米大娘走,一進家門,它一眼認出屋裏的那個小姑娘。

“羅莫萊塔!”瘸腿貓驚喜地叫起來。

小姑娘瞧著它拚命地想,“它怎麼認識我?”

“哎呀!難道我這身顏色就不能使你想起什麼來嗎?”

“使我想起了一支粉筆。噢,想起來了!”

“對呀,你幾乎可以說就是我的媽媽,不過我到底還是粉筆的女兒,所以我是一只有文化的貓:會說,會讀,會寫,會算。當然,如果你給我把四條腿都畫出來,那我就感激不盡了。不過,我還是夠心滿意足的。”

“能再看見你,我也高興極了。”羅莫萊塔笑了,“你怎麼會來這兒?”

“是我請它來的,”玉米大娘說,“我讓它教教咱們的小貓說貓話。”

“太好了,跟我來。”羅莫萊塔引著瘸腿貓穿過廚房來到七隻小貓面前。

“喵!”它啟發它們說。

七隻小貓見自己的同胞這樣說話很彆扭。

“喵——!”瘸腿貓拖長聲音。

“你們聽見了嗎?它真能喵喵地叫呢。”一隻最小的貓這樣說。

“不錯,狗這樣叫很好聽。”另一隻貓說。

腐腿貓很惱火:“我是貓!你們也是貓!”

“不管你是貓是狗,我倒覺得你叫得很動聽,我也想這樣叫了。”另一隻小貓說。

“是呀,汪汪地叫可不好聽!”

幾乎所有的貓都動了心,其中一隻膽大的小聲叫了一聲:“喵!”呀!真舒服極了,它又跟著大聲叫了起來:“喵——!”這一下,七隻貓都爭先恐後響亮地“喵喵”叫個不停。羅莫萊塔樂彎了腰,站在她身後的玉米大娘流下眼淚:

“好樣兒的,好樣兒的,到底是我的貓咪咪。”

“我的任務完成了。再見吧,玉米奶奶、羅莫萊塔。”

第二天,瘸腿貓向這一家告別。

“住在我家吧!”羅莫萊塔懇求著。

“不行啊,我要出去做點事。”

“那我送送你。”

羅莫萊塔陪著瘸腿貓走出家門。瘸腿貓想讓小姑娘再看看自己的本領,就在牆上用自己的粉筆爪子寫下兩行字。

貓再不肯汪汪吠

國王定要氣炸肺

剛寫完,不等它感到得意,一股懊悔的情緒便湧了上來,因為它看到自己的右前爪短了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