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魔獸世界官方正史 1 龍族的記憶

03.04.2011, 中篇童话故事, by .

高大巍峨的禁宮就矗立在山邊的峭壁懸崖上,俯瞰著一潭巨大的黑水,好像搖搖欲墜。最初建造這個宮殿的時候,是用魔法把石頭和樹木合為了一體。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所見之人無不為之動容。禁宮的頂部全是樹,並由岩石加固,它的塔尖突出,上面還開有窗戶。牆壁是用火山石砌成的, 巨大的葡萄藤緊緊纏繞在上面。百余棵巨大的古樹神秘地錯 綜交結。這就形成了中間最早的主城郭,一個由石頭和葡萄藤組成的圓形框架。

宮殿剛建成的時候,這樣的奇跡打動了無數人的心,而今卻令人生畏。在這個風雨交加的夜晚,一種神秘的氣氛籠罩在它的周圍。凝望著它的人們無不迅速轉移了視線。

他們轉而向水中望去,卻也看不到一絲平靜。烏黑的湖水一反常態,洶湧澎湃。在遠處掀起高如禁宮的巨大浪花,咆哮著互相拍打。閃電大作,在水面上閃出金色,緋紅色,最後褪成綠色;雷聲隆隆,如千條巨龍從岸邊奔騰而來。在這樣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誰也不知道將要迎來怎樣的一場暴風雨。

宮殿周圍,衛士們身著綠色盔甲,佩矛帶劍,小心翼翼環顧四周。他們不僅監視城外有無非法闖入者,時不時還要格外留心裏面的動靜……尤其是那座主塔,似乎他們已經感知到了一股不可預測的神秘力量正在孕育之中。

高塔里有一間石頭密室,與外界隔絕。痩長的生靈身披綠松石珠光長袍,長袍上面鑲有大自然圖案的銀色滾邊,和六邊形的花紋交織在一起,垂落到地上。圖案中央,寫著很多深奧的古字體,好像是點睛之筆。

暗夜精靈們默念著魔咒,頭巾下銀色的沒有瞳孔的眼睛閃閃發亮。隨著圖案裏魔法逐漸顯靈,汗水不斷從他們暗紫色的皮膚裏滲出來。其中有一個精靈顯得特別不耐煩,想儘快掙脫束縛。他的眼球很特別,並不是銀色的,而是黑色的假眼,中間還橫著一條條紅寶石色的條紋。儘管是假眼,卻仍然可以洞悉每一個細節,覺察到周圍精靈的一舉一動。他的臉長得特別長,又特別窄,就算在精靈裏也是很特別的了。他的臉寫滿了渴望和期待。

還有一個精靈也關注著這一切,卻一言不發。她坐在一張奢華的真皮象牙椅上,銀色濃發把她映襯得更加美麗。絲綢長袍泛出金光,一如眼睛般明亮。她看上去優雅而高尚,儼然就是一位女皇。她倚在椅子上,啜飲著高腳杯裏的紅酒。手每每揮動,手鐲就叮噹作響。而當暗夜精靈們所召喚的魔力能量出現的時候,她皇冠上的紅寶石就褶褶閃亮。

她時不時打量這個精靈,還撅起嘴,帶有一絲懷疑。精靈也偶爾瞥她一眼,似乎也察覺到她在看自己,她臉上懷疑的表情瞬間就變成了淡淡的微笑。

讚美詩還在繼續。

而烏黑的湖水也在繼續瘋狂的攪動。

這裏曾經發生過一場戰爭。而今,戰爭已經結束。

克拉蘇斯知道,歷史將最終記錄下所發生過的一切。但是, 在戰爭中死去的無數生命,在戰爭中被破壞的土地,在戰爭中潰散的整個精神世界卻幾乎要被人淡忘了。

連龍族的記憶也轉瞬即逝。那個臉色灰白、身穿長袍的精靈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他明白這一切。在很多人眼裏,他只是一個滿頭銀髮、長得像鷹、右臉頰上劃有三道長長傷疤的精靈。也許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一個魔法師,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也叫克萊奧斯特拉茲,只有一個真正的龍族才能配得上的名字。

克拉蘇斯生來就是一條紅色的龍,也是阿萊克斯塔薩最年輕的一個伴侶。他們非常恩愛,然而克拉蘇斯還是離開了她,就為了探尋龍族未來的奧秘。

可是暗地裏,克拉蘇斯卻在石屋裏俯瞰著艾澤拉斯的甚甚眾生。透過一絲翡翠水晶的微光,他就能看到任何土地、任何人。

所看之處,每每都是頹敗的景象。

似乎就在幾年前,綠皮獸人前來入侵,但敗下陣來。殘留下來的獸人都被囚禁了起來,這讓克拉蘇斯一度相信世界和平即將到來。然而好景不長,人類所領導的盟軍因為互相爭權而最終瓦解,他們曾經正是抗擊獸人的主力軍。以前都說這是龍族的過錯,尤其是死亡之翼,正是他引起了人類、矮人還有精靈的貪念和欲望。

但是,如果燃燒軍團不來,那麼歷史就這麼過去了,沒什麼人會關心其中的細節。

今天,克拉蘇斯眺望了遠在海邊的卡利姆多。直至今日, 那個地方還像剛剛經歷過一次火山爆發一樣,沒有生命,沒有文明,這是這片土地上有史以來遭受的最大的蹂躪。燃燒軍團覺醒之後,除了死亡什麼也沒留下。這些惡魔來自于一個超越現實的地方。在那裏,他們追求魔法,又吞噬魔法。

亡靈天災伸出恐怖的爪子到處侵犯,就是這個世界搞得一團糟。所以他們並不指望什麼聯盟……

而獸人一度是燃燒軍團的傀儡,現在卻背叛了他們。獸人

加入了人類、矮人、暗夜精靈和龍族的陣營當中,去消滅惡魔和恐怖的怪獸,並把他們的屍骨扔進地獄。數千個魔鬼已經死去,其他的選擇可能……

克拉蘇斯哼了一聲。實際上,已經沒有其他選擇了。

克拉蘇斯細長的手指在翡翠水晶前一揮,開始召喚獸人的畫面。突然間,他的視線模糊了,眼前慢慢的浮現出一片布滿岩石的山地。地面上粗糙不已,但是充滿了生機勃勃的景象,隨時準備迎接客人的到來。

山地裏已經造起了石頭的建築,這裏是酋長和戰爭英雄薩爾的領地。這座高達的圓形建築就是他們的大本營。如果按照其他任何族類的標準來看,真是簡陋之極,但是獸人自己卻喜歡。他們一直居無定所,對他們來說,家簡直太奢侈了。

有幾個巨大的綠皮獸人在田間耕作。看著這些青面獠牙的農民,克拉蘇斯不禁感到奇怪。當然,薩爾畢竟是個非同一般的獸人,他下定決心為自己的子民帶來安定的生活。

整個世界都迫切需要安定。克拉蘇斯再一揮手,離開卡利姆多,去看他曾經引以為豪的達拉然。肯瑞托統治著這個都城,這裏曾經是燃燒軍團之戰的戰場,也是惡魔攻擊的主要對象。 現在,達拉然處於一片廢墟之中。尖塔坍塌了,大圖書館被燒毀了,數不清的精神財富毀於一旦……無數生靈在其中喪生。議會也損失慘重。克拉蘇斯好幾個朋友、同伴都被殘酷的殺害了。克拉蘇斯知道,在這個群龍無首的時刻,該他插手了。如果要保證盟軍的完整無損,達拉然必須萬眾一心。

儘管前路困難重重,但是龍族的希望還沒有破滅。世界上沒有不可戰勝的困難。不再懼怕獸人,不再懼怕魔鬼。艾澤 拉斯正在努力掙紮。而克拉蘇斯相信它終將躲過劫難,還會興旺發達。

看完翡翠水晶之後,他站了起來。而他親愛的妻子,龍之皇后阿萊克斯塔薩會等著他。她其實很清楚,說要去拯救這個垂死掙扎的城市,克拉蘇斯的願望並不強烈。他只是想找回真我,先要和她告別,但他轉念又會改變主意,所以要讓他在後悔之前離開。

他之所以挑選這個密室,不單單是因為因為很隱秘,而且還因為它很大。

他通過一間小小的房子,走進了洞穴。房間非常高,軍隊都可以在裏面駐紮的。

這正適合一條龍的大小。

克拉蘇斯伸出手臂,越來越長,細長的手指變成了爪子。被慢慢拱起。肩膀兩旁同時迸發,很快就長出了一對羽毛翅膀。他的身體也漸漸長大,變成了一隻昆蟲的模樣。

漸漸的,克拉蘇斯越變越大,四人大小、五人大小,到後來變成了十個人的大小。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精靈在他面前都顯得非常渺小。

巫師克拉蘇斯就這樣變成了一條龍。克萊奧斯特拉茲。

可就在他變身的過程中一個絕望的聲音縈繞在他的腦海

裏。

克拉蘇斯遲疑了,恢復到魔法師的原型。他忽一眨眼,接著開始環顧四周,想找出聲音的源頭。

結果什麼也沒發現。他等了又等,那聲音卻再也沒有出現。 他仍然滿心狐疑,聳聳肩,再次開始變形……

絕望的聲音又出現了。克萊奧斯特拉茲……

而這一次.他馬上就回答了。我聽見你的聲音了,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沒有回答。但克拉蘇斯可以感覺到那種絕望的氣息。他希望和這個人對話,他一定是需要他的幫助,只有他可以幫他。

我在這裏!克拉蘇斯大聲叫道。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可以感覺到微小的撫摸。還有一種淡淡的悲傷。他全神貫注,生怕錯過任何一點小小的線索,他希望……

巨龍具有一種強大的超凡力量,要比克拉蘇斯強上千倍。

這讓他不知所措。可他卻被吞噬在這樣一個偉大的時代裏。

時間的魔咒緊緊環繞在周圍。

哦,不是時間,不完全是。

他就是時間之神。

時間之龍,諾茲多姆。

世上只有四條巨龍。他們是克拉蘇斯深愛的妻子生命之龍阿萊克斯塔薩、瘋狂的魔法之龍馬裏苟斯、飄忽不定的夢想之龍伊瑟拉和時間之龍諾茲多姆。

克拉蘇斯露出痛苦的神色。實際上,以前一共有五條巨龍。 第五條龍被稱作土地之龍耐薩裏奧。但在很久之前,克拉蘇斯也忘了是多久之前,耐薩裏奧背叛了其他四條巨龍,自立門戶。

他就是毀滅者黑龍死亡之翼。

一想到黑龍,讓克拉蘇斯暫時從他的驚異中解脫出來。他下意識地摸摸臉上的疤痕。黑龍是否又東山再起。要來毀滅這個世界?這是不是諾茲多姆痛苦的原因呢?

我聽見你的聲音了。克拉蘇斯在心裏呼喚他的名字.但一種恐懼感油然而生。我聽見你的聲音了!是你嗎?黑龍?

但是他的面前卻出現了很多奇怪的形象,他們在自焚,火焰一直燒到了頭上,在克拉蘇斯的腦海裏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不管有多大能耐,但只要和這些巨龍比起來,克拉蘇斯就只能自歎不如了。巨龍的精神力量把他甩向牆邊,他倒在了地上。

他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但還是覺得頭暈目眩。思緒支離破碎向他襲來,侵襲著他的感覺,連勉強維持清醒的意識都很困難。

漸漸地,天地不轉了,他緩過神來,回憶起剛剛發生的一切。原來是時間之龍諾茲多姆在發出絕望的哭聲,在召喚他的幫助,他越來越不像一條龍了,不像他的同伴那樣英勇了。

除非威脅到艾澤拉斯生死存亡,其他沒有任何事能讓他如此痛苦絕望。那麼為什麼要找他這樣一條紅龍,卻不找阿萊克斯塔薩或者伊瑟拉呢?

他再次伸手去觸摸巨大的龍,可是每每他這麼做,又開始天旋地轉起來。他穩了穩自己,決定考慮下一步該怎麼做?他腦子裏不斷閃現出卡利姆多白雪皚皚的畫面。不論諾茲多姆到底要跟他說什麼,一定跟那片與世隔絕的山區有關。

克拉蘇斯拼命想找出其中的奧妙,但他需要一個能幹的去幫幫他。他一直以自己的能力為榮,可他的同族們總是固執無比,還要擋他的路。他需要一個好的聆聽者。當然也必須要能夠作出迅速的反應,幫他分析情況。不,在這種前途未卜的關鍵時刻,只有一個人能夠幫他。

那就是羅寧。

一個法師……

在卡利姆多這樣一個偏遠荒蕪的國度裏,滿頭銀髮的年邁獸人倚在一團火焰邊上,火焰上正留粉煙。綠皮獸人喃喃自語.往火裏扔了許多葉子,火勢更猛了。濃煙滾滾,彌漫在破舊的小木屋裏。

另一個年長的禿頂獸人,也旅在邊上喘息。他褐色的眼裏佈滿血絲,看上去疲倦不已.皮膚非常粗糙,牙齒也蠟黃不齊,有顆大牙幾年前就掉了。如果沒人幫忙,他連站起來都很困難,走起路來更是步履蹣跚。 然而,就算是最勇猛的鬥士都對他敬若神明。

獸人中的傳統已經復活了。即使在最黑暗的部落時代。卡爾瑟的父親都這麼教育他,而他的祖輩們也這樣教育他的父

而今,他這個老了的薩滿真希望自己當時知道得再多一些。

聲音還在他的腦海裏回蕩。獸人推崇一種家的精神。平時, 他們一般討論一些小事,一些生活瑣事,而現在他們變得越來越不安,有危險……

但是究竟有什麼危險?他還不知道。

卡爾瑟伸進腰間的小袋子裏,扔出幾片乾枯了的黑色葉子。 其中大多數都是遠古時代獸人從同一棵樹上摘下來的。卡爾瑟曾被警告,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用它們。他的父親從來沒有用過,他的爺爺也沒有。薩滿把它們扔進了火焰。

頃刻間,火焰熊熊燃起,冒出藍光。獸人立刻皺起了眉頭,他向前靠,拼命地呼吸著新鮮空氣。

世界改變了。獸人也隨之改變。他變成了一隻四處飛翔的 大鳥。飛過大山,看著動物們越變越小,看到了最遙遠的河流。可當他的孩子們都超過他的時候,卡爾瑟並不高興,而是奮起直追。如果他就這麼放棄了,他也許永遠會做一隻大鳥。

雖然在想這些,但卡爾瑟還是突然注意到了一些異常,可能跟聲音的來源有關。很多東西看上去都不大對勁。於是他朝聲音的方向走去,當他越靠近,就越感到不安。

就在大山的最深處,終於找到了原委。

他這才知道,剛剛只是他自己的感覺罷了,實際上並沒有什麼東西。對卡爾瑟來說,這就好比一個漏斗,一邊盛水,另一邊又不斷溢出。而那些真正積澱下來的只有歲月,但歲月本身也會被漏斗吞噬。

他一直有這樣的想法,幸好他意識到的時候還不晚,否則這只時間漏斗也要把他吞噬進去。

然而,卡爾瑟盡力釋放自己。他用力綳緊肌肉拍打翅膀,靈魂飛出了他的肉體,他又想要身心合一,不讓自己昏昏沉沉。

可漏斗還是把他往裏吸。

卡爾瑟絕望的呼喚著精神嚮導,祈禱自己可以變得更加強 壯。他知道他們會來的,可是有些晚了。漏斗擋住了他的視線,

似乎做好了準備要把他捲入。

突然之間,世界縮成了一團出現在他的周圍。漏斗,山脈……一件一件的慢慢出現。

卡爾瑟喘了一口氣,終於醒了。

這麼多年來勞心勞力,他很少這樣沖在最前頭。聲音漸漸淡去。獸人坐在他的小木屋裏,設法告訴自己,是的,他正生活在一個垂死掙紮的世界裏。精神嚮導最後還是救了他們,儘管來得有一些晚。

但是他還是想到了夢境裏的一幕幕,他明白其中的含義。

“我必須告訴薩爾”,他喃喃自語道,“我一定要儘快告 訴他,我們的家,我們的國家又一次危在旦夕……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