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魔獸世界官方正史 2 人類和精靈結合的婚姻

03.07.2011, 中篇童话故事, by .

羅寧感覺到了一種不祥之兆,綠色的眼睛緊緊盯住了預測儀。任何巫師都能辨認出來。

“你確定嗎?”溫雷薩的聲音從另外一個房間傳來,“檢查過頌經了嗎?”

紅髪法師點點頭,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他知道溫雷薩其實根本看不到他,他應該當面跟她說。對她就應該這樣,我希望她可以堅強。

羅寧穿著深藍色衣服和褲子,衣服上鑲有金色的裝飾,看上去更像個政客,而不是一個法師。因為在過去的幾年裏,他施展魔法的同時還被迫玩轉一些交際手腕。這並非易事,因為他生來就是一個特別有控制欲的人。

他頭髮濃密,鬍子很短,長得像一頭獅子,這正好符合他傲慢的性格。他的鼻樑骨很久以前不小心弄斷了,後來經過矯正才又恢復正常,這就更給人一種風風火火的印象。

“羅寧……你有沒有什麼事瞞著我?”

他不能讓她再等了。不管事情有多糟,她有權力知道真相。 “溫蕾薩,我來了。”

羅寧收起預測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向精靈走去。快到門口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正好可以看到她的臉一張 漂亮精緻的鵝蛋臉上長著一雙清澈的藍眼睛;鼻子小小的,微微上翹,嘴邊一直洋溢著淡淡的微笑;還有那銀白色的頭髮,站起來的時候,一直垂落到腰跡。要不是她尖尖的耳朵,別人一定會誤把她當作人類。

“什麼事?”她耐心的問道 “是……是雙胞胎。”

她的臉上頓時閃現出一絲亮色,眼睛也更迷人了。“雙胞胎! 真好!太棒了!”

她在木床上動了一動,纖細苗條的精靈騎士已經懷孕幾個月了,所以沒帶護胸甲也沒穿皮鎧,只披著一件銀色的睡衣,毫不掩飾自己的身孕。

關於她體形的變化,大家其實早看出來了,只是羅寧不肯承認罷了。要知道他們結婚才幾個月,而歷史上人類和精靈結合的婚姻本來就已經非常少見,還從來沒有一個人和一個精靈生過孩子。

現在,他們要生的還是雙胞胎。

“我想,溫蕾薩,你可能不明白。雙胞胎啊!人類和精靈所生的雙胞胎!”

她的臉上還是洋溢著喜悅和驚喜:“很少有精靈會生孩子, 生雙胞胎的就更少了。親愛的!我們的孩子將來註定是要成就一番大

事的。”

這時後,羅寧再也掩飾不住內心的苦澀:“我知道,可是這也是讓我擔心的事情啊……”

溫蕾薩和他曾經共同經歷過很多磨難。在抗擊部落的戰爭中,他們直搗獸人的大本營格瑞姆巴托。他們跟獸人交手,和龍族交鋒,還有巨人,等等。之後,他們又在各王國轉戰,幾乎成了外交使節,遊說盟軍保持完整的陣容。可他們並不想在戰爭中冒險,因為戰後的和平到底能維持多久還是個未知數。

其後,燃燒軍團也毫無先兆的不請自來了。

直到那時候,兩個原本完全不契合的靈魂才聯繫到了一起, 開始了合作。在和惡魔的殘酷之戰中,他們為自己的土地而戰, 也為彼此而戰。有好幾次,他們都以為對方已經死了,每每痛不欲生。

因為很多親人都已經離他們而去,所以失去對方就變得更加痛苦。達拉然和奎爾薩拉斯都遭受過亡靈天災的破壞。數以千計被巫妖王手下所殺的靈魂反過來又為燃燒軍團效忠。城裏的人都死光了,更糟糕的是,那些被殺戮的靈魂紛紛復活。

羅甯的家人本已所剩無幾,又都在戰爭中死去了。他的母親很久前就過世了;他的父親,哥哥還有兩個堂弟,也都在安多哈爾淪陷的時候丟掉了性命。好在,那些無處逃生的絕望的護城士兵放了一把大火,將城市頓時化為一片灰燼。

他沒有見到家人的最後一面–連他的父親也沒有–羅寧聽到消息的時候心裏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就在那個瞬間, 那些和親人間的恩恩怨怨都一筆勾銷了。家裏只剩下了他一個,孑然一身。

直到他意識到,自己對精靈騎士的感情,孤獨的感覺才離他而去。

戰爭結束以後,對他們兩個來說,似乎只有一條路可走了。儘管周圍一片反對聲,但羅甯和溫蕾薩還是決定永不分開。他們訂下婚約,嘗試在這樣一個淩亂的世界裏,開始一種正常的生活。

羅寧覺得有些苦澀和無奈,因為他知道,和平是不會長久的。

溫蕾薩不等羅寧扶她,就自己起身。儘管快要臨產了,她身手還是很矯捷,把手放在他的肩上。

“你這人!總是那麼悲觀!我的族人們已經夠痛苦了。親愛的,我希望可以健康的生下這兩個小傢夥,一對幸福的雙胞胎。我們可以做到的。”

他知道她是認真的。情況再難,也不會犧牲孩子。當時知道懷孕了以後,他們顧不得盟軍了,就逕自在離達拉然不遠的一個寧靜的地方安下了家。生活樸素,低調,但是附近的人們都很尊重他們。

溫蕾薩儘管失去了很多,但卻沒有喪失勇氣和信心,這一 點給羅寧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家庭的變故給他心靈蒙上了巨大的陰影,而溫蕾薩的內心深處有更大的創傷。奎爾薩拉斯顯然比達拉然城還要傳奇,也更安全,可是現在,也是一片破壁殘骸。幾百年來屹立不倒的精靈族大本營,在幾天內就毀於一旦。那些曾經引以為豪的精靈族和人類一樣,加入了亡靈的陣營,其中就包括溫蕾薩同部落的精靈,還有幾個她的家人。

聽外公說,他絕望的殺死了自己的親生兒子,也就是她的叔叔。外公還告訴她,弟弟被一群惡棍五馬分屍。而這些惡棍的頭目正是她自己的大哥。後來她大哥也葬身火海。沒人知道她父母的下落,但估計凶多吉少。

如果羅寧沒告訴她呢–他也許永遠不敢說–關於她的一個妹妹希爾瓦娜斯是惡魔的謠言。

溫蕾薩還有一個姐姐叫艾蕾麗亞,在戰爭中作為將軍的她領導軍隊打敗了洛丹倫王子叛徒阿爾薩斯,成了名副其實的英雄。阿爾薩斯曾經是國家的希望,現在卻成了燃燒軍團和亡靈天災的僕人。他毀了自己的國家,甚至還帶著亡靈天災攻打精靈之都銀月城。有一段時間,希爾瓦娜斯在每個要塞截擊他,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然而每次都不奏效,可是亡靈的魔法卻起了作用,獲得了最終勝利。

官方的說法是,希爾瓦娜斯為了阻止阿爾薩斯屠殺銀月城的精靈,英勇就義了。而精靈族的領導者,連溫蕾薩的祖父都說,希爾瓦娜斯是在那場毀城大火裏化為灰燼的。當然,這一切都無源可溯了。

對於溫蕾薩來說,故事可能就此結束了。然而,羅寧卻從肯瑞托和奎爾薩拉斯那裏聽到了關於希爾瓦娜斯的消息,這讓他膽戰心驚。戰爭中有一個倖存者隱約記得,希爾瓦娜斯將軍沒有死,而是被俘虜了。她已經嚴重殘疾,幾乎不成人形。後來阿爾薩斯為了一時之樂就把她給殺了,還瘋了一般把屍體掛在昏暗的廟裏,玷污了她的靈魂和屍體。她就這樣從一個英雄般的精靈變成了一個惡魔–一個常常出現的淒慘的女妖,穿梭在奎爾薩拉斯的廢墟裏。

羅寧至今都無法確認這個謠言是真是假,說不定有這可能。所以他一直希望溫蕾薩不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如此多的悲劇……所以當羅寧想到自己新家庭的時候,他還是無法排遣那種不確定的感覺。

他歎了一口氣,說:“也許等他們出生了,我就會好些吧。

我可能就是有點緊張。”

“怎樣才算得上是好父母呢?”溫蕾薩回到床上,“好在 傑麗婭幫了很多忙。”

傑麗婭生過六個孩子,還幫忙接生過很多很多孩子。羅寧過去一直認為,人類在和精靈打交道的時候,總是存有戒心…- 更不要說是精靈嫁給了一個人了 –但是傑麗婭只看了溫蕾薩一眼,就表現出所有母性的特質。羅寧給她的工錢不錯,但是 還是始終懷疑,傑麗婭是不是真心對妻子好。

“我想你是對的,”他開始說,“我剛去了…-”

聲音–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突然縈繞在他的腦海裏。

聽起來不妙。

“羅寧,我需要你。” “克拉蘇斯?”法師突然開口。

溫蕾薩站起身,聲音消失了。“克拉蘇斯?他怎麼樣了?”

他們夫妻都認識克拉蘇斯。這個肯瑞托的成員為了讓他倆在一起,花費了很多的心思和努力。可當時克拉蘇斯並沒有告訴他們所有的真相,尤其是他自己關心的問題。

後來在極度緊張的環境裏才發現,原來克拉蘇斯還是一條龍 克萊奧斯特拉茲。

“是……是克拉蘇斯,”羅寧只能說這些。

“羅寧……我需要你……”

“我不會幫你的! ”法師突然回答道,“我已經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了!你知道,我現在離不開她……”

“他到底要怎麼樣?”溫蕾薩問道。她心裏也明白,克拉蘇斯是不會輕易來找羅寧的,除非真有什麼大麻煩。

“沒有關係!他會找別人的。”

“你先別拒絕我,給你看樣東西……”聲音再次傳出,“讓我給你們兩個都看樣東西……”

羅寧還來不及反抗,腦海裏就出現了一副副的畫面,他仿佛看到了時間之龍,而時間之龍又表現出愈發的絕望。他震驚極了。克拉蘇斯所經歷過的一切,現在法師和他的妻子也都看到了。

最後,一座峻峭的大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很多人認定它就是諾茲多姆的痛苦之源。

卡利姆多。

畫面雖然只持續了幾秒鐘的時間,但羅寧已經精疲力竭了。他聽到床上喘氣的聲音,於是轉過頭去,溫蕾薩猛的從床上翻落下來。

他急忙走過去,可她擺擺手:“我沒事!只是……喘…… 喘不過氣來。等一下……”

羅甯願意為溫蕾薩付出一切,直到永遠。可換了一個人,他恐怕連一秒鐘的時間也擠不出。法師對克拉蘇斯說:“找別人幫忙吧!那些日子我已經受夠了!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克拉蘇斯一言不發,但是不是還要耍別的花招?羅寧很尊重克拉蘇斯,甚至可以說是喜歡。可是他已經不再是法師羅甯了。現在,他只關心他的家庭。

讓羅寧驚訝的是,原本他以為妻子也不希望他離開,可她 竟然低聲說:“你必須馬上走。”

他看著溫蕾薩:“我什麼地方也不去。”

可溫蕾薩馬上說:“但是你必須去。你看到了,我也看到了。他不是讓你去完成什麼毫無意義的任務!克拉蘇斯這麼擔 心……他的擔心讓我也覺得害怕。”

“可是我現在不能離開你! ”羅甯單腿跪下,頭靠在溫蕾 薩肚子上,“可我現在不能離開你,也不能離開他們!”

溫蕾薩眉頭緊鎖,每當要和羅寧分開的時候她都會這樣。而且這一次,根本不知道是為什麼。“雖然我最不願意看到的 就是你去冒險!我也不想孩子一生下來就沒爸爸,但我更不想 孩子一出生,就生活在這麼危險的世界裏。就因為這個原因,你要去!如果我沒有懷孕,我一定會和你並肩作戰,這你知道 的!”

“當然……當然我知道。”

“我一直告訴自己,克拉蘇斯很強大。甚至比克萊奧斯特 拉茲還要強大!我讓你去就是希望你和他並肩作戰。你心裏也很清楚,如果你沒有這個能力,克拉蘇斯根本不會找你幫忙。”

的確,龍族是不會輕易給別人尊重的。不管是以克拉蘇斯 的名義還是以克萊奧斯特拉茲的名義,讓羅寧幫忙本身,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而且如果他們一起搭檔的話,羅寧將受到 很好的保護。

羅寧點點頭:“好吧,我去。傑麗婭來之前,這裏的事沒 問題吧?”

“相信我,我在100尺開外就能射死一個獸人,我還跟惡魔戰鬥過,我去過的地方加起來的長度,比艾澤拉斯還要長。 是的,親愛的,我會處理好一切的。”

羅甯吻了下溫蕾薩:“那麼,最好還是讓克拉蘇斯知道,

丁丁醜尺乂 我會去的,他沒什麼耐心。”

“克拉蘇斯把全世界的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了。”

可羅寧並不同情他。他只是想化解危機,這樣的成就感, 要比當一個父親大得多吧。

羅寧整裝待發:“好吧,克拉蘇斯,我願意幫你,我們在哪里碰面呢?”

羅甯周圍一片漆黑。遠處他聽見溫蕾薩用微弱的聲音喊他的名字,一陣暈眩。

靴子走在硬石上嘣嘣作響,全身每塊骨頭都搖搖晃晃,他只能儘量讓自己保持平衡,不要跌倒。

羅甯站在一個天然的巨大山洞裏,頂部是橢圓形的,牆壁上幾乎都被烤成光滑面。透過灰暗的燈光,他看到了其餘等候 他的人。

“那麼……”羅寧最終還是開口了, “我想我們是在這裏 會面。”

克拉蘇斯帶著手套,但還能依稀看出纖長的手指,他指指 左邊:“那兒有一包東西,裏面還有水和糧食,你拿著,然後跟我來。”

“我都沒機會跟妻子道一聲別……”羅寧拿起皮包,甩到肩膀上嘟噥了一句。

“我很同情你。”紅龍說話閑,已經走出很遠,“我已經安排好了,有人會照顧她的。我們不在的時候,她也不會有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