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幽靈的告白

01.24.2017, 怪談, by .

艾利克的頭低垂著,口裏痛苦的嘶喊著…………他又在胸前劃了個十字,小聲的祈禱………….。

很久以前,德國北部某座小鎮上,有一所小學,住在附近的小孩都來這兒上學,由於人數不多,所以幾乎每個學生都叫得出別人的名字。

學校裏的老師也很少,扳著手指頭算一算,一下子就可以算得出來…………誰教數學啦、誰教音樂啦……….甚至連每個老師的脾氣,學生都摸得清清楚楚。

有一年春天,學校裏來了一位新老師。這位新老師叫艾利克,他長得高高壯壯的,嗓門很大,一開口,隔著幾間教室都聽得見他在講話。

艾利克個性很幽默,喜歡在上課時講些笑話,或是有趣的事給學生聽,嘴邊也總是掛著笑容,因此,所有的學生都很喜歡和他接近。

時間久了,艾利克成為學校裏最受歡迎的老師。

一個夏天的午後,艾利克和其他的老師坐在教師休息室裏休息。

這天,輪到艾利克值班巡邏教室,他在養足精神後,站起身來,走出休息室,沿著教室開始巡邏。

艾利克走著走著,看見每間教室都打掃得乾乾淨淨,桌椅也排得井然有序,忍不住點點頭表示滿意,當他走到教室的另一頭,忽然看見一間空教室裏,好像坐著一個人。

「咦!這班的學生不是都下課回家了嗎?」

艾利克心裏很納悶,於是加快腳步,走到那間教室的窗戶旁邊。艾利克一看,發現那個人的背影,很像是自己的學生貝琳,但是對方卻像個木頭人似的,一動也不動的坐在椅子上。

「奇怪?這個到底是誰?」

艾利克感到不太對勁,因此不由得打起哆嗦來。

「不管了,先進去看看再說!」

艾利克挺起腰桿,大步走了進去。他一邊走,一邊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個背影,沒有想到,剛走到位子旁邊,那個人就突然不見了。艾利克迅速的向教室裏望過去,可是教室裏空盪盪的,什麼也沒有。

「喂!喂………….」

艾利克喊了幾聲,都沒有人回答,只聽見自己的回音。接著,教室裏不知打哪兒颳來一陣冷風。艾利克心想:「難不成是見鬼了!……….」

他心裏一驚,拼命的跑出教室,跑呀跑的,好不容易才跑進了休息室。

「那間教室……….有…………..有個人影……………..」

他氣喘噓噓的說著,還沒有講清楚,艾利克忽然「碰!」的一聲昏倒在地上了。

夜裏,當艾利克清醒過來的時候,幾個老師都來了,他們圍在他的床邊,低著頭,忍不住嗚嗚哭了起來。

「你們……..你們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艾利克著急的問著。

一個老師首先開口說:「貝琳…….就是你班上的那個學生,她自殺死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呢?」

「是呀!誰會想到她這麼想不開,竟然跳湖死了!」

艾利克整張臉變得幾乎沒有一點兒血色,他低垂著頭,痛苦的嘶喊著:「貝琳,貝琳……….為什麼要這麼做?」

「前天,貝琳來找過我,………………….」

原來,那天貝琳紅著眼睛來找艾利克,看起來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老師…………..我……………..」貝琳啞著嗓子說。

「怎麼啦!」

「…………這個………………..這…………………」

「不要怕!慢慢說…………….」

「老師,今天下課後,我有事要告訴你…………..」

「好的,不要胡思亂想,老師一定會幫忙妳的。」

沒有想到,下課後,艾利克一走出教室,就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到了第二天,貝琳的位置是空著的,艾利克恰好又沒有課,一直到第三天下午,艾利克巡邏教室時,才在空教室裏看見那個奇怪的背影。

艾利克說完,慢慢的抬起頭來,在胸前畫了個十字,輕聲的祈禱著。

大家見了,也跟著艾利克默默祈禱。

一連幾天,艾利克還是昏昏沉沉的,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一直依附在他的身上。尤其到了夜裏,艾利克常常從夢裏驚醒過來,然後不斷的自責:「………….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如果,我沒有忘記這件事,也許……………….也許妳就不會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艾利克忽然恍恍惚惚的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打開門,朝著學校的方向走去,最後,走進那間昏暗的教室。

教室裏安安靜靜的,沒有一點兒聲音,只有四周的樹木發出沙沙的聲響。

一陣冷風呼呼吹進教室裏,忽然講台上面出現了一個黑色的人影,一動也不動的站在那兒。

艾利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也站在原來的位置不動,一直盯著那個黑色的人影。他似乎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因為他除了自責以外,也有一個很大的疑問,那就是貝琳為什麼會跑去尋死呢?

「告訴我,貝琳,妳要說什麼?」

那個黑色的人影漸漸轉過臉來,果然就是貝琳!她說:「老師……….我是來告訴你,不要再責怪自己了。不是你的錯,我………我那天的確有件事很傷心,不過也沒有什麼,後來,我是自己不小心掉進湖裏淹死的………..」

說完,她又在艾利克的眼前消失得無影無踨。

艾利克慢慢的走到講台上,喃喃的說:「貝琳,這一切是真的嗎?」

四周一片寂靜,並沒有人回答艾利克這個無解的謎題,而那個人影也一直沒有再出現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