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高明的不在現場證明手法

10.19.2010, 一分鐘故事, by .

怎樣才能在殺人之後將自己排除在犯罪嫌疑人之外?也就是說,如何製造出高明的不在現場證明?這是何力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為瞭解決這個問題,他翻閱了大量國內外的偵探小說,但小說畢竟是小說,實施起來有難度不說,最重要的是這些小說已經公諸於世,難保員警們沒有讀過這些作品,自己如果照葫蘆畫瓢,豈不是親手將把柄交給員警嗎?不過偵探小說並沒有白讀,何力從中瞭解到很多警方破案的程式、方法、技巧等知識,從而培養了他反偵察的能力。最後,犯罪方法終於給他想出來了。他仔仔細細,從頭到尾,又從尾到頭想了很多遍,直到自己認為這個計劃已經天衣無縫了,才進人實施階段。

何力耍殺的人是他老婆王雨晴,之所以產生殺人的念頭,倒也並非生性兇殘,實在是已經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了。王雨晴是個智慧型美女,在市內一家大醫院就職,兩人的關係本來也算融洽,可是三個月前,何力偶然從報紙上看到一篇文章,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文章中說,蝦等軟殼類海鮮中含有大量濃度較高的五鉀砷化合物,如果與維生素C同時服用,會轉變成有毒的三鉀砷,也就是人們俗稱的砒霜!想起妻子最近常常買很多蝦回來做給他吃,飯後還給他吃橘子等維生素C含量很高的水果,何力不禁害怕。不錯,多數人並不知道蝦和維生素c同吃會產生毒素,可王雨晴作為一名醫生,她不可能不知道這個禁忌!

何力開始明察暗訪,終於發現,王雨晴和她單位一個剛從國外歸來的醫學博士關係暖昧。那人名叫吳明翰,是王雨晴大學時代的戀人,後來吳明翰出國留學,數年末歸,王雨晴才和何力結婚。現在吳明翰回來了,兩人舊情複燃,其熊熊之勢足以燎原,何力便成了多餘的人。也許是食物所產生的藥量不足,何力才倖免於難。可是長此以往,他有兒條命經得起這麼折騰?何力也曾打算離婚,但王雨晴既然為了謀奪他的財產而不惜害他性命,那麼斷不會輕易和他離婚。

既然不能離婚,又不願拿自己的生命來冒險,那麼只剩下丁個辦法了,那就是 先下手為強。

10月17號,何力要去S市出差;他提前兩天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妻子。

到了這一天,何力訂好晚上8點鐘飛S市的飛機票,就回家和妻子共進晚餐。妻子給他做了他平時最愛吃的紅燒鮑魚,還開了瓶紅酒。看著妻子那張紅撲撲的小臉,何力幾乎要心軟了, 可是,一想到她不僅在感情上背叛他,還欲置他于死地,何力的心又硬了起來。飯後,妻子送他出門,走到門口的時候,何力忽然回過身,用戴著手套的手將一柄手術刀插進了妻子的心臟。

殺死妻子之後,何力小心地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小紙包,打開來,裏面是一個煙頭,那是他跟蹤吳明翰時撿到的吳明翰丟掉的煙頭”何力把煙頭放進煙灰缸,又找出妻子的手機裝迸衣兜裏,這才關上房門下樓離去。

坐上計程車時他看了看表,7點零5分,從他家到機場最多4O分鐘路程。

登機前,何力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7點46分,於是他往妻子手機上發了個短信,說自己過兒天就回來,要她在家多保重等等。過了一會兒,他又用妻子的手機給自己的手機回了個短信,其內容無非是一些離別時肉麻的甜言蜜語。然後他把兩個手機都關機,隨著人流登上了飛機。

到S市後,何力一打開手機,兩個手機都收到聯通公司的服務短信。這種短信不是表示歡迎你的光臨,就是向你推薦酒店景點等吃錢的地方,他從來不看,隨手刪除了。

何力匆匆忙忙來到預訂好的酒店放下行李,換了件風衣,帶上帽子和墨 鏡,就離開酒店趕到火車站,坐發車最早的火車返回他家所在的城市B市。

到B 市時已經是淩晨4點鐘,他打車來到離自己家不遠的一個社區門口下車,等計程車走遠之後才快步往家走去。幸好他住的是老房子,沒有保安巡邏,順利回到自已的家,沒有碰到一個人。進門後,不敢停留,把妻子的手機放進妻子口袋之後就匆匆離開,X走了

好長一段路之後才打車到火車站,兩個小時後,他坐上了去S市的火車。

兩天后,何力接到王雨晴單位領導的電話,間王雨晴這兒天怎麼沒上班,何力說自己出差在外地,不知道家裏的情況;他也已經兩天沒有和妻子聯繫上了,希望領導派人到他家去看 看。當天晚上,何力就接到了B市公安局的電話;說王雨晴在家中被人殺害,希望何力儘快回家處理後事並協助警方調查。

刑警隊長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叫武大海,他聽何力說完離家那天的情況,又看了”何力手機上接收到的來自王雨晴手機的短信。短信是王雨晴被害之日當晚7點48分發出的,這證明那個時間王雨晴還活著;而8點鐘何力就坐上去S市的飛機了,從何力家到機場最快也要半個小時,因此,何力有明確的不在邦場證明。

既然何力的殺人嫌疑被排除了,武大海對他的態度也客氣起來,他告訴何力,王雨晴的死亡時間是10 月17 號晚6點至晚8點之間,間何力知不知道王雨晴那個時間段和誰有約?何力表情茫然地搖了搖頭。

武大海又間:”10月17·號以前的幾天裏王雨晴的同事吳明翰有沒有來家裏做客?

何力說道:”沒有啊,至少我在家時沒有。”

“那麼你家的煙灰缸多長時間清理一次?

“每天晚上睡覺前雨晴都會清掃房間,你知道,做醫生的都有點潔癬。”

武大海點了點頭,告辭離去。

因為在何力家煙灰缸裏的四個煙頭上檢驗出兩種不同的唾液,經調查

取證,其中三個煙頭上是何力的唾液,而另一個,卻是王雨晴的同事吳明翰的唾液。並且,在何力家的門鈴上還發現了吳明翰的指紋。刑警們由此很快就查出了王雨晴與吳明翰的不正當關係。至此,案情似乎已經很明顯了,這是一樁情殺案,而吳明翰恰恰沒有不在現場證明·,於是,吳明翰被拘捕了,何力也松了口氣。

半個月後,何力正在公司裏跟客戶談生意,武大海帶著兩名刑警突然而至,說王雨晴的案子又有了新的發現,他們想聽聽何力的意見,何力忙找來副總弗呼客人,然後把武大海他們請迸自己的辦公室。

武大海從公事包裏拿出兒張列印紙來,說道:”因為吳明翰的律師,強烈要求我們將最近兒個月內;吳明翰與王雨晴的手機短信內容調出來看一下,說看過之後就會知道吳明翰並沒有殺死王雨晴的動機,本著對嫌疑犯負責的態度,我們到通訊公司調出了王雨晴這兒個月的短信內容詳單,結果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原來,尊夫人和吳明翰一直在密謀除掉你,只是因為還沒有找到有利時機,才遲遲沒有動手。”

聽了武大海最後一句話,何力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心裏暗想:他們哪里是沒找到時機,只是謀殺未遂罷了。臉上隨即現出憤怒的表情,吼道,”這對狗男女,心腸何其狠毒,竟然想效仿潘金蓮和西門慶,可惜我不是武大郎!”

武大海微笑著站起身,將擱在桌·的公事包拿在手裏。何力見他一副耍告辭的架勢,忙起身相送,他的臉上現出了職業性的微笑。

誰知武大海並沒有離開,而是將左手的短信內容詳單舉到何力眼前,說道:”不過,這上面最讓我們感到意外的,卻不是尊夫人與吳明翰的密謀,而是這條一度被我們忽視的短信i 這是

10月17號晚9點45分,通訊公司發給客戶的服務短信,內容是:”尊敬的用戶,歡迎來到美麗的渤海之濱,當您順利抵達時請給家人打個電話報聲平安,S 市聯通竭誠為您服務。祝您此行愉

快!”念完,武大海抬起頭來看著何力的眼睛,說道,”這是S市聯通公司發給入境客戶的服務短信,也就是說,這部手機在10月17號晚9點45分曾經到過S市。對此,你還有什麼話說?

何力那職業性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