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小弟弟講給我聽的理髮故事

02.23.2011, 兒童故事, by .

大熱天,我在院子裏乘涼,坐在小凳子上看圖畫書。小弟弟趴在我背後瞎胡鬧。

一會兒掙搖舉,一會兒摸摸我的頭,嚷著,大哥大哥快去剪頭髪。

我說:“別鬧,別鬧”

誰知小弟弟倒瞪起眼睛,一本正經地教訓起我。

來啦。

“頭髮長了,.應該去理髮。不去理髮魷是不愛清潔衛生,不愛清潔衛生就不是好學生……”

我連忙打斷他”得了,得了。

你別拿老師講的話來教訓我了。”我摸摸自己的頭髮,果然很長了,再看看小弟弟的頭髮也不短了,我說"好吧,我聽你的話,這就去理髮。可是你呢?你的頭髮也不短了。

“我就是來找你一起去的呀”說著說著,他拉起我就走。

我們哥兒倆就去理髮了。 我們坐在理髮室裏的髙椅子上。理髮師替我們一人圍上一條白布巾,就拿起剪刀在我們頭上“哢嚓哢嚓”剪起來。

這時候,我忽然想起小弟弟從前是不肯理髮的。頭髮留得老長老長,媽媽叫他去理髮,他總是推三推四的不肯去。非得媽媽惱火了,拉著他去不行。

有時候,他還要發脾氣,哭著鬧著不肯剪,媽媽和理髮師把他硬按在椅子上。媽媽捧著他的頭,理髪師ー邊哄著他,一邊費勁地拿起剪刀剪,好不容易把他剪好了,但還是剪得很不整齊,一邊長一邊短的真不好看。現在他怎麼自己願意理髮了呢?

我就問他“弟弟,我記得你從前不肯理髮的, 現在怎麼肯啦?”

小弟弟有點不好意思,他說那是我小時侯的事情,還提它幹什麼?”

我聽得笑起來:"小時侯?你現在才多大呀?” 小弟弟可不服氣"那不管,反正現在總比從前 大,從前小時候不懂事,現在我懂事了……”

為了表示他真的懂啦,他一ロ氣說出許多“理髪的大道理”,說什麼“……不理髮多不衛生呀,頭髮長得老長,又難看又容易生蝨子,說不定還要喂兔子….。

我聽了覺得奇怪,連忙插嘴問他"你說什麼? 喂兔子?”

小弟弟笑了,他說: “我說溜了嘴啦” “不對,一定有什麼道理,你好好告訴我”我逼著他問。

小弟弟沒辦法了,只好告訴我"……因為"… 因為,還有個故事……”

—聽說有個故事,我就有精神了(我理髮的時候,常常愛打瞌睡,只有聽故事,才不打瞌睡呢〉。 我說“你快講給我聽聽” 下面就是小弟弟講的故事。

“你知道,我小時侯是不喜歡理髮的(他又說“小時候” 這回我為了要聽故事,就沒打岔,讓他說下去),那是因為我還小,不懂事。看見穿白衣服的理髮師叔叔,手裏拿著亮晃晃的剪子,我就害怕。

再說,叫我在高椅子上坐這許多時侯,多難受呀。理髮師叔叔還要按住我的頭,一會兒向西,一會兒向東,就不許我亂動,這多受罪。我想,頭髮長就長吧,剪它幹什麼呢?

可是,媽媽的想法就和我不一樣,要不了幾個星期,就催著叫我去理髮。我不肯去,她就死拖活拉地逼著我去,你說,我怎麼不哭不鬧呢。

有一次,媽媽才把我按上高椅子,太姐就跟著來了。大姐說家裏來了客人,叫媽媽趕緊回去,我ー聽就不哭了,心想這回好了,媽媽該帶我回去 了。’誰知媽媽並不帶我回夫,反而向理髪師叔叔說:‘勞駕,您給照顧點吧,好歹把它剪了,待會兒我再來領他。

說著就跟大姐回家啦。

這下,我氣得多厲害,我還能好好地聽理髮師叔叔擺弄不成,趁著他去拿梳子的當兒,我一下子溜下了椅子,打開門,撒腿就跑。理髮師叔叔在後邊追了來,ー邊大聲喊著別跑別跑!你的頭還沒剃好! ’路上的人看了直笑。

我可不管他,ー個勁地往前飛跑,可不能讓他逮回去受罪,我要逃得越遠越好,最好能跑到ー個永遠不理髮的地方。我好象覺得理髮師叔―叔拿著剪刀木梳喘著氣拼命地在追我。我更急了,越跑越快,也不問東西南北,盡想找個沒人的地方躲ー下。

跑呀跑的,就跑出了城,跑呀跑的,就跑到了一個大樹林子裏來了。聽聽後面沒腳步聲,回頭ー看,果真沒人追我了,我就覺得腿ー軟,倒在地上爬不起來啦。

我實在太累了,從來沒跑過這麼長的路,也從來沒到過這麼遠的地方。這是哪兒呀?四邊都是高 大的樹木。地上鋪著青青的草,開著紅紅綠綠的花,這花真香一比理髮室裏的花露水還香,一陣清風吹過,吹得人好睏啊,我就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我不知道睡了多少時間,要不是刮大風,我還不會醒呢。我聽見耳朵邊響著呼呼的風聲,睜開眼一看,奇怪,我巳經不在大樹林子裏了。我躺在一座小山坡的下面,四邊都是沙地,冷清清的沒一個人。

我想爬起來,可是我的兩條腿一點力氣也沒有,看看自己身上,蓋著一條白布単,這是哪來的呀?我想起來了,原來是理髮的時候,理髮師叔叔圍在我身上的,方オ急著逃走,也忘了脫下,現在緊緊地裹在我身上,連我的手腳都給裹起來了。

忽然又起了ー陣大風,這風真大,卷起山坡上的泥沙,向著我直蓋過來。我真害伯,連忙閉上眼。等風吹過,睜開眼一看,泥沙蓋満了我身上,只留出個頭,我覺得我的頭髮好象更長了。

我還是爬不起來,沒辦法,就閉著眼睛躺著吧,好在風已停了。

我才閉上眼睛,就聽見窸蔥窣窣的聲音,睜開眼一看,咦,不知從哪兒跳出兩隻兔子來。

我敢說,這是兩隻真真的兔子,一隻大的另一隻比較小, 嘴上長著長長的鬍子;長耳朵,紅眼睛,短尾巴,挺好玩的,我真想把他們帶回家去。

他們輕輕地跳到我身邊,(我覺得他們並不比我小了,不知道是他們變大了,還是我變小啦?)那只大灰兔俯下來,在我的鼻子上聞聞,他的長鬍子擦得我好癢呀,我簡直想打噴嚏,可是我沒打,我怕嚇走了他們。

那只小白兔也過來聞聞我,就對大兔說好新鮮的蘿蔔呀!

大灰兔點點頭說:‘真是好運氣,找到了這麼個大白蘿蔔。

BigRabbit

他們把我當做蘿蔔,你想,這多氣人呀!我忍不住嚷起來,胡說!我可不是蘿蔔’

我這ー嚷,果然嚇了他們一大跳,連忙跑了, 可是走不多遠,那只大灰兔叫住了小白免,回頭看看我,看見我還躺在那兒,他們就不逃了。

大灰兔輕輕地說:奇怪,這是個會說話的蘿蔔。

我向著他們嚷叫說,我跟你們說過,我不是蘿蔔。

小白兔聽了,向大灰兔看看,他們就大著膽,一起走過來了,他們把我上下仔細看了一遍。那只大灰兔倒是挺有禮貌地問我:‘您說您不是蘿蔔,那麼,請問您,您是ー種什麼名字的植物呢?’

我更生氣了,我大聲地喊:‘我不是什麼植物, 我是人,是個小孩子。

可是大灰兔聽了搖搖頭,他說: ‘不對,不對, 小孩子我看見過,不是這樣的。’他過來拉拉我的頭。

小孩子沒有這麼長的葉子,我看你一定是個蘿蔔。

那只小白兔也過來拉著我的頭髮叫"不錯,不錯,蘿蔔的根埋在地下,長長的葉子伸在外面,我在書上念到過,你騙不了我,你一定是個蘿蔔。

他捫硬把我當做蘿蔔,你想想,還有比這更氣人的事嗎?我真想起來跟他們吵架,可是我還是起不來,只能嚷嚷"我不是蘿蔔!我不是蘿蔔“

可是,他們不聽我的了。大灰兔跑上了山坡, 大聲地叫著"大家快來呀!我們找到了ー個會說話 的大白蘿蔔,他這一叫,立刻趕出許多許多兔子來,有大有小,有白有灰,一起向著我奔來,把我團團圍住,仔仔細細地看,嘰嘰喳喳地講著,一個說這個蘿蔔多好啊。

這麼大的蘿蔔。另外ー個說:’夠我們大家好好吃一頓呢”我想:我一定爭不過他們,就索性不聲不響看他們把我怎麼辦。

那只大灰兔向著大家叫:‘別嚷嚷啦快把這個 大蘿蔔搬回洞去,給我們兔大王看!’大家一聲答應,就把我抬了起來,我真沒想到兔子們還有這麼大的カ氣。

抬呀抬的,就把我抬進ー個大樹洞裏去,這樹洞可真大呀,簡直可以住一千隻兔子呢,可是, 我一點也不喜歡這個樹洞,又黑又潮濕,我真想回家去。

可是,他們北經把我放到地上了。我迷迷糊糊的,什麼也看不清楚。

忽然聽見有種聲音在問:‘你們……你們……抬來個什麼……什麼東因呀?’

‘大王!這是個會說話的太:白蘿蔔!’這是那只 灰兔的聲音。我想,免大王應該比這些兔子們聰明點,他一定會認出我不是蘿蔔,是個小孩子。

我就叫起來:’免子大王,我不是蘿蔔,我是小孩子’

‘你……你說什麼?’ 我聽出那聲音在發抖,一定是兔子大王嚇壞了,我抬頭ー看,果然,上邊坐著一隻老兔子,又瘦又難看,他坐在自己的尾巴上,不住地打戰抖。 ‘快放我回去,我是個小孩子’我又嚷。 小孩子?小孩子?’兔大王嘀咕著,‘小孩子是什麼……什麼東兩呢?我……我……記不起來了, 我已經……已經多少……多少年沒出洞了……我 ……我全記……記不起來了。’原來兔大王是個ロ吃的。

我說"不管怎麼樣,我總不是個蘿蔔呀!’ “那……那可說不定,,免大王說,‘蘿蔔總是 ……總是好吃的,如果……如果你不是蘿蔔……那 ……那是多麼……多麼可惜呢’

‘你們都是些笨兔子,沒有一隻聰明的。 我生氣地喊。 ‘

‘誰說……誰說……’兔大王也生氣了,’叫大……大宰相來!來看看就……就知道了。’

兔子大宰相立刻來到了,他挾著一本厚厚的書,戴著ー副老光眼鏡,可是還看不清,他在我身上聞了又聞,又翻開書本看了半天,才慢呑吞地說: ‘這……這確確實實是一種蘿蔔,ー種名貴的蘿蔔, 葉子青色長而細,根部白色大而粗,水分多,營養價值高。

我沒等他說完就叫起來啦"胡說,胡說。

可是兔子宰相不慌不忙地說:‘完完全全是真的,書上都有的,你一定沒有好好念書……書上說…。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我為什麼要聽兔子書的話呢。

兔大王就說:‘既然……既然……你不要聽,那就是說,是說……我們要吃了!’

 

哎呀!天下就有這麼糊塗的大王,這有什麼辦法呢,他本來就是個兔子大王嘛。

兔子大王就走過來了,他還說"我……我……

是最喜歡吃……吃蘿蔔葉子的,你們把他扶起來,讓我吃葉子。

兔子們就把我扶著坐起來,兔大王就開始吃起我的頭髮來。

我想:糟糕,他吃完了我的頭髮會不會吃我的頭呢,我嚇得閉上眼。

等我再睜開眼一看,原來我還坐在理髮室裏的高椅子上。”

弟弟的故事講完了。 我說:“原來你做了ー場夢” 弟弟白了我一眼 “不像你,理髮的時候,老愛打瞌睡,要沒我講故事你聽,你早睡著了” 我說,你這故事全是你自己瞎編的。” “難道你以前講給我聽的故事全是真的?” 我想想,我講的故事也全是編出來的,就沒作

聲。

理髮師叔叔倒笑起來了:“得了,得了。別說 了,我盡聽你講故事,連理髮都給忘了。”

我摸摸,己的頭,看看弟弟的頭髮,都是才剪了一半,倒是挺象個大蘿蔔。 好了,不講了,咱們理髮吧。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