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假王子-03-幸福財富與光榮名譽-(最終回)

12.01.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他回到王宮裏後, 馬上派人把王后請來,原原本本地告訴她,仙女都給他什麼法兒。王后心裏充滿著希望,深信她意中的人肯定會選擇正確的盒子, 來證明他是真王子。

蘇丹讓人在寶座前面擺下兩張桌子, 親手把兩隻盒子放在桌上,然後登上寶座,打了個招呼,一個奴隸就敞開了大廳的門。

一大群總督和王公,雍容華貴,從門外魚貫而入。沿牆擺著華麗的墊子,他們進來後,就在墊子上坐下。

就座完畢,國王第二次打招呼,拉巴康被帶了過來。他傲慢地走進大廳,俯伏在御座前面, 平靜地說道:“父王, 您有什麼旨意?”

蘇丹從寶座上站立起來說:“我兒!據你自己說你是我的兒子,有人懷疑你的話不真實。這兒有兩個盒子,其中之一裝著你真正出身的證據。選吧!毫無疑問,你一定會選到正確的一個。”

拉巴康站了起來,來到盒子前面。應當選擇哪一個呢?他考慮了許久,然後說道:“尊貴的父王! 難道世界上還有比當你的兒子更幸福的事嗎?還有比你的恩賜更珍貴的財富嗎?我決定選擇鐫有‘幸福和財富’ 的盒子。”

“過一會再看你選對了沒有, 現在你暫時回到麥迪那總督旁邊的墊子上坐下吧。” 蘇丹說完後,便向他的奴隸打招呼。

於是奧馬被帶了過來。他目光黯淡, 神色淒涼,在場的人都覺得他很可憐。他俯伏在御座下面,請示蘇丹的旨意。

蘇丹告訴他說,他必須得選擇一個盒子。

他把兩句題詞認真念了一遍,然後說道:“近來這幾天已使我意識到,幸福是多麼空幻,財富是多麼靠不住;但也使我體會到,在英雄的胸懷中自有一種永恆的財產,那就是光榮,而名譽則會像明星一般照耀著,不會與幸福同時消失。如果我要丟掉王位,那也是命中註定的。光榮和名譽啊,我選擇你們!”

他把手放在選定的盒子上,可是蘇丹命令他不許動。他又向拉巴康打個招呼,叫他來到桌子前面。拉巴康也同樣把手放在自己選定的盒子上。

蘇丹命人端來一盆麥加滲滲聖泉的聖水,用水洗淨了手,轉身向東,俯伏在地上禱告道:“我英明的主啊!在你的保護之下,幾百年來我們家中的血統一直保持純潔,從來沒有混亂過。不要讓一個壞分子辱沒阿巴西丁這個名字。在這關鍵的時刻,請你保佑我真正的兒子吧。”

蘇丹站了起來,重新登上他的寶座。在場的人緊張地等待著,幾乎連氣都不敢出,大家都是那麼安靜,那麼嚴肅,即使一個小老鼠在廳裏爬, 也聽得出聲音來。坐在後面的人伸長了脖子,從前面的人頭上向盒子望著。蘇丹說了一聲:“開盒子,” 原先用九牛二虎之力也打不開的盒子蓋,現在自動蹦開了。

在奧馬選擇的盒子裏, 放著一頂小小的金冕和一個王圭,底下墊著一塊絨墊;在拉巴康的盒子裏有一根大針和一小卷線。蘇丹吩咐兩人把盒子拿到他跟前。他伸手從墊子上取出小王冕,真奇怪,王冕一放到手中就變得大了,而且越變越大,最後終於變成了一頂真正的王冕。他把這頂王冕戴在他的兒子———跪在他面前的奧馬頭上, 吻一吻他的前額,讓他在自己應有的座位上坐下。然後他回頭對拉巴康說道:“古話說,要安分守己! 看來你得安於針線了。本來我不該赦免你的罪, 不過既然有人替你說過情,我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拒絕他,所以我就饒了你這條狗命。我勸你最好馬上離開我的國家。”

可憐的裁縫徒弟羞得無地可容,一切都被揭穿了,他還有什麼可說的呢?他跪倒在王子腳下,兩眼淚如泉湧。“你能原諒我嗎?我親愛的王子?” 他說。

“對朋友忠誠,對敵人寬容, 正是阿巴西丁王族值得驕傲的地方,” 王子一面回答,一面將他扶了起來,“安心去吧。”

“啊,我真正的兒子!” 年老的蘇丹此時非常激動,一頭倒在兒子的胸膛。王公、總督和所有的顯貴人物都從座位上站起,一同高呼:“新王子萬歲!” 在一片熱烈的歡呼聲中,拉巴康用胳膊夾著他的小盒子,悄悄溜到廳外去了。

他走到蘇丹的馬廄裏, 備好他的老馬莫爾法,便騎著出了城門,向亞歷山大走去。整個王子生涯像夢一樣浮現在他眼前。若非那只華麗的、鑲滿寶石和金剛鑽的盒子使他觸目驚心,他還真以為自己做了一場美夢呢。

他一回到亞歷山大,就去看他以前的師傅。他在師傅的鋪子門口下了馬,把僵繩拴在大門上,就向裏面走去。他師傅一下子沒有看出是他,就恭恭敬敬問他要做什麼衣服。等他仔細看了客人一眼,才認出是他的老弟子拉巴康。他迅速把夥計和學徒統統叫來。他們一看到拉巴康, 眼睛裏都冒了火,氣勢洶洶地一擁而上,用烙鐵砍他,用皮尺抽他, 用錐子紮他, 用鋒利的剪子捅他,打得他幾乎送了命,倒在一堆破舊衣服上。可憐的拉巴康就連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受到這樣的待遇。

他筋疲力竭地躺在那兒,師傅嚴厲責任他不該偷走那件衣服。拉巴康告訴他說,他回到這兒來,就是為了賠償他的全部損失,並答應按三倍的價錢來償還。可是誰還會聽信他的話呢?師傅和夥計們再一次撲在他身上,狠狠地打了他一頓,把他扔出大門去了。拉巴康渾身被打壞,衣服也撕得粉碎,爬上那匹羸馬穆爾法,朝著一家商隊旅舍走去。他在旅舍裏倒下他那疲勞的、打腫了的身子, 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覺得人生在世,煩惱多端,禍常常被認為是福,那些美好的東西,不過都是些空虛的、瞬息之間的幻影。他下決心以後不再貪圖富貴,老老實實地做一個安分守己的公民。他這樣想著,漸漸就入睡了。

第二天, 他仍舊抱定這樣的決心,並不感到後悔。看來師傅和夥計們鐵一般的拳頭,已經把他身上的惰氣徹底打沒了。

他把他的小盒子賣給了一個珠寶商, 從而得到一大筆錢。他用這筆錢買了一所房子開起裁縫鋪來。他把整個房子收拾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在窗子外面掛上一個招牌,上面寫著“成衣匠拉巴康”。然後他取出原先在盒子裏發現的針線,坐下來縫補被師傅抓得稀爛的衣服。他曾一度間斷過手藝,現在重新拈起針線,針竟然不用他抽送,自動縫了起來,而且針腳紮得很細密、整齊,比拉巴康最成功的傑作還要精緻, 這是件多麼奇怪的事啊!

不用說,一個善良仙女贈送的禮物, 即使十分細微,也是很有用處、很有價值的!這件禮物還有一個妙處,就是,無論針紮得多麼勤,那一小卷線總是綿綿不斷。

拉巴康的顧客很多,不久他就遠近皆知,成了當地最有名的裁縫。他裁好衣服,用那根針縫上第一針,針就飛快地自動縫起來,一直到衣服做完為止。不久,全城的人都成為拉巴康師傅的顧客,因為他縫得實在很漂亮,價錢又十分便宜。不過有點另亞曆山大的居民感到疑惑不解,就是,他沒有一個夥計,而且總是關著門工作。

盒子上的話———幸福與財富———實現了。這幸福與財富雖然是有限度的, 卻在人生的漫長道路上永遠陪伴著這個善良的裁縫。此時年輕的蘇丹奧馬已經威名遠著, 在每一個人的口頭被傳誦。拉巴康每次聽到人家提起奧馬的威名,聽見人家說,這個善良勇敢的蘇丹是全國人民的驕傲,深受人民的愛戴,也是所有敵人的恐怖,這個曾經當過王子的裁縫聽了心裏就想:“幸虧我還是一個裁縫,圍繞著光榮和名譽畢竟有一種極其危險的東西。”

拉巴康本本分分地過著日子,受到鄉鄰們的尊敬。假如這根針一直沒有失掉它的魔力, 那麼它現在還穿著善良仙女阿多蔡德的綿綿不絕的絲線,為人們縫製衣服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