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假王子-02-假王子與大隊人馬會合

11.30.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拉巴康搶劫奧馬的那天,正是神聖的萊麥丹月初一,因此他還有四天的時間,向埃澤魯雅石柱趕路。埃澤魯雅石柱是他熟悉的,最多不過還有兩天路遠。雖然如此,他還是匆忙趕去, 因為他害怕被真王子追上。

第二天傍晚,拉巴康看見了埃澤魯雅石柱,矗立在一個小小的高丘上,四處都是廣漠而平坦的沙石地,隔得很遠的距離就能看得很清楚。

拉巴康一看見柱子,心跳得更加迅速起來。雖然在最近兩天中,他花了足夠的時間,反復研究怎樣扮演這個角色, 但由於問心有愧,總有些猶豫不安。不過,當他一想到,他天生就該當王子時,膽子又大了起來。於是懷著信心,向自己的目標前進。

埃澤魯雅石柱附近很荒涼,沒有一家住戶。這個新王子幸虧準備了好幾天乾糧,否則,在這麼荒涼的地方要生存下來真是一個問題。

他挨著他的馬坐在幾棵棕櫚樹下,等候新的命運。

第二天, 太陽快當頂的時候,他看見一大隊馬匹和駱駝馳過平沙,向埃澤魯雅石柱走來。大隊人馬到了石柱坡下面就停住了,人們架起華麗的帳篷, 整個隊伍看來像是一個富豪的總督或酋長的旅行隊。拉巴康心想,這許多人跋涉到此,不是為了他還為誰呢?他原計劃當天就露面,叫他們認認他們未來的君主,但他把這種急切的心情壓住了,因為他狂大的野心,必須到明天才能完全滿足呢。

清晨的陽光照射在這個心滿意足的裁縫身上,提醒他現在是他改變命運時候了。他將要在這一霎間擺脫他的卑賤的命運,上升到一個君王的身旁。當他給馬戴上嚼子,準備騎著向石柱走去的時候,他認為他的行為很不對,想到真王子打破了美好的希望,心裏有多麼痛苦,不過事情已到了這個地步,他也騎虎難下了。此時他的自尊心提醒他說,憑他一表人材,即使給最偉大的國王當兒子也不足為奇。他想到這裏不禁精神百倍,跳上馬,鼓起所有的勇氣縱轡疾馳,不到一刻鐘就跑到了石柱坡下面。坡上長著許多灌木;他跳下馬來,把韁繩拴在一株灌木上,拿出王子奧馬的匕首, 向坡上走去。石柱下面站著六個青年男子和一身材魁梧,騎著一頭駱駝的人。

這個人相貌很有王者氣概,穿一件紅色的華麗長襖,戴著一頂藍色的羊絨帽子,這表明他是一個十分有錢的貴人。

拉巴康向他走了過去,給他鞠了一個躬,遞上那支匕首,說道:“我就是您要尋找的人。”

“讚美先知, 他保全了你。” 老人含著快樂的眼淚回答說;“擁抱你年邁的父親吧,我親愛的兒子,奧馬!” 善良的裁縫深被這些莊嚴的言辭所感動,心裏又高興,又慚愧,不覺撲在這位老王爺的懷抱中。

但是,新地位帶來的愉快,不過讓他盡情享受一會兒而已。

他剛離開老王爺的懷抱,就看見一個人騎著馬,匆匆忙忙越過平原向石柱坡奔來。人和馬構成一幅奇怪的景象, 馬好像性子很拗,否則就是精力已盡,不願意向前趕路, 一步一蹶, 走不像走,跑不像跑,馬上的人急得拳打腳踢,拼命驅趕它。拉巴康一眼就看出,來者正是他的坐騎莫爾法和真王子奧馬。但說謊的魔鬼已經附上他的身,他決定不管一切,硬著頭皮去維護他的偽頭銜。

馬上的人老遠就招著手。雖然莫爾法步履很艱難,他還是趕到了山腳下面。奧馬一翻身跳下馬,沒頭沒腦地往山上跑。“等一下,”他喊道,“不管你們是誰,等一等,不要上這個不要臉的騙子的當。我叫奧馬,哪個不要命的敢盜用我的名字!”

事情突然一轉變,當場的人都感到深深的意外,臉上露出驚愕的表情。白髮老人似乎特別駭異,看看這一個,又看看那一個,不知所措。拉巴康強作鎮靜,說道:“敬愛的父王,不要受這個傢伙的欺騙。據我所知,他是亞歷山大的一個裁縫徒弟,有瘋癲病,名叫拉巴康。我們不值得和他生氣,還是原諒他吧。”

這幾句話把王子氣得暴跳如雷, 咬牙切齒地向拉巴康撲去。

旁邊的人趕忙把他擋住,緊緊抓住他。國王說道:“是啊,我親愛的兒子,這個可憐的人真瘋了。把他綁起來放在我們的一匹駱駝上,也許我們能替這個不幸的人治好。”

王子的怒氣消了,他向國王哭著說:“我的心對我說,您就是我的父親,我憑我對母親的記憶向您發誓,相信我的話吧!”

“唉,上帝保佑我們,” 國王回答說,“他又亂說起來了。一個人怎麼會這樣瘋癲的!”他一面說,一面拘住拉巴康的胳膊,和他一同下山去。他們兩人騎上美麗的雕鞍,帶領著隊伍, 穿過廣漠的平沙走了。可是不幸的王子被反剪著雙手,緊緊綁在一匹駱駝上。兩個騎馬人一時不離他的左右,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這位老王爺是伊斯蘭教清淨派的蘇丹薩烏特,多年沒有孩子,後來好容易得了一個王子,實現了他長期的願望。他請了許多占星家替孩子算命。占星家一致斷定, 孩子在二十二歲以前有一場災難,他的地位要被一個敵人篡奪。為了安全起見,蘇丹將王子交給他的患難之交埃菲貝撫養,二十二年來苦苦等待著和他團圓。

蘇丹將這些情況一一講給他的假兒子聽,並對他瀟灑的英姿和威嚴的儀容表示很贊同。

他們到了蘇丹的國境後,每個地方的居民都踴躍高呼,熱烈地歡迎他們,因為王子駕臨的消息早已迅速地傳遍了城市和鄉村。他們經過的街道都用鮮花和樹枝紮起許多拱門,房子上蓋著耀眼的五光十色的地毯,人人高興讚頌真主和他的先知,感謝他們把一個這麼漂亮的王子送給他們。裁縫得到這樣的榮耀,像登了仙一樣,高傲的心快活得飄飄然起來。當然,真正的奧馬一定感覺到更加痛苦,他一直被綁著,無奈地跟在隊伍後面。在一片歡呼聲中,誰還會來管他呢?

成百萬的聲音高呼奧馬的名字。可是他,這個名字的真正擁有者,卻沒有人理會,至多只有一兩個人打聽,隊伍裏緊緊綁著的人是誰。

押護人的回答如同雷擊一樣打在王子的耳朵裏: 這是一個害羊癲瘋的裁縫。

最後,隊伍來到了蘇丹的首都。城裏已作好迎接他們的所有準備,那種輝煌燦爛的景象,是其他任何城市都無法比的。王后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可敬的婦人,帶著宮中全體人員在最華麗的殿堂上等候他們。廳裏鋪著一塊大地毯,四壁裝飾著淡青羅紗,羅紗上面點綴著金色流蘇和紐帶。懸掛在巨大的銀鉤上。

隊伍到達時天已黑了。廳裏點著五彩圓球燈,照耀得如同白晝。大廳的後面一部分更是明豔,因為那兒設有一張寶座,王后正坐在上面。這張御座是用純金作成的,鑲滿碩大的紫石英,下面鋪有四層臺階。四個最尊貴的王子掌著一把紅綢寶蓋,遮住王后的頭,麥迪那大教長拿著一把孔雀翎寶扇替她扇涼。

王后這樣等候著她的丈夫和兒子。但自從王子生下來後,她自己也沒有再看見過他。但她做了許多有意義的夢,在夢中見過她時刻不忘的人,即使王子在成千成萬的人中,她也認得他。現在,迎接王子的隊伍漸漸近了,她已聽見喧嘩的隊伍,喇叭聲和鼓號聲夾雜著群眾的呼聲,馬蹄聲在宮院裏得得地響,來人的腳步聲沙沙沙地越走越近。廳堂的門開了。臣相與人民伏在地上成行,蘇丹挽著兒子的手,從中間匆忙向王后的寶座走來。

“王后,” 他說,“我給你帶來了你長期夢念的人。”

王后打斷了他的話:“那不是我的兒子!” 她叫道,“那不是先知在夢中顯示給我的面貌!”

蘇丹正要怪王后迷信, 廳門突然開了,王子奧馬沖了進來,看守在後面追趕他。原來他鼓起周身的氣力,掙脫了他們的手。

他跑到寶座前面跪倒,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我寧願死在這裏,把我殺了吧,殘忍的父王, 我再也不能忍受這種侮辱了!”在場的人聽了都大吃一驚,一齊向這個不幸的人圍攏來。王后也驚得目瞪口呆。這時有幾個衛兵跑過來抓他,打算把他捆住。王后匆忙走下寶座,喝道:“住手!這就是我的親生兒子, 沒有錯,是他。我的眼睛雖然沒有見過他,但我的心是認識他的!”

衛兵不得不把奧馬放了。可是蘇丹, 暴跳如雷,高聲喊叫他們把這個瘋子綁起來。“這兒一切要由我決定,” 他用專橫的聲音喊道;“這兒誰也不能輕信婦人的夢寐, 得根據確鑿可靠的證據辦事。(他指著拉巴康說) 這才是我的兒子, 他帶來了我的朋友埃菲貝的信物,這把匕首。”

“那是他偷的,” 奧馬喊道,“我把真實情況告訴了他, 他反而來陷害我!” 蘇丹一貫自以為是, 哪里會聽他兒子的話啊?他命令人生拉硬扯,將不幸的奧馬拖出廳外,自己帶著王子走入起居室去了。他和王后一塊兒生活了二十五年,一直很相愛,這次卻非常生她的氣。

王后對這件事非常難過。她完全相信,蘇丹的心已被一個騙子控制住了。因為她的夢已不止一次給她明確地指出,這個不幸的人才是她的親生兒子。

在痛苦平靜一些後,她就開始打主意,如何使她的丈夫相信他犯了錯誤。要做到這一點當然是很困難的,因為冒充兒子的人交出了匕首作信物。而且她也知道,這個人還聽見奧馬親口說過早年的生活情況,這樣他就能夠很好地扮演這個角色,絕不會露出破綻來。

她把護送蘇丹到埃澤魯雅石柱去的人統統叫來,盤問經過的情形,然後同她最可信的女奴商量。她們打了這樣那樣的主意,覺得都不可行。最後,一個叫麥勒什查拉的聰明的塞加西亞老婆子說道:“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娘娘,匕首的交付人不是說過,那個名叫拉巴康的人,是一個神經失常的裁縫嗎?”

“他是這樣說的,” 王后回答說,“你提它做什麼呢?”

“你覺得有沒有可能,” 麥勒什查拉繼續說道,“這個騙子把他自己的名字加到你兒子身上了?———如果這是真的話,我倒有一個很好的辦法, 可以把騙子揭出來。不過我只能對你一個人說。” 王后把耳朵伸給她的女奴。她嘰咕了幾句, 王后聽了似乎很滿意,因而她準備馬上就去見蘇丹。

王后是一個精明強悍的女人,非常清楚蘇丹的弱點,並知道利用這些弱點。她向他表示錯了,願意認下這個兒子。不過請求他答應一個條件。蘇丹正懊悔不該對王后發脾氣,於是馬上就答應了她。她於是說道:“我很想試一試這兩個人的能力。別人或許會叫他們賽馬比劍,但那是人人都會的玩意。而我要叫他們作點費心機的事情。讓他們每人縫一件長衫和一條褲子,這樣我們就會一眼看出,誰的心思最精巧。”

蘇丹哈哈大笑道:“哎喲,虧你想得出這種聰明的事來!叫我兒子和那瘋瘋癲癲的裁縫比手藝,看誰做的袍子最精巧? 不行,這簡直是胡鬧。”

可是王后一口咬定,他已事先答應她的條件了。蘇丹是一個說話算話的人,終於同意了,雖然他發誓,無論這個瘋癲的裁縫做出多麼精緻的衣服,他也不會認他做兒子。

蘇丹親自去見他的兒子,告訴他說他母后突發奇想,堅持要他親手做一件長袍。他要求他聽從母后的心。善良的拉巴康高興得心花怒放, 偷偷想到道:“如果要我做衣服, 王后很快就會鐘愛我了。”

蘇丹叫人收拾出兩個房間,指定給王子一間,另一間指定給這個裁縫,他們就在這兩個房間裏各顯神通。每人得到一段足夠的衣料,還有剪刀和針線。

蘇丹很想知道他的兒子究竟縫了什麼樣的袍子;王后的心也怦怦跳個不停,她不知她的計策會不會成功。他們讓這兩人工作了兩。到了第三天,蘇丹叫人去請王后。王后來了後,他分別派人去取袍子,並把它們的主人也帶來。拉巴康揚揚得意地走進來,面對蘇丹驚異的目光展開他的袍子。“看吧,父王,” 他說,“看吧,尊貴的母后,這難道不是一件傑作嗎?我敢和手藝最精的宮廷縫紉打賭,就是他也做不出這樣精緻的衣服來!”

王后微微一笑, 回頭向奧馬說道: “你拿得出什麼呢,我兒?” 奧馬憤怒地把衣料和剪刀扔在地上。“我只學過騎馬舞劍,我的槍能擊中六十步遠的目標。我不會做針線,開羅總督埃菲貝的養子也不屑幹這種事。”

“我才是我主人的真正兒子,” 王后驚叫道。“啊!讓我擁抱擁抱你,叫你一聲兒子吧!請原諒,我的夫主,” 她接著說,同時轉向著蘇丹,“請原諒我用了這個計策來證明。難道你現在還辨別不出,哪一個是您的兒子?你的兒子縫的那件長袍誠然是很貴重的,但是我很想問問他,是在哪一個師傅那兒學的手藝?”

蘇丹呆呆地坐著,猶豫不決,一會兒看看王后,一會兒看看拉巴康,拿不定主意,拉巴康不小心露出了馬腳,雖然極力裝鎮靜,還是窘得雙頰通紅,坐立不安。“這種證明不能令人折服,”

蘇丹說,“感謝安拉,我倒有一個辦法,可以弄清楚我是不是受了騙。”

他命人備好跑得最快的馬,跨上雕鞍向城外不遠的一座樹林裏馳去。古老的傳說,講過樹林裏有一個善良的仙女,名叫阿多蔡德,曾經幫助他家歷代的國王, 替他們想辦法解決疑難的問題,蘇丹現在就是跑去找她,請她幫助自己。

樹林中央有一塊空地, 四周長著高大的杉木,據說仙女就是住在這兒。這是一個沒有人跡的地方,因為自古父子相傳,對這個地方有一種恐懼的心理。

蘇丹到達這兒後,翻身下馬,馬韁繩拴在一棵樹幹上, 跑到空地中央,說道:“仙女呀, 據說我的祖先遭到困難的時候, 你就向他們提供很好的辦法。如果真有這樣的事,那就請你不要拒絕他們的子孫的請求,在凡人的理智解決不了的問題上請您指引我吧。”

他剛說完最後一句話,杉樹就裂開了,一個戴著藍色角狀頭冠、身穿淡藍色禮服的女人走了出來。

“你的來意我已知道了,蘇丹薩烏特,你的本意是很好的,所以我應當也幫幫你的忙。你把這兩個盒子拿回去吧,叫那兩個要當你兒子的人選擇一個。我知道,真的就是正確的,如果是你的真兒子一定會選對。” 戴面紗的女人說話,就遞給他兩個小小的象牙盒子。那盒子鑲滿珠寶,光彩照人,蓋子上用金剛石嵌著字。蘇丹想打開看看, 可是打不開。

在回家的路上,蘇丹不停地想,盒子裏究竟裝著什麼呢?為什麼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打不開呢?蓋子上雖然嵌著字,但看不出什麼破綻,因為一隻盒子嵌的是“光榮和名譽”,另一隻嵌的是“幸福和財富”。蘇丹暗自斟酌, 兩方面同樣令人愛不釋手,同樣富於誘惑力,連他也不知道選擇哪一方面好。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