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假王子-01-老實的成衣匠拉巴康

11.30.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原著 (德國〕豪夫

很久以前,一個老實的成衣匠,名叫拉巴康,在亞歷山大一個名師那兒學手藝。拉巴康的手藝精湛,他做得一手好針線。說他不務正業也冤枉了他。不過拉巴康確實很奇怪。他經常一口氣縫幾個鐘頭,聯手裏的針都冒了火花, 線也發出煙來。這時他倒也有些與眾不同。但是他更多的時間是坐著沉思默想,兩隻眼睛望著遠方發呆,樣子非常奇怪。他師傅和其他學徒每見他擺出這副神氣,都說道:“拉巴康又大模大樣起來了。”

星期五禱告完畢後,別人都和平常一樣回家工作,拉巴康卻穿著一身美麗的衣服———這是他千方百計節省下來的———走出清真寺,邁著高傲的步子,在城裏廣場上和街道上悠閒地散步 。如果這時他的夥計問候他一聲“祝你平安” 或“老朋友拉巴康,你好?” 他動一下手就算是看得起那人了,最多也不過貴族式地點點頭。有時他師傅和他開玩笑說:“你真像一個王子,拉巴康。”

他聽了十分得意,不是回答一句:“您也看出了這一點嗎?” 要不然就是:“我歷來就是這樣想的!”

老實的成衣匠拉巴康很久以來一直就是這樣奇怪。他師傅也不與他計較,因為他只有這點傻氣外,人倒是很善良的,手藝也很精細。有一天,蘇丹的禦弟澤林經過亞歷山大,送來一件禮服請師傅修改。師傅把工作交給拉巴康,因為他做得最好。到了晚上,師傅和徒弟們辛苦了一天,需要休息,都走了。拉巴康有心事,忍不住又回到店裏來,禦弟的衣服掛在那兒呢。他站在禮服前面胡思亂想,不想離開,時而稱讚光彩奪目的刺繡,時而讚美呢絨的虹彩。他喜歡的不得了,非穿一穿不可。真奇怪, 正合適,好像就是給他做的。“我不也是一個王子嗎?” 他喃喃到,在房間裏走來走去。“師傅不是說過,我像一個王子嗎?” 徒弟穿了

這衣服,似乎蒙上了一層純帝王的思想, 一心以為自己是一個掩埋了的王子。他決定以王子的身份出門去走走,待在這兒沒有意思,這兒的人太愚蠢,直到現在還看不出,他雖然表面上幹著一行卑賤的行業,實質上倒是一位天生的貴人。在他看來,那件華麗的衣服是一個好心的仙女給他送來的。因此他非常謹慎,不把這樣貴重的禮物看輕了。他把僅有的錢揣在身邊,趁著夜的黑暗, 走出亞歷山大的城門。

新王子在漫遊的旅程中到處引起反響,因為他那一身華麗的衣服,那一副高貴的王者氣派, 與一個騎兩腳馬的人實在不相配。如果有人問起他原因, 他總是很神秘地回答說,這有他自己的理由。後來他發覺步行實在不好,就僅花了幾文錢,買了一匹老馬騎著。這匹馬對他倒挺適合,既鎮靜,又溫順,不會給他帶來麻煩。不然的話,他得表現出高明的騎藝來。他哪兒會有這種本事呀?

這天,他騎著他的莫爾法———這是他替馬起的名字———在街上走著的時候,遇到一位年輕人,他想路上有人聊聊天, 就會覺得路程短了許多所以就和這位青年人聊起來。

這位年輕人是一個開朗的青年,長得相當漂亮, 十分能和人打交道。他很快就和拉巴康,東拉拉,西扯扯。很巧,他和拉巴康一樣,也是出門來瞎跑的。他的名字叫奧馬,是開羅的晦氣總督埃菲貝的侄兒。他叔父臨死時叮囑他一件事,現在他來回奔波,就是為了把這件事辦妥。拉巴康卻不肯那麼坦誠地談出自己的真情,他只告訴奧馬,他是一個世家子弟, 出門來消遣一下。

這兩個青年彼此很投緣,一起向前走去。第二天,拉巴康向他的旅伴奧馬打聽, 他到底要做什麼。他聽了奧馬的回答很吃驚,原來奧馬從小就由開羅總督埃菲貝撫養,沒有見過親生父母。不久以前,埃菲貝遭到敵人的襲擊,連打三次敗仗,受了致命的創傷,在被迫逃走時才向奧馬吐露, 他不是他的侄兒,而是一個大君的兒子。大君懾於占星家的預言,把年幼的王子遣發出宮,發誓等到他滿二十二歲那一天才和他見面。埃菲貝給了他一把鑲著鑽石與翡翠的匕首,沒有說出他父王的名字,但再三叮囑他說,下月是萊麥丹月,初四是他滿二十二歲的日子,一定要在這天趕到埃澤魯雅石柱下面去, 有人在那兒等著他。石柱在亞歷山大東邊,離亞歷山大還有四天的路。他見了他們,把匕首遞上,同時說一聲:

“我就是你們尋找的人。” 如果他們回答:“讚美先知,” 他答應了你。 ———就可以跟他們走,他們會把你帶到你父親那兒去。

匕首

裁縫徒弟拉巴康聽了這番話很吃驚。從此以後,他用嫉妒的眼光看著王子奧馬,一想到命運的不公, 就怒火中燒:雖然此人已經當上顯赫總督老爺的侄兒,命運還要給他王子的榮譽;而他呢?儘管具備當王子的每一個條件,卻只讓他出生在一個卑微的家庭裏,過著平凡的生活。生活好像故意羞侮他一樣。他把自己和王子作了一番比較,他不得不承認,王子的相貌確實很漂亮:

水靈靈的眼睛,彎彎的鼻子,溫文嫻雅的外表,總之,討人歡喜的外貌他都有了。雖然他看出他的旅伴有許多優點,但還是覺得,他拉巴康一定會比這個真正的王子更得君父的寵愛。

這些想法終日糾纏著拉巴康,一直到他在下一站旅舍裏睡著了的時候,還盤繞在他的腦子裏。第二天他一睜開眼睛,看見睡在旁邊的奧馬。他睡得多麼香呀,可能正在做著美夢,享受他命中註定的幸福呢。他突然中生起起歹心,打算用詭計或暴力,把命運拒絕給予他的東西搶過來。王子的腰帶上插著一把匕首, 是他回家的信物, 拉巴康趁他還沒察覺,輕輕拔了出來,準備刺入人他的胸膛。可是,裁縫徒弟的心靈到底是善良的,一想到殺人的勾當,就害怕起來了。結果他只偷走了匕首,叫人準備好王子的快馬,騎著逃跑了。等到奧馬醒來,發現自己的希望破滅時候,他那無恥的旅伴已經走出好一大段路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