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蟋蟀奇遇記 1

02.27.2010, 遊記, by .

蟋蟀

蟋蟀奇遇記

賈斯特是一隻土生土長的鄉下蟋蟀,它和所有的同類一樣,長著六條細細的腿,頭上有兩根長長的觸鬚, 背上有一對翅,身長一英寸左右,滿身沾著污泥。賈斯特住在美國康涅狄格州一棵老樹的樹墩裏,一個偶然的機會使它經歷了一次意想不到的奇遇,並且聞名於世。 那是一個春天的上午,天氣很暖和,賈斯特正坐在樹墩上東張西望,忽然聞到了一股香腸的味兒,那是從一個野餐籃子裏散發出來的。 草地上有一大群人正在野餐,他們又唱又跳,根本沒注意到一隻蟋蟀跳進了他們的野餐籃子。籃子裏美味的食品實在太多了,賈斯特又過於貪嘴,最後它撐得動都動 不了,索性在裏面睡起覺來。 賈斯特醒來後大吃一驚,它感覺到自己已不在草地上,而是在一列叮哐叮哐向前賓士的火車上。 籃子裏的烤牛肉麵包緊緊地壓在它身上,它沒法挪動,就是跳出去也無濟於事,火車每行駛一分鐘,它就離它住的樹墩遠幾公里。賈斯特心慌意亂,不知如何是好。 火車終於停了下來,籃子被拎下了車,那些人吵吵嚷嚷地出了車站。不能再跟著走了,天知道他們會去哪兒!賈斯特心一橫,不顧一切 地掙脫了重壓往外跳去,它落到了一堆垃圾上。 賈斯特在垃圾堆裏呆了三天,漸漸熟悉了周圍的環境。它置身的地方是一個喧 鬧的地鐵車站,到處是川流不息的人群和嘈雜的人聲,它連一步都不敢動,更別說設法回家了。賈斯特煩悶地叫了起來,它的叫聲在寂靜的深夜裏傳得很遠。 男孩馬裏奧首先聽到了蟋蟀的叫聲。 馬裏奧是個守報攤的孩子,每逢星期六他都到爸爸的報攤上 照管生意。他們家很窮,賣報的收入勉強能夠維持生活。平時馬裏奧要上學,而週末他幾乎通宵不睡,盡力多賣幾份報紙雜誌。 馬 裏奧溜出了報攤,朝發出聲音的地方走去。聲音時斷時續,男孩走走停停,最後他終於在垃圾堆底下的裂縫裏找到了賈斯特。 “啊! 一隻蟋蟀!”他驚叫起來。 馬裏奧盡可能輕地把賈斯特捉起來,放在手掌心裏,回到報攤上。他拿來一張紙手絹,小心翼翼地 揩掉蟋蟀身上的污垢,然後找來一個火柴盒把它放了進去。 馬裏奧的爸爸媽媽來接替他了。 “我 找到了一隻蟋蟀!”男孩高興地告訴父母,並打開火柴盒讓他們看,“我要養著它。” 媽媽仔細看了看那只又黑又亮的小蟲 子,宣佈說:“扔了它,它會招來滿屋的蟋蟀的。” 馬裏奧的快樂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知道,跟媽媽爭辯是沒有用的。媽媽要 是打定了主意,跟她講道理還不如跟第八街的地下鐵路去講理呢。 可他實在捨不得扔掉蟋蟀,便鼓足勇氣說道:“媽媽,我從 來沒有養過狗,也沒有貓,沒有鳥,什麼也沒有。好不容易有了一隻蟋蟀……”他的眼睛裏湧出了淚水。 “既然有了,就留著吧,”爸爸說話了,“他可以把蟋蟀留在報亭裏養著。” 媽媽歎了一口氣。“哦,好吧,”她說,“要是蟋蟀引來了壞朋友或者招來了災禍,就得扔了!” “好的,媽媽。”馬裏奧快活地回答。 馬裏奧一家鎖上報亭回去睡覺了。一個老鼠飛快地跑了過來,從報亭下木板的寬裂縫裏鑽了進去。 這只老鼠名叫塔克,它就住在地下鐵道車站的一根廢棄不用的排水管裏。它喜歡到處搜集破爛,閒暇時坐在排水管口子上,看看周圍忙碌的景象,偶爾偷聽一下人們的談話。要知道,老鼠,還有其他的小動物,是能夠聽懂人的話的,而人卻聽不懂它們的話。 塔克聽到了馬裏奧一家的爭論,他一向熟悉這個報亭,就急不可耐地前來拜訪新鄰居了。 “喂,喂,你醒著嗎?”塔克壓低了聲音,問道。 賈斯特正舒適地蜷縮在火柴盒裏睡覺,它被叫醒了,從火柴盒中探出身子說道: “誰呀?誰在叫我?” “我是老鼠塔克,你是一隻蟋蟀嗎?我從來沒有見過蟋蟀呢。” 塔克跳到凳子上,仔細地打量著黑色的小昆蟲,讚賞地說。 “我叫賈斯特。我以前見過老鼠,在康涅狄格州,我有好幾個老鼠朋友。” “康涅狄格州?那是什麼地方?你怎麼到紐約來的?”塔克好奇地問。 “這裏是紐約?”蟋蟀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它做夢也沒想到會到這麼遠,這麼著名的地方來。 “是啊,我們就在紐約時報廣場的地下車站裏,怎麼,你不知道?” 蟋蟀把自己的經歷告訴了老鼠,然後歎了一口氣,若有所思地總結了一句:“我想我再也回不去了。”

返回到水孩子第六章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