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海螺姑娘

08.15.2017, 睡前故事, by .

從前在某地方有姐妹三個:金姑娘、銀姑娘和海螺姑娘。這姐妹三人,聰明能幹,都長得跟山上的鮮花一樣。姑娘們的美麗出了名,從遠近村寨來求親的青年,就像春天的蜜蜂似的你來我往,永遠沒個完。可是,金姑娘和銀姑娘眼界高、性情刁鑽,不是嫌這個窮,就是嫌那個醜,挑來挑去沒有挑上一個中意的。海螺姑娘可不像她兩位姐姐,年紀雖小,心地卻善良淳厚,只想找一個勤勞的年輕人過日子。

這一天清早起來,金姑娘背著金水桶去背水,剛推開大門,嚇得她趕緊退回來,原來一個又老又髒的乞丐裹著一件破毯子衣服睡在門前,擋住了她的去路。

金姑娘把手一揮,厭惡地說:

“讓開,讓開,讓開我金姑娘背水的路。”

老乞丐微微睜了睜眼,帶答不理地說:

“姑娘你去背什麼水,這麼要緊?”

金姑娘撇了撇嘴,說:

“阿爸要水釀酒,阿媽要水打酥油,金姑娘我要水洗頭髮,怎麼不要緊?”

老乞丐又把眼閉上了,說:

“我起不來,你要背水就從我身上跨過去。”

金姑娘頭一揚,滿不在乎地說:

“我跨過阿爸會議的地方,也跨過阿媽談話的地方,為什麼就不能跨過你!”

說完,金姑娘氣沖沖地從老乞丐身上跨了過去。

第二天輪到銀姑娘去背水。她背上銀水桶,把大門推開,看見門口躺著一個老乞丐,嚇得她倒退了兩步,說:

“讓開,讓開,讓開我銀姑娘背水的路。”

老乞丐瞧了她一眼,說:

“姑娘妳去背什麼水,這麼要緊?”

銀姑娘很不耐煩,把眼一瞪說:

“阿爸要水釀酒,阿媽要水打酥油,銀姑娘我要水洗頭髮,怎麼不要緊!”

老乞丐把毯子衣服裹了裹,閉上眼,說:

“你要背水就從我身上跨過去,我起不來。”

銀姑娘翹起嘴巴說:

“我跨過阿爸會議的地方,也跨過阿媽談話的地方,為什麼就不能跨過你!”

銀姑娘抬起腳跨過老乞丐,背水去了。

到了第三天,輪到海螺姑娘去背水。清早起來她高高興興地背上海螺水桶,剛把大門推開,使她吃了一驚,只見門前躺著一個又老又髒的乞丐。海螺姑娘可憐老乞丐年老,不忍驚動他,輕輕地把他喚醒,說:

“請你讓開路,我去背水。”

老乞丐卻躺著不動,眼也不睜,說:

“我又沒有擋住你的路,你可以從我身上跨過去。”

海螺姑娘說:

“我沒有跨過阿爸會議的地方,也沒有跨過阿媽談話的地方,我也不能跨過你。”

她輕手輕腳地從老乞丐的身旁繞了過去,一路唱著,直奔河邊。河邊的楊柳已經抽出綠茸茸的嫩芽,河水潺潺地流著。她卸下背上的海螺水桶,蹲在河邊上,捧起清涼的河水喝了幾口,然後拿起海螺瓢,一瓢一瓢地舀滿一桶水。這時卻為了難,沒有人在背後托一把,怎能背得起來呢?她瞧了瞧四周,靜悄悄地連個人影都沒有,正在發愁,只覺得眼前一閃,那個老乞丐站在面前。他不像在門前躺著時那樣半死不活的樣子,卻顯得精神飽滿。他對姑娘說:

“海螺姑娘,我來幫你把水桶托起來。”

海螺姑娘當然高興啦,就蹲下來,後背貼著水桶,把皮條套在肩上。老乞丐卻好像故意和她為難,有時抬得高了,有時抬得低了,老是不合適,姑娘站了幾次,都沒站起來。最後一次總算背起來了,可是皮條沒有束緊,海螺水桶滑下來,落在石頭上摔得粉碎,水流滿地。姑娘心疼水桶,又怕回家挨阿爸阿媽罵,掩面低聲哭了。

老乞丐卻不著急,反而笑嘻嘻地說:

“一隻水桶有什麼稀罕,我照樣賠你一隻。”

海螺姑娘並不回答,哭得更厲害了,心想:“你這樣窮拿什麼賠!這不是普通的水桶,是海螺做成的,買都買不到。”

哪知道老乞丐有辦法。他把一片片海螺拾起拼湊在一起,然後對姑娘說:

“海螺姑娘你來瞧,水桶不是好好的嗎?”

姑娘哪里相信,心裡說:水桶明明摔得粉碎,別來哄我了。但是她忍不住瞅了一眼。可真怪,海螺水桶果然完完整整,端端正正放在那兒,裡面還盛滿了清水。她高興得幾乎唱起來了。她想:老乞丐一定不是平凡人,是個仙人。她向老乞丐謝了又謝,說:

“你真是個好人,救了我;我能幫您一點忙嗎?”

老乞丐說:

“我今晚沒有宿處,想在你家灶房裡歇一夜。”

姑娘聽了卻有些為難,說:

“怕阿媽不答應,她最討厭乞丐。不要緊;我去懇求她。”

老乞丐說:

“姑娘,不用懇求;如果阿媽不答應,你就把水桶裡的東西送給她。”

姑娘摸不清水桶裡有什麼。她相信老乞丐不是一個平凡人,也就不再追問,背起水桶回了家。

姑娘一面向銅缸裡倒水,一面向阿媽說出了老乞丐要借宿的事;阿媽眉頭蹙成一個大疙瘩,沉吟著:

“怎麼能讓一個又老又髒的老乞丐來我家的灶房裡過夜?……”

這時只聽吧噠一聲從水桶掉出一個黃澄澄的東西,姑娘忽然想起乞丐的話,說:

“他還說把水桶裡的東西送給阿媽。”

阿媽拾起一看,是一隻黃金打成的戒指,喜得眉開眼笑,說:,

“好了,就讓他在灶房裡過夜吧!”

晚上,晚飯吃過了,一家人都圍坐在一起談天。阿爸喝著酥油茶,阿媽紡著羊毛。談著談著,談到了姑娘們的親事。

金姑娘說:

“我要嫁給印度的王子。”

銀姑娘說:

“我要嫁給內地的王子。”

阿爸問到海螺姑娘,她卻—時回答不出。這時老乞丐忽然走進來,對阿爸阿媽說:

“我給海螺姑娘作個媒吧,像這樣美麗善良的姑娘應該嫁給貢澤拉。”

貢澤拉是誰呀?他住在哪裡?大家都不知道,也沒聽人講過。阿爸和阿媽心想:這個瘋瘋癲癲的老乞丐還能認識什麼有名望、有地位的人。他作的媒,一定也是個乞丐。想到這裡,把頭搖了又搖。金姑娘和銀姑娘在一旁交頭接耳,不住地衝著海螺姑娘冷笑。

老乞丐轉過身問海螺姑娘:

“貢澤拉是個好人,你願意嫁給他嗎?”

姑娘說:

“我不知道他是誰。”

老乞丐說:

“你相信我,我不會騙你,貢澤拉會使你幸福。”

海螺姑娘想起早晨的事情,她相信老乞丐不會騙她,點了點頭說:

“我相信你,我願意嫁給貢澤拉,可是他住在哪裡?他又是什麼人呢?”

老乞丐說:

“你真是個聰明的姑娘,要找貢澤拉跟我去,順著我的拐杖劃的印子走,你就會走到他住的地方。”

老乞丐說完,朝門外走去;海螺姑娘也跟著往外走。阿爸和阿媽看攔擋不了,賭氣說:

“你去可不要後悔,家裡再也不許你回來。”

金姑娘和銀姑娘卻在一旁冷嘲熱諷。

海螺姑娘走出大門,老乞丐早去得無影無踪;天空掛著明晃晃的月亮,照得地上通明,她順著拐杖劃的印子走下去。

月亮向西方落去,太陽從東方升起,也不知走了多少路,來到一個大牧場。牧場上聚集著成百成千隻綿羊,像是一叢叢花朵。姑娘問放羊的牧人:

“你看到有一個老乞丐從這兒過去嗎?”

牧人說:

“沒有。我只看見貢澤拉剛剛從這兒過去,這些羊都是他的。”

海螺姑娘向牧人道過謝,又往前走,走著走著又碰見一個放牛的。她問:

“你看見一個老乞丐從這兒過去嗎?”

放牛的牧人說:

“沒有。我只看見貢澤拉剛從這兒過去,這遍山遍地的牛都是他的。”

姑娘辭別了牧人又往前走去,走了很久,又碰見一個放馬的,姑娘問:

“你瞧見一個老乞丐從這兒過去了嗎?”

放馬的牧人說:

“我只看見貢澤拉剛從這兒過去,我放的馬都是他的,你要找他向前去吧!”

一連三個牧人都這樣回答,說得海螺姑娘疑疑惑惑,一邊走著一邊尋思:貢澤拉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牛馬?老乞丐就是貢澤拉嗎?難道我就嫁給一個年老的乞丐嗎?她正在尋思,猛然抬頭瞧見草壩子的盡頭,隱約地有一座官殿式的高樓放射著輝煌的金光。

姑娘遇見一個白髮的老人,她問:

“老人家你看見一個老乞丐從這兒過去嗎?”

老人笑瞇瞇地回答:

“沒有,沒有老乞丐,只是貢澤拉剛從這兒經過。”

姑娘又指著遠方的宮殿問:

“請問那兒是什麼廟子,供的是什麼菩薩?”

老人的臉色越發溫和了,說:

“姑娘,這是貢澤拉的宮殿,不是廟子,你順這條路走吧,他正在等你。”

姑娘謝了白髮老人,朝著宮殿走去。她的腳步踩過的地方,象魔術似地從地下湧出一叢叢鮮花,五色繽紛,發射出噴鼻的香味,迎風招展,好像歡迎貴客降臨。鮮花隨著姑娘的腳步開放,砌成一條五彩花朵的道路,把她一直送到官殿前。

姑娘踏上官殿的台階,大門馬上打開了,貢澤拉帶著他的侍從,捧著彩虹一樣的衣服和珍珠、珊瑚、綠松石鑲嵌的首飾來迎接她,向她求親。她見貢澤拉是一個年輕英俊的王子,心裡很喜歡,就答應了親事。這時,她才知道老乞丐就是貢澤拉裝扮的。

貢澤拉坐在金床上;海螺姑娘穿上彩虹一般的衣裳,戴著珍珠、珊瑚和綠松石鑲嵌的首飾坐在銀床上,他們選擇了一個吉祥的日子,在這座宮殿裡成了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