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冷酷的心-09-變成了勤勉老實的人-完結篇

12.03.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他們談了這些話。可是到了晚上,他又三番五次聽見那個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輕輕地說道:“彼得,弄一顆溫暖的心吧!” 他一點也不後悔殺死了她。但當他對僕人們說,他的妻子外出旅行去了時,他總是想,她到底去哪兒旅行了呢?他這樣度過了六天,每晚上都聽見這個聲音,腦子裏時刻都忘不掉那個森林精靈和他的可怕的恐嚇。但是在第七天早上, 他從床上跳起來,叫道:“是呀,我要試試,看能不能弄到一顆溫暖的心, 因為我胸中這塊冰冷的石頭,不過使我的生活變得十分枯燥、十分空虛罷了。” 他迅速穿上禮拜日穿的外衣,騎上馬,向樅丘馳去。

他在樹木長得特別茂盛的樅丘翻身下了馬,把韁繩拴在樹上,快步向丘頂走去。他一來到那棵龐大的樅樹前面,就念起他的咒語來:

寶藏家呀,在這綠色的樅樹林,你已經有了好幾百歲的年齡。

土地皆你有,若有樅樹在其間,你只和禮拜日生的孩子相見。

他剛一念完, 小玻璃人就出來了, 但不像以前那樣和藹可親,而是很憂鬱悲慘。他穿著一件黑玻璃小外套,一條長長的黑紗從帽子上飄下來。彼得心裏清楚,他哀悼的是誰。

“你找我幹什麼,彼得·蒙克?” 他用低沉的聲音問道。

“我還有一個願望呢,寶藏家先生。” 彼得耷拉著兩隻眼睛回答說。

“石頭心還能夠有願望嗎?” 玻璃人說,“你已得到了你所需要的一切,我很難滿足你的願望了。”

“可是你曾經答應過我提三個願望, 還有一個我始終沒有提哩。”

“但假如荒謬的話,我可以拒絕的。” 森林精靈繼續說,“好吧,我倒很想聽聽,你到底想要什麼。”

“請你現在就取出這塊死石頭,還給我那顆活的心。” 彼得說。

“當初和你作那交易的是我嗎?” 小玻璃人反問道,“我是給人財富和冷酷的心的荷蘭人米謝爾嗎?你必須到他那兒去尋找你的心。”

“唉,他再也不願還給我了。” 彼得悲哀地回答說。

“我很同情你,雖然你這人可惡透了。” 小玻璃人想了一會之後說道。“不過由於你的願望並不荒謬,至少我可以不必拒絕給你説明。聽我說,要靠什麼力量奪回你的心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用計謀或許辦得到,可能還十分容易;因為米謝爾畢竟只是一個愚蠢的米謝爾,雖然他自以為聰明絕頂。你就徑直去找他吧,可得按照我的吩咐行動。” 於是他在各方而後旨點他一番, 並給了他一個小小的、潔白的玻璃十字架:“他決不能害掉你的性命,

而且假如你拿這個對準著他祈禱的話,他會饒過你的。拿到了你想要的東西之後,再到這兒來見我。”

彼得·蒙克接過十字架, 把每一句話都牢牢記住,又去往荷蘭人米謝爾的寓所去了。他喊了三遍他的名字,巨人立刻出現在他的面前。“你打死了你的女人?” 他邪惡地大笑著問道。“我也會那麼幹的, 她竟拿你的財產送給一班叫化子。不過你必須出國一些時候,因為人們假如老不見她,就會喧嘩起來的。我知道你急需錢,而且是來拿錢的, 對嗎?”

“你猜對了,” 彼得說,“但是這次需要很多, 因為到美洲去遠得很呢。”

米謝爾在前面走著,領他來到他的房子裏。他打開一架裝滿許多金錢的櫃子,取出一錠一錠的金子來。當他點著數目放到桌子上時,彼得說道:“你真是個狡猾的傢伙,米謝爾,你把我騙了。你說你已經拿了一塊石頭放到我的胸膛裏,而我的心你卻拿走了!”

“難道不是這樣嗎?” 米謝爾驚訝地問道,“難道你還感覺到有一顆心嗎?它不是冷冰冰的嗎?你還有害怕或憂愁嗎?你還能因什麼事感到悔恨嗎?”

“你不過是不讓我的心再跳動罷了,它仍然在我胸膛裏。埃澤希爾的情形也是這樣。他對我說你騙了我們。要從一個人的胸膛裏取出心來,而他竟不知不覺,又沒有任何危險,這是你絕對辦不到的,非得會法術的人不可。”

“不過我向你保證,” 米謝爾生氣地叫道, “你,埃澤希爾,以及每一位和我有過來往的財主, 都和你一樣有著這種冰冷的心,他們自己的心都在我這房間裏面。”

“呀,你可真會撒謊!” 彼得哈哈大笑道,“這種鬼話你只有拿去騙別人。你以為,我在旅行的途中沒見過這種手法嗎?你房間裏的這些心全是用蠟制的假貨。像個大財主,我的確承認這一點,不過你不懂得法術。”

巨人氣極了, 砰的一聲打開房門。“你進來把這些標籤再念一念。那一顆,你看吧,就是你彼得·蒙克的心; 你不見它是怎樣跳動著嗎?難道這是用蠟做出來的嗎?”

“跳也是用蠟做的。” 彼得回答說,“一顆真正的心並不是那樣跳動的,我自己的心還在我的胸膛裏哩。不,你一點也不懂法術!”

“不信我證明給你看!” 他怒氣衝衝地叫道,“我要叫你親自感覺出來,這個才真是你的心。” 他把心拿著,撕開彼得的緊身衣,從他胸口取出一塊石頭給他看;又拿起那顆心,在上面吹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原來的位置上。彼得馬上感覺到它在跳動,同時重新有了愉快的感覺。

“你現在覺得怎麼樣?” 米謝爾笑嘻嘻地問道。

“不錯,你說得很對。” 彼得回答說,迅速偷偷地從衣袋裏拿出了十字架。“我真沒有料到,你居然有這種本事!”

“那還能錯嗎?現在你可知道我是懂法術的了。來吧,讓我把這塊石頭重新給你裝進去。”

“慢著,米謝爾先生!” 彼得叫喊著,向後退了一步,拿起十字架對準著他。“真是抓耗子得把香腸拋,這回你可上了當了。”

接著他就虔誠地祈禱起來。

於是米謝爾變得越來越小,倒在地上扭來扭去,像條蟲子一樣,同時不住口地悲歎、呻吟。其他的心也全都抽搐、跳動起來,發出嘀滴答嗒的響聲,像在一個鐘錶匠的作坊裏一般。彼得嚇得心驚膽寒,不要命地跑出那間房子和大門。他手腳並用,沿著石壁就往上爬,他聽見米謝爾從地上跳起來,在他後面破口大罵,暴跳如雷。他爬上石壁後,就向樅丘跑去。這時忽然來一陣可怕的暴風雨,雷火打在他左右兩旁,把樹木擊得粉碎。但他並沒有受到絲毫損傷,安全地到達了小玻璃人的境界。

他的心由於自慶又恢復了跳動能力而愉快地跳動著。這時他回憶起過去的一段生活,不禁毛骨悚然, 正如他想起後面那一陣暴風雨,把兩旁美麗的樹木擊得粉碎的情形一樣。他想起了美麗的麗斯貝特,他那可愛善良的妻子,他因為吝嗇而把她打死了。

他深深感覺到自己實在是人中敗類。當他來到小玻璃人的山坡邊時,不禁傷心痛哭起來。

寶藏家坐在那棵樅樹下面,嘴裏叼著一支小煙斗,看樣子比原先高興些了。“你為什麼哭, 燒炭的彼得?” 他說,“你難道沒有得到你的心嗎?那個冷東西仍在你的胸膛裏嗎?”

“唉,先生!” 彼得唉聲歎氣地說,“我帶著那顆冰冷的石頭心的時候,從來沒有哭泣過,我的眼睛就像七月的土壤一樣幹燥。可是現在,我原來的這顆心為了我的所作所為幾乎要破碎了!我把欠我債的人逼得走投無路,我讓惡犬去咬窮人和病人;

你自己也親眼看到,我的鞭子是怎樣落到她那美麗的額頭上的!”

“彼得!你以前的確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罪人!” 小人兒說道,“金錢和懶惰讓你墮落了, 使你的心變成了石頭,再也感覺不到快樂、悲哀、悔恨或同情。不過懺悔是可以贖罪的。只要我知道,你真正悔恨以前的生活,我還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的。”

“我不再抱任何希望了,” 彼得回答說,同時悲哀地低下他的頭。“我是完蛋了,我這一輩子再也不會快活了。我孤零零地活在世界上幹什麼呢?我那樣對待我的母親,她絕對不會寬恕我的;或許我已經把她折磨死了,我這個惡棍!還有麗斯貝特,我的妻子!不如你也把我打死吧,寶藏家先生!這樣可以一下子結束我這悲慘的一生。”

“好,” 小人兒說,“假如你沒有別的願望, 那就按照你的話辦吧。我的斧頭就在手邊。” 他從容地從嘴邊取下他的小煙斗,磕一磕收了起來,慢騰騰地站起身,走到樅樹後面去了。彼得眼淚汪汪地倒在草裏,他不再留戀他的一切,耐心地等待著致命的一擊。過了一會,他聽到身後有輕微的腳步聲。心想:現在他終於來了。

“你回頭看看她是誰?彼得·蒙克!” 小玻璃人叫道。他擦幹眼淚,回過頭來一看———竟是他的母親和他的妻子麗斯貝特,正笑眯眯地看著他。他歡天喜地地跳了起來:“你並沒有死,麗斯貝特?您也還在,媽,你們都寬恕我了嗎?”

“她們都會原諒你的,” 小玻璃人說,“因為你既願意真誠地悔過,過去的一切,就會忘得乾乾淨淨。現在回到你父親的茅屋裏去,當一個燒炭工吧。只要你為人忠厚、善良,你就會尊重你的手藝,鄰居們也會更加喜歡你,更加尊敬你,好比你有了十噸金子一樣。” 小玻璃人說完這番話,就和他們告別了。

母子三人稱讚了他一番, 為他祝福, 然後朝回家的路上走去。

財主彼得的高樓大廈已化為烏有,它早就著了雷火,連同裏面所有的財寶一齊被毀了。但是前面不遠就是他父親的茅屋,現在他們就朝那兒走去,毫不在乎這場巨大的損失。

然而,當他們來到茅屋旁邊時,他們是多麼驚奇啊!茅屋已變成一所美麗的農舍,裏面佈置得很樸素,但很整齊乾淨。

“這全是好心的小玻璃人做的!” 彼得叫道。

“多好呀!” 麗斯貝特說,“住在這裏我覺得比住在那所高樓大廈裏,有很多奴婢使喚要自在得多。”

從那以後,彼得變成了一個勤勉的、老實的人,他對現有的東西都心滿意足, 孜孜不倦地幹他的手藝,最終憑自己的雙手,使家道富裕起來,在全森林裏都受到尊敬和愛戴。他再也沒有和麗斯貝特吵過嘴,對母親也很尊重;窮人來敲他的門,他總是慷慨地施捨。一年多以後,麗斯貝特為他生了一個漂亮的男孩。彼得一得子就到樅丘去, 念起他那個口訣,但是小玻璃人沒有出現。“寶藏家先生!” 他大叫道,“聽我說吧;我並沒有其他的要

求,只請求您當我兒子的教父!” 但沒有回答, 只有一陣風從樅樹間颯颯地掠過,幾顆樅子被吹落到草地上。“那我就把這幾顆樅子拿回家作為紀念吧,因為您不願意讓我見您的面。” 彼得說完便把樅子放進衣袋裏,回家去了。然而,當他在家裏把禮拜日穿的緊身衣脫下來,他母親翻翻衣袋, 準備把它放進櫃子裏去時,衣袋裏卻忽然掉出來四大包錢。她把包打開一看———原來都是新鑄的巴敦錢,成色很純,沒有一枚是假的。這便是樅林裏的

小人兒送給小彼得的受洗的禮物。

他們一直過著寧靜、愉快的日子。後來彼得的頭髮都白了,還時常說:“寧可滿足於貧賤,也不願只有金銀財寶而懷著一顆冷酷的心。”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