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冷酷的心-07-全黑森林裏最漂亮、最端莊的姑娘

12.02.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人們不久便在黑森林裏有所風聞,說燒炭的彼得·蒙克, 也就是賭客彼得回來了,而且比以前富裕得多。

人情世態都還是和從前一樣。從前他扶著拐杖討飯時,曾經被人趕出太陽酒館的門;現在,當他在一個星期天下午第一次踏進太陽酒館的時候,大家都來和他握手,誇獎他的馬,詢問他遊歷的情形;當他又和胖子埃澤希爾用硬洋賭起來時,他仍然受人萬般奉承。

但他不再從事玻璃手工業了,而是作木材生意,不過並不是真正作, 只是裝裝樣子罷了。他主要是做穀物生意和放高利貸。慢慢地黑森林裏半數的人都欠了他的債。他放債必須有十分利息才行,或許把穀物以三倍的價錢賣給不能馬上付款的窮人。

他和地方官現在成了親密的朋友;如果有人不能按期還清彼得·蒙克老爺的錢,地方官就騎著馬,帶著他的警吏,去評定房屋和財產的價格, 馬上賣掉,把一家子都趕到森林裏去。這種情形起初很讓大財主彼得傷腦筋,因為那些被清算的人總是一群一群地圍在他家大門口,男的請求他寬恕,女的想軟化他那顆石頭心,孩子們哭叫著要一小塊麵包。但當他弄來幾隻惡犬後,他所謂的這種貓叫就立刻停止了。

他打著口哨把惡犬喚出,這群乞兒就哭叫著跑開了。最使他傷腦筋的是一個“老婆子”。她不是別人, 就是彼得的母親蒙克太太。她的房屋、財產被人賣掉後,她就落入了窮困、悲慘的地步;她兒子發財回來後, 也不再贍養她。現在她也偶爾來到彼

得的門口,拄著一根拐杖, 老態龍鍾,衰弱、憔悴。她不敢再走進彼得的門,因為他曾把她毫不留情地趕出來過一次。但使她傷心的是,雖然她自己的兒子滿可以供養她安閒終老,她卻不得不借助別人的施捨生活。可是那顆冰冷的心,從來不為那蒼白熟悉的面孔、那哀求的目光、那向他伸出的乾瘦的手、那脆弱的身體所打動。

每當星期天她來敲門時,他緊繃著臉取出一個值六巴成的錢,用一張紙包著,叫一個僕人遞給她。他聽到她顫抖的聲音在向他道謝,祝福他永遠吉利,聽見她咳嗽著離開大門口。但他什麼也不在乎,只是惋惜又白扔了六巴成。

後來,彼得想結婚了, 他清楚,全黑森林裏每一個當父親的人都樂意把女兒嫁給他。但他選擇得十分苛刻,因為他要叫別人家在這件事情上也稱讚他有福氣,有眼力。因此他騎著馬走遍黑森林,這兒看看,那兒瞧瞧;但沒有一個漂亮的黑森林姑娘,在他看來是夠漂亮的。

他找遍所有的跳舞廳,從未發現一個絕色的女子。後來有一天,他偶然聽說全黑森林裏最漂亮、最端莊的姑娘是一個窮人家的女兒,父親是砍木材的;她過著清貧的生活,替父親操持家務,很能幹, 很勤快,從來不到舞廳去,甚至在聖靈降臨節或教堂落成紀念節都不去。

彼得聽說黑森林裏有這樣一個絕色佳人, 就決定向她求婚,於是打聽出她的住址,騎著馬來到她的茅舍裏。美麗的麗斯貝特的父親慌忙張張地把這個高貴的老爺迎了進去。當他得知客人是大財主彼得老爺,並樂意當他的女婿時,更是驚訝萬分。他覺得他的一切煩惱和貧困現在已有結束的一天了, 於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連美麗的麗斯貝特都沒有問一聲。這個善良的孩子是那麼溫順,竟服服帖帖地作了彼得·蒙克太太。

彼得·蒙克太太

但是,事情並不像這個溫柔的女孩子所想像的那麼如意。她以為她懂得料理家務,但他沒有一件事能使彼得老爺滿意。她對窮人很同情。她認為,既然丈夫很有錢,給一個可憐的叫化婆一個分尼,或是給一個老年人一杯燒酒, 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可是有一天, 彼得老爺看到了這種情形, 氣得兩隻眼睛都冒了火,惡狠狠地說道:“你為什麼把我的錢浪費在一班無賴漢和街頭的流氓身上?你帶了什麼到我家裏來,可以讓你揮霍的? 用你老子的那根討飯的棍子,連碗湯都燒不熱,但你卻像一位侯爵夫人似的亂扔錢。

如果下次再讓我看見,我可得請你嘗嘗我的拳頭!” 美麗的麗斯貝特很傷心, 丈夫竟是這麼狠毒, 更在自己的房子裏哭了起來。她常常希望能夠回到父親的草棚裏去,這樣比住在豪華的、可是既慳吝又狠毒的彼得家裏幸福得多。

唉,可惜她不知道,他的心是大理石做的,既不愛她,也不愛任何人;如果她知道,她就不至於驚異了。現在,每當她坐到門口,看見一個乞丐從她面前走過,脫下帽子, 求求施捨, 她就緊緊閉上眼睛,以免看見那種慘狀,她的手也握得更緊,免得不自覺地伸進衣袋裏摸出一個銅板來。

由於這個緣故, 美麗的麗斯貝特在全森林裏都受起指責來了, 人家甚至說她比彼得·蒙克還吝嗇。有一天,麗斯貝特又坐在大門口,一面紡紗,一面哼著小調,由於天氣很晴朗,彼得老爺又騎馬到田野裏去了,她的心情很愉快。這時路上走來一個小老頭兒,扛著一個又大又重的口袋。她老遠就聽見他喘息。麗斯貝特很同情地看著他, 心裏想道,一個這麼年老的人,不該再讓他扛這麼沉重的東西。

這時,那個小老頭兒喘著粗氣搖搖晃晃地走過來。當他走到麗斯貝特太太面前時,他差不多壓倒在口袋下面了。“哦,請您發發善心,太太,給我一口水喝吧,” 小老頭兒說道,“我走不動了,非渴死不可。”

“您這麼大年紀,不應再扛這麼重的東西。” 麗斯貝特太太同情地說。

“是呀,可我窮得沒辦法,只好幹這些事來苟延殘喘。” 他回答說,“唉,像您這樣的闊太太,哪里清楚窮人的苦處,哪里知道在這樣的大熱天,一杯涼水能令人多麼涼爽啊。”

她聽見老頭兒這麼說,趕忙跑進房裏去,從壁爐架上取下一把壺,裝滿了水。當她回到門外,離那矮小的人兒僅僅幾步遠,看見他十分淒慘、憔悴地坐在口袋上時,她心裏深深地憐憫他。

她想了一下, 丈夫不在家, 於是放下水壺,取了一個大酒杯,裝滿了酒, 又放了一大塊黑麵包在酒杯上面, 一齊拿給老頭兒。

黑麵包

“來吧,喝口酒比喝水好些,因為你的年紀已這麼大了,” 她說,“但別喝得太急了,一邊喝一邊吃點麵包吧。”

小人兒吃驚地注視著她,直到他的老眼裏湧出了大顆的眼淚。他把酒喝了,說道:“我活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沒看見能有幾個人比得上您麗斯貝特太太這樣慈善, 這樣慷慨地周濟窮人的。不過您會因此永遠得到幸福,好心是不會沒有好報的。”

“不,她現在就要得到好報!” 一種可怕的聲音叫道。他們回頭一看,原來是彼得老爺,已經氣得滿臉通紅。

“連我貴重的酒你也倒給叫化子喝, 我自己用的杯子你也讓街頭的流氓沾唇? 那就來領你的好報吧!” 麗斯貝特太太馬上跪倒在他的腳下,請求他開恩恕罪;但那顆石頭的心不知道什麼是憐憫。他把手裏拿著的鞭子轉過頭來,用黑檀木柄狠狠地打在她美麗的額頭上。

她一口氣沒上來,倒在了老頭兒的胳膊上。彼得看見這種情形,仿佛立刻感到後悔了。他彎下身子,看看她有沒有氣。可是小老頭兒用熟悉的聲音說道:“你不必操心了,燒炭的彼得;這是黑森林裏最美麗最可愛的花朵,可是卻被你摧殘了,她再也不會開放了。”

這時彼得臉上的血色褪得一乾二淨。他說道:“原來是您呀,寶藏家先生? 事情既已如此,也無法挽救了,也許這是命中註定的。我想,您不至於向裁判所控告我是殺人犯吧!”

“你這惡棍!” 小玻璃人說,“我若把這行屍走肉拉上絞刑架,對我能有什麼好處?你應當害怕的不是塵世上的裁判所,而是另一些更森嚴的裁判所;因為你已經把你的靈魂出賣給魔鬼了。”

“假如我出賣了我的心,” 彼得叫道,“這是誰的錯?這不是由於你和你那騙人的財寶嗎?你這惡鬼把我引上了毀滅的道路,逼迫我尋求另一個人的幫助, 一切的責任都在你身上。”

他還沒有說完,小玻璃人就馬上膨脹起來,變得又高又胖,眼睛大得像湯碟,嘴巴大得像生著火的麵包爐,閃出熊熊的火焰。彼得嚇得趕緊跪倒在地,他那顆石頭心也保護不了他,他的四肢像柳條似的戰抖起來。森林精靈用兩隻鷹爪抓住他的脖子,像風卷殘葉一樣提起他打了幾個圈圈,然後將他扔倒在地,把他的每一根肋骨都摔碎了。

“你這可恥的東西!” 他叫道, 聲音大得像雷鳴。“要是我願意的話,我可以弄得你粉身碎骨, 因為你觸犯了森林的主宰。但是這個死去的太太曾經給我飲食, 由於她的緣故,我給你八天的期限。假如你不翻然悔改, 我就來磨碎你這幾根狗骨頭,叫你在深重的罪惡中送掉狗命。”

到天晚的時候,才有幾個過路的人發現財主彼得·蒙克倒在地上。他們把他翻過來掉這去,看看他是否還有氣息。可是他們嘗試了很久也沒有結果。最後,他們之中的一個走進房子裏,拿了一點水來噴在他的臉上, 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氣,哼了一聲。他睜開眼睛,向周圍看了好久,然後問起麗斯貝特太太。可是誰也沒有看見她。

他向這幾個人道了謝,慢慢回到自己的房子。他在四處尋找,但無論是地窖裏或頂樓上,都沒有麗斯貝特太太的影子。他原以為自己做了一場噩夢,誰知這竟是殘酷的現實。現在,他一個人孤零零的,奇怪的思想就紛至遝來。他並不恐懼什麼,因為他的心是冷的。

然而他一想到他妻子的死,他自己的死亡便出現在他的腦子裏:當他離開這個世界時,他肩上的負擔將是多麼沉重啊,沉重地擔著窮人們的眼淚,擔著千萬聲沒有把他的心軟化下來的咒駡,擔著被他放狗咬過的不幸的人的哀吟,提著他母親的默默失望,擔著美麗、善良的麗斯貝特的鮮血。倘若他的老丈人前來問他:“我的女兒、你的妻子哪里去了?” 他能三番五次地推辭嗎?同時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對那掌管森林、海洋、山嶽和人的生命的主宰,他又該怎樣回答呀!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