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冷酷的心-05-荷蘭人米謝爾談世界上的各種樂趣

12.02.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於是彼得·蒙克走進客房, 馬上伸手到衣袋裏摸, 知道埃澤希爾身邊的錢一定不少,因為他的衣袋都裝滿了。

他走到桌子後面, 與別人坐在一起賭起來,贏一回又輸一回,一直賭到天色已晚,別的正經人都回家了,他們又點起燈來繼續賭。後來有兩個賭客說:“行了,散了吧,我們必須回家看老婆孩子去了。”

但賭客彼得硬要胖子埃澤希爾留下。埃澤希爾一直沒有答應,不過最後還是叫道:“好吧,我先數數錢,我們再擲骰子,五個古爾敦一次,因為少了太不像樣,成了小孩子的遊戲了。” 他打開錢袋, 取出錢來一數,共有一百古爾敦, 賭客彼得也就知道了自己所有的數目,不需要數了。埃澤希爾最先雖然贏了,後來卻一次又一次地輸,就非常難堪地咒駡起來。要是他擲了一個豹子,賭客彼得馬上也擲一個,而且總要高兩點。

最後他把餘下的五個古樂敦押在桌上, 叫道:“再擲一次, 假如我又輸了,我還要繼續來,你可以把贏得的錢借些給我,彼得,好漢是要互相幫助的!”

“任你要借多少,一百古爾敦也行,” 舞皇說,他贏了錢十分快活。胖子埃澤希爾搖搖骰子, 擲了十五點。“豹子!” 他叫道,“現在看誰贏吧!” 但是彼得擲了十八點。這時一個嘶啞的、熟悉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好了,這是最後一次了。”

他回頭一看,只見荷蘭人米謝爾像金剛般站在他背後。他嚇得面無血色, 已拿到手裏的錢一齊掉了下來。胖子埃澤希爾卻沒有看見這個森林巨人,一味要求賭客彼得借給他十個古爾敦繼續賭。彼得昏昏沉沉地伸手到衣袋裏去摸, 可是一文也沒有! 他又在另一個衣袋裏去翻,也沒有找到分文。他把外衣翻轉,還是沒有掉下一個銅板。這時他才回憶起他自己的第一個願望,要自己的錢永遠和胖子埃澤希爾的錢一樣多了。完了,一切都煙消雲散了。

他找來找去,並沒有把錢找到,酒館老闆和埃澤希爾驚訝地望著他。他們都不相信他一文也沒有了。最後他們親自在他的衣袋裏尋找一番後,都憤怒起來,說賭客彼得是個陰險可惡的妖人,把贏來的錢和他自己的老本都用魔術運回家去了。

彼得堅決地為自己辯解,可是當時的情形對他十分不利。埃澤希爾說,他要把這件可怕的事情,告訴黑森林裏所有的人;老闆對他說,明天一早就進城,告發彼得·蒙克是個妖人, 並說要親眼看著他被活活燒死。接著他們怒氣衝衝地對他拳腳相加,抓下他身上的緊身衣,把他扔出大門去了。

彼得悲哀地朝自己家裏走去。此時天空中沒有一顆星星,但是他看出有一條黑影在跟著他走。最後, 這條人影說起話來了:

“你完了,彼得·蒙克,你往日的榮華,而今何在?你以前不肯聽我的話,跑去找那個愚蠢的玻璃矮子時,我原本可以向你說明這一點的。現在你終於明白了,一個人要是不把我的話當數,會遭到什麼後果。不過你還可以到我這兒來碰碰運氣,我很同情你的命運。投靠到我這兒來的人還沒有誰後悔過。假如你不害怕走這條路,明天一天我在樅丘上等著你來談談,只要你叫我一聲就可以了。” 彼得清楚地看出是誰在向他說話,嚇得渾身毛髮直豎,一句話也不敢說,朝家裏一溜煙跑去了。

星期一早上,彼得來到他的玻璃廠,看見廠裏不僅有他的雇工,而且還有一些誰也不願見的人,就是地方官和三個法警。地方官向彼得道了一聲早安, 然後取出一張長長的名單來,上面列著彼得的債權人姓名。“你能不能償還這些債務?” 地方官嚴厲地盯著彼得問道,“直截了當地說吧,因為我沒有足夠的時間耽擱,進城得走足足三個鐘頭哩。” 彼得垂頭喪氣地說自己一文也沒有,只好讓地方官以他的房屋、院落、工廠、馬廄和車馬折價償還。

當法警和地方官四處去檢查、評價時,他心裏想道,樅丘離這兒不遠,既然小人兒不幫我的忙, 我最好還是到巨人那兒去試試吧。於是他向樅丘飛快地跑去,好像有法警在後面追趕似的。當他經過第一次與小玻璃人談話的地方時,他感到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攔著他。他掙脫身子,向前跑去,一口氣跑到他以前就牢牢記住的那條邊界上。他有聲無氣地喊道:“荷蘭人米謝爾,荷蘭人米謝爾先生!” 那個金剛一樣的木客就出現在他面前,手裏握著他的杆子。

“你到底還是來了。” 他哈哈大笑道,“他們剝了你的皮, 準備把它賣給你的債主嗎?呶,鎮靜下來吧;你的一切煩惱,就像我以前所說的那樣,都是從小玻璃人那兒,從那個分離主義者和偽君子那兒來的。給人東西時一定要慷慨,不能像這個吝嗇鬼那樣。來吧。”

他繼續說,同時轉過身子,面對著樅林,“跟我去家裏談談,看我們能不能做成這場交易。”

交易?

彼得想道。他能跟我要什麼,我有什麼可以賣給他的呢?或者我得替他幹工作, 他究竟想得到什麼呢?他們起先沿著森林裏的一條陡峭的小路走上去,接著忽然來到一個陰森、險峻的山谷上面; 荷蘭人米謝爾從石壁上跳下,就像在一道柔滑的大理石臺階上走動一樣。

但是不久之後,彼得差點兒就嚇昏了,因為荷蘭人米謝爾一跳下去就變得像教堂的鐘樓那麼高。他朝彼得伸出一隻像紡織機上的卷軸那麼長的胳膊,手掌竟有酒館裏的桌子那樣寬大。他的嗓音像沉重的喪鐘那樣喊道:“站到我的手掌上吧,抱著手指頭,你就不會摔下去了。” 彼得瑟瑟發抖, 按照他的吩咐,在那只巨掌上坐下,緊緊抱住他的大拇指。

他們下去得很遠,很深。彼得十分奇怪, 下面並不顯得陰暗;恰恰相反,谷裏的天光甚至更明亮, 他的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

彼得下去得越深,荷蘭人米謝爾就變得越小,最後恢復了他原先的形狀,站在一所房子面前。它與黑森林裏富裕農民居住的房子差不多。彼得被帶進一個房間裏,這個房間與一般人住的房間並沒有什麼區別,只是顯得很冷清。

房裏的木制壁鐘、華貴的瓷磚火爐、寬闊的長凳、壁爐架上的東西,都與各地方所見無異。米謝爾讓他在一張大桌子後面坐下,自己出去了一會,拿來一大壺酒和幾個玻璃杯。

他把杯子倒滿,兩人就談起來。荷蘭人米謝爾談起世界上的各種樂趣、外國的風光、美麗的花園、河流和城市,彼得羡慕不已,就把自己嚮往的心情真實地告訴了這個荷蘭人。

美麗的花園
美麗的河流
美麗的城市

“即使你渾身都是勇氣和力量, 可以幹一點事情,但是只要那顆愚蠢的心跳上一兩下, 你就會發抖。於是名譽受損啦,不幸啦———一個聰明人管這些幹什麼?最近人家叫做騙子和壞蛋的時候,你腦子裏有沒有這種感覺?地方官來把你趕出房子時,你胸中是不是覺得難受?是什麼,說出來吧,是什麼使你疼痛?”

“我的心,” 彼得說,同時用手按著忐忑的胸脯, 因為他覺得,他的心好像很不安,好像在胸膛裏滾來滾去。

“你呀,不要見怪,你把成千上萬的古爾敦都白扔給一些討厭的叫化子和一些流氓了; 你到底得到什麼好處呢?他們雖然曾給你祝福,願你身體健康; 可是你因此就更強健了嗎?用你揮霍出去的一半的錢,你就可能夠請得起一個家庭醫生了。祝福,祝福得真好,財產被扣押得一乾二淨,自身也被趕出了門!每當一個叫化子把他的破氊帽向你伸來的時候, 究竟是什麼使你把手伸進衣袋裏去呢?———是你的心,又是你的心,不是你的眼睛或你的舌頭,也不是你的胳膊或你的腿,而是你的心;人們說得一點也不錯,你的心實在太容易感動了。”

“但是怎樣才能養成習慣,使它不再這樣呢?我正在用所有的力量壓制它,但它還是怦怦地跳個不停,使我感到十分痛苦。”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