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冷酷的心-02-純樸黑森林人

12.01.2010, 中篇童话故事, by .

然而他並沒有進城, 而是去了樅丘。樅丘位於黑森林最高的地帶,周圍十幾裏之內沒有村落,因為當地的人很迷信,認為住在那兒不安全。

雖然那兒的樅樹長得十分高大美麗,人們也不願到那一帶去砍伐,因為他們在那兒砍伐時,斧頭常常從柄上滑脫,打在腳上,要不然就是樹木猛然倒下,把人壓翻、壓傷,甚至砸死。而且從那兒砍來的樹木,即便是最美麗的,恐怕也只能當柴燒,木材老闆從來不會把樅丘上的樹木編到筏子裏去;因為據傳說,只要有一根樅丘上的樹木被混帶下水,人和木料都要遭殃。

所以樅丘上的樹木長得又密又高,即使在大白天,裏面也差不多像黑夜。彼得在那兒不免心驚膽戰起來,因為除了他自己的腳步聲外,他聽不見任何人的話語聲、腳步聲和伐木聲,甚至連鳥兒都好像是遠遠躲開了這深沉的樅樹之夜。

燒炭的彼得·蒙克已經來到樅丘的頂端,站在一棵軀幹龐大的樅樹前面; 這樣的大樹要是一個荷蘭船老闆看見的話,當場就會出幾百古爾敦買下的。

“那個小精靈,” 他心裏想道,“一定是住在這兒。” 於是他脫下禮拜天戴的大帽子,向那棵大樅樹深深鞠了一躬,並咳嗽了一聲,用顫抖的聲音說道:“祝您晚安, 玻璃人先生。” 但是沒有回答,四周仍然是靜悄悄的。“或許我該念念那個口訣,” 他又想道,同時喃喃地念起來:

寶藏家呀,在這綠色的樅樹林,你已經有了好幾百歲的年齡。

土地皆你有,若有樅樹在其間———他正在念時,忽然看見一個非常矮小的奇異的人影在那株大樹後面向外窺探。他大吃一驚。他感到他好像看見了小玻璃人,和人們所描述的一模一樣:黑緊身衣、紅長襪、小尖帽,絲毫不差,甚至連傳說中的那副蒼白而又文雅、聰慧的小臉,他也覺得看見了。但是,唉,這個小玻璃人!那麼迅速地出現了,又那麼迅速地消失了!“玻璃人先生呀,” 彼得·蒙克猶豫了一會之後喊道,“請您不要跟我開玩笑。———玻璃人先生, 假如您以為我沒有看見您,您就大錯特錯了。我清楚地看見您在樅樹後面向外窺

探。” 仍然沒有回答,只是偶爾好像從樅樹後面發出一陣細微的、吃吃的笑聲。最後他不耐煩了,忘記了害怕———直到現在, 他由於害怕還沒有前進一步。“等一等, 你這小矮鬼,” 他喊道,“我立刻會抓住你的。” 他一跳就跳到樅樹後面。但是, 那兒並沒有

什麼綠色樅林裏的寶藏家, 只有一隻美麗的小松鼠在樹枝上跑來跑去。

彼得·蒙克搖搖頭;他看出咒語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見效, 只要再加上能押上韻的一句, 或許就能把小玻璃人召請出來了。可是他想來想去, 卻怎麼也想不出。小松鼠爬到樅樹的最低枝椏上,好像在鼓勵他,又像是在譏笑他。他理一理毛,卷起美麗的尾巴,一雙明亮的眼睛向他注視著。最後,他幾乎有些害怕和這只小動物單獨待在一起, 因為這只小松鼠有時好像長著一顆人頭,戴著一項三角尖帽;有時又和別的松鼠一模一樣,不過後腳穿著紅長襪和黑鞋子。總之,這是一隻有趣的動物;但燒炭的彼得很害怕,因為他覺得情況有點不對頭。

松鼠

彼得飛步跑了回去,比來時跑得還快。樅林仿佛變得越來越黑暗,樹木也越來越稠密。他特別害怕, 不要命地往回跑,一直到他聽見遠遠的犬吠聲,接著又看見樹林裏面有一縷炊煙,才慢慢鎮靜下來。當他走近那戶人家,看見屋裏的人穿的衣服時,才發覺自己慌慌張張地搞錯了方向,不是向著玻璃匠的地方跑,而是恰恰相反, 跑到木商的地方來了。住在這的人是砍樹木的,有一個老爺爺,還有老爺爺的兒子———就是這家戶主,和幾個成年的孫兒。燒炭的彼得·蒙克向他們請求寄宿一晚;他們殷勤地招待他,連他的姓名和住址都沒有問,倒了些蘋果酒給他喝, 晚上還招待他一隻大山雞,這在黑森林裏算是上等菜了。

山雞

晚飯後, 女主人和她的女兒們拿著卷線杆坐在一根大火燭旁邊卷線;孩子們不時給燭加上些純樅樹脂。爺爺、客人和房主人一邊抽著煙,一邊看著婦女們工作;孩子們則用木頭雕刻著匙子和叉子。外面的樹林裏暴風雨在咆哮,震撼著樅樹;一陣陣天崩地裂的撞擊聲從各處傳來,好像有整株的樹木被刮斷,嘩啦啦地倒下來。大膽的青年小夥子們想要去外面樹林裏看看這種驚心動魄的場面,但爺爺聲色俱厲地把他們喝住了。“我不能讓你們現在跑出大門去,” 他向他們大聲喝道,“因為荷蘭人米謝爾今晚上正在森林裏砍一節新木排。”

孫子們睜大雙眼望著他。關於荷蘭人米謝爾,他們可能早就聽說過;現在他們又請求爺爺好好講一遍給他們聽。彼得·蒙克·雖然在森林的那一邊也聽說過荷蘭人米謝爾,但不是很清楚,於是也表示贊同,並問老爺爺,他是誰,住在哪兒。“他是這一帶森林的主人。您這麼大歲數了還不知道這一點,可以判定您是住在樅丘的那一邊,不然就是經常不出門的。現在我把我所知道的和傳說中的荷蘭人米謝爾講給你們聽聽。

“大約一百年前———最起碼我爺爺是這麼說的———,世界上無論什麼地方的人,都沒有比黑森林人更純樸的了。現在, 自從大量的金錢流入鄉村後,黑森林人變得很奸詐了。年輕的一代一到星期天就跳舞、叫嚷,滿嘴不乾不淨,簡直不成體統;以前的風俗可不像現在這樣敗壞。這都是荷蘭人米謝爾的錯誤。即使他現在站在窗子外面向屋裏瞧,我也這樣說,我歷來就是這樣說的。原來在一百多年前,有一個大財主, 是個木材老闆,手下有很多僕人;他的生意一直做到萊茵河下游,很受上帝的照顧,因為他是一個虔誠的人。一天晚上, 忽然有一個人來到他家門口,這樣的人他還從來沒有看見過。這人穿的衣服和黑森林青年的一模一樣,但比他們都高出一頭。真沒有想到,世界上竟有這樣的巨人。他請求木材老闆給他些活幹。老闆見他身體健壯,扛得起沉重的東西, 就和他商定工錢,雙方接洽妥當。像米謝爾這樣的工人,老闆手下還沒有一個哩。砍樹他抵得上三個人,假如別人六個拖著樹的一端,他一個人就能扛起另一端。他砍了半年樹後,有一天他走到老闆面前請求說:‘我在這兒砍樹的時間已經很長了。我很想看看我砍的木材被運到什麼地方去了。請您讓我坐木排出去走一趟好嗎?’

“老闆回答說:‘假如你想到外面去走走的話,我不阻擋你,米謝爾。砍樹木肯定需要像你這樣強壯的人,在木排上靠的卻是技巧。不過你就去這一次吧。’

“事情就這樣決定了。他將要坐的木排總共有八節,最後幾節是用最大的梁木編成的。誰知在出發的前夕,大個子米謝爾又搬了八根特別高大的梁木到河裏去。這麼大的木材從前誰也沒有人看見過,米謝爾卻一根根地扛在肩上, 一點也不吃力,就像扛著撐木排的篙子一樣,把大家驚呆了。他是在哪兒砍來的, 直到今天也沒有人知道。木材老闆見了高興得心花怒放,因為他已看出這幾根樹木所值的價錢。可是米謝爾說:‘這才是我要坐的,那些小棍子我坐上去就走不動了。’ 老闆為了感謝他,送了他一雙木商穿的長靴;他接過來扔到一邊,另外取出一雙來。這是一雙前所未有的大靴子,據我爺爺說有一百磅重,五尺長。

“木排開了,倘若米謝爾以前曾經使砍木材的人吃過驚,那麼開木排的人現在也驚訝起來了。大家本以為樹太大,木排必定走得慢,誰知一到尼卡河, 它竟像箭一般飛速前進。以前每到尼卡河轉彎的地方, 駕駛人就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把木排保持在河心,以免撞在沙灘上; 現在米謝爾每次都是跳下水去, 只一拉,木排要左就左,要右就右, 沒有一點危險便開過去了。假如河面平直,他就跑到木排的第一節上,叫大家放下篙子,用他那根巨大的紡織機卷軸撐著沙灘,一使勁,木排就飛馳而去,兩岸的田地、樹木和村落像閃電般一晃即逝。如此一來,他們只花了以往一半的時間,就到了一向銷售貨物的地方———萊茵河上的科隆。

米謝爾對大家說道:‘我知道, 你們全是真正的商人, 懂得你們的利益所在! 難道你們以為從黑森林運來的木材,科隆人全部都自己需要嗎?不是的。他們用一半的價錢從你們手裏買去,再高價轉賣給荷蘭人。我們不如把小些的木料在這兒賣掉,把大一點兒的帶到荷蘭去。比一般的價錢多賣出的那筆款子,就是我們自己的利潤了。’

“狡猾的米謝爾這樣一說,大家都覺得很好。有些人是想到荷蘭去玩玩, 另一些人是為了可以賺更多的錢。只有一個人很正直,勸大家不要拿老闆的貨物去冒險,或者瞞著老闆把多賣的錢私吞了。他們一點兒也不理會他的忠告, 也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可是荷蘭人米謝爾卻沒有忘記。他們帶著木材沿萊茵河繼續下行;米謝爾撐著木排, 很快就把他們領到了鹿特丹。在鹿特丹,顧客出的價錢比以往的賣價高四倍, 特別是對米謝爾的幾根大木材更是不惜高價收買。黑森林人見了那麼多的錢,高興得簡直發了瘋。米謝爾把錢分為四股,一股留給老闆,其餘三股份給大家。現在他們手裏有了錢,就同一些水手, 還有別的流氓痞子,在酒館裏鬼混,飲酒、賭博,大肆揮霍。曾經勸告他們的那個忠厚人,被米謝爾賣給一個拐人的騙子,以後便下落不明。從那時候起,在黑森林青年的心目中,荷蘭就是天堂,荷蘭人米謝爾也成了他們的王。好久木材老闆還不知道有這種買賣;於是金錢、咒駡、惡劣的習氣、酗酒和賭博便不知不覺地從荷蘭流散到這兒來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