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雪兒和小白兔的愛情童話故事

12.07.2010, 画像爆撃機, by .

雪兒是個精靈,她喜歡雪

每到飄雪的日子,雪兒就跟著天空的雪花一起忘情地飛舞。

有一個冬天,下了好大的一場雪。雪兒玩得太高興了,她一直追逐著調皮的雪花,不知不覺中就飛過了幽靈河,來到人間。

雪兒來到一片遼闊的草原上。當她正沉醉在雪世界中的美麗的時候,忽然刮來一陣狂風,把雪兒吹落在大地上,摔暈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雪兒看到了牧人阿金。牧人阿金救了雪兒。

在阿金的悉心照顧下,雪兒受的傷很快就好了。

阿金帶著雪兒騎馬、射箭,帶她去看草原盡頭的雪山。

雪兒也常常給阿金講述神奇的精靈世界。

那是段多麼快樂的日子啊!

在那片無憂無慮的空曠的原野,雪兒和阿金相愛了。

雪兒想要回精靈島,把自己珍愛的七星項鏈拿來,送給阿金。

可是,在精靈法典裏,精靈是不可以和人類相愛的。

當雪兒回到精靈島,當她愛上一個人類的消息被島上的精靈們知道之後,她被詛咒精靈下了咒語。從此,她不再能夠穿越幽靈河,來到人間。

雪兒經過了無數次的嘗試,也沒有辦法到達人間。後來,她只能每天站在高高的光明塔上,遠遠地眺望,苦苦地思念。雖然,她知道自己永遠無法望到阿金。

直到有一天,雪兒遇到了雪天使寒歌。

美麗的雪天使寒歌看到雪兒,忽然問她:“你為什麼不快樂呢?”

雪兒把自己的經歷告訴了寒歌。

然後,雪兒對寒歌說:“只要能再見到阿金,無論付出什麼我都願意!”

寒歌看著悲傷的雪兒,眉頭緊鎖,過了許久,才說:“如果,你可以變成一枚七瓣雪,落到阿金的面前,你就可以看到他了!”

雪兒聽了,臉上的愁雲忽然間散去了,開放出一朵燦爛的笑容。

可寒歌又說:“只是,當你變成七瓣雪之後,就再也不能變回精靈了!在雪的短暫的生命過去之後,你就會像其他的雪花一樣,融化成水,消失在空氣中。”

雪兒問:“那我會落到阿金的身邊嗎?”

寒歌說:“嗯!可是阿金並不一定能發現你。如果他發現了你,那個時候,你就可以為他——也只能為他,許下一個心願,這個心願會實現的!”

雪兒呆呆地想了好久,然後,她說:“寒歌姐姐,我願意這樣!”

又是一個冬天,又是一場好大的雪。雪兒變成的那枚七瓣雪在漫天的雪花中,落向大地。最後,她幸運地落到了阿金的衣服上。

雪兒終於看到了阿金,她發現,好久沒見的阿金竟然變得如此消瘦、憔悴和落魄。

阿金茫然站在雪原上,仰頭對著滿天的飛雪,自言自語:“雪兒,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呢?”

雪兒好想告訴阿金:現在,我就在你的身上!

可是,變成了七瓣雪的雪兒卻不再能說任何話。

時間飛快地流失著。雪兒已經能感到阿金身上的溫暖了,她知道:自己快要融化了!

就在這個時候,阿金忽然發現自己的衣服上竟然落著一枚晶瑩美麗的七瓣雪。

此刻,他一定並不知道,雪兒也正在注視著他。

阿金出神地看著七瓣雪,竟黯然淚下。

雪兒清楚地聽到他輕聲地問自己:“雪兒,這朵美麗的雪花會是你嗎?”

就在融化的那一刹那,雪兒在心中為阿金許下了一個心願:“阿金,你從此忘掉我吧!找到一個善良美麗的女孩,幸福地過一生一世!”

小白兔

小白兔長大了,開始不只希望有胡蘿蔔,開始期待愛情……

灰兔子很好,總是把胡蘿蔔給我吃,可灰兔子真的就是我的愛人麼?

小白兔背了很多灰兔子送她的胡蘿蔔,告別了灰兔子,走進了森林。

小白兔最先遇到大雁,小白兔以為,他們相愛了,可慢慢地,小白兔發現,她永遠無法追上大雁的腳步,當大雁飛起來的時候,她只能仰著頭不停奔跑。她的脖子很酸,也跑得很累了,小白兔偷偷想到放棄,可是沒有說出來。有一天,大雁告訴小白兔——

我要離開你,因為你不能和我一起飛翔。

這是小白兔的初戀,她哭紅了眼睛,帶著剩下的胡蘿蔔繼續向前走。

大雁不是我的愛人,我沒法和他並肩向前走。

小白兔遇到了大熊,她覺得自己甚至都不喜歡大熊,更談不上愛情。可是大熊說,森林其實很危險,要陪她一起往前走,直到小白兔遇到她的愛人。

大熊對小白兔很好,會在天氣很冷的晚上把小白兔放進樹洞,自己擋在洞口,會在食物很少的時候把自己的晚餐省下來給小白兔做第二天的早餐。

大熊也很好,但是我要怎麼告訴他我更需要天冷的時候可以依偎在一起取暖,還有,我不喜歡跟他吃相同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大熊遇到了狐狸,狐狸很美,她說自己喜歡大熊,想跟大熊在一起。大熊告訴小白兔——

我只想跟你在一起,我並不愛狐狸。

可最後,一天早上小白兔醒來的時候,發現樹洞口沒有大熊的身影,他不告而別了。小白兔知道,大熊跟著狐狸離開了。

小白兔整理背包,想要繼續向前走,她突然發現,背包裏多了很多胡蘿蔔。

大熊終於想明白我要什麼,可還是離開了。他不會回來了吧,也許這樣,對我們都很好。

在一個下雨天,小白兔遇到了狼,雖然她很清楚跟狼在一起,最後受傷的只會是自己。可是,小白兔還是不可救藥地愛上了狼,每天提心吊膽地跟他在一起。

終於,狼還是在一個下雨天,揮手趕走了已經遍體鱗傷的小白兔——

我已經厭倦你了,你快點離開。

小白兔收拾背包,裏面的胡蘿蔔已經不多了,該不該繼續往前走,真的會得到愛情麼?她把背包放在樹下,看著外面的風雨。

我是不是不應該愛上狼,或者,我是不是不應該走進這森林裏尋找我都不確定是什麼的愛情?

小白兔開始想念以前跟灰兔子一起的生活,可是,走了這麼遠的路,她還走得回去麼?突然,小白兔聽到悉悉索索的聲音,回頭去看時,一個灰灰的身影在往她的小背包裏放胡蘿蔔——

我一直偷偷跟著你,只是怕你會吃不到胡蘿蔔……

小白兔終於明白愛情是什麼,愛情,也許就是兩個人可以一起分享胡蘿蔔。

灰兔子,你可以帶我回家麼?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