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the ‘一分鐘笑話’ Category
« 1 2 3 4 5 6 »

有一天,奧斯汀正走在街上,突然有個人從背後朝他脖子上猛揍了一拳。他轉過頭來一看,原來是一個陌生的年輕人,奧斯汀憤怒的大吼著說:「你為什麼打人?」這個年輕人只說他認錯人了,並沒有向奧斯汀道歉,反而責備說:「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嘛!」奧斯汀當然無法忍受這種羞辱,他馬上到法院告了這年輕人一狀,年輕人只好出庭辯護了。 沒想到法官是那個年輕人父親的朋友,他裝出要秉公處理這件事的樣子,但心裡卻想著要如何為年輕人脫罪才不會露出馬腳。 最後法官對奧斯汀說:「我了解你現在的心情。如果我叫你打他一拳,你是不是會感到滿意呢?」奧斯汀說不滿意,並表示那年輕人無故打人應該嚴加處罰才對。 「那好吧,」法官對年輕人說:「我判你賠償10個里拉。」可是偏偏這傢伙身上沒帶錢,所以法官就叫他立刻回家拿錢。 奧斯汀等了兩個小時,年輕人還是沒來,這是法官已經在審理別的案子了。 等到法院快關門時,奧斯汀見法官正忙得不可開交,便偷偷溜到他背後,往他的脖子猛揍了一拳。接著奧斯汀對法官說:「對不起我不想再等了。等那個年輕人回來後,請你告訴他,我已經把那十個里拉轉讓給你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非常小氣的書商,他老是想從別人身上賺到錢,可是卻不願付錢給別人。 有一次他的腳被一口大箱子給砸傷了,於是他的妻子便叫他到醫生那去看一看。 「這倒不需要」,書商滿臉狡詐的說,「到醫生那兒去,可是要付錢的,等下次醫生要來買書的時候,我再讓他看看,這樣可以省掉一大筆錢哩!」 沒多久,醫生果然來買書了。當他幫醫師把書包裝好之後,順便請醫師看了看他受傷的腳。 「這傷得可不輕呀!」醫師檢查了好一會兒,說:「每天晚上得用熱水泡泡腳,再把藥敷在上面就行了。住意,晚上上床後再敷藥。」 「真是謝謝您,」書商一面說一面隨手將包好的書遞給醫生。 醫生問:「多少錢?」 「兩磅。」 「這太巧了,」醫師說:「那我就不必找錢給你了。」 書商聽到醫師的話,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醫師望著他,解釋著說:「病人到我家來看病,我只收一磅;如果由我上門看病的話,就要加倍收取診療費用。你看我今天不是到府上替您看病了嗎?再見!」 說完,這位醫師就提起書,大大方方的出門去了。

一名觀光客閒晃到舊金山中國城的一家古董店内。店内燈光幽暗,但充滿了各式各樣有趣迷人的東西。仔細挑選中,他發現一個青銅製的老鼠雕塑。大小如一隻真的老鼠般,做得就像真的一樣生動。他忍不住要買下它,便向店主詢問價錢。店主答道:「老鼠十二元,另加一千元,我就告訴你有關這隻老鼠的一個生動的故事。」觀光客回道:「我只要老鼠雕塑,故事你自己留著吧!」 觀光客將老鼠銅像夹在臂下,離開了古董店。當他穿過街道時,下水道竄出兩隻老鼠,緊跟在他後面。 觀光客往後一看加快了腳步,但似乎每走一步,後面就又多出了一隻老鼠跟著。走了幾條街後,他腳後已跟著幾百隻老鼠。人們指著他叫喊,他開始慌張了起來。 他越走越快,很快就狂奔了起來。同時,大批的老鼠從下水溝、空地、地下室及棄置的車内不斷的湧現出來。最後,驚惶失措的觀光客使盡全力衡向山丘下的海邊時,身後已經跟著一大串綿延不絕的老鼠隊,發著震耳欲聾的尖叫聲。最後一點力氣,觀光客爬上街燈,將青銅鼠向海灣的方向丟得遠遠的。此時,一波又一波的老鼠穿過防波堤,跑到海裡一隻隻淹死掉了。 當他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回到了古董店。 「喔!你是不是回來聽那個故事的啊?」店主問道,臉上帶著一抹自以為聰明的笑容。 觀光客答道:「不是的,我只是在想你店裡有沒有青銅製的律師雕塑?」

亞特想做一套體面一點的禮服,於是便到布料店裡買了一塊高級布料,匆匆趕到洋裁店。裁縫師接過布料後,量了好一會兒,最後才要搖頭說:「這確實是一塊相當高級的布料,可惜我無法為您做這套禮服!」 亞特疑惑的問:「這是什麼原因呢?」 「料子不夠!」裁縫師皺著眉頭說。 亞特只好再到另外一家裁縫店試試看。這位裁縫師仔細的看了下布料,讚美著說:「這塊料子真是漂亮極了,我非常喜歡。」 亞特興奮地問:「你可以幫我做一套體面的禮服嗎?」 裁縫師說:「嗯…….,當然………..當然可以。我可以為你做一套絕對令你滿意的禮服,請你一個禮拜後來拿。」 過了一個禮拜之後,亞特趕來拿衣服了。亞特在穿衣鏡前照了照,然後高興的說:「這衣服式樣新穎,做工精細,而且又合身。真是太棒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室內跑出來一個七、八歲的小孩,他是裁縫師的兒子,身上穿著一套和亞特完全一樣的禮服,同時可以明顯看出那是用同一塊布料縫製而成的。於是裁縫師只好尷尬的說:「你都看見了吧?這塊布料實在太多了,我除了為你做了這套合身又漂亮的禮服之外,還給我兒子也做了一套呢!」亞特氣呼的離開了這家洋裁店,又一口氣衝到了第一個裁縫師那兒。 「你瞧瞧我這套禮服!」亞特噴怒的對裁縫師說:「你說我的布料不夠做一套禮服!可是別的師傅除了為我做好這套禮服之外,還給他兒子也做了一套!這是怎麼回事?」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裁縫師理所當然的說:「他的兒子才七歲而已,可是我兒子卻已經有十八歲了!」

當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期間, 一位美國青年吉米接到了服兵役的通知書, 並要他在第二天去醫院接受體檢。 因為吉米不太想當兵,所以他苦想了大半夜,終於編好了一套理由,想騙過醫生避免服兵役。 第二天當吉米走進醫院時,看見醫生正站在桌子後面。醫生抬頭看了看,就對吉米說:「先把你的外套和內衣脫下來,再把褲帶鬆開,坐在旁邊那張椅子上去。」 吉米按照他的話做了。可是醫生卻一直站在那裡沒有動,只看了吉米一會兒,才慢吞吞的說:「好,把你的衣服穿起來吧!」 「可是你根本還沒有幫我做檢查呢!」 吉米沒料到醫生會這麼說,便氣急敗壞的叫了起來:「醫生,我………」 「別急,年輕人,」醫生用沉穩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說:「不必再檢查了。你看,我要你把外套和內衣脫掉你都聽見了,可見得你並不是聾子。同樣的,你也看見了我指示你座的那張椅子,也就是說,你的視力完全夠得上參軍的條件。」 醫生又說你既然有辦法自己脫掉衣服並且坐在這張椅子上,這證明你的身體非常健康,同時你也聽得懂我要你去做的事,這說明你的智力對參軍來說,是毫無問題的,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這,這……..」吉米這下子可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