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the ‘德國童話故事’ Category

彼得的爸爸去世了,彼得只能和媽媽住在森林裏的小木屋裏,靠著製作、出售木炭來維生。 可是不久,彼得便對自己的工作厭惡起來。他想到爸爸曾經講過的「小玻璃人」的故事。 故事說:要是誰能一句不差的背出那首叫作『小玻璃人』的山歌,小玻璃人就會送給他很多錢。彼得的爸爸以前經常唱那首山歌,彼得只記得前三句。媽媽也不知道山歌的最末一句。 彼得決定自己去找小玻璃人。第二天,他來到松樹林裏最僻靜的地方,背起了那首山歌。當背到第三句時,彼得看到樹後有個戴花帽、穿黑外套、白褲子的小人兒,可是很快就不見了。 「是小玻璃人!」彼得急忙四處尋找,可是直到黃昏,什麼也沒有找到。彼得又向森林深處走去。 森林裏黑乎乎的。彼得走著走著,覺得背後有輕輕的腳步聲;過了一會兒,又響起輕輕的歌聲。 那就是『小玻璃人』的山歌:「您守著黃金,有山的壽命;誰能見到您,誰就有好運。」彼得全記住了。 彼得來到一棵高大的松樹前,完整的背出了那首山歌。突然,松樹下出現了小玻璃人。 小玻璃人笑著問彼得需要什麼。彼得說:「第一,我要舞跳得最好,口袋裏有很多錢;第二,我要有個玻璃廠;第三,請再給我一些見識。」 小玻璃人答應了前兩個要求,便消失了。 彼得很快就有了一個玻璃廠。剛開始,彼得整天在廠裏走來走去,有時還親自工作。 不久,彼得對玻璃廠的工作感到厭倦了,他便經常去跳舞。除了跳舞,他什麼事也不做。 儘管這樣,彼得的心腸還是很好的。他經常把錢施捨給窮人,對媽媽也照顧得非常好。 由於彼得只顧跳舞,不懂得做生意,他的工廠所生產的玻璃賣不出去,因此負了很多債。 彼得又去找小玻璃人:「再拿兩千萬來,否則你得滿足我的第三個要求!」 小玻璃人生氣了,把自己變成燒紅的玻璃,燙得彼得哇哇大叫。這一下子,彼得什麼也沒有了。彼得只好又跑進樹林,準備向小玻璃人道歉。 路上,一個自稱「荷蘭鬼」的黑影總是跟著彼得。荷蘭鬼說要幫助他,約好第二天見面。 第二天,彼得找到了荷蘭鬼。 荷蘭鬼說:「我只要用石頭換下你的心,你就可以不知道憂愁了。」 彼得同意了。他喝下一杯烈酒後,就沉沉的睡去。等醒來時,他已經坐在漂亮的馬車裏了。 … Learn more

市政廳午夜的鐘聲敲響了,貓頭鷹市沉睡在夜幕中;市郊古堡博物館裏一個小幽靈卻醒來了。 這座叫作貓頭鷹岩的古堡,坐落在古堡山上。小幽靈白天的時間,就睡在古堡閣樓上,一個笨重的鐵皮箱裏。 當大鐘敲到第十二下時,小幽靈睜開眼睛,取出一個有十三把錀匙的錀匙串對著箱子蓋一搖,箱子蓋馬上自動打開了。 小幽靈提著錀匙串飄然而出,輕得像一縷煙,白得像一團雪。天氣不好的時候,小幽靈大多在古堡博物館裏的大炮、長矛間游蕩,有時候還和畫像上的人聊天。 如果天氣還可以,他就來到室外,在高高的城垛口上跳來跳去,或者和蝙蝠、夜蛾玩耍。 小幽靈最喜歡拜訪老朋友烏乎‧舒乎,牠是一隻貓頭鷹,住在古堡山山腰上的一棵空心橡樹裏。 烏乎‧舒乎老了,但很有見識,很看重別人有禮貌的對待牠。連小幽靈也不能直呼牠「你」。 他倆坐在樹杈上,輪流講故事來消磨時間。一天,小幽靈講了古堡畫像上托斯頓森的故事。 托斯頓森是一個瑞典將軍,曾經在三百二十五年前,率領大軍攻打古堡和山下的小城。他們架起大炮,不分日夜的猛烈轟擊。 大炮的轟隆聲和城牆崩塌的嘩啦聲,把小幽靈吵得厭煩透頂。小幽靈忍無可忍,直接去找將軍算賬。衛兵根本無法阻止他,因為小幽靈刀槍不入。 將軍嚇得牙齒咯咯直響,跪倒在小幽靈面前,乞求饒命。小幽靈命令他天一亮就滾蛋,永遠不可以再回來。 第二天早上,將軍和他的大軍手忙腳亂的撤走了。至今學術界還弄不明白:當年將軍突然徹退,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故事講完了,兩個朋友在樹杈上默默的坐了一會兒,眺望月光下如練的小河和寧靜的城市。 小幽靈忽然產生一個念頭,想在白天看看這個世界。烏乎‧舒乎竭力反對,說白天是可怕的地獄。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這個想法一直纏繞著小幽靈。他決心要實現自己的願望。 可是幽靈出沒是有時間限制的。當市政廳的大鐘在深夜一點敲響時,小幽靈總是睏乏得要命。 小幽靈一次又一次的嘗試,甚至還找來博物館裏珍藏的金表做鬧鐘,但每次都失敗了。 傷心、失望、氣惱的小幽靈找到烏乎‧舒乎,把自己的煩惱告訴了他,向他討教。 烏乎‧舒乎當然明白,決定小幽靈生活規律的是市政廳的大鐘,要達到目的,就得撥動時針,改動時間。 但是,牠只是勸告小幽靈放棄這個念頭。在以後的幾個夜裏,小幽靈很傷心,老是垂頭喪氣的。 … Learn more

很久以前,在森林深處,有一個小魔女。小魔女那年127歲,這樣的年紀,在魔女中,只能算是小丫頭。 小魔女有一隻聰明的烏鴉,名叫阿波拉克薩斯。烏鴉不僅會說話,還會發表自己的見解。 小魔女每天要花六個小時練習魔法。 這天,明明是練降雨術,可是落下來的是白老鼠、小青蛙。 小魔女再練,可是落下來的仍然不是雨,而是牛奶。烏鴉生氣了:「妳的心思到哪裏去了?」 小魔女的心思確實在別處。今天是瓦普吉斯節,所有的魔女都到羅金山跳舞去了,小魔女也想去。 「妳還小,沒有資格參加舞會。」 小魔女不服氣的說:「我不小了,我今年已經127歲了。」 小魔女不聽烏鴉的勸告,還是騎著掃帚飛往羅金山。 瓦普吉斯節是魔女們的節日。五、六百個大魔女圍著篝火在跳舞,小魔女不聲不響的混了進去。 在熊熊的火光照耀下,凶惡的雷雨魔女發現了小魔女,她一把就將小魔女揪了出來。 在大魔女的一片譴責聲中,小魔女承認自己不該來這裏,可是心裏又實在想來。 「還不趕快回家去!」魔女的首領說話了。 「那我明年能來嗎?」 「除非妳成為一個好魔女。」 小魔女要回家了,可是惡毒的雷雨魔女奪下了她的掃帚,說是不能讓她輕輕鬆鬆的回到家。 這真是一條漫長而艱難的歸途,小魔女在荊棘叢生的路上走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才回到家。 小魔女發誓要學好魔法,讓可惡的雷雨魔女長個豬鼻子、驢耳朵、一把山羊鬍子,外加一雙小牛蹄。烏鴉反對她這樣做:「既然妳已經答應做個好魔女,就該打消一切壞念頭。」 為了行動方便,小魔女買來了新掃帚。烏鴉說:「新掃帚就像年輕的馬,要騎它,得先把它馴服。」 掃帚帶著她們在半空中疾飛,它時而上衝,時而下行,小魔女兩腿夾得緊緊的,掃帚甩不掉她。掃帚終於被制服了,慢悠悠的飛向森林裏。快樂的小魔女不時向地面上的野兔、猴子打招呼。 … Learn more

一隻狼上了年紀,牠再也不能像年輕的時候那樣隨心所欲了。於是牠打定主意,要和牧人友好相處。 狼來到離牠的洞穴最近的牧羊人那裏。牠說:「牧羊人,你們總是說我是強盜,可是事實上並不是如此。的確,我是吃過你的羊,但那只是在飢餓的時候幹的。你也知道飢餓的滋味是多麼難受。只要讓我吃飽了,我絕對是最溫順、最馴良的動物,再也不會傷害無辜的生靈。」 「吃飽?」牧人回答說:「但是,你什麼時候才會飽呢?你的貪婪讓你永遠也不會感到滿足的。快滾開!」 牧人揮著鞭子,把老狼趕走了。 狼遭到拒絕以後,來到了第二個牧人那裏。 狼清了清嗓子說:「牧人,一年來我可能吃掉了你的一些羊。倘若以後你願意每年給我六隻羊,那我就滿足了。你就可以放心睡覺,再也不用擔心你的羊突然之間不見了。」 「六隻羊?」牧人大聲驚叫起來:「那簡直是一大群了。」 「沒有六隻,那五隻也行。」狼開始討價還價。 「五隻,你開玩笑吧!我一年裏獻給牧神的也不過五隻羊罷了。」 「四隻也不行嗎?」狼再次降低要求。 牧人重重的搖搖頭。 「三隻?————–兩隻?」 這可是狼最後的希望了。 「一隻也不給。」牧人怒喝道。狼只好灰頭土臉的走了。 「沒關係!俗話說:好事三回成。」狼這樣想著,向第三個牧人走去。這回牠可是吸取了前兩次的教訓,不敢提太高的要求。 「牧人,你只要每年給我一隻羊,那你的羊群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到樹林裏去吃草了。怎麼樣,我夠仁慈了吧?」 牧人突然笑了起來。狼可高興了,以為事情就要成功:「牧人,你笑什麼?」 「哦!我不笑什麼!我只是想請問一下,你多大年紀了?」 「我的年紀與你有什麼關係?」狼有些糊塗了。 「別生氣,老狼!照理說,我沒有辦法拒絕你,可是現在的情況變化了,你殘缺的牙齒暴露了你的年齡和弱點。我不用再害怕你,我還可以叫你滾得遠遠的。」 … Learn more

那是怎樣一段屈辱的生活呀!我成了蘇丹王的養蜂人,每天早上我把蘇丹王的蜜蜂趕到草地上去采蜜,晚上再把它們趕回到蜂房裏去。 起初,一切還算順利。但是後來的一天,我發現少了一隻蜜蜂。我趕緊去找它,兩隻熊正撲在它身上,大概想把它撕成兩半,好吃它的蜜。 我身邊一件武器也沒有,只帶了作為園丁標記的一把小銀斧。我一急,就把小銀斧向熊擲去。儘管我沒有命中目標,兩隻熊卻嚇得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但是,我擲小銀斧時用勁太大,斧子滴溜溜地向上飛,越飛越高,竟落到月亮裏去了。 怎麼才能把斧子從月亮裏取回來呢?我到哪兒去找這麼長的梯子呢? 幸虧我想起來,土耳其有一種豌豆,生長非常快,有時能長到天上去。恰巧,前幾天花園的老監工給了我一粒土耳其豆。我馬上把它種在地下,它立刻發芽生長,越長越高,不大會兒,豆藤就夠著了月亮。 我充滿信心地攀著豆藤向上爬,一個多小時後,就爬上了月亮。我開始尋找小銀斧。月亮是銀色的,小銀斧也是銀色的,這給尋找工作造成很大困難。幾個小時後,我才在一堆爛稻草上找到我的小銀斧。 可是,糟糕!就在我找斧子的時候,熾熱的太陽曬枯了我的豆藤梯子,使它碎成了一段段。我傷心地跌坐在月亮上。 怎麼辦?難道我一輩子就不能回到地球上了?難道我就永遠生活在這荒涼的月亮上?不,我才不幹呢!我跑到那堆幹稻草跟前,開始用幹稻草搓繩子,搓出一根盡可能長的草繩。當然,它的長度距地球還差得遠呢。 我把草繩綁在月亮的一個角上,然後順著草繩向下滑去。我左手拉住繩子,右手握緊銀斧。不大一會兒,繩子就滑到頭了。我懸在半空,就像懸在天地之間。我舉起小銀斧,緊拉住繩子的下端,砍斷它的上端,重新接在下面。用這種方法,我往下滑了很長一段路。誰知道,我這樣一砍一接,一接一砍,繩子已經不結實了。當我離地球地面大約幾英里遠時,草繩斷了,我重重地跌下來,昏了過去。 等我醒來發現,由於掉下來的勁太大,我一下就在地上撞了個大坑,這坑足有半英里深。 有這樣一種情況,轉述我經歷的人都喜歡吹牛。比如講到剛才那件事,有人會說我硬是用指甲掘出幾百級臺階,然後從深坑裏爬出來。其實我還沒蠢到這種地步,手裏的斧子滿可以幫助我輕鬆地完成這項工作。我是多麼厭惡違背事實、添油加醋啊!其實,根本用不著吹牛,我的冒險故事就足以扣人心弦的了。 這件事發生不久,土耳其人把我放了,讓我和別的俘虜一起回到彼得堡去。但是,我決定離開俄國。 我乘坐一輛馬車,向我的故鄉駛去。那一年的冬天非常冷,連太陽都傷風了。太陽的臉上長了凍瘡,直流鼻涕。太陽一傷風,放出的光就不再是熱的,而是冷的。你們想想看,我在馬車裏凍成什麼樣子! 路很窄,兩旁都是荊棘籬叢。我叫我的車夫吹號角,好叫對面來的馬車閃在路旁,等我們先過去。因為在這麼窄的路上,無論如何也不能同時走兩輛車子。 車夫拿起號角,使全力吹,但他吹了半天,一點聲音也沒吹出來。這時候,從我們對面來了一輛大馬車。 沒法子,我只好從馬車裏鑽出來,卸下兩匹馬,把馬車往肩膀上一扛——當然包括馬車頂上的一切行李雜物——一個箭步竄過了九尺來高的荊棘牆;接著又一竄,就把馬車扛回到小路上來,放在那輛大馬車的後面。 我又回到兩匹馬跟前,把它們一隻手一匹,往胳膊底下一夾,又竄了兩竄,把它們送到自己馬車的前頭去了。在我向上竄的時候,一匹馬感到不舒適,蹄子亂踢一氣。我只好把它的後腳塞在我的外套兜裏,讓它安靜下來。 後來,我和車夫把馬套上,向附近的旅館駛去。這大冷的天,幹點力氣活,暖和暖和,才叫舒服呢。 進了旅館,我的車夫把號角掛在爐子旁邊,過來跟我聊天兒。突然,號角響了起來: … Learn more

誰見過一隻獵狗在它死了之後,還對主人如此忠誠呢! 我還沒跟你們講我的馬的故事呢。只談獵狗,對馬是不夠公平的。況且,那是一匹怎樣的馬呀!一個意外的機會,我得到了這匹寶馬。那是在立陶宛,我到一個朋友家作客,這個朋友非常喜歡馬。他叫人牽出他最得意的駿馬給客人們看,馬突然掙脫韁蠅,踢傷了四個馬夫,發瘋一般在院子裏亂竄起來。 到處是呼救聲,人群亂作一團。沒有一個人敢走到大發脾氣的馬跟前去。 只有我一個人沒有慌神兒。我一縱身跳上馬背,運用我高超的騎術,一下就把馬馴服了。那馬感到我是個有力量的人,所以變得小孩似的服服貼貼。我得意洋洋地在院子裏繞了一圈後,突然想向正圍在飯桌前喝茶的太太們表演一下我的馬技。我勒著馬兒,從一扇敞開的窗子跳進餐廳,這把太太們嚇了一跳。我策馬跳上飯桌,靈巧地在酒杯和碗碟之間踱開步子,連一隻小小的杯子都沒有打破。 太太們樂壞了,尖聲笑著,還熱烈鼓掌。我的朋友被我驚人的馬術所傾倒,一定請我接受這匹駿馬作為他贈送給我的禮物。 我愉快地接受了這禮物,因為我早就在物色一匹好馬,以便上戰場去撕殺。 一個小時後,我已經騎著這匹駿馬向土耳其奔去。在那兒,俄國人和土耳其人正進行著一場殘酷的戰爭。 當然,在戰爭中我顯示出了驚人的勇敢,我總是沖在所有人前面去向敵人進攻。 一次,我們與土耳其人大戰一場,奪下了他們的一個要塞。是我頭一個沖進要塞,把土耳其人從後面的城門趕了出去。戰鬥結束後,我來到井邊,想讓我的駿馬喝點水。馬喝呀,喝呀,怎麼也喝不夠,它足足喝了好幾個鐘頭,還不肯離開水井。這可真是怪事!突然,我背後響起了一陣濺水聲。我回頭一看,驚訝得差點兒從馬鞍上摔下來。 原來我那可憐坐騎的後半截身子被齊斬斬地砍掉了,它喝進去的水在肚子裏存不住,都從後面流了出來,流成了一片汪洋。 我正在納悶,不知這是怎麼回事,一個兵士騎馬過來,給我把謎解開了。 原來,我奮勇追擊敵人,同潰逃的敵兵一起進了要塞,敵人見狀趕緊關閉城門,“吧嗒”一下,把我的馬切成了兩半,那後半截身子被關在了城門外。它在城門附近徘徊了一會兒,用蹄子亂踢土耳其人,然後就跑到旁邊的草地上去了。 “它現在還在那兒吃草呢!”兵士向我報告。 “吃草?不可能!” “您自己去瞧瞧呀!” 我騎著前半截馬,急忙向草地跑去。我真的在那兒找到了後半截馬,它正安安靜靜地吃草。我立即派人請來軍醫,把兩個半截馬重新縫合在一起。由於軍醫沒帶羊腸線,所以縫合用的是月桂樹的新技條。 馬的兩半截身子又結結實實地長到了一起,而月桂樹枝卻在馬身上生了根。過了一個月,我就用馬背上長出的月桂樹枝在馬鞍上搭起了一座涼棚。坐在這舒適的涼棚裏,我又建立了數不清的功勳。 我不光騎在馬背上建立功勳,在這場戰爭中,我還曾騎在炮彈上建功立業。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我們包圍了土耳其的一座城市,我們的元帥想要瞭解城內敵人兵力的部署,可是在我們整個軍隊中,沒有一個勇士敢於到敵人後方去偵察。 還要數我最勇敢。我站在一門大炮跟前,那炮正向土耳其城內開火,等到一顆炮彈從炮口飛出來,我霍地一下跳到它上面,騎著它向敵人的城市飛去。所有人都歡呼著: … Learn more

我抓起那根小尾巴,就把母野豬牽到我家廚房去了。可憐的瞎母野豬服服貼貼地跟著我走,它還以為仍舊是小野豬在領它散步呢!遇到母野豬,特別是瞎眼的母野豬,還算容易對付,要是遇上一頭公野豬,情形就要糟糕得多。 一次,我在森林裏碰見一隻大公野豬。倒楣的是那天我連槍也沒帶。我撒腿就跑,野豬像瘋了似地緊追著我。要不是我一閃身躲到一棵大橡樹後面,我保管會被它那白厲厲的長牙戳死。 大公野豬飛奔著朝我撞來,它的尖牙一下就刺進了橡樹的大樹幹裏,再也拔不出來了。 “啊哈!小鴿子,你可上當了!”我從橡樹後面走出來,“這回你可跑不了啦。” 說著,我撿起一塊大石頭,把野豬的大尖牙再往樹幹裏釘進一些,免得野豬逃走。這樣,它只好乖乖地等著,直到我從鄰近的村子裏找來麻繩和大車,把它捆綁起來運回家去。 別的獵人都驚奇得要命,他們怎麼也想不出,我怎麼能一粒子彈也不用,就活捉了這樣一隻兇猛的野獸。 我遇到的奇跡還多著呢! 有一次,我在樹林裏一邊走,一邊吃著路上買來的甜美多汁的櫻桃。一隻鹿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這是一隻健美的,有兩隻分叉大犄角的公鹿。它若無其事地看著我,好像知道我的槍膛裏一粒子彈也沒有似的。 我是沒有子彈了,但是幸虧我還剩下幾顆櫻桃。我就把一顆櫻桃核當子彈裝進了槍膛。真的,你們別笑,就是普通的櫻桃核。 我開了槍,鹿只把頭搖了搖。櫻桃核打進它的腦門裏,可它一點也沒受傷。一轉眼它就逃到樹林深處去了。我非常遺憾,竟放走了這樣一頭美麗的野獸。 一年後,我又到那片樹林裏去打獵,當然,這時我已經把櫻桃核的事忘得一乾二淨。我多麼驚訝!樹林深處跳出來一隻漂亮的公鹿,鹿的兩隻犄角之間長著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櫻桃樹,這情景真太令人難忘了。我立刻想到,這棵樹就是我去年射出的那顆櫻桃核長成的。 這回我可帶足了子彈。我一槍撂倒了鹿。就只這一槍,我既吃到了香噴噴的烤鹿肉,又吃到了甜津津的櫻桃,因為那棵樹上已經結滿熟透了的大櫻桃。說真的,我一輩子也沒吃過比那更好吃的櫻桃。 不能說我的機遇很好,我也常常時運不順。特別是在我赤手空拳時,經常遇到最兇猛、最可怕的野獸。 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迎面遇到一隻母狼。它張開血盆大口,徑直向我撲來。怎麼辦?逃走已經來不及了,狼的大嘴馬上就要咬斷我的喉管。換一個人,一定會嚇得驚慌失措,但我孟豪森男爵不是那種人。我果斷、機智而又勇敢。我絲毫沒有遲疑,立刻把拳頭捅進狼嘴巴,拼命往狼的嗓子眼裏塞。狼殘暴地瞪著我,它的眼睛因為狂怒,一閃一閃地放光。我知道,要是我把手抽回來,它就會把我撕成碎塊,因此我繼續把拳頭往裏塞呀塞,整個手臂全都伸了進去。突然,我有了一個再好不過的主意:我用力揪住狼的內臟,使勁往外一拉,就像翻衣服袖子似的,把狼的“裏子”翻了出來! 當然,經過這種手術,狼立刻死了,倒在我的腳旁。我用這張狼皮做了一件暖和的短外套。 我還碰到過一些比遇見狼更可怕的事情。 一天,一隻瘋狗在後面追我,我拚命地跑。但是我身上穿著一件沉重的皮大衣,壓得我跑不動。我一邊跑一邊脫掉皮大衣,扔在大街上。瘋狗撲到皮大衣上,拚命亂咬。 後來,我的僕人把皮大衣撿回家,又掛在我的衣櫃裏。第二天早上,僕人跑到我的臥室,驚慌地喊:“男爵老爺!男爵老爺!您的皮大衣瘋了!” 我忙跳下床,跑去打開衣櫃,櫃內所有的衣服都被撕成了碎片。僕人說的一點不錯:我可憐的皮大衣因為被瘋狗咬了,所以瘋了。它正瘋狂地撲在我的新軍大衣上,一通亂撕亂咬。 我抓起手槍來開了一槍,瘋皮大衣立刻不動彈了。我叫僕人把它綁起來,掛到另一個衣櫃裏去。從此以後,它誰也沒咬過,我也就放心大膽地穿它了。 … Learn more

好容易跑到池塘旁,我瞄準一隻最肥的野鴨,正想開火——哎呀,老天爺!我發現槍裏沒有打火石。沒有打火石,就不能點燃火藥發射。 跑回家去拿打火石嗎?那野鴨子就飛走了。我垂頭喪氣地放下獵槍,埋怨自己的運氣不好。但這時,我突然有了一個好主意。我握緊拳頭使出全身力氣朝自己的右眼打了一下,頓時眼裏火星兒四濺,我用這火星兒點燃火藥——槍響了,我這一槍打死了十隻肥大的野鴨子。 我把這個好方法介紹給各位,你們想點火的時候,不妨從自己的眼睛裏取點火星兒用。 打獵中的趣事還有很多呢。 一天,我去打獵,傍晚時分走進湖邊一座偏僻的樹林,湖邊到處都是野鴨子。我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多的野鴨子。 但是真可惜,我一顆子彈也沒有了。 這天晚上,我正好請了一大群朋友來我家做客,我想請他們嘗嘗野味。我本來是一個慷慨好客的人呀!我家的午餐和晚餐在全彼得堡是很出名的,我怎麼能不帶野鴨子,空手回家呢? 我猶豫不決地在那兒站了好半天,突然想起,在我的挎包裏還剩有一小塊豬油。好極了,這塊豬油是最好的食餌。我把它從挎包裏掏出來,系在一根又細又長的繩子上,把繩子扔進湖水裏。 野鴨子看見豬油,立刻遊了過來。一隻野鴨子一口將豬油吞了下去。因為豬油是滑溜溜的,所以它從鴨嘴裏進去後,很快就經過鴨腸子,從野鴨子的“後門”溜了出來。這樣,這只野鴨就被我的繩子穿上了。 這時,第二隻野鴨子又游向豬油,也被穿了起來。野鴨子一隻接一隻吞吃這塊豬油,一隻接一隻地被穿起來。不到十分鐘,十三隻野鴨子就像珠子似地穿在了我的繩子上。 瞧著這豐富的獵獲物,我多麼高興呀。只要拉著這一大串鴨子,到廚房裏交給我的廚師,盛大的晚宴就可以舉行了! 然而,把這許多野鴨拖回家,並不是件容易事。我把繩子在腰上繞了幾圈,上路回家,只走了幾步,就累得要命。忽然——你們可以想像出,我是多麼驚訝——野鴨子們飛了起來,把我帶上了雲霄。 換了別的人,一定嚇得驚慌失措,可我是一個又勇敢又機智的人。我撐開外套作舵,駕駛著野鴨子向我的住宅飛去,不一會兒就飛到我家上空。 但是怎麼著陸呢?非常簡單。我隨機應變的腦袋幫助了我。我扭斷幾隻野鴨的脖子,於是我們就開始慢慢地降落。我正好掉進自己家廚房的煙囪裏。當我從爐門裏走出來出現在廚師面前時,他可沒有過份驚慌,只是說:“幸虧還沒把爐子生著呢。” 隨機應變可真是種了不起的本事,我的隨機應變的大腦常常給我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 有一天,我打完獵往回走,忽然從我腳下,撲著翅膀跳出七隻鷓鴣。我怎麼能讓這麼好的野味從我手裏逃走呢! 我把獵槍裝好——當然,我的子彈已經一顆不剩,我的槍膛裏裝的不是子彈,而是一根小鐵條,就是擦槍用的普普通通的通條。 我讓獵犬把鷓鴣攆飛起來,便舉槍射去。通條飛出槍膛,一連穿上七隻鷓鴣,落在不遠的草地上。 我拾起來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鷓鴣竟然已經烤熟了!真的,已經烤熟了。 其實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我一開槍,小鐵條在槍膛裏被燒得火燙,鷓鴣被它一穿,自然就給烤熟。 … Learn more

吹牛大王歷險記 1

02.26.2010, Comments Off on 吹牛大王歷險記 1, 德國童話故事, 遊記, by .

一個大鼻子小老頭坐在壁爐旁,講他的冒險事蹟。他平心靜氣地講,他怎樣飛到月亮上去;怎樣和三條腿的人一起生活;怎樣被一條大魚吞到肚子裏去;還有他的頭怎樣和脖子分了家…… 他的聽眾們都當面嘲笑他。 小老頭皺起眉頭,大模大樣地回答: “我是孟豪森男爵,我過去的好朋友,那些伯爵、男爵、侯爵,還有蘇丹王都說過,孟豪森男爵是世界上頂誠實的人。”周圍的人笑得更響了。 我們現在就把他講的故事印在下面,你們看了這些故事,自己去斷定,世界上有沒有比孟豪森更誠實的人吧。 有一次,我騎馬到俄國去。那是冬天,大雪紛紛揚揚。馬走累了,步子一顛一顫。我也困得要命,差點從馬上摔下來。可我怎麼也找不著過夜的地方,一路上,看不到一個村莊,也聽不到一絲聲息。唉,只好在曠野裏過夜了。 周圍一棵樹也沒有,只有一個尖樹樁樣的東西豎在雪地上。我隨手把幾乎凍僵的馬栓在上面,自己抱著獵槍,枕著馬鞍,在不遠的雪地上倒頭便睡。 我睡了很久,醒來已是日上三竿。我發現自己不是睡在田野裏,而是睡在一個村莊裏。說得更確切些,是睡在一個小鎮子裏,我的四面八方都是房子。這是怎麼回事?我跑到哪兒來了?一夜的工夫怎麼會長出這麼多房子呢? 我的馬又到哪兒去了呢? 想了半天,我也鬧不明白。突然,我聽到一陣熟悉的馬嘶聲,是我的馬在嘶鳴。可是馬在哪兒呢?嘶鳴是從上面傳來的。我抬頭一看——啊!這是怎麼啦?我的馬掛在教堂鐘樓的房頂上哪!它被拴在那個十字架上。 我馬上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昨天晚上,這整個小鎮連同所有的人和房子一起都被大雪掩埋了,只剩下十字架的尖兒露在雪外面。我不知道那是十字架,還以為是一個尖樹樁呢,就把馬拴在上頭了。夜裏,我睡覺時,天氣驟然轉暖,雪化了,於是我不知不覺中降到地面上來。但是我那可憐的馬卻留在房頂上了。它被拴在鐘樓的十字架上,沒法下到地面上來怎麼辦? 我略微考慮了一下,便抓起手槍,瞄準馬韁,開了一槍。要知道我是一個神槍手呀!馬韁繩應聲斷成兩截,馬很快回到我身旁。我跳上馬背,繼續趕路。 我很快來到俄國境內。冬天在這裏騎馬旅行很不方便,我按照當地人的習慣,買了一架漂亮的雪橇,讓馬拉著它在軟軟的雪地上飛馳。 傍晚,雪橇駛入一片陰森森的樹林。我已經開始打盹,突然聽到我的馬驚慌地嘶叫。我回頭一看,只見月光下一隻可怕的狼,正張著血盆大口追趕我的雪橇。 別指望有誰會來救我。我躺在雪橇上,嚇得閉上了眼睛。 我的馬瘋狂地飛奔。狼追上來了,它的牙齒就在我耳邊咬得格吱格吱響。 但是,幸虧運氣好,狼根本沒有注意瘦骨嶙峋的我。它一個箭步從我頭上竄過去,竄過雪橇,一直向我那可憐的馬撲去。 只一轉眼的工夫,我那匹馬的屁股就被貪婪的狼吞到嘴巴裏去了。馬又是恐懼又是痛苦,繼續沒命地飛奔。狼繼續往肚子裏吞我的馬,馬的後半拉身子進了狼肚子。我已清醒過來,揚起馬鞭,拚命抽打那只貪得無厭的野獸。 狼一面嗥叫,一面往前沖。 那還沒有被狼吃完的前半拉馬身子“砰”地從駕具裏滑了出去,倒在雪地上,於是狼就代替了馬原來的位置,駕上了車轅。無論怎麼掙紮,它也跑不開,因為它像馬一樣戴上了籠頭。 …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