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the ‘安徒生童話故事’ Category

玻瑰花精有著粉紅色的顏色,細嫩的花瓣,它是玫瑰中最鮮艷、最美麗的花朵。 玫瑰花精在花園裏聽到一位英俊的年輕人說:「你哥哥要分開我們,他叫我到海那邊去生活。」 漂亮、溫柔的女孩說:「我用我的心為你祝福。」 她摘了一朵玫瑰,吻了一下,送給年輕人。玫瑰花精正藏在花瓣後面,年輕人用雙手按著玫瑰花,放在心口上。玫瑰花精飛不出來了。 年輕人走進一片森林,那個壞哥哥用刀子插進他的心臟。年輕人捧著玫瑰花死了。 壞哥哥砍下年輕人的頭,連他的身體一塊兒埋在菩提樹下。玫瑰花精沒想到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狠毒的人。 玫瑰花精摘下一片乾樹葉,放在壞哥哥的帽子上,又一直跟著他回到家裏。 玫瑰花精輕輕走進了女孩的夢中,把它看到的一切都告訴了她。 女孩醒來後,走進哥哥的房間,一眼就發現玫瑰花精放在哥哥帽子上的樹葉。女孩的心碎了,淚流乾了。 天黑以後,她找到了那片森林。在菩提樹下,她挖出了日夜思念的年輕人,並把他的頭帶回家。 女孩把年輕人的頭顱,放在一個最大的花盆裏,蓋上土,還在上面種了一株素馨花。 女孩的壞哥哥逼著女孩嫁人。晚上,女孩靜靜的在睡夢中死去,靈魂飛升到天國。 再說:玫瑰花精飛回花園裏,把這件事告訴了每一朵玫瑰花。它要為女孩和年輕人復仇。 玫瑰花精還邀請蜜蜂參加它們的復仇戰鬥。 就在女孩死去的頭一個晚上,壞哥哥作夢的時候,從玫瑰花蕾中走出一個個復仇的靈魂。 復仇的靈魂鑽進壞哥哥的耳朵,告訴他許多可怕的事情,再溜進他的嘴巴,用毒劍刺他的舌頭。 第二天,一大群蜜蜂飛到壞哥哥的房間,環繞開著素馨花的花盆,嗡嗡的宣告:為你復仇啦! 有人想搬走花盆,蜜蜂輕輕碰碰他的手,花盆掉在地上,滾出一個頭顱。人們立刻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蜜蜂們在空中飛,嗡嗡的說:「每一朵玫瑰花,都是玫瑰花精。有罪的人,誰也逃不過它們的眼睛。」 原著:丹麥安徒生

母親與死神

02.18.2014, Comments Off on 母親與死神, 安徒生童話故事, by .

在一個下著大雪的冬夜,一個母親十分憂愁的坐在兒子的病床邊。她的兒子病得很重,眼看就要不行了,母親心急如焚,卻又無能為力。 就在這時,一個披著一件黑大衣的老人敲門,請求允許讓他進來避寒。善良的母親大方的讓老人進來,還去倒了一壺酒放在爐火上,準備讓老人喝點酒禦寒。當她正忙著張羅的時候,老人就坐在小男孩的床邊,看護著他。男孩看起來正在熟睡。母親忙完之後,又重新坐回小床邊。「我的孩子不會有事的。」她喃喃自語著,似乎是在安慰自己。老人聽了,點點頭又搖搖頭,使母親弄不懂他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是她也沒有多問。 由於巳經三天三夜沒有闔眼,母親太疲憊了,不久,竟不知不覺的打起瞌睡。當她驚醒之後,赫然發現老人不見了,兒子也死了。 「這是怎麼回事?」可憐的母親立刻跳起來衝出去。 在雪地上,她碰到一位也是穿著黑披風的婦人,這是夜神。夜神好心告訴母親:「我剛才看到死神坐在你的屋裡,並且趁你打瞌睡的時候,把你的孩子帶走了。」 「請你告訴我,他把我的孩子帶到哪裡去了我要求他把孩子還給我!」母親哀求著。 「可以,我會告訴你,」夜神說:「但是你得把曾經唱過給你兒子聽的那些歌統統唱給我聽,我好愛那些歌。」 「好的,我現在就唱。」母親一邊絞著雙手,一邊流著淚唱完了那些歌。 夜神滿意了,就告訴她:「死神帶著你的孩子往右邊黑森林裡去了。」 母親立刻往右邊的黑森林拔足狂奔,奔到盡頭,是一條岔路,路旁有一叢荊棘。 「荊棘啊!」母親含著淚問:「你有沒有看見死神帶著我的孩子經過這裡?」 「我看見了。」荊棘回答。 「真的?那請你趕快告訴我,我該往哪一條路才能追上他們。」 「除非你把胸膛貼著我,讓我溫暖我才願意告訴你。」 母親立刻毫不考慮就把胸膛貼在荊棘叢上,讓它溫暖。 荊棘刺破了她的皮膚,鮮血一滴一滴的流了出來,過了一會兒,荊棘竟然發出綠葉,在寒冬的夜晚開了花。 「原來母親的心是這樣的溫暖啊!」荊棘指引了正確的路,母親趕緊繼續趕路。 她來到一個大湖邊,湖水已開始結冰,但還不是結得很厚,無法走過去,湖邊又沒有什麼小船,怎麼辦呢? 「我們來談一個條件吧,」湖水說:「只要你願意把你那兩顆橡珍珠一樣的雙眸給我,我就渡你到對面的大溫室去,溫室裡有許多的花和樹,每一株都是一個生命,都是由死神所看守。」 「我願意,」母親哭著說:「只要能找回我的孩 … Learn more

從前有一條家庭出身很好的小海魚,它的名字我記不清楚—只有有學問的人才能告訴你。這條小魚有一千八百個兄弟和姊妹,它們的年齡都是一樣。它們不認識它們的父親或母親。它們只好自己照顧自己,游來遊去,不過這是很愉快的事情。 它們有吃不盡的水—整個的大洋都是屬於它們的。因此它們從來不在食物上費腦筋—食物就擺在那兒。每條魚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喜歡聽什麼故事就聽什麼故事。但是誰也不想這個問題。 太陽射進水裏來,在它們的周圍照著。一切都照得非常清楚,這簡直是充滿了最奇異的生物的世界。有的生物大得可怕,嘴巴很寬,一口就能把這一千八百個兄弟姊妹吞下去。不過它們也沒有想這個問題,因為它們沒有誰被吞過。 小魚都在一塊遊,挨得很緊,像鯡魚和鯖魚那樣。不過當它們正在水裏游來遊去、什麼事情也不想的時候,忽然有一條又長又粗的東西,從上面墜到它們中間來了。它發出一個可怕的響聲,而且一直在不停地墜。這東西越拖越長;小魚一碰到它就會被打得粉碎或受重傷,再也恢复不了。所有的小魚兒—大的也不例外—從海面一直到海底,都惊慌地逃命。這個粗大的重傢伙越沉越深,越變越長,變成好几公里长,穿過大海。 魚和蝸牛—一切能夠遊、能夠爬、或者隨著水流動的生物—都注意到了這個可怕的東西,這條來歷不明的、忽然從上面落下來的、龐大的海鱔。 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東西呢?是的,我們知道!它就是粗大的電線。人類正在把它安放在歐洲和美洲之間。 凡是電線所落到的地方,海裏的合法居民就感到驚惶,起一陣騷動。飛魚沖出海面,使勁地向高空飛去。仿佛在水面上飞跃過的槍彈,別的魚則往海底鑽,它們逃得飛快,在電線還沒有出現之前,它們就已經跑得老遠了。鱈魚和比目魚在海的深處自由自在地游泳,吃它們的同類,但是現在也被別的魚嚇慌了。 有一對海參嚇得那麼厲害,它們連腸子都吐出來了。不過它們仍然能活下去,因為它們有這套本領。有許多龍蝦和螃蟹從自己的甲殼裏沖出來,把腿都扔在後面。 在這種驚惶失措的混亂中,那一千八百個兄弟姊妹就被打散了。它們再也無法聚集在一起,彼此再也沒有辦法認識。它們只有一打留在原來的地方。當它們靜待了個幾個鐘頭以後,它們算是從頭一陣驚恐中恢復過來,開始感到有些奇怪。 它們向周圍看;它們向上面看,也向下面看。它們相信它們在海的深處看見了那個可怕的東西—那個把它們嚇住、同時也把大小的魚兒嚇住的東西。憑它們的肉眼所能看得見的,這東西是躺在海底,相當細,但是它們不知道它能變得多粗,或者變得多結實。它靜靜地躺著,不過它們認為這可能是它在搗鬼。 “讓它在那兒躺著吧!這跟我們沒有什麼關係!”小魚中一條最謹慎的魚說,不過最小的那條魚仍然想要知道,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東西。它是從上面沉下來的,人們一定可以從上面得到可靠的消息,因此它們都浮到海面上去。天氣非常晴朗。 它們在海面上遇見一隻海豚在海面上翻筋斗。因此它一定看到和知道一切情況。它們向它請教,不過它老是想著自己和自己翻的筋斗。它什麼也沒有看到,因此也回答不出什麼來。它只是一言不發,做出一副很驕傲的樣子。 它們只好請教一隻海豹。海豹只會鑽水。雖然它吃掉小魚,它還是比較有禮貌的,不過它今天吃得很飽。它比海豚知道得稍微多一點。”有好幾夜我躺在潮濕的石頭上,朝幾里路以外的陸地望。那兒有許多呆呆的生物—他們在他們的語言中叫做”人”。他們總想捉住我們,不過經常我們總逃脫了。我知道怎樣逃,你們剛才所問起的海鱔也知道。海鱔一直是被他們所控制著的,因為無疑地,從遠古起,它一直就躺在陸地上。他們把它從陸地運到船上,然後又把它從海上運到一個遙遠的陸地上去。我看見他們碰到多少麻煩,但是他們卻有辦法應付,因為它在陸地上是很聽話的。他們把它卷成一團。我聽到它被放下水的時候所發出的嘩啦嘩啦的聲音。不過它從它們手中逃脫了,逃到這兒來了。他們使盡氣力來捉住它,許多手來抓住它,但是它仍然溜走了,跑到海底上來。我想它現在還躺在海底上吧!” “它倒是很細呢!”小魚說。 “他們把它餓壞了呀!”海豹說。”不過它馬上就可以復元,恢復它原來粗壯的身體。我想它就是人類常常談起而又害怕的那種大海蟒吧。我從來沒有看見過它,也從來不相信它。現在我可相信了:它就是那傢伙!”於是海豹就鑽進水裏去了。 “他知道的事情真多,他真能講!”小魚說。”我從來沒有這樣聰明過!—只要這不是說謊!” “我們可以游下去調查一下!”最小的那條魚說。”我們沿路還可以向別人打聽打聽!” “如果我再得不到什麼別的情況,我連翅都不願意動一下,”別的魚兒說,掉轉身就走。 “不過我要去!”最小的魚兒說。於是它便鑽到深水裏去了。但是這離開”沉下的那個長東西”躺著的地方還很遠。小魚在海底朝各方面探望和尋找。 它從來沒有注意到,它所住的世界是這樣龐大。鯡魚結成大隊在遊動,亮得像銀色的大船。鯖魚在後面跟著,樣子更是富麗堂皇。各種形狀的魚和各種顏色的魚都來了。水母像半透明的花朵,隨著水流在前後飄動。海底上長著巨大的植物、一人多高的草和類似棕相的樹,它們的每一片葉子上都附有亮晶晶的貝殼。 … Learn more

從前有一個年高望重的紅蘿蔔, 他的身體又粗又重又笨, 他有一股叫人害怕的勇氣: 他想和年輕的姑娘結婚—— 漂亮年輕的、小巧的紅蘿蔔, 她的來歷不凡,出自名門。 於是他們就結了婚。 美好的宴會真是難以用語言形容。 但是一並沒有花費一分錢。 來賓舔著月光,喝著露水, 吃著花朵上的絨毛—— 田野和草原上有這數不盡的絨毛。 老紅蘿蔔彎下腰來向來賓致敬, 囉囉嗦嗦地演說了一陣。 他的話語像潺潺的流水, 紅蘿蔔姑娘卻不插半句嘴。 她既不微笑,也不歎氣, 她是那麼年輕和美麗。 如果你不相信, 請你去問牙買加的女人。 … Learn more

取材自安徒生童話集→ 舞吧,舞吧,我的玩偶 “是的,這就是一支唱給小孩子聽的歌!”馬樂阿姨肯定地說。”儘管我不反對它,我卻不懂這套 ”舞吧,舞吧,我的玩偶”的意思! 但是小小的艾密麗卻懂得。她只有三歲,她跟玩偶一道玩耍,而且把它們教養得跟馬樂阿姨一樣聰明。 有一個學生常常到她家裏來;他教小艾密麗的哥哥做功課。他和小艾密麗和她的玩偶講了許多話,而且講得跟所有的人都不同。這位小姑娘覺得他非常好玩,雖然姑媽說過他不懂得應該怎樣跟孩子講話—–小小的頭腦裏面是裝不下那麼多閒聊的東西。但是小艾密麗的頭腦可裝得進。她甚至還把學生教給她的這支歌都全部記住了:”舞吧,舞吧,我的玩偶!”她還把它唱給她的三個玩偶聽呢—–兩個是新的:一個是男孩,一個是姑娘;第三個是舊的,名叫麗莎。她也聽這支歌,甚至她就在歌裏面呢。 舞吧,舞吧,我的玩偶!嗨,姑娘正是美的時候!年輕紳士也是同樣美好,戴著禮帽,也戴著手套,穿著白褲子和藍色短襖,大腳趾上長一個雞眼。他和她正是煥發美麗的時刻。舞吧,舞吧,我的玩偶!這兒是年老的媽媽麗莎!從去年起她就來到這家;她的頭髮換上新的亞麻,她的臉用黃油擦了幾下:她又美得像年輕的時候,請過來吧,我的老朋友!請你們三個人旋舞幾圈。看一看這光景就很值錢。舞吧,舞吧,我的玩偶!步子必須跳得合乎節奏! 伸出一隻腳,請你站好,樣子要顯得可愛和苗條!一彎,一扭,向後一轉,這就使你變得非常健康!這個樣兒真是極端美麗。你們三個人全都很甜蜜!玩偶們都懂得這支歌;小艾密麗也懂得。 學生也懂得—–因為這支歌是他自己編的。他還既這支歌真是好極了。只有馬樂阿姨不懂得它。不過她已經跳過了兒童時代的這道欄柵。”一支無聊的歌!”她說。小.艾密麗可不覺這樣。她唱著它。 我們就是從她那裏聽來的。 註: 初看此篇故事有點難以理解安徒生所要表答的內涵。 如何解釋呢? 是一個久經歲月的磨難者對無憂的生活的美好回想。他所嚮往的是年輕時的快樂與健康。歌詞演唱著美麗與輕鬆,縱使被生活擠壓得“大腳趾上長一個雞眼”而且“年老”,但是詞中無不流露著“極端美麗”與“非常健康”。這是一個不再年輕與健康的老者的勸告:“舞吧,舞吧,我的人們!舞出你的健康,舞出你的快樂,不好被生活束縛。要做個甜蜜幸福的人。” 也可以理解為是一個未經人事的無知小孩對成長世界的潛意識的恐懼。她所見到的成人世界的苦難迫使她對現時無憂生活產生留戀。她擔心著身邊的大人,她希望他們健康與甜蜜,我想她應該生活在一個寄人籬下的家庭裏,因為照顧她的是她的姑媽,她與她的哥哥同住在哪里。雖然她們生活得較好,但是,年邁的姑媽紿終老了,不再健康了,她害怕再次失去生活的支柱,於是,她從心底裏渴求著她的健康。她的歌聲告請我們要注意身體,不要盲目地自顧工作,要有適度的調整。

這一天是小馬麗的生日;她覺得這是所有的日子中最美好的一天。她所有的男朋友和女朋友們都來和她一起玩耍;她穿著從祖母那兒得來的漂亮衣服。 祖母已經到上帝那兒去了,不過在她走進明亮和美麗的天國以前,她就已經把衣服裁好了,縫好了。 馬麗房裏的桌子上擺滿了華麗的禮物:有設備齊全的最精緻的廚房,有能夠轉動眼睛和在肚皮上一按就能說聲“噢!”的木偶,還有一本畫冊,裏面有最美妙的故事可讀——如果你認識字的話!但是比所有的故事更美妙的是,過許多生日! “活著本身就是美妙的!”小馬麗說。 乾爸爸還補充了一句,說活著本身就是最美妙的童話。 她的兩個哥哥住在旁邊的一個房間裏。他們都是大孩子,一個9歲,一個11歲。他們也覺得活著是很可愛的——照自己的方式活著,而不是像馬麗這樣一個孩子活著;不,是像一個活潑的小學生一樣地活著:品德通知書上寫著“優等”,跟同學痛快地比比氣力,在冬天滑冰,在夏天踩踏車,閱讀關於城堡、吊橋和地牢的故事,靜聽關於非洲中部的探險。但是有一個孩子卻有一種不安的情緒:他害怕在他沒有長大以前,一切東西就已經被發現了。他自己非常希望去作一番冒險。乾爸爸曾經說過,生活是一個最美妙的童話①,而且人本身就在這個童話裏面。 ①這兒的“童話”跟上句的“冒險”在丹麥文裏同是eventyr這個字,因為這個字有兩種意義。這種雙關意義,在中文裏是無法譯出來的。 這些孩子住在第一層樓。在更高的一層樓上住著這個家族的另一分支,他們也有孩子,不過都長大了:一個有17歲,另一個有20歲,但是第三個,據小馬麗的意見,要算年紀最大——他有25歲,而且還訂了婚。 他們的境況都很好;他們的父母好,衣服好,能力也好。他們知道自己的要求:“向前進!打倒一切舊的障礙!把整個世界攤開來自由地看一看——這才是我們認為最美妙的事情呢。”乾爸爸說得對:“生活本身就是一個最美妙的童話!” 爸爸和媽媽都是年紀大的人——他們的年紀自然會比孩子大一些的。他們的嘴角上飄著微笑,眼睛和心裏也藏著微笑;他們說: “這些年輕人是多麼年輕啊!世界上的事情並不按照他們想像的那樣在發展,但是卻在不停地發展。生活是一個奇怪而可愛的童話!” 乾爸爸住在最上層,略微接近天空——大家這樣形容住在頂樓上的人。他已經老了,但是精神卻非常年輕,他的心情老是很好;他會講的故事又多又長。他周遊過世界;他的房間裏擺著各國可愛的東西:從地板一直到天花板都掛滿了畫;有些窗玻璃是紅的,有些是黃的——如果人們朝裏面望,不管外面的天氣怎樣陰,世界總像是充滿了太陽光。一個大玻璃盆裏栽著綠色的植物;在這玻璃盆的另一邊,有幾條金魚在游泳——它們望著你,好像它們知道的事情太多,而不屑於和人講話似的。這兒甚至在冬天都有花的香味。火在爐子裏熊熊地燃著。坐在這兒望著火,聽它燒得僻啪僻啪地響,真是有趣得很。 “這使我回憶起許多過去的事情,”乾爸爸說。小馬麗也似乎看見火裏出現了許多圖景。 但是在旁邊的一個大書架裏放著許多真正的書。有一本是乾爸爸常讀的,他把它叫做書中之書:這是一部《聖經》。在繪圖裏,整個世界和整個人類的歷史都被描寫出來了:創世、洪水、國王和國王中的國王。 “所有曾經發生和未來將要發生的事,這本書裏全都有!”乾爸爸說。“一本書包羅萬象!請想想看!的確,人類所祈求的一切東西,《主禱文》用幾個字就說清楚了:‘我們在天上的父!’①這是慈悲的水滴!這是上帝賜予的安慰的珠子。它是放在孩子的搖籃裏,放在孩子心裏的一件禮物。小寶貝,把它好好地保藏著吧!不管你長得多大,不要遺失它;那麼你在變幻無窮的道路上就不會迷失方向!讓它照著你,你就不會走錯路!” ①《主禱文》是基督教最常用的一篇祈禱文,見《聖經·新約全書·馬太福音》第六章第九至十三節。 乾爸爸說到這兒眼睛就亮起來了,射出快樂的光輝。這對眼睛在年輕的時候曾經哭過。“那也是很好的,”他說。“那時正是考驗的時候,一切都顯得灰暗。現在我身裏身外都有陽光。人的年紀一大,就更能在幸福和災難的時刻中看出上帝是和我們在一起,生活是一個最美妙的童話——只有上帝才能給我們這些東西,而且永遠是如此!” “活著本身就是最美妙的!”小馬麗說。 小男孩子和大男孩子也都這樣說。爸爸。媽媽和全家的人也都這樣說。特別是乾爸爸也這樣說。他有生活的經驗,他是年紀最大的一個人,知道所有的故事,所有的童話,而且說——直接從心裏說出來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個最美妙的童話!” (1870) … Learn more

從前有一支粗蠟燭。它知道自己的價值。”我是用蠟造出來的,”它說。”我能發出強烈的光,而且燃的時間也比別的蠟燭長。我應該插在枝形燭架上或銀燭臺上!” “這種生活一定很可愛!”牛油燭說。”我不過是牛油做的一種普通燭,但我常常安慰自己,覺得我總比一枚銅板買來的那種小燭要好些:這種燭只澆了兩次蠟,而我卻澆一八次才能有這樣粗。我感到很滿意!當然,出身於蠟是比出身於牛油要好得多,不過一個人在這世界上的地位並不是自己呵以主動選擇的。你是放在大廳的玻璃枝形燭臺上,而我卻是呆在廚房裏–不過這也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因為全家的飯食就是在這兒做出來的!” “不過還有一件東西比飯食更重要,”蠟燭說。”社交!請看看社交的光輝和你自己在社交中所射出的光輝吧!今晚有一個舞會,不久我就要和我整個的家族去參加了。” 這話剛剛一說完,所有的蠟燭就被拿走了,這支牛油燭也一同被拿走了。太太用她細嫩的手親自拿著它,把它帶到廚房裏去。這兒有一個小小的孩子提著滿滿一籃洋山芋:裏面還有兩三個蘋果。這些東西都是這位好太太送給這個窮孩子的。 “我的小朋友,還有一支燭送給你,”她說,”你的媽媽坐著工作到夜深,這對她有用!” 這家的小女兒正站在旁邊。當她聽到”到夜深”這幾個字的時候,她就非常高興地說:”我將也要呆到夜深!我們將有一個舞會,我將要戴上那個大紅蝴蝶結!” 她的臉上是多麼光亮啊!這是因為她感到很高興的緣故!什麼蠟燭也發不出孩子那兩顆眼睛所射出的光輝! “這副樣兒真叫人看起來感到幸福!”牛油燭想。”我永遠也忘記不了這副樣兒,當然我也再沒有機會看見它了!” 於是它就被放進籃子,蓋上了蓋。孩子把它帶走了。 “我現在會到什麼地方去呢?”牛油燭想。”我將到窮人家裏去,可能我連一個銅燭臺也沒有。但是蠟燭卻坐在銀燭臺上,觀看一些大人物。為那些大人物發出光來是多麼痛快啊!但我命中註定是牛油,而不是蠟!” 這樣,牛油燭就到窮人家裏來了:一個寡婦和三個孩子住在這位富人家對面的一個又矮又小的房間裏。 “那位好太太贈送我們這些好禮物,願上帝祝福她!”媽媽說,”這根燭真是可愛!它可以一直點到深夜。” 這支牛油燭就被點著了。 “呸!呸!”它說,”她拿來點著我的那根火柴,氣味真壞透了!在那個富人家裏,人們決不會給蠟燭這種待遇的。” 那裏的蠟燭也點起來了。它們的亮光一直射到街上。馬車載來許多參加舞會的華貴客人。音樂也奏起來了。 “已經開始了!”牛油燭幻想著,同時想起了那個有錢的小姑娘的發光的面孔–它比所有的蠟燭還要亮。”那副樣兒我永遠再也看不見了!” 這個窮人家最小的那個孩子–一個小女孩–走過來摟著她哥哥和姐姐的脖子。她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們,因此她必須低聲講:”今晚我們將會有–猜猜看吧!–今晚我們將會有熱洋山芋吃!” 她臉上立刻射出幸福的光彩來:牛油燭正照著這副小臉,它看到了一種快樂,一種像對面那富人家所有的幸福–那兒的小姑娘說:”今晚我們將有一個舞會,我將要戴上那個大紅蝴蝶結!””能得到熱洋山芋吃跟戴上蝴蝶結是同樣重要的,”牛油燭想。”這兒的孩子們也感到同樣的快樂!”想到這兒,它就打了一個噴嚏,這也就是說,它發出劈劈拍拍的響聲來–牛油燭所能做到的事情也就只有這一點。 桌子鋪好了,熱洋山芋也吃掉了。啊,味道多香啊!這簡直是像打一次牙祭。除此以外,每人還分得了一個蘋果。那個頂小的孩子不禁唱出一支小歌來: 好上帝,我感謝你,你又送給我飯吃!啊們! … Learn more

現在的小朋友所知道的事情真多,簡直叫人難以相信! 你很難說他們有什麼事情不知道。說是鸛鳥把他們從井裏或磨坊水閘裏撈起來,然後把他們當做小朋友送給父親和母親——他們認為這是一個老故事,半點也不會相信。但是這卻是唯一的真事情。 不過小朋友又怎樣來到磨坊水閘和井裏的呢?的確,誰也不知道,但同時卻又有些人知道。你在滿天星斗的夜裏仔細瞧過天空和那些流星嗎?你可以看到好象有星星在落下來,不見了!連最有學問的人也沒有辦法把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解釋清楚。不過假如你知道的話,你是可以作出解釋的。那是象一根耶誕節的蠟燭;它從天上落下來,便熄滅了。它是來自上帝身邊的一顆“靈魂的大星”。它向地下飛; 當它接觸到我們的沉濁的空氣的時候,它就失去了光彩。 它變成一個我們的肉眼無法看見的東西,因為它比我們的空氣還要輕得多:它是天上送下來的一個孩子——一個安琪兒,但是沒有翅膀,因為這個小東西將要成為一個人。它輕輕地在空中飛。風把它送進一朵花裏去。這可能是一朵蘭花,一朵蒲公英,一朵玫瑰花,或是一朵櫻花。它躺在花裏面,恢復它的精神。 它的身體非常輕飄,一個蒼蠅就能把它帶走;無論如何,蜜蜂是能把它帶走的,而它們是在經常飛來飛去,在花裏尋找蜜。如果這個空氣的孩子在路上搗蛋,它們決不會把它送回去,因為它們不忍這樣做。它們把它帶到太陽光中去,放在睡蓮的花瓣上。它就從這兒爬進水裏;它在水裏睡覺和生長,直到鸛鳥看到它、把它送到一個盼望可愛的孩子的人家裏去為止。不過這個小傢夥是不:是可愛,那完全要看它是喝過了清潔的泉水,還是錯吃了泥巴和青浮草而定——後者會把人弄得很不乾淨。 鸛鳥只要第一眼看到一個孩子就會把他銜起來,並不加以選擇。這個來到一個好家庭裏,遇見最理想的父母;那個來到極端窮困的人家裏——還不如呆在磨坊水閘裏好呢。 這些小傢夥一點也記不起,他們在睡蓮花瓣下面做過一些什麼夢。在睡蓮花底下,青蛙常常對他們唱歌:“啯,啯!呱,呱!”在人類的語言中這就等於是說:“請你們現在試試,看你們能不能睡著,做做夢!”他們現在一點也記不起,他們最初是躺在哪朵花裏,花兒發出怎樣的香氣。但是當他們長大成人以後,他們身上卻有某種氣質,使他們說: “我最愛這朵花!”這朵花就是他們作為空氣的孩子時所睡過的那朵花。 鸛鳥是一種很老的鳥兒。他非常關心他所送來的那些小傢夥生活得怎樣,行為好不好?他不能幫助他們,或者改變他們的環境,因為他有自己的家累。但是他在思想中卻沒有忘記他們。 我認識一隻非常善良的老鸛鳥。他有豐富的經驗,他送過許多小傢夥到人們的家裏去,他知道他們的歷史—— 這裏面多少總是牽涉到一點磨坊水閘裏的泥巴和青浮草的。我要求他把他們之中隨便哪個的簡歷告訴我一下。他說他不止可以把一個的歷史,而是可以把三個的歷史講給我聽;他們都是發生在貝脫生家裏的。 貝脫生的家庭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家庭。貝脫生是鎮上三十二個參議員中的一員,而這是一種光榮的差使。他成天跟這三十二個人一道工作;他經常跟這三十二個人一道消遣。鸛鳥送一個小小的貝脫到他家裏來——貝脫就是一個孩子的名字。第二年鸛鳥又送一個小朋友來,他們把他叫比脫。接著第三個孩子來了;他叫比兒,因為貝脫、比脫和比兒都是貝脫生這個姓的組成部分。 這樣他們就成了三兄弟。他們是三顆流星,在三朵不同的花裏睡過,在磨坊水閘的睡蓮花瓣下麵住過。鸛鳥把他們送到貝脫生家裏來。這家的屋子位於一個街角上,你們都知道。 他們在身體和思想方面都長成了大人。他們希望成為比那三十二個人還要偉大一點的人物。 貝脫說,他要當一個強盜。他曾經看過“魔鬼兄弟”① 這出戲,所以他肯定地認為做一個大盜是世界上最愉快的事情。 比脫想當一個收破爛的人。至於比兒,他是一個溫柔和藹的孩子,又圓又肥,只是喜歡咬指甲——這是他唯一的缺點。他想當“父親”。如果你問他們想在世界上做些什麼事情,他們每個人就這樣回答你。 他們上學校。一個當班長,一個考倒數第一名,第三個不好不壞。雖然如此,他們可能是同樣好,同樣聰明,而事實上也是這樣——這是他們非常有遠見的父母說的話。 他們參加孩子的舞會。當沒有人在場的時候,他們抽雪茄煙。他們得到學問,交了許多朋友。 … Learn more

故事簡介: 《幸運的貝爾》是丹麥作家安徒生創作的作品,這個故事的背景來自安徒生本人的經歷。 故事中貝爾的父親是一個倉庫看守人,但他的父親被征入伍不久就戰死了,母親是一位洗衣工,他的家境十分貧寒。貝爾是在一個十分寒酸的私塾裏學習長大的。當長大後當芭蕾舞演員和歌唱家是安徒生的夢想,但是這種夢想卻無法實現。作為安徒生化身的貝爾,雖家境貧寒卻很樂觀。貝爾十分珍惜在舞蹈學校學習的機會,十分刻苦地練習每一個舞蹈動作,即使衣服裂了,被人笑話,他也要認真地做好每一個動作。貝爾很堅定,資助人富商覺得貝爾在藝術方面沒有前途,老演員佛蘭生小姐也說舞臺的道路雖然美麗,但長滿了荊棘,還開滿了嫉妒之花!貝爾還是沒有動搖,因為貝爾有與命運頑強奮鬥的本性和堅定不移的毅力…… 這篇故事生動曲折,十分感人,人物命運扣人心弦,充分表達了安徒生對藝術創作的堅定信念。 (一) 在一條非常有名的大街上,有一幢漂亮的古老房子。它四面的牆上都鑲有玻璃碎片;這些玻璃片在陽光和月光中閃亮,好像牆上鑲有鑽石似的。這表示富有,而 屋子裏的陳設也的確富麗堂皇。人們說這位商人有錢到這種程度,他可以在客廳裏擺出兩桶金子;他甚至還可以在他的兒子出生的那個房間放一桶金幣,作為他將來的儲蓄。 當這個小孩子在這個富有家庭裏出生的時候,從地下室一直到頂樓上住著的人們都表示極大的歡樂。甚至一兩個鐘頭以後,頂樓裏仍然非常歡樂。倉庫的看守人和他的妻子就住在那上面。他們也在這時候生下了一個兒子——由我們的上帝賜予、由鸛鳥送來、由媽媽展出的。說來也湊巧得很,他的房門外也放著一個桶,不過這個桶裏裝的不是金幣,而是一堆垃圾。 這位富有的商人是一個非常和善和正直的人。他的妻子是頂秀氣的,老是穿著最考究的衣服。她敬畏上帝,因此她對窮人很客氣,很善良。大家都祝賀這對父母生下了一個兒子——他將會長大成人,而且會像父親一樣,變得富有。 小孩子受了洗禮,取名為“飛利克詩”。這個字在拉丁文裏是“快樂”的意思。事實上他也是如此,而他的父親更是如此。 至於那個倉庫的看守人,他的確是一個難得的老好人。他的妻子是一個誠實而勤儉的女子,凡是認識她的人,沒有一個不喜歡她的。他們生了一個小男孩,該是多快樂啊,他的名字叫貝爾。 住在第一層樓上的小孩子和住在頂樓上的小孩子從自己的父母那裏得到同樣多的吻,而直接從我們的上帝那裏得到的陽光則更多。雖然如此,他們的地位究竟還是不同:一個是住在下麵,一個是住在頂樓上。貝爾高高的在上面坐著,他的保姆是自己的媽媽。飛利克詩的保姆則是一個生人,不過她很善良和正直——這是在她的品行證明書上寫明瞭的。這個有錢的小孩子有一輛嬰兒車,經常由她這位衣服整齊的保姆推著。住在頂樓上的小孩子則由他的媽媽抱著,不管媽媽穿的是節日的衣服還是普通衣服;但他同樣感到快樂。 兩個小孩子不久就開始懂事了。他們在長大,能用手比劃他們有多高,而且還會說出單音話來。他們同樣的逗人喜歡,同樣的愛吃糖,同樣的受到父母的寵愛。他們長大了,對於這位商人的車和馬同樣感到興趣。飛利克詩得到許可和保姆一起坐在車夫的位子上,瞧瞧馬兒。他甚至還想像自己趕著馬兒呢。當男主人和女主人坐 著馬車外出的時候,貝爾得到許可坐在頂樓的窗子後面,朝街上望。他們離開以後,他就搬兩個凳子到房間裏來,一個放在前面,一個放在後面,自己則坐在上面趕 起馬車來。他是一個真正的車夫,這也就是說,他比他所想像的車夫還要像樣一點。這兩個小傢夥玩得都不錯,不過他們到了兩歲時,才彼此講話。飛利克詩總是穿 著漂亮的天鵝絨和綢衣服,而且像英國人的樣兒,腿總是露在外面。住在頂樓上的人說,這個可憐的小孩子一定要凍壞!至於貝爾呢,他的褲子一直長達腳踝。不過有 一天他的衣服從膝頭那兒給撕破了,因此他也覺得有一股陰風襲進來,跟那位商人的嬌小的兒子把腿露在外面沒有兩樣。這時飛利克詩和媽媽一道,正要走出門;而 貝爾也和媽媽一道,正要走進來。 “和小小的貝爾拉拉手吧!”商人的妻子說。“你們兩人應該講幾句話呀。” 於是一個就說:“貝爾!”另一個就說:“飛利克詩!”是的,這一次他們只講了這些。 … Learn more

打火匣

05.23.2010, Comments Off on 打火匣, 兒童故事, 安徒生童話故事, by .

打火匣 公路上有一個兵在開步走——一,二!一,二!他背上背著一個行軍袋,腰間掛著一把長劍,因為他已經參加過好幾次戰爭,現在要回家去。他在路上碰見一個老巫婆;她是一個非常可憎的人物,她的下嘴唇垂到她的奶上。她說:“晚安,兵士!你的劍真好,你的行軍袋真大,你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兵士!現在你喜歡要有多少錢就可以有多少錢了。” “謝謝你,老巫婆!”兵士說。 “你看見那棵大樹嗎?”巫婆說,同時指著他們旁邊的一棵樹。“那裏面是空的。如果你爬到它的頂上去,你就可以看到一個洞口。你從那兒朝下一溜,就可以深深地鑽進樹身裏去。我在你腰上系一根繩子,好叫你喊我的時候,我可以又把你拉上來。” “我在樹底下去幹什麼呢?”兵問。 “取錢呀,”巫婆回答說。“你將會知道,你鑽進樹底下去,就會看到一條寬大的走廊。那兒很亮,因為那裏點著一百多盞明燈。你可以看到三個門。你可以把它們打開,因為鑰匙就在門鎖裏。你走進第一個房間,可以看到地中央有一口大箱子,箱子上面坐著一隻狗,它的眼睛非常大,像一對茶杯。可是你不要管它!我可以把我藍格子布的圍裙給你。你把它鋪在地上,然後你就趕快走過去,把那只狗抱起來,放在我的圍裙上。於是你就把箱子打開,你喜歡要多少錢就取出多少錢。這些錢都是銅鑄的。但是如果你想取得銀鑄的錢,你得走進第二個房間裏去。不過那兒坐著一隻狗,它的眼睛有水車輪那麼大。可是你不要去理它。你把它放在我的圍裙上,然後把錢取出來。可是,如果你想得到金子鑄的錢,你也可以達到目的。你拿得動多少就可以拿多少——假如你到第三個房間裏去的話。不過坐在這兒錢箱上的那只狗的一對眼睛,可有‘圓塔’①那麼大啦。你要知道,它才算得是一隻狗啦!可是你一點也不必害怕。你只消把它放在我的圍裙上,它就不會傷害你了。你從那個箱子裏能夠取出多少金子來,就取出多少來吧。” “這倒很不壞,”兵士說。“不過我拿什麼東西來酬謝你呢。老巫婆?我想你不會什麼也不要吧。” “不要,”巫婆說,“我一個銅板也不要。我只要你替我把那個舊打火匣取出來。那是我祖母上次忘掉在那裏面的。” “好吧!請你把繩子系到我腰上吧,”兵士說。 “好吧,”巫婆說。“把我的藍格子圍裙拿去吧。” 兵士爬上樹,一下子就溜進那個洞口裏去了。正如老巫婆說的一樣,他現在來到了一條點著幾百盞燈的大走廊裏。 他打開第一道門。哎呀!果然有一條狗坐在那兒。眼睛有茶杯那麼大,直瞪著他。 “你這個好傢伙!”兵士說。於是他就把它抱到巫婆的圍裙上。然後他就取出了許多銅板,他的衣袋能裝多少就裝多少。他把箱子鎖好,把狗兒又放到上面,於是他就走進第二個房間裏去。哎呀!這兒坐著一隻狗,眼睛大得簡直像一對水車輪。 ① 這是指哥本哈根的有名的“圓塔”;它原先是一個天文臺。 “你不應該這樣死盯著我,”兵士說。“這樣你就會弄壞你的眼睛啦。”他把狗兒抱到女巫的圍裙上。當他看到箱子裏有那麼多的銀幣的時候,他就把他所有的那些銅板完全扔掉,把自己的衣袋和行軍袋全裝滿了銀幣。隨後他就走進第三個房間——乖乖,這可真有點駭人!這兒的一隻狗,兩隻眼睛真正有“圓塔”那麼大!它們在腦袋裏轉動著,簡直像輪子! “晚安!”兵士說。他把手舉到帽子邊上行了個禮,因為他以前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的一隻狗兒。不過,他把它瞧了一會兒以後,心裏就想,“現在差不多了。”他把它抱下來放在地上。於是他就打開箱子。老天爺啦!那裏面的金子真夠多!他可以用這金子把整個的哥本哈根買下來,他可以把賣糕餅女人①所有的糖豬都買下來,他可以把全世界的錫兵啦、馬鞭啦、搖動的木馬啦,全部都買下來。 ① 這是舊時丹麥賣零食和玩具的一種小販。“豬糖”(Sukkergrise)是 糖做的小豬,既可以當玩具,又可以吃掉。 … Learn more

在一個美麗的夏天,綠色的牧場上有一群鴨子擺開可愛的鴨腳在散步。 這會兒有一只鴨媽媽正坐在它的窩里,耐心地等待著它的小鴨子們跳出鴨蛋殼。 這時,那鴨蛋好像明白了媽媽的心思,開始一個接一個” 噼啪!噼啪!地從鴨蛋殼裏鑽出來。鴨媽媽就高興地”嘎、嘎、嘎、嘎”喊起來。 鴨媽媽拍拍翅膀,站起來,數一數小鴨子。哎,還有一個沒有生出來呢,這是一個最大的蛋,鴨媽媽只好重新卧下來。它想這只蛋比其它的蛋要大一些,可能晚幾天才会孵出來吧。 老母鴨看了看說:嗨!這是一火雞蛋,它可麻煩了。別理它,讓它躺著去吧。 鴨媽媽說:我再坐一會兒吧,多坐一會兒沒有關係,小家伙出不來也挺著急的。 最後這只大蛋終於”噼啪“裂開了,從蛋壳中鑽出的小家伙又大又丑,鴨媽媽把他瞧了又瞧,說:”它長得和別的小家伙不一樣。我現在就讓它和其他的小鴨子下水游泳,看看它到底是不是一只小火雞。 鴨媽媽先跳進水裏,小鴨子們也一個跟著一個跳進水裏,那只怪東西也跳進水裏了,兩只小腿挺靈活地擺來擺去,它們是天生的游泳行家。 鴨媽媽說:唔,看來它不是一只大火雞,它是我親生的孩子!仔細看一看,它長得還算漂亮呢。 但是別的小鴨子卻不高興。它們總是嘲笑它,啄打它。它處處小心,時時留意,總是謙讓著那些不喜歡它的兄妹們。 到後來,它的兄妹們更加厲害啦。一些小雞也來嘲笑它,耍威風。鴨媽媽也沒法子,說:”唉,我看你還是走遠一點吧!”就連喂小雞的那個歪嘴女人也用腳踢它。 於是,它飛過墻角,急匆匆地逃走了。它心想,這都是因為我太丑啦,我要一直跑到沒有人看見我的地方去。 第二天,當它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一群野鴨圍在它身旁。野鴨警告它說:”你太丑了,希望你不要再到這裏來。”丑小鴨正準備離開這兒,忽然一條大獵狗扑到它身邊。大獵狗吐著長長的紅舌頭,真嚇人呀。丑小鴨心想,這下完了,要讓這條大獵狗吃了。不料,大獵狗只是用它的粗鼻子”哼哼”了兩聲,就轉身跑開了。 丑小鴨嘆口氣說:”唉,我真的太丑了,丑得連大獵狗也不想咬我了!” 天黑的時候,丑小鴨慌慌張張從一個農家小屋的門縫裏鑽進去。這家主人已經上床睡覺了。 丑小鴨放心地閉上眼睛,美美地睡起覺來,它實在太累了。 第二天一早,小貓就發現了丑小鴨,接著母雞也看見了它。小貓發出奇怪的咪咪叫聲,母雞也跟著咯咯咯地喊,好像現在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老太婆揉揉老花眼,也看清楚了一只丑小鴨來到她家裏。 老太婆決定把丑小鴨留下來,以便觀察它究竟能不能生鴨蛋。 小貓認為自已是這家的寶貝,因為它可以坐在老太婆的懷裏去。所以小貓就拱起背來,對小鴨說:喂,你能拱起脊背嗎?” … Learn more

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 從前有兩個人住在一個村子裏。他們的名字是一樣的——兩個人都叫克勞斯。不過一個有四匹馬,另一個只有一匹馬。為了要把他們彼此分得清楚,大家就把有四匹馬的那個叫大克勞斯,把只有一匹馬的那個叫小克勞斯。現在我們可以聽聽他們每人做了些什麼事情吧,因為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小克勞斯整星期要替大克勞斯犁田,而且還要把自己一匹僅有的馬借給他使用。大克勞斯用自己的四匹馬來幫忙他,可是每星期只幫忙他一天,而且這還是在星期天。 好呀!小克勞斯多麼喜歡在那五匹牲口的上空刮達刮達地響著鞭子啊!在這一天,它們就好像全部變成了他自己的財產似的。太陽在高高興興地照著,所有教堂尖塔上的鐘都敲出做禮拜的鐘聲。大家都穿起了最漂亮的衣服,胳膊底下夾著聖詩集,走到教堂裏去聽牧師講道。他們都看到小克勞斯用他的五匹牲口在犁田。他是那麼高興,他把鞭子在這幾匹牲口的上空抽得刮達刮達地響了又響,同時喊著:“我的五匹馬兒喲!使勁呀!” “你可不能這麼說啦!”大克勞斯說。“因為你只有一匹馬呀。” 不過,去做禮拜的人在旁邊走過的時候,小克勞斯就忘記了他不應該說這樣的話。他又喊起來:“我的五匹馬兒喲,使勁呀!” “現在我得請求你不要喊這一套了,”大克勞斯說。“假如你再這樣說的話,我可要敲你這匹牲口的腦袋,叫它當場倒下來死掉,那麼它也就完蛋了。” “我決不再說那句話,”小克勞斯說。但是,當有人在旁邊走過、對他點點頭、道一聲日安的時候,他又高興起來,覺得自己有五匹牲口犁田,究竟是了不起。所以他又刮達刮達地揮起鞭子來,喊著:“我的五匹馬兒喲,使勁呀!” “我可要在你的馬兒身上‘使勁’一下了。”大克勞斯說,於是他就拿起一個拴馬樁,在小克勞斯惟一的馬兒頭上打了一下。這牲口倒下來,立刻就死了。 “哎,我現在連一匹馬兒也沒有了!”小克勞斯說,同時開始哭起來。 過了一會兒他剝下馬兒的皮,把它放在風裏吹幹。然後他就把它裝進一個袋子,背在背上,到城裏去賣這張馬皮。 他得走上好長的一段路,而且還得經過一個很大的黑森林。這時天氣變得壞極了。他迷失了路。他還沒有找到正確的路,天就要黑了。在夜幕降臨以前,要回家是太遠了,但是到城裏去也不近。 路旁有一個很大的農莊,它窗外的百葉窗已經放下來了,不過縫隙裏還是有亮光透露出來。 “也許人家會讓我在這裏過一夜吧。”小克勞斯想。於是他就走過去,敲了一下門。 那農夫的妻子開了門,不過,她一聽到他這個請求,就叫他走開,並且說:她的丈夫不在家,她不能讓任何陌生人進來。 “那麼我只有睡在露天裏了。”小克勞斯說。農夫的妻子就當著他的面把門關上了。 附近有一個大乾草堆,在草堆和屋子中間有一個平頂的小茅屋。 “我可以睡在那上面!”小克勞斯抬頭看見那屋頂的時候說。“這的確是一張很美妙的床。我想鸛鳥決不會飛下來啄我的腿子的。”因為屋頂上就站著一隻活生生的鸛鳥——它的窠就在那上面。 小克勞斯爬到茅屋頂上,在那上面躺下,翻了個身,把自己舒舒服服地安頓下來。窗外的百葉窗的上面一部分沒有關好,所以他看得見屋子裏的房間。 房間裏有一個鋪了臺布的大桌子,桌上放著酒、烤肉和一條肥美的魚。農夫的妻子和鄉里的牧師在桌旁坐著,再沒有別的人在場。她在為他斟酒,他把叉子插進魚裏去,挑起來吃,因為這是他最心愛的一個菜。 …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