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the ‘怪談’ Category

雷雨之夜

02.23.2017, No Comments, 怪談, by .

美國西部一個偏遠的小鎮上,住著一對恩愛的夫婦,艾伊達太太剛剛產下一個有著漂亮眼睛的白胖男孩。夫婦倆對他疼愛得不得了,尤其是艾伊達太太,一天到晚把他抱在懷裏,只要天氣一轉暖,一定會抱著他到大街上去遛達遛達。 「哇!多麼可愛的小孩啊!」鄰居們忍不住讚美說。 除此之外,左鄰右舍對艾伊達夫婦的恩愛,也非常羨慕。 每年一到夏天,在他們所居住的這個地區,經常發生雷陣雨。只要一下起雨來,街上一下子就泥濘不堪,幾乎沒有人在街上走路,要不然腳底一定沾滿污泥,走起路來會發出啪啦啪啦的聲音。因此,所有的人差不多會躲在屋子裏,等到雨停了,才會出門。 這年夏天的雨季又開始了,大雨從白天一直下到黑夜,有時還夾雜著一陣陣的打雷聲,叫人不由得又煩又悶。 艾伊達先生自一大早出門,直到晚上都還沒有回來,艾伊達太太抱著兒子,站在窗旁邊焦急的張望著。不知怎麼的,兒子米爾哭個不停,怎麼哄也哄不住。 「乖,別哭了!………………」 艾伊達太太一邊拍著米爾的肩膀,一邊來回的踱步,心裏愈等愈害怕,整個人幾乎快要崩潰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風雨漸漸小了,艾伊達太太躺在椅子上,一直到天快亮了,才不知不覺中睡著。 「砰砰砰————」 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艾伊達太太立刻驚醒過來,跑上前去應門: 「誰?是你回來了嗎?」 「艾伊達太太……………,你丈夫…………….」 鄰居威廉先生和太太臉色發白,看起來神情一分緊張。 「我丈夫………….他怎麼了?他…………………..」 「昨天晚上,他在鎮上被一棵大樹壓成重傷……………」 「什麼?他現在怎麼樣?人在哪兒?」 艾伊達太太手裏抱著兒子,跟在威廉夫婦旁邊,走進了鎮上一家醫院。 「喏,就是這裏了。」威廉夫婦指著一間病房的門說。 艾伊達太太衝到病床前,用發抖的雙手撫摸艾伊達先生的臉頰,只見艾伊達的臉頰,頸部、胸部、手、腳,到處都包紮著一層層的白紗布,艾伊達太太忍不住放聲痛哭了起來。 … Learn more

藍婆婆

02.17.2017, No Comments, 怪談, by .

晴朗的天空,忽然落下一陣大雨,伊沙表情焦慮的靠在窗戶旁邊,心裏想:「雨下得這麼大,怎麼回家啊!」 過了一會兒,走廊上響起叮叮噹噹的下課鐘聲,學生們一個個穿過長長窄窄的 走廊,聚集在校門口的屋簷下,等待家人來接自己回去。 伊莎在教室裏等得不耐煩,只好不停的向窗外張望,只見又濕又冷的街上,到處佈滿了一窪窪的積水,有些忘了帶傘的行人,為了快些回家,也顧不得腳下的水窪,就這麼劈靂啪拉的踩了過去,弄得全身上下濕答答的,真是狼狽極了。 雨愈下愈大了,很快的,整條街都積滿了水,行人頓時少了一大半。 「哎呀,真是的!」 伊莎喃喃的說著,心裏更加焦急了。就在這個時候,伊莎的肚子忽然疼了起來。 她本能的蹲下身子,可是肚子還是疼得厲害,於是,她只好雙手抱著肚子,連忙走進洗手間。 由於下雨的關係,天色陰沈沈的,昏暗的洗手間,也只掛著一盞被風吹得搖搖晃晃的電燈。 伊莎走進洗手間後,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伊莎抬起頭來一看,忽然看見半空中伸出一雙又瘦又乾,佈滿青筋的手………………。 「哇!………………」 伊莎嚇得大叫起來,兩腳也直打哆嗦,差會跌倒在地上。 接著,伊莎眼前出現了一個有著蒼白臉孔的老太婆,她穿著藍衣服,藍鞋子,脖子上還圍了一條藍色的紗巾,眼睛裏還露出可怕的光芒,一直往伊莎身邊靠近。 伊莎忽然想起了一個可怕的傳說,那就是,如果遇到全身上下都穿著藍色衣服的「藍婆婆」時,要趕快丟一樣也是藍色的東西出去打發她走,否則她會一直緊緊纏住你。 「對了,找一樣藍色的東西………..藍色的…………….」 她慌慌張張的伸出手,在口袋裏東掏西掏的,終於掏出一條藍色的手帕。伊莎趕緊將那條手帕朝藍婆婆身上仍去。 奇怪的事發生了,藍色的手帕飄到半空中,忽然不見了,藍婆婆也在瞬間化成一縷煙霧,消失無蹤。 伊莎全身仍然不住的顫抖,好不容易才深深吸了口氣,飛也似的逃回教室。 雨停了,學校裏的學生也走光了。伊莎望了望四周一個人也沒有,不由得又害怕的哭了起來。當她用盡力氣,準備踏出教室大門時,突然感到一陣暈眩,「碰!」的一聲,整個人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伊莎、伊莎…………..妳醒醒啊………….」 … Learn more

幽靈船

02.17.2017, No Comments, 怪談, by .

突然間,暴風雨來了,聶布號在風雨中搖晃得很厲害,甲板上面立刻積滿了水,船帆也歪到一邊去了…………..。 英國巴維亞港,每天有許多船隻不停的進進出出,船上載滿了一箱一箱的貨物,一下船,水手們就忙碌了起來,他們站在岸邊,排成長長的一排,在一聲一聲的么喝中,輪流接送貨物,直到由最後一個人接手後,這些貨物才算是安全抵達了。 每一天,港口裏的船隻總是一艘艘的出海,然後又不停的有新的船隻進港。因此,這兒的景象永遠是那麼熱鬧,彷彿不曾冷清過。 港口旁邊有一家酒店,門口掛著一塊大牌子,寫著開門和打烊的時間,不過,奇怪的是,這家酒店一整天都開著,不分白天黑夜,裏面總會傳出一陣陣喧嘩吵鬧的聲音。 一個男子扯開嗓子喊了起來,幾乎使整條街上的人都聽見他的聲音。 「 什麼?三個月?我只要花一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從阿姆斯特丹開到巴維亞港…………」 阿姆斯特丹是荷蘭有名的港口,在當時的帆船時代,想從那個地方,開回巴維亞港,三個月的時間恐怕都不夠用,更別說是區區的一個月了。 幾個水手哈哈大笑起來,笑著問他:「喂!你別說大話了!哈哈………..哈………….」 那個男子又叫了起來:「什麼?你說什麼?」他一邊叫,一邊伸手,緊緊揪著對方的領口不放。 那個水手被揪得快要喘不過氣來,站在旁邊的幾個水手看不過去,紛紛朝那個男子的身上撲去,一堆人就這麼倒在地上,互相以拳腳相向。那男子最後用盡全身的力量,從那群人中掙脫出來,口裏還不停的喊著:「你們等著看好了!」 說完,便拖著身子一拐一拐的出了大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個男子名叫米雷,有一艘屬於自己的帆船「聶布號」,自從他懂事以來,便開始在海上生活,不過,由於他的脾氣十分暴躁,所以許多人都不喜歡他。 米雷一回到船上,立刻又扯開嗓子喊道:「喂!大家快上船!準備出發囉!」 經他這麼一喊,「聶布號」水手全騷動了起來,有人急著穿衣穿鞋、有人急著上船、也有人急著拉桅杆…………等到米雷走到指揮台上的時候,所有的人已經各就各位,就等米雷的一聲令下了。 米雷緊閉著嘴唇,眼睛裏射出逼人的目光,向整艘船望去,點了點頭,下令說:「水手們,出發!」 就這樣,「聶布號」朝著遙遠的另一頭———–阿姆斯特丹港出發了! 海上吹起一陣強烈的風,使得「聶布號」在海上迅速的前進著。 「啊!太好了!是順風,我們很快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了!」 米雷站在船頭,伸開雙臂,興奮的說著。 … Learn more

金孔雀

02.14.2017, No Comments, 怪談, by .

在很遠很遠的北方,有一座很高很大的山,山下住了三百多戶人家。這個村子裏的人都姓孔,所以便叫「孔家莊」。 孔奇是村子裏的一個年輕人,他每天都要到山上去砍柴,再將柴捆好,背到山下去賣。有一天,孔奇又像往常一樣,拿著斧頭,準備上山砍柴。走著走著,他發現在他住的附近,山上的樹都被砍光了,孔奇只好繼續往深山裏走,希望能在深山裏多砍些木柴,好拿到山下賣。走了好久,來到一座茂密的森林,他便停下來,準備開始砍柴。 孔奇舉起斧頭,正要劈柴時,忽然聽到樹林裏傳來一聲微弱的鳥叫聲。孔奇好奇的尋著聲源,一步步的走了過去。走著走著,突然發現前面的草叢裏,發出一道金光,孔奇這下子更好奇了。他上前去,撥開草叢,想看個究竟。 原來,草叢裏躺著一隻金孔雀呢!而那金光,正是從金孔雀身上散發出來的。 孔奇走近一看,發現金孔雀的右腳正流著血,便急忙解下頭上的毛巾,替金孔雀包紮。接著,金孔雀又張著嘴巴,對孔奇發出”喔喔”的聲音,孔奇心裏想:會不會是口渴想喝水呢?於是,他便到附近去找水,剛好,森林裏有個小水池,孔奇便用樹葉盛了些水給金孔雀喝。 金孔雀喝過了水,一下子變得很有精神,牠不停的對孔奇眨眼睛,好像在向他道謝似的。孔奇看到金孔雀好多了,便拍拍金孔雀說:「我還得去砍柴呢!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上山來幫你換藥。」說完便走了。 那天,孔奇的運氣似乎特別好,很快的就砍好了柴;背到山下,也一下子就把柴賣完了。 連著三天,孔奇一早到山上砍柴,都會先到森林裏照顧金孔雀,幫牠換藥,並且拿水給牠喝了以後,自己再去砍柴。 那幾天,孔奇覺得他的運氣特別好,不但很快就砍好柴,下山後,也是一會兒功夫,就把柴都賣光了。 到了第四天,孔奇又像往常一樣,先去看金孔雀。「咦!金孔雀怎麼不見了呢?」 孔奇四處找著,卻只在地上找到一些金羽毛。 孔奇順著金羽毛,沿路找下去,走了一段路,前面竟出現了一座彩虹橋。孔奇愣住了,因為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奇怪的橋。他好想過橋去看看,卻又有點害怕,不知道橋的另一端是什麼。 這時候,從遠處傳來一陣非常美妙的風笛聲,孔奇被這美妙的音樂深深的吸引住,便情不自禁的順著音樂,踏上彩虹橋。走了一會兒,來到橋的盡頭,看到一座又雄偉、又美麗的金皇宮。 就在這個時候,皇宮的大門打開了,走出一對慈祥的老夫婦,他們笑著對孔奇說:「非常歡迎你到孔雀王國來,幾天前,我們女兒到外頭玩,不小心,被獵人射傷了腳,辛虧遇到了你,細心的照顧她,才能康復,今天,她特地請你到孔雀王國來玩。」 就這樣,孔奇便在孔雀王國待了下來。孔雀王國裏有各式各樣的珍奇寶貝。有翠玉山、有琉璃河,還有珊瑚樹,以及奇形怪狀的花草樹木,和各種漂亮的孔雀。 最奇妙的是,皇宮裏有好多奇怪的房間,每個房間都有一扇窗戶,每個窗戶打開來,都有不同的景色。有的窗戶外頭,是美麗的雪景;有的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或溪流;有的則是開滿花兒的庭園。孔奇對這些小房間的窗戶非常感興趣,這些奇妙景色,常常讓孔奇看得忘了吃飯。 孔奇每天都到不同的房間,打開不同的窗子,看著窗外迷人的景色發呆。幾天後,孔奇幾乎把所有大大小小的房間都看過了,正在發愁不知道要做什麼;突然發現在角落裏,還有一個小小的房間,他從來沒有進去過。 孔奇打開最後一個房間一看,裏面黑漆漆的,從窗戶的細縫裏,透進一絲的光線。他將窗戶打開來,一道刺眼的亮光直射過來。孔奇的眼睛有好一陣子睜不開來。 漸漸的,孔奇隱隱約約的看見一座很高大的山,山下有個村落;仔細一看,「咦!那不是我的家鄉嗎?」孔奇再定神一看,發現村裏的胖老頭兒正生著重病,躺在床上,臉頰瘦得凹了進去,好像已經病了很久了。村尾的孔大家裏,好像也發生了什麼事,三個小孩都坐在地上哭著。孔奇看得楞住了,就在這時候,一轉眼,村裏發生了一場大旱災,餓得大家沒有飯吃;等孔奇回過神來,只見村裏一片乾旱,田地到處龜裂,村民餓得骨瘦如柴。再一轉眼,村裏又下了幾場雨,漲的河水,把整個村子全給淹沒了。 孔奇看完以後,心裏一直很難過,又很著急,心裏一直擔憂離開村子這幾天,不知道村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 Learn more

在奈良的某個小鎮上,有一間小學,全鎮上的小孩,都在這裏唸書。 其實,這間學校,外觀跟鎮上的其它房子差不多,只不過多隔了幾間教室,擺一些小桌子、小椅子,還有一個鋪著細沙的小操場罷了,只要從大門外往裏看,還可以看到學生在校園中嬉戲的模樣呢! 學校裏,有個叫勝原的六年級男生,他長得十分可愛,尤其是他那頭烏黑的頭髮,常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漂亮極了。 勝原是班上最聰明、最用功的學生,他非常喜歡數學,無論多難的題目,勝原總是一下子就可以算得出答案。 每當下課時,學生們大多會衝到教室外又跳又叫,勝原卻總是安安靜靜的坐在位子上看書,直到上課鐘聲噹噹響起,他才把書收回抽屜裏。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轉眼間,夏天已經到了,離六年級學生畢業的日子也不遠了。 這天下午,天氣非常炎熱,勝原破例和班上的小朋友一塊兒到河邊游泳。 幾個小孩脫了衣服,嘩啦一聲,全跳進河裏,又叫又笑的玩起水來。 「哇!好清涼、好舒服啊!」 「勝原,快點下來啊!」 勝原聽到同伴的招呼,也立刻跳進河裏,他張開雙臂,在水裏游來游去。游著游著,勝原不知不覺愈游愈遠,河水也愈流愈急,結果,勝原一個不小心,被捲進河裏去了。勝原的同學看到這種情形,嚇得拼命喊叫,不過誰也不敢衝到那麼遠的河裏救人。 「勝原,勝原——————」 「救命啊!救命啊………………….」勝原掙扎著大喊。 勝原的頭好不容易才露出水面,可是一下子又沈了下去,孩子們在河岸邊追著勝原跑了一段路後,勝原就再也沒有浮出來…………………..。 自從勝原死後,勝原班上的同學也變得死氣沈沈的,就連下課時,大家都是靜悄悄的,不像以前那麼淘氣了。 「鳴……………….鳴………………….勝原好可憐喔!」 「勝原永遠不會回來了!」 一連好幾天,所有認識勝原的老師或同學,都為勝原的死,悲傷得不得了。 轉眼間,學校就快舉行畢業典禮了。 這天,勝原的母親跑來學校找校長,帶著懇求的語氣說:「眼看就要舉行畢業典禮了,可是勝原卻永遠沒有辦法拿到畢業證書,……………他………………..他是多麼希望這一天趕快到來啊!」她哽咽的說:「所以,我想請校長先生在畢業典禮的那一天,也同樣發給他一張證書,好嗎?」 … Learn more

雪娃

02.09.2017, No Comments, 怪談, by .

在遙遠的北方,每當冬天一到;到處都會被一層厚厚的、潔白的雪覆蓋起來。人們都躲在家裏,圍在火爐旁,一面做著手工,一面盼望著春天早點來到。 有一對上了年紀的老公公和老婆婆,住在村莊裏的一間小屋子,他們沒有小孩,夫妻倆孤零零的生活著。 一天早晨,雪停了,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出來的太陽,也露出了紅紅的臉,把滿地的白雪照得閃閃發光。老公公和老婆婆走出門外,一面晒著溫暖的陽光,一面看著附近鄰居的孩子們,在雪地上跑來跑去,玩得好起勁。 「如果我們能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小孩,那該多好啊!」 老婆婆一面說著,一面把門口的雪掃成一堆,開始做起雪人,把平常她對孩子的想像,都仔仔細細的堆起來。 當雪人堆好後,她仔細的端詳了一下,非常滿意的說:「真不錯!真可愛!我心目中的孩子就是這樣子啊!」 接著,她又嘆了一口氣說:「唉!只可惜我沒有孩子,像這麼可愛的小孩,如果是我的,那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個時候,忽然有東西動了一下,老婆婆以為是自己眼睛花了呢!怎麼好像雪人的眼睛閃動了一下。老婆婆大吃一驚,再仔細的看了一下,那雪人的眼睛真的一眨一眨的,臉色也開始紅潤了起來。 接著頭也開始往兩邊搖動。於是頭上、肩上的雪都紛紛掉落;而且,頭上也慢慢長出了金色的長髮…………不知不覺間,一個活生生的小女孩,就這樣站在老婆婆面前了。 「哇!真奇妙,這個孩子一定是天神賜給我的;老頭子啊,你快過來看看。」 「真是謝天謝地,從今天開始,這娃兒就是我們的孩子了。這樣吧,我們就叫她雪娃,老太婆,妳覺得怎麼樣呢?」老公公激動的說。 「雪娃!好極了,就叫雪娃。」老婆婆也贊同。 雪娃抬起頭來,望著老公公和老婆婆可愛的笑著。雪娃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樣,不管外面下多大的雪,結多厚的冰,天氣有多嚴寒,她都不怕。天氣越冷,她越是興奮的往外跑;無論是溜冰、滑雪,和馴鹿捉迷藏,她樣樣比別人強,而且,一整天在雪地上玩也不覺得累。 不管雪娃跑了多遠,她也從來不會迷路,她所做的雪球、堆雪人或用雪捏成的各式各樣東西,也是又精巧、又可愛,讓同伴們都覺得又驚訝又佩服。 而讓雪娃駕雪橇,更是沒人比得上,連男孩子都遠遠的落在她後面。她的雪橇跑起來,就像一陣風似的,有時候還像鳥一樣,飛到半天高;從一座山頭,飛過另一座山頭。這時候,雪娃的臉蛋,就像玫瑰花瓣一樣紅通通的,看起來好活潑、好健康。 整個冬天,雪娃過得非常愉快。因為有了雪娃,老公公和老婆婆的家,就像春天到了一般,充滿了溫暖和歡笑。 漫長的冬天,終於快要過去了。村裏的人都在盼望著春天的來臨。 厚厚的積雪開始溶化,陽光一天比一天溫暖。許多地上的雪已經化掉了,長出細細嫰嫰的小草。森林和原野的樹木,也全都冒出了新鮮的綠葉。村裏的人開始到外面工作,孩子們也跑到柔軟的草地上,興奮的追來追去,或是在草地上打滾,玩得好開心。 可是雪娃卻變得悶悶不樂,她不像冬天的時候那麼喜歡出去玩,也沒有其他孩子那種興奮的心情;反而越來越常留在家裏,只是一個人坐在窗口,望著外頭發呆。 老公公和老婆婆不知道雪娃怎麼啦!他們開始擔心起來,便忍不住問雪娃:「是不是哪裏不舒服哇?」可是雪娃只是搖搖頭說:「沒有哇,不過我寧願待在家裏,因為外面陽光太耀眼。」 … Learn more

在春秋時代的齊國,有一個人,名叫公冶長,他有一種神奇的能力,就是聽得懂鳥語。 他常常在讀書累了的時候,坐在樹下,靜靜的聽鳥兒說話;有時候他會聽到麻雀在說人閒話;有時候,則是烏鴉們在吵架。他覺得有趣極了,因此常常在樹下聽得入神,一坐就是大半天。 有一天,公冶長準備做午飯,發現米缸已經沒有米了。正在苦惱,突然聽到一隻喜鵲停在窗外的樹枝上說:「公冶長,公冶長,後山有隻大肥羊,你吃肉來我吃腸。」 公冶長聽了,就半信半疑的跟著喜鵲到後山,果然發現有隻大肥羊受了傷死在那兒。 他高興的對喜鵲說:「你真的沒有騙我,我一定把腸子留給你吃。」 可是,公冶長把羊肉吃完後,卻忘了把腸子留給喜鵲吃,就把它一骨腦兒全丟到河裏去了。 不久,喜鵲飛回來要吃腸子,他才想起來。公冶長急忙跑到河邊去看,只見水勢洶湧,那些腸子早已不見了,公冶長只好低聲下氣的向喜鵲道歉;喜鵲不理他,氣呼呼的飛走了。公冶長也不怎麼在意,慢慢的就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不久,冬天到了,大雪接連下了好幾天。有一天雪停了,公冶長突然聽到有聲音叫著:「公冶長、公冶長、公冶長,後山有隻大肥羊,你吃肉來我吃腸。」 他探頭一看,原來又是那隻喜鵲在樹上叫著。公冶長很高興,心想:「這下子又有羊肉吃了。便急忙跟著喜鵲上山;可是這回躺著的,卻是一個凍死的人 公冶長知道被喜鵲騙了,非常生氣,可是喜鵲這時候早已飛走了,他無可奈何,只好下山回家。 那天下午,忽然有兩個衙門的人到公冶長的家裏,把他抓走。原來,有人發現公冶長上山去,又下了山。所以縣官認為死在山後的那個人,就是公冶長害的。 公冶長雖然極力為自己解釋,並且把喜鵲的事告訴縣官。但是,縣官根本就不相信他聽得懂鳥語。公冶長就這樣被關了起來。公冶長知道這件事是喜鵲懷恨在心,而故意陷害他的。可是他也想不出什麼辦法讓縣官相信他的話。 公冶長在監牢裏,因為無聊,便經常站在窗下,聽鳥兒說話以解悶。有一天,公冶長聽到一隻麻雀對著牠的同伴說:「東門外的橋頭,有一輛裝滿穀子的牛車翻了,穀子灑了滿地,大家趕快去吃吧!」 公冶長聽了,心裏非常高興,知道這是洗刷自己冤屈最好的機會,便趕快跑去告訴獄卒,請獄卒把這件事轉告縣官。 縣官仍然不相信公冶長的話,不過還是派人到東門外去查看;果然發現那兒有一輛牛車翻了,穀子灑了滿地;有一大群麻雀吱吱喳喳的、你奪我搶的在啄穀粒。 縣官終於相信公冶長聽得懂鳥語,回來後,便仔細的調查後山命案的兇嫌,發現公冶長的確是被冤枉的,就把他給放了。

死亡戒指

02.04.2017, No Comments, 怪談, by .

很久以前,有一位年輕的女孩名字叫珊蒂,珊蒂手上有一枚漂亮的戒指,這是她祖父留下來的紀念品。 據說,這枚戒指中間鑲著鑽石,在陽光的照射下,會散發出有如彩虹一般的七彩光芒,不過,它永遠不能暴露在陽光下,這是老祖父的警告。老祖父不止一次的告訴珊蒂說:「珊蒂,絕對不可以在陽光下戴戒指,妳千萬要牢牢記住我的話…………….」 剛開始的時候,珊蒂聽到老祖父講這些話,臉上總帶著害怕的表情,一雙眼睛睜得又大又圓,不過時間一久,珊蒂也就不把他當一回事了。 後來,年邁的祖父,身體一天比一天衰弱,在一個刮著風雪的夜晚,終於病死在床上了。 珊蒂自從老祖父死了以後,常常一個人關在屋子裏,手裡拿著戒指,不停的看著,她是多麼想看到祖父所說的,戒指在陽光下發出彩色光芒的模樣啊! 不過珊蒂還是忍住了,因為老祖父的那句「千萬不可以在陽光下戴戒指」一直留在她心底,尤其是祖父過世以後,更是常常想起。 過了幾年,城裏舉辦了一場珠寶展覽會,從各地來參加展覽的珠寶,每一件都是上上之選。 珊蒂聽到了這個消息後,興奮得不得了,她想:「既然只是在展覽會場裡面展示一下,又照不到陽光,那有什麼好擔心的呢?」於是,珊蒂就把戒指裝進一只盒子裡,然後在外面又套上了另一個大袋子,以防止戒指照到陽光。 珊蒂高高興興的戴著戒指,去參加展覽。 展覽會場既寬敞又明亮,會場內到處擺著一個又一個玻璃櫃子,櫃子裏面放置著各式各樣的項鍊、戒指…………..等等……各式各樣的珠寶,使得會場一片燦爛奪目。當然,其中又以珊蒂的的那枚戒指最特別,最吸引人注意,有些人看了很久,還捨不得離開呢!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特別的戒指!」又有人說。 珊蒂聽見大家不停的讚賞這枚戒指,臉上不由得閃耀著如寶石般的笑容。 一直到展覽會的最後一天,每一個參觀者都熱烈的討論這枚戒指。 可是,就在展覽結束的當天晚上,會場裏忽然遭了小偷,所有珍貴的珠寶,統統都被偷得一乾二淨。 「啊…………這下子怎麼辦呢?」珊帝焦急的在房子裏不停的踱步。「這枚受過詛咒的戒指,是不能照到陽光的呀…………」 珊蒂既後悔又傷心,眼淚不停的自面頰滑落,嘴裏更是不停的喃喃責怪自己。 不久,遠方的一個城鎮傳來一件可怕的消息:「一個富商無緣無故的倒在街上,雙手按著脖子,拼命的掙扎,口裏哎哎叫著,卻說不出話來,看起來好像被人掐著脖子似的。但奇怪的是,富商的身邊一個人也沒有。 這個富商掙扎不到半分鐘,就斷氣了。 路人走上前去仔細一看,發現他的脖子上清清楚楚的印著一道勒痕……………. 警方派人來驗屍,報告上也明白的記載著,他是遭人勤斃窒息而死的。 … Learn more

白馬傳奇

02.02.2017, No Comments, 怪談, by .

「小白!吃早餐囉!」小白是趙大家裏養的一匹白馬,每天早上,趙大的女兒秀娟,都會到馬厩餵他吃青草。秀娟沒有兄弟姊妹,從小就缺少玩伴,所以他總是把小白當知心的朋友,和牠聊天。 「小白你有沒有媽媽?你想不想她?我好想念我的媽媽喲!」 秀娟經常這樣對小白說。 他的媽媽在秀娟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只有爸爸和他相依為命,此外,就只有小白和他作伴了。有一天,城裡的張大叔介紹照大去工作,說可以賺一大筆錢。趙大臨走時對女兒說:「秀娟,爸爸到城裡去做事,你已經長大了,可以照顧自己了,工作結束後,我馬上回來,你可要好好的照顧小白。」 秀娟嘟著嘴,不高興的說:「爸爸你別到城裡去嘛,我一個人會害怕的。」 趙大看到女兒不高興,便說:「有小白陪你呀!再說你也可以找隔壁麗兒、婉兒過來跟你作伴呀!」 趙大走後,秀娟每天都找麗兒和婉兒作伴,幾個女孩子說說笑笑,聊聊天,倒也不寂寞。有一天晚上,突然雷聲大作,接著下起了傾盆大雨;秀娟心裡非常害怕的跑到馬廐,抱住小白的脖子,喃喃的說:「小白,我好害怕喲,你如果能幫我把爸爸找回來,我就嫁給你。」 小白聽了,頭也不回的衝向大雨中,一回兒功夫,就跑得不見影子了。 「小白!小白!!快回來。」秀娟焦急的喊著。 過了三天,小白還是沒有回來,秀娟擔心的告訴你兩個女伴。 「別擔心了。」麗兒說:「小白在你家住了那麼久,牠會認得路回來的。」 「小白難道聽得懂我說的話?」秀娟自言自語的說。 你在嘀咕些什麼呀?」宛兒問。 於是秀娟就把那天晚上,在馬厩對小白說的話,告訴了他們兩人。 「哎呀!秀娟,那是不可能的。小白要是能聽得懂你的話,那我家的小黃狗也聽得懂囉!妳別胡思亂想了!」 話說小白從馬厩裡飛奔出去以後,就馬不停蹄的朝城裏的方向跑,一個禮拜後,終於在城裡的一個店舖裡,找到了趙大。 「小白,你是怎麼來的。」趙大看到小白,驚訝的問。小白只是急躁的叫個不停,高聲吼著,而且不斷的回頭朝牠來的方向看。 「你是不是來找我回家?是不是家裡出事啦?」趙大被小白的舉動,弄得有點慌張,焦急的問。 「嘶——」小白長吼一聲,點了點頭。 「老趙,我看你還是回去一趟看看吧,說不定真的有事。」張大叔這麼說。 … Learn more

黑大衣

01.26.2017, No Comments, 怪談, by .

……………….誰要穿黑大衣…………誰要穿黑大衣…………,半夜裏,忽然傳來這樣的聲音,而且愈來愈近,愈來愈近,愈來愈清晰…. 在德國南方某座小城裏,有一間古老的學校。平常不上課的日子,附近的孩子也喜歡往學校跑,所以即使在漫長的暑假期間,校園裏從早到晚,仍然可以看見小孩在嬉戲玩耍。 暑假過後,學生們紛紛回到學校上課,這麼一來,學校就更熱鬧了。 妮娜是學校裏的新生,因此,她對這裏的一切,都感到很陌生,再加上她是住宿生,必須住在學校的宿舍裏,使得妮娜更是既緊張,又害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適應這種團體生活。 學校的宿舍是一排磚砌的房子,房子前面有一條長長的走廊,沿著走廊望過去,就是一間間的宿舍。站在走廊上,可以聽見從每間寢室傳出來的聲響,就跟在教室裏一樣熱鬧。 妮娜辦好住宿手續後,就提著行李,走進自己的寢室。她放下行李後,就忙著打量其他的室友,猜想哪個和自己一樣是新生。到了夜裏,妮娜躺在床上,一直翻來覆去的,怎麼樣也睡不著。 忽然,妮娜忍不住想上洗手間。她拉下被子,瞧了瞧四周,發現所有的住宿生都已經沈沈入睡了,窗戶外面更是黑漆漆的一片,一個人影也沒有。妮娜猶豫了一會兒,心想:「看樣子……….我只好自己去了!」 妮娜輕輕爬下床,離開寢室後,走進了昏暗的走廊。走廊上吹來一陣陣的冷風,使得妮娜不得不用手緊緊拉住衣服,過了一會兒,妮娜終於走進洗手間了。 洗手間裏的每一扇門,都被風吹得依依呀呀的作響。 「哇,好可怕的聲音!」 妮娜急忙走進其中一間,當她正要伸手打開門的時候,空氣中忽然傳來一陣低沈的聲音…………… 「誰要穿黑大衣…………….誰要穿黑大衣……………」 這個聲音不但愈來愈清晰,而且愈來愈靠近妮娜。 「哇!…………..我的媽呀!…………….」 妮娜扯開嗓子,尖聲叫起來,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朝寢室飛奔而去。 她跑到走廊上時,撞倒了正在宿舍巡邏的梅汀娜老師。 「老師………….我聽到怪聲音……………..」妮娜臉色發白,聲音發抖的說。 「什麼?………….妳聽到什麼怪聲音?………………..」 「在洗手間裏面,有個聲音說………….誰要穿黑大衣!………….好可怕啊!……………] 宿舍裏的人幾乎都醒了,他們著急的跑出寢室問:「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 Learn more

牆上發出沙沙的聲音,接著走出來一個女子,口裏喃喃唸著:「我要鞋子!我要鞋子……….」 在一棟漆著白色油漆的豪宅裏,麗瑪和格爾這對年輕夫婦,正仔細打量著屋中的擺設,他們一面點頭,一面頻頻讚嘆說:「哇!很漂亮的房子啊!」 「是呀!妳過來瞧瞧這些桌子、椅子,全是上好的胡桃木做的呢…….」 兩個人在房子裏繞了一圈,臉上盡是掩不住的興奮之情,這棟房子是他們花盡一切積蓄才買下來的,所以,這棟房子也可以說是他們全部的財產了。 這棟房子有一個十分寬敞的客廳,地上鋪著漂亮的地毯,一套舒適豪華的沙發則擺在客廳中間,另外,如果你的眼睛往四周打量一下,很快便會被牆上一幅幅巨型的掛畫所吸引,這些畫都裱褙在鍍金的畫框裏,內容有風景,也有人物,一幅比一幅還漂亮。 他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打掃房子,不過,房子裏原有的家具啦、陳設啦,都還是擺在原來的位置上,因為再怎麼變動,也比不上老位置適當。 在後門的牆邊,有一個小小的房間,裏面堆放了一些雜物,使得房裏看起來非常凌亂。麗瑪打開房門後,皺著眉頭說:「哎呀!這兒可真亂啊!」 「看來,我們得花不少功夫整理呢!」格爾笑著說。 於是,麗瑪和格爾把袖子一挽,彎著身子,動手收拾起來,忽然,麗瑪從蒙著一層灰塵的櫃子裏,看到了一幅同樣有著鍍金畫框的畫像。她好奇的用抹布小心的拂去上面的灰塵,然後舉到燈前,準備看個仔細………….。 「哇!好美的女孩…………..」麗瑪叫出聲來:「格爾,你快來看,這裏有一幅人像畫耶!」 格爾立刻走過來,站在麗瑪的背後,向那幅畫望去。 「嗯!是很美,不過好像有一點怪怪的,那種感覺我也說不上了………」格爾仔細看了一下,又說:「喏,瞧她穿的衣裳,好像是十八世紀的服裝………..」 「管它是幾世紀的,反正我喜歡就好了!」 麗瑪把畫像上的灰塵吹乾淨,然後把它掛在客廳的牆上。 這一整天下來,可把麗瑪和格爾忙壞了,等到全部忙完後,兩個人一躺到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到了半夜的時候,麗瑪忽然醒來,她半睜著眼睛,看見窗外黑漆漆的,知道天還沒有亮,於是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可是,沒有多久,麗瑪又莫名其妙的醒來,她從被子裏探出頭來,朝房間看了一下,只覺得在寂靜中,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她拉了下被子,坐起來,仔細一聽,忽然有一種奇怪的聲音漸漸靠近。 「咚———-咚———-咚———-」,似乎是有人走路的聲音,不過由於隔著牆,聽不太清楚。麗瑪急忙把格爾搖醒,害怕的說:「格爾,你聽,那是什麼怪聲音?」 「什麼聲音?………..大概是老鼠吧!」 格爾打著呵欠說,然後倒頭又睡著了。一整個晚上,麗瑪在床上翻來翻去,怎麼也睡不著,那個怪聲音也似乎不停的在她耳邊嗡嗡作響。 … Learn more

艾利克的頭低垂著,口裏痛苦的嘶喊著…………他又在胸前劃了個十字,小聲的祈禱………….。 很久以前,德國北部某座小鎮上,有一所小學,住在附近的小孩都來這兒上學,由於人數不多,所以幾乎每個學生都叫得出別人的名字。 學校裏的老師也很少,扳著手指頭算一算,一下子就可以算得出來…………誰教數學啦、誰教音樂啦……….甚至連每個老師的脾氣,學生都摸得清清楚楚。 有一年春天,學校裏來了一位新老師。這位新老師叫艾利克,他長得高高壯壯的,嗓門很大,一開口,隔著幾間教室都聽得見他在講話。 艾利克個性很幽默,喜歡在上課時講些笑話,或是有趣的事給學生聽,嘴邊也總是掛著笑容,因此,所有的學生都很喜歡和他接近。 時間久了,艾利克成為學校裏最受歡迎的老師。 一個夏天的午後,艾利克和其他的老師坐在教師休息室裏休息。 這天,輪到艾利克值班巡邏教室,他在養足精神後,站起身來,走出休息室,沿著教室開始巡邏。 艾利克走著走著,看見每間教室都打掃得乾乾淨淨,桌椅也排得井然有序,忍不住點點頭表示滿意,當他走到教室的另一頭,忽然看見一間空教室裏,好像坐著一個人。 「咦!這班的學生不是都下課回家了嗎?」 艾利克心裏很納悶,於是加快腳步,走到那間教室的窗戶旁邊。艾利克一看,發現那個人的背影,很像是自己的學生貝琳,但是對方卻像個木頭人似的,一動也不動的坐在椅子上。 「奇怪?這個到底是誰?」 艾利克感到不太對勁,因此不由得打起哆嗦來。 「不管了,先進去看看再說!」 艾利克挺起腰桿,大步走了進去。他一邊走,一邊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個背影,沒有想到,剛走到位子旁邊,那個人就突然不見了。艾利克迅速的向教室裏望過去,可是教室裏空盪盪的,什麼也沒有。 「喂!喂………….」 艾利克喊了幾聲,都沒有人回答,只聽見自己的回音。接著,教室裏不知打哪兒颳來一陣冷風。艾利克心想:「難不成是見鬼了!……….」 他心裏一驚,拼命的跑出教室,跑呀跑的,好不容易才跑進了休息室。 「那間教室……….有…………..有個人影……………..」 他氣喘噓噓的說著,還沒有講清楚,艾利克忽然「碰!」的一聲昏倒在地上了。 … Learn more

伯爵死得很離奇,他身上的血液居然乾涸到一滴不剩……………所有聽到這個消息的人都僵住了,莫名的恐惧頓時充滿了整個房間…………。 雅莎妮是城裏長得最漂亮的女孩。她的臉頰紅通通的,她的手又白又軟,她的身上隨時隨地發出一股香味,只要是見過雅莎妮的人,幾乎都會忍不住為她著迷。 她的美貌也吸引了一位年輕的伯爵,兩個人很快的結了婚。婚後,雅莎妮便成天守在又高又大的城堡裏,過著舒適的貴族生活。 城堡裏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房間,每一個房間不管有沒有人住,都裝潢得漂漂亮亮的。例如,地板上總鋪著毛絨絨的地毯,牆上也掛著名貴的畫像,更別說桌子、椅子等必備的家俱了,每一樣都是從各地運來的高級品,簡直叫人看得目瞪口呆。伯爵夫人雅莎妮的房間,更是其中最與眾不同的。因為雅莎妮偏愛紅色,所以整個房間都漆上紅色。桌上鋪著紅色的桌巾,地上鋪著紅色的地毯,就連幾扇落地窗,也同樣垂著深紅色的絨布窗簾。 除此之外,在最高一層的閣樓裏,有一間很隱密的房間,沒有人敢輕易在房間附近走動,或是去敲一敲門,因為這是一間完全屬於伯爵夫人的私人套房,只有夫人身邊最親近的女僕才能進去裏面,總要待上一整個下午才會出來。至於她在裏面做什麼,不但沒有人知道,就連問也不敢多問一下。 一個女僕說,閣樓的房間裏有一個寬敞的大浴池,一套黑得發亮的桃心木桌椅,還有幾個大大小小的罈子,其他就空無一物了。 伯爵先生結婚前很少在家,經常是出一趟遠門之後,才會在家裏待上一陣子。儘管伯爵十分忙碌,但他總是精神奕奕的,身體也十分健康。 婚後沒有多久,伯爵的身體忽然愈來愈差,不但臉色蒼白,皮膚開始老化,而且成天無精打采的坐著,連門都不出一步了。又過了一陣子,伯爵病情加重,整個人癱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在一個夜深人靜的夜晚,伯爵就因病去世了。 第二天早晨,僕人們為了替伯爵料理後事,因此紛紛在他那豪華的寢室裏忙進忙出的。 伯爵夫人雅莎妮坐在床邊,手裏拿著手帕,不停的擦眼淚,雖然她的臉龐充滿淚水,但是依稀可以看見她那紅潤的雙頰,就像紅透的蘋果一樣。 醫生走到伯爵床前,深深嘆了一口氣,說:「伯爵夫人,請別傷心了…………」醫生面有難色,好不容易才開口說:「伯爵死得太奇怪了,他身上的血液居然流得一滴不剩………….!」 站在旁邊的人聽見了,紛紛嚇得臉色發白,我看你,一下子都僵住了。一種莫名的恐懼感,頓時充滿了整個房間,甚至整間屋子。 伯爵去世沒有多久,伯爵夫人雅莎妮很快的恢復了往日的笑容,從她的臉上,似乎找不到一點點的悲傷。雅莎妮仍舊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身上穿著鑲花邊的絲綢衣服,手裏戴著閃閃發亮的寶石,尤其是她那緋紅的兩頰,總是教人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不過,雅莎妮開始變得有些怪異。她經常在白天睡覺,到夜晚快來臨的時候才起床。而且,在她的那個閣樓裏,常常傳出腳步聲、忙亂聲和女孩子的尖叫聲,接著,又在瞬間嘎然停止,變得出奇的寂靜。 有一天早上,雅莎妮突然起了個大早,脾氣暴躁得大吼大叫:「快點!快點!去找新的女傭來!」 僕人們鞠躬哈腰,連連答應著,並且立刻找來新的女傭。一連幾天,來了好幾個新的女傭,可是雅莎妮都不滿意,每天都有新的女傭上門,奇怪的是,每到第二天,新女傭就消失不見了,沒有人知道她們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就這樣,女傭們一個接一個的上門來,然後又消失不見了,這種情形持續了好一陣子。 「這些新來的女傭,為什麼都莫名其妙的不見了呢?」 僕人們忍不住私底下議論著。 於是,老僕人強森決定去查一查這個秘密。 …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