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the ‘兒童故事’ Categor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33 »

有個國家有一位不太理智的國王,他住在可德山城堡,非常喜歡打獵。 有一天,他帶了一群獵人出城時,看到三個女孩在山下放牛。年紀最大的女孩,指著國王對兩個妹妹說:「你們看,如果我不能要到那個人當丈夫,這輩子我就不嫁。」 站在另一邊的第二個女孩指著國王右邊的人說:「如果要不到那個人當丈夫,其他的人我都不嫁。」 最小的女孩也指著國王左邊的人,大聲說:「你們看,我要是不能嫁給那個人,我就不要丈夫。」 女孩們的話,國王和兩位大臣全聽到了。打完獵回程的時候,國王就把三個女孩叫來問道:「你們昨天在山下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女孩們低著頭沒有回答。國王就問年紀最大的女孩:「你是不是希望我當你的丈夫?」女孩點點頭。隨後兩位大臣也分別向兩個妹妹求婚,兩姊妹都答應了。 三姐妹都很美麗,尤其是嫁給國王的姊姊因為有著一頭金絲般的頭髮,看起來更漂亮。 三對新人結婚後,兩個妹妹沒有生小孩。有一次,國王有事要出去旅行,王后的預產期正好在國王不在的時候,所以國王把兩位小姨子請到王宮來照顧王后。 不久,王后生下一個男嬰。嬰兒出生時額頭上有顆鮮紅的星星。兩個阿姨心地不好,決定要把漂亮的小王子丟進河裏,後來小王子果真被丟下威塞河,那時候,有一隻小鳥飛上天空唱道:「懷著死亡的心裏準備,等待聽下一句話,在百合花盛開的墳墓上,那個勇敢的小孩就是你吧!」 兩姐妹聽了,害怕得趕快逃回去。國王回來後,他們告訴國王,說王后生下一隻小狗。國王說:「神既然這樣安排,也無可奈何。」 威塞河邊住著一個漁夫。有一天,他在捕魚時撈到一個男嬰。這個男嬰很幸運,居然還活著。漁夫正好沒有小孩,就把他帶回家扶養。 一年後,國王外出旅行。他不在的時候,王后又生了一個男嬰,兩個壞心的小姨子又把嬰兒丟進河裏。又有一隻小鳥唱著:「懷著死亡的心理準備,等待聽下一句話,在百合花盛開的墳墓上,那個勇敢的小孩就是你吧!」 國王回來後,兩個小姨子又對國王說:「這次王后又生了一隻小狗。」 國王說:「大概是天意吧!有什麼辦法呢?」 可是,這個嬰兒命很大,也被漁夫撈回去扶養。 國王又出去旅行了,這次王后生下一個女嬰。兩個壞心腸的妹妹也把這女嬰丟進河裏,也被農夫撈回去養了。這時候小鳥又出來唱:「懷著死亡的心理準備,等待聽下一句話,在百合花盛開的墳墓上,那個勇敢的小孩就是你吧!」 國王回來時,兩個小姨子又對國王說:「王后生下一隻小貓。」國王非常生氣,把王后關進牢裏。 三個小孩一天天長大了,有一天,最大的哥哥想和當地其他的孩子出去撈魚。那些孩子說:「你這棄兒,我們才不跟你在一起呢!」 哥哥傷心地回去問漁夫爺爺他們的話是不是真的,漁夫說:「是的,有一次我在打漁時,從水裏把你撈起來,帶回來的。」 男孩說:「那我要去找我的父親。」 … Learn more

從前,有一個人,他雖然有錢,卻非常吝嗇。只要能跟人家要東西,他就能厚著臉皮開口。只要說是給別人東西,他就想盡辦法推託,一毛不拔。所以人們給他起了個綽號,叫他「小吝嗇鬼」。 他聽了人們給他起的這個綽號前面加了個「小」字,十分不了解。他暗自納悶:「我以為自己已經夠吝嗇的了,為何人們還在綽號前面給我加了個「小」字呢? 難道還嫌我吝嗇得不夠嗎? 莫非天底下還有比我更吝嗇的人嗎? 如果能把這個「小」字變成「大」字,我可能會變得更加富有了!」 從此,他就向人們打聽是否還有叫「大吝嗇鬼」的人。後來,他終於探聽到了。「小吝嗇鬼」心裏想:「這個人一定有比我更吝嗇的本領,我如果拜他為師,求他教我,學成之後,人們一定會稱我為『大吝嗇鬼』的!」 可是他又一想:「要向別人學本領,不帶禮物怎麼行呢!可是要送禮,那該有多麼可惜,這等於是挖我的肉抽我的筋呀!再說,跟自己的綽號也不相符合啊!要送禮嘛!也只能送一點點。送個月餅嗎?這也太可惜了!」 他苦思冥想摳的辦法,想來想去,終於想出一條妙計。只見他研墨蘸筆,在紙上畫了個月餅似的圓圈,洋洋自得的想:「拿它來當作禮物就可以了。哈!虧我才能想出了這麼好的主意!人若是生來聰明,這真是比什麼都好啊!」 他一邊這樣自鳴得意的想著,一邊跨馬向「大吝嗇鬼」的住處奔去。 他晝夜趕路,終於來到了他所尋找的那個人家。 可是事不湊巧,當他來時正巧「大吝嗇鬼」不在家,只有「大吝嗇鬼」的兒子接待他。聽了他的來意,「大吝嗇鬼」的兒子問:「您來學本領。那一定是帶來禮物了?」 「小吝嗇鬼」趕緊回答說:「帶來了,帶來了!不過我是個很摳的人,人們都管我叫『小吝嗇鬼』,所以覺得帶實物來太可惜了,只畫了個月餅帶來。」 說著,便取出那張畫在紙上的月餅。 「大吝嗇鬼」的兒子看了,冷笑了一下,說:「看來,你雖然能摳,可是只配當個『小吝嗇鬼』,用這紙和墨都太可惜了!還白白的浪費了時間。與其費這些事,還不如這樣就行了!」 說著,他便伸出兩隻手,用食指和大拇指圈了個月餅的形狀。 「小吝嗇鬼」看了,十分欽佩。他暗自想:「哎!我竟沒有想到這種摳的辦法!看來還是數『大吝嗇鬼』的本領大,見兒子的本領便知道他的父親的本事了。雖然沒有見到『大吝嗇鬼』,可是能從他的兒子身上學到本領,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這樣想著,他便高高興興的走了。 幾天以後,「大吝嗇鬼」回來了。兒子向父親講了「小吝嗇鬼」來求教的事,說:「這個人摳得太差勁了!依我看將來他非得窮死!」 「大吝嗇鬼」聽了,問:「那麼,你跟他說了些什麼呢?」 「我跟他說———–『你這紙墨用得太可惜了,又白費了時間。其實,這樣不就可以了嗎!』」 … Learn more

有一個非常吝嗇的富翁,整天就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占有別人的錢財。有一天他正在街上閒逛,逛到一家鞋店時,立刻被店裏一雙擦得發亮的皮靴吸引住了,他眼睛眨也不眨的瞧著,心想,要是能不花一毛錢就把這靴弄到手,那該有多好啊! 正想著,一個年輕人忽然從後面過來,原來他也看上了這雙靴子,只見他喃喃自語的說了一會兒話之後,就不問價也不付錢的,提了那雙鞋就走。店裏那個胖老闆好像沒看見似的,連管都沒管。富翁覺得很奇怪,就偷偷跟在那個年輕人身後。 跟了一路之後,年輕人又進了一家帽子店,富翁躲在一旁看著;那年輕人又在咕嚕兩聲之後,把一頂最漂亮的帽子摘下來拿走了。這家帽子店的老闆和原先的那位老闆一樣,似乎根本沒有看見。 富翁心想,難道這小子有什麼法術,可以在拿東西時讓別人看不見?如果自已能有這種法術,可以在拿東西時讓別人看不見,那豈不是要什麼有什麼? 於是他追上前去拉住那個年輕人說: 「喂,你為什麼拿了東西不付錢!」 年輕人大吃一驚,一時之間也答不出來。這下子富翁更得意了,以為自已抓住了對方的把柄,吆喝著說: 「還不跟我見官去!」 「求求您千萬別把我送去見官。其實,剛才我是施了法術,蒙住了別人的眼,所以我才能見什麼拿什麼,而不用付錢。」 富翁這下子可樂了,就問:「你真的有法術嗎?」 「你不是都看見了嗎?要不然我早就被人抓去官府了。」 富翁想了想,說:「要我不送你去官府也行,你必須要教會我這套法術。」 年輕人聽了,為難的說:「要學可以,只是得交一點學費。」 「多少?」 「五十兩銀子。」 「什麼?」富翁瞪大了眼睛,心想:這個數目好比要他的命嘛! 年輕人無可奈何的說: 「既然您不捨得花銀子,那就算了。」 富翁一咬牙,心想:五十兩就五十兩,等法術學成之後,不就可以見什麼拿什麼,這些銀子只要自已去錢莊一趟,不就金撈回來了,於是便點頭答應。 幾天後,年輕人帶著富翁來到街上一家最大的商店,輕輕對富翁說:「您喜歡什麼?」 … Learn more

長襪子皮皮 《長襪子皮皮》(Pippi Långstrump)是瑞典女作家阿斯特麗德•林格倫(Astrid Lindgren)從1945年開始所著的一部童話故事系列的名字 長襪子皮皮住在一座叫做威勒庫拉莊的小房子這小房子座落在瑞典的個小鎮上的一座老果園,長襪子皮皮九歲,孤零零的一個人。她沒媽媽也沒爸爸。 皮皮有過爸爸媽媽,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皮皮的媽媽很早就去世,那時皮皮還只是一個娃娃,皮皮的爸爸是位船長,在大洋上來來往往,後來他遇到風暴,被吹下海,失蹤了。可是皮皮不相信爸爸已經死了,她相信他爸爸總有一天會回來,所以在這一座爸爸許多許多年以前買下的威勒庫拉莊來等他回家。 當皮皮的爸爸在當位船長的時候,皮皮從她從船上帶走了兩樣東西:一隻小猴子,名字叫納爾遜先生(是她爸爸送給她的) 另外還有一只大皮箱,裡面裝了滿滿的金幣。 威勒庫拉莊隔壁還有一個果園和一座小房子。那座小房子裡住著一家四口,兩個小孩男的,叫湯米女的叫安妮卡。他們倆都很好,很守規矩,很聽話。湯米和安妮卡常常在他們的果園裡一塊兒玩耍。 在某個美麗的夏天日子裡,威勒庫拉莊的院子門打開,湯米和安妮卡看到長襪子皮皮,她早晨正要出去散步。蹲在皮皮肩膀上的小猴子引起湯米和安妮卡的注目。 ************************************************************************************* 皮皮的頭髮是紅蘿蔔色,兩根辮子向兩邊翹起,一張大嘴巴,牙齒雪白整齊。她的衣服是自己做的。本來要做純藍的,後來藍布不夠,皮皮就到處加上紅色的小布條。她兩條又瘦又長的腿上穿一雙長襪子,一隻棕色,一隻黑色。她蹬著一雙黑皮鞋,比她的腳長一倍。這雙皮鞋是她爸爸在南美洲買的等她長大以後穿的,可是皮皮有了這雙鞋,再不想要別的鞋子了。 皮皮順著街道走,一隻腳走在人行道上,一隻腳走在人行道下。湯米和安妮卡盯住她看,直到她走得看不見為止。一轉眼她又回來了,這回是倒著走。她就省得轉過身來走回家了這樣。她走到湯米和安妮卡的院子門口停下來。兩個孩子一聲不響地對看一下。最後湯米問那小姑娘說: “你幹嘛倒著走?” “我幹嗎倒著走?”皮皮反問他們,“這不是個自由國家嗎?我不能愛怎麼走就怎麼走嗎?告訴你們吧,在埃及人人都這麼走,也沒人覺得有一丁點兒奇怪。” “在埃及人人都倒著走?這你怎麼知道的?”湯米問道。“你又沒到過埃及。” “我沒到過埃及!我當然到過,那還用說。我到過全世界,比倒著走更奇怪的事情都見過。要是我學印度支那人那樣倒豎著用手走路,真不知你們會怎麼說呢?” “那不可能。”湯米說。 皮皮想了一下。 “不錯,你說得對。我說了謊。”她難過地說。 … Learn more

牛 〔南非〕赫-金寧斯 夕陽的餘輝從阿馬索拉山峰後面射出來,映紅了空中的雲層。在 那陰暗的山谷底下,有個男孩子站在一塊光禿禿的紅岩石上高聲呼喚 著:“來呀! 土斯瓦,來呀!”Yiza inkabi yami!①” 牛緩慢地越過小山坡,非常聽話地向孩子走來。好一頭漂亮的牲 口!乳白色的皮毛上點綴著黑花,頭上長著一對分叉得很開的角,真 是一頭地道的非洲牛。孩子向它跑去,一面聲色俱厲地責駡道:“沒用 的東西!你到哪兒去了?人家的牛都早回圈了,只有你還躲在山坳裏 受用青草。總有一天你會倒楣的一一大概你是太相信自己了吧?你以 為你總能鬥死豹子?簡直是個大傻瓜!“他一面用手中的樹枝輕輕地打 了一下牲口的額頭。牛搖了搖頭,仿佛是一隻蒼蠅叮了他一下似的, 那對豐偉的角在空中來回晃動了幾下。 “呵!你又要鬥? ”孩子說道,一面扔掉手中的樹枝,隨手齊根 抓住牛的兩隻角。他們倆相持了幾分鐘,牛雖然有意地不使勁,但還 是常常把孩子瘦弱的身體高高地頂了起來。 …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