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the ‘中國童話故事’ Category
« 1 2 3 »

廣西壯族民間傳說 很久以前,在廣西海邊住著母子兩人,他們靠打魚抓蝦維生。兒子阿笛很聰明,又勤勞,而且吹得一手好笛。 說得誇張些,當他吹笛子的聲音響起的時候,就連大海的波濤也會停止翻滾,山林裏面的小鳥也會停止鳴叫,沒有不被那動聽的旋律給迷住的。 不過阿笛並不會因為吹笛子而忘了工作,他明天把抓到的魚蝦送到市場去賣,換回來米糧和雜物,有一天在他從市場上回家的路上遇見一位臉色蒼白的老公公,老公公手裡拿著一根拐杖,吃力的走著,逢人就苦苦哀求說:「好心的人啊! 我又餓又渴,誰能給我一點吃的,救救我這條老命吧!!」可是一連哀求了許多人,都沒有一個人肯理他。阿笛看不過去了,於是他便走上前去,對這位老公公說:「這點米和肉,你就拿回去補補身子吧!」 老公公收下米和肉,把他手上那根拐杖遞給了阿迪,說:「孩子,這竹拐杖,你拿回去插在屋子後面的山坡上;等他長出了竹林,到時候我再來看望你。」 老公公的話剛講完,一下子就不見了。阿笛感到奇怪,回家像母親說明事情發生的經過,並且按照老公公的吩咐,那一根竹拐杖插在屋子後面的山坡上。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阿笛家後面的山坡上果然長出了一片茂密青翠的竹林,而那位神秘的老公公也準時出現。老公公走進竹林挑了兩根竹子,鋸下來交給阿笛,說「你用這兩根竹子做釣竿,剩下的做笛子吧!」話剛剛說完,人又不見了! 阿笛還是感到奇怪,再向母親報告。母親這時說話了:「可能是仙翁看你老實,知道你喜歡吹笛子,特地來幫助你的。你就依照老公公的話去做吧!」 阿笛終於做成了兩根釣竿和一對笛子。第二天,阿笛帶著他們去海邊。他把魚鉤放進海裡,過不了一會兒,就釣得滿滿的一簍魚;阿笛很高興,便吹起悠揚婉轉的笛音。這新笛子好吹極了,並且和新釣竿一樣,具有神奇的力量似的,悅耳的笛聲,竟然吸引了一尾紅鯉魚躍上岸來……..。 阿笛回到家,把那尾捨不得變賣的紅鯉魚,放到水缸裏去養,但奇怪的是,他一連放進去三次,紅鯉魚都蹦跳出來。 就在母子兩人驚喜不已的時候,魚兒突然變成一位身穿紅色衣裳的美姑娘,站在他們面前。 「妳……..妳是誰啊?」 阿笛驚奇的問她,而姑娘則以手掩面,笑而不答。 經過阿笛和母親再三詢問,那姑娘才羞答答的說:「我是海龍王的七公主,從小喜歡吹笛子………。」 是阿笛那動人心弦的笛音把她引來的:她願意與阿笛母子在一起生活。阿笛母親非常高興,對兒子說:「這都是以前那位老公公的幫忙,你要記住喔!」 阿笛點點頭。 不久,阿笛和七公主成了親。小兩口相親相愛,一起工作,還常在一起吹笛子。那美妙動聽的笛聲,隨著海風飄蕩,把人們心頭的愁悶驅散。 人們也稱讚阿笛和七公主是一對恩愛的夫妻。 可惜好景不長,七公主到人間成親的消息,傳到龍宮,海龍王大發雷霆,掀起丈高猛浪,淹沒了海邊的房屋和良田。阿笛勸妻子趕快逃走。七公主搖搖頭說:「這是我父親在發怒,想拆散我們的姻緣;即使我逃走,你和鄉親們也會遭殃。不如這樣吧,」她拿出那兩根竹笛,含著眼淚說:「我們生不離來死不分,生死也要常相伴。讓我們齊把笛子吹吧!我母親聽到笛聲,會想辦法幫助我們的。」 … Learn more

從前,有個叫賁海的年輕人到山裏去打獵,他爬過了許多山,穿過了許多林子,也沒遇上一頭野獸。累得他實在提不動腿了。 他剛想坐下來歇一歇,卻遇上一個跌傷了腿的老太太。賁海雖然很疲倦,但是看見老太太很可憐,就上前將她背起來,送她回家。老太太很胖,賁海沒走多遠就累得全身是汗。 他爬過了九座大山,翻過了九道大嶺,賁海的鞋跟飛了,腳也磨破了。最後他走進了一個山洼,總算來到老太太的家了。 他把老太太放到地上,一看老太太的腿一點毛病也沒有,他很生氣,一句話也沒說,但是老太太卻對他說:「你真是個好心的年輕人,我會好好報答你的。」 說完,老太太找出了一雙別緻的木頭底鞋,送給賁海。賁海一看,這雙鞋並適合他穿,就謝絕了。老太太說:「那麼我就幫你做一雙吧!」 於是他殺了一隻小豬羔兒,先請賁海吃了豬肉,又用豬皮給賁海做鞋。賁海的太大,連豬尾巴上的皮都用上了,才勉強把這雙鞋湊合夠。因此,這雙鞋就縫得皺皺巴巴的。老太太說:「這也不像雙鞋樣了,它是用烏拉佳賽(滿洲語,豬皮的意思)做的,就叫『鳥拉』吧!」 老太太又拿來三樣東西,一堆蠶絲,一堆棉花,一團麻,讓他選一樣絮在烏拉裏。他掂量了半天說:「雪白的棉花和蠶絲應留著做衣裳,麻能打繩索,絮鞋用把草就可以了。」 老太太點點頭說:「你不光是個好心腸的獵人,還是個十分儉樸的青年。」 接著,老太太用手一指說:「你往塔拉(滿語,草甸子)裏看。」 賁海看到塔拉裏立刻出現了一撮馬尾似的細草。他趕忙割來一把,用棒子一捶,絮到烏拉裏跟棉花、蠶絲一樣柔軟。所以這種草就被稱為「烏拉草」。 「應派個巴圖(勇士)來保衛你這樣的好心獵人。」老太太說。 這時正好有一隻豺狗子路過,老太太問牠:「你願意給莫爾根(獵人的首領)當衛士嗎?」 豺狗子點點頭。老太太又指著賁海的腳下說:「如果你在山林中無法辨認這位好心的莫爾根的話,這雙烏拉和絮的烏拉草就是標記,從今以後,你就是林中的巴圖魯了,任何凶猛的野獸都畏懼你。」 豺狗子又點了點頭就跑了。 賁海告別了老太太。自從賁海穿了這雙烏拉後,走起路來特別輕快,冷天不凍腳,過夜又放心。於是,他把這一切告訴了所有的獵人。 獵人們在林中打小宿時,先攏著一堆火,把烏拉脫下來,掏出烏拉草放在身邊,就可放心大膽的睡覺了。豺狗子一看烏拉草,就在四週澆上一泡尿,不論是猛獸還是凶禽,一聞到牠的尿,就躲到遠處去了。 從此,烏拉草就成為獵人的寶貝,被人們稱為關東的三寶之一。 後來,賁海在林中碰到了一位腳上穿著別緻木底鞋的養蠶姑娘。賁海向她問起了這雙鞋的來歷時,姑娘說是一個摔斷了腿的老太太送給她的。 賁海一聽老太太又摔斷了腿,就決定前去探望。姑娘也正放心不下,就同賁海一起去了。 他倆來到山洼一看,不但沒有看到老太太,連房子也不見了。兩人正在發愣時,見到遠處飛來一隻喜鵲,喜鵲飛到他倆面前,仍下一根羽毛翎後,圍著他倆不停的叫著。 … Learn more

「吼!」 一聲虎嘯,劃破長空,在重山蔽日的長江三峽中,這聲虎嘯聽來格外令人毛骨悚然。 當時,一艘小船正在江中行駛,全船的人在極度驚恐下瑟縮成一團。就在大家都屏息等待的時候,那隻斑瀾大虎就像從天而降一,出現在船尾,剎那間,一位穿著灰衣的中年男子就被大虎叼住,雖然他邊喊邊掙扎,卻無濟於事,只見老虎身形一轉,從水面就逃回了岸邊,消失在叢林巨木之中。全船的人雖然都為中年男子惋惜,卻也為自已逃過一劫而慶幸不已。 不知打從什麼時候開始,三峽峽口地方出現了這隻兇惡的大虎,由於峽口是出入長江三峽必經之地,所以每艘船進經過這裏,都不免要遭受惡虎襲擊。似乎每艘船送一個人餵老虎,已經變成了過峽的「規矩」了! 這一天早上,一艘船正要經過峽口,船上攜家帶眷的人不少,一股恐怖的氣氛早就籠罩了全船,大家面面相顧,不知死神會降臨在誰的身上。 就在這時候,一位手拿斧頭的年輕壯漢挺身而出,他對眾人說道:「在下以為『峽口有虎』恐怕只是傳聞,不過我自願直闖虎穴,希望能為大家除掉一害。」壯漢頓了一下,接著說:「在下單身無友,為各位大哥大嫂賣命也是應當,但是小弟有個心願,希望各位大哥能夠答應。」 眾人看他竟然願意捨身拼命,已經感激不盡,再有要求自然趕緊承諾,那位壯漢就說:「我此刻上岸探尋老虎蹤跡,萬一虎口餘生,也希望能夠繼續我的行程,所以懇請各位將船停在岸邊等候半日,如果中午時分我還未歸來,各位就請走吧!」 大家聽了紛紛說道:「別說半日,就是等您一天一夜也不為過,這樣吧!明天清晨,您若不能安然歸來,我們再走!」 壯漢於是道別了大家,手拿斧頭,向著岸邊叢林走去。一路上,他看到一個個清晰的虎腳印,越向深幽的叢林走,虎跡越密,雖說壯漢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和老虎拼個你死我活,卻也無法抑制心中的恐懼壯漢一方面要尋找虎跡,一方面要隱藏自已的身子,免得被老虎偷襲,他邊走邊想,這麼寧靜的時刻,不會是老虎出現的徵兆吧? 就在那壯漢戰戰兢兢的又走了一段路之後,他看到一間巨大的石室,當他走進去一看,一位道士打扮的人正在石床上睡得正熟,而石床旁的木架上,竟然放著一張色彩斑斕的虎皮,一時間,壯漢也傻了,他取下了虎皮披在身上,手中拿著斧頭,默默的站在床邊。 道士突然驚醒,伸手就往木架上要抓虎皮,卻發現已經來不及了,他跳起來罵道:「小子,閻王註定你要葬送在我口中,你還不知死活偷我的虎皮?」 壯漢一聽,心中明白了大半,心想:如今虎皮抓在自已手上,也就沒有什麼好怕的。於是他也破口大罵道士濫殺無辜,兩人先是口舌之爭,繼而開打。 由於那壯漢一心想要除去虎害,因此,手中的斧頭似手特別輕巧,一斧接著一斧逼向道士;而那道士剛剛睡醒,毫無拼鬥的準備,逐漸招架不住,於是他喘著氣說:「壯漢且慢,老實說,在下本來是掌管人間眾虎的虎王……….」 道士的話尚未說完,壯漢已一口頂了回去,「既然是虎王,更不該吃人,上天對於老虎該吃什麼動物,不是早規定了嗎?」 道士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說:「哎!壯士請聽我說明,在下數月前無意間在山中誤傷了一位樵夫,因而受到天帝的懲罰,被貶謫到峽口,然而我並非有意傷人,雖然幾次向天帝請求,都不得諒解,因此心有不甘,就以吃人來發洩胸中悶氣。」 「你既然是虎王,為什麼又化為人呢?」壯漢問道。 道士苦笑了一聲說:「在下早就算準你會來到,本想以人形與你接近,再化成老虎吃掉你,沒想到你先搶了虎皮,讓我化虎不成。」 壯漢聽了,雖然有些同情他,卻不得不為來往長江三峽的居民除掉虎患,因此就問道士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得到天庭的原諒而離開峽口? 道士沈默不語,過了一會就,才像下了極大的決心說:「這樣吧!您現在帶著虎皮回船去,免得我後悔。明日凌晨,我會來到岸邊,到時您將虎皮拋給我,待我變成大虎之後,拿斧頭砍我右腳,讓我負傷上天庭向天帝請罪,以表示我改過的決心。」 壯漢答應了道士的請求,就帶著虎皮回船了。 … Learn more

在冷冽的正月裏,華大爺家中有妖孽作怪的傳言,也在冷颼颼的寒風裏四處散播著。 元宵過後的某天早上,顯得有些優心的華大爺站在大門口向遠望著,忽然,從附近的巷子裏,走出一位穿著道袍的道人,他看到華大爺,便拱了個手說:「大爺,您家的妖氣很盛,看您眉頭深鎖,想必就為了妖孽作怪而煩心吧?」 華大爺一聽,可真是吃了一驚,那些出現在閣樓上一尺來高的小人,難道真是妖孽? 記得是半個多月前吧,那晚正是除夕夜,華大爺在家中封鎖多年的閣樓上,竟然看到一群小人在籌辦喜事。 到了第二天夜裏,帽插金花的新郎官果然帶著騎駿馬的僕從,浩浩蕩蕩的來迎娶,新娘坐著的是一頂八人抬的花轎,後面的一頂轎子上還坐著一位正在擦眼淚的白髮老人,大概是女方送親的家人。這一行人陸續穿過牆角就不見了。 往後的日子,華大爺禁不住好奇心的趨使,每天晚上都上閣樓偷看小人的活動。 過了十天,那些小人辦起了滿月酒:又過了十多天,孩子都已經跟著教書的先生念書習字了。 看到這些情景,華大爺想也不想不透是怎麼回事。他也跟家人、親友說起這件怪事,可是就是沒人能解釋。如今聽這位道人一說,果真有那麼點像妖孽作怪了! 「這位道人,裏面請!裏面請!」華大爺為了解開心中的疑惑,立刻請道人進屋,問清楚了作法除妖的事宜之後,馬上準備妥當,讓道人作法。 道人以劍作法,只見雲霧迷漫,旋繞天空,一位金甲神就在雲霧中出現了。 金甲神對道人指了指樓上的樑柱,然後就消失了。過了一會兒,空中掉下來許多小人,道人用劍一砍,小人就全死了。華家佣人把小人的屍體掃到竹筐裏,堆得像小山一般高呢! 道人作法除妖完了之後,就對華大爺說:「出家人做事不要什麼酬勞,可是我剛剛請了金甲神為您除妖,大爺務必要準備豐盛的酒席酬謝他才是!」 說完這話,道人拱個手就走了。華大爺聽他這麼說,不禁感到有些納悶,他想:「除妖是正事,如果想藉著除妖來要吃的喝的,那必定不是神,分明也是妖孽。於是心中作了決定,說什麼也不肯設宴酬神。 華大爺心中才剛作決定,就聽到房樑上有人叫他的名字,然後很生氣的對他說:「我替你除去妖孽,你卻不肯酬謝我,真是小氣,我要讓你家宅永不安寧!」 從這天開始,華家突然來了成千上萬隻的老鼠,牠們專門咬衣服,啃鞋子,偷吃糧食,在燒好的飯菜裏大小便,大肆破壞家裡的一切,擾得華家大小寢食難安,簡直沒有辦法生活了。 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華大爺只好向江西龍虎山的張天師府求救。於是,張天師府派了大法官來到華家,法官告訴華大爺,這些老鼠是因為吃了仙草,才成精四處作怪,只要貼幾道符,就沒事了。 法官先在華家各屋的柱子上貼了神符,又找到了老鼠洞,在洞口釘了一面桃木刻的符,再插上兩把桃木刻的短劍,這樣一來,老鼠果然不再鬧事了。 過了七、八天,從老鼠洞裏發出一陣陣令人作嘔的臭氣,華家佣人打破牆壁,從老鼠洞裏掃出大大堆死老鼠,大概就是變作金甲神及道士的怪頭了。 這件鼠妖作怪的事件,是發生在明朝萬曆年間,江西虞山九里橋華家。據說虞山當地就因此每年元旦的晚上,家家戶戶早早就睡了,因為,晚上老鼠要迎親哪!!

一百多年以前,浙江省奉化縣的茭湖村還是一個很小的村落,村中二十多戶人家都以打柴賣柴來維持簡單的生活。 村中有位孤兒閻厚三,原本和雙親同住,可是在『厚三』十歲的時候,閻老爹上山打柴,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的翻下了山溝,手中握著一個捕獵的夾子,讓人奇怪的是閻老爹從不打獵,怎麼會拿著捕獵夾呢? 當村中的人找到閻老爹將他抬下山的時候,閻老爹已經奄奄一息,過了兩天就傷重不治而死。 閻大娘和厚三傷心欲絕,而小小年紀的厚三在悲痛中,仍然惦記著父親不明不白的死因。 沒有想到就在失去父親的第三個月,閻大娘也因哀傷過度而去世,臨終前,閻大娘拉著厚三的手說:「三兒,爹娘不得已才丟下你一個人,你得做個好孩子,老老實實的打柴……」 好心的鄰居張叔叔、張嬸嬸幫著厚三料理了母親的後事,張嬸嬸也每天替厚三準備三餐,照顧生活起居。而張家的獨子小柱子因為和厚三年紀差不多,每天一大早就帶著柴刀邀厚三一起去砍柴。有了張家的細心照顧,厚三的生活也就不覺得獨單。 轉眼一年過去了,一天清晨,厚三才剛剛起床,就覺得心神不寧,但他仍和往常一樣和小柱子一塊兒上山。當他們來到閻老爹出事的山溝附近,竟然看到山溝旁的大石頭上,站著一位白鬍子幾乎快要拖到地上的老先生,厚三他們正想開口問話,老先生倏的就消失了。留下了愣在一旁的厚三和小柱子。 老先生的出現和消失,帶給厚三滿腹疑間,他很想向老先生問個清楚,是不是知道一年前父親出事的情形?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厚三就一個人趕上山,坐在山溝旁的大石頭上等。太陽已經升上了半天高,仍然沒有看見老先生的踨影,厚三跳下石頭,伸了個懶腰,就在這個時候,身後響起了蒼老的聲音:「厚三呀!你天天打柴太辛苦了,明天拿個大口袋來,我給你一些金子,往後就可以舒舒服服的過日子!」 「謝謝您,老先生,」厚三恭敬的回絕了,「我每天靠自已的勞力打柴賣錢,生活的很好,不需要您的金子。不過,您為什麼要送我金子呢?」 「閻家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必須想辦法報答,你如果不接受我的金子,我只有另想辦法了!」 老先生說完話就不見了。 一個星期之後的一天中午前,厚三砍了一大擔柴,正坐在路邊休息,看到一對灰兔驚慌失措的跑來,躲有他的柴擔下。不遠處,一位獵人拿著獵槍氣喘噓噓的追來,看到厚三就問:「這位小兄弟,您可曾看見一對灰兔?」 厚三知道他的目的,一向慈悲的他就撒謊說沒有看見,等獵人一走,他抱起灰兔,擔起柴擔就急忙下山去了。說也奇怪,灰兔在厚三的懷裏意然毫不驚慌,似乎知道厚三的善意呢! 於是厚三就把兩隻灰兔養在家裏,每天和小柱子出門砍柴,同時撿些野菜、蕃薯葉回來餵牠們。有了灰兔的作伴,厚三的生活也就更不寂寞了。 厚三收養灰兔子沒幾天的一個傍晚,他才進家們,張嬸嬸就慌慌張張的跑來找厚三:「厚三呀!今天你不在家,我好像看見有人在你們家走動,等我過來一看,嚇了我一大跳呢,你瞧!」她邊說邊指著床上洗好的被子和衣服,以及飯桌上熱騰騰的飯菜,「厚三,你知道是誰在你家裏做這些事嗎?」 看到這種情形,厚三也愣住了,「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雖然飯菜香噴噴的令人難以抗拒,但厚三滿腹的疑問,怎麼吃得下呢:?他躺在床上根本難以入睡。到了半夜,廚房裏傳來唏唏嗦嗦的聲音,厚三正想起床查看,一對年輕的夫婦已來到厚三的床前。他們一句話也沒有說,雙雙跪下,厚三嚇了一大跳,失措的問:「你們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那對年輕的夫婦表明了他們的身份,原來,他們就是厚三養的那對灰兔。一年以前,他們的父親在閻老爹出事的山溝附近,幾乎被一個捕獵夾夾到,就在驚險的剎那,閻老爹一把抓開了捕獵夾,可是自已卻失足跌下了山溝。 「您前些日子在山溝邊遇到的老先生就是家父,他是在山中修煉多年的兔仙,我們一家人也都住在山中洞穴裏。家父原本打算送您一袋金子,可是您不肯接受,其實,閻家對我們的救命之恩,也不是一袋金子就能報答的。因此我們決定送您這一袋種子,只要您想種什麼,隨手撒在土中就能長大,就算是我們報答您的一點心意吧!」 … Learn more